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妆词吧 关注:35贴子:1,929
  • 17回复贴,共1

[ 约戏 ] 李高月 × 徐若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11 20:00
    时年开春三月 :绣兰不成恰似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11 20:04
      秀女 · 徐若水
      玉暖生烟。
      此时皇城内花开得正好,方为初春时间,莲池只打了几朵绿叶片片,御街两侧桃李梨杏,遍之如绣。可她却顾不得赏玩,步子虽缓,却仍是带风,秀眉似蹙非蹙,只消一对杏眸微敛,红唇轻咬,手间绣帕飞扬,甚是急迫。宫女见之弓身,若水却像是瞧不见似的,未及得颔首便沿着入了绣阁。
      秀女入宫习礼,却也是要学学刺绣的,虽要求不高,倘若万一哪日提及,却只以愚笨二字打发,是惹人白眼的。若水纵性子看似温和,却也有几分傲气在,万万不许自己就此打了退堂鼓。
      这消婢女呈了绣品,若水只消抬手穿针引线,插缝间朝四周的妙人儿望了望,若搁在作画方面,便是妙笔生花,不似自己心思不够细腻,绣的一般。好在也未将丝线捣乱,就着白净的帕子绣了朵兰花。本来,若水很是满意的,可旁下一讶异的女声一起,却让若水觉着失了面子。
      “噗呲,徐秀女这绣的可是梅?依我见,从未见过这种颜色的。”
      若水顿了顿,险些刺破手指,抬了抬眼,瞟向那出声的妙人儿,复低头不出声,只咬了咬唇,眉眼低垂,明眼人一看便知她此刻甚是不快。
      那人儿好似还要多嘴,却被旁的人拦了。若水手下动作也不停,她只自己绣工不佳,但心中还是有几分怄气在。
      @蕉叶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11 20:23
        秀女·李高月
        正倾身与张氏说话呢,忽然听到声音,不禁蹙眉,向张氏低声评价那位秀女:她好失礼呀!因此仍坐在位置上,攥着张氏的手,出声道:这位秀女,我以为你说的很是,所以我有一偈昨日方学的曲,要赠与你的,微微一笑,慢诵道:……与人方便,救人危患,休趋富汉欺穷汉。笑着眨一眨眼,此时白白净净的面上透着活泼:这是什么意思?我囫囵地念出来,读书少,不大明白,请这位姐姐,教导教导我罢? @新梦园兰 @朝上 被出镜的小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11 21:13
          秀女 · 徐若水
          叮的一声脆响,伴着熙攘闹声,听不得很清楚,却又很是突兀。不是若水耳力好,她一介女子身,不习武甚柔弱,只有那声便在不远处的一种可能。若水寻声望去,柔荑间的绣针只是滞了一滞,瞧了眼,垂首别至帕上,才又重新看去。见先前那女子正是紧了紧手上握着的绣品,让若水是愣了一愣,像是有谁激了她,若水只勾了勾唇,虽说并未消了心中之郁,怎的也是微微高兴了些。
          她拂了拂袖,捏着绣针又重新上阵,估计只有自己才知这是一株玉兰,旁人来看,确然有些像梅,那人所言,虽让若水失了面子,但也的确未说谎。
          待一道泠音入耳,她才知那人为何掉了针了。
          若水扯唇,唇侧一勾,眼角一挑,心间一笑,有人替她出头,好生欢喜!
          她放了手中绣品,起身,朝那妙人颔首。若水正色:“不欲理睬反被欺,是看准我软弱好拿捏。”这话是对先前那人说的。“搁在外头,纵我有心相求,总总有人不愿惹火上身。今听秀女一言,很是感激。”
          @蕉叶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11 21:39
            秀女·李高月
            付之一笑,正要回过头来,听见这句话……忙说道:徐秀女言重了。不过是感同身受罢啦。踌躇了一下,方才报赧道:我不如姐姐们聪慧,读书写字,确不如人,因此心里懊恼极了……轻声道:我想,若有人申斥我,我会为此难堪,但是更愿意能够为此教我一两笔的,是罢?推己及人,很不想见,这样的难堪重演一回。转头看了一看张氏,带着一丝犹豫,有一段间隔的,抿嘴一笑:还有一句可说的,如若徐秀女不嫌弃我,不妨和我们坐在一块儿交流,徐秀女有许多学的很好的,恳盼你能够教教我呢!说罢还她点头一礼,捞着裙子将要慢慢地转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12 01:31
              秀女 · 徐若水
              面前妙人红唇一勾,堪比殿中金花,莹莹美目,泛光红唇,眸中含笑,很是灵动神韵。只见其人红唇一开一合,泠泠琼音便尽数入了若水之耳,大抵被了人儿神色感染,言语之中多了几分释怀。若水拣了零碎的发,盈盈望之,粲然,出声,且柔且软,似水中莲叶:
              “李秀女生思如此灵巧,当当是个妙人,不似我,太过死板。”
              她说着,又垂下目光,像是思衬般默了几许,复嘴角不由浅浅扬了一扬,藏匿袖中的手微微一松,反轻轻搭着另一只手皓腕,竟像是松下懈备。
              “李秀女如此高看我,快要让我飘了去。我更是要向李秀女学学这心态了。”
              这样说着,又朝着她身侧微微靠近了些,笑容不变。
              @蕉叶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12 20:41
                秀女 · 徐若水
                与李氏相谈,若临初雨,细柔飘来,缓涤慢荡,将胸腔内的烦尘一点一点刷尽,心镜空明,先前的火气怒意也瞬间不见踪迹。若水扯了笑颜,随手搁了绣品,如今是绣梅还是绣兰皆可不谈,难得得一谈心人,她可不要让旁事而扰了聊话的兴致。
                若水轻轻抵唇掩笑,兀地更显柔美来。倏地闻她道了若水的书法,微微一愣,想来这李氏倒很是灵通,连着自己的长处也竟是知晓。
                若水很是羞惭地笑笑:“秀女能看中我的字,倒是我的荣幸,怎有唐突不唐突的。只是我写得也不算的太好,我还要请秀女莫嫌弃呢。”她掩唇,朝左右望了一望,又重新启唇:“只是现下笔墨纸砚尚未备齐,估摸着尚得等上一等。说来秀女可是还有何想法的?”
                @蕉叶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13 22:02
                  秀女·李高月
                  喜而拍手笑道:有徐秀女这句话,我已经可见扇面既成啦!待说起哪几个字时,起先回到桌案上,牵住大袖,依次画了‘一、白、人、丶、(横折)、口……’到这里,却悬指不动了,咬唇说道:百含……我不大记得了,为难地向徐,报赧,又切切地问:徐秀女知道这个词么?是好话儿,我还拿它问过大人呢,大人告诉我,这是一句好话,就是叫百含什么的,或者是……叫百什么含的……(百卉含英) @新梦园兰 依照自己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够说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14 10:21
                    秀女 · 徐若水
                    女子微垂首,伴着暖阁香风萦绕,热意满室,一片和气之象。若水无意见抬眼,蓦然对上那一双含笑的灵动眸子,心中一颤,亦致以浅浅一笑。二人并身而立,似一幕华景,远远望之如绣。
                    若水将目光投向案桌,耳畔遂闻那人泠泠妙音,提及“百含”二字,若水眉头微皱,重新复述了一遍,又将这二字滚了滚,勾了勾唇,忽笑:“莫不是……”
                    她用指尖沾了水,写了“百卉含英”四字,很快又消失不见,只含笑望她。
                    @蕉叶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15 16:01
                      秀女·李高月
                      仔细看了,恍然道:正是,正是这个呢!说来有些忸怩地搓了一搓衣角:请徐秀女教教我,这是个什么意思呢?……这四个字好写么?闲话说了一段时间,方才低头捏起绣针补了几线,抿唇想了一想,转头说:嗯……哪一日,我拿着绣样拜访秀女,你再看一看应怎么写,这样好吗? @新梦园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15 20:03
                        秀女 · 徐若水
                        若水只一笔一划地绘了这四字,慢慢松了攒着宽袖的指,指尖点了点那四字,遂又重新抬眼,张口又含糊地将那词吞了一遍,适才出声,杏眸里光泽清浅:“开岁发春兮,百卉含英。”
                        她再瞧瞧李氏,眸中笑意显,语意却不明:“我觉着这词用来形容李秀女才更为贴切。”
                        这话已说到这个份上,若水也知了李氏之意,借夸耀而相识,于这后宫,无非是交好意,若水也没觉着不妥,细水长流,这才初识,关系太过近了总是会留人口舌,惹人怀疑。
                        淡淡的芙蓉清香缠入鼻息,若水去探,只又含笑。“若只绣这四字,岂不单调了些?”
                        @蕉叶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18 20:33
                          秀女·李高月
                          默念了一回,抬头起来时,大有遮遮掩掩的懵懂:噢!姐姐,这也是一句好话么? @新梦园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19 00:20
                            秀女 · 徐若水
                            若水是家中幼女,虽说她尚有个堂妹,左右甚少来往,不过虚差一岁,她那声姐妹极少相唤,顶多互称个名。现她进宫,猝不及防地闻了句姐姐,倒让若水心中起伏不定。看了眼李氏,黑白分明的眸中几分懵懂之色,若水无声地笑笑,面上更显柔和。
                            “卉英皆是形容花株,这是个好词呢。”她顿了顿,故作玄虚:“不知妹妹可有听过囊锥露颖这词儿?左右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既她以姐妹相称,若水便也大方受了。帝王的后宫,不论交情如何,何人不都是姐妹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21 22:00
                              秀女·李高月
                              没有再问‘囊锥露颖’的意思,不过抿唇笑了一笑,随口应‘哦’:那么,我就更不知道啦,可见徐姐姐的赞誉,我是万担不起的。把话带过后,就在此上绕开了,提起大人们布置的课业,有浅浅两句话。课后仍旧是与明氏同行,午晚饭后,坐在官帽椅上问阿福:我们有字帖可以看么?如若有呢,你取来我看罢! @新梦园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22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