infinitedendrogram吧 关注:6,274贴子:17,707

infinitedendrogram 第七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2-10 11:30
    2020-02-20 05:14 广告
    感谢无名大佬的翻译


    回复
    2楼2018-12-10 11:31


      回复
      3楼2018-12-10 11:31
        接续话 星星的故事






        □■数百年前

        过去,在〈Infinite Dendrogram〉的夜空中曾漂浮着『像是星星般的东西』。
        那是飘荡在宇宙和这个星球间的漆黑的岩块。
        白天沐浴在日光之下,夜晚则一点点地放出储蓄过剩的光线。
        那物混杂在夜空群星的光辉之中,因其运动轨迹和星座毫无关系所以还被天文学家给取过『迷路星』的名字。
        然而那却并非是星星,而是一种怪物。
        连〈UBM〉都算不上是,仅仅是种元素怪物而已。虽然那物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同类,但或许的确是有飘荡在这片天空中的某处的也说不定。
        然而那物却从没有思念过同类,仅仅是像植物那样一味毫无所思地漂浮在空中,沐浴阳光照亮夜空而已。
        无喜无悲,无友无敌,对那物而言自己就是一切。
        然而在某个时候,转机降临到了那物上。
        那是由光所带来的。
        并非是自天上而来的哺育自己的光,而是来自地上的光进入了那物的视野中。
        就地上的东西而言太过强烈的光芒,留在了那物的视野里。

        然后看到了地上的光源的那物……变成了和迄今为止截然不同的存在。

        那物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才发生了变化,除了那物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只不过那物,已不仅仅再是只会闪闪发光而已的东西了。
        那物变成了并非矿物,并非植物,连动物都甚至不是的可怕的东西。

        自此,人们开始恐惧地将那物称作为黑天大人。


        回复
        4楼2018-12-10 11:37
          第一话 黑圆盾




          □ 【圣骑士】玲·斯特林

          涅墨西斯所说的第三形态。
          不用多说,当然指的是涅墨西斯自身的进化。自和【加德婪鞑】的战斗中进化成了黑旗斧枪以来,隔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是完成了进化。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觉睡醒就进化了,这个展开真的是太难吐槽了。
          我的确是不太想要像第二形态那样,在太过戏剧性外加极限过头的情况下进化。但是至少也给我像是路克家的巴比那样不能在战斗结束后进化之类的吗。
          只不过,就从前辈那儿所听到的来看,在睡着了的期间的进化似乎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似乎〈创胎〉那边需要花费时间进行进化的处理,自然而然的就会变成在〈主宰〉入睡期间完成了的样子。
          到第二形态的进化一瞬间就完成了,也就是说也有进化不是那样的。
          这类的进化说是「在明明已经攒够经验和成长的能量了,却举棋不定下一次要进化的类型的情况下似乎会较常发生」的样子。
          原来如此。既然我已经落后了路克两段形态了。那也就是说用来进化的经验和能量应该已经攒够了吧。
          然后,既然已经进化了的话……那么可以看作是所谓的举棋不定的类型已经确定好了吧。
          那么,第二次的进化……会出来什么牛鬼蛇神呢。……虽然大概是心理作用吧不过我觉得右手的【瘴焰手甲】好像在说「鬼已经有了所以不再需要了」的样子。

          在吃完了早饭之后,我们便在野外进行起了第三形态的测试。
          天气晴朗。还吹着舒爽的风,是进行测试的绝佳日子。
          顺带一提场所是选在了静岛家的宽广土地。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询问了法丽卡后,便爽快地给出了使用土地的许可。因为被关照「请小心不要翻掘草坪之类的地方」,所以要小心一点。
          似乎是即便在静岛氏不见了之后,也为了随时能迎接静岛氏和他的骑兽格林加姆的归来而有好好修整的样子。
          「准备好了吗?」
          『嗯』
          现在的涅墨西斯是第一形态的大剑。现在开始要让她变形成第三形态。
          此外,周围还有前辈,以及看上去似乎颇感兴趣而来参观的隆一。法丽卡则是好像是因为有工作所以留在了房子里的样子。
          「涅墨西斯,第三形态」
          『Form Shift——【】』
          「嗯?」
          本该是宣告形态名称的声音,却不知道为什么像是涌出一阵噪音似的而没能听到。
          「涅墨西斯,刚才的是……唔哦!」
          在一瞬间被涅墨西斯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后变形就完成了,我稍微有些平衡不稳了起来。
          「这是……」
          在我的手中是化作第三形态了的涅墨西斯的姿态。
          那个姿态和迄今为止的两个形态,大剑和斧枪的风格截然不同。
          那是……都够挡住我自己了的巨大盾牌。


          回复
          5楼2018-12-10 11:38


            回复
            6楼2018-12-10 11:39
              ——大型的圆形盾。

              「……光在睡着了的期间进化了就算了,这进化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吧」
              『我自己也深有同感。这应该是叫黑圆盾吧』
              继大剑,斧枪之后,是盾牌吗。
              我抓住位于盾牌背面的把手(在背面成Θ的形状)挥了挥看看。
              嗯,果然和至今为止的武器的风格不一样。和大剑以及斧枪那类带柄的武器用法完全不一样。
              根据之前前辈所说的话来看,睡眠中的进化在「举棋不定下一次的进化的类型的情况下较多」来着。
              说不定,或许是受到了昨天的前辈的战斗的影响才会变成盾牌也说不定。
              又或者,是根据至今为止的战斗断定「除了《反击吸收》的次数式防御外,持续的防御力是必要的」吗。
              「……嘛,就我而言的话虽然是想要完全无法应付的远距离对策就是了呢」
              『我也有同感就是了』
              我回想起了不久之前做过的某个训练来。



              那是发生在一天早上我正想着要不去和手头有空的人去打打模拟战时的事情,玛丽过来邀请我说「要来试试看稍微有些奇怪的训练吗?」。
              「什么样的?」
              「模拟战中累积不到的经验。和长射程的对手间的战斗的特训」
              「原来如此」,在听了这话之后我心想。
              在至今为止的模拟战中所累积的经验,是将以反应对手的攻击后的反击——之后被狼樱给命名为了接触即应反击——为首的技术,掌握为我自己的力量。
              不过理所当然的那只能用在面对面开始的战斗之中而已。毕竟是在为了进行模拟战而启动结界中进行的战斗所以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
              那样的话无论如何经验都会有所偏科,玛丽是这么说的。
              因此玛丽给了我在结界的外面「从看不到玛丽身影的距离单方面的发动不会致命的攻击」的训练。
              「当然你也可以反击」,于是我便干劲十足地挑战了看看。
              然而结果却是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能够迎击和防御,但是却完全没法反击。
              对能从我接触不到的远距离发动攻击,速度也比骑着白银的我还要快的玛丽,我连一击都回敬不了。
              在斗技场的模拟战中和玛丽交战的战绩还稍微更像样一点,让我受到了打击。
              就结果而言,我算是认清了远距离攻击是我和涅墨西斯的死穴。
              说的更准确些的话……就是我没有能够打倒「一直处在我接触不到的位置的对手」的手段。玛丽是清楚那一点,为了能让我亲身体会到才进行那个训练的吧。
              因此在认识到了这点的时候我和涅墨西斯都是这么想的。
              下一次的进化如果有远距离的攻击的话就好了。



              然而,在实际进化了之后,结果却是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盾牌。


              回复
              7楼2018-12-10 11:39
                我还有涅墨西斯都稍微感觉有些可惜。
                不过这样就有些贪得无厌了吧。毕竟光是作为最初的进化的代价的进化延迟没有了,还久违地进化了而已就够侥幸的了。
                「那么涅墨西斯,这个形态有什么样的技能?」
                「能使用《反击吸收》呢」
                嗯,毕竟是盾牌也是理所当然的了。虽说和刚才的猜想稍微有些不太一样就是了。
                「技能的存量有通过这次的进化增加了吗?」
                『那倒是没有呢。只不过,感觉上估计应该是变得比之前更坚固了才是。大概有1.5倍左右吧』
                原来如此,简单计算了下能承受高达三十万的伤害,算是相当的多了。
                毕竟这样都不会被老哥的拳头给打破了。
                ……虽然感觉会被踢击给打碎就是了。
                「那么,其它的技能呢?不可能就只有《反击吸收》的吧?」
                『不清楚』
                …………不清楚?
                「不清楚,指的是?」
                『就是不清楚。又不是没有。但是,就是不清楚』
                因为不清楚涅墨西斯到底是在说些什么,所以我叫出了菜单,查看了下〈创胎〉一项看看。然后在上面显示的是,

                【■■■■】
                『保有技能』
                ·《反击吸收》LV3
                ·《■■■■■■■》:(现在解析中)

                「……这是什么鬼啊」
                无论是形态名,还是固有技能名都是乱码。
                到了效果这块居然还是在解析中。
                「呐,涅墨西斯。刚才所说的坏消息该不会是」
                『虽然完成了进化也得到了力量,但是却连我自己都还没能理解』
                「……还能有这种事」
                为什么会这样呢……嘛,还是有点头绪的。
                恐怕,是因为进化到第二形态时所执行的那个系统。
                看样子因为那个的影响不仅只是延迟了进化,就连下一次进化的这个盾也都受到了什么影响了吧。
                仔细一看,我发现第三形态比起之前的形态除了形状以外还有很多不同。
                首先,就是没有散发出那种黑色的斗气。大剑是缠绕在我的手上,斧枪的话则是喷射成像是旗子一样。而现在这个样子,却只是块普通的盾牌而已。
                此外,颜色还不是纯黑色。在盾牌的表面部分上有不是黑色而是银色的花纹,有五条曲线在上面划出了等间距形状相同的纹样。之前的形态都没有过这种东西。
                「这上面写着的解析中会到什么时候结束?」
                『花上今天一整天就能结束……乐观的情况下的话。这个解析以你的感觉来说的话,大概就像是被给了一份用从没见过也从没听过的语言写的文件,『给你词典了所以请自己翻译着读吧。虽说词典本身也不是用日语而是用英语来解释单词的就是了』这样的感觉』
                ……这是什么鬼作业。
                但是嘛,这样的话就算再怎么慢也能在几天里搞清楚吧。
                那么,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即便解析还没有结束,但如果发现了正确的使用方法了的话那说不定就能搞清楚了哟?」
                B3前辈给了这么一句金玉良言。
                「是说?」
                「我有个熟人和你一样都要等待进化后的技能解析,不过却在进行各式各样的尝试期间解析变快了。结果等结束了一看,解析出来的技能似乎是吻合其所进行的尝试的其中之一的行动的样子」
                「也就是说接近技能的运作的行为或许会加快解析也说不定是吗」
                用涅墨西斯的比喻来说的话,吻合的行为大概就是类似『日语翻译的例文』的东西吧?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要怎么做决定好了。
                『喂,玲。你打算要做什么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将圆形盾的涅墨西斯——用尽全力投掷了出去。


                回复
                8楼2018-12-10 11:39
                  「大笨蛋!大笨蛋!」
                  「抱歉,是我不好……」
                  我投掷出去的涅墨西斯……怎么这么巧就埋在了扔出去的方向上的农田里。
                  然后,我从满身是泥的变回了人型的涅墨西斯那里,挨了脚飞身踢还有破口大骂。
                  「为什么要扔出去啊!?怎么你突然间就觉醒成美国队长了啊!?」
                  「因为我想,如果是受了前辈的盾牌的影响的话,那么会不会和投掷有所关联呢」
                  毕竟前辈也用投掷盾牌打倒了数名〈K&R〉的成员。而且在防御面上也有《反击吸收》了所以感觉不会再是以防御为主了。
                  而且我也想要远距离攻击。
                  这么一看的话,果然不就只剩投掷了……。
                  「武断过头了吧!!不能至少先商量一下后再在安全的地方扔吗!?」
                  「抱歉,我真的有在反省了……」
                  我是往没人的方向扔的啊但就是没想到会有农田……。
                  「啊,总之,先磨一磨吧」
                  毕竟现在虽然恢复了人型但也还是浑身是泥。
                  ……在武器形态下磨一磨的话应该就会变干净了吧?
                  『你可要好好用心磨啊!』
                  我用左手的义手撑住了马上就变成了黑圆盾形态的涅墨西斯,从道具包里取出了保养用具开始打磨了起来。
                  「你很熟练呢」
                  「毕竟老是会在和不死族之类的战斗之后被拜托呢」
                  因此我已经熟能生巧了。
                  「稍微有些叫人羡慕呢。因为我的〈创胎〉是领域那类的,所以连碰都碰不到呢」
                  「啊,这么说来前辈的〈创胎〉的确挺像是领域呢」
                  嗯,这么一说的话那〈CID〉的成员不是全员都是领域类的〈创胎〉了吗。
                  『你的手停下来了喔』
                  「是是」
                  就这样我花了大约二十分钟仔细地打磨了涅墨西斯。


                  收起回复
                  9楼2018-12-10 11:40


                    第三形态的测试暂且先放到了一边去。
                    至于乱码的技能,被涅墨西斯再三叮嘱到「我会独自进行解析的所以你别给我多管闲事了!」。没办法了就交给涅墨西斯吧。
                    好了,一大早发生的有关涅墨西斯的进化的问题就先搁置在一边,该进入到这座托尔内村来的正题了。
                    正题所指的,当然是为了能在现实中找出静岛氏来,向法丽卡进行打听,还有从他所留下的东西里搜集情报。
                    所以想先去找法丽卡来问问话,但是……。
                    「不好意思……,其实我必须得要在中午前完成这些衣服的缝补才行」
                    她似乎还没有完成到截止到今天到期的【裁缝】的工作的样子。
                    原本的话应该是能在昨天就完工了,但似乎是因为隆一的事情而拖慢了的样子。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我会在正午完成工作的……。所以有话能在之后再说吗?」
                    「啊,好的。我们没关系的」
                    这头离中午还有三,四个小时。
                    考虑到是在现实里找人的话还在误差范围内所以没有问题。
                    「在那之前,还请尽情享受风星祭。虽然重头戏是晚上的以烟花为首的活动,但摆摊和舞台表演已经开始了」
                    「嚯」
                    啊,我家的大胃王(涅墨西斯)一听到摆摊眼睛都闪闪发光了起来。
                    毕竟她昨天也没怎么吃晚饭……不过这样看来我的钱包又要遭罪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涅墨西斯也暴食过头了。
                    「涅墨西斯啊,你知道所谓的七宗罪吗」
                    「嗯。是和我扯不上关系的东西」
                    「Really?(真的?)」
                    「为什么要用英语反问啊!?」
                    一边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我们边前往了摆满了摊子的村子的大道。

                    说到祭典的摊子,我就想起了在老家的神社的祭典还有春天赏花的时候看到过的摊子来。
                    实际上,这座托尔内村的祭典也是极其的相似。
                    摆着的大约400间左右的摊子就人口也才2000人的村子而言有些多得奇怪。
                    在买涅墨西斯要吃的可丽饼的时候我顺带问了问老板,好像是有很多摆摊的都是仅在这次的祭典期间从王都赶过来的样子。
                    虽然确实是大赚一笔的机会,但也还是要经过有怪物在的路,真可以说是厉害的经商气魄啊。
                    只不过,就听到的来看好像是要来出摊子的店主们抱团合资雇佣老练的护卫一大清早赶过来的样子。
                    村子附近就只有稍微比初学者用的地图强上一丁点的怪物。虽然极为罕见的会出现隆一所遇到过的那种怪物群,不过似乎是好几年里也不一定能遇到一次的样子。
                    护卫也不过是单程只要不到半天的时间因此也能由〈主宰〉来负责,就算出现怪物群了只要有老手〈主宰〉在的话就没问题了。
                    在这一时期到托尔内村的护卫委托不仅限于是出摊的店主还包含着游客,现在回想起来在公会里翻的委托目录上确实有看到很多护卫委托。
                    放眼望去,也有很多〈主宰〉大概是在护卫之余顺带观光吧。
                    像这样享受着祭典的来来往往的人们手中都有着件一样的东西。
                    那便是昨天所看到的装饰在通往托尔内村的路上的被叫作是风星的五片翅膀的风车。
                    来来往往的人们手里都拿着风星,或者是装饰在衣服上。
                    涅墨西斯估计也是相当喜欢昨天从隆一那里得到的风星吧,装饰在了她的胸口上。
                    顺带一提,她双手没有拿着风星而是各拿着块可丽饼。


                    回复
                    10楼2018-12-10 11:40
                      ◇◇◇

                      □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座托尔内村还是个比现在要小多了的,平静的农村。
                      在吹拂着舒爽的风的村子里,农用的风车总是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地转动着。
                      然而,“漆黑”却突如其来地降临到了这座和平又平静的托尔内村来。
                      那是从东边的天空飞来的飞空的怪物。
                      无论是太阳的光芒,还是星星的光芒也好,怪物将一切的光亮吞噬殆尽,将周围一带化为了“漆黑”。看着变得“漆黑”一片的天空,人们「是黑天」「是黑天大人」的喊着吓得战战兢兢。
                      黑天大人吞噬着光亮,从高空俯视着地面,边嗤笑着,边随心所欲地肆虐着。
                      被黑天大人所发现的东西,无论是人也好还是野兽也好都会化作“火炬”被吞噬。
                      就这样所有人都无不胆怯,紧闭着门户把自己关在了家里。
                      时而,会出现自我感觉「如果是我的话」的骑士和猎人试图讨伐黑天大人。
                      但是骑士的剑却触及不到黑天大人,即便是猎人的弓箭也是完全够不到。
                      有时会出现骑着飞龙试图挑战的人,但哪怕是龙的翅膀也无法够得到。
                      于是,无论是骑士还是猎人,甚至是连龙都化作了“火炬”被吞噬了。
                      是的,哪怕是龙都敌不过黑天大人。
                      所有人无不败下阵来,所有人无不惶恐度日。黑天大人统治着一切。
                      就算想要逃跑,也会马上就被发现化作“火炬”。
                      人们躲在房子里饥肠辘辘地度日。
                      在这座村子里吹拂的风的声音也停息了下来,连天空也都是死寂沉沉的。
                      能够听得到的,就只有遥在空中的黑天大人的笑声而已。
                      啊,在这里的一切难道会就这样走到尽头了吗?
                      那是在托尔内村的人们无不这般悲痛欲绝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
                      怜悯人们的上天啪嗒地滴落了一滴泪水。
                      紧接着泪水化作了拖着尾巴的流星划过天空……痛击了黑天大人。
                      被流星击中的黑天大人坠落到了山中,就那样沉入到了地底之中。
                      在冰冷的岩山的地底没有任何黑天大人最喜欢的光亮。
                      失去了食物的黑天大人丧失了力量,无法从地底之中脱离。
                      就这样人们为上天滴落的泪之流星所救,黑天大人则至今仍被封闭在黑暗冰冷的地底之中。
                      有如在为之祝福着般,风又再度在流星坠落之后的村子里吹拂了起来。
                      天空也放晴了,黑天大人的恐惧也不复存在。
                      自那之后人们为了感谢拯救了自己的上天,每年一次,会在封印了黑天大人的那一天用名为风星的星星形状的风车,点缀天空的闪亮的烟花来办祭典。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回复
                      12楼2018-12-10 11:41
                        ◇◇◇

                        □【圣骑士】玲·斯特林

                        「原来如此」
                        多亏了通俗易懂的戏剧,我搞清楚了祭典的起源。
                        话说,这……。
                        「前辈,刚才的故事简而言之……不就是『出现了很强的怪物但却偶然遭到了坠落的陨石的直击而死』吗」
                        「就是那样吧。恐怕是〈UBM〉吧……不过也是个从天文角度来说运气糟糕的个体呢」
                        「也可以说就是因为赖在附近这一带所以才会被陨石给命中,因此算是自作自受吧」,前辈这么继续说到。
                        「又或是还没死,和传说所说的一样只是被封住了而已也说不定……不过从传说来看的话似乎是生物,不吃不喝个好几百年的话应该已经死了吧」
                        嘛,说的也是呢。
                        顺带一提,在演完了之后还能依稀可见〈主宰〉冲到附近的山去的身影。
                        据隆一所说,每年好像都会有好几个〈主宰〉在听了这个传说之后跑去挖山的样子。
                        简而言之大概就是「或许能找出濒死的〈UBM〉来打倒后获得特典」吧。
                        此外,理所当然至今为止都没有被找到过……果然是在数百年间嗝屁了吧。毕竟要是能不吃不喝活上个数百年的话那肯定会是个麻烦的家伙,还是这样比较好。

                        好了,既然戏剧也看完了那么就重新开始逛摊子吧。
                        顺带一提现在没有隆一同行。
                        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偶然碰到了来看戏剧的村里的朋友,被那边给邀请了。
                        虽然看上去似乎有些在乎这边的样子但在我说「没关系的你就去吧。毕竟回去的路而已的话还是记得的」后便送他离开了。
                        隆一因为这场祭典回想起了静岛氏的事情来,稍微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那么,让他去和朋友一起玩来畅快畅快心情的话会比较好吧。
                        所以现在是我和涅墨西斯,前辈三人一起行动,不过……。
                        「玲君,你口渴吗?」
                        「啊,这么一说是有一点渴」
                        毕竟在看戏剧的时候我就有些想要喝饮料了,但看到一半没法去买呢。
                        「那么,就由我去买饮料吧。确实应该是在那边才对」
                        「那么我也去买点什么来吧。前辈有什么想要吃的吗?」
                        「那就拜托来点爆米花了」
                        「了解」
                        前辈便回到了来的路上,我们则在附近的爆米花摊位上排起了队。
                        说到爆米花,在登入前我看到老哥的爆米花成了MMO Journal Planter的新闻了呢。
                        我也有吃过试作品,还挺好吃的。好吃虽然是好吃……但没有告诉我除了玉米以外还加了什么原料进去这点让我稍稍感到了丝恐惧。
                        还有据说是和瑞瑞小姐合作的广告曲也挺谜的。味道也是破坏性的是个什么鬼,感觉歌词真是白瞎那么好的旋律了。
                        「……嗯?」
                        在我边想着老哥的谜之曲边买爆米花的时候,一部分行人突然吵闹了起来。
                        我将视线移了过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哈啊!?想干架吗你们这群家伙?」
                        「是你们那边撞过来的吧!哈啊!?只有找上门的架〈莫西干联盟〉才不会不打啊喂!」
                        发生了漫画场景般的不良间的冲突。
                        一边是全穿着有着相同红和黑色的圈重叠着的图案的衣服的集团,而另一边则是不知道为什么全员都是莫西干头的集团。
                        两边都看上去不太好惹,像是要爆发混混间冲突的样子。因为所有人左手的手背上都有纹章,所以似乎都是〈主宰〉。
                        我边心想要是出些什么事的话就麻烦了边关注着打架的发展,然而,
                        『喂喂,怎么了啊你们这群家伙』
                        在一触即发的混混们的后方,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那是个身穿巨大铠甲,身高超过三米的人。
                        因为全身甲和全罩式头盔的缘故,看不到他的脸,但这么大的铠甲如果没有相当的体格的话是穿不上的吧。
                        观察到这里时我发现了。


                        回复
                        13楼2018-12-10 11:41
                          那个铠甲男,是我在等着和前辈碰头时也有看到过的人。
                          「副经营人!」
                          「想,想干啥你这家伙!」
                          圆圈图案的集团欢迎着铠甲男,而莫西干集团则被其威慑。
                          铠甲男对被威慑着的附加的某个人发出的声音,这样回应到。
                          『都看到这副铠甲了还不清楚本大爷是谁吗?』
                          ……鬼才知道啊。
                          「你,你难道说是……那个!」
                          「我鉴定了下看看,是真的……」
                          不过,看上去莫西干他们似乎倒是清楚了。
                          ……要不我也去学学《看破》或者《鉴定眼》吧。
                          『看上去是注意到了呢。那么,应该都明白要做什么了吧?向我们,〈太阳危机〉!』
                          「噢啦!不想要被PK的话就每个人留下一枚金币来!」
                          恐吓勒索?
                          「畜,**……!」
                          「靠,毕竟要是因为死惩没法享受祭典的话就损失大发了!而且祭典过后还要清扫所以这里就暂且撤退吧!」
                          莫西干集团被铠甲男给吓到了,说了些什么奇怪的话扔下了钱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副经营人,刚才的你看到了了吗!」
                          『咕哈哈,活该。走了小的们!……?』
                          铠甲男和圆圈图案的集团——〈太阳危机〉得意洋洋地离开了这里。
                          只不过,在离开的时候那个铠甲男有稍微瞥了我这边一眼。
                          虽然看不到眼睛,但果然是在从那个缝中盯着我这边看。
                          但是,铠甲男却什么也都没说,就这样离开。……搞什么啊?
                          「喷泉的那时候也是,为什么要看这边啊」
                          「……那是因为即便不愿意还是会被吸引视线吧」
                          「现在我可没举牌子哟?」
                          涅墨西斯不知道为什么眼神有些疲倦的大口咀嚼着爆米花。
                          「发生什么了吗?」
                          此时端着盘子——的替代品的盾牌上——放着三瓶饮料的前辈回来了。
                          「没什么,不过是刚才那里有战队打架,确实是叫〈太阳危机〉和〈莫西干联盟〉来着……」
                          「啊,〈太阳危机〉是新兴的PK战队。虽然没有直接遭遇过,但是名字我姑且还是有听说过的。然后〈莫西干联盟〉则是志愿者战队」
                          「……不好意思,你说莫西干是啥来着?」
                          感觉好像莫西干这个词和与之相去甚远的词配在了一起的样子……。
                          「〈莫西干联盟〉是发祥于网络的志愿者战队。是因为『外表凶恶的莫西干进行志愿者活动的话那不是会很有趣吗!』想法而组建的战队,在各国都有支部。只要不去找茬的话虽然是那种模样但却是无害的」


                          回复
                          14楼2018-12-10 11:41
                            「莫西干不是……」
                            「……嘛,又不是说莫西干=〈莫西干联盟〉所以说不该仅凭莫西干来断人。再说了我的PK战队里也有留莫西干的人」
                            ……说到底也不过是种发型而已罢了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说起来,在这场骚动里有件稍微有些让我在意的事情」
                            「是什么呢?」
                            「〈太阳危机〉的成员中有个穿着很大的铠甲的」
                            「铠甲?」
                            「欸,都超过三米了都。那种东西是能好好穿得上的吗?」
                            「可以的哟」
                            前辈边把饮料递给了我们,边开始了有关铠甲的说明。
                            「首先最为简单的做法是以巨人虚拟角色开始游玩」
                            啊,这么说来普通的人类以外也是能选的来着。像狼樱不也是狼兽人。
                            「嘛,不过即便虚拟角色是巨人能力值也不会有变化,往往都是虚有其表呢。而且命中判定也会变大,装备也是要特大号的所以更贵」
                            ……坏处和好处比起来好大啊。
                            「然后就是上级职业的【铠巨人】的话根据STR即便是尺寸不合的铠甲也能穿得上」
                            「也有像是前辈的【盾巨人】的铠甲版一样的职业呢。咦,但是不管STR再怎么高也好铠甲尺寸不合的话会有很多空当感觉会难以行动啊」
                            「【铠巨人】的技能中有《铠甲调整(Armor Adjuster)》。藉由这技能,铠甲的空当会由粘性强大的空气形成的力场所充填,能无需担心尺寸行动。变得像是接近科幻电影里的动力套装一样的存在」
                            「嘿」
                            原来也存在图便利的技能啊。而且,前辈似乎很清楚【铠巨人】。现在虽然是【盾巨人】但之前曾是过【铠巨人】吗?
                            嘛,既然是精通数据的前辈的话,那或许也当然清楚其他职业的事也说不定就是了。


                            回复
                            15楼2018-12-10 11:42
                              「大型铠甲可是很棒的哟。既有强大的威压效果,而且在铠甲万一遭到贯穿的情况下因为里头大半都是空当所以对手也有可能会打偏」
                              啊,总觉得挺有真实感的。果然是过去曾经就职过【铠巨人】也说不定。
                              「……只不过,要是被从头顶一分为二的话就无能为力了」
                              前辈叹了口气稍微望向了远方。
                              是对此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吗?

                              ◆◆◆

                              ■???

                              「什么时候动手?」
                              『祭典结束后再说吧。现在的话感觉会遭到妨碍』
                              「虽说要是在来的路上没有〈K&R〉的家伙们的话在那里就能搞定了就是」
                              「但是,也有好的一面。毕竟不仅仅是〈超级〉而已,就连那个〈K&R〉也都败下阵来了呢」
                              『咕哈哈。就是说猎物的价值增加了对吧』
                              「是啊。就如刚刚所说的那样在祭典结束后动手,最好是在从这个村子回去的路上。只不过……」

                              『啊,在这期间要是有好机会的话就在那里下手,对吧』


                              回复
                              16楼2018-12-10 11: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10 13:41
                                  是第七卷!感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10 18:53
                                    第二话 静岛·一郎




                                    □ 【圣骑士】玲·斯特林

                                    当太阳爬到正南方的时候,差不多逛完了风星祭的我们回到了静岛家。题外话,既然正午的太阳是处在正南方的话那么看上去这座大陆应该是位在北半球的样子。
                                    嘛,虽说陆地貌似就只有这座大陆而已的样子所以也没什么意义就是了。
                                    「欢迎回来。那个,隆一呢……?」
                                    在静岛家中似乎是完成了工作的法丽卡在等着我们。
                                    「因为受到了朋友的邀请所以从中途就分开行动了」
                                    「是这样啊……」
                                    法丽卡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似是松了口气下来的样子这样说到。接下来应该是要打听关于静岛氏的事情才对,是有隆一在这里的话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
                                    「不好意思。缝补的工作还没做完。再缝补完两件的话我就能空下来了……」
                                    「啊,没关系。还请以工作优先」
                                    看上去来得稍微有些早了,于是我和前辈便决定稍微再等一会儿。
                                    此外,涅墨西斯因为第三形态的技能解析似乎有所进展所以想要集中在上面,所以现在正在纹章里面。
                                    好了,我的话虽然是想要和前辈聊聊天,但前辈却从道具包中取出了某种金属的筒来,紧握在手里。
                                    那看上去像是某种大型的……弹壳的样子。
                                    「前辈,那是?」
                                    「是我的装备的附属品。在使用前需要事先填充MP,不过有一个我忘了填充了所以想要趁现在搞定」
                                    装备的附属品……话说,似乎在和狼樱的战斗之中好像也没有用过那种弹壳的样子。
                                    嘛,大概是那个时候没法使用的装备吧。而且前辈也有着好几枚盾牌,是根据不同的用途来灵活运用吧。
                                    在那之后直到法丽卡的工作结束为止,我都在和前辈闲聊来打发时间。

                                    在大约二十分钟后法丽卡的工作结束了,我们便转到了来这个家的正题上。
                                    我和前辈两人和法丽卡面对面的坐在客厅的桌子边。
                                    「那么就请由我来提问」
                                    前辈很快就切入了正题。
                                    「想打听的事情有两件。关于“另一头”的生活静岛氏有没有提及过什么。以及,在下落不明前有没有做过些什么,以上」
                                    「那个……在那之前,也能让我先来聊聊某件事情吗?」
                                    「请」
                                    「我……认为没有去找我丈夫的必要」
                                    「欸?」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身为法丽卡丈夫的静岛氏半年以来下落不明,却说不用去找也没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既然隆一是那样期望的话,就由我来和两位聊一聊吧」
                                    「……拜托了」
                                    在我再度拜托了之后,法丽卡点了点头……开始缓缓聊起了有关静岛氏的事情。


                                    收起回复
                                    19楼2018-12-10 19:12
                                      □关于静岛

                                      对法丽卡而言静岛所给她的最初的印象,是「施惠太多的人」。
                                      在〈法德尔山道〉遭受怪物袭击时,可以说是充满了戏剧性的遭遇。
                                      在那时,就法丽卡看来他就像是救世主一样。
                                      毕竟他可是击退了众多怪物,救下了法丽卡和隆一的性命。
                                      但是,他为法丽卡母子「所做的事」可不仅限于此。
                                      毫不吝啬地使用手边的回复道具,对法丽卡实施应急处理。
                                      担任前往托尔内村的路上的护卫。
                                      代替因为受伤了的脚而行动不便的法丽卡帮忙搬家。
                                      甚至还带来了说是熟人的黑发【司教】,连法丽卡的脚的治疗都安排妥当了。
                                      在治疗过后也会每两周一次在托尔内村露面,带上法丽卡和隆一喜欢的嗜好品作为伴手礼。
                                      他真的,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法丽卡和隆一。
                                      对此隆一只是单纯的高兴而已,但就法丽卡而言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说得难听点就是毛骨悚然。
                                      毕竟法丽卡和隆一只是为静岛所救而已。
                                      没有任何受到这般无微不至的照顾的理由,再说了而且他也并不是个会对任何人都这般亲切的人。
                                      因此法丽卡会产生「静岛先生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想法」的念头,也是无可奈何的。
                                      因此,她决定在静岛下一次造访的时候好好问清楚这件事情。
                                      即便会因此而结束和静岛间的「单方受惠」的关系也好……。

                                      在那一天他也骑着格林加姆来了。带了很多说是伴手礼的高级水果的蕾姆果实来。
                                      隆一仍然还是很高兴,法丽卡看着儿子的那个样子心中稍稍产生了丝犹豫。
                                      即便如此,她也还是认为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便向静岛提出了「有件事情想光就我们两个聊聊」。
                                      虽然静岛稍微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拜托骑兽格林加姆和自己的〈创胎〉朱诺照看隆一,答应了法丽卡的要求。
                                      在两人就这样独处了之后,法丽卡向静岛提出了疑惑。
                                      「你是带着什么目的来照顾我们的吗?」
                                      在脱口而出后……法丽卡强烈地自责到「就没有其它更好的说法了吗」。虽然问题本身正是法丽卡的疑问所在,但话却过于直白了。
                                      但是,正因为过于直白所以无论是那个问题的含义,还是为什么会被这样问到也好,静岛都马上清楚了。
                                      然后,被问到了的静岛所露出的表情非常的……带着歉意。
                                      「抱歉,法丽卡。我并没有想要让你感到不安的意思」
                                      静岛的回答,是谢罪。
                                      为什么会被道歉让法丽卡一头雾水。
                                      「也,也是呢。我,做过头了呢。对不起。到底怎么样才合适,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我也不清楚」
                                      再一次的道歉。
                                      那番话……简直就像是在说是静岛自身做错了什么一样。
                                      「你不清楚的东西是什么?」


                                      收起回复
                                      20楼2018-12-10 19:14
                                        「向别人,传达感谢的谢意的,适度,我不清楚」
                                        「感谢?」
                                        到底是谁感谢谁啊。
                                        明明就只是法丽卡和隆一被静岛给救了而已。
                                        在法丽卡这么想着的时候,静岛说出了法丽卡难以想象的话来。
                                        「向被救的你们,传达感谢的谢意,我只是想要这样而已」
                                        向被自己救的人表达谢意。
                                        静岛是这样说的。
                                        之后静岛也还是一句一句地往出蹦。
                                        「能拯救只能等死的你们的这件事情,让我比什么都还要高兴」
                                        「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这对“那一头”的我而言,具有非常巨大的意义」
                                        包含在那些话中的一切情感,法丽卡在那个时候还并不能明白。
                                        但是……她也有明白了的事情。
                                        在那一天,那个时候,法丽卡被静岛拯救了。
                                        但是,静岛的心也同时因此而受到了拯救。
                                        在清楚了这一点后,她知道了至今为止的所作所为都是他真心诚意的。
                                        之后,在看到了眼前的静岛一脸快要哭出来了的样子的时候……法丽卡心中对静岛的怀疑消失的一点儿都不剩了。
                                        「对不起,法丽卡。从今往后,为了不让你感到不安,这里……」
                                        认识到自己的失败的静岛,这样说着准备从母子的面前消失。
                                        然而那番话,却遭到了法丽卡的打断。
                                        「请问要一起吃个晚饭吗?」
                                        「欸?」
                                        静岛一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目瞪口呆的样子。
                                        「至今为止虽然邀请了很多次,但却一次也都没有一起吃过饭吧?」
                                        「但,但是……」
                                        「毕竟受了静岛先生太多的恩惠了……所以请让我也稍微来回报一些吧。如果可以的话,从今往后也都是」
                                        「法丽卡……」
                                        「感谢的谢意我们已经收下了,所以这次也还请收下我们的谢意」
                                        法丽卡这么说着微笑了起来。
                                        静岛也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
                                        「请稍微等一会儿。对了,也得要让隆一过来帮忙才行」
                                        「那个!也请让我来帮忙吧!」
                                        「好的,那就请多多指教了」
                                        之后,朱诺和她照看的隆一回了家。
                                        他们所看到的是,不习惯料理而艰苦战斗着的静岛,以及边笑话着他边一起做着饭的法丽卡的样子。
                                        隆一虽然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啊」,但因为看到两人看上去乐在其中所以很开心。
                                        朱诺虽然保持着沉默,但却是有如为孩子的成长而感到高兴的母亲般一脸开心的表情「嗯嗯」着。
                                        在那之后没过多久,静岛就住到了法丽卡她们的家里……在第二年就和法丽卡结婚了。
                                        这是第二十七件,〈主宰〉和堤安间的婚姻。


                                        回复
                                        21楼2018-12-10 19:14
                                          静岛和法丽卡,隆一亲子三人的生活平静,幸福地继续着。
                                          虽然静岛对法丽卡来说是第二任丈夫,对隆一而言是义理上的父亲,但却丝毫没有代沟。三人很自然地作为一家人生活着。
                                          那样的家庭生活,在半年前遭遇了一个变化的造访。
                                          那便是发现法丽卡怀孕了。
                                          一开始法丽卡也并没有注意到。大概也就是觉得体重稍稍增加,身体的曲线不保这样的程度而已。
                                          因为普遍认为〈主宰〉和堤安之间是生不出孩子来的,所以也难怪了。
                                          但是她的肚子却一天天的变大,也开始出现孕吐了。法丽卡以过去怀上隆一时候的经验,注意到了自己是怀孕了。
                                          接受了【医生】诊断的结果,毫无疑问的是怀孕了。
                                          法丽卡非常高兴。毕竟她虽然爱着静岛,作为一家人生活着,但却从来没想过会再多出个家庭成员。
                                          有亲子三人,还有朱诺和格林加姆在她就已经十分感到幸福了。
                                          但是,如果此时再多出生一个孩子的话……她觉得会比现在要更加的幸福。
                                          最关键的是,她想要看到静岛那高兴的表情。
                                          在回了家,吃饭的时候报告了怀孕的事后,隆一是十分的高兴。
                                          朱诺也虽然保持着沉默却也送上了伴随着掌声的祝福。

                                          然后静岛他——哭了出来。

                                          那是深深的喜悦的泪水……同时却似乎也是在为什么感到遗憾似的,作为夫妻一起生活了两年以上的法丽卡能感觉得到。
                                          那一天晚上,静岛和法丽卡在卧室里交谈了起来。
                                          那是对怀上了他的孩子的深深的感谢……以及将他的决心说出口来。
                                          「法丽卡。我……在“另一头”有件必须得要去做才行的事情」
                                          「是和这个孩子有关吗?」
                                          在法丽卡抚摸着怀了孩子的肚子向静岛问到之后,他深深点了点头。
                                          「为了能见到那个孩子,我必须得要接受某个试炼才行。其结果,或许……会让我丧命也说不定……」
                                          「怎么会……!」
                                          「可以的话本想就这样直到最后为止……都和你们一起平静地生活下去。但是,我还是想要见到那个孩子……想要和也包含那个孩子在内的家里的大家……一起活下去」
                                          因此,必须得要在“另一头”接受试炼才行,静岛这样说到。
                                          法丽卡看了出来静岛的决心十分坚定,而且那个试炼也是不可避免的东西。
                                          「如果能从那个试炼中幸存下来的话,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最快,也要一个月……不,以这一头的时间来算的话会要不在三个月吧。或许会需要半年以上也说不定」
                                          「要那么久……」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回来的……只有这一点,希望你一定要相信我」
                                          静岛说哪怕去到“另一头”,也必定会回到家人的身边。
                                          法丽卡对那番话……点了点头。
                                          「会等下去的。我,还有隆一……还有这孩子三个人,会等待你的归来……无论何时,都会一直等下去」


                                          回复
                                          22楼2018-12-10 19:15
                                            「……谢谢你」
                                            于是两人在小心腹中的孩子的同时,温柔地相拥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上,等法丽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哪儿都找不到静岛的身影了。
                                            法丽卡找隆一问了问,在和隆一告别了后……说是要到哪里去。
                                            法丽卡听了后,立马察觉到他是去“另一头”接受试炼了。
                                            法丽卡并没有告诉隆一静岛或许会在“另一头”丢掉性命也说不定。因为她认为即便告诉了他,也只会徒增不安而已罢了。
                                            而且,她坚信着。

                                            总有一天,静岛一定会回到家人的身边的。

                                            ◇◇◇

                                            □ 【圣骑士】玲·斯特林

                                            「那个人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没有要去找的必要,我是这么认为的」
                                            和我们说了和静岛间的回忆的法丽卡,以此做了结尾。
                                            「…………」
                                            无论是我,还是前辈,都无言以对保持着沉默。
                                            因为,光是听了刚刚的法丽卡的话而已就能明白了。静岛氏是抱着强大的决心离开了“家人”的身边,在“另一头”……现实中做些什么。
                                            并且,从至今为止所获得的情报来看……我们也已经能对静岛氏的境遇猜出个大概来了。
                                            「不好意思。请问能稍微让我和他两个人商量一下吗」
                                            「请」
                                            「走吧,玲君」
                                            前辈这么说着带着什么也都说不出来的我到了房子外面去。

                                            「这次的任务,无法达成的可能性会很高」
                                            在房子的外面,前辈在马车里这么向我说到。
                                            「……那就是说」
                                            「玲君也已经心里有个大概了吧」
                                            就如前辈所说的那样,我也已经掌握了近似答案的东西了。
                                            〈主宰〉和堤安之间生出了孩子的这件事情……从生理现象来考虑的话本该是不可能的长时间连续登入。
                                            静岛氏对法丽卡和隆一的思慕。
                                            在“另一头”不得不接受的“试炼”。
                                            以及,静岛氏的话。

                                            ——可以的话本想就这样直到最后为止……都和你们一起平静地生活下去

                                            能导向我们所思考出来的“答案”的材料,实在是充足过头了。
                                            「静岛氏,……?」
                                            在我准备说出那个“答案”来的时候——突然间马车晃动了起来。


                                            回复
                                            23楼2018-12-10 19:15
                                              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地面持续不断地震动着。
                                              「地震?」
                                              震动的强度并不怎么强烈。就震度来说的话大概在三左右。
                                              地震并不足以对人们造成损害,王国的房屋外观虽然是中世纪风格但在建造时有使用魔法加强了强度所以也没有会倒塌的顾虑。祭典那边也没有问题能继续办下去。
                                              不过,因为会有餐具因为那个地震而掉下来弄伤法丽卡的可能性,所以我们便回到了房子里去。
                                              「前辈,我有些担心法丽卡,回房子里去吧」
                                              「我知道了」
                                              进了房子后,看到好几样东西从碗柜里掉了出来,陶器的盘子之类的摔破了。
                                              不过所幸的是,法丽卡似乎是没有受伤的样子。
                                              「没事吗?」
                                              「没事,我没有被什么给打中」
                                              「我来帮忙收拾吧」
                                              「但是」
                                              「你毕竟有孕在身,请不要勉强。玲君,你有带着打扫工具吗?」
                                              「有喔」
                                              虽然法丽卡想要婉拒,不过我和前辈还是取出了扫帚和簸箕收拾起了摔破了的餐具来。
                                              顺带一提,这个扫帚和簸箕……【打扫套装丁】也是扭蛋转出来的。
                                              ……哪怕是认为没中的道具也会有用武之地呢。
                                              我用扫帚把打破了的餐具扫到一起,扫进簸箕里,倒入了合适的空袋子里。
                                              「……咦?」
                                              在我这般进行着打扫时,发现有东西混杂在陶器的碎片之中。
                                              因为从柜子上掉下来的东西散落在四处,所以可能除了摔破了的盘子以外还有其它东西吧。
                                              但是,那玩意总觉得似乎放出着异彩。
                                              那是个小小的银雕。似乎是用《雕金》技能做出来的银雕,不过却散发出着和这个家的氛围格格不入的一丝丝的诡异。
                                              我感觉似乎有在哪里看到过这个设计,
                                              「…………啊」
                                              那个是,那个银雕雕的是什么东西我想起来了。
                                              「法丽卡,你认识这个银雕吗?」
                                              「啊,那是我丈夫在结婚前带在身上的东西。在结婚了之后就不再带着了,于是就一直放在柜子上头吃灰了……」
                                              「是这样啊」
                                              有关这个银雕……有关这个所代表着的“集团”法丽卡似乎是一无所知的样子。既然是四年前从王都搬到这里来的话,那么会不知道也难怪了。
                                              毕竟就先前所见的来看,这个村子里似乎是没有“设施”的样子。
                                              「……是这么一回事吗」
                                              盯着我的手看着的前辈,看着银雕这么嘀咕到。
                                              前辈也当然是清楚关于银雕的图案的事的。
                                              「不好意思,请容许我们稍微离开一下。啊,等我们回来后会马上收拾的,所以还请法丽卡就那样不要乱来」
                                              「欸,好的……」
                                              前辈这么说着,拉着我的手离开了房子。


                                              回复
                                              24楼2018-12-10 19:15
                                                「玲君,你手机上有装小组通话的APP吗」
                                                「有装」
                                                「那么,就请你在登出之后加入这个ID的小组。那个人也很快就会来的」
                                                前辈这么说着,把APP的通话小组的ID告诉了我。
                                                在听了两次记住了ID后,我就那样登出了。



                                                登出之后,我马上就启动了调成了扬声模式的手机的APP。没过多久,手机里就传出了前辈的声音来。
                                                『顺利打通了呢。我已经联系好了,所以应该会很快就过来才是』
                                                在前辈刚说完没多久,
                                                『久等了。似乎是有什么话想问呢』
                                                从电话中传出的声音的主人,连猜都不用猜是谁。
                                                〈月世会〉的No.2同时也是我大学的前辈……【暗杀王】月影永仕郎。
                                                『因为月夜大人稍微有些腾不开手,所以就由我来处理』
                                                『没关系,还是副会长要比较好』
                                                我也对前辈的话深表同感。
                                                「月影前辈,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全部有关静岛氏的事情对吧?」
                                                『是的,正是如此』
                                                月影前辈毫无所谓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既然得出了这个答案来的话,也就是说你们已经从妻子的话中……不,应该是找到了什么物证了对吧』
                                                「我们发现了银雕。——雕的是“眉月与闭目”」
                                                以此作为象征的团体据我所知就只有一个而已。
                                                「静岛氏……是〈月世会〉的信徒对吧?」
                                                『正是如此』
                                                因此,他才会在公会里遇到的时候说交给他们去找。
                                                啊,那肯定是能找得到吧。毕竟是早就有了答案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在那个时候也是因为清楚了一切所以才给出了那样的建议。
                                                「即便知道,却还要保密的理由是?」
                                                『毕竟个人情报应该受到保护是吧?』
                                                我分不清那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说是在放烟雾弹。
                                                「……那么,这就先不去管了。不过有件事情无论如何我都想知道」
                                                『好,请随便问』
                                                「静岛氏……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那也是个人情报……话虽如此,事到如今也没有隐瞒下去的意义了吗……』
                                                月影前辈在此顿了顿,说到『我明白了』。
                                                『那么就请让我按顺序来进行说明吧。我们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有他的背景……』


                                                回复
                                                25楼2018-12-10 19:16
                                                  醉了,又锁我贴。。。明天再发


                                                  回复(5)
                                                  26楼2018-12-10 19:16
                                                    第三话 静岛一郎






                                                    □某个男人的故事

                                                    就如刚才所说的那样,静岛一郎氏是〈月世会〉信徒的其中之一。
                                                    还有虽然隆一少年看上去似乎是不记得了的样子,但我和月夜大人也有和他的家人见过面。毕竟直到结婚前,静岛氏都还是〈月世会〉战斗部队的队长呢。
                                                    在他和法丽卡夫人结婚并且安顿了下来之后,我和月夜大人也前去道贺了。
                                                    好了,关于静岛氏现在到底身在何方,我们当然是知道的。
                                                    但是,要说出来的话就必须要按顺序先说明其它的事情才行。
                                                    首先先从〈月世会〉的成立之初来开始说起吧。
                                                    不不,不用慌。请不要生气。
                                                    真的是有关系的事情。那是要谈及他的现在的话,所必不可少的内容哟。

                                                    好了,虽然我想藤林小姐应该已经知道了,〈月世会〉的兴起是在从2045年往前近一个世纪的战后的日本。
                                                    当时,成为〈月世会〉的初代教主的人……月夜大人的祖先,扶桑月世大人是名医生。
                                                    然而,当时正处在战后的黑暗期。用来复兴的物资严重匮乏,人们也为死亡所笼罩。因战祸所负的伤一天一天恶化的人,因营养不足而身体失调的人,因精神崩溃而自残的近乎死亡的人。似乎是简直有如人间炼狱一般。
                                                    月世大人是位有志的医生,不在乎利益一直不停的为患者诊疗。
                                                    然而人们就此而聚集起来的话,几乎等同于是聚集起死亡一样。许多的患者都逝去了。在万全的环境下本能获救的患者也因为药物和食物的匮乏而亡故了。
                                                    然后他看到了。
                                                    许多的人,对这个世界已经绝望了的眼神。
                                                    也有一说是病由心生,要这么来说的话那他们就像是患上了不治之症一样吧。毕竟他们已经打心底里死了。
                                                    身为救人的医生的月世大人十分的烦恼。
                                                    他想要让患者们至少能抱有着某种希望。
                                                    然而在任何物资都匮乏的那个年代,是没有能根绝他们的绝望之源的疾病和饥饿的方法的。那是直到日本的复兴之前,尚还需要花上一段时间的时代。
                                                    此时他想到了一个计策。
                                                    如果说这里毫无希望的话,那么想象出一个世界来不就可以了。
                                                    即使物资匮乏,也首先得必须拯救心灵才行。


                                                    回复
                                                    27楼2018-12-11 18:40
                                                      「脱离被枷锁束缚的肉体,前往真正的灵魂世界」
                                                      「在自由的世界中,随自己的灵魂所向讴歌自由吧」
                                                      如你们所知,这是我们的教义。
                                                      这教义便是〈月世会〉的起始。
                                                      即便身体是不自由的,灵魂却是自由的,自由的去梦想自己的渴求吧。
                                                      这说辞可以说是逃避现实。也可以算是在白日做梦,痴心妄想吧。
                                                      但是,与此同时这说辞也是为了让人不放弃去用自己的灵魂去思考……让心不灭吧。
                                                      欸,是的。「来想些开心的事情让心情变得好些吧」,教义原本的含义也就只是这样而已罢了。虽然也有被人说是邪教思想,但本源也不过仅仅是如此而已罢了。
                                                      用现在的话来说的话不过就只是心理健康的研讨会而已罢了。
                                                      只不过,虽说伴随着百年以来的日本的经济发展和物资的充实也随之变质,变成了现在这样所以被人说是邪教也没法否定就是了。


                                                      回复
                                                      28楼2018-12-11 18:41
                                                        毕竟不仅仅是失去希望了的病人而已,连对将来感到悲观的年轻人们也都入教了。身为现任教主的月夜大人自身,对无论是月世大人所高举的基本思想,还是百年来变质了的现在这样也好,似乎都是有所苦恼的样子呢。
                                                        欸?「对宗教组织应有的样子有所苦恼的人别给我去绑架别人」,是吗?
                                                        那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月夜大人的苦恼,和性格以及性癖是两码事。
                                                        而且,或许也是因为“至少想把中意的人留在身边”这种愿望也说不定……。
                                                        哈哈哈,就如您所说的那样给椋鸟君添麻烦了这点确实还是没变呢。

                                                        好了,言归正传吧。因为这样的情况虽然扶桑家创设了〈月世会〉,但在那之后也还是在继续经营着医院。虽说在表面上没和〈月世会〉扯上关系就是了呢。
                                                        而且还和普通的医院专攻的不同。
                                                        嗯……也就是说所谓的临终关怀。
                                                        是为了让身患疑难杂症,濒临死亡的人能安稳地走过最后一段路的病院。
                                                        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也还是会在延长寿命和康复上竭尽全力的就是了。

                                                        静岛一郎氏正是那座病院的患者。

                                                        在这里有一点希望你们能不要有所误解,我们并不是劝濒临死亡的人入教,而是让信徒也入院。
                                                        欸,我们可没有肮脏到那种地步。〈月世会〉可不会去做什么会被警方逮捕的事情。是真的。请不要说什么「反复强调反而更显得可疑」。
                                                        好了,说回到静岛氏身上。
                                                        静岛氏罹患了某种疑难杂症。那是种确定了大限之日的病症。
                                                        虽然从孩提时就为治疗用尽办法,但即便如此却也没有找到治疗方法。
                                                        于是在这一头的时间的四年前,他入教了〈月世会〉。应该是觉得只要能从逼近的死亡上移开注意就可以了吧。
                                                        「家里人就没有反对吗?」,是吗。虽然有关他的详细身世出于个人情报的角度不能直说,但可以说的是在入教的时候他已经是孑然一身了。
                                                        总而言之,他入教了,变成了我们的信徒。
                                                        毕竟我们好歹也是花了一个世纪在消愁上的宗教,对被宣判只剩四年可活的他而言,应该是有稍微缓了和那份恐惧的吧。
                                                        欸,是的。
                                                        他剩下的日子,在四年前入教时,就已经只剩四年了。
                                                        他的大限正好就是现在。


                                                        回复
                                                        29楼2018-12-11 18:41
                                                          啊,不过大概是在距今两年前吗。治疗他患的病的方法被发现了。
                                                          只不过,成功率才一成左右。是种身体要是对那个治疗方案起了排斥反应的话会马上致死那一类的治疗方法就是了。
                                                          欸,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选择那个治疗方法。

                                                          不过,某个转机造访了对逼近的死亡视而不见度日的他。
                                                          那便是,〈Infinite Dendrogram〉的发售。
                                                          话说回来,两位认为VR的真正价值何在呢?
                                                          不不,这次也不是想要岔开话题。这是必要的铺垫。
                                                          那么,你们是怎么看的呢?


                                                          回复
                                                          30楼2018-12-11 18:42
                                                            当然这里所说的VR指的是潜行型,并不是以〈NEXT WORLD〉为代表的失败作,而是以像〈Infinite Dendrogram〉那样的……完成度对过去而言简直像是做梦一样的游戏为例。
                                                            是的。正是如此,说的就是「从现实中代入五感」。
                                                            简而言之,到那种级别的VR的话哪怕是在现实中除了脑细胞外都无法正常工作的人也好,只要潜行的话就能以健康的身体行动。
                                                            所以〈月世会〉从二十一世纪初期就动起了VR机器的主意,开始进行投资。毕竟那对众多患者……信徒而言可以说是希望呢。
                                                            只不过,最终以完全体面世的并不是投资过的几个VR,而是事先连情报都没有掌握到过的〈Infinite Dendrogram〉就是了呢。啊,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呢。
                                                            说到这里的话静岛氏对此到底是有多么渴望,想必各位已经很清楚了吧。
                                                            即便拼命地视而不见也好,也仍一点点逼近的大限。
                                                            他到底是在何等的痛苦之中,生存着,想要活下的呢。
                                                            那份渴求,哪怕是我还有月夜大人也都无法估量。
                                                            于是,在〈Infinite Dendrogram〉的发售当天,因为我们有查找过和VR有关的全部商品,所以也马上就确保了一定数量的〈Infinite Dendrogram〉的初期批次,并提供给了静岛氏所得到的其中之一。
                                                            于是,他登入了〈Infinite Dendrogram〉,变成了静岛·一郎。
                                                            为了逃避现实中的大限,在〈Infinite Dendrogram〉中过着自由自在的人生。
                                                            他遭到了解放。
                                                            从迈向死亡的痛苦,绝息的痛苦,已看不到自己的希望的世界之中。
                                                            享受着精力充沛的身体,特别的力量,现实所无法相提并论的充实感,他讴歌着第二人生。当时的他肯定是比我们中的任何人都要感到无比的满足的吧。
                                                            毕竟至今为止所无法触碰的所有的一切尽在那里。
                                                            就这样忘记了现实中逼近而来的死亡过着每一天的他……某一天,和一对母子相遇了。
                                                            无法逃离迫近的绝望,只能等待死亡降临的母子。
                                                            大概是那个样子和现实之中的他重叠在了一起吧。
                                                            又或许是和过去亡故了的家人重叠在了一起也说不定。
                                                            总之,已成为了〈主宰〉的他救下了母子。
                                                            只能等死的他,救下了只能等死的母子的性命。


                                                            收起回复
                                                            31楼2018-12-11 1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