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80贴子:9,732
  • 26回复贴,共1

91 元最强、转换心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1-07 20:44
    3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11-07 22:03
      four 楼


      回复
      4楼2018-11-07 23:42
        V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08 00:06
          6楼ge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08 01:32
            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08 02:40
              期待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1-08 04:18
                撒,二楼炸了只能住六楼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08 07:17
                  插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08 08:44
                    学院的课程,基本上要上什么课都是已经决定好了的,但也不是完全强制必须去上。
                    从早上到放学后,这中间也不是一堂课接着一堂课毫无空隙的,一周也会预留两三个时间段给学生做自己预先决定的事。

                    这个时间去训练场也行,进行课程的预习和复习也许,跟同学闲谈也行。
                    极端一点来说,就算这个时间什么也不做,睡觉也没有问题。
                    想怎么过,完全交由学生自己来决定。

                    这里是王立学院,即使是低年级的学生,也有很多人比较早熟……姑且,可以这么说。
                    总之今天的这个时候,索玛来到了某个地方。

                    这里是训练场的一角,不过,并不是为了做类似平常放学后做的那种试验才来的。
                    要说的话,要做的事情跟上剑术课的时候比较接近……简单一些,直接说结论的话,就是为了来参观斧术科的实技课。

                    之前也说了做什么都行,就是说也可以去别的学科上课。
                    当然如果真的打扰到正常的课程的话是会被撵出去的,单纯只是参加课程的话还是会被允许的。

                    顺便一提要说起来上斧术科的实技课的理由,正好有时间当然是理由之一,另外最大的理由果然还是因为卡米拉是担任这门课程的讲师这点。
                    怎么说呢?几乎都是这种的理由。
                    剑术科也是,之前选实技课的时候如果没有选择剑术课的话,或许就会选择斧术课了吧,不过已经选了剑术课,所以这只是题外话。

                    话说回来,这次索玛特地来上其他学科的课程,是为了转换一下心情。
                    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一直做着同一件事情的话恐怕很容易就觉得厌倦了。
                    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回复
                    11楼2018-11-08 21:52
                      总之。

                      “接下来,那么就开始今天的课程吧。啊,可能有个大家不太熟悉的生面孔在,不要太介意。就是个稻草人而已。”
                      “老师,要说我是稻草人稍微有点过分了吧?”
                      “把你这种对我说什么想转换一下心情,所以能不能来上课的笨蛋叫做稻草人就足够了。那么,就像平常那样开始吧!”

                      将索玛的抗议华丽的无视,就这样课程开始了。索玛这时候歪着头自然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像平常那样。

                      不过稍微观察了周围一会儿就马上明白了。
                      根据大家凭各自的意愿地组成一对,然后纷纷稍微站开一些距离,拿着擅长的兵器摆出架势这点来看的话,要推测出来就很容易了。
                      也就是要进行模拟战。

                      严格来说这种或许不能完全算是模拟战,不过也是类似的东西。
                      同时,原来如此,点头说到。
                      同时想的是斧术科的实际课是这样上的啊。

                      要说的话,跟剑术课上也有类似的环节,那边主要是莉娜直接作为锻炼的范例进行指导。
                      之后再进行互相对战,依靠实战对当天教导的内容进行确认和测试,两边上课的宗旨是明确不同的。

                      现在上的课,要说属于哪种的话——

                      “唔……是客观地看待所有人,然后对战斗进行指导吗?而且,要同时看几十个人。……从很早以前就有这么想过了,老师作为教师的资质真的是非常高。”
                      “虽然你的夸奖确实让我很开心,但我还是要问,为什么你说的好像跟自己无关似的?”
                      “不,实际上是与我无关的话,也就不会在这里接受指导什么的了吧。”


                      回复
                      12楼2018-11-08 21:52
                        待续


                        回复
                        13楼2018-11-08 21:53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09 01:02
                            感謝期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1-09 04:33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09 07:44
                                感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11-09 10:5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18楼2018-11-09 21:21
                                    听到这句话,索马视线看向自己的手头。
                                    手头握着的兵器,并非用惯了的剑,一开始就不是剑。
                                    这个是开始上课之前才刚刚拿到手的斧子。

                                    以往一直只是在穷究剑道,基本上其他的武器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索马,确实从来没有用过斧子。
                                    知道卡米拉说起,才发觉这件事。

                                    但是。

                                    “唔……嘛,虽然老师你的这种打算,也是我所期望的。目前,或许会是我辈第一次输。”
                                    “你还记得吗……真是的。嘛,所以会是你第二次输给我。”
                                    “唔……这一点你也是一样。【五分に戻してみせるのである,额应该是在说以前卡米拉也输给过索马的事吧】”

                                    这样进行对话的时候,突然,索马有一些违和感。
                                    因为,卡米拉自那以后再怎么说,也没能跟索马以任何方式相遇过。

                                    但是这次卡米拉积极的摆好架势。
                                    所以才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正确的来说,大概是因为变了很多吧。
                                    虽然不知到是因为什么理由,卡米拉不知为何跟那时候相比不同了,所以才想跟索马再次进行对战。

                                    虽然有违和感,也就是单纯跟以前不同了所以有些不习惯,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变化。
                                    不,倒不如说正中下怀。

                                    不管怎么说索马非常讨厌输。
                                    想要彻底一雪那时之耻,不管武器用的是什么,都没有不战的理由。

                                    而现在确实用的是斧,跟剑有差不多的刃。
                                    这样的话某种意义上不就是剑的意思吗?
                                    这么想着,总觉得没什么问题,应该也能用斧来战斗。

                                    “……好像已经等等,我好像有不详的预感……?”
                                    “错觉吧。那么,我辈们也开始吧。”
                                    “……嘛,是吗。那么,开始吧。”


                                    收起回复
                                    19楼2018-11-09 21:21
                                      待续 莫名的说我违规 如果回头被删掉的话这段我用图片补


                                      回复
                                      20楼2018-11-09 21:22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11-10 02:31
                                          预测:向自己催眠说手里拿的是剑,剑来的,就能用斧使出剑术的挂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10 10:14
                                            规定,在那之前,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这样吧!真是的,你倒是一直都这么规格外……!”

                                            据说,讲师持有斧术上级的技能的样子。
                                            斧术只是中技的他们做不到那种动作,那个传闻应该是真的……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个少年。
                                            要说的话他对那个讲师步步紧逼,渐渐地占据上风了。

                                            是因为周围的人们好像也意识到了他们的动作吗?他们的动作逐渐变慢了,不久就像是被迷住了那样,停了下来。
                                            视线一瞬都不离开两人的动作,凝神望着他们对战的样子。

                                            本来的话,应该会注意到其他人都停下了。
                                            但是他们没能注意到,并不是因为这不是自己的课所以不在乎,而是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加关注那两个的动作。

                                            虽然已经不是现役,身体比以前差了,技巧也开始变钝了,但是却从来没有失去过上进心。

                                            “嗯……这次对战非常精彩,都可以收门票了。”
                                            “确实呢。可以的话,想让他们在武斗大会的开幕式上再打一次。”
                                            “不不,那样的话,在那之后的大会都要显得逊色了吧?”
                                            “那么,就在闭幕式上上演,这样就不会有影响了吧?”
                                            “……可惜啊”
                                            “啊啊,确实很可惜……”

                                            这么说着的时候,交战变得更加激烈了。

                                            一般交战的双方都用斧子的话,对战会变得很乏味。
                                            因为斧术作为基础技能中攻击力最高的一种技能,不是追求出手的次数多少,而是追求一击的威力越高越好。

                                            但是眼前的对战中,尽管知道这种常识,发出重重尖锐的响声。
                                            而且这个声音也表明了这一斧下去绝对不轻,但是却同时发出了好几道声音。

                                            还有就是,大多术斧术使都被揶揄脚法迟钝。这两个人竟然都在常识之外。
                                            完全不像斧术使一样灵活地移动,但是给出的每一击,比任何人都像斧术使。


                                            回复
                                            23楼2018-11-10 12:02
                                              可以的话都想让这场战斗一直这么持续下去,同时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很明显渐渐的形势有所倾斜了。

                                              就好像到现在为止的那些动作都只是准备运动一样,或者说,只是终于习惯了,少年的动作变得快过讲师的。
                                              然后。

                                              “……不,真的很可惜啊”

                                              随着一声巨响,一柄斧子飞舞到空中。
                                              终于决出了胜者。

                                              视线不禁就追着那柄飞出去的斧子,其中的一名讲师喃喃自语,之后视线又追着斧子落下
                                              只能看到少年的样子很高兴,而像少女一样的讲师则一脸后悔。

                                              看着这副景象,再次喃喃自语。
                                              太可惜了。

                                              “……讲真,确定他真的是魔导科的学生吗?”
                                              “好像是的。”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脑海中,几乎想起了同样的景象。
                                              他再长大一点后,他们教导他斧术的场景。
                                              这个想法真的很有吸引力——

                                              “虽说如此,不可能的事情也没办法。双重意义上的呢。”
                                              “……也是。如果他是斧术科的学生,老师说我不介意教他。”
                                              “……啊啊”

                                              由自己来教导他是不可能的吧,这么想这的两人都浮现出苦笑,同时抬起双手。
                                              确实很可惜,刚才看到的那场战斗毫无疑问地能够打动他们的心。

                                              怀着赞赏、羡慕、又略带苦涩的想法,两人向少年他们,送上掌声。


                                              回复
                                              24楼2018-11-10 12:03
                                                本章完


                                                回复
                                                25楼2018-11-10 12:0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1-10 18:04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11-12 01:22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