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叶公司吧 关注:14,516贴子:231,021
  • 43回复贴,共1

【脑叶公司】默示录小说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2-03 22:16
    本文含有:大量二设、剧透、请斟酌观看。


    回复(1)
    2楼2018-12-03 22:19
      前言
      各位晚上好!现在是12月1日晚上七点半 这次我打算以另一种方式来叙说脑叶默示录的故事 不过各位不必担心 待画师太太们忙完后 会有相同剧情的手书上传 小说版的内容承接手书版的上一集 也就是手书版第三集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 请赶快打开我的主页吧!但因为一些原因故事发展可能会与预期有一些出入 因为魂淡杀毒软件把我的稿子删掉了 但是我很快振作起来(这大概花了我几天时间)嗯...谁在乎? 也许这一次重写会比上次更好也说不定?总之,我喜欢这种新鲜感,我感觉我的创作激情又回来了,还请大家继续关注脑叶默示录小说版接下来的更新,我会加油的!


      收起回复
      3楼2018-12-03 22:23
        绝望的开端
        情报部审讯室内Yesod:知道吗?被派去的文职中,只有你活着回来。卡洛德:我很抱歉...Yesod先生.... Yesod:现在,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卡洛德:他....他杀掉了所有人?...... 卡洛德喘着粗气 看起来很糟糕 Yesod重重得拍了下桌子:这确实是一段不愿回想的经历,但如果有了这份情报,我们可以避免接下来的损失!你想让他们的牺牲白费吗?!卡洛德:他(歌唱机化员工)似乎很着迷于歌唱机的音乐....我只听了一点点就感受到了愤怒....抱歉...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Yesod看向旁边:Netzach,她交给你保管。 Netzach: 嗯?~我们的毒蛇看起来心情不太好?Yesod:我没空和你开玩笑! Yesod重重得推了Netzach一下 Netzach关闭了审讯室的灯 卡洛德无助得缩在审讯室的墙角 黑暗中 听到了楼上的对话 未知男声:你就是这里的主管对吧?!我知道你有权限解雇我,求求您,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不!我还不想死!随着一阵短暂的枪声 四周寂静的可怕....


        回复
        4楼2018-12-03 22:24
          战斗的理由
          卡洛德已不知道自己在审讯室待多久了,也许比起审讯室,这里更像是禁闭室,因为每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只有黑暗,平时自己刻意疏远人群的举动,在此时竟显得尤为讽刺。负面情绪吞噬了她,但卡洛德不在乎,因为在这望不到边的黑暗中,连痛苦都是如此值得珍惜。所幸这样的时间没有持续太久,收容失效的警报伴随着嘶吼打破了寂静,卡洛德猛地起身,既激动也害怕,她很确信这声音不属于人类,但比起待在这里,她更宁愿铤而走险。 走廊上满是同事的残*断*,并伴随着阵阵血腥味,这里的一切都在尽全力摧残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即使身体已经害怕得发抖,内心却在高呼:“活下去!”随着这份信念,卡洛德捡起了一把武士刀,这必然不是一把普通的武士刀,员工用的武器,都被称为E.G.O武器,公司曾明令禁止文职携带E.G.O武器,但即使手中的武器再强大,要和那样的怪物战斗.......卡洛德努力不去想这些,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她只想尽快醒来,然后扑在妈妈的怀里。但可惜的是,这里不是梦境,而是名为现实的地狱,在前方等待她的,绝不是什么妈妈的怀抱,而是畸形扭曲的异想体。 异想体似乎发现了卡洛德,转过身看向她,并用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嘴的发声器官大声吼出:主管!主管! 面对这样的怪物,竟然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卡洛德已经被异想体逼到了墙角,她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她的死亡,,,,,,,, 员工:你这该死的怪物!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卡洛德缓缓睁开眼睛,那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员工,正死死的抓住异想体的腿,但是很显然,那力量如同螳臂挡车。异想体的头突然变成了一个少年,并用少年的声音说出:老爸,快走! 那个员工显然被激怒了,掏出随身的匕首狠狠刺进了异想体的大腿,员工:你这个该死的怪物!你不配拥有我儿子的模样!你不配夺走他的生命! 异想体任由员工刺它,并不断的用少年的声音重复说着:老爸,快走! 就这样持续了几十秒,异想体的头变回了畸形的样子,随即拟态出了手刃,杀掉了那位员工。 卡洛德被眼前的事物震撼到了,她用那双纤细的手缓缓举起了武士刀,那一刻,少女的眼神不再迷茫,她有了战斗的理由,那就是:家庭。


          回复
          5楼2018-12-03 22:25
            前排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03 22:26
              竟然加精了?!我会加油的


              回复
              7楼2018-12-03 22:33
                吼姆拉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03 23:42
                  结束,亦或是新生?
                  那异想体似乎看出了卡洛德的意图,只见它稍微后退了几步,身体微微前倾,还没等卡洛德反应过来,便以极高的速度冲向她,卡洛德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现在只能将重心放在防御上,如果贸然进攻,无疑是莽夫之勇。


                  铛!怪物的手刃重重得砍在武士刀上,刀刃擦出的火光在昏暗的环境下如同死兆星一般,那怪物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卡洛德险些没有握住武士刀,渐渐地,卡洛德的动作开始缓慢,而那怪物却好像永远不用休息一样,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 虽然实力相差甚远,但在交战的过程中,卡洛德发现,只要自己有逃跑的意图,那怪物就会拟态钉锤狠狠地砸向她,在拟态的过程中,却有好几秒的时间不做任何攻击,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卡洛德这么想着,做出了收刀逃跑的动作,果不其然,那怪物再一次拟态了钉锤,卡洛德侧身远离了钉锤,她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在飙升,虚晃的刀再次拔出,卡洛德用尽全身力量挥刀砍向怪物的头部,手起刀落,恶臭的液体从脖颈中喷出,怪物好像失去力量一般跪倒在地,卡洛德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砰! 卡洛德突然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滚烫的血液随即喷发而出,卡洛德艰难的转过身,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击竟然是由那个怪物打出来的,卡洛德:怎...怎么会..... 异想体以惊人的恢复力重新长出了脑袋 并张开扭曲的嘴说:仅仅是因为我们对人类有害,就要赶尽杀绝才罢休吗? 卡洛德并没有用心听它的话,她只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


                  回复
                  10楼2018-12-04 22:36
                    哦哇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06 18:28
                      新生
                      X:Angela,替我联系一下时轨公司。Angela:就差一点了,真的要放弃吗?X:为了这项实验我们已经损失了太多员工。Angela:事实上....员工的死亡可以带来..... 够了!我现在不想听这些!X重重得把资料甩在地上。Angela似乎没有生气,慢慢的把资料捡了起来:一切随您。随后转身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离开,X:对了,一会重置后,把那个文职叫到我的办公室。Angela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向走廊走去。
                      主管,您叫我?卡洛德缓缓推开办公室的门,X:不用太拘束,随便找一个地方坐下吧,也许以后你就是员工了。卡洛德:员...员工? X:没错,优秀的文职都有机会升职成为员工。卡洛德:谢谢主管的赏识。X看了看手表:Hod马上就来,在此之前,可以和我聊聊吗?卡洛德:嗯?....当然可以?,,,,, X拿出了两张照片,指向歌唱机化员工:这个,你之前见过吗?卡洛德:是的 X:很好,那这个呢?X指向一无所有的照片 ,卡洛德感觉自己的头突然疼了一下 X:你还好吗?卡洛德:没事....我想我应该没见过 。话音刚落,一个方形的机器人走了进来:主管,有新员工吗? X指向卡洛德:她就麻烦你了。 Hod:好的,请跟我来。
                      Hod:各位请好好干!所有的新员工都要参考这个培训视频哦。虽然Hod本人很乐于推广培训视频,但这些“优秀文职”似乎并不领情,众人台下的小声嘀咕似乎快要盖过Hod的声音。Hod:请保持安静。文职A:大伙快看,死人公司要让我们升职了,是不是这次要直接跳到怪物的嘴里啊?话音刚落,台下一阵狂笑。Hod:请...... 议论的声音逐渐变大,就在这时,培训部的门被一脚踹开,Netzach:我说Hod,你真的有必要这么惯着他们吗?文职B:又来一个破盒子。Netzach突然走向文职B,拽住了他的衣领: 哦?是吗?你想变成这样吗?文职B:抱歉.... Netzach一拳打在文职B的脸上 :下次别让我看见你。随后Netzach望向Hod:请继续,通过Netzach的帮忙,培训会议顺利了许多。
                      Hod:从今天开始,大家请住在员工休息室。


                      回复
                      13楼2018-12-07 01:44
                        牛角尖
                        员工宿舍内 文职A看向卡洛德:嘿,你看起来....也很无聊? 卡洛德:嗯...是有点儿。 文职A:对于现在的科技水平,你怎么看? 卡洛德:诶?科技?文职A:对啊,相比起21世纪我们的科技已经很发达了,但我觉得还不够。卡洛德:我觉得,就像在钻牛角尖一样,我们已经到达了顶端,没必要再继续下去。文职A:你不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吗?卡洛德:知道的越多,新的问题就会越多,我不想把自己逼疯。文职A:........卡洛德:就比如,既然人死后一切都没了,为什么要活着? 我们是真的存在思维,还是一切都只是在按照程式行动,如果这一切的真相都太过残酷,我宁愿不知道。
                        员工宿舍的门被缓缓打开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SalLake:我听了你们的对话,很有意思,有兴趣加入外勤特工吗?文职A:我有兴趣!卡洛德:请给我一些时间考虑... SalLake走向卡洛德:没问题,你可以先跟我去看看。文职A:我呢? SalLake:你可以继续钻牛角尖,随后看向卡洛德,我们走吧。
                        Hod办公室内 Hod:你是C.A.R议会的人?我明白了,现在就去通知主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13 18:55
                          关于C.A.R议会: 位于脑叶公司的最底端,因为部长们只被允许在管理的部门活动,所以一度被认为是不存在的议会,在脑叶公司里,拥有仅次于主管高于部门部长的权利,这个议会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四位精英员工创立,虽然他们可以自由出入脑叶公司,但多数时候都在议会大厅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13 20:54
                            电梯内 卡洛德:请问...还没有到吗? SalLake长长得打了一个哈欠:啊,快了。卡洛德:明白了。一阵短暂的寂静后 SalLake:关于外勤特工的事,想得怎么样了?卡洛德:请问工钱方面... SalLake:普通员工的双倍,够吗?卡洛德:会不会是什么高危工作?SalLake:放心吧,自从有myo协助,已经好久没有发生伤亡了,而且.....(SalLake掏出简历)卡洛德:而且什么? SalLake看了看卡洛德的简历:而且,我会资助员工们家庭旅游。卡洛德:你在看我的简历?SalLake:只是看看你的家庭状况。卡洛德:我愿意试试。SalLake:一会儿好好表现。正当卡洛德想问为什么时,电梯门开了 RO:欢迎回来,SalLake,她是?RO看向卡洛德 卡洛德:您..您好,我是.....SalLake见势不妙急忙救场:RO先生,您从这位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什么? RO:一位文职?SalLake:我看到了一位充满潜力的小姑娘。RO: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SalLake:拜托
                            ,上次只是一个意外。RO:开门见山的说吧,还是外勤特工的事?SalLake:是的。RO:也许我们可以再试试,你带她去见myo吧。SalLake: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13 23:43
                              快更!快更!快更!(一无所有.jpg)


                              收起回复
                              17楼2018-12-17 15:53
                                开始行动
                                SalLake:报告你的状况,卡洛德。卡洛德:我很好,现在我们已经到黑森林了。SalLake:好的,我现在把回收目标的图片发给你,照计划行事。卡洛德:明白。随后卡洛德掏出平板,一张图片缓慢的加载出来,Myo:嚯,他长得可真像鸟嘴医生。卡洛德:诶?!Myo小姐?!Myo:怎么?很惊讶吗?卡洛德:不...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被吓到了,您是什么时候在我后面的... Myo:胆子这么小还逞强。卡洛德:哪有?!我...我去前面看看情况,失陪了!Myo望着渐渐远去的卡洛德,自言自语道:我开始对你有点兴趣了。
                                C.A.R议会大厅内 RO:说起来,SalLake,外勤特工真的是你的提案吗? SalLake:不,这其实是主管的,但我觉得也不错,就申请参加了,这有差吗?RO:不...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蹊跷。SalLake:您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担心,所以才显老。RO:但愿.......只是我的错觉。
                                黑森林内 Myo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一阵爆炸声,Myo赶紧掏出对讲机:呼叫A队,刚刚的爆炸声是什么?!员工A:遭遇敌袭,是异想体!它的眼睛好多!啊啊啊啊!随着咯嘣一声,那员工没有再说话,而留下的,只剩惨叫和枪声。 卡洛德....你可千万不能!....Myo心里这么想着,随即加快了脚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22 16:39
                                  【对于C.A.R议会,我们一无所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22 23:29
                                    番外篇 员工故事:SalLake
                                    心理医生: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SalLake:噢,你说我?陪我聊聊天就行。心理医生:我很乐意先生,在此之前,可以先麻烦您做一下心理评估吗?SalLake:我讨厌测验。心理医生:第一题,您是否时常感到不安?SalLake猛地锤了一下桌子:再说一遍,我他X的讨厌测验!心理医生:好的好的,请您冷静,今天我们就暂时不做测验了。SalLake:我可以开始说了吗?心理医生:当然。SalLake:我曾经...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科研人员,拿着最低的工资,做着最累的活,所以理所当然的,年轻气盛得我根本不会满足,于是我看到了你们——脑叶公司的招聘广告。心理医生:在这里,您的才华充分得到了展示,我不明白您有什么不满的。SalLake闭上了眼睛,懒散的倚在靠背上:你当然不知道,那是我刚入职时期的事了。心理医生:如果您愿意和我说说的话,说不定会好一点。SalLake:当时我崇尚绝对的理智,和你们一样。心理医生:您当时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情报部。SalLake:是啊,但现在我为那个举动感到后悔。心理医生:发生什么了吗?SalLake:james事件,你知道吧?心理医生:那个蓄意释放异想体的疯子?SalLake:是的,就是他,我在那次浩劫中活了下来,但却没有丝毫的庆兴。心理医生: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建议您定期服用脑X肽。SalLake:正常?!你他X的在和我开玩笑吧?!你知道*人的感觉吗?!为了拯救多数人.....我把那七位员工,连同那两只异想体!全部锁在休息室里,他们隔着防弹玻璃,哀求着我开门,但看到他们背后的玩意儿,我愣住了。我亲眼看着他们被杀掉,却无能为力.......你知道那种负罪感吗?!心理医生:您做了最正确的选择,先生,建议您定期服用脑.......心理医生还没有说完,SalLake便盖住了她的声音:不....你逃不掉的......那种深深的负罪感....直到今天,我还能梦见那天的场景.....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C.A.R集体心理测试第█ █次尝试,本次依然以失败告终。


                                    回复
                                    21楼2018-12-23 20:34
                                      卡洛德!,对讲机的那边没有传来回应,嘁!Myo咬紧牙,跑过遍地模糊的血肉。
                                      对讲机又举到嘴边,还未按下,一人飞出眼前的转角狠狠砸在树上,胸口被穿出的伤口涌出一股股鲜红的血液。Myo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手中的对讲机险些滑落。卡洛德的惨叫声把心神未定的Myo拉回现实,迈出树丛,目光便落到卡洛德身上,大鸟叼着伤痕累累的卡洛德,准备给予最后一击,一颗子弹穿碎了大鸟的尖喙,卡洛德也应声摔到了地上,大鸟显然被激怒了,它的嘶吼惊动了整片森林,连大树都似乎为之颤抖。Myo重新上好步枪的子弹,冷笑了一声:我要宰了你这**! 饱含怒火的子弹随即倾泻而出,子弹一颗颗精准的打在大鸟身上,溅起的血花渐渐沾染了整片黑森林。Myo喘着粗气:你也....不过如此嘛!....哈...哈.... 大鸟痛苦的瘫在地上,发出了极具穿透力的悲鸣。仅仅几秒时间,远方就传来了其他鸟类的回应。哼,这种货色,来多少,我就杀多少!Myo心里这么想着,随后把手伸向背包:见鬼!子弹竟然打完了?! Myo的本能告诉她,你该走了!但看着伤痕累累的卡洛德,Myo缓缓得点了一支烟,并抽出随身携带的居合刀:我真是疯了......但这种感觉......也不赖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2-24 12:42
                                        医生:病人现在情况紧急!需要立即进行手术!兔子队员:可是这样....老大的身体就和普通人没差别了啊!SalLake:管不了那么多了!送去手术台!医生:是!
                                        Myo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自己身处异想体的包围圈,而自己的子弹却打完了,正当绝望之际,卡洛德挺身而出拯救了她,Myo:你是...卡洛德吗?!卡洛德紧紧握着Myo的手,没有说话。Myo的眼角闪烁着若隐若现的泪珠:我...我想起来了...那一次...是你救了我!而我却忘记了....抱歉....我很抱歉.....卡洛德的身体在慢慢淡化:现在,我们两清了呢,Myo小姐。Myo:等等!你要去哪儿?!没有你的话...我该怎么办?!卡洛德:如果是Myo小姐的话,一定可以振作起来吧?Myo:等等!我还有许多话........
                                        SalLake:Myo,你可算醒了!Myo:我这是...在哪儿?SalLake:你简直快要吓死我了!当我们在黑森林发现你时,你全身都是血!Myo:是吗?...那个女孩呢?
                                        SalLake:谁?Myo:卡洛德。SalLake:啊,你说那个文职啊...也许她逃走了,也许她已经死了,谢天谢地,你还活着。Myo突然猛地爬起,狠狠地拽着SalLake:你说什么?!SalLake:啊?我有说错什么吗?Myo:你说卡洛德...已经死了?!SalLake:拜托...一个文职而已。话音刚落,SalLake的脸被Myo重重得打了一拳。SalLake擦了擦鼻血:Myo,你今天真的很奇怪!Myo没有理会SalLake,穿上衣服准备离开。SalLake:等等,你刚做完手术!还没检查..... Myo:不劳你费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25 10:37
                                          疫医:噢,我的孩子,你终于醒了。卡洛德:你是?....疫医?!疫医:今日,吾将治愈你的疾病,而你将获得新生。卡洛德: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疫医:看看你身上的伤,你一定累坏了。卡洛德想逃走,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在了床上: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吧!疫医拿起被烧得通红的烙铁:放轻松,我的孩子。卡洛德:求求你....不要..... 烙铁距离卡洛德得伤口越来越近,仅仅是烙铁所散发的热量,都让卡洛德痛不欲生。随着呲的一声,由伤口处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卡洛德昏厥。疫医缓缓得解开绳子:这会让你的伤口好些,至少不会感染。刚解开绳子,卡洛德就像木偶一样瘫倒在地上。疫医拽住卡洛德的头发,把她强行拉了起来:噢孩子,你还不能休息,仪式未开始之前都不能。卡洛德没有回应疫医,一直在微微地哽咽。疫医用空出的手掏出怀表,若有所思一会后:是时候了。
                                          后街遗址内 疫医带着卡洛德登上了讲台,台下的贫民窟难民见状全体下跪:万能的神!请您赐福我们! 疫医:我的孩子们,十二位信徒已经降临,现在请与我,向神之子举起叛逆的旗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25 19:19
                                            疫医缓缓得举起葡萄酒:孩子们,旧神即将被取代,请与我和十二门徒,共享这最后的圣餐。
                                            卡洛德望着眼前早已腐败的面饼,没有丝毫下口的欲望,但迫于饥饿,只能闭上眼睛,用早已干裂的嘴,一点一点地啃着。小女孩难民举着葡萄酒走到卡洛德身边:大姐姐,你看起来很渴,我的葡萄酒可以分你一点。卡洛德:真...真的可以吗?... 小女孩难民把酒杯递到卡洛德手上:当然可以啦。卡洛德用颤抖得手接过酒杯:那...谢谢你。 砰!酒杯被信徒打碎在地,鲜红得葡萄酒也随之渗透进地板。信徒望着卡洛德:你,不能喝。小女孩难民呆呆的望着鲜红的地板,随后嚎啕大哭起来。信徒:那边的,一会再准备一杯给她。但是另一个信徒似乎因为哭声并没有听见,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卡洛德拉住信徒:你没有看见吗?那个信徒根本没听见。信徒傲慢得打开卡洛德的手:用不着你管。
                                            一段时间后,疫医再次走上讲台:时间不早了,请各位回去休息吧。随后,一帮身穿红色袍子的人把卡洛德押进了地牢。
                                            到了地牢后,卡洛德无力得瘫倒在地上,只过了几分钟时间,卡洛德就入睡了。但是这样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夜里,卡洛德突然猛地惊醒,并且一直在反胃,吐到休息的地方就不好了,卡洛德这么想着,走到了地牢的另一边,那是一片监狱,里面关押着难民,突然,反胃变得更加严重了,卡洛德早已不能管这里有没有人,她随便选了一间监狱,随后呕出了那些恶心的面饼,呜~~~ 那间监狱里传出了悲鸣,卡洛德:对...对不起...我只是.... 突然,一双翻白眼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卡洛德,卡洛德被吓了一跳,险些失去重心,呜....呃啊啊...那个人如同丧尸一样,疯狂的敲打着监狱的铁门,似乎想要吃掉卡洛德。卡洛德:不...这不是真的!.... 随后卡洛德看向周围的监狱,里面的难民逐渐尸人化,敲打铁门的声音逐渐变大,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2-26 17:17
                                              如果尸人化的源头是那杯葡萄酒.....或许那个小女孩还活着?!卡洛德这么想道,随即加快了步伐。
                                              小女孩:姐姐...他们都好可怕....呜呜.... 卡洛德: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现在就想办法放你出来。狱卒:你是谁?!不想死的话就乖乖跪下!卡洛德偷瞄了地面一眼:我....投降.... 狱卒走到卡洛德身边,看了看里面的小女孩:想救人?就凭你?现在,给我乖乖的把手举起来。卡洛德缓缓得从背后抽出双拳,待狱卒走近后,紧握的双拳猛的张开,突然扬起的沙子使狱卒猝不及防,利用这个空隙,卡洛德捡起身旁的石头,狠狠地挥向了狱卒,伴随着一声惨叫,狱卒应声倒地。卡洛德拿起了狱卒的E.G.O武器:可以往后站一站吗?小女孩:嗯! 随后卡洛德挥动武器砍向铁锁,在E.G.O武器面前,铁锁就如同泥土一般,失去了平日的坚韧。卡洛德向小女孩伸出手:让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沉寂已久的后街再次恢复往日的嘈杂,难民们躲在废墟里不安地张望着外面的世界,夜幕中,两个女孩的身影若隐若现,她们拼尽全力的跑,好像在躲避着什么。“愿上帝保佑这两个孩子,”一个难民紧紧地握住十字架,如此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28 13:36
                                                卡洛德的喘息声逐渐沉重,即使是简单的跑步也开始感到力不从心,她看了看身边的小女孩,早已是精疲力竭,一副强撑着的样子,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追上的...卡洛德这么想着,握紧了手中的E.G.O武器,小女孩的哭声逐渐变大:姐姐...我们是不是要..要死了?... 紧握的双手突然松开,卡洛德猛地转过身:没问题的!一定...一定可以逃出去!小女孩:姐姐?! 砰!卡洛德勉强挡下了敌人的攻击:快....快走!小女孩:姐姐?!...不...求你了...卡洛德的剑与敌人交织在一起,高速的碰撞磨出了明亮的火光:快.....我坚持不了多久.... 小女孩强忍着不舍,转头跑向了新街区,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卡洛德不由自主地笑了,信徒高高得举起大剑:给我去死吧! 虽然是大剑,劈砍的速度却快得吓人,卡洛德也因自身体力不支被打翻在地,几十秒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信徒B:追到了? 信徒:还少一个,给我追! 刚抬脚,信徒就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低头一看,卡洛德正死死地缠住他的大腿,信徒举起大剑准备给予最后一击,当剑刃距离卡洛德仅有几厘米的时候,疫医:停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信徒:可是... 疫医走到卡洛德身旁,摸了摸卡洛德的脸颊:难道,你忘了那个诅咒吗?信徒:对不起,是我冲动了。疫医看了看周围的信徒:把她带回去。信徒:是! 望着被拽起的卡洛德,疫医自言自语道:还好...抓到的是你。
                                                新街区酒吧外 Myo:你刚刚说,一个蓝色头发的女孩救了你?小女孩:是的!求求你...救救姐姐.....Myo从便服中掏出对讲机:兔子小队,紧急集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30 17:39
                                                  后街遗址内 兔子队员A:老大,C4炸药已经安装,随时可以引爆! Myo:开始爆破! 兔子队员:是! 伴随着一声巨响,教堂的大门被炸穿了,Myo举起步枪,警戒的向前走着。兔子队员A:10点钟方向确认无人。Myo:收到,B队,报告情况。兔子队员B:我这里......也没人。Myo随后踹开眼前的门,看着空无一人的景象,她自言自语道:该死...难道被他们发觉了?!Myo收起枪正准备离开,却被墙上的图画吸引了视线,那是一幅教堂的平面设计图,端详许久后,Myo举起对讲机:A队,你们在大厅对吧?帮我看看王座底部。兔子队员A:收到,让我看看....呜哇?!Myo:怎么回事?!兔子队员A:是一条密道!里面有哭声!Myo:A队B队在大厅待命,我马上就过去。
                                                  教堂大厅内 Myo对着密道比划了一会儿后,望向兔子队员:你们看好这里,我自己下去就够了。兔子队员:可是老大.....你已经是普通人了啊!......Myo:放心放心~
                                                  密道内 大量的残次品门徒被铁链绑在柱子上,他们痛苦的呻吟着,渴望有谁能来了结自己的生命,Myo走到一个门徒的身旁:嗨?... 那门徒突然猛地跃起,但身体却被铁链牢牢的锁住,他用尽全力的挣扎着,眼睛泛着微微地红光:求求你....杀了我!!! Myo:在这之前,我得问你个问题。 门徒:只要你肯杀了我,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Myo:你见过一个蓝色头发的女孩吗?她叫卡洛德。门徒:.....卡洛德?是那个被选中的第十二位使徒?Myo:什么?!门徒:白夜——吾等的真主,早已戴上它的十二位使徒,讨伐创造它的神之子了!Myo:创造你们的?!A.....你这家伙....到底隐瞒了什么......
                                                  脑叶公司内 A看着监控影像:终究还是来了..... Angela:做出你的决定吧,A。
                                                  A凑近了麦克风:全体作战人员注意,准备迎接ALEPH级敌袭,请各位员工仔细听从部长的命令,要与敌人战斗到最后一刻!Angela:这就是你的决定?A:这,就是我的决定!
                                                  C.A.R议会内 RO:轮到我们上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01 19:04
                                                    默示录Ⅱ:欲救之人
                                                    “伊琳达!”SalLake敲着死死关闭的铁门,门内不断传来惨叫,血液从门缝中渗出来。 “回答我,快回答我!”他一次次敲击着紧闭的铁门,门后不断传来惨叫和怪物的咆哮声,他的手脚冰凉,双腿也在发抖,但还是一次次敲击着铁门。脚下的血液越积越高,逐渐淹没SalLake的脚踝,粘稠的触感令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当时要把我推出来……”他嚎啕大哭,瘫坐在地上,不断升起的鲜血瞬间淹没了他。 SalLake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惊魂未定,身边的闹钟机械地叫着。他愣了一会儿,擦掉眼泪后就按掉了它,起身准备去洗漱。 洗脸台上摆着两个牙杯,两支牙刷,SalLake拿起其中一只,漫不经心地开始洗漱,然后走到客厅,拿起两只马克杯中的一只,倒了杯咖啡,坐下来边吃早饭边看报告。 “根据造成重大伤亡的James事件,我司考虑的防范措施如下……”SalLake读了下去,但里面全都是虚与委蛇的反省,翻来覆去地推脱责任,根本没有考虑如何补偿受害者家属,也没有想要加强防范,只是为了哄骗当下的员工不要紧张,安心地继续工作,根本没有实质的改变。他叹了口气把报告扔进垃圾桶,深知在这个地方员工只不过是电池,压根毫无意义和人权,而在这地底深处的实验室,要工会主持公道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一旦进来只能认命,在这里或许异想体们远比不断牺牲的员工重要的多。SalLake换上西装,走出公寓。一直以来,他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弥补这一切。当他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时,已经坐在了时轨公司的桌子前,而眼前的这位员工刚刚看完他递交的关于James事件的报告,直视着SalLake的眼睛。“我很抱歉这样的悲剧发生,SalLake先生,”他不紧不慢地说着,“但先生,我必须按照我司规定将风险告诉您,希望您能冷静下来听,因为会有些抽象,我会尽量简单地解释清楚。虽然我们可以在合理范围内回溯时间,给您重新挽回的机会,但脑叶公司的情况有些特殊,如果用回档比喻的话……那就是死档,您理解吗?而任何一次重置时间,都可能带来恐怖的后果,甚至是不可逆的灾难,而且,虽然我很难过这么多优秀员工牺牲,但既定事实很难改变。这不是任何针对您个人的东西,只是我们技术的极限就只能做到这些,关于时间的技术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逐渐成熟,希望您能谅解。”“我理解,”SalLake冷静地说,“我很感谢你这样仔细讲解,我也事前了解过这样做的风险了,所以请放心执行吧,我会承担一切后果。”随后他递给眼前的人自己的C.A.R员工卡,他知道每次重置都必须是议会员工所授权的,而他本人拥有这样的权限。时轨公司的人看着员工卡,叹了口气,接过卡片开始填写表格,“那就只能祝您好运了,先生。如果您不介意,我能问问这受害者中是有您的亲朋吗?别担心,我会照旧执行的,我只是以个人身份感到好奇而已。”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了,“里面有我的爱人。”SalLake小声说。“了解了,”他点了点头,向后方的实验室走去,“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闹钟再一次响起,SalLake坐起身后身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早安啊,SalLake。”他侧过身,微笑着同枕边的人说,“早安,伊琳达。”于是SalLake像往常那样和她一起站在洗漱台刷牙,一人拿起一支牙刷,他又差点拿了伊琳达的毛巾来用,之后SalLake给两个马克杯都倒上热腾腾的咖啡,在烤面包机里塞上两片吐司,同眼前的人说笑着吃完早饭,各自换上西装,开始再寻常不过的又一天工作。SalLake和那天一样,被指示去调查回溯之钟,也和那天一样,在控制台点亮了三个灯泡。所有这一切都寻常得令人诚惶诚恐,他的脑中到现在还回放着今天早上伊琳达的微笑,她说过的每句话,她双手的触感,留在被褥里的体温,还有一切他来不及珍惜就已经烟消云散的东西。三个灯泡稳定地亮着,监控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异常,SalLake观察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了。他在脑中暗暗回忆着自己所能利用的一切:能够暂时回溯时间,但必须以一个员工的性命为代价的回溯之钟,在James事件后出现的白夜,还有自己无论如何必须救下的伊琳达……“哦,不好意思撞到你了。”一个匆匆经过走廊的员工回头向SalLake道歉,他没说什么,挥挥手向他示意自己没事,甚至没有力气再挤出一个礼貌性的笑容。其实就算是现在这样,已经回溯了时间,但真正能阻止这一切的也只有最后的行动,在那之前无论情况有多险恶,有多撕心裂肺都必须继续下去。 “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既定事实。”他回忆起当时的这句叮嘱。 “但无论如何,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他嘀咕着。


                                                    收起回复
                                                    32楼2019-02-25 08:10
                                                      【脑叶公司】默示录Ⅱ:既定事实
                                                      SalLake深知在脑叶公司自己的直觉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事物,这里有很多可以操控人类感官,精神甚至时间本身的异想体都会存在,而远比他们更不计后果的人则是主管。这里的主管并不需要为员工的意外伤残和死亡负责,所以但凡可以将公司利益和效率最大化,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就在刚刚他感到了些微的违和感,他说不出这种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只能说源自让他活到了现在的,最原始的动物本能吧。
                                                      眼前的三个灯泡都开着,剩下最后一个没有打开,主管说做到这一步就可以了,他也依旧记得自己回溯了时间,要以自己的方式阻止james事件,但有些事情不对劲,任何细节都和平时的常态对的上号,但就是有些什么不对劲,他隐约觉得自己已经做过眼下这些事情了,但既然是时间回溯,那肯定是已经做过一次,并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但仅仅是这样依旧无法打消他的疑虑,他努力回忆着自己当时那一天的日常,出了控制室走在狭长的走廊上,到底是什么令人如此不舒服,像是寒风从后颈吹来一样……
                                                      他边走边想,我好像在这里被人撞到过,那是个挺友好的普通员工,似乎赶着去做什么……
                                                      他边顺着思考下去,是的,被撞到之后是关于回溯之钟能针对特定时间点跳跃和回溯的分析会议,接着是被人们称为“午夜考验”的午夜突袭……
                                                      他想得出神,直到站在走廊的尽头,才终于理解了这股恶寒的真正意义:
                                                      那个同他擦肩而过的员工消失了。或许是死了,或许是病了,或许是请假也或者是被主管叫走,总之他没有出现在这一天中,这点让SalLake非常不安,既然既定事实不会被改变,那么这人起码穿过走到去执行的命令不可能消失,那到底是什么使得这个员工完全地人间蒸发了?如果是异想体,那自己不应该毫发无损,警报也不可能没有被触发,但这人明确地消失了,命令依旧有人完成,那么如何想都该知道,这是高层的决策,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但他是被牺牲了,或许不是疯了就已经死了,这一定是和某种部门或者某种工具异想体有关……
                                                      工具……
                                                      “那么只可能是回溯之钟了。”他想着。成为高管之后他才了解到所谓回溯之钟的能力不能轻易启动的原因是会牺牲一名高等员工,而那个消失的和善小伙子或许正是因此被抹去,那么自己刚刚的不和谐感也可以解释得通了,时间已经因为回溯之钟而重置,或许这只是高层的实验,那么自己刚好也可以借机观察这种重置到底可信到何种程度。
                                                      “既定事实无法改变。”他回头看着空荡荡的狭长走廊,脑中回响着这句话。虽然计划周密但他依旧十分忐忑,如果一切顺利,那么白夜也可以用回溯之中掐灭在时间的缝隙中,让一切回到正轨,但如果真的如那个员工所说,无论重置时间,如何重置时间,一切应该发生的都会在那一秒发生,那么自己该如何是好?
                                                      或许是墨菲定律使然,世界上总有突破计划的事情发生,何况在这个塞满怪物的底下公司。将近午夜的时候整间公司警铃大作,但只有一位员工被派遣到了前线,公司一反常态要求大家在宿舍待机,指示的内容似乎是去位于袭击现场很远的一间收容室,SalLake记得那是去回溯之钟,高层试图用回溯之钟来对付午夜袭击,直接将这段时间掠过,如果一切没有出现问题,那么他会经历和白天类似的怪异感受,而如果这一切能够成功,那么利用回溯之钟的计划就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他焦躁地等待着,伊琳达因为长鸣的警铃而睡不着,打着哈欠靠在他肩膀上,而时间顺利地飞奔下去,警报开始要求支援,要求武装员工到达那些SalLake熟悉的袭击地点去清理怪物。
                                                      他不能相信这一切居然没有奏效,于是继续耐心地等待着,直到警报最终解除,黑夜的空气变回黑色的死寂。伊琳达像是察觉了什么似的问了他一句,“怎么了?为什么你这么紧张?整条胳膊都紧绷着。”
                                                      “我没事,只是很失望他们又让这种事情发生了……”他试图转移话题,好在她实在是太困了,根本没有察觉他在搪塞,“你知道,似乎隔段时间就要遭遇这样的袭击,这实在是太吓人了,不觉得吗?”
                                                      “或许半夜不适合考虑事情……”她拍了拍SalLake,“赶紧睡吧,困死我了,明天还有工作。”
                                                      “伊琳达,”他突然回过头直视着她的眼睛,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但此时他太绝望了,太难过了,最后的希望已经被证实完全不可行,如果回溯之钟都无法篡改因果,那么这事情注定是无解的,那么眼前这次谈话或许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伊琳达像是察觉了什么,没有立刻躺下来,也直直看着SalLake的脸。
                                                      “如果……如果有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做到的话,你会怎么办?”
                                                      “诶……”她有点意外,“我的话压根就不会相信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那如果真的发生了的话呢?”
                                                      她笑了起来,“那就试着用逆向思维想想看啊,世界上没有所谓必定的事情,所以才这么有趣吧。而且就像你经常说的那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好了好了,睡觉啦,半夜容易想太多,我看你是累坏了……”
                                                      SalLake没有继续说下去,在伊琳达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就躺下身继续睡觉了。
                                                      他第二天从可能性最微乎其微的方案试起了,那天早上他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喊住了伊琳达,试着让她和自己一起旷一天班。
                                                      “可是旷班了也没地方去啊?留在公寓的话也会有别的员工来敲门,甚至拿着钥匙来开门的。”
                                                      他沉默了一下,打算换一种说法,他知道在伊琳达面前说谎毫无用处:“我只是……只是昨晚做了个噩梦,关于失去你。然后今天你就又得去照看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怪物,我有些……你知道的,那个梦太过真实了。”
                                                      “我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SalLake的情绪有些失控,眼泪几乎夺眶而出,“我想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但依旧没能救下你,天啊,我实在是太害怕了,如果我现在是做梦该怎么办?如果现实中你已经永远地离我而去,我该怎么走下去?”
                                                      “我就在你的身边,哪儿都不去,SalLake。”伊琳达捧住了SalLake的脸,擦掉他的泪水,“我会格外小心的,你不用担心我,而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一起从这里出去,安安稳稳地生活下来,好吗?”
                                                      SalLake无论几次看向她的眼睛都能被它们的美丽和平静震撼,他不愿意这是最后一次,为了这事情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好的……好的,我可能有些太多愁善感了。”他试着整理情绪,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才出门。
                                                      “我不能理解你所说的,”主管麻木的声音从听筒那一侧传来,“我们依旧会派遣所有既定名单内的员工去管理异想体,但我会告诫他们应该更为谨慎。谢谢。”
                                                      SalLake刚想继续解释下去就被挂断了电话。
                                                      “既定事实无法被改变。”他想着这句话,焦急地咬着下嘴唇,虽然早知道这一切要如常地进行,但再次经历这一切对他而言无论如何都是想要回避的事情。每一个细节都有条不紊地走向必然的结局,这个狭窄的世界并不在意任何人的牺牲,但他在意,这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意,或许那些活到最后的人已经毫不介意了。


                                                      事情还是照常地发生了,一贯冷静的Yesod陷入了短暂的混乱,SalLake披着给病患的毛毯坐在休息室,门外医护人员互相叫喊着,帮忙把负伤的员工推走。
                                                      SalLake坐在里面努力不去回想自己当时看到的,她的尸体的惨状,试着去听Yesod从控制室那头传来的杂音,他记得这人平时是如何沉着冷静,在半小时前处理小红帽雇佣兵和大灰狼异想体的出逃时有多冷静,像是做手术那样,准确地找到病灶,分配绝对刚好的人力资源,迅速地解决问题,他当时对这一点感到无比佩服,但事到如今他还是因为友人的意外死亡而失去理智,他也没办法怪Yesod,正常人都受不了这种刺激。
                                                      但他知道自己和他都不再有时间来多愁善感,很快白夜的袭击就要到来,Yesod当然并不知道,但SalLake明白,既然自己知道,就必须采取行动。


                                                      回复
                                                      33楼2019-02-26 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