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润吧 关注:51,959贴子:1,163,955

【樱润】Between Ⅰ(玻璃渣大虐,主润,剧情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果然,还是发在了贴吧里。
本篇很虐。
更新时长根据剧情来看。
可能会有亲看不懂,
后面用剧情解释。
前面剧情是后面的铺垫。
一楼放文。
以上~
倒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04 22:15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05 00:32
      来了的亲们,请留下你们的评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05 12:53
        哈,在这里!!!刻意找了下~先码着忙完这段时间(也许明年年末????什么鬼d(ŐдŐ๑)!!!!好惨的我ToT)我就看!!!版版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06 00:25
          咳出血…?什么鬼,为什么要虐润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06 22:44
            可能周更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06 23:01
              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给福山几句简单但很重要的医嘱,对于他这种给各种势力的人群看病的医生来说,已经习惯了不听自己意见的患者,毕竟,他没有权利替他们去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好,谢谢医生”福山润当然知道这些他无法做到,果断地答应了。同时他站起身,转身向门口走去。他这样做虽然看起来很失礼,但这是中村所要求做的。
              他在门口突然停下,没有转身,问:“我还有多少时间?”
              “大概……只有六个月或许更少。”中村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遗憾。
              “……是……吧”
              福山润苦笑着,他没有多做停留,径直向前走去,走向黑暗的街道。
              “福山。。润。”
              目送着那个穿着深蓝西装的男人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中村的脸上流露出惋惜的神情,将门轻轻关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09 01:24
                我来…签个到?嘿嘿 顺便催更 嘿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12-10 17:36
                  想看又怕被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15 23:25
                    『遇袭』
                    “有人来了,……应该是福山润。”,
                    “……还有一个樱井孝宏呢?……”,
                    “没有看见……要不要动手?”,
                    “……再等等”,
                    “你看,他停下了。好像……在咳嗽”,
                    “咳嗽?”
                    躲在暗处的两个小混混探出头来观察着面前来人的动向。一个穿着绿色的卫衣套装,另一个穿着褐色的夹克外套,拉链敞开着,他们的脖颈上缠绕着蒙面用的面巾,手里都抓着一把匕首。
                    眼睛的无神,努力克制自己双手不“颤抖”的表情,能够让人看出他们都是瘾君子。为了能让自己重回那种“兴奋”,他们接下了一个陌生男人给他们的一个[只是吓吓那两个男人]任务。
                    “等他走过去,背对着我们的时候,就……”
                    “动手!”
                    因为癌细胞的侵入,使得福山的消化道在出血并且混合着胃中的东西向上泛着刺激着他的喉咙。他停下脚步用一只手捂着胃部,另一只手抓着手帕捂着嘴,不停的咳着。从黑暗中,一阵利刃的寒意从福山的身后袭来。他感觉到了这阵杀意,快速转过身,双手的手踝交叉撑住了那个穿着卫衣的小混混的拿刀的手。
                    “你们是……?”
                    另一个小混混见福山挡住了穿卫衣的混混的攻击,向福山润刺去。福山见状,抽出一只手想要在刀刺向自己的时候抓住那个混混的手。
                    但是,刀刃嵌入皮肉的凉意以及疼痛,使得疼痛的感觉暂时的从胃部转移到了手掌。那个开始袭击被挡住的混混,快速收回拿刀的手,趁福山不注意刺向了福山润的身体。
                    “咳咳咳。。。。”
                    这时大口鲜红色的血从福山润的嘴里涌出 ,但是他一手紧紧地抓握着没有刺向自己身体的刀刃,另一只手则抓着那把刺入身体的匕首,使它对自己的伤害不再增加。
                    “……,……”
                    福山润使出全力,他咬紧牙关两个脸颊的皮肤向外绷着,深蓝色的西服上沾着的鲜血因渐渐变干而变成黑色。他先将那个褐色夹克外套的小混混连刀带人推到一边,转而用带伤的手掌抓住了那个抓着刺入自己身体匕首的手臂,顺势将那小混混放倒在地。在这极短的时间内,福山润故意扩大了匕首所刺的刀口。
                    “咳咳咳…………”
                    两个混混被放倒在地后,顿了顿回过神看见了浑身是血的福山润站在他们面前,正用一种可怕的眼神俯视着他们,吓得他们扔下刀连滚带爬地逃。
                    “这……两个家伙…………咳”
                    福山润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他用受伤较轻的手按在腹部的伤口上慢慢地躺在地上,想休息一会儿缓缓气。但是缠绕在身的病魔以及伤痛不想他这么做,伤口的出血仍然在继续,他感到“极端疲倦”想要“睡”一会儿。强大的求生欲使他勉强翻了个身,松开受伤较轻的手撑着地面,颤颤巍巍地直起身体,他感觉很晕,身体重重地撞在旁边的墙壁上,向中村家的方向挪去。
                    “咚。。。咚”
                    中村在福山润离开后,收拾了一下福山待过的痕迹。他给自己冲了杯咖啡,喝着它总结着近几天的工作。
                    两声沉闷的敲门声使他警觉起来,他赶紧将未写好的总结锁在抽屉,拿起了一旁的钢笔作为武器步伐轻盈地走到门口。他将大门先开出了一条缝,想探查门外的情况。
                    “福山桑?!”
                    “中……村”
                    满身血污的福山润倚在中村家大门的另一边,见门开了,他稍稍松了力气匐在了被打开的门上,即将滑倒在中村的家门口。
                    中村见状赶紧将门大开,抽出双手掺住福山将他拖进了屋里。
                    “你撑住,我去打电话!”
                    中村将福山小心平放在地上,粗略的检查他的伤情,心里大喊不妙。他冲向厨房拿出医药箱并从放置在玄关的柜子里取出一条毛毯先盖在他的身上,他从医药箱取出纱布按在福山润腹部的伤口上,怕血块堵住气管,他将福山润的头侧了过来,暂时将他安顿好后,中村一边照顾着福山一边给自己的助手护士打了个电话,命令她做好接应准备。
                    ……
                    “快点!……福山润?!快点!……”
                    平车推向抢救室的过程中,中村不停的在福山润的眼前晃着手电,尚存一丝意识的福山润,微睁着眼,没有看手电的光而是看着面前天花板的灯光一节一节的“后退”、、、消失。
                    ……
                    “他的心率很快,四肢很冷!……红细胞系数在下降”
                    “……消毒,建立静脉通道!……快去拿血袋……”
                    “是!”
                    因为抢救的需要,护士将福山润的西装顺着那匕首刺破的地方剪开了。
                    当她看见那皮肉划开张开的血淋淋口子,不禁眨了眨眼。
                    “伤口的缝合交给我,你去看看他还在不在吐血?……”
                    “是!”
                    ……
                    经过几个小时的忙碌,电子时钟显示的现在的时间为23:36。福山润的出血止住了,情况也稳定了下来,他已从抢救室转移到了病房中。
                    “那个,中村医生,这是福山先生的电话。”
                    “谢谢,现在没有什么事了,你辛苦了去休息吧。”
                    中村也将手术服换成了日常的白大褂,他一脸严肃地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躺在病床上脸上罩着呼吸面罩沉沉地熟睡的男人。他接过护士给他的福山润的电话将它端在手上,盯着屏幕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手机屏幕这时候亮了起来,震动模式下的手机来电将中村的手震的麻麻的。显示屏上显示着来电人的姓名:梶裕贵。
                    “……喂”,“福山润先生,太好了,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在哪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16 02:31
                      中村按下接听键,对方一阵“冲锋枪”打向自己的耳膜。他将抓着手机的手稍微远离了耳朵。
                      “……我不是福山润。”
                      “你不是福山润?!你是谁?!”
                      “我是一名医生,福山润的医生。”
                      “医生?……福山润的……,……福山怎么了?!”
                      “你先冷静下来,……你是梶裕贵吧?”
                      “我是……,……他怎么了?”
                      “你是他的同事…吧?”
                      “……啊…那个……,是的。”
                      听到对方有些迟疑的回答,中村的大脑在思考对方大致的企图,表情有些微妙的变化。他决定将电话里那个叫梶裕贵的男人叫过来,当面会会他。
                      “行,你先冷静下来。”
                      “快告诉我,福山润怎么了?!!”
                      “我说了冷静!!……听着,将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
                      “……,……为什么?”
                      “我将我的地址发给你,我们面对面聊一聊,当然,福山润也在这里。”
                      “好……好!我告诉你。……”
                      电话那边的男人遵照中村的要求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报给了他,中村立即用自己的手机将医院的地址发了过去。
                      大约过了十分钟,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褐色夹克外套的身影进入了中村医院大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16 02:32
                        不要虐我润(`へ´)=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16 23:11
                          第一次体会到想寄刀片的心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16 23:21
                            昨天看了一个人孤独秀的视频 最后的特别鸣谢还出现了那个眼镜 我十分满足地去睡觉了
                            结果醒来就看到 嘤嘤嘤 我们考哥啥时候出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12-18 08:0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22 22:42
                                他的眼神不离窗外熟练地按着按键,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杉田桑。嗯~
                                清扫工作,辛苦了……”

                                在福山润从中村的家里出来,遭遇袭击,被中村送到医院抢救的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内。樱井孝宏拉着一众小跟班在一家酒馆喝的昏天黑地。。。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喂喂~~河村君悠着点。。”

                                “吨吨吨……吨吨吨吨……哈”

                                “樱井前辈……您的酒量真好……哈哈哈哈”

                                “……你们这群家伙~能灌倒我?~……哈哈哈”

                                “……你看……佐佐木。。倒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来晚了。”
                                众人正处兴头的时候,一位“童颜”男人伏着背小心地进来了,包厢内的声音小了些,有的人暂时停下喝酒看向他,有的人则不理会,因为都已经醉倒了。

                                “下野前辈。你去哪了?”
                                “我……睡着了,所以……”
                                “哦~,没事~来来来,喝酒喝酒。”

                                这个“童颜”的男人坐定后,勉强抬起沉重的脑袋,头顶上的灯光打在他那满是困倦的脸上。他禁不住,又打了几个哈欠。相隔几人的樱井孝宏,端着一杯清酒默默的看着他。
                                下野紘在喝了几口啤酒之后,缓慢地眨着眼,他又要睡着了。

                                他这么困的原因是因为樱井孝宏约福山润在那居酒屋见面之前,樱井孝宏要求下野紘跟他喝酒,但是令下野紘想不到的是,樱井孝宏提前倒掉了他酒瓶中的大部分酒掺了点水并投了几粒安眠药在其中。

                                “喂~……下野桑。。。”
                                樱井端着一瓶酒,起身绕过横躺在榻榻米上的两个手下,来到下野紘的身旁,樱井面带潮红的笑容冲向他,给他的酒杯倒满了酒。
                                “……一直以来,受你保护,谢谢……”
                                即将倒地的下野紘听到樱井说出的这话,非常惊讶。他瞬间清醒了许多。
                                “…不不不不不……樱井前辈言重了……”
                                下野紘赶紧端起酒杯,向樱井孝宏回敬了酒。樱井孝宏抓着酒瓶,顺便示意下野紘两人一同站了起来,他那抓着酒瓶的手臂架在下野紘的肩膀上,抬起另一只手指着周围的手下用训斥的语气发出不太清楚的“命令”。
                                “你们这群家伙!……今天没有赢我,不准回去!……”
                                “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22 22:46
                                  签到 还没看出走向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12-24 07:44
                                    up加油(ง °Θ°)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31 01: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04 00: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04 00: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04 00: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04 00:40
                                              弱d,up加油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1-05 11:08
                                                因为是玻璃,楼主就不打算更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14 18:46
                                                  中村悠一停下脚步,那个叫住他的人从阴暗的巷子里面,走到了他的跟前。
                                                  “你知道我昨天花了多大的心思,来清理这些痕迹吗?不,你不知道。”
                                                  “辛苦了。辛苦了。”中村悠一笑道。“走走走,我请你吃饭。”
                                                  中村悠一向前做了个“请”的手势,杉田也给了他一个面子,向前走去。

                                                  “喂,下野桑,不要紧吧,你开车?……我来吧,我来。”
                                                  梶裕贵见下野紘那一副酒劲的余威仍在的样子,立马从他的手里拿回了车钥匙。
                                                  他们两人将行李都装上了车后,梶裕贵拿着车钥匙先坐进了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谢谢。啊,下野桑,那个我坐副驾驶吧。”
                                                  “诶~,好…好的”
                                                  下野紘开好了后座的车门,樱井孝宏率先坐了进去。福山润则自己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并小心地系上安全带。
                                                  樱井孝宏没有觉得福山润有什么不对劲的样子,毕竟,这次任务好像去旅游一样,他知道润很久没有享受兜风了,所以福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不感到奇怪。
                                                  “好,出发了”

                                                  “……喂,中村。这些家伙的事情,你真的想管?”
                                                  “哦~,为什么这么问呢?”
                                                  “啊,这个事情就是一锅‘围棋粥’啊~”
                                                  “‘围棋粥’?难道说……?”
                                                  中村一惊,向面前的杉田投出一种急于求证的眼神,杉田重重的闭了下眼睛,表示“没错”。
                                                  “围棋就是黑、白两种颜色的棋子,把他们混杂在一起……嘛?”
                                                  “哈……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对了,你的那位病人还好吧?”
                                                  “他啊,真坚强。对于他们来说任务是最重要的,所以……今天出院了。”
                                                  “伤这么重,就出院?!真顽强啊。”
                                                  “没办法啊,毕竟我…………是吧,所以给他开了些那种药,让他暂时不被疼痛干扰。这是他的选择,我无权干涉。”
                                                  “你这个家伙……真是坚守自己的原则呢。”

                                                  ………………

                                                  “切、难缠的条子。”
                                                  福山润一行人的车辆行驶在路上,与他们的车并列行驶的是一辆警车。警车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警察不时的看向福山润。
                                                  福山润瞟了一眼一旁的警车,将自己的车窗慢慢摇上。
                                                  “别理它,继续开。”
                                                  “是。”
                                                  樱井孝宏坐在后面,抄着手、闭着眼睛在休息。
                                                  下野紘看见旁边的警车,警惕了起来。在确定不会发生警车别车命令停车检查之类的一些麻烦事,用手撑着车窗边沿看着外面的景色。
                                                  “噗、咳咳咳……”
                                                  车内的安静没有维持多久,就被福山润的咳嗽声打破。这次,福山润倒不是因为胃癌的原因引发的又一次吐血,而是因为止痛药的药效渐渐失效,他身体上的几处刀伤口子剧烈的疼痛起来。
                                                  “福山…前辈,你还好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15 23:27
                                                    下野紘看向福山润,关切的问道。樱井闻声也慢慢睁开眼睛看向福山。
                                                    “润,你向我隐瞒了什么?”
                                                    樱井孝宏睁开眼后,并没有像下野紘那样关切福山润,他那突然认真的语气又一次使车内安静下来。
                                                    “咳咳、、没有,嘿嘿嘿嘿。”
                                                    福山又像往常那样嬉皮笑脸的回答道,对付樱井孝宏那样“严肃”的询问,这一招怎么用都不会过时。
                                                    “嗯,那就好。”
                                                    樱井孝宏点点头,又一次地“睡”了过去。其实樱井孝宏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问候,一是因为福山润咳嗽的原因可能是到达之后他想向自己说一些事情,自己这样确认一下。二是因为梶裕贵和下野紘现在都在这种密闭的车厢里,而诹访部又是个喜怒无常的人,这样的安排可能是诹访部想要他们两个除掉自己和润,而润的咳嗽可能是向自己发出预警,这样问是先威慑一下他们两个。
                                                    不论答案是什么,这一路都不能掉以轻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1-15 23:28
                                                      楼楼加油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1-25 23:57
                                                        lz好文好脑洞,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1-28 02:51
                                                          lz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2-01 18:55
                                                            这种事情必须把kamiya桑拉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2-02 1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