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72贴子:5,056,814
  • 5回复贴,共1

【口白】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五集 逆命血亡水 仇霜随风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12-09 14:57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12-09 14:57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五集 逆命血亡水 仇霜随风明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苗疆•王宫•药房】

      鸩罂粟:若成功,旻月欠军长一条命。当然,军长能代苗疆献命,鸩罂粟,也能代旻月偿还。
      御兵韬:这是他的选择。
      鸩罂粟:我很遗憾。无论怎样,替我感谢军长。
      御兵韬:我想他需要的不会是感谢。
      榕桂菲:(进入)大哥,军长他……
      御兵韬:又开始了?
      榕桂菲:还是奴家先帮他装一壶备用?
      御兵韬:半死的人,喝什么酒。
      鸩罂粟:军长现在暂时瘫痪,什么时候能恢复还不确定,但用酒当做诱因,对了,我听说军师有一颗火炼丹。
      御兵韬:用掉了。
      鸩罂粟:这么刚好?原本还在想让军长服用,说不定还能更快恢复。
      榕桂菲:有千雪王爷和修儒,军长那边应该没问题。
      御兵韬:既是如此,菲,你就在此协助,风逍遥那边的公务,吾要暂时代办。
      榕桂菲:奴家明白。(御兵韬离开)我来帮忙吧。
      鸩罂粟:嗯。

      榕桂菲:完成了吗?这就是……亡命水。
      鸩罂粟:不过是淬炼品,实际成效如何,犹未可知。(拿出一物)
      榕桂菲:是……朽木根苗。
      鸩罂粟:记性不错。
      榕桂菲:任何试药媒介,皆有可能消耗药剂的份量,而朽木根苗能将这种消耗减到最低,这是非常珍贵的试药品。
      鸩罂粟:我们就只有这瓶淬炼品,经不起任何损耗。
      榕桂菲:发芽了,这就是亡命水的效力,旻月姑娘有救了。
      鸩罂粟:只有这样?只有这样的效果?
      榕桂菲:鸩罂粟。
      鸩罂粟:不够……不够!这样的药效太少了,只剩这一点点,牺牲了这么多,努力这么久,为什么还是不够!我失去了岳灵休,现在又要失去旻月吗?可恶!只剩半个时辰,我还能怎么做,到底还欠缺……
      榕桂菲:你已经整整三天都没休息了,如果旻月姑娘真的……别连你自己也赔下去。
      鸩罂粟:一定还有什么是我没想到的,还有什么办法,什么办法……阎王鬼途,绝命司,徐福,长生不老药,亡命水……(似有所悟,四处翻找)
      榕桂菲:你是怎么了?那是……血。
      鸩罂粟:希望我的猜测没错。(滴血入药瓶)
      榕桂菲:你在做什么?这水……(朽木根苗迅速生长)
      鸩罂粟:不对!
      榕桂菲:怎会!你到底做了什么?
      鸩罂粟:(将药倒入碗中)做阎王鬼途原本想做的事情。旻月,有救了。

      【苗疆•苗王宫•李剑诗房间】

      别小楼:你方才给诗儿喝的是……
      鸩罂粟:唯一的希望。
      别小楼:就一滴。
      鸩罂粟:我怕过量。
      别小楼:什么意思?(李剑诗醒来)诗儿!
      李剑诗:这是……啊!
      别小楼:诗儿的真气流速,竟如此惊人,还有伤势的恢复速度也超过预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鸩罂粟:感觉如何?
      李剑诗:(起身走动)神奇的药效,竟瞬间修复体内经络,让受阻的真气流通,伤势也因此快速痊愈了。
      别小楼:太好了!小鸩,此恩别某没齿难忘,多谢你。
      鸩罂粟:没事就好,你们没事……就好……(晕倒)
      别小楼:小鸩……小鸩……(榕桂菲上前探脉)他怎么了?
      榕桂菲:他……睡着了。
      别小楼:只是睡着了?
      榕桂菲:嗯,他很久没休息,所以……(倒下,被旻月接住)

      【银槐鬼市•巧木宫】

      丁凌霜:枯魂场,挑战人,随风起。
      老爷:随风起啊,贵客可知道规矩?巧木宫开门做生意来者不拒,要入枯魂斗技场,更是欢迎。但贵客指名的人,并非隶属本总,除非他本人同意参战,否则本总无权指派。不过,贵客不远千里而来,银槐怎能让你败兴而归,本总可以帮贵客周旋。
      丁凌霜:条件何,说分明。
      老爷:条件不敢,做生意而已,若真要说,就请贵客不吝饮下这杯结缘酒,交一下朋友。(丁凌霜推开酒杯)贵客此举是……
      丁凌霜:(拿出银碗倒酒)酒一饮,缘已结。
      老爷:哈哈哈……有趣……有趣……贵客这般豪迈,本总岂能失态。(自斟自饮)
      丁凌霜:契约定,莫失信。
      老爷:我,会给他一个不能拒绝的条件。

      【银槐鬼市•落花随缘庄】

      安倍博雅:(随风起收到飞书)飞书,好久没见到这种老方法。
      六隐神镞:那个记号,是巧木宫,那个老爷还是一样没新意。怎样?里面写什么?
      随风起:约我单独赴约,莫非是要挖角?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六隐神镞:想太多了。
      安倍博雅:虽然我只有耳闻一些他的传言,但这绝对没好事,你还要去吗?
      随风起:去啊,人都踩到头顶了,当然要去,管他意图是什么,我都会让他吃土。各位,等我的好消息。(离开)
      安倍博雅:六叔,有兴趣赌一下吗?
      六隐神镞:要赌什么。
      安倍博雅:来赌到底是谁会吃土。
      六隐神镞:好啊,我押菜鸟风。
      安倍博雅:他是你的同伴,说好的信任呢。
      六隐神镞:我就是信任,才不会跟钱过不去,小骗子。
      安倍博雅:遇到老江湖了。

      【竹林之中】

      老爷:蹉跎岁月,巢儿苦,心中恻,血出漉,令吾独凋枯。
      随风起:流光一剑随风起,命绝飞霜更不疑。别以为只有你会念诗,若要拼诗,这边有整本。说吧,找我何事?
      丁凌霜:入阎途,看悲欢,渡纠伦,斩情关。影嶙峋,几度寒,剑凌霜,命不还。
      随风起:阿丁仔,现在是怎样,你为什么又三字三字地念?难道真的要拼诗?好。(拿出唐诗三百首)
      老爷:本总今日是代这位贵客,诚邀你参加枯魂斗技场,与他进行一场决斗。
      随风起:要决斗,装肖仔,我没事,跟阿丁,决斗啥。
      丁凌霜:决斗场,了宿怨,公平决,死无尤。
      老爷:你听到了,这场决斗,既可圆了这位朋友的心愿,另一方面,能彰显你随风起艺高胆大,抬高身价,何乐不为。
      随风起:别当我,傻……三个字很难接,不玩了。老爷,你别当我是傻子,到时候赚都你在赚。
      老爷:闲话不提,你想分多少。
      随风起:分多少,你太看贱随风起了吧。你明知我要的条件,别装傻了。
      老爷:要本总帮你们放出诸葛穷,这个条件太超过了。
      随风起:那就没什么好讲的,再会了。
      丁凌霜:你想逃。
      随风起:不是逃,是没理由。
      丁凌霜:懦夫话。
      随风起:随你讲。(离开)
      老爷:贵客请放心,本总敢允诺,就能帮你了却心愿。不知贵客可有找到住所吗?若没有,巧木宫可以提供。
      丁凌霜:不需要。

      【十殿阴曹】

      徐福:都依照吩咐进行了吗?
      无元炁:已经照主人的吩咐集中所有阎王鬼途的人马,在中苗边界、还珠楼、正气山庄、尚同会等,所有安倍博雅可能前往的地方布置了眼线。只要他一出现,我们马上就能掌握行踪,但是,这几天仍没消息。
      徐福: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安倍博雅在中原无其他依靠,他一定会露出行迹。你继续追踪安倍的下落。
      无元炁:需要告知她吗?
      徐福:不用了。
      无元炁:她是主人的分身,与主人是近似的存在,主人让她负责找寻安倍博雅,却让属下进行同样的工作,这样好吗?
      徐福:并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让她知情,我有我的方针,你不用过问。
      无元炁:是。(离开)
      徐福:相同的存在,一般的心思。

      白比丘:(来到)叛徒肃清了吗?
      徐福:你是特地来问这桩事情?
      白比丘:只是有一点在意。
      徐福:一个小小的叛徒,值得你挂心吗。
      白比丘:我在意的是等了一日,却没人来通知我结果。
      徐福:因为人被救走,玄冥还在追查当中。
      白比丘:被救走了?谁?
      徐福:可能是天剑慕容府的人。
      白比丘:是慕容胜雪的族人,惹上劲敌了,如此,不是更该与我商议吗?
      徐福:便是天剑,吾又何惧,此事交办给玄冥即可,你不用挂心。
      白比丘:虽然身躯有差,但我们毕竟是同一个人,有着相同的目标,你可以分派我进行任务。
      徐福:非是分派,而是分头动作。这副肉身是你替我夺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有相同的心思。
      白比丘:嗯,既然如此,那水脉之事,继续交你处理,我针对安倍博雅的下落动作了。
      徐福:可以。
      白比丘:请。


      回复
      3楼2018-12-09 14:58
        【苗疆•花园】

        别小楼:诗儿的命保住了,但军长的身体……
        鸩罂粟:我能应付,不用烦恼。是说你们这些人啊,真以为每次都这么好运。
        别小楼:徐福曾言,老岳头记忆中,一生只信三项事,其中一项,就是药神的药,看来真心不假。
        鸩罂粟:终于有心情开玩笑了。
        别小楼:哈。
        鸩罂粟:你与旻月都要接受我全部的疗程,届时,保证药苦到让你笑不出来。
        别小楼:只要人没事,药再苦,也甘之如饴。
        鸩罂粟:哼,话别说太早,到时别来讨糖吃。
        别小楼:小鸩,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鸩罂粟:还不是多亏那个人。以后,别再为我冒险,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
        别小楼:不这样做,老岳头会笑我们没义气,你能想象他那张脸吧。
        鸩罂粟:唉,他若真笑得到,没义气就没义气吧。(拿出药瓶)拿去。
        别小楼:这是什么?
        鸩罂粟:一百颗的苏觉丹,针对你的夜眠症,我又做了不同的尝试,药性应该比以前更强,在夜间,或能恢复你的感知到三成左右。每日服用,记得吃完了,马上来找我,别像这次一样逞强。
        别小楼:自你研制出苏觉丹开始,我就想问一个问题。
        鸩罂粟:问吧。
        别小楼:吾也会炼丹,为何不直接将药方给我,而总是要我去找你呢,不嫌麻烦吗?
        鸩罂粟:我不像你们,我的朋友不多。
        别小楼:小鸩。
        鸩罂粟:若取药的时间到了,你没来,那我就知道,以后不用麻烦了。
        别小楼:原来,你才是我们当中最懂得计较的人。
        御兵韬:(到来)抱歉,打扰你们的谈话了。
        别小楼:没事,这回多谢军师的协助。
        御兵韬:这边的情况,我已经禀明王上,你们就安心在王宫内疗伤吧。
        别小楼:一切就有劳军师费心了。
        鸩罂粟:遥星,军师,你们慢慢谈吧,我先去照看旻月的情况。(离开)
        御兵韬:这次围杀你们不成,阎王鬼途必不会善罢甘休,今后有何打算。
        别小楼:我们夫妻与阎王鬼途恩怨已至此境地,当会想办法了断。再说,岳灵休之事,别某也该尽力周全。
        御兵韬:既然有共同的敌人,那苗疆日后必会提供必要之援助。
        别小楼:此事暂且按下,吾有一问想请教军师。
        御兵韬:但说无妨。
        别小楼:若别某没看走眼,军师的兵器可是礊龙刃?
        御兵韬:是,怎样了?
        别小楼:那应是天剑慕容府之物吧。
        御兵韬:遥星公子也识得天剑慕容府?
        别小楼:慕容烟雨是别某的拜兄。
        御兵韬:天剑烟雨,原来他还活着。
        别小楼:烟雨兄虽已百岁年老,潜心于剑不理俗物,但礊龙刃乃慕容祖上得来的战利品,也算是传家宝之一,相信慕容府若知情礊龙刃在苗疆,应会派人前来取回才是。
        御兵韬:有,昔日天蔚山和谈,慕容胜雪曾当场提及此事。
        别小楼:哦?那想必军师已了然于心,慕容胜雪正是烟雨兄之子。胜雪小娃儿,向来心高气傲,阅历尚浅,望军师日后对阵,多留情面。
        御兵韬:天剑烟雨之子,难怪得天独厚。
        别小楼:礊龙刃乃九妹慕容清的收藏品,她辞世已久,此刀怎会落入军师手中。
        御兵韬:这……是吾的私事。
        别小楼:别某并无意介入此事,料烟雨兄对清妹的疼爱,定不会计较这口刀的去向。只不过,目前慕容府的当家,不是这么好讲话。
        御兵韬:现在慕容府的当家是何人?
        别小楼:小风时雨慕容宁。
        御兵韬:是他……
        别小楼:昔日慕容府十三剑豪,如今就只剩下烟雨兄与宁弟,两人脾气虽各有执拗,但他们与别某皆有交情。若有误会,别某愿出面为双方调停。
        御兵韬:不劳费心了,吾尚有政务在身,你自便吧,请。(离开)
        别小楼:看来,这背后又是一桩恩仇。罢了,日后再往慕容府了解吧。

        (小路上,御兵韬遇上拿着信的俏如来)

        御兵韬:俏如来。
        俏如来:军师来得正好,有消息了。
        御兵韬:(阅信)这可能是陷阱。
        俏如来:我会准备。
        御兵韬:我相信你能应付。
        俏如来:另一件事情。
        御兵韬:吾已吩咐小七。
        俏如来:遥星旻月遭到伏击,可见银槐鬼市与阎王鬼途勾结甚深,这是一条线。
        御兵韬:吾已经派铁军卫的人潜伏在鬼市周围,与此同时,在中苗边界……也有针对阎王鬼途的反制。

        (小路上,一个遮住头脸的人行迹鬼祟的撞上一个路人)

        路人甲:你走路不长眼睛吗!你什么人!
        蒙面人:抱歉……
        路人甲:看你蒙头盖脸,非奸即盗,将面罩扯下。
        蒙面人:为什么?
        路人甲:问这么多干嘛,快!
        蒙面人:好……(掀开面罩)
        路人甲:不是,你可以走了,以后走路注意一点。
        蒙面人:是……是……
        路人甲:啊!(转身离开,却被蒙面人从后杀死)
        蒙面人:解决一名。

        御兵韬:就算这样,也无法保证边界的安全。
        俏如来:当然,徐福很快就会察觉这点,铁军卫的死伤难免。
        御兵韬:双方都布置了眼线,我们要找徐福,他们要找寻安倍博雅,我们必须比他们更快。
        俏如来:希望此行能有更好的消息。
        御兵韬:交付你了。
        俏如来:俏如来会尽力,告辞。

        【银槐鬼市•天机房】

        (慕容胜雪回想与六隐神镞的对话——
        六隐神镞:菜鸟,想在银槐鬼市取得地位,建立势力,便要先取得名望,杀人其实是最快的方法,只要杀到连鬼尊都认识你,自然就帮你拉一支专业的团队。
        慕容胜雪:筑梦踏实,一向是吾的座右铭,该从何处开始呢?你吗?
        六隐神镞:当然不是,自己去天机房找吧。)
        慕容胜雪:此地便是落花随缘庄之内的天机房。(书架上满满书籍)玄毒七杀掌,胡山魏家的成名绝技。秋鸿剑谱,这年头,连碧血长剑门的剑谱也流落黑市了,可叹。皆是一些游离派门的武学秘笈,看来这个区域,是为了让杀人前透析对手的武功所设,那……
        (天机房更深处,挂有一排排木牌制成的姓名牌,慕容胜雪随手挑选一人拿下)
        慕容胜雪:杜千峰,是曾与阎王鬼途交易之人,就是你了。(翻面)一剑封喉,竟然还有规定死法,真是麻烦,哈哈哈……


        【落花随缘庄】

        随风起:真是奇怪,阿丁仔为何坚持要跟我决斗?
        安倍博雅:一定是你有得罪过他。
        随风起:这怎么可能。
        六隐神镞:不管如何,这若是没解决,万一他被老爷趁机拉拢,就不好了。
        随风起:这……我想想看,小时候……
        安倍博雅:六叔,我看要解决,要先去了解他们的过往。
        六隐神镞:那名丁凌霜,一看就不爱多谈,但……要从这小子的唬人嘴得到真相,根本是侮辱我们的智商。
        安倍博雅:我有一个办法。(悄声耳语)
        六隐神镞:嗯,交给我。(伸出食指)菜鸟,我问你,这是多少。
        随风起:一啊,你当我笨蛋吗,想玩催眠喔?那对我没效啦。
        六隐神镞:安静,回答就是,(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多少?
        随风起:二。
        六隐神镞:这又是多少?
        随风起:三。
        六隐神镞:那这呢?(握拳)
        随风起:这当然是零。
        六隐神镞:错!(一拳揍去,随风起晕)这是拳头。如何,这样能用你说的回梦术吗?
        安倍博雅:嗯。
        六隐神镞:阴阳师有这种能读取记忆的术法,还真是方便。
        安倍博雅:回梦术虽然能进入查探对方的底层记忆,但前提是对方完全没有意识抵抗。而且,人的意识很复杂,对象如果不是非常天真或者非常单纯的人,可能也无法发挥作用,其实很不实用。不过……这样对他,不要紧吗?
        六隐神镞:你说他?这家伙本来就欠打。话说,我也能看吗?我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过去才生出他这种人。
        安倍博雅:可以啊,只要你进入阵法中,抓好我就好。注意了,我刚才有讲过,人的意识很复杂,一般来说,回梦术能查探的有限,声音与影像也会很模糊,有时候也会看到扭曲的心灵镜射,千万别被污染了。
        六隐神镞:好啦我了解,可以开始了。
        安倍博雅:好,五行化灵冥,回梦入真镜,起。

        【随风起意识世界】

        六隐神镞:怎么整个画面黑黑的?
        安倍博雅:这是回梦术的极限了,也可能他的心肝本来就是黑的。诶?那个孩子是……

        丁凌霜:(哭泣)阿爹,阿娘。

        安倍博雅:哇,听得这么清楚,这个人的心灵年纪只有八岁吗。

        随风起:这里怎会有人?喂,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丁凌霜:我……我……我被赶出来了。
        随风起:哇,你的声音真有趣,决定了,我们来去玩。
        丁凌霜:但……他们都说我是娘娘腔,不让我跟他们玩,大人也不准我靠近大家。
        随风起:娘娘腔,那是什么?哎呀,别想那么多,大家一起玩几次就熟识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丁凌霜:我叫……丁凌霜。
        随风起:丁凌霜,嗯,以后就叫你阿丁仔。走啦走啦。


        安倍博雅:看起来孩子的时候,感情还不错啊。
        六隐神镞:跟下去看看。

        小孩甲:是疯面起,跟那个娘娘腔。
        丁凌霜:疯面起?
        随风起:那是他们对我的敬称啦。我们来玩大侠游戏吧,这次我带了新朋友。
        小孩甲:(聚拢商量)很烦耶,这只不知哪里来的疯狗,怎么赶都赶不走,这次还带娘娘腔来。怎么办,如果不顺着他,又会被他打。
        小孩乙:不如,不如这样……
        小孩甲:(商议结束)好,但……他要做坏人。
        众小孩:(围殴丁凌霜)打死你这个娘娘腔,打……打……
        丁凌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小孩甲:哈哈哈……你是坏人,我们是行侠仗义,打死娘娘腔,打死坏人。
        丁凌霜:别……别……我求你们别这样。
        随风起:不错不错,你当坏人当得真像,哈……

        (此时,安倍博雅与六隐神镞从意识世界中出来。)

        安倍博雅:那……是欺凌吧?
        六隐神镞:这是欺凌没错。
        安倍博雅:你认为事情有转圜吗?
        六隐神镞:很难说,就算他没出手,但每一个人的感受不同,有时候周围无意的一句话,远比施暴的人更伤人。
        安倍博雅:唉,难怪对方要找他算账,都是他自己惹的。
        六隐神镞:唉,这下头疼了。虽然早有预感,但想不到还真的猜中了。麻烦的是,这家伙,还完全没自觉。
        安倍博雅: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无知比杀人更恐怖。(踉跄)
        六隐神镞:你的脸色怎会突然变这么差,没事吧?
        安倍博雅:没有,只是……太久没如此专注,有一点累。六叔,我稍微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跟你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安倍博雅脚步沉重的往房间走,刚走到凉亭,还是坚持不住晕了过去,神思却进入了更深层的意识世界)

        安倍博雅:果然,又是你。
        胧三郎:那名叫随风起的人,当真是没救之人。
        安倍博雅:你竟然还跟着偷看,没品!
        胧三郎:如今吾与你一体共生,回梦术乃驱动意识,吾想不见到,难。看了那些记忆,你更该清楚,恃强凌弱处处可见,对那些人,若不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他们根本不会自知。
        安倍博雅:所以呢,你又想要推销你那个老天的天下征伐。哈哈哈……胧三郎,你可知,你刚才是在打自己的脸。
        胧三郎:嗯?
        安倍博雅:你提倡的理念,乃是以暴制暴,与你现在讥讽的人相差无远。知道你为何会失败吗?因为你看似有气度,相信别人,但实际上你从未真正信任过谁。无论同伴如何忠诚于你,天生优越的你根本看不起比你低等的人。你没有真心对待过人,有的只是施舍,自我满足,算夺利益。这就是真实的你。
        胧三郎:想不到,先前顽抗的勇气,已让你大胆到敢对吾妄加论断。
        安倍博雅:如你所说,我们是共生体,我当然能感受到你的意识,任你怎样隐瞒,还是不自知,我所感受到的就是如此!
        胧三郎:放肆!
        安倍博雅:啊!
        胧三郎:自身难保,还管闲事,愚昧。
        安倍博雅:这……这就是我跟你不同的地方,他们助我,我帮他们,这是……人的互信。(挣脱不开)
        胧三郎:仍有余力,但事不过三,你的好运终有尽头。
        安倍博雅:那未必,不过,一直这样纠缠,我也累了,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
        胧三郎:打赌?
        安倍博雅:你不是说随风起没救吗,若是我成功改变他,证明你的说法错误,你就要退出。反之,我失败了,我的身体,就任你处置!
        胧三郎:哈哈哈……你的压制正逐渐衰弱,吾何必多此一举,让你拖延时间?
        安倍博雅:也是啦,你高人一等,根本不屑与我这种小人比试,只不过这就更印证了我的话,胧三郎啊,任你自称英雄,也是枉然!(挣脱)
        胧三郎:拙劣的激将法,但,不失为一场小游戏。安倍博雅,这场赌约,你会明白,谁对谁错。

        安倍博雅:(醒来)敢跟我打赌,胧三郎,你输定了。


        回复
        5楼2018-12-09 15:04
          【集市】

          雨伞店老板:来喔……来喔……卖雨伞,卖雨伞,好天气打七折,坏天气没打折。
          客人甲:老板,这雨伞怎么卖啊?
          雨伞店老板:现在没下雨,七百文一支,客官要买一支吗?
          客人甲: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哼!
          雨伞店老板:贵,代表货真价实,等坏天气你就知道。

          (一旁的酒肆中)

          酒客甲:(偷偷拿出)阎王鬼途的毒品,这是最后一包了。
          酒客乙:什么?你说什么?
          酒客甲:这是最后一包毒品了。
          酒客乙:什么地方不选,非得要选在这么吵的地方。
          酒客甲:苗疆已经严令禁毒,你以为走货很容易吗。
          酒客乙:那为何不约在中原?
          酒客甲:我没时间届时这么多,你若不需要,就这样吧。
          酒客乙:开价,多少银两?
          酒客甲:一百两银。
          酒客乙:什么!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

          雨伞店老板:贵,代表货真价实啊。

          酒客甲:喂,你看那边卖雨伞的都比你识货,你的意思呢?(桌边突然坐下一人)
          酒客乙:你是谁啊,问也没问就坐下了。
          慕容宁:抱歉,看两位公子在此买卖毒品,如斯雅致,在下有两个问题想请教。

          (万里晴空的天气,突然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哗啦啦的落下。)

          路人甲:下雨了……下雨了……
          路人乙:怎么会突然下雨啊?
          雨伞店老板:哈哈哈……变天了你看,没打着了。雨伞一贯钱……雨伞一贯钱……

          酒客甲:你到底想做什么?
          慕容宁:第一个问题,阁下尊姓大名。
          杜千锋:千锋剑患,杜千锋。
          酒客乙:哼,给我死一边去。啊!(被秒杀)
          路人丁:那桌杀人了,大家快跑啊,跑啊……
          杜千锋:你……你……
          慕容宁:不是我,是他。
          慕容胜雪:慕容游子渡潇湘,客舟飘摇披霞裳。华裘残剑犹胜雪,烟雨还似九月霜。
          慕容宁:你好像来迟了一步。
          慕容胜雪:(坐下)人还活着,不算太迟。
          慕容宁:错了,他已经死了,在回答吾第一个问题之后,他就死了。
          慕容胜雪:我倒想问,为何十三叔能快吾一步。
          慕容宁:情报可以用买的,难道你这么多年的江湖路白走了。
          慕容胜雪:杜千锋是吾的目标。
          慕容宁:吾宣布过,你做不成任务。
          杜千锋:等……等一下,你们……是来杀我的。
          慕容胜雪:你这样做,与慕容烟雨有何分别。
          慕容宁:当然有,吾要你自愿与我回府,再不然,杜千锋这个败类,宁叔替你杀,你可以选择厚颜无耻的回去领功,如何?
          慕容胜雪:说出这种话,我确定你们练剑练到走火入魔了。
          慕容宁:胜雪啊,细细回想,宁叔宣布过的话,哪一项没实现。
          慕容胜雪:确实没有。
          慕容宁:一个机会,放弃任务,与吾回府。
          慕容胜雪:十三叔,想强行将我抓回。
          慕容宁:这次不抓你,先败你,挫挫你的傲气,如何?
          杜千锋:好机会!(逃跑,被削断腿)啊!脚……我的脚……
          慕容宁:请先生坐好,吾的问题尚未问完。
          杜千锋:是……是……是……
          慕容胜雪:想挫吾的傲气,十三叔,多年不见你连剑都没了,做得到吗。
          慕容宁:早在六年前,我的手中就已无剑,你说呢。
          慕容胜雪:那就比谁的速度,快了。(劫寒剑出鞘)
          慕容宁:同意。杜先生啊,仔细回答在下第二个问题,你,想死在谁的手中呢?

          【树林】

          白比丘:卸红妆,摘金钗,濯足越清溪。枕卧流水梦浮世,漂萍不老花。是信差慢了吗?
          俏如来:红尘轮回众生顾,因果循环有定数。放下屠刀虽成佛,愿坠三途灭千魔。
          白比丘:俏如来。
          俏如来:白比丘。
          白比丘:好一句愿坠三途灭千魔,贫尼应邀而来,希望不是踏入圈套才好。
          俏如来:邀约乃俏如来发出,大师肯赏面一晤,我又怎会张机设陷呢。不过大师如此警戒,莫非自比邪魔?
          白比丘:修行千年未悟,贫尼自知无缘成佛,但还不致自比魔类,只是立场有别,不得不多做提防。你孤身赴约,难道全无准备?
          俏如来:岂敢,今日一会,你是客,我是主,必要的礼数还是要有。(剑无极与枭岳现身。)
          白比丘:这样说来,倒是贫尼诚意不足了。
          俏如来:客气了,大师待人一向有礼,俏如来相信此行必也备足诚意。(白比丘身后殷若微带领一众鬼面人待命。)诚意与礼数俱足,看来今日这场会谈,必是热闹非常。
          白比丘:就看盟主是不是承受得住,这样的热度了。

          [紧张紧张紧张,俏如来、白比丘再会阎途路。这次会面,是战,是和,还是另有奇谋呢?
          慕容府绝艺再现,杜千锋命归何处?慕容宁的剑法,又高深至什么境界呢?
          一场赌约,双重问题,安倍博雅有何妙计,了结随风起的往日恩怨?
          水脉谜底终于揭晓,药神、御兵韬,众人是否能抢先一步,阻止毒祸?
          欲知种种高潮再现,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二十六集——比丘尼的路,十三叔的剑。]


          回复
          7楼2018-12-09 15:05
            @GromHellscream 申请加精


            回复
            9楼2018-12-10 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