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80,086贴子:5,083,129
  • 2回复贴,共1

【口白】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七集 漂萍不老花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12-09 15:01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收起回复
    2楼2018-12-09 15:01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七集 漂萍不老花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山洞中】

      (百年后,地动山摇,白比丘因此被惊醒,走出洞口,发现当初的那朵花,仍旧盛放。)

      白比丘:为什么?为什么生的幸福,需要用死的悲哀来衬托?

      明智光秀:十二天决伏邪阵。
      白比丘:此妖乃酒吞童子转生,唯有号召佛门力量与阴阳师共同完善此式,才能阻止他的野心。明白了吗,明智光秀。

      白比丘:多久,才是完满的一生?譬如蜉蝣,朝生暮死。譬如大椿,八千岁一春秋。天定命数,问过谁了?

      胧三郎:我是不是见过你?
      白比丘:天下的织田信长,每日要见的人何止千百。忘了,也无须在意。
      胧三郎:不是,我见过你,在更久之前,就见过你。
      白比丘:轮回转生,不惜记忆破碎亦要贯彻信念。重回妖界,对你真有如此重要吗,酒吞童子?

      白比丘:他不甘心,所以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天下又有几个人,死得甘心?

      炎魔幻十郎:你想要我创造的不死禁术密法?
      白比丘:你所创的禁术,仍有许多使用限制。
      炎魔幻十郎: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白比丘:共同研究,这让禁术更上一层楼,也许最后能用再你自己身上,成就不老不死之身。)

      白比丘:最后,我与炎魔不欢而散,不死禁术终究不能帮我达成目的。(看向柳生鬼哭和熏的石像)早知道结果如此,你们还会坚持为信念而活,还是选择自我的人生呢?你们,甘心吗?

      【十殿阴曹】

      白比丘:<徐福!>

      [景不同,心相异,貌合神离的两名徐福,终至决裂。]

      徐福:失望啊。原来被自己背叛的感觉,竟是如此痛心。
      白比丘:你若真将我当成自己,就不会走到如此地步。多言无益。(动手)

      [白比丘步法轻灵,快掌连环索命,然而!]

      徐福:你该清楚这具躯体的能为,你,不是对手。
      白比丘:阴符七术。
      徐福:这招是……
      白比丘:五龙盛神。

      [一声龙啸,五道龙形术力飞腾奔窜,贯入术者体内。白比丘周身真气充盈,功力暴升。]

      白比丘:千丝万线!无向飞丝!(连招制住徐福)
      徐福:化无量天地之气,成就无俦内元。五道龙气,先师亦未能彻悟的境界,你竟能通达。
      白比丘:若无你苦心留下的阴阳师协助,我也难以突破。讽刺吧,当你汲营操弄生灵演化,他们的进步已默默超出你的计算。
      徐福:别说得好似与你无关。阴符七术,五龙盛神!
      白比丘:只有三道龙气。
      徐福:加上这副躯体,败你,足矣。天刑大审判。
      白比丘:天地罗网。

      [拳掌肢接,是全无保留的生死想搏。斗至酣处,是全无花巧的根基拼斗。]

      [战至终末,生死胜负,只看关键一招。]

      徐福:混沌缈无极,双分日月明。
      白比丘:天地罗网,织天罩地。

      (惊天动地的威势之后,剩下的,只有背对而立的两个人。)

      徐福:若你打定主意取代我,一开始就不该为我找来这副躯体。
      白比丘:从来,我就没想过要取代你。(重伤)
      徐福:但你,还是背叛了。
      白比丘:你就没想过吗,为什么我们会这么厌恶对方,猜忌对方?我想过,你也一定想过。当我们看到彼此,就等于看到内心丑恶的一面。原来,我们都这么讨厌自己,讨厌这这个贪生怕死、渺小却自大的自己。消失吧,这世上不需要这么了解自己的人——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徐福:如果你还是我,就应该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牺牲小我。
      白比丘:同样的人格,谁该被牺牲,谁该被成就?哈哈哈……就是这自大,你与我,世不并容。
      徐福:你真想找死。
      白比丘:你会放过我吗?不老族的躯体,是最原始的蜕变大法。这世间,你是唯一知道如何终结我性命的人。(席地而坐)动手吧,别让我等太久,因为我们是……这么怕死。
      徐福:哼!(走近)我会给你一个……
      白比丘:呀哈!

      (异变突生,徐福走近的刹那,白比丘刺出袖子所藏肉芽针。但即便突袭,白比丘仍功亏一篑。徐福挡住白比丘手中之针,以掌为刀,斩断白比丘手臂。)
      徐福:好一个艰险的小人。
      白比丘:你在批评谁,自己吗。哈哈哈……
      徐福:死来!(运功)
      白比丘:知道自己将死时……内心会有怎样的感受吗?愤恨、恐惧,还有……很多不甘。哈哈哈……我要死了吗……死之后是什么感觉,哈哈哈……你……你会怕吗?还有一点,是我们从未想过,原来,临死之前最多的情绪是……平静……(白比丘消散,地上只余一串念珠)
      徐福:你说什么?

      殷若微:(冲进)大人不好了,绝命司并未前往……啊!
      徐福:看到背叛者的下场了?
      殷若微:属下……一向忠心耿耿,不敢存有异心,一切……
      徐福:少讲话,多做事,水脉方面需要人手,去吧。
      殷若微:是……是……(逃也似的离开)
      徐福:(捡起念珠)自此之后,世上再无白比丘。(念珠散落,肉芽针亦断)

      白比丘:(梳发)你的身体撑不住了。
      晴明:你知道吗,其实死是上天给万物最大的恩赐。
      白比丘:嗯?也许有一天,我会理解。

      【贯云峰】

      御兵韬:怎么了?
      俏如来:一个时辰了。

      (御兵韬与俏如来二人前往附近山峰,与苍狼会合。)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岳灵休没来。
      俏如来:计划恐怕失败了。
      御兵韬:外围的情报人员也传来讯息,附近并没有阎王鬼途的人员潜伏。
      俏如来:无人赴会,也没纠众前来,绝命司若没上钩,只怕白比丘……凶多吉少了。
      苍越孤鸣:撤军吧。
      御兵韬:是。

      【银槐鬼市•阴司街】

      安倍博雅:真的拿来了?
      随风起:老爷的烟管。
      飞大仔:破你西瓜,怎样,知道我飞大仔做人讲信用,讲话不吹牛了吧。那边那个,照约定,欠你的一千两赌金两清了。
      随风起:啊?等一下,我是随便讲讲……
      飞大仔:是说这烟管你们留着多惹事,有坏没好。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要戒烟,我拿回去还他,你们再稍等一下。(飞速离开)
      随风起:我……我的一千两,就这样……
      安倍博雅:<能轻易取得老爷的烟管,这个人的来历不简单,说不定……>
      (片刻后,飞大仔回来,安倍博雅热情迎上去)
      安倍博雅:西瓜大仔,你回来了。
      飞大仔:破你西瓜,别乱叫,是飞大仔。
      安倍博雅:是,飞大仔。看到飞大仔施展轻功来去如风,一手探囊取物的功夫,令在下晚生后辈,小弟小弟小小弟,敬佩不已,对你的敬仰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
      飞大仔:好了够了,江湖嘴胡说八道,看你巴结成这样,准是有求于我。有事情就快讲,别啰啰嗦嗦。
      安倍博雅:好,快人快语。实不相瞒,我们两人有一个朋友犯了一件小错,身陷囹圄,我们虽然有心救援,无奈……
      飞大仔:抓去关就抓去关,什么囹圄,你讲的是诸葛穷吧。
      随风起:你知道他?
      飞大仔:惊动到鬼尊出面,还召开大会,想不知道也很困难。听说他是天首的人,还有一个朋友,叫作……好像叫作……
      随风起:随风起啦,你是故意想不起来的吧。
      飞大仔:对啦,随风起,原来就是你。你们不会是打算叫我帮你们救人吧。
      安倍博雅:飞大仔就是飞大仔,果然聪明过人,连老爷的烟管也能轻易得手,帮我们在大牢之中救出一个人,对飞大仔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对吧。
      飞大仔:别来这套,他什么人不得罪,去得罪老爷。那个老头子心胸狭窄,最难伺候,而且私纵货物,坏人生意。你这位朋友犯的不是小事,想拐傻子,找错人了。
      安倍博雅:我还以为飞大仔真的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讲了半天,原来是怕了那个老爷喔。
      飞大仔:年轻人,激将法是对自尊心过剩的人在用的,你这钓饵太差,飞大仔不吃这套啦。若没其他事情,我要去找朋友泡茶,有空再来我这玩。
      安倍博雅:等一下,飞大仔,请借一步讲话。(耳语)
      随风起:(凑近)啊?是怎样……什么秘密不能说给我听?
      安倍博雅:安静,没你的事情。(推开随风起)你若是答应帮我,我就不将你利用脚底机关,故意让白目风连输三十三注的事情宣传出去。
      飞大仔:破你西瓜,我什么脚……(小声)你不要乱讲,我的脚底哪有什么机关。
      安倍博雅:你摇完骰子,等待白目风下注之后,故意利用脚底练到骰盅的丝线改变骰子的点数。这种手法骗得过一般赌客,难道逃得过我百赌百胜小郎君的法眼吗?你的脚底应该还有丝线的痕迹吧。
      飞大仔:你……(悄悄摩擦脚底)
      安倍博雅:我不明白的是,捉弄白目风,你自己也输得一塌糊涂,你是跟白目风有过节吗?
      飞大仔:过节是没有,我这么做当然是因为……好玩。
      安倍博雅:好玩?
      飞大仔:是啊,好玩!飞大仔敢作敢当,既然被你看破手脚,我也没什么好掩盖的。若要宣传随你,但这件事情,我是帮不上忙了。若没其他的事情,我去找朋友泡茶,你们两个年轻人不错,有空再来我的摊位玩。
      安倍博雅:等一下……所以,你去偷拿老爷的烟管,也是为了好玩?
      飞大仔:有机会捉弄一下那个嚣张得不得了的老爷,你们不觉得很有趣吗?
      安倍博雅:是不是只要让你觉得好玩,你就愿意做?
      飞大仔:那就要看是多好玩了。
      安倍博雅:那么,看那个老爷输到吃土,这样好玩吗?

      【苗疆•鸩罂粟房间】

      鸩罂粟:(醒)榕……(惊起)我怎么在这里!(在身上找寻)
      榕桂菲:不用找了,向天抢时,我帮你收起来了。
      鸩罂粟:是谁将我打昏的?
      榕桂菲:问这个也没用,王上他们已经回来了。
      鸩罂粟:是吗。我终究还是赶不及,送他一程。
      榕桂菲:我还没讲完。计划失败了。算算时间,你也差不多该清醒了,我才过来告知你这个消息。目前王上与军师、俏如来正在商讨后续,防堵阎王鬼途的方针,好像是要针对水脉。这方面,就不用你费心了,从现在开始好好养伤。
      鸩罂粟:叫人打昏我,再叫我养伤,真是不良药师。
      榕桂菲:不是我出的主意,你可以去向王上讨账。
      鸩罂粟:你讲出来了。
      榕桂菲:王上又没叫我隐瞒。(鸩罂粟下床)就说不用你操烦,着急下床要做什么?
      鸩罂粟:他们要针对水脉,就有可能遇到阎王鬼途的人马,先前我给军师他们防范毒物的药丹,应该也用得差不多了。
      榕桂菲:我来帮你吧。
      鸩罂粟:那就先交你处理,我去关心他们遥星他们。
      榕桂菲:喂,喂,鸩罂粟!


      回复
      3楼2018-12-09 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