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16贴子:9,759
  • 19回复贴,共1

【渣翻】105-原最强、完成该完成的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元最強、成すべきことを成す大概快到高潮了吧。。。


回复
1楼2018-11-29 19:20
    I楼!抢到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29 19:30
      III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29 20: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29 21:30
          V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29 21:50
            VI


            回复
            6楼2018-11-29 21:55
              我再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1-29 23:33
                我再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1-29 23:33
                  排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11-30 02:19
                    X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11-30 02:21
                      插入魔法卡,結束這一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30 03:32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 大佬強制翻譯卡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11-30 12:03
                          XIII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30 20:02
                            插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02 00:22
                              休息日结束后的学院氛围,与上周的相比要缓和些了。


                              但是那,并不是因为有了什么进展。
                              该说不愧是王立学院的人们吗,大家只是单纯地习惯了。


                              或者说,虽然休息日还是那种气氛,但这期间各自怀揣着各种想法适当地将压力发泄出去了,大概是这样吧――


                              「在那之中只有她一个人那样,果然很显眼呢」
                              「……是啊」


                              放学后,索马一边无意地眺望着离散的人们,一边与艾娜进行着这样的会话。


                              在(索马)视线前方的是,难得没在自己身旁,而是坐在门口的希尔维亚。
                              虽然(索马)觉得休息日之前她的状况好了些,但这次不知为何她露着在想些什么的表情。
                              很难不让人去在意。


                              事实上一个接一个离开教室的同班同学们,也是以一副担心她的目光离开的。
                              而且今天上完最后一节课的卡里尼尔也是一样,这种程度还是能知道。


                              即使如此只是看着谁也没上去搭话,是因为感觉到希尔维亚无意中散发的拒绝他人的氛围吧。
                              虽然很在意,但现在还是放着不管更好。
                              大家这么想的地方,也应该说果然不愧是王立学院。


                              总之。


                              「嘛、总之我辈也走吧。艾娜像往常一样去训练场吗?」
                              「是呢。……这样好吗?」
                              「指什么?」
                              「不去搭话、之类」
                              「我辈还没到看不懂那种程度的氛围呢?不,倒不如说非常的担心呢,但现在该做什么,还是能明白的」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会在这里被投以怀疑的目光,但索马还是耸了耸肩。
                              就这么一直被艾娜以蔑视的目光盯着,但不久最终艾娜还是先站了起来。


                              「……嘛、好啦。完全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已经习惯了。反正无论怎样都会完美的解决吧」


                              这么说后,艾娜一边叹气地离开了,索马望着她的背影,不禁露出苦笑。
                              这到底该认为是被理解了呢,还是该认为自己很容易读懂呢。


                              嘛不管是哪一个都行,索马也站了起来。
                              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


                              然后,(索马)从还是一副想着什么表情的希尔维亚面前经过、斜视――在那停下脚步,因为与突然抬起头的希尔维亚,目光相对了。
                              不,正确来说的话……是因为在那瞬间感觉到了她眼睛深处所浮现的东西。


                              「……啊」
                              「嗯?怎么了吗?」


                              开口,不过立即就闭上了。
                              数秒、希尔维亚像是在忍耐什么的样子,就这么一下之后,脸上浮现出苦笑般的表情。




                              「……不、抱歉、什么也没。……抱歉呢」
                              「不是,为什么要道两次歉?」
                              「摆着副焦躁的表情我自己也能明白,关于这点的,抱歉?……于是在那想着,赶快说些什么好」
                              「我辈并没有那么想呢。而且你并不是因为喜欢才那么做的吧?」
                              「嗯……那、确实是那样的」
                              「那么你无谓地着急也算有意义了。只是尽情烦恼还算好。但有什么我辈力所能及的事的话我辈也会帮助你的」
                              「…………是吗。嗯、谢谢。但是、没问题。只靠我、总会有办法做给你看的」


                              这么说后希尔维亚露出笑容,但那不管怎么看都是在强颜欢笑。
                              不过就算在这里追问,希尔维亚也不会回答的吧。


                              「呋呣……了解了」


                              所以索马凝视那双眼睛片刻后,就点头。


                              「嗯、真的很谢谢你。啊、还有对不起、让你停下来。你还有着什么事吧?」
                              「不,要说哪边的话,是我辈擅自停下脚步的感觉,不必在意。嘛虽然确实有事,但也并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呢」
                              「……是吗。但是果然在更加麻烦你会很不好、在不走没问题吗?」
                              「是那样吗?嘛那么,我先告辞了」
                              「嗯。那么、再见……再见呢」
                              「嗯呣、再见」


                              说出离别的致辞,再次迈开步伐……从教室出去的时候,索马在最后再次投以视线,希尔维亚的样子比刚才要稍微要改变点。
                              就这么想着,然后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呋呣……」


                              不过索马,只是如此嘟哝着,然后收回目光,就这么离开了教室。


                              回复
                              16楼2018-12-02 01:01


                                回复
                                17楼2018-12-02 01:17
                                  跟踪狂的……主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02 08:53
                                    离开教室后的索马走向的是,学院长室。
                                    那当然是,因为在那还有事――


                                    「……从以前开始就在想了,总觉得你认为我是很闲的人?」


                                    把脚踏进去,最先听见的就是这样的话语,对此索马皱了下眉。
                                    宛如不情愿、非常不言而喻的口气,但那是我这边要说的台词吧。




                                    「不,以前就有说过吧我知道你在努力着?并没有在想那样的事?」
                                    「总觉得你现在是来问我有空吗……?」
                                    「如果没空的话就会让我退下吧?」
                                    「注意的地方太奇怪了吧……哈,嘛算了。那么,到底有什么事呢?」
                                    「唔姆、那么说来、你现在具体多有空呢?」
                                    「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我正在工作中,其实的话并不能说是有空?话说如此,但重要的事已经做完了……嘛、次要的事,接下来正要做呢」
                                    「呋呣……那么就不成问题」
                                    「所以说要先做要紧的事啊……不对?现在会来这里……难道说、已经发展成这种情况了吗?」
                                    「哦、注意到了吗。嘛也就是说,准备完了吧」
                                    「……虽然有预料到,但没想到打算速攻呢。嘛要是能赶上就好了呢」


                                    然后一边说着抱怨那样的话,希尔德加尔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彻底地共享了情报,在这时并不用一一说明真是轻松呢。


                                    可以的话希望尽快赶去――


                                    「啊、不……呋呣」
                                    「嗯?怎么了吗?快点走吧?」
                                    「不、是这样的、在那之前我想顺路去下那里。不过其实结束之后再去也行」
                                    「去那里……啊啊、嘛、正好我在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你理由吧」


                                    果然不必一一地说明就能明白,一边为再次的轻松高兴,一边那么嘟哝着。


                                    「……好、果然还是先去吧。等全部结束放心后在去做吧」
                                    「嘛、那边就拜托你了。……话虽如此,终于,有像这样的感觉了呢,因为有像这样的感觉、所以稍微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呢。以前的我的话、就会认为是后者吧」
                                    「人与龙时间的感觉不同吗。果然是因为变成了龙人的缘故吗?」
                                    「我虽然知道这些知识,但果然变成这样还是第一次呢。或者说,实际上并没有看见我以外的存在呢。嘛,成为龙人就会被世界刻印上己,一般的话会被世界所消灭也是理所当然的」
                                    「呋呣……嘛、总之走吧」
                                    「嗯呣、走了」


                                    应该要前往的是,学院地下迷宫。
                                    不过在那之前顺路去一个地方……只要那里的事情结束的话,之后就笔直前往。


                                    以索马的感觉来说是那种,终于、总算、已经,这类无以言表的感觉,但不管怎样马上就会在那结束。


                                    是的,结束。
                                    昨天,索马他们终于到达了第九十九阶层的最里面。
                                    然后今天,预定结束那个攻略。


                                    好像很短,也好像很长,一边抱着这样的感慨。
                                    索马他们为了完成那个,离开了学院长室。


                                    收起回复
                                    19楼2018-12-02 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