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国吧 关注:6贴子:155
  • 15回复贴,共1

【史料】楚未灭越考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轉自:越國吧 萌皇传说


回复
1楼2018-12-08 10:36
    战国时代越国的结局,历来认为是被楚所灭的。至于楚灭越的年代,则有许多不同的说法。归纳起来,主要有如下三种:
    一,公元前三三三年说。《史记·楚世家》记:楚威王七年,“伐齐,败之于徐州”。《集解》引晋人徐广曰:“时楚已灭越而伐齐也。。楚威王七年,即公元前三三三年。徐广的说法源出自《史记·越世家》的这段记载:“楚威王兴兵……大败越,杀王无强,尽取故吴地至浙江,北破齐于徐州,而越以此散。”至东汉初年袁康作《越绝书·记地传》时又叙述道:“(越王)无强时霸,伐楚,(楚)威王灭无强。”班固作《汉书·地理志》也说:“粤(越)既并吴,后六世为楚所灭”。据《史记·越世家》所列世系,越王无强正是勾践的“六世。孙。可见,越国在公元前三三三年,至王无强时为楚所灭的说法,自东汉以来流传甚广,几乎已成定论。
    二、公元前三一一年说。《战国策·楚策一》“张仪为秦破从连横说楚。”章载张仪对楚王说:“大王尝与吴人五战三胜而亡之,陈卒尽矣。”据《史记·楚世家》,张仪“说楚王以叛从约而与秦合亲。在楚怀王十八年,即公元前三一一年。此时吴国早已被越灭亡了一百六十多年,故张仪这里所说的“吴人”,显然不会指昔日的吴国。由于越国在王翳三十三年,即公元前三七九年曾把国都“迁于吴”,此后人们习惯上就把越称为吴。这就象魏国迁都大梁后常称梁,韩国迁都新郑后常称郑一样。所以此处的“吴人”,必指越国无疑。张仪既然在这时说楚怀王曾与越国“五战三胜而亡之”,那末楚国必定在怀王时期经过长期激烈的战争,而终于在公元前三一一年或稍前,灭“亡”了越国。这是关于楚灭越年代的又一种意见。


    回复
    2楼2018-12-08 10:38
      三、公元前三〇六年说。《韩非子·内储说下》记干象对楚王曰:“前时王使邵滑之越,五年而能亡越。所以然者,越乱而楚冶也。”查《史记·甘茂传》,范娟也曾向楚怀王说;“王前尝用召滑于越,……越国乱,故楚南塞厉门而郡江
      东。计王之功所以能如此者,越国乱而楚治也。”两段话内容十分相似,千象、菹娟当为一人。范□说此话是在“楚怀王新与秦合婚”之时,据《集解》引徐广曰,为秦“昭王二年”,即公元前三〇五年。然则楚用邵滑而“亡越”,必 在此年稍前。清人黄以周认为:楚之灭越,“当在周赧王八年,为楚之怀王之二十二年”,是公元前三〇七年。杨宽先生主张:“楚的灭越,必在楚怀王二十三年或稍前”,把楚灭越的下限定在公元前三〇六年。近来不少探讨楚灭越年代的文章,大都与此说相类。
      上述三种楚灭越年代的说法,似乎都有根据,究竟以哪一种为准确呢?经过我们与战国时代的其他历史记载相对照,觉得它们都是大有问题的。兹考辨于下:


      回复
      3楼2018-12-08 10:38
        一)《战国策·楚策三沪五国伐秦”章载周人杜赫对楚臣昭阳说:“(楚)东有越累,北有晋,而交未定于齐、秦,是楚孤也。”查“五国伐秦”,《楚世家》作“六国共攻秦”,事在楚怀王十一年,即公元前三一八年。对于“东有越累”一句,过去往往不得其正解。宋鲍彪注:“此言越有伤楚之心,越近楚故。”意思甚为含糊。近人郭希汾作《战国策详注》谓:“时越败散,其臣民多系囚于楚,故称越累”。这更与原意大相径庭。其实,所谓“东有越累”,是指楚越间长期的战争,双方都打得精疲力竭,而且越国还在不时地袭击楚国,所以说楚国的东面有越国的拖“累”。杜赫这时评论楚国的外交路线,把越与晋,齐、秦等大国并提。这充分表明,越国到公元前三一八年,不但依然存在,而且还是较有力量的。故《史记·六国年表》载,在楚怀王十年,即杜赫说“东有越累”的前一年,楚国曾“城广陵”。广陵(今江苏江都县东北)地当楚、越边境,楚国在那里筑城,显然是为了防御越国的进攻。


        回复
        4楼2018-12-08 10:39
          (二)《水经·河水注》引《竹书纪年》曰:“魏襄王七年……四月,越王使公师隅来献乘舟始罔及舟三百,箭五百万,犀角、象齿焉。”魏襄王七年,当公元前三一二年。《竹书纪年》是魏国的史书,这里所记魏襄王七年越国“来献”,不会出自传闻,而是相当真切的史事实录。越国在这时给魏国送去如此多的舟、箭等战备物资和犀角,象牙等珍贵物品,显然是由于外交上的需要,是为了联晋制楚。从《竹书纪年》所述此事可知,越国到公元前三一二年,其君仍然称“王”,它还有着丰富的战争物资的准备和很强的外交活动能力。由以上两条记载判断,公元前三三三年楚灭越之说,显然与史实不符。


          回复
          5楼2018-12-08 10:39
            (三)一九七七年在河北平山县战国中山王墓地出土了大量带有铭文的器物,其中一铁;足大鼎的铭文曰;“昔者郾(燕)君子哙……迷惑于子之而亡其邦,为天下戮。”查燕王哙传位子之造成国内大乱而导致齐国攻入燕国,在公元前三一四至三一二年,那末此鼎必成于公元前三一二年后。据李学勤先生从铭文的各方面考察,论定此鼎应作于公元前三〇九或三〇八年。这是完全可信的。该鼎的铭文又说:“昔者吴人并粤(越),粤人修教备恁(信),五年覆吴,克并之至于今。”这说明,越国自公元前四七三年兼并了吴国之后,直至于作鼎铭的公元前三〇九年时,仍安然存在。特别应当指出,该鼎铭文的目的就是训戒后人:“邻邦难亲,救(仇)人在彷(旁)。”如果成鼎的前二年,即公元前三一一年越国已为楚所灭,鼎铭决不会就此而止,它必然要加上“今为楚并。的字样。中山王大鼎的这篇铭文,实际上是为公元前三一一年越未被楚灭提供了铁证。有人不信此时越国尚存,故主张鼎铭应在“克并之。断句,而“至于今。应连下读。这也大可不必。因为越国存在的史实,在此以后还很多,是无法用改变断句来否认的。


            回复
            6楼2018-12-08 10:39
              (五)《战国策。齐策五》记苏秦说齐闵王曰:“天下遍用兵矣,齐、燕战而赵氏兼中山,秦、楚战韩,魏不休,而宋、越专用其兵。此十国者,皆以相敌为意。”按赵国灭中山在公元前二九六年。齐伐燕的战争,秦、楚与韩、魏间不断的战争,宋偃王的穷兵黩武,都在这时前后。而宋偃王之死,宋国之灭在公元前二八六年。然则苏秦这次说齐闵王必在公元前二九六至二八六年间。缪文远《战国策考辨》依顾观光《国策编年》和于鬯的《战国策年表》,系此章于周赧王二十七年,即公元前二八八年,是正确的。这条材料说明,到公元前二八八年,越国还能象宋偃王那样“专用其兵”,在诸侯国中耀武扬威,它的力量还是不弱的。


              回复
              8楼2018-12-08 10:40
                (六)《史记·楚世家》谓,楚顷襄王十八年(公元前二八一年),有一个好以弓箭射鸟的楚人来向顷襄王建议。他把当时的许多国家比做“□雁”、“青首”、“罗□”。等鸟类,要楚王“时张而射之”。他首先讲述了如何去射中原一些国家,称这为“一发之乐”;接着又说要射东面许多国家,指出:“北游目于燕之辽东而南登望于越之会稽,此再发之乐也,若夫泗上十二诸侯,左萦而右拂之,可一旦而尽也。”这里很明确地告诉我们,公元前二八一年越国依然存在,会稽地区是越国的领土,楚国仍把越作为攻击的目标,而且越、燕是东方的两个大国,取得了越和燕,那末“泅上十二诸侯”这些星罗棋布的小国便“可一旦而尽”。上述这一段说词,今本《战国策》不载,当是司马迁采自先秦古籍,其史料价值同样是十分珍贵的。


                回复(3)
                9楼2018-12-08 10:40
                  (八)《韩非子·孤愤》说:“夫越虽国富兵强,中国之主皆知无益于己也,曰:‘非吾所得制也。’今有国者虽地广人众,然而人主壅蔽,大臣专权,是国为越也。”韩非生活在战国末年,《孤愤》一篇是韩非的自著。容肇祖《韩非子考证》列举三证,“证明《孤愤》一篇确为韩非所作”。《史记·韩非传》载:“人或传其书至秦。秦王(政)见《孤愤》、《五蠹》之书,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李斯曰:‘此韩非之所著书也。’秦因急攻韩。”


                  回复
                  10楼2018-12-08 10:41
                    (九)《战国策·秦策五》载:“四国为一,将以攻秦。秦王召群臣宾客六十人而问焉,日:‘四国为一,将以图秦。寡人屈于内,而百姓靡于外,为之奈何?’群臣莫对。姚贾对曰:‘贾愿出使四国,必绝其谋而安其兵。’……姚贾辞行,绝其谋,止其兵,与之为交以报秦。”这时,韩非在秦乇面前数落姚贾说:“贾以珍珠重宝,南使荆、吴,北使燕、代之间三年,四国之交未必合也,而珍珠重宝尽于内。”后来经过姚贾的辨解,秦王“复使姚贾而诛韩非”。据《史记.韩世家》“韩非使秦”在王安五年,即公元前二三四年;韩非之“死”,据《秦始皇本纪》在秦王政十四年,即公元前二三三年。然则韩非在秦王面前指责姚贾,必在这两年间。所谓“四国”,韩非说得很清楚,是指荆(楚)、吴、燕、代。《韩诗外传》卷八亦云:“昔吴、楚、燕、代谋为一举而欲伐秦。姚贾,监门之子也,为秦往使之,遂绝其谋,止其兵。”这里的“代。,实际是指赵国,故《战国策》高诱注:“四国,燕、赵、吴、楚也”;而这里的“吴”,实际是指越国。我们在上文已经指出过,因为吴地被越所占,而越又曾迁都于吴,故当时往往把吴作为越的代称。此时越国尚存,且欲与楚、燕、赵等国联合伐秦,使秦王感到难于对付。这正可以与《韩非子·孤愤》中的“越虽国富兵强”等话互作佐证。大约在战国末年,秦国的势力步步进逼,使楚、越这两个不断互相攻伐的世仇之国不得不联合起来去共同应付秦国,故有上述“四国”攻秦之举。南宋的鲍彪不了解当时的形势,在他的新注本中,把“吴’换作“齐”,又注“四国”为“荆、齐、燕、代”,这是对历史的篡改,是很不明智的。


                    回复
                    12楼2018-12-08 10:41
                      (十)《史记·秦始皇本纪》记:秦王政二十五年,“降越君,置会稽郡”。秦王政二十五年,即公元前二二二年。这条记载证明,在此以前,会稽地区一直是越国的领土,越君到这时降于秦,秦才得“置会稽郡”。再看《秦始皇本纪》所载秦攻取各国的情况:秦王政十七年,“得韩王安,尽纳其地,以其地为郡”;十九年,“尽定取赵地东阳,得赵王”;二十二年,“魏王请降,尽取其地”;二十三年,“虏荆(楚)王”;二十五年,“得燕王喜”,接着“降越君,置会稽郡”;二十六年,“得齐王建”。十分明显,秦灭各国的次序是:韩、赵、魏、楚、燕、越、齐。越国是仅次于齐国的、最后第二个被秦灭亡的国家;不是楚灭越,而是秦灭越。近来有的同志虽也察觉到“越始终未被楚完全吞灭”,但其论据却是“闽粤王无诸”的存在,认为“无诸是战国末最后一代越王,原已退居闽中”。此说仍与史实有较大出入。从我们上述列举的史料可证,越国的本土会稽至公元前二二二年一直未失,闽中的越王应是会稽本土的分支,而非退居那里。


                      回复
                      13楼2018-12-08 10:41
                        为了更清楚地观察越国自公元前三三三年后的历史,特制以下简表:

                        由上表足见,公元前三三三年、三一一年或三〇六年,越国都没有为楚所灭,它一直存在到公元前二二二年。史料证据有—卜余条之多,事实昭然,毋庸置疑。
                        那末史书上为什么会一再出现越国“灭”亡。的记载呢?这一方面是由于《史记》叙述的含糊,后人传说的差误。《史记。越世家》明明说楚威王“杀。越王无强,越以此“散”(散不等于灭,而只是一时群龙无首),至《越绝书》则谓:楚威王“灭。无强,《汉书.地理志》就干脆说:越国至无强时“为楚所灭”。这样就背离了历史事实。另一方面,还由于越有许多封国。原来越在灭掉吴国,兼并得大块疆土之后,曾大封子弟、功臣为王、为君。仅据《越绝书·记吴地传》的记载,当时封在吴地的越国君王就有宋王、摇王,荆王,干王、烈王、襄王、越王史,周宋君、余复君、上舍君等。《路史·国名记丁》也记,越国曾在秣陵(今江苏南京市附近)封国筑城。既然越国分封了这么许多君王侯国,当楚国攻灭其中一个越的封国时,一些游说策士便称之为“亡越”。这样,越“亡”的事便一再发生。已故学者蒙文通先生曾作过考证,《韩非子》载干象所说的“五年而亡越”,“是楚乘越乱而攻越,得越麋王之地。所谓‘亡越’者,即亡此越麋王也”。从各方面的历史事实来观察,这个判断是完全可能的。
                        应该看到,越国之所以能一直坚持到战国末期,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自吞并吴国之后,越国的疆土大大扩展,它占有了今江、浙两省的大部分,兼有今山东、安徽、江西等省的一部分,一跃而成为东方的大国,跻居于诸侯列强之中。战国初年的墨翟曾说:“今天下好战之国,齐、晋、楚、越”,它们“以并国之故,四分天下而有之”。足见越国在当时的势力。而且,越国在勾践时期,“垦草创邑,辟地殖谷”,大量增加生产,兴修水利,积累了丰裕的物质财富;同时,越国又积极发展冶金业,制造各种金属农具和武器。解放后在绍兴地区出土了相当数量的古越国青铜和铁制农具。《周礼·考工记》上说:“粤(越)……夫人而能为铸也。”可知越国金属农具之多。越国的宝剑更是举世闻名的。越王勾践剑的发现更力越国武器的精良提供了实物证明。越国还大量制造战船。《越绝书》载:“越为大翼、中翼、小翼,为船军战”。在勾践徙都琅琊时,担任守卫的就有“戈船三百艘”。正是由于越国有广袤的疆土,丰厚的物力,“国富兵强。,故能与山东六国长期共存,而始终未被楚灭。


                        回复
                        14楼2018-12-08 10:42
                          (三)一九七七年在河北平山县战国中山王墓地出土了大量带有铭文的器物,其中一铁;足大鼎的铭文曰;“昔者郾(燕)君子哙……迷惑于子之而亡其邦,为天下戮。”查燕王哙传位子之造成国内大乱而导致齐国攻入燕国,在公元前三一四至三一二年,那末此鼎必成于公元前三一二年后。据李学勤先生从铭文的各方面考察,论定此鼎应作于公元前三〇九或三〇八年。这是完全可信的。该鼎的铭文又说:“昔者吴人并粤(越),粤人修教备恁(信),五年覆吴,克并之至于今。”这说明,越国自公元前四七三年兼并了吴国之后,直至于作鼎铭的公元前三〇九年时,仍安然存在。特别应当指出,该鼎铭文的目的就是训戒后人:“邻邦难亲,救(仇)人在彷(旁)。”如果成鼎的前二年,即公元前三一一年越国已为楚所灭,鼎铭决不会就此而止,它必然要加上“今为楚并。的字样。中山王大鼎的这篇铭文,实际上是为公元前三一一年越未被楚灭提供了铁证。有人不信此时越国尚存,故主张鼎铭应在“克并之。断句,而“至于今。应连下读。这也大可不必。因为越国存在的史实,在此以后还很多,是无法用改变断句来否认的。


                          回复
                          15楼2019-04-01 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