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洵吧 关注:4,069贴子:78,459

【三面燕洵】 (仙侠水仙向,烟熏X冰柿子,甜柿子X元淳) 残血孤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爱上了水仙不能自拔,三面燕洵都实在太美好了,每一面都很喜欢啊!写水仙有一个好处,就是无论是男一、男二、男三,全都是我最喜爱的燕洵!今次写的是我从没写过的仙侠,主要是因为觉得冷柿子太仙了,真的好想让他修仙啊!这篇的主角是冷柿子和烟熏柿子,甜柿子则和元淳一对。为免混乱,先来介绍一下四个主角的基本人设:

燕洵:冷柿子,仙门弟子,为人冷静睿智,因为武功和才智都很才众,很受师父疼爱,是下任掌门的最佳人选。

烟熏:烟熏柿子,武功深不可测的燕北魔君,为人亦正亦邪,虽看似手段狠辣,实则本性良善,只因一段残酷的过去,才踏上成魔之路。

洵儿:甜柿子,冷柿子的师弟,纯真直率,与元淳相爱。

元淳:烟熏的师妹,燕北的圣女,敢爱敢恨,突破正邪之限,决意与洵儿一起。


回复
1楼2018-11-25 12:31
    好好好,这个配对甚合我意!相爱相杀high 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25 12:59


      在雁南的校场上,众人都在勤于习武,魔界虎视眈眈,大家随时都要有作战的心理准备,在师父的严格要求下,人人都不敢放松。

      在众多勤于苦练的弟子当中,其中一个身影尤其耀眼,他身穿素色白衣,手中握着散发出美丽光芒的琉璃剑,步法身姿轻盈优美,舞剑招式潇洒自如,缕缕青丝随风而飘,白色衣袖也盈盈轻拂,那身影就如神仙一样迷人,这么俊朗儒雅的美男子,当然是断念最疼爱的徒儿—燕洵。

      另一个青年站在燕洵不远处,在默默看着他练剑,他面如冠玉,双目朗若流星,炯炯有神,看着那不单优美之极,而且力量绝不简单的剑法,又是崇拜又是欣赏。师兄的剑术果然是叹为观止,这套他自创的琉璃剑法,也只有他一人才能舞得如此飘逸又充满力量!能这样欣赏这天上才有的画面,真是作为他的师弟的最大福气啊!

      “喂!洵儿!你怎么又偷懒了?还不快点去练箭?”

      红绡一记鞭子抽来,这当然只是和弟弟闹着玩的,完全没有杀伤力,洵儿很轻松便避过了,笑嘻嘻的说道:“我的好姐姐,我是在看二师兄的剑法,从中偷师啊!师父不是常说道,要自身修为有所长进,必须时常保持谦逊之心,无时无刻都向他人学习吗?我只是遵照师父的话去做罢了!”

      “你就是有各种的理由!也只有二师弟才可以容忍你,哼!”

      “二师兄向来对洵儿最好了!会弹琴给洵儿听,又会泡茶给洵儿喝。” 一说起燕洵的美好,洵儿便十分陶醉。

      “啊?那即是我这个姐姐不够他好了?” 红绡佯装生气了:“那你找你二师兄去吧!我可不管你了!”

      “二师兄是好,但也不能没有姐姐啊!” 洵儿听罢使出最擅长的本领,对着红绡撒娇起来:“姐姐不要吃醋啦…”

      “哼!才懒得理你。” 红绡见燕洵正在稍作歇息,走上前去说道:“师弟,今天雁南来了位客人呢!”

      “我知道,是元魏的掌门宇文怀。”燕洵淡淡的答道:“他现正和师父商量要事,看来跟对付燕北有关。”

      “这个人阴阳怪气的,我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 一提起宇文怀,红绡便显得十分不快。

      “元魏也是的,竟找了他作掌门!他就只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罢了,又没有立过什么功,修为人品又不是特别好,凭什么当掌门啊?” 红绡身旁的风眠也一脸不屑:“若不是先任掌门太早去逝,也轮不到他吧!”

      “雁南作为众仙家之首,他是一直不服气的,今次前来,想必是另有目的吧!” 燕洵把当下形势细细分析道:“燕北向来视元魏为眼中钉,双方势成水火,魔君烟熏曾是元魏弟子,后来不知何故被逐出师门,失踪了五年后以魔君姿态重现江湖,他与元魏仇深似海,定必等待良机报复。这几年燕北势力渐大,元魏在宇文怀领导下却没什么作为,再如此下去,元魏定逃不过被灭的命运。”

      “所以,他就来找师父帮忙了?” 听到这里,洵儿也明白过来了:”他倒想得美,平时待我们冷冷淡淡的,有事就来求我们了?”


      回复
      4楼2018-11-26 21:32
        洵洵是二师兄?嗯~咳咳...
        话说洵儿撒娇好可爱哦ớ ₃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26 22:25
          “不,他不会来求我们的。” 燕洵对宇文怀的性格颇为了解,他们虽接触不多,但他观察入微,从他的一言一行中,也能猜想到对方是个怎样的人:“以他的自尊,向来不会有求于人,就只会来谈合作。”

          “要我们与他合作?凭什么?” 风眠冷哼了一声。

          “就凭各仙家唇齿相依,一方有难,其他门派也有义务支持,更何况师父向来嫉恶如仇,不管元魏的掌门是谁,只要其他仙门有难,都会义不容辞相助的,这也是宇文怀打的如意算盘。” 燕洵把事情一层层解构出来,很快便得出了答案:“青海与雁南关系密切,只要雁南肯首支持,青海没有不出手的道理!只要三方连手,燕北魔君要对付元魏,可没有想象中容易了。”

          “二师兄,三师兄,师父有事要与你们商量,着你们到鸿雁殿一趟。” 正在他们还在讨论时,另一个弟子来报。

          “看来,雁南出手相助是必然的了。” 燕洵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三师弟,走吧!师父应该有重要的任务派给我们。”

          二人来到鸿雁殿,刚好遇上了刚走出来的宇文怀,宇文怀身为元魏掌门,而燕洵和洵儿只是雁南的弟子,地位自然比他们高,是故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内,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走过,倒是燕洵却向他行礼,只是他并没有理睬。

          “哼!他把自己视作什么了?” 对于师兄被无礼对待,洵儿甚是替他不值。

          “他是掌门,而我们作为雁南弟子当有该守的礼数。” 燕洵不以为然的答道:“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便行了,他以什么态度待人,全是他的自身修为,我们也管不着。”

          走进内堂,断念已在里面等候了,两人向师父行了礼,便开始商讨要事。

          “阿洵,洵儿,你们有否听过闻过,最近燕北有何动静?”

          “最近四大护法活动频繁,仲羽前往了怀宋,与怀宋的红叶尊主会面;程鸢也到访了八部,有事与阿木图共商,阿精和圣女元淳忙于四处奔波,似是策划什么大事。” 燕洵把自己所知的一一回答出来。

          断念满意的点了点头,燕洵果然是雁南这一辈中最优秀的,他观察力强,事事都能冷静分析,而且睿智聪敏,处事稳重,对敌人的行动也了如指掌。

          “为师正是为了此事,有特别的任务要交托给你们。只是此事冒险极大,稍一不慎便会丧命,必须处处小心。” 断念继续说道:“为师要派你们前往探听燕北的底细,尤其最近这不寻常的活动,最重要的是,要探听出他们会如何对付我们和元魏,当然还有他们的弱点。”

          “师父所托的重责,徒儿定必全力完成。” 燕洵恭敬的领命道。

          “阿洵,在众弟子中你是最成熟稳重的,为师很放心把此事交给你。” 断念转向洵儿说道:“洵儿,你要好好听师兄的话,与他照应,遇上什么意外,立即通知我们。”

          “徒儿知道!”

          “整理好一切,后天出发吧!” 断念再次叮嘱道:“记紧,万事小心。”


          回复
          6楼2018-11-29 19:44
            要与熏熏碰面了吗?啊,好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29 20:09


              燕洵得到师父的命令后,开始整理行装准备出发,就在这个时候,两位客人来访了,是青海的宇文玥和他的夫人—楚乔。

              果然,就如燕洵所料,面对魔界坐大,纵然青海跟元魏并没同盟关系,也算不上十分友好,但一方有难,众仙门也是会乐于支援的。宇文玥和楚乔是燕洵的朋友,在与断念商量好对付燕北之事后,听到燕洵快要出发了,在临别前来到跟他一聚。

              “燕洵,此行凶险,要多加小心。” 纵然与燕洵认识多时,早已知道他为谨慎冷静,但燕北魔君深不可测,此番两人深入燕北腹地实在冒险,作为好友,宇文玥不禁为他担忧。

              “我不会轻举妄动的,而且我还带着师弟,要顾虑的并不只个人安全。” 燕洵笑了笑答道:“你放心吧!遇上什么事,我会立即向师父报告的。”

              “烟熏绝不是个简单的人,如遇上他,不要跟他硬碰。” 不知为何,楚乔对燕洵此番出行总觉得忐忑不安。

              “当然,以我的能耐,决不是魔君的对手,我也不会愚蠢到妄想以卵击石。” 燕洵知道她实在担心自己,想设法让她放心下来,说道:“我会带着黑夜琉璃同行,虽然未必是魔君的对手,但要自保,应该还是有把握的。”

              “总之,万事小心。” 两人离开前再叮嘱一声。

              其实,燕洵怎会不明白这次任务甚为危险?可是,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也有自信可以保护照顾好师弟,而且师父把如此重责交托给自己,自己是决不会令他失望的!

              ***************************

              虽已明言需要闭关七天,可实际上,烟熏只是闭关了三天便已离开了密室,他现在的力量还没达到颠峰,而且他一直修练的莫邪心经,需要大量的阴阳之气,他身为魔君,武功本带阴气,然而阳气,却得要从另一方法补充。

              他修练的武功太过霸道,需要的力量很大,尤其是需要集合阳刚之气,方可与阴气混合,让莫邪心经发挥最大威力。

              莫邪心经是魔界中最利害的武功,他本为仙家弟子,并不该与之接触,而在他决定修练的那天开始,他已知道自己已踏上了成魔的不归路。

              可是,这一切,他都没有选择,对于当时已全身残废,连半条人命都没有的他,这是唯一可以让他活下去的方法。

              他从小在元魏长大,是元魏门下的三弟子,元魏的掌门元烨对他不算十分疼爱重视,反而更看重大师兄宇文怀。宇文怀与二师兄赵西风同为一伙,而烟熏则与元烨的儿子元嵩及女儿元淳更为亲近。宇文怀虽为仙门弟子,但为人表里不一,时常觊觎掌门之位,而资质聪颖,在弟子中悟性和武功都特别出众的烟熏便成了他的最大敌人。为了铲除这个障碍,宇文怀联合赵西风偷取了元魏的镇派之宝乾坤双刀,并嫁祸给烟熏,而元烨亦听信了两人所言,认定了烟熏图谋不轨,想夺取掌门之位,不单废去他的仙身及武功,更竟命人残忍的挑断了他全身的筋骨,并将之逐出师门。

              即使事隔多年,烟熏仍清楚记得当天所受的屈辱和折磨—在众师兄弟面前,在充满鄙夷与贱视的目光下,被师父以乾坤双刀一下又一下的狠狠砍断他的筋骨。当时的他痛到极点,早已麻木,再痛也不算什么了,他只是不甘,为何师父只偏信他们一面之辞,完全不听他的辩解?他多年来安份守己,从来没做过半点愧对师父和元魏的事,为何师父偏偏有眼无珠,听信了那两个无赖小人而这么残忍对待他?


              回复
              8楼2018-12-02 20:42
                啊不想看到这两个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02 21:00
                  当日被挑断全身筋骨,浑身都鲜血淋漓,痛不欲生,从此成为废人的残酷痛苦,至今仍是历历在目,伤口虽已愈合了,但亦不时感到剧痛。当时的他已奄奄一息,跟一个死人无异,万念俱灰的他,本来想求他一直视之如亲生妹妹一样的师妹元淳一剑了结了他,让他一死以求解脱,然而,她竟然毅然决定和他一起离开元魏!

                  “爹,淳儿与三师兄一起长大,对他的为人最清楚不过!淳儿相信他是无辜的!” 烟熏仍很清楚记得元淳决绝断然的说道:”爹不信他,淳儿信他!爹要把他逐出师门,淳儿也不会留在元魏了!”

                  结果,元淳带着已等同废人一样的他离开了,一路上衣不解带的照顾着他,并鼓励他要勇敢的活下去。她与他生死与共,不离不弃,他深受感动,亦选择了振作起来重新开始,以报答她这份恩情。

                  为了治好他身上的伤,他们不断翻查典籍,发现了能让烟熏康复的方法只有一个--只有修练莫邪心经的内功心法,才可令尽断筋骨得以恢复。然而,莫邪心经是出名霸道的魔功,一旦开始修练,便等同选择了成魔的不归路。

                  元淳想起了从前曾因好奇心起,进入了父亲收藏典籍的密室,其中一本笔记本,竟详细记载了莫邪心经的几个可能所在位置,她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才想起,原来父亲一直派人对这魔道神功明查暗访,为了取代雁南成为仙门之首,为了得到天下武功第一,身为仙家掌门的他,竟然在暗地里查找有关莫邪心经的一切!但只因为他是仙家中人,不宜过于张扬,是故虽大概掌握心经所在,还未能成功将之夺取。

                  之前,元淳离开元魏,就只为了相信师兄,坚决守在他的身边,而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如此不堪的一面,她更觉得她这决定是正确的。

                  “师兄,你决定要修练这心经吗?只要是你的决定,淳儿一定会支持你的!”

                  “这已是唯一可走的路了,淳儿,现在我终于看清,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正,也没有绝对的邪。那些仙门中人只是道貌岸然罢了,就算沦落魔道又怎样?我要活下去!我要揭穿那些所谓名门正派的真面目,我要元魏血债血偿!” 烟熏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对我做的一切,我要他们十倍百倍奉还!”

                  “师兄,淳儿会助你夺取这心经!我们一起努力,强化自己,替你一雪前耻!”

                  他们也踏上了找寻心经之路,因为元淳天生记忆力惊人,过目不忘,他们已掌握了心经几个可能的所在之地,只是,此经是众人抢夺对象,必须先人一步,洞悉先机才可夺得。

                  也许是烟熏命不该绝,也或许是上天给他的怜悯,经过了三年的努力,他们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烟熏也毫不犹疑的开始修练,由于他筋骨尽断,需先从内功练起,待筋骨恢复后,再一层一层循序渐进的修练上去。

                  在这段时间里,元淳就在他身边守对他,护着他,这是他最脆弱的时间,她决不会容许任何人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因为他的天资份外聪颖,也曾修练过仙门内功,练了半年,筋骨已康复了,而且更只花了两年,便练好了心经里的七成魔功,之后他重出江湖,成立了燕北,招兵买马,更在短短几年间,令燕北成为人人闻风丧胆,魔界中的最大势力!

                  然而,莫邪心经需要强大力量,多年来对他损耗不少,此时此刻,他极需要得到力量的补充,而唯一能助他的,就只有雁南的镇派之宝—玄天宝鼎。此宝鼎含有强大的阳刚力量,正好补充烟熏所缺,因为他修练魔功耗损太多,若得不到力量的补充,那么就只能再活三年,便会耗尽力量而亡。

                  因此,当务之急,是联合众魔道的力量,合力把雁南拿下,夺取宝鼎,方能续命。


                  回复
                  10楼2018-12-07 21:19
                    烟熏又历经了苦难,不容易啊可怜的娃。。。这样霸气的元淳喜欢,很期待和甜甜的相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07 21:34


                      告别了师父及众师兄弟,燕洵与洵儿开始踏上前往燕北之路。

                      因为燕洵早已收到消息,众魔道中人已向燕北的红川城进发,怀宋的红叶尊主早已动身出发了,而八部的阿古图虽然之前一直按兵不动,但最近也有迹象要前往红川城了,于是燕洵便和洵儿一起,到红川城潜伏并暗中留意一切。

                      从雁南到燕北有一段距离,两人骑着自己的仙兽—黑夜琉璃及电疾风前往,但当接近燕北控制范围附近,实在不宜张扬,于是取出了仙玉,让仙兽先回到玉里,两人亦隐藏了一身的仙气与武功,就只扮作普通的百姓,并在红川河边买下了一间水榭,在此暂住并留意魔界中人的一举一动。

                      这一两天红川城都没什么异样,燕洵和洵儿耐心地静观其变。

                      “师兄,这两天都没什么好做,真的闷死了!” 就这么百无聊赖的等着,一向活跃跳脱的洵儿开始不耐烦了。

                      “相信很快便会有动静了,现在先歇息一下,之后可要忙着呢!” 燕洵当然了解这师弟的脾性,笑着答道。

                      “师兄,我要听你奏曲子!要喝你泡的茶!” 洵儿又来撒娇了。

                      “好吧!反正暂时没事可做。” 燕洵一向也是宠着洵儿的,只要他的要求不算过份,自己总是会尽量满足,于是轻抚那块用琉璃做成的美丽仙玉,身前已出现了一座古琴,这当然是他随身带着的仙器—清心琴,弹出来的乐曲有洗涤人心,令人精神一振的奇效,亦可以弹出霸道的乐曲作为武器,但燕洵为人低调内敛,不喜张扬,更不想伤人,是故若非危急,此琴也只是作自娱自乐之用。

                      燕洵除了精通音律外,对茶道亦很有了解,泡出来的茶又清又香,可比酒更要好喝!洵儿一边听着他弹琴,一边品尝那芬香扑鼻的清茶,只感到此情此景,真的好比置身仙界一样!

                      本来寂静的红川河边洋溢着漫妙动听的琴音,为这美景生色不少,只是只有古琴之韵,没有其他伴奏,难免有点孤单。

                      然而,就在曲子开始进入高潮之时,不远处竟响起了清脆悠扬的箫声,两个奏曲之人虽然没有见面,不知对方是谁,但弹奏起同一曲子来,竟是异常投契!当古琴的旋律逐步攀升,箫声也如影随形;当箫声渐渐平伏下来,琴音也会如水静止。

                      一曲终了,两人还是意犹未尽,再来几曲,古雅的琴音与清脆的箫声,就如水乳交融一般,配合得天依无缝。

                      二师兄的琴音向来妙绝,再加上这如天籁一般的箫声,真的此曲只得天上有,令洵儿听得如痴如醉。

                      几曲终了,箫声与琴音都停了下来,只是吹箫之人,却是始终没有现身。

                      “阁下精通音律,与小弟志趣相投,不知阁下是否愿意现身,跟小弟交个朋友?”燕洵也实在想知道能跟自己即使不用言传,也是心意相通的人到底是谁,于是朗声问道。


                      回复
                      12楼2018-12-09 20:07
                        嘻嘻, 兩大主角終於見面了. 兩人都是精通音律的雅士喔.


                        回复
                        13楼2018-12-09 20:08
                          哎呀呀,这个见面方式太好啦~~~知音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09 20:26
                            喜欢这里这个熏熏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09 20:26
                              “在下只是刚好路过此处,听到阁下琴音妙绝,一时技痒打扰了。” 此时,一个身穿一袭黑衣的男子终于现身。那一袭黑色的衣服,虽是素色,其亮丽却绝不亚于燕洵的仙兽黑夜琉璃。燕洵细意端详此人,见他英姿挺拔,剑眉入鬓,双目如雄鹰一样,凌厉又充满力量,举手投足都流露着王者之气,深知此人绝不简单。

                              向来处事谨慎的燕洵,当然不会贸然跟陌生人结交,更何况自己身处燕北,更该事事小心,见此人现身,第一件事便是留意身上佩带着的琉璃剑,此剑有辨认人心之能,如对方本性奸邪,剑身会闪耀奇异光芒,而面对着这个陌生人,琉璃剑却没有半分异样,也令燕洵放下心来。

                              “在下阿洵,这位是家弟,洵儿。” 虽然知道对方并非奸邪之辈,但燕洵也当然不会表露其真正身份。

                              “在下阿熏。” 黑衣男子也是一样,身为燕北魔君的他,当然也不会让人知道其真实身份:”阿洵公子,你的琴音真是世间少有,音乐造诣绝非常人可比。”

                              “小弟也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燕洵谦逊的回答,并提出了邀请道:“难得与阿熏公子志趣相投,不知公子是否愿意留下一边品茗,一边跟小弟研究音律?”

                              “乐意之至。” 烟熏对眼前这兄弟俩也很有好感,燕洵一身白衣,飘逸清俊,风姿儒雅,而他的弟弟洵儿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笑容,暖若阳光。烟熏想着反正自己也是四处走走,难得遇上同道中人,和他一起谈天说地也不错。

                              烟熏虽是魔君,但门户之见并不重,他本性就十分随性,在他心中,既没有明确的正邪之限,也没有什么门派之别,只要是兴趣相近,投契合拍,交个朋友也无妨。虽与这两个青年素未谋面,对他们的来历也一无所知,但他向来无畏无惧,没有什么人可令他害怕,再说,他觉得他们并无恶意,结识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两人在互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下,一边品茶,享用燕洵准备的糕点,一边交流心得,他们都是对音乐情有独钟,虽是只谈音律,却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甚至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也有相约见面,直到第三天,烟熏表示自己还有要事要做,之后应该有一段时间不能来了,燕洵虽有不舍,但也明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只要有缘,定必能够再见的道理,于是,两人互相道别珍重后,就分道扬镳了。

                              诛仙大会快要开始,烟熏也是时候回去主持大局,不过他已决定,在处理好一切事务后,只要有空定会再来水榭与阿洵一聚。他身为魔君,敬他怕他的人从来不少,但却唯独欠缺真正的朋友。他相信,只要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他和阿洵是可以成为一双知己的。

                              而燕洵也有正事要做,他从没忘记师父交给他的重托,这几天他都紧密留意着魔道众人的一举一动,到最近一两天,四大护法行动更为频繁,而且红叶与阿古图都已到达红川,是开始做点事情的时候了。

                              “洵儿,是时候完成我们的任务了。”


                              回复
                              16楼2018-12-12 19:44
                                嗯~勾搭上了~挺喜欢那把琉璃剑的,好神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12 21:46


                                  这天,魔道中人都聚集在燕北位于红川城的总坛,当中包括了三大势力—烟熏的燕北、纳兰红叶的怀宋和阿古图的八部,而在这一众人中,燕洵和洵儿也在其中,凭他们的机智,要乔装成普通的魔道中人并不困难,因为深知三人中阿古图最为粗心大意,头脑简单,对手下管理亦不严密,燕洵和洵儿看准了机会,趁机混在他的手下当中。

                                  虽然之前一直不情不愿,阿古图还是带着八部来了,这诛仙大会是魔界的大事,纵使他与烟熏不合,但始终仙家才是他们的心腹大患,单单以一己之力,并不是雁南、青海和元魏的对手,在利益当前,他还是选择了前往赴会,而且,他也想看看这行事霸道,目中无人的燕北魔君,到底想耍什么花样,摆什么架子。

                                  而怀宋的纳兰红叶尊主也带着其最得力的助手玄墨及其他手下前来,她一直心悦烟熏,即使他对自己无意,仍是一心一意助他,而燕北有今天的强势,就如之前元淳所说,红叶的帮助绝对是功不可没的!虽为魔道中人,可在她身上却感受不到半点邪气和霸气,反而更像一位运筹帷幄的女中豪杰,散发着令人折服的睿智,而且她亦是一位绝色美人,雍容华贵,不愧为怀宋的尊主。虽为女流之辈,但玲珑剔透,手段、心机和城府都出色过人,全靠她的带领,怀宋不断壮大,而且与燕北连成一线,互相扶持,双方都成了魔界中最强大的势力。

                                  大家都已齐集,诛仙大会快要开始,烟熏却并未现身,步出来的是一位一身红衣,目光如寒刃一样的女子,跟红叶的内敛低调不同,即使她仍未开口说出一言一语,但只在举手投足之间,已流露着慑人的霸气和凌厉。拥有如此气势,又在燕北中稳坐崇高地位的,当然就是烟熏最信任的师妹,圣女兼四大护法之首—元淳。

                                  “奉燕北魔君之命,元淳在此恭候各位,魔君随后便到,请各位稍候片刻。”

                                  虽只是短短几句,却是字字充满力量和自信,在众多高手前毫不怯场,松容不逼,完全展露了圣女的风范,而在一旁观察的燕洵和洵儿,亦不禁被这位强大的女子欣赏。

                                  洵儿因为天性活泼,热情亲切,自小便很受女性欢迎,曾接触的女子不少,但这位圣女却是那么特别,虽然明知对方是魔道中人,可还是深深吸引了他的目光。那份美并不是一般女子的柔弱,也不是惹人怜爱的类型,却是充满自信与强势。洵儿对柔弱的女子虽会怜惜,但却并非钟爱,然而这种不比男子逊色的气质,他却是十分欣赏,而更重要的,是她虽充满霸气凌厉,但不知何故,洵儿却感觉不到她身上有着半点魔性。关于她的事,洵儿也听过一些,她原是元魏掌门玄烨之女,后因事离开了元魏,沦为了魔道中人。洵儿不禁为此可惜,这么出众的女子,却偏偏是燕北魔君的手下。

                                  (洵儿,你是雁南弟子,她是燕北圣女。) 看到师弟看着元淳的目光,明察秋毫的燕洵当然看出他对她生了好感,可是魔道向来水火难共,就算对方多么出众,她是魔道中人,而他们是仙门弟子,注定了势不两立,是故立即以念力向师弟传话,提醒叮嘱说道。

                                  (洵儿知道了,二师兄。) 师兄的提醒亦有道理,洵儿当然明白正邪之别,于是立即收敛了心神,继续静观其变。

                                  这时,燕北魔君终于来到了!刚才只是圣女元淳的气势已震慑众人了,而这位魔君的气势更远远在元淳之上。一身黑衣的他才步上主坛,燕北众人都纷纷跪下恭迎,而其他魔道中人亦立即行礼。

                                  燕洵看向这位比寒冰更要冷千倍百倍,散发着不容违抗,令人屏息的强大气势的魔君,一时间彻底呆了!

                                  他!竟然就是当日与自己箫琴合奏的那个人!


                                  回复
                                  18楼2018-12-13 19:41
                                    烟熏的气场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大,还有元淳和红叶两大美女爱慕,洵洵你这第一主角的面子都要被抢走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14 13:39
                                      没可能的!怎会是他?当日琉璃剑全无异样,即是代表他的本性没有魔性,可身为魔君,怎会连半点魔性都没有?而且在自己与他相处的过程中,也感受不到半点邪气,即使他掩饰得多好,这也是没可能的!

                                      一时之间,燕洵实在难以接受,当日与自己谈笑甚欢的知己,竟然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让各位久候了,今日的诛仙大会的目的,相信大家也很清楚。雁南一直视我们为眼中钉,更联合了青海、元魏,处心积虑想把我们铲除,所以我们也必须合力起来抗敌,方能自保。”

                                      “我看联手抗敌只是愚弄大家的幌子吧!” 阿古图站了出来,不屑的说道:”人人都知道,元魏是你们燕北的仇人,而雁南又视燕北为首要对付的目标,他们都是冲你们燕北而来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唇亡齿寒的道理,相信大家也是懂得的。” 还不用烟熏开口,红叶已替他护航:“魔界三大势力鼎立,任何一方被灭,将会造成如何的改变,相信大家是心中有数的!”

                                      “红叶尊主,你这话是有道理,可是群雄无首实在不行。” 阿古图挑衅的盯着烟熏:”难道燕北魔君是想带领魔道众人?这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别忘了,整个魔道中,并非只有你烟熏一人称王称霸的!想成为魔界霸主,你有问过我阿古图吗?”

                                      “啊?阿古图,依你看来,难道这霸主应该由你来当吗?” 烟熏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可眼里却闪过了一瞬即逝的凶光。在一眨眼之间,众人还没来不及反应,一道黑影已如电光一样闪至阿古图身边,阿古图还没弄清发生什么事,已尖声惨叫出来!

                                      一切实在进行得太快了!在场很多人都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何事,但燕洵却看得一清二楚,烟熏以极其快速的身法,在电光火石间已对阿古图下手,手中锋利的龙雀已插了在阿古图的肩上,鲜血淋漓,然而,他此举旨在杀鸡儆猴,并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

                                      “还有谁有什么异议吗?” 烟熏低沉的声音响起,大家见他出手之快,下手之狠,又怎敢再说什么?登时全场鸦雀无声,皆震慑于他的强大武力之下。

                                      “恭迎魔界霸主燕北魔君!” 元淳带领其余三大护法,立即跪下行礼,此情此势,谁会再敢于反抗?众人都纷纷附和朗声说道,跟着一起行礼。

                                      燕洵不禁心想,这人的武功真的深不可测!阿古图身为八部的首领,武功也不简单,却被他这样不费吹灰之力便轻易制服了,而且一切就在一瞬之间完成,动作快、准、狠。看来绝非容易对付!但人总是有弱点的,而要找出他的弱点,还有他们将如何对抗雁南,便是此行最重要的任务。


                                      回复
                                      20楼2018-12-15 19:39
                                        狂拽酷炫,咱们烟熏咋就这么拉风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15 20:07
                                          “红叶,你看出来了吧?” 红叶可说是除了元淳以外,对烟熏最为了解的人。表面上是烟熏没意重伤阿古图,只是向众人立一个JING示,但她很明显能看出,烟熏的力量比以前大大削弱了,以他从前的功力,这一招的威力绝不仅此而已,对阿古图造成的伤害原本应该更重,手下留情可不是他的作风。看到红叶一脸担忧,他当然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在这世上,真心待他好的人并不多,对于红叶的情意,他是由衷感激的,只可惜自己对她无意,这份深情,也只能忍痛辜负了。

                                          “如果不能得到宝鼎的力量,还能活多少年?” 这是红叶一直最担心的问题,力量稍弱了固然对他的霸主地位有损,可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性命。


                                          回复
                                          23楼2018-12-17 19:37
                                            “三年,最近身体已明显出现力不从心了,再不能拖下去。” 烟熏沉重的答道:”这事只有你、我和淳儿知道,事关重大,不能外泄。”

                                            “这是当然的,阿古图一直心有不甘,魔界中人也不是个个对你心悦诚服,再说,若知道了这弱点,仙界的人必会趁机攻击燕北,我们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在他们还没动手之前,先要把宝鼎抢到手中!” 烟熏思索了一会答道:”据我安插在雁南的线眼回报,断念每三个月都会闭关一次,他年纪已老迈,依我估计,能保持如今的功力,也是全赖这玄天宝鼎之助。在他闭关的时间,也是最脆弱的时候,而下个月的中旬,正好就是他闭关之时,也是我们杀上雁南的最佳时机。”

                                            “以你现在的力量,有没有问题?” 红叶握着烟熏的手,替他把了把脉,眉宇间充满担忧:“你的脉象比上次更弱了,即使硬撑也支持不了多久…”

                                            “所以,我们必须在下月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经此一役,阿古图应该不敢有什么异动了,只要燕北和怀宋同心合力,再加上我们花了这么长的时间筹划,一切该不是问题!”

                                            “你不是只是一个人的,你还有淳儿,还有我,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会全力给你支持。” 红叶再三叮嘱道:“在这段时间,多作休息,养精促锐,如非必要,要避免损耗内力。”

                                            “这些我都懂的,我还能撑着,不用太担心。有你们在我身边,我一直都很放心,你们永远都是我最强大的后盾。” 烟熏就只有对待元淳和红叶,才会展露出他的温柔:“谢谢你,红叶…还有…对不起…”

                                            “感情之事本就不能勉强,对你好是我心甘情愿的,就算你对我无意,我仍是爱着你,不管你会不会改变主意,永远也是一样。” 红叶坚定的说道:“我纳兰红叶一旦爱上一个人,便不会轻易改变,即使他爱不爱我,我也会一生一世爱着他,守着他!”

                                            虽已多次婉拒,她还是如此坚决,她的内心比任何人都强大,而且决定了的事,并不是其他人能轻易改变的。深知道她的性格,烟熏实在没有法子。他对她的虽并非爱情,但她永远都是他最好的红颜知己!


                                            回复
                                            24楼2018-12-17 19:37
                                              这章好温馨~烟熏和洵洵什么时候开始相爱相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18 10:30
                                                ******************

                                                离下次大会还有几天的时间,烟熏趁此来到一个他一直很想重临的地方,希望能找到那个自己很希望能够重遇的人。

                                                意外地,今天却没有传来那动听的琴声,他不禁暗叫不妙,难道他已不在了吗?

                                                走到了他红川河边的水榭,屋里仍清洁得很,只是人却不在,在四周找了找,同样是没有人。

                                                难得找到了一个知音人,谁知几天没见,却没有再见的机会了,想到这里,烟熏不禁有点失落。

                                                他拿出了他的摧魂箫,此箫在魔界中可说是令人闻风丧胆,只要他一吹奏那<狼啸鬼号曲>,便能摧人心魄,若是本身内力不足以抵御,灵魂便会被生生的彻底撕碎,非常可怕,可是,当他只是作娱己弹奏时,此箫却只是一件平凡乐器,而奏出来的乐曲也是扣人心弦,悦耳动听,非但没有半点杀气,更令人如痴如醉。

                                                怀着想再见到他的希望,他开始吹奏起来,吹的正是他们当日合奏的乐曲,他只希望能凭歌引来他的知音人—那个叫阿洵的青年,然而一曲终了,却依旧不见人影,他收回了长箫,不禁苦笑,所谓无缘碰面不相逢,也许他们已缘尽于此吧!

                                                他正想转身离开,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就如他之前跟红叶所说,最近身体力不从心的状况渐见频繁,只是这次不仅眼前一黑,而且身体也摇摇欲坠,然而,就在快要倒下之际,一双有力的手牢牢的扶着了他,他抬头一看,那竟然是就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人:”阿洵?”

                                                “阿熏,你没事吧?” 燕洵关切的问道,扶着他坐了下来,握着他的手替他把了把脉:“你的脉象不太平稳,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最近过于操劳罢了,没事的。” 即使对方是自己的知音,但在这险恶的江湖打滚多年,烟熏始终防范着,自己的身体状况,连几大护法都不知情,当然也不会向这个认识不久的青年相告。

                                                “自从上次一别已是几天了,虽然日子很短,但总觉得如隔三秋。” 燕洵也没有追问下去:“想不到我们还有重逢的机会。”

                                                “之前有些事情忙着,但这几天有空,就想来看看了。” 烟熏笑着答道:”大概是中了你的琴音和你泡的茶的毒吧!少听一遍,少喝一杯,都觉得浑身不自在的。”

                                                “我会一直留在这里的,你要来的话,我随时无任欢迎。” 燕洵邀请他进屋坐下,为他泡了一杯花茶:“难得遇到知音,这缘份可遇而不可求。”

                                                “的确,和你一起特别舒心愉快,彷佛什么烦恼都抛诸脑后了。”

                                                “你的箫声仍是那么动听,只是力量好像没之前雄浑了,看来还得好好调息呢!”

                                                “你不用担心,这只是暂时的问题,很快便能解决的。”烟熏对此避而不谈,转换了话题道:“很想再跟你合奏一曲呢!如果每天都能来跟你谈天说地,就真的太好了。”

                                                “你可以每天都来的。” 燕洵温和的笑了笑:”反正这里只有我和弟弟两人,洵儿生性活泼爱热闹,时常喜欢到市集闲逛,很多时候就只得我一人,没有人会打扰我们。”

                                                “等我几天后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好了后,就可以每天都来了。” 保持平静的心境也是对出战有利的要素,每次听到阿洵的琴音,自己都感到份外平静安宁,和他一起份外快乐舒畅,对保持良好心境迎接大战也很有利。而且,这个青年的儒雅温柔,翩翩风度,清雅气质,无不深深的吸引自己,自己对他早已颇有好感,能天天见面更是求之不得。

                                                两人于是拿出了乐器,会意一笑,有如天籁的旋律,再次在湖边响起...


                                                回复
                                                26楼2018-12-19 19:55
                                                  呀呀,这俩居然发糖啦~居然感觉到洵洵有一丝攻的气息~话说洵洵不介意烟熏的身份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19 21:58
                                                    楼主加油,洵洵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19 22:12



                                                      烟熏与燕洵相聚了一个下午,天色已晚,烟熏要回去了,但他已许诺,明天定会再来,相约了燕洵在此等他。


                                                      而在他离开后不久,洵儿也回来了。


                                                      “师兄,进行得顺利吗?”


                                                      “他对我并没有怀疑,而且,我亦发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燕洵与烟熏的重逢,其实并非偶然,他是特意安排,利用这机会接近他,探听他的底细的,只是,烟熏始终视他为知音,没有怀疑过他,但他却利用这份情谊,企图找出他的弱点来对付他,燕洵对此始终感到内疚自责。他做事光明磊落,从不爱耍这种手段,更极不愿意这样伤害一个把自己视作朋友的人,只是,大局重于私情,烟熏要与天下为敌,目标更直指雁南,身为雁南弟子,他决不可坐视不理!虽然自己也认为这手法颇有不妥,可为了大义,实在没有法子。


                                                      “是什么秘密?师兄你真利害,认识才不久便知道了不少了。” 洵儿听罢不禁佩服。


                                                      “我曾替他把脉,他的脉象比我想象中弱,并不像是燕北魔君应有的力量,以这种力量,不单要使出魔功有所困难,就算是续命也不容易。”


                                                      “你是说,他会死?这怎么可能?他对阿古图那一招大家都看到了,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怎会轻易死去?”


                                                      “就是因为他的武功偏向霸道,若力量得不到补充,到最后只会力尽而亡,换作其他人,只要平平常常,安安稳稳过活,当然不是问题,可他是燕北魔君,纵横魔界,自然是要以武功服人,要完全不使用霸道武功,根本绝不可能!他要活下去,要有足够的力量称霸天下,便一定要得到强大的力量,而当今天下,能迅速补充内力的法宝,就只有一件而已。”


                                                      “是我们的镇派之宝—玄天宝鼎!” 聪明的洵儿立即明白了: “这也是他要对付我们的原因?”


                                                      “这只是我的猜测,真正原因还有待查明。” 燕洵细细分析道: “以他和元魏的恩怨,首要对付的目标该是元魏才对,现在却直指我们,当中定有特别原因。”


                                                      “如得到了玄天宝鼎,他的力量便如虎添翼,到时别说是元魏,就算是再加上我们和青海,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所以,待几天后他们公布了进攻雁南的日子和计策,我们便要立即回去报告,让大家早有防范。” 燕洵续道: “元魏以为自己才是最大目标,一定会夺力反抗,而青海与我们关系友好,要合力抗燕北也不是问题,我唯一担心的,只是…”


                                                      “师父每隔三个月便有一次闭关之期,难道…他们会选择在这段时间下手?”


                                                      “师父闭关之期只有雁南弟子才知道,现在只能希望,他们对此并不知情。” 燕洵有点担心道: “若他们真的选择在这时大举进攻,我们必须及早防避。”


                                                      “一切仍存在变量,唯有观望几天后的结果了。” 洵儿不禁再三叮嘱道: “师兄,那烟熏绝不简单,你在他身边,定要多加小心。”


                                                      “我会小心行事的。” 燕洵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只要得到了我所需要的情报后,我便会离开他了。”


                                                      回复
                                                      29楼2018-12-21 19:23
                                                        洵洵居然做起卧底来了?虽然没错,但是好过分,这篇我是支持烟熏的~55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2-21 19:43
                                                          洵洵也太理智啦~明明琉璃剑感应出烟熏不是坏人的嘛~这就他日相见不必留手啦?烟熏表示伤不起啊,累觉不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2-22 21:36
                                                            不过好期待伤害熏熏啊~来吧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2-22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