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者恋上我的妹妹吧 关注:704贴子:1,347
  • 19回复贴,共1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9(总26)(附:独与光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堀江由衣镇楼。】


回复
1楼2018-11-03 12:53
    二楼。
    分两层。(应该)
    我之后会时不时在文末附上些小短篇。
    全部出自短篇集《I to sb.》
    都是些各自独立的短篇。有男性视角,有女性视角。会在文前标注。


    I to sb.
    生肉:s4140a
    作者:kanoon
    简介:我和那个人的,恋爱(主要为悲恋),苦闷的友情短篇集。


    回复(1)
    2楼2018-11-03 12:56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9(总26)


      “咔咔(katsukatsu)”地传来几次干巴巴的声音,亚鲁对这道声音产生了反应。
      在门被敲响前,他就意识到了有人的气息吧。
      他盯向我似乎在询问我该怎么做,我对此只能点头意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那人肯定是知道我在房间来找我的吧。
      但是,亚鲁却暂时没动身开门。
      现在侍女并不在,所以只能由他去开门。
      他打算说什么地启唇,吐出微弱的气息,然后悄声说“下次再说后续”。
      是不想让门外的人也听到吧。
      然后,他啪嗒合上书,将书还回我手里。
      他叮嘱道“可以了吧?”我没能出声回答,取而用眼神会意门扉那,催促他招待客人进来。
      一瞬间,亚鲁的眼神警惕起来,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地遵从指示。

      他向门外说:“请稍等”我目送他的背部。

      我知道,恐怕,不会再谈有关这件事的话题了吧。
      要是绞’杀了仅有一次的勇气,就只有这个瞬间能够说出来。毕竟我,只能这样子。
      如果我要寻求谁的帮忙,那我肯定会找亚鲁吧。在失去了乌鸦这个绝对的存在的现在,能够从心底里信赖的,就只有这位护卫了。
      正因如此,我知道我必须珍重对待他。
      摇摆不定的心,现在也在滚动,落到了亚鲁的脚边,却在寸步之地戛然而止。

      “——姐姐大人……”

      让人怜爱的妹妹,唤回了思考在仿徨的我。
      在打开门的亚鲁那边,她小心翼翼地探头,她的双颊微微染红。
      很明显她在发烧。
      茜尔维亚步伐飘然地摆动,进到室内后大口喘气。
      从自己房间,到我房间,这么短的距离就已经让她呼吸急促了吧。

      “茜尔维亚,现在还不睡可不行哦?”

      我出声站起来,她则语言混浊地说“姐姐大人才是,听说在浴室里溺水了……”,悄悄抬头瞥了眼亚鲁。
      然后她突然间停下话头。
      她是在犹豫,在这种场合下说那些话可以吗。在浴室溺水单纯是我的失态,要是发言机会不当,就会招致不利。
      从这方面来看,这孩子还真是成长了不少啊。
      我笑道“亚鲁也知道的,没事”茜尔维亚松了口气,笑了。
      那副似乎要坏掉的虚幻的脸庞,使我的胸膛仿佛被什么压迫了般。

      她是真得在担心我吧。
      茜尔维亚非常温柔。拖着不舒服的身体,来探望姐姐。

      “那个,要是可以的话……”

      茜尔维亚蹒跚到我床前,却突然倾倒,亚鲁支起了她。
      俯身的妹妹双颊微红,说“对不起”。心中的偏心眼让人想要好好疼护她。
      这样的她将手递给护卫,那姿态显得顺理成章,毫无违和感。
      但是,我总感觉到有哪里“不对”,迷惑起来。
      心中似乎在控诉,不是这两个人。这个组合搞错了。
      毕竟,在茜尔维亚身边的应该是索勒鲁吧。
      我对会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感到吃惊,不由深叹一气。
      呼吸声在寂静的室内回响,明明是自己的吐息,我却吓了一跳地耸肩。
      这份苦涩不是我的错觉。
      “姐姐大人,没事吧?”
      妹妹不知何时就来到了近旁,她拿起我的手。
      这个温柔的举动甚至让我感到眩晕。胆小如鼠的我,无法回握这双手。
      “没事,你别担心。”
      我摇头回答,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别人的一样。
      毫无感情的声音。
      但是,茜尔维亚似乎没有在意,她轻轻笑起来。

      “……这个,是母亲大人给我熬制的”

      她将递出的小瓶子,就像是递出宝物般夸张地,放到我手里。
      玻璃瓶中装满了茶色的叶子。
      “不怎么……美味”
      她就像是淘气鬼一样笑起来,“要对母亲大人保密哦”,竖了根手指在唇边。
      说“这个能为身体保温”,她说明效能,温柔地抓住我的手腕。
      指尖似触未触,就像是轻羽般。

      “茜尔维亚?”

      将视线看向我指尖的妹妹,突然抬头。
      “对,对不起。因为感觉有点冷”她弹起来般松开手。
      突然消失了温度,我几乎是毫无意识地抓回她的手指。
      我可能并不想失去,那份没有任何盘算而伸出的温柔。
      茜尔维亚双目微微瞪大,没有任何疑问地回握了我的手。

      我知道,这双手将所有从我身边夺走。
      但与此同时,我记得,同样的这双手拯救了我的性命。

      ——仅此而已?(*四、第三次以及之后的人生。3(总11)乌鸦所说)

      乌鸦似乎在笑。
      他说,仅此而已,就能原谅掉一切吗。

      *
      *


      回复
      3楼2018-11-03 12:56
        独与光芒
        ぼっちとひだまり
        “与你成为了朋友”(*此为每篇简介)
        (n2382w)
        (*男生视角)

        你称呼我为“朋友”。
        我称呼你为“伪善者”。


        【孤独的我和光芒四射的你】


        “我讨厌你。”
        我还记得,当我说出这句话时,你的那副表情。因为,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受伤了的神情。
        “对不起。”
        你垂眉道歉。不,其实并不是你的错。
        你曾经说过:“我不喜欢伪善者。因为他们总会做出伪善的事情出来。”
        但是,在我看来,你的行为,便是种伪善。
        毕竟,也过于形式化了。你就如漫画或者小说所描绘的那般,爽朗而又温柔。
        无法拥有这些的我,对你感到嫉妒。
        在你初次进入教室时,我对你不加理睬,并说了些很过分的话。然后,我后悔了。

        正因为自己的这种性格,我才没有朋友的。
        你和我不同,与任何人都关系友好。对谁都很温柔,彬彬有礼。
        有些邋遢的制服也,恰到好处的饰品也,漂亮的私服也,你无论穿什么都很美。
        我及不上你半分一毫。你却每次都让我飘飘然地说“这装扮很适合你。”
        托你的福,我的朋友也增多了。托你的福,我与喜欢的人相遇了。但我却开始狂妄自居。
        即便如此,你却为何接受了呢。虽然,现在我无法去询问你了。

        一个,又一个地。朋友从我身边消失,我又变回了孤身一人。正确来说,还有你在。但我将自己困在笼中。
        即便我们一直呆在一起。即便说过“我们可是朋友啊”。
        毫无疑问,你很有人气。不一会,你便在人群中笑起来。我凄惨地比较着,认为:啊啊,我这是打扰了别人了啊。
        即便和你擦肩而过,我也摆出隔阂的神情来与你打招呼。我无法自拔地感到了寂寞,这确为我错。
        已经回不去那些时候了,回不到,能畅所欢笑的日子了。
        回不到,你以母性关怀去照顾大家的日子。

        肯定回不去了。因为我说过。
        “我讨厌你。别和我扯上关系。”
        所以你才露出了那副神情。像是被背叛了的,受伤的表情。其实,你是想和我打好关系的吧。但是,我害怕讨人厌的我会糟你背叛,于是自己先行断绝了。真卑怯啊。
        “对不起。”
        直到最后,你都很温柔。我讨厌对谁都温柔的你。我讨厌,对谁都平等以对,对谁都不表现出厌恶的你。

        “谢谢。”
        这句话无法传达给你。因为,我身处的地方,没有你在。在离别之时,对所有朋友都会这么说的。
        至少再一次,我希望,能露出像是你哥哥般的笑容,抚摸你的头……这不过是我的任性妄为罢。


        你称呼我为“朋友”。
        我,

        无法称呼你为“朋友”。

        【独于光芒·完】


        回复
        5楼2018-11-03 13:00
          刚好生肉断在了要发胃药的地方,胃好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03 13:27
            这个妹妹怕是来自世界恶意的集合体吧。都夺走那么多了,还不知足?还要去撩亚鲁?另外翻译大佬注意养肝啊,多谢翻译。


            回复
            7楼2018-11-03 14:21
              感謝翻譯


              回复
              8楼2018-11-03 15:10
                若妹妹是故意將一切奪走還好,現在這樣不自覺奪走所有原本屬於姐姐的,伊莉雅想要恨會內疚,想要原諒也不甘心啊


                回复(10)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03 17: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05 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