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跋涉吧 关注:121贴子:231
  • 0回复贴,共1
对于我们小孩来,家里磨汤圆意味着年快来了,有什么比过年更高兴的事呢?嗡嗡的石磨声像歌谣一样哼唱,推磨的木轴发出叽叽的声音,旋转的石磨溢出白白的米浆飘出米的醇香。如此动听的声音随着父亲推磨的双臂伸展再收回,仿佛父亲在拉一曲优美的乐章,这乐章是家的温馨曲,是岁月的歌谣。


我情不自禁地走了进去,走进音乐的旋律里。我踮起脚,两手像猴子一样搭在推柄上,跟着父亲的节拍一起推着。我不能像父亲的双腿稳若泰山一般,推柄差不多齐平我的嘴巴鼻子之间,我得跟着推柄向前走往后退如同跳舞,可我是一个蹩脚的舞蹈演员,一不小心左脚踩了右脚。推磨对于八、九岁的小男孩来说,开始是好玩,我推不了三圈,速度节拍跟不上,我被推柄带着跑,跑向前去,可来不及后退,结果推柄向我的鼻子嘴巴迎来打招呼。哎呦,我被推柄撞得鼻子一酸,牙槽一紧,我差点哭了。


推石磨真的累,根本不是好玩的事。好在磨的汤圆不多,每年就磨二十来斤用来待客和平时打打牙祭,毕竟红糖不易得,队里分的一点糯米还要留着炒炒米和打糍粑呢!


糯米磨成米浆后,得滤掉水。母亲将洗净的蓝花土布包袱摊开放入箩筐里,又将箩筐放在大脚盆上的两根扁担上,舀来米浆倒入箩筐的布里。滤一晚上水,再连半干的米浆和包袱一起放入装有火灰的木盆里,靠火灰吸干包袱的水分。一天的样子,解开包袱将米浆捏成小团放入簸箕里晒,晒干的汤圆雪白雪白的。要吃汤圆,从袋子里拿几个汤圆团子加水化开揉匀,再搓成像麻雀蛋大小的汤圆,待水沸即可下锅煮。


1楼2018-12-01 16: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