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历史吧 关注:524贴子:12,697

【翻译】6-6《风暴之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08 00:43
    猫物表
    雷族THUNDERCLAN
    族长
    黑莓星BRAMBLSTAR:琥珀色眼睛的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松鼠飞SQUIRRELFLIGHT:绿眼睛、暗姜色母猫。有一只白爪子。
    巫医
    叶池LEAFPOOL:琥珀色眼睛、娇小的浅棕色虎斑母猫,胸脯和爪子是白色的
    松鸦羽JAYFEATHER:蓝眼睛、灰色虎斑公猫
    赤杨心ALDERHEART:琥珀色眼睛、暗姜色公猫
    武士
    蕨毛BRACKENFUR:金棕色虎斑公猫
    云尾CLOUDTAIL:蓝眼睛的白色长毛公猫
    亮心BRIGHTHEART:白色掺杂姜黄色斑点的母猫
    刺掌THORNCLAW:金棕色虎斑公猫
    白翅WHITEWING:绿眼睛的白色母猫
    桦落BIRCHFALL:浅棕色虎斑公猫
    莓鼻BERRYNOSE:乳白色公猫,尾巴残缺一节
    鼠须MOUSEWHISKER:灰白相间的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李爪PLUMPAW(黑白相间的母猫)
    罂粟霜POPPYFROST:浅玳瑁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
    狮焰LIONBLAZE:琥珀色眼睛的金色虎斑公猫
    玫瑰瓣ROSEPETAL:深奶黄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茎爪STEMPAW(白色和橙色相间的公猫)
    百合心LILYHEART:体型娇小、蓝色眼睛的暗色虎斑母猫,身上有白色斑点
    黄蜂条BUMBLESTRIPE:极浅灰色和黑色相间的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贝壳爪SHELLPAW(玳瑁公猫)
    樱桃落CHERRYFALL:姜黄色母猫
    鼹鼠须MOLEWHISKER:棕色和奶黄色相间的公猫
    琥珀月AMBERMOON:浅姜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鹰爪EAGLEPAW(姜黄色公猫)
    露珠鼻DEWNOSE:灰白相间的公猫
    暴云STORMCLOUD:灰色虎斑公猫
    冬青簇HOLLYTUFT:黑色母猫
    香薇歌FERNSONG:黄色虎斑公猫
    栗条SORRELSTRIPE:暗棕色母猫
    叶荫LEAFSHADE:玳瑁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点爪SPOTPAW(有斑点的母猫)
    云雀鸣LARKSONG:黑色公猫
    蜜毛HONEYFUR:白毛姜黄色斑点的母猫
    烁皮SPARLPELT:橙色虎斑母猫
    枝桠TWIGBRANCH[*1 ]:绿色眼睛的灰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飞爪FLYPAW(灰色虎斑母猫)
    鳍跃FINLEAP:棕色公猫,前腿暗姜色
    所指导的学徒是咬爪SNAPPAW(金色虎斑公猫)
    炭心CINDERHEART:灰色虎斑母猫
    梅花落BLOSSOMFALL:玳瑁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身上有花瓣状的白色斑点
    猫后
    黛西DAISY:长毛奶黄色母猫,来自马场
    藤池IVYPOOL:深蓝色眼睛、银白相间的虎斑母猫(小鬃BRISTLEKIT-浅灰色雌性幼崽、小海石竹THRIFTKIT-深灰色雌性幼崽和小翻FLIPKIT-虎斑雄性幼崽的母亲)
    长老
    灰条GRAYSTRIPE:灰色长毛公猫
    米莉MILLIE:蓝眼睛的银色条纹虎斑母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08 00:46
      影族SHADOWCLAN
      族长
      虎星TIGERSTAR: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褐皮TAWNYPELT:绿眼睛的玳瑁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松果爪CONEPAW(灰白相间公猫)
      巫医
      洼光PUDDLESHINE:白色斑点的棕毛公猫
      武士
      杜松掌JUNIPERCLAW:黑色公猫
      涡皮WHORLPELT:灰白相间公猫
      击石STRIKESTONE:棕色虎斑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炽爪BLAZEPAW(姜色和白色相间的公猫)
      石翅STONEWING:白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蚁爪ANTPAW(有棕白相间斑块的公猫)
      草心GRASSHEART:浅棕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鸥爪GULLPAW(灰白相间的母猫)
      焦毛SCORCHFUR:暗灰色公猫,双耳伤痕累累
      花茎FLOWERSTEM:银色母猫
      蛇牙SNAKETOOTH:蜜色虎斑母猫
      石板毛SLATEFUR:皮毛光滑的灰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蕨叶爪FRONDPAW(灰色虎斑母猫)
      苜蓿足CLOVERFOOT:灰色虎斑母猫
      雀尾SPARROWTAIL:大个头儿的棕色虎斑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肉桂爪CINNAMONPAW(白色脚掌的棕色虎斑母猫)
      雪鸟SNOWBIRD:绿色眼睛的纯白色母猫
      猫后
      鸽翅DOVEWING:绿色眼睛的浅灰色母猫(小扑POUNCEKIT-灰色雌性幼崽、小光LIGHTKIT-棕色虎斑雌性幼崽和小影SHADOWKIT-灰色虎斑雄性幼崽的母亲)
      莓心BERRYHEART:黑白色相间的母猫(小空HOLLOWKIT-黑色雄性幼崽、小日SUNKIT-棕白相间的虎斑雌性幼崽和小塔尖SPIREKIT-黑白相间的雄性幼崽的母亲)
      蓍草叶YARROWLEAF:黄色眼睛的姜黄色母猫(小蹦HOPKIT-三花雌性幼崽和小亚麻FLAXKIT-棕色虎斑雄性幼崽的母亲)
      长老
      橡毛OAKFUR:小个头棕色公猫
      鼠痕RATSCAR:暗棕色公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08 00:48
        天族SKYCLAN
        族长
        叶星LEAFSTAR:琥珀色眼睛、棕色和奶油色相间的虎斑母猫
        副族长
        鹰翅HAWKWING:黄眼睛的深灰色公猫
        巫医
        斑愿FRECKLEWISH:脚上有斑点、毛色斑驳的浅棕色虎斑母猫
        躁雪片FIDGETFLAKE:黑白相间的公猫
        斡旋者
        阿树TREE:琥珀色眼睛的黄色公猫
        武士
        雀毛SPARROWPELT:深棕色虎斑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花蜜爪NECTARPAW(棕色母猫)
        麦吉弗MACGYVER:黑白相间的公猫
        露跳DEWSPRING:结实的灰色公猫
        梅柳PLUMWILLOW:深灰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晴爪SUNNYPAW(姜黄色母猫)
        鼠尾草鼻SAGENOSE:浅灰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砾爪GRAVELPAW(棕黄色公猫)
        哈利溪HARRYBROOK:灰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边爪FRINGPAW(棕色斑点的白色母猫)
        梅花心BLOSSOMHEART:姜白相间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灰鸽爪PIGEONPAW(灰白相间的母猫)
        沙鼻SANDYNOSE:健壮的亮棕色公猫,腿是姜黄色的
        所指导的学徒是鹌鹑爪QUAILPAW(鸦黑色耳朵的公猫)
        兔跃RABBITLEAP:棕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浅爪PALEPAW(黑白相间的母猫)
        贝拉叶BELLALEAF:绿眼睛的浅橙色母猫
        芦苇掌REEDCLAW:小个头的虎斑母猫
        紫罗兰光VIOLETSHINE:黄眼睛的黑白相间母猫
        薄荷毛MINTFUR:蓝眼睛的灰色虎斑母猫
        荨麻斑NETTLESPLASH:浅棕色公猫
        微云TINYCLOUD:小个头的白色母猫
        长老
        闲蕨FALLOWFERN:浅棕色母猫,双耳失聪

        【感谢想出了躁雪片的大佬不然我真的没法面对烦躁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08 00:52
          风族WINDCLAN
          族长
          兔星HARESTAR:棕白相间的公猫
          副族长
          鸦羽CROWFEATHER:暗灰色公猫
          巫医
          隼飞KESTRELFLIGHT:斑驳的灰色公猫,带有隼羽般的白色斑点
          武士
          夜云NIGHTCLOUD:黑色母猫
          纹翅BRINDLEWING:斑驳的棕色母猫
          金雀花尾GORSETAIL:蓝色眼睛、极浅灰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
          叶尾LEAFTAIL:琥珀色眼睛的暗色虎斑公猫
          烬足EMBERFOOT:灰色公猫,有两只暗色爪子
          烟霭SMOKEHAZE:灰色母猫
          风皮BREEZEPELT:琥珀色眼睛的黑色公猫
          蹲足CROUCHFOOT:姜黄色公猫
          云雀翅LARKWING:浅棕色虎斑母猫
          莎草须SEDGEWHISKER:浅棕色虎斑母猫
          轻足SLIGHTFOOT:黑色公猫,胸前有白点
          燕麦掌OATCLAW:浅棕色虎斑公猫
          羽皮FEATHERPELT:灰色虎斑母猫
          鸣须HOOTWHISKER:暗灰色公猫
          石楠尾HEATHERTAIL:蓝眼睛、亮棕色虎斑母猫
          香薇条FERNSTRIPE:灰色虎斑母猫
          长老
          须鼻WHISKERNOSE:浅棕色公猫
          白尾WHITETAIL:小个头的白色母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08 00:52
            河族RIVERCLAN
            族长
            雾星MISTYSTAR:蓝眼睛的灰色母猫
            副族长
            芦苇须REEDWHISKER:黑色公猫
            巫医
            蛾翅MOTHWING:金色斑点母猫
            柳光WILLOWSHINE:灰色虎斑母猫
            武士
            薄荷毛MINTFUR:浅灰色虎斑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柔爪SOFTPAW(灰色母猫)
            暮毛DUSKFUR:棕色虎斑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斑点爪DAPPLEPAW(灰白相间公猫)
            鱼尾MINNOWTAIL:暗灰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微风爪BREEZEPAW(棕白相间母猫)
            锦葵鼻MALLOWNOSE:浅棕色虎斑公猫
            甲虫须BEETLEWHISKER:棕白相间的虎斑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兔爪HAREPAW(白色公猫)
            卷羽CURLFEATHER:浅棕色母猫
            豆荚光PODLIGHT:灰白相间的公猫
            鹭翅HERONWING:暗灰色和黑色相间的公猫
            微光皮SHIMMERPELT:银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夜爪NIGHTPAW(蓝眼的暗灰色母猫)
            蜥尾LIZARDTAIL:亮棕色公猫
            湾皮HAVENPELT:黑白相间的母猫
            喷嚏云SNEEZECLOUD:灰白相间的公猫
            蕨皮BRACKENPELT:玳瑁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金雀花爪GORSEPAW(灰色耳朵的白色公猫)
            松鸦掌JAYCLAW:灰色公猫
            枭鼻OWLNOSE:棕色虎斑公猫
            冰翅ICEWING:蓝眼睛的白色母猫
            长老
            藓毛MOSSPELT:玳瑁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

            【今天河族修复幽灵猫bug了吗,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08 00:54
              引子
              阴影笼罩了山谷,湖面在破碎的月光中微芒闪烁。火星在小岛上来回踱步,从岸边向外张望着。他能嗅到风中新叶的清香,以及它所预示的族群或许永远不会看到的季节的征兆。
              黑星站在几尾远的地方打了个寒战,其他族群的幽灵族长站在他周围,星星在他们的皮毛里闪烁。“干嘛带我们来这儿?”
              高星抖松他黑白相间的厚实皮毛:“有什么不能在星族说的,非得到这儿来?那边更暖和。”
              火星没有回答。他热切地伸长身子眺望,橡树林像一片皮毛覆盖着湖岸。
              蓝星用尾尖碰了碰他的侧腹。“告诉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吧。”她温和地喵道。
              “催促他没有意义,”钩星坐在水边,用尾巴裹住脚掌,“火星喜欢三思而后言。”
              “他该想好了再带我们过来。”高星嘟囔道。
              黑星不耐烦地抽打着尾巴:“我们用不着傻站在阴影里,等着看族群要面对什么。”
              火星转向他:“我们知道什么将要降临,但我想,我们没有真正意识到族群面对它时有多么缺乏准备。我们操心时,他们在熟睡。”他说话时,岸边传来脚掌踩在针叶上的些微声响。火星猛地将口鼻转向那边:“花楸掌?你在这里干什么?”
              影族猫的眼瞳在暗影里放着幽光,他轻步走向其他猫,毛发中星芒闪烁:“如果你们要探讨族群的未来,那我也有权参加。”
              “你不再是族长了。”黑星冷硬地指责道。
              花楸掌发出低吼:“我放弃了我的九命来让我的族群幸存。”
              “你放弃了你的族群来让你自己苟且偷生!”黑星嘶鸣着说。
              “不,”花楸掌压平了耳朵,“我死了!但我的族群已经重生。我的儿子回来了,虎星将领他们走向兴盛。”
              “那要以什么为代价呢?”蓝星挪动了一下脚掌,“如果说我对影族猫有一点了解,那就是他们总是觊觎着别族的领地。”
              花楸掌眯起眼睛:“影族不能再面对消亡的风险了。它需要收复领地。”
              “但天族不能失去领土。”火星翡翠绿的眼睛中倒映着星光,他的目光似乎超越了其他猫星辉熠熠的皮毛,缓缓移动向远方标记天族边界的树木,“他们属于湖区。”
              “他们当然属于湖区。”高星咕哝道。
              蓝星注视着花楸掌:“你的儿子会让他们留下吗?”
              “虎星必须让影族强大起来,不惜一切代价。”花楸掌回击道。
              火星轻弹了一下尾巴:“花楸掌说对了一件事:影族必须强大起来。我们不能再冒险失去他们了。每个族群都需要变得强大,但绝非通过窃取别族的领地来实现。他们必须学会共同生存。如果五个族群不能团结如一,将要到来的黑暗会摧毁他们所有。”
              “我们以前也从黑暗中幸存了。”钩星反驳。
              “这不一样,”火星坚持说,“年轻的猫儿们没有觉察到危险。他们战胜了入侵者,从困境中生存下来,但他们未曾意识到恐惧能如何阴影般盘亘在族群里,贪婪又将如何使他们四分五裂。”他的毛发尖因焦虑刺痛,皮毛里的星星发出微光。
              黑星嗤之以鼻:“你以为族群不会吸取暗尾的教训吗?”
              “我不认为他们学得足够了,”火星迎上他的眼神,“看看暗尾是怎么分裂他们的吧。河族被迫撤离,影族解体。在他们需要齐心协力的时候,他们却分道扬镳。”
              “但河族已经重新加入其他族群了。”钩星指明道。
              “而且影族有了新的族长,”花楸掌争辩说,“一位强大的族长,将妥善地领导他的武士。”
              “一位年轻的族长,”火星提醒道,“想要证明他自己以及他的族群的强大。这不是发动战争的时候。天族仍然在寻找他们的位置,他们的回归是对每只猫的考验,这考验仍然没有结束。他们必须被完全接受。如果族群学不会和平共处,他们要怎么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呢?”他的眼睛黯淡了。蓝星望向别处,其他猫焦虑地瞥了彼此一眼,好像刚刚分享的讯息太可怕,以至于他们说不出话来。火星继续说道:“团结一致,族群就像一只脚掌上深深插进泥土的五根爪锋。如果每根爪子都充满力量,脚掌就能握紧。但如果哪怕一根爪子松开,一切都将被迫近的风暴席卷而空。”
              “消失的不仅是湖边的族群,”蓝星闭上眼,新叶季的风吹拂着她的毛发,“如果没有猫纪念我们,星族也将消失。”
              “所以我们必须警告他们。”高星不安地挥动着尾巴。
              火星眯缝起双眼:“我们只能指出道路。我们无法保证他们能沿它前行。”
              蓝星俯瞰着湖面。“让我们祈愿他们能找到路吧。否则我们的一切将不复存在,甚至包括武士守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08 00:54
                【引子完】
                后排想起自我介绍[?]
                这里萌新一羽,没忍住跑来开坑了xxx水平有限请各位多多包涵,请尽情讨论指正!【紧张】
                高一生竞狗,上课周期是周日晚到下周周六下午,日常断网收手机,所以(最快也只有)周更。弧长不回复之类的多半只是因为我死回学校了……但是会尽力不弃坑的xxx
                最后感谢各位中文维基的编者,给大佬们比哈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08 07: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08 12:15
                    up!一羽大佬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08 12:3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09 07:24
                        欢迎purrprprrr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12-09 11:14
                          upup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09 12:01
                            upup/烦躁片hhhhhhhh烦片如何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09 15:38
                              up一下


                              回复
                              16楼2018-12-12 23:21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13 22:29
                                  upup…我是买了一直没看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14 08:22
                                    upup 加油一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12-14 11:04
                                      什么六部曲之六已经出了吗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14 21:51
                                        第一章
                                        “为什么我们得收拾这些烂摊子呀?”飞爪一屁股坐下来。当她开始清理树枝杂物时,她的虎斑皮毛耸立起来:“我们都干了好多天了。”
                                        枝桠松开她正拖着的那根木棍,不耐烦地冲她的学徒眨了眨眼睛:“要是你想在这儿练习战斗动作的话,我们就必须把训练场清理干净。”
                                        “为什么点爪和茎爪不能来帮忙嘛?”飞爪抱怨说,“他们也要在这里训练。而且李爪长得比我壮,她来搬树枝更好些。”
                                        “今天李爪、鹰爪和贝壳爪,还有他们的导师,一起出去捕猎了。”枝桠恼火地反驳道。我当学徒时有这么多牢骚吗?
                                        “为什么我们不能去捕猎啊?”飞爪嘟囔道。
                                        “你会的捕猎动作不够多。”
                                        飞爪甩着尾巴:“要是你让我训练而不是清理枯树杈子,我会学到几个动作的。”
                                        要是你少顶嘴多干活,我们早就做完了。枝桠把这些话咽回肚子里。“黑莓星希望把训练场清理干净。风暴把它弄得一团糟,而他指定我们来打扫。”她瞥了咬爪一眼,他正帮着鳍跃把一根树枝拖到场地边上,“你的同窝手足就没有发牢骚。”
                                        咬爪丢开那根枝条。“鳍跃告诉我搬树枝会让我长得更强壮,”他挺起胸膛,“我想成为雷族最强壮的学徒。”
                                        飞爪满面怒容:“最好别长得太壮了,不然黑莓星会让你把每根树枝都从森林里搬出去。”
                                        鳍跃同情地对她眨眨眼。“你已经努力工作了一早上,”他捕捉到枝桠的视线,“我们不如教他们几个格斗动作?”
                                        咬爪竖起耳朵:“真的?”
                                        “拜托了!”飞爪兴奋地从满地枯枝上跳过去,蹲伏下来。她扬起后腿,呲出牙齿,抽打着尾巴:“看!我准备好出击了!”
                                        咬爪呼噜一声,冲过去加入她。
                                        枝桠恼怒地闭上眼睛。照这个进度,他们永远别想把训练场打扫干净了。要是她甚至没法让学徒完成最简单的任务,黑莓星会怎么看她啊?他会这么快就后悔任命她当老师吗?
                                        鳍跃绕着她转圈,毛发轻擦过她面颊。“我们可以等会儿再清理剩下的树枝,”他喵呜道,“抽时间练几个格斗动作没什么坏处。”他看上去那么热情,以至于她不想让他失望。但她不打算今天教格斗技巧的,她毫无准备。
                                        “我不知道行不行。”她皱着眉说。
                                        “你在担心什么?”鳍跃对她挤了挤眼睛,“我们是老师了!教我们的学徒又没有违反规则。”
                                        枝桠放低声音:“要是我搞砸了呢?”
                                        鳍跃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可能搞砸呢?你以前是训练时间最长的学徒,你肯定了解所有和训练有关的事。”他睁圆的黄色眼睛里清晰地显示出钦佩。
                                        枝桠发出一声柔和的咕噜。不去爱鳍跃真是太难了。虽然他有时候笨手笨脚还缺心眼,但他的心永远忠诚。
                                        所有猫都期待他们尽快成为伴侣,鳍跃尤其如此。他几乎从不离开她身边,给她讲的每句笑话捧场,而且每晚都帮她从新鲜猎物堆拿猎物。她很幸运能有他在身边。
                                        但她还是不确定她是不是准备好成为他的伴侣了。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当上武士,现在又有学徒要训练。那么多训练!
                                        最重要的是,她想证明她对雷族有用。她还是学徒时改变过太多次想法,离开雷族去往天族,又再次回来。她想让雷族知道她是忠诚的,而且决心要赢得族猫的尊重。她没时间去操心谈恋爱的事。
                                        “来吧!”鳍跃脚步轻快地跑向咬爪和飞爪。咬爪把腹部贴近泥土,朝飞爪发出怒嘶声。飞爪也狂甩着尾巴,假装嘶鸣回去。鳍跃走到他们中间,挥动尾巴示意他们停下。“做鬼脸是不能帮你们取胜的。”他咕噜着说。
                                        “我们没做鬼脸,”咬爪愤愤不平地喵呜道,“我们刚才超凶的。”
                                        “我还见过更凶的刺猬呢。”枝桠走过那些零散的枝条加入他们。
                                        飞爪急切地对她眨了眨眼:“你要教我们什么?”
                                        “跟我来。”枝桠带她的学徒从鳍跃和咬爪旁边走开了,她不想让任何猫看到她格斗课的初尝试。她在训练场的边缘停下,用脚掌推开细树枝。“让我看看你怎么应对伏击。”
                                        飞爪的耳朵焦虑地抽动着:“伏击?”
                                        “沿着空地的边线走,我会从旁边攻击你。保持平衡,别被我击倒。”这对枝桠来说是很简单的一课,为什么飞爪看上去那么担心?
                                        “你攻击前会告诉我吗?”条纹虎斑猫问道。
                                        枝桠眨眨眼:“伏击最重要的就是出其不意呀。”
                                        “但我还在学习。”
                                        “这是最好的学习方法。”枝桠变换了一下脚步,暗自期望她是对的。飞爪还没来得及问出更多问题,她就穿过小空地边的凤尾蕨丛,埋伏到茎干后边了。她等着飞爪开始,但飞爪在看鳍跃和咬爪训练,他们正在沙地上翻滚。咬爪挣扎着摆脱他的导师跳了起来:“让我再试一次!”
                                        “飞爪!”枝桠急躁地颤动着尾巴。
                                        飞爪猛地移开目光,内疚地把目光重新投向凤尾蕨丛,开始沿着空地的边缘走来走去。枝桠压低身子跟踪着她。她满意地看到飞爪竖起了耳朵,尾巴保持在身体中线上。学徒显然很警觉。枝桠绷紧肌肉,准备扑过去时,一只鸟在头顶上发出警告的鸣叫。飞爪抬起头看着它的时候,枝桠一跃而起撞上了她。飞爪惊叫一声,失去了平衡,滚倒在地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15 16:30
                                          up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15 20:13
                                            up up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15 20:32
                                              枝桠落到地上。“这比扑倒一只麻雀还容易!”她对飞爪怒目而视,根本没给她反驳的机会,“你知道我要袭击你!你应该站稳了来应对攻击!”
                                              “那只鸟让我分心了!”飞爪气愤地爬起来。
                                              “你住在森林里!如果你一听到鸟叫就分心,那你就永远别想学会战斗,或者捕猎了!”枝桠怒气冲冲地抖开皮毛。飞爪总是这么不专心!她要怎么教她呢?当咬爪、点爪和其他学徒都得到武士名号时,她仍然在试图教飞爪如何追踪蝴蝶!我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差的导师。
                                              “再试一次吧,”飞爪喵道,“下次我会准备好的。”
                                              “试试在一支影族巡逻队偷猎时对他们说这话吧。”枝桠再次钻进蕨丛,等待飞爪开始走动。“降低重心,走路时把重量压到脚掌上。”她在蕨叶茎干后喊道。
                                              飞爪压低腹部,笨拙地在空地上挪动。枝桠叹了口气。她看上去像只鸭子。她跟踪她的徒弟走了几尾远,然后跳了起来。她从蕨丛中猛地跃起,重击了飞爪的侧腹。飞爪惊讶地尖叫一声,在空中挥动着前爪,然后失去平衡,砰地一声落在地上。
                                              枝桠瞪着她:“这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防守动作。”
                                              飞爪站起来,抖落她皮毛上的灰尘。她的眼睛圆睁着:“我没想到你会打得这么狠。”
                                              “我是在伏击你!”枝桠呵斥道,“这不是育婴室,你不是在打打闹闹!”
                                              飞爪瞪着她。“你想让我失败,”她指责道,“这就是为什么你让事情变得这么难。如果你只是一直把我揍翻,我怎么知道该干什么呢?”
                                              枝桠努力克制住她的挫败感,试着回忆她第一次训练时是什么样子。那感觉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好吧,”她把喵声放得温和些,看着飞爪,“把你的爪子像这样放好。”她伸出脚掌调整了飞爪的每条腿,直到年轻虎斑猫站直站稳,“现在把重量沉到脚垫上去,就假想你像獾一样沉重。”她俯身看着飞爪绷紧肌肉,观察她的站姿中的力度。“这一次,我不会从蕨丛里出来。你会看到我跳跃。只要试着保持平衡就够了。”
                                              飞爪点了点头,她的眼睛由于注意力集中而收敛了光芒。枝桠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跳上飞爪的侧腹。这是一次温和的攻击,但很坚定,她用力地推着飞爪,欣慰地在她把重量压到年轻猫身上时感觉到了反抗。飞爪摇摇晃晃,但一直保持着低伏的动作没有摔倒。
                                              枝桠轻盈地落地。“还不错,”她承认道,“考虑到你提前知道我要攻击。我不确定你的腿部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来抵抗突如其来的攻击,但我们可以改善这点。”
                                              “我觉得她做得很好。”鳍跃的喵声让枝桠大吃一惊。棕色公猫轻步朝他们走来,咬爪在他旁边跳来跳去。“她站姿很稳当。而且她比你小,但她还是设法站稳了。”
                                              枝桠对他皱了皱眉头。“我不确定她值得这么多赞扬,”她提醒道,“她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我们都有很多东西要学。”咬爪开心地绕着他的同窝手足转圈,“这会很有趣的!鳍跃已经教我怎么钻到猫的肚子下边了,你也应该教飞爪这个。鳍跃说,这个技巧对小个子的猫很有用。他说我是天生的武士。”
                                              “我不确定我是天生的武士。”飞爪气呼呼地转动耳朵。
                                              “你当然是!”鳍跃向她保证,“有狮焰和炭心那样的父母,你还能是别的什么吗?”
                                              飞爪的眼睛亮了起来,而枝桠感到一阵恼怒的刺痛。要是鳍跃把飞爪吹上了天,她还会努力提升她的能力吗?“没有谁是天生的武士,”她简短地喵道,“技巧的熟练源于艰苦的工作和训练。”
                                              “你一定非常熟练。你训练了好多个月。”飞爪压低声音抱怨。
                                              枝桠压平耳朵,学徒的话刺痛了她。她训练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是因为她从一个族群辗转到另一个族群,而不是因为她还没准备好。“武士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是尊重!”
                                              飞爪盯着地面。
                                              鳍跃摇了摇尾巴。“你们俩何不把那几根树枝清理了?”他向咬爪和飞爪点点头,“枝桠和我要去检查边界。等你们做完了再来找我们,我们可以教你们怎么设置标记。枝桠,可以吗?”他没有给她表示同意的机会,只是推着她离开空地,走向通往影族边界的兔子小径。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2-15 21:4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16 09: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16 18:46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2-16 20: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2-18 20: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2-18 22:52
                                                          up


                                                          回复
                                                          32楼2018-12-21 00:36
                                                            “你听到她对我说的话了吗?没礼貌的狐狸!我该抓掉她的耳朵。”
                                                            “你想让她被你吓到吗?”鳍跃轻轻走到她身边时没有看她。
                                                            “要是这样,她没准会多听听我的话。”
                                                            “你并不这么想,对吗?”
                                                            “她的想法简直像只蝴蝶!总是心不在焉,总是想做其他的事。”
                                                            “你才训练了她三天。”鳍跃推测道,“她可能有些你还没见过的强项。”
                                                            “要是你继续哄她说她是个天才,我可能永远看不到她的强项!”枝桠怒气冲冲地嘶吼,“她才不会费心学习呢。”
                                                            “我只是想鼓励她。”
                                                            “鼓励你自己的学徒去,”枝桠呵斥道,“让我自己待着吧。”
                                                            鳍跃停下来,严肃地看着枝桠:“我只是担心你对她太尖刻了。你不想在她学到任何东西之前阻止她吧。难道你不记得烁皮对你很严厉的时候,你有多不开心了吗?”
                                                            “那不一样。“枝桠不舒服地竖起毛发。烁皮作为导师,在枝桠重新加入雷族时对她很苛刻,这令她非常痛苦。“烁皮只是在考验我的忠诚。”
                                                            “难道你的忠诚需要考验吗?”
                                                            “当然不!”枝桠转过身去;就算鳍跃不来批评她,指导学徒也够有挑战性了,“我只是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我知道,”鳍跃轻声说,“承担这么多责任是很可怕的。这是我们的第一批学徒,但我们犯错了没关系,他们犯错了也没关系。我们都在一起学习。”
                                                            “但我应该知道要做什么的。”枝桠的喉咙里像梗了一块石头。
                                                            “为什么呢?”鳍跃绕着她转圈,在对上她的眼睛时停了下来,“你是个棒极了的武士,枝桠。你很善良,而你不需要仅仅因为当上导师就不再友善。相信你的直觉。在飞爪需要催促的时候催促她,但也要鼓励她。你一定知道,当你面对新的困难时,得到一点小小的鼓励感觉会有多好。”
                                                            他温暖的目光言明了一切,深深触动了枝桠的心。他真的很关心她能否成为一个好老师,他希望她成功。她呼噜着和他碰了碰鼻子。
                                                            “而且,”他接着说道,“当老师能教给我们耐心。想象一下等我们有幼崽了,我们会成为多好的父母吧!”
                                                            等我们有幼崽的时候!枝桠躲开了。鳍跃的目光朦胧而憧憬,他真的已经想到幼崽了吗?他们甚至还不是伴侣。枝桠还没准备好被困在育婴室里面,她甚至没准备好要有个伴侣。
                                                            她转移了话题。“让我们来检查边界吧。”她并不想伤害鳍跃的感情,“飞爪!咬爪!这边!”她朝学徒们喊道,扫视着凤尾蕨丛直到他们出现,然后转身沿着小径朝影族领地走去。
                                                            飞爪在她走到边界时追上了她:“这就是边界吗?”
                                                            “你闻不到吗?”枝桠张开嘴尝到影族的臭气,混合着雷族的气味。
                                                            飞爪模仿她,全神贯注地皱起眉头:“那是影族的气味吗?”
                                                            “是的。”枝桠沿着气味标记走去。标记很新鲜。她停在一棵松树的根旁边,留下了她自己的标记。“在下一棵树边留下你的标记。”她告诉飞爪。
                                                            飞爪蹲伏在树干边时,鳍跃和咬爪嗅着几尾远外的几棵树。
                                                            鳍跃皱起鼻子:“这闻起来像是影族猫每天都巡逻两次。”
                                                            枝桠耸了耸肩:“也许他们只是很高兴夺回他们自己的领地罢了。”
                                                            “我猜是吧。”鳍跃走到她身边时,咬爪急切地和飞爪一起向前跑去。
                                                            “我们能标记每棵树吗?”咬爪问道。
                                                            “这条边界很长,”鳍跃告诉他,“留点气味去标记到更远的地方吧。”
                                                            飞爪在嗅着一丛蕨类植物,它潮湿的土地上铺展开卷曲的叶子。“这里有很多气味!”她转过身去嗅着一棵树的根,新鲜的草叶正在发芽。然后她挖出了一堆发霉的烂叶子并且了嗅,直到她打了个喷嚏。
                                                            “老鼠闻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她问。
                                                            咬爪从她旁边走过。“你以前闻过老鼠的!”他喵呜道,“我们在营地里吃过他们。”
                                                            “我从来没有闻到过活老鼠的味道。”飞爪对枝桠眨了眨眼睛,“它们闻起来和死老鼠不一样吗?”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鳍跃在枝桠来得及回答前评论说。
                                                            她瞪了他一眼。让我训练我自己的学徒!“活老鼠的气味更浓郁,”她告诉飞爪。
                                                            “更浓郁?”飞爪看起来很困惑。
                                                            “他们有……”枝桠斟酌着用词,“有一种强烈的味道。当你闻到时你就会明白的。”
                                                            但是飞爪已经转过身去了。她恼怒地伸缩着爪子。让飞爪保持专注总是这么难吗?
                                                            虎斑猫竖起耳朵。“我能闻到东西的味道。”飞爪喵道。
                                                            “有强烈的味道吗?”咬爪抬起口鼻,“周围有老鼠吗?”
                                                            枝桠探测着空气,这里的气味标记太浓了,很难闻出到另一种气味。但是飞爪是对的,一股臭味污染了空气。
                                                            “闻起来像只影族猫。”鳍跃喵道。
                                                            枝桠耸立起皮毛。是有支巡逻队靠近过边境吗?
                                                            鳍跃沿着边界向前走去。“这边走,”他深吸口气,“跟上我,但保持安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2-22 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