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吧 关注:148,519贴子:501,010

【原创】既相逢,却匆匆。(如果汪叽去了乱葬岗围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既相逢,却匆匆。(如果汪叽去了乱葬岗围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02 21:59
    二楼放文审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02 22:00
      人物秀秀,ooc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02 22:00
        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02 22:00
          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02 22:00
            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02 22:00
              1. 眨眼之间,匆匆一晃,血洗不夜天的那场噩梦已过三月。
              蓝忘机不顾一切把魏无羡从不夜天救出后便回姑苏受了三十三戒鞭便被蓝启仁责令禁闭。
              蓝忘机想要静心修养,他要快点恢复灵力,他知道魏无羡现在是众矢之的,可偏偏心里全是魏无羡在不夜天城那张近似癫狂走火入魔的模样,他不相信甚至害怕,他不信那个眉眼带笑的少年会变成如此,他害怕魏无羡走火入魔堕入走向不归路。
              仙门百家近日毫无动作,越是如此越是不安,看似毫无波澜的表象下或许正酝酿筹划着一场腥风血雨。
              "魏婴…等我。"
              修养两个多月,周身灵力逐渐恢复,只是背后那些戒鞭还似灼烧般疼痛。
              "忘机,你可好些?"
              "兄长不必担心,犯错受罚,理应如此。"
              蓝曦臣看弟弟这个样子,心里叹气却又无奈,为什么偏偏是魏无羡…
              "我已与叔父说,你每日可去冷泉静养疗伤"
              "谢兄长"
              冷泉,蓝忘机闭眼修行,身上戒鞭传来的疼痛让他想起多年前他罚那个半夜犯禁的少年时,两人也曾一起来此处,那人冷得发抖还胡言乱语要和他交朋友给他看春宫,带他去云梦打山鸡摘莲蓬看姑娘,那人总是可以让他不顾雅正,亦或是让他心思动乱无法静心…
              "忘机,这几日你便好好去冷泉修养,不要再劳神,也别到处乱走,养好身体要紧。"
              "我知。"
              这日午时,蓝忘机照常来冷泉静养,闭眼静心没多久忽然听到说话声,蓝忘机耳力极好,猛地睁眼,没有任何思考迅速穿好衣服往那声音走去。
              他听到…听到说四大家族今日要围剿乱葬岗?
              "你们方才说什么?"蓝忘机压制住自己的情绪问道。
              "含…含光君!"
              两个门生以为自己犯了背后不可语人是非的家规被抓住了,还是被守正不阿的蓝忘机抓到,心里一正抖。
              "我问你们方才说什么?"
              "我们说…说…四大家族今日围剿乱葬岗,要将魔头魏无羡就地正法"
              没等那门生说完,抬头已不见蓝忘机的身影,两人瞬间懵了…就这么被放过了?不用抄家规罚倒立了?
              蓝忘机一路御剑飞行往夷陵方向,背后的灼烧感愈来愈烈,可他此时顾不得那么多,怪不得,怪不得兄长让自己不要到处走动,原来是担心自己又会不顾性命会去护着魏婴吗?
              可是兄长,魏婴不就是我的命吗…
              不多时便到了夷陵,快到乱葬岗时他果然看到密密麻麻的修士举着火把还有那些家族旗帜聚集在乱葬岗周围,他催剑而行,落到了姑苏蓝氏的阵仗。旁的有位家主看见蓝忘机来了,开怀大笑说"含光君也来了!看来这魏无羡真是作恶多端人人喊打呀!这下胜算可有多了几分"说着还想上前与蓝忘机说上几句振奋人心的话,可蓝忘机丝毫没有理他,径直向蓝曦臣走去。
              "兄长"
              蓝曦臣正与其余三大家主讨论这场即将腥风血雨的战争,忽听到蓝忘机的声音,竟有些不敢回头面对蓝忘机,罢了,总该会知道的。
              "忘机…你怎么来了"
              "兄长,你们打算做什么?"蓝忘机沉声道。
              金光善在一旁说"当然是将这夷陵老祖挫骨扬灰就地正法了!忘机啊,听泽芜君说你在不夜天受重伤了,既受伤也不必前来支援的,安心养伤便是。"
              蓝忘机听不进金光善的字言片语,只盯着自己的兄长,兄长不会说谎,他希望听到别的答案。别的答案?四大家族这般阵仗还有什么别的答案,蓝忘机心里明了可还是想听兄长亲口对他说。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这般又想到他伤势未愈,无比心疼。
              "忘机,你应当好好疗伤,不该…不该乱跑的"
              "兄长!回答我!"蓝忘机此刻心里恐慌至极,他害怕,他想到魏婴此前在不夜天癫狂的样子,在洞中那副呆呆的样子。
              蓝曦臣怕他这个状态这个场合下说出不该说的话来,忙把他拉到一边,他不能为了魏无羡去挑战别的家族,蓝氏重创且不稳定,其他家族虎视眈眈,他不能也不可以。
              "忘机你听我说,魏公子修鬼道已是走火入魔,百家自是再留他不得,且不说穷奇道,不夜天城那天你也在,你知道他做了些什么!"
              蓝忘机盯着蓝曦臣涩道"穷奇道分明是金子勋为难再前,不夜天是百家动手为难在先!
              蓝曦臣不知怎么样劝解,也知道劝解也无用,叹了一口气道"忘机,事以至此,再无回转之地,我不能拿蓝家去赌。"
              蓝忘机正欲说什么却忽然听到魏无羡传音的声音"我警告你们别上来!"
              众家族一听,群起激愤!
              "呵!狂妄自大之徒!"
              "任他魏无羡本事再大,咱们百家联手,只叫他这次碎尸万段!"
              聂明玦怒哼道:"嚣张"
              江澄此时不知道心里到底什么想法,他恨魏无羡,恨他背叛,恨他连累江家让父亲母亲双亡,恨他杀了金子轩断送姐姐幸福,恨他杀了阿姐…
              可是,他刚刚和蓝忘机一样,听到了魏无羡的警告,但这声音却不是威胁之意…倒像是劝告?甚至他的声音竟有些虚弱之势。
              蓝忘机不知道魏无羡此时到底在做什么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魏无羡此时肯定有危险!顾不得兄长便往山上赶去。
              蓝曦臣竟也拉不住受了伤的蓝忘机,其他家族看到蓝忘机冲了上去也发号施令"杀了夷陵老祖!"每个人脸上皆是义愤填膺,除恶扬善的模样,这般阵仗和射日之征竟有几分相似了…只是他们却忘了,他们这次喊打喊杀的人在射日之征中的莫大功绩,剩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02 22:01
                2.一路上山蓝忘机便觉不得劲,山上没有任何走尸却阴气四溢,其他家族只当魏无羡没有反抗能力,越是士气大涨。
                蓝忘机率先赶到了伏魔洞口,心下一紧!连这洞口都散发出肉眼可见的黑气,他匆忙跑进洞。
                "魏…婴"
                蓝忘机一进洞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他见魏无羡闭着眼坐在殿中央,身下是一个极其邪厉的阵图,他手下覆着一样东西,蓝忘机定眼一看,那是仙门百家歪了心思之人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阴虎符,而魏无羡此刻眉头微蹙脸色苍白,看起来像是在与什么做争斗,身下的阵图边缘泛着煞气,与他苍白的脸庞形成强烈对比,显得他整个人阴冷又虚无,蓝忘机觉得他坐在哪里就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下一秒就会随风飞走,不复存在。
                蓝忘机慌道"魏婴!你在做什么?!"
                可魏无羡却像听不到一般没有任何回应,蓝忘机欲向前拉他却被这阵图生生弹开,竟有如此强的结界!你到底要做什么?!
                蓝忘机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他抬手催动灵力想破了这结界却无果,蓝忘机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束手无策,从小到大,只要是他想做的,从来没有做不到的,如今,想带走的人就在眼前,他却毫无办法,怎么办?其他人就要来了?我打的过那么多人吗?
                "魏婴!停下来!魏无羡!"
                魏无羡没有半点回应,果然,他听不到。
                不多时,其他人来了,一进殿就看见这副景象,愤然之中带着惊慌,他们面对的是呼风唤雨的夷陵老祖,他能吹笛御尸,他有万千鬼将,在这些人眼里,魏无羡好像无所不能。
                "魏无羡!你大限已至还不乖乖就范"
                "他手下那是?阴虎符?!"
                "难不成他又想催动阴虎符!?"
                此言一出无数人陷入恐慌,他们都知道这件东西可怕,有的人甚至开始后悔来这一趟,仔细想想,他们好像和魏无羡…没什么瓜葛?
                聂明玦听了哼道:"哼!事到如今竟还不知悔改!"说着便提着刀砍过去。
                蓝忘机来不及阻拦他已经砍了过去,聂明玦和蓝忘机的结果一样,被结界生生被弹了回来。
                "怎么回事?"
                "有结界!"
                "哈哈!看来他是怕了吧!无路可逃想设结界挡住我们吗?哈哈哈哈"
                原本动摇的人一听,又抹掉了先前的想法,若是讨伐了夷陵老祖,不说能亲手了结魏无羡,就是来这一趟,对着魏无羡破骂几句也能给自己长脸!
                "我看我们联手破了他这结界!"
                "对!大家别怕!他都用结界了,想必是没什么法子了!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闻言欲挡在前面,蓝曦臣一把拉住他!
                "忘机不可!"
                蓝忘机重伤在身,面露痛色,他涩道"兄长,他明明没做错什么的…"
                话音刚落只见金光善聂明玦还有其他几位家主一同催动灵力开始破结界,江澄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
                要去帮忙吗?
                你怎么不跑?
                留着此处等死?
                还是…
                众叛亲离,决一死战?
                江澄看着魏无羡,曾经的誓言在耳边不断响起,带着青涩的少年声线,那么的信誓旦旦,呵,魏无羡,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午夜梦回,你可曾梦到阿姐哭着问话?
                夜阑人静,你可曾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所以…
                你告诉我。
                我要帮忙吗?
                我该帮忙吗?
                我能帮忙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02 22:02
                  3.蓝忘机看见阵图中魏无羡似被这波灵力震到一般,眉头又紧锁几分。
                  魏婴…
                  他在想,倒不如让这些人破了结界,届时自己在带他杀出重围。
                  他若愿意,天高地远,我带他隐退江湖就是,蓝氏以兄长的能力足矣管理。
                  他若不愿…
                  他若不愿,我带他脱离危险,从此远远看着舍命相护,此生决不打扰。
                  你愿吗?
                  众人合力,灵力汇聚,结界波动几分。
                  "我也来!"
                  "我们也来帮忙?"
                  又有十几人参与进来,蓝忘机被蓝曦臣紧紧拉住动弹不得。
                  又一次灵力进攻,结界大震,仍是没破,但整个伏魔洞中的仙门修士士气大涨,个个眼神亮的可怕。
                  只因为阵图中的魏无羡被震得吐出一口生血。
                  "哈哈哈!看来他夷陵老祖是不行了!"
                  "再来几人!咱们破了这结界杀了这魔头!"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吐出一口血,猛然挣脱了蓝曦臣的束缚,他刚抬脚步子却听见身后传来魏无羡愠怒叫声。
                  "闭嘴!我才是你主人!"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损得只有你。"
                  "别得意了,你以为你算什么?别忘了是谁把你做出来的"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魏无羡说这些话时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他…他在和谁说话?"
                  "不知道…什么一损俱损?难不成他想同归于尽?!"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阴冷至极的声音。
                  "同归于尽?你也配?"
                  是魏无羡!他睁开眼睛嘴角染血勾唇笑着,漠然看着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想要将他置于死地的样子,这些人里,有射日之征庆功宴时端着酒杯过来对自己表达敬佩之意,有射日之征自己吹笛召时救过的人。
                  可是啊,他们全忘光了。
                  都说我记性差,世人又有多好?
                  这才过多久…
                  就来讨伐我了…
                  世人如此待自己,自己却担心阴虎符太过危险累及世人,可笑可悲。
                  方才他正专心用元神压制虎符,不知道百家竟然已经打上来了,又突然被一阵灵力震出一口血,才睁开眼就看到这么个场面。
                  好个除恶扬善。
                  好个恶有恶报。
                  魏无羡笑道"仙门百家这么没有礼貌吗?我不是说不要上来吗?"
                  这样苍白阴冷的一张脸,嘴角带血笑着着实渗人。
                  一个家主咬了咬牙冲出来大喝到"你这个杀人魔头!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还不就范!如今仙门百家在此!你还敢嚣张!"刚说完他感觉脚下一阵力拖着他,低头一看竟是一双森森白骨手掌死死抓着自己脚踝!一声救命还没说出口便被拉到了地底下去,众人惊呼。
                  "魏婴!"
                  魏无羡转头,目光闪过一丝自嘲,也对,你这个小古板是该来的。
                  他道"是蓝湛啊,你也来了,也对,你向来讨厌我,你是名门正士也自然是看不得我这邪门歪道,是不是后悔那天没在这里就把我给杀了?也不至于废这番功夫了。"
                  说完他侧目看了一眼旁的一处紫衣阵营,看不清他眼神里的内容。
                  不知是不想看。
                  还是他不敢看。
                  魏无羡又闭眼怒道"闭嘴!还轮不到你给我发令!"
                  "魏…婴"
                  不是…我怎么可能…蓝忘机听他一番话心里像被一只手狠狠抓住一般。
                  原来,在他心里自己竟是如此。
                  是了,蓝忘机,谁让你自诩清高,你究竟说过几次他是旁人呢?
                  一次,两次?还是更多次?
                  你知他爱玩笑,可你又怎知他不会当真。
                  一修士喊道"魏无羡!外面那些温氏余孽已全部伏法诛杀!你也别想逃!"
                  闻言,魏无羡笑容越发灿烂,看着像是人逢喜事藏不住的笑一般,
                  笑什么呢?
                  笑着好玩罢了。
                  他不想笑了,笑了一辈子,人善被人欺?
                  阴冷点又有什么不好呢?
                  他沉声道"既然如此,你们来这一趟也不容易,是得好好招待你们,来者是客嘛,我这伏魔殿别的不多,凶尸倒是不少,够你们玩的。"
                  那修士叫道"魔头!你想干什么!"说完又和方才那人一样被白骨拖下了地低。
                  仙门百家乱了阵脚!连忙低头看自己脚边。
                  忽而又听到不远处的血池有响动,四周墙壁也开始震动起来,慢慢的,一具血淋淋的腐烂尸体从血池中爬了出来,石壁里也破出来一具凶尸,紧接着第一具第二具第三具,越来越的凶尸开始出来。
                  众人做出自保反应开始提剑斩杀,蓝忘机想冲到魏无羡身旁,走到半路就被无数凶尸相挡根本近不了他身,隔着凶尸,他看见魏无羡嘴角浮着阴冷至极的浅笑,仿佛只是在闲暇的看一场好戏。
                  近不了他身,蓝忘机只能提起避尘斩杀凶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02 22:03
                    3.蓝忘机看见阵图中魏无羡似被这波灵力震到一般,眉头又紧锁几分。
                    魏婴…
                    他在想,倒不如让这些人破了结界,届时自己在带他杀出重围。
                    他若愿意,天高地远,我带他隐退江湖就是,蓝氏以兄长的能力足矣管理。
                    他若不愿…
                    他若不愿,我带他脱离危险,从此远远看着舍命相护,此生决不打扰。
                    你愿吗?
                    众人合力,灵力汇聚,结界波动几分。
                    "我也来!"
                    "我们也来帮忙?"
                    又有十几人参与进来,蓝忘机被蓝曦臣紧紧拉住动弹不得。
                    又一次灵力进攻,结界大震,仍是没破,但整个伏魔洞中的仙门修士士气大涨,个个眼神亮的可怕。
                    只因为阵图中的魏无羡被震得吐出一口生血。
                    "哈哈哈!看来他夷陵老祖是不行了!"
                    "再来几人!咱们破了这结界杀了这魔头!"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吐出一口血,猛然挣脱了蓝曦臣的束缚,他刚抬脚步子却听见身后传来魏无羡愠怒叫声。
                    "闭嘴!我才是你主人!"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损得只有你。"
                    "别得意了,你以为你算什么?别忘了是谁把你做出来的"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魏无羡说这些话时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他…他在和谁说话?"
                    "不知道…什么一损俱损?难不成他想同归于尽?!"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阴冷至极的声音。
                    "同归于尽?你也配?"
                    是魏无羡!他睁开眼睛嘴角染血勾唇笑着,漠然看着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想要将他置于死地的样子,这些人里,有射日之征庆功宴时端着酒杯过来对自己表达敬佩之意,有射日之征自己吹笛召时救过的人。
                    可是啊,他们全忘光了。
                    都说我记性差,世人又有多好?
                    这才过多久…
                    就来讨伐我了…
                    世人如此待自己,自己却担心阴虎符太过危险累及世人,可笑可悲。
                    方才他正专心用元神压制虎符,不知道百家竟然已经打上来了,又突然被一阵灵力震出一口血,才睁开眼就看到这么个场面。
                    好个除恶扬善。
                    好个恶有恶报。
                    魏无羡笑道"仙门百家这么没有礼貌吗?我不是说不要上来吗?"
                    这样苍白阴冷的一张脸,嘴角带血笑着着实渗人。
                    一个家主咬了咬牙冲出来大喝到"你这个杀人魔头!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还不就范!如今仙门百家在此!你还敢嚣张!"刚说完他感觉脚下一阵力拖着他,低头一看竟是一双森森白骨手掌死死抓着自己脚踝!一声救命还没说出口便被拉到了地底下去,众人惊呼。
                    "魏婴!"
                    魏无羡转头,目光闪过一丝自嘲,也对,你这个小古板是该来的。
                    他道"是蓝湛啊,你也来了,也对,你向来讨厌我,你是名门正士也自然是看不得我这邪门歪道,是不是后悔那天没在这里就把我给杀了?也不至于废这番功夫了。"
                    说完他侧目看了一眼旁的一处紫衣阵营,看不清他眼神里的内容。
                    不知是不想看。
                    还是他不敢看。
                    魏无羡又闭眼怒道"闭嘴!还轮不到你给我发令!"
                    "魏…婴"
                    不是…我怎么可能…蓝忘机听他一番话心里像被一只手狠狠抓住一般。
                    原来,在他心里自己竟是如此。
                    是了,蓝忘机,谁让你自诩清高,你究竟说过几次他是旁人呢?
                    一次,两次?还是更多次?
                    你知他爱玩笑,可你又怎知他不会当真。
                    一修士喊道"魏无羡!外面那些温氏余孽已全部伏法诛杀!你也别想逃!"
                    闻言,魏无羡笑容越发灿烂,看着像是人逢喜事藏不住的笑一般,
                    笑什么呢?
                    笑着好玩罢了。
                    他不想笑了,笑了一辈子,人善被人欺?
                    阴冷点又有什么不好呢?
                    他沉声道"既然如此,你们来这一趟也不容易,是得好好招待你们,来者是客嘛,我这伏魔殿别的不多,凶尸倒是不少,够你们玩的。"
                    那修士叫道"魔头!你想干什么!"说完又和方才那人一样被白骨拖下了地低。
                    仙门百家乱了阵脚!连忙低头看自己脚边。
                    忽而又听到不远处的血池有响动,四周墙壁也开始震动起来,慢慢的,一具血淋淋的腐烂尸体从血池中爬了出来,石壁里也破出来一具凶尸,紧接着第一具第二具第三具,越来越的凶尸开始出来。
                    众人做出自保反应开始提剑斩杀,蓝忘机想冲到魏无羡身旁,走到半路就被无数凶尸相挡根本近不了他身,隔着凶尸,他看见魏无羡嘴角浮着阴冷至极的浅笑,仿佛只是在闲暇的看一场好戏。
                    近不了他身,蓝忘机只能提起避尘斩杀凶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02 22:04
                      4.越来越多的凶尸从四周涌出,来讨伐的仙门修士不停斩杀着凶尸,哪里还管得了魏无羡。混乱之中,忽听有一人冲兰陵金氏门生吼道"你的箭能不能射凶尸啊!冲天上干嘛!"
                      那人也怒吼!"你自己抬头看!" 身旁一圈人听到这话也看上去,一看心凉了大半截,伏魔殿上方不知从何时起开始聚集森森邪魅!
                      蓝忘机浴血杀着凶尸看了一眼魏无羡,瞳孔骤然缩紧,魏无羡身下的阵图文字越来越邪厉透着阵阵黑气,而魏无羡脸上此刻也没有阴冷的笑,眉头紧锁青筋暴起,呼吸也略微紊乱,看上去痛苦万分的样子。
                      "魏婴!"
                      蓝忘机往魏无羡方向杀过去,眸色染红,他要带魏无羡走,藏起来,护住他。
                      他相信魏无羡仍是那个眉眼带笑丰神俊朗的少年,他只是…
                      他只是太累了,对,魏婴只是累了。
                      江澄听到蓝忘机这么一喊也回过头看见魏无羡那副模样,心里忽然慌起来,他也往那边杀去。
                      魏无羡,你欠我的,没这么容易还!
                      偌大的伏魔洞中,凶尸邪魅占了大半,所有人咬着牙全力击杀,可偏偏凶尸像是杀不完一般,上空的邪魅也越来越多,不少人心凉的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无冤无仇的何必来这一趟…这下好了,夷陵老祖还没除掉,自己倒要死在这乱葬岗了…
                      蓝忘机余光忽瞥到到一只凶尸朝着魏无羡慢慢走去,匆忙催出一道剑波击杀了之后立觉不对,怎么会?魏婴是控制凶尸的,为何凶尸会攻击他?
                      除非…
                      对凶尸发令的人元神动荡无法控制!?
                      魏婴!
                      蓝忘机一身白衣染了血,有旁人的,有凶尸的,有自己的,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重,一颗心本就提着又看到几只凶尸朝着魏无羡袭去,还没等他出手便看到一条紫色的长鞭腾空而去,几只凶尸瞬间爆体,尸块伴着恶臭四处飞散。
                      你不该终日与这种东西为伴的…
                      你那么爱闹的一个人…
                      怎么受得了?
                      蓝忘机此时只想快点杀到魏无羡身前将他实实在在拉在手中。
                      他直觉,不远处的那个人。
                      即将在下一秒,离他而去。
                      "你们看上空!好多邪魅!"
                      众多修士闻言抬头一看,伏魔殿上空已经不是刚开始那寥寥几只邪魅了,此时黑压压的一片森森的叫着,令人心乱如麻。
                      蓝曦臣看见蓝忘机往魏无羡方向杀去也连忙过去帮忙,他怕这个弟弟会不顾一切的做出什么傻事来。
                      一向沉寂的伏魔洞热闹了,救命声,尸吼叫,邪魅音,刀剑割肉响,肉身倒地震,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冲击着人心脆弱的防线。
                      刀剑嘈杂之中忽混进一声仿佛带着莲叶气息的清朗之音,平淡自然,如唤旧友。
                      "江澄。"
                      蓝忘机和江澄闻声同时抬眼。
                      是魏无羡。
                      他身下的阵图阴气已经散去大半,原本赤红的双瞳逐渐变成了原来清明的样子,如映星河,蓝忘机甚至觉得这是魏无羡还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的样子,没有温氏横行,没有血洗不夜天,他也没有修鬼道,他只是求学时日已到回了云梦,今天只是久别重逢,是好久不见。
                      可是…漫天凶尸恶臭残忍的提醒他,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时光,早就不复存在了。
                      江澄直直盯着魏无羡想知道他叫自己干什么,脑中不断闪过魏无羡在莲叶间爽朗的笑容,那些摘莲蓬打山鸡射风筝的日子好像就在昨天。
                      你想对我说什么?
                      江澄,这只是场噩梦罢了?
                      那我要对你说什么?
                      找死!不早点叫醒我!你是不是又偷吃我那份排骨了!
                      他正凝神等着,满心期待的等着,身旁却突然有人撞了他一下,不耐烦的转头正准备大骂时却发现撞他的人居然是只凶尸,为什么?为什么不攻击我?
                      不光是他,远处的一些修士也开始疑惑,部分凶尸停了乱撕乱啃,伏魔殿中刀剑的声音也渐消渐弱,刀剑的声音一小,上方邪魅凶灵的森叫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恶。
                      正当所有人不明所以之时,洞中的凶尸不约而同的向魏无羡方向慢慢走去。
                      众人心存怀疑,夷陵老祖诡计多端,谁知道他又想干出什么骇人之事。
                      随着洞中发出一声器物摔破的一声清脆的声响,蓝忘机的恐慌感达至顶峰,他看着不远处的魏无羡,他刚刚叫了江澄,他想说什么?他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那个爱玩爱闹的云梦少年,他是不是好了?那就好,这样就有理由带他走了。
                      然后,他看到魏无羡身下的阵图的阴气完全消失,魏无羡眼神已经完全清明没有半分阴冷,但脸上却还是一片苍白,没有一丝血气。
                      没关系,魏婴,你只是累了,你冷静下来,我马上带你走。
                      可是下一秒,蓝忘机的心就死了。
                      魏无羡周身阴冷一散去,所有凶尸像是突破了某种禁锢疯一般冲向魏无羡,而上方虎视眈眈已久的邪魅似乎也早就等着这一刻。
                      伏魔洞中的凶尸,邪魅,凶灵全都发了狂尽数冲向那个曾经对它们发号施令的主人——夷陵老祖魏无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02 22:04
                        5.凶尸冲向魏无羡,撞开了蓝忘机,挤开了江澄,这两人目瞪口呆的懵在原地没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变故。
                        魏无羡被凶尸围得里三圈外三圈,上方的邪魅也一并冲向凶尸群发出啧啧叫声,平日里它们只有在做了令魏无羡十分满意的事才能尝到他一星半点的手指鲜血,此时对它们而言无疑是一场饕餮盛宴,尽情享用这人的血肉,先到先得,多多益善,恨不得将他脚下沾过的土壤也啖食而尽。
                        "啊!!疼…啊!!!"
                        蓝忘机是被尸群中央发出的这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拉回神的,那是魏无羡的痛吼。
                        万鬼噬咬……
                        魏婴…你告诉我,那该多痛啊…
                        三十三鞭于你而言怕是形同挠痒…
                        "魏…婴"
                        "魏婴…"
                        "魏婴!!"
                        蓝忘机红着眼拿着避尘冲进凶尸群,不是这样的,你还不能走!你还不知道…
                        你还不知道的,蓝湛十五岁时做了一个可耻的梦,蓝湛在百凤山做了一件可耻的事,蓝湛今日也不是来讨伐你的,蓝湛不讨厌你,蓝湛喜欢你…
                        很喜欢很爱你。
                        江澄回了神疯狂的冲着尸群挥动紫电,发白的紫电光焰在压抑的洞中闪电似的闪烁,太多了,凶尸太多了,别的修士事不关己冷眼看着,他二人在占了大半个伏魔殿的尸群面前如同蝼蚁。
                        "魏无羡!***想干什么!你想这么便宜的死想都不要想!!魏无羡!!"
                        其余人也是看得呆呆的,怎么回事?夷陵老祖的鬼将怎么开始攻击他了?
                        "难道…魏无羡修炼鬼道遭了反噬?!"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等!"
                        蓝忘机只听到反噬两个字,怎么会,不可能,他方才明明看见魏婴眼神清明根本不是走火入魔的样子!他掀开衣袖在自己手臂划开一刀想用血气引凶尸回头攻击他,可是根本没有用。所有的凶尸邪魅像是只认准了魏无羡一般疯狂撕咬。凶尸堆里不断传来魏无羡痛苦万分的嘶吼。
                        天子笑!分你一坛就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那我站在墙上喝用不算破禁吧。
                        蓝湛几天不见想我不想?
                        我带你去云梦,云梦可好玩儿了,打山鸡摘莲蓬,云梦的姑娘也很好看!
                        蓝湛你抹额歪啦!
                        蓝二哥哥你唱首歌呗。
                        我心性如何旁人知道什么,又关旁人什么事。
                        这花送给你就是你的了。
                        谢谢你蓝湛,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
                        滚。
                        魏婴,我跟你去云梦,我想吃你们云梦的莲蓬,我想去跟你去打山鸡,只和你一起不要那些姑娘。
                        我没喝过酒,我想尝尝,这次你喝多少都可以我都陪你,你想在云深不知处喝也可以,我都陪你。
                        我偷偷吃过彩衣镇的枇杷了,真的很甜。
                        那家的菜好辣我不喜欢,但是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就吃,我做给你吃也可以。
                        还有…还有那么多兔子,你想养想吃都可以。
                        魏婴……你还不知道我家抹额的意思……
                        还有…你要是喜欢听我唱歌那我就天天唱给你听,只唱给你听。
                        你不喜欢我说那些话我便再也不说。
                        你若是讨厌我,我滚便是,你好好的就行。
                        往事在脑中走马灯一般,记忆中那个潇洒恣意的少年,那个月下仰头喝酒的少年,那个戏弄自己的少年,那个自己放在内心深处多年从不曾对人提起的少年就在眼前。
                        "魏婴!"
                        蓝忘机眼里布满血丝带着哭腔,声音如心一般颤抖着喊出这个他无数夜里辗转反侧想着的名字,背后的戒鞭伤痕因动作幅度拉扯渗出血加深了染血的洁白衣袍。蓝曦臣过去拉住他被蓝忘机一把推开。
                        "啊……"
                        太疼了…
                        凶尸群里那人的声音都叫得沙哑了,越来越小,越来越轻,微弱,直至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02 22:05
                          一瞬间所有凶尸全部随着这消失的轰然而散,黑压压的邪魅也全部消散,伏魔殿静得听得见人们微弱的呼吸声。
                          蓝忘机怔怔的看着魏无羡方才坐着的位置,一支笛子,半块阴虎符,旁边还有…碎了的另一半虎符。
                          所有的不安都得到了解释,魏婴方才在毁阴虎符,他在跟阴虎符说话,邪魅知道他将毁掉这个控制它们的东西开始聚集等待某一刻。
                          魏婴毁掉了虎符…它们的机会来了…
                          "哈哈哈!夷陵老祖!魏无羡!死了!!"
                          "作恶多端死状这么惨也是活该!"
                          "啧啧…生生咬成韭粉,连点血都没留下。"
                          魏婴…死了?
                          蓝忘机怔怔看着那支笛子,那支笛子通体黑漆坠以红穗,使用它的那个人丰神俊朗在世家公子中排第四。
                          蓝忘机心好像空了,感觉不到什么痛苦,只觉得魏无羡还在的,出了这乱葬岗自己又会在某处走动时遇到他,他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戏弄自己,不可能的,魏婴怎么可能死。
                          可眼前的画面却又清清楚楚的告诉他,
                          魏婴…真的没了,
                          连一滴血都不曾留下,好像这人从来没有在世上存在过。
                          蓝忘机双腿失力站不稳一下子扑跪在地。
                          江澄还在等着魏无羡说话,刚刚他不是叫他了吗?
                          哦,他说了,他看见魏无羡叫他之后,好像想扯出笑容来,终是没有笑出来。
                          他说,江澄,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所以你就这样还我?
                          金光善见此状况立刻前去拱手"恭喜江宗主除了这个叛徒!"又回头对众人道"还是多亏了江宗主的妙计啊,选择在夷陵老祖用元神压制鬼将时袭击,果然一举拿下!"
                          一人看着那碎了一半的虎符道"可为何魏无羡毁了阴虎符?"
                          要知道有这个东西在手,这次围剿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呵!估计是作恶太多想做点好事来弥补吧,他干那么多恶事,就这样就想救赎?没门!"
                          江澄脑袋一片空白,周围修士幸灾乐祸让他头疼欲裂,他转头吼道"滚!都***出去!"
                          其余人看他这幅模样也只当是大仇得报太过高兴,也就全部退了出去。
                          对,是我出的主意,是我选在了今天围剿,我给莲花坞给父母阿姐报仇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毁掉你的筹码?
                          这下好了,都没了…
                          你倒好,你可以见到爹娘还有阿姐了…我呢?
                          他呆呆的走向那支笛子。
                          蓝忘机听到是居然江澄出的主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一个人…
                          蓝忘机一时间竟对江澄生出杀意来,他冲上前去,江澄以为他也要来拿这支笛子迅速用紫电圈住笛子拉了过来。
                          "怎么?含光君也想要这笛子不成?这可是夷陵老祖的东西,恐怕会玷污了含光君的手。"
                          蓝忘机颤声问道"你真的…这么恨魏婴?"
                          江澄被蓝忘机问得一愣随即冷道"魏无羡连累莲花坞连累我父母杀了我姐我不该恨他吗?"
                          "你明知江姑娘不是他杀的…"
                          "若不是他召出凶尸我姐怎么可能会死!"
                          "所以…你想要他死?"
                          "……"
                          江澄愣了,魏无羡死了应该痛快才对,可为何自己感手不到一丝快意?
                          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这不差这一次。
                          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永远不背叛你不背叛江家!
                          姑苏蓝氏有双璧,咱们云梦就有双杰!
                          骗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02 22:05
                            6.江澄道"说起来,蓝二公子什么时候与他关系如此要好了?竟替他打抱不平,你不是一向看不得他吗?"
                            蓝忘机一双手握得骨节发白,咯咯作响。
                            他道"我不讨厌他。"
                            两人就这么互不相让的对峙着。
                            忽听到洞外一阵响动,蓝忘机心中一动,难道…难道魏婴没死!他在外面?!江澄和他一样的想法,两人连忙冲出洞口。
                            犹如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眼前那些人正在布的阵他们不会不知道,招魂。而这些人招魂做什么显然不可能是为了让魏无羡回来,而是要让他魂飞魄散再无重生之选,轮回之路。
                            蓝忘机不可置信道"他都已经死了…你们…"
                            自己从小耳濡目染的是邪门歪道的之徒的恶行,从小便立志一生与之势不两立,今日种种全部与他从小所知背离,魏婴虽修鬼道,可却主动害过任何人,他知道魏婴生性洒脱顽劣但绝不可恶。
                            反而是这些所谓的名门正士,嫉妒忌惮魏婴的纵鬼能力又惧怕想要阴虎符,做出的事几乎令他作呕!
                            一旁修士听见含光君居然说出这种话,他不快道"含光君这是什么话,这夷陵老祖有翻天灭地、移山倒海之能,何况他修得可是鬼道,想必使出一计金蝉脱壳也不难吧。"
                            蓝忘机皱着眉听完这番话,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蓝曦臣见他竟对那人生出杀意连忙过去拉住他。
                            "忘机!不可!"
                            蓝曦臣这么一喊,蓝忘机身上的戾气消散大半。
                            他静静道"兄长…你应该清楚的,魏婴到底怎样的人"
                            蓝曦臣眼神黯然下来,是啊,他怎么不知道他所认识的魏公子究竟是怎样的人,虽桀骜顽劣却率性对人,从不主动招惹,这次围剿蓝氏本想保持中立不参与,可兰陵金氏看出这一心思立马为难,姑苏蓝氏重建不久摇摇欲坠,他不能反抗…
                            "呜呜…"
                            双璧被一声微弱的小儿声音吸引,声音太小,其他修士沉浸在大获全胜的喜悦中无人注意到,双璧顺着声音声音看过去,是从一棵烧得焦黑的树后传来的,蓝忘机立即想起,是之前在夷陵街上遇到魏无羡时他抱着的那个孩子!
                            蓝曦臣拉住他低声道"此刻不宜过去。"
                            蓝忘机点头。
                            蓝曦臣道"忘机,若是待会招到魏公子的魂魄我便与你共同保护。"
                            蓝忘机猛地抬起头看着他,愧疚又欣喜"当真吗兄长?!"
                            "真的…"
                            忘机,兄长没有对你说过谎没有骗过你,兄长对不起魏公子,对不起你,我只骗你这一次,纵使你后半生恨我也好怨我也罢,兄长决无怨言。
                            蓝忘机担忧道"可如此…百家必定不服"
                            蓝曦臣道"无妨,就说交由云深不知处看管"
                            招魂仪式开始,蓝忘机不敢去想,他害怕,他怕待会与兄长合力也无法保全魏婴,他更怕,怕招不到,魏婴的魂魄。
                            仪式仍在继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无果。终于有人发声"不用招啦!夷陵老祖已经被他的鬼将撕咬得连魂都没了!!"
                            蓝忘机重燃的希望被人端着一盆冰水生生浇灭。
                            他猛地翻琴在手,准备问灵,仙门百家看见他这般动作不由得放心,方才他们还以为这含光君被夷陵老祖迷惑住了,这会看到他来助阵问灵纷纷放下心来。
                            "含光君的问灵一技出神入化,他来做第二重保障必是万无一失了。"
                            蓝忘机颤着双手去拨琴弦,他这半生问灵无数,问灵一技求精不求多,有魂必来,有来必如实答,可他不敢下手,他怕那人真的已经…
                            尚在否?

                            在何方?

                            可归乎?

                            无人回应…魏婴…魂飞魄散了?
                            "含光君不必担心,即使问不到这夷陵老祖的魂魄也没关系,我们有一百二十座镇山石兽……"
                            "镇山石兽…镇以恶地,毁以恶魂"
                            蓝忘机喃喃。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招魂无果,问灵无果,这些人还要如此,先前蓝曦臣给他的一点希望被凉水浇灭。
                            魏婴…没了…
                            他死了…
                            魂飞魄散…
                            突然身后受力,蓝忘机晕了过去。
                            蓝曦臣扶着他轻声道"忘机,对不起。"
                            江澄看着仙门百家将镇山石兽布满乱葬岗周围,闪着灵光的咒文浮在半空刺着他的双眼。
                            乱葬岗上的人都走光了。
                            人鸟尽散。
                            黑沉沉的天一望无际,风声乍起,大雨将至,山上茂密的树林被吹得簌簌作响,似在低声哀嚎。
                            空旷的山顶只剩他一人,手中握着那支笛子,似想用力捏碎,随即又匆忙松开。
                            这笛子不能碎,他还要用的。
                            对,那小子出门了,回来若是找不到又该说是我的错了,哪回不是这样。
                            江澄赤红着眼回过头望着这个不久前他来过的地方,不久前,他与魏无羡在这里喝酒,阿姐也在,如今…什么都没了…都走了…
                            呆呆站了许久。
                            站到大雨来临。
                            站到回忆尽了。
                            站到大梦惊醒。
                            自己那个师兄不会回来了,从此不复存在。
                            江澄淋了雨清醒过来,他闭眼仰头感受雨丝拍打,这雨不好,没有莲花湖的湖水好闻。
                            谁知道顺着他脸上流下的雨水里有没有别的东西呢。
                            他淋够了,
                            独自抱着笛子下了山回了莲花坞。
                            从此莲花坞祠堂看不见的角落里多了一尊牌位。
                            莲花坞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尊牌位的存在。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牌位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每年江宗主都会踏进祠堂站在另外三尊牌位前虔诚上香。
                            唯有角落那尊。
                            江宗主看也不看,从不上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02 22:05
                              晚吟。
                              "多挂点,明日宗主肯定硬要放我们假。"
                              "是啊,年年如此,小公子昨日被金宗主接回兰陵了,咱多给他挂点灯笼也显得莲花坞热闹些。"
                              除夕夜,万家灯火,合家团圆的日子,江宗主独自在厨房忙活半天做了五碗莲藕排骨汤,热气蒸腾,肉香弥漫,三碗送去祠堂,两碗放在桌子上。
                              他坐下身端起一碗尝了尝道"味道也不那么差嘛。"
                              无人应答。
                              抬手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仰头喝尽后重重的将碗放在桌子上,陶器与木桌相碰发出沉闷冗长的声响,回荡在寂静的莲花坞,格外刺耳。
                              "爱吃不吃。"
                              江宗主提了酒走出房门,走廊上盏盏暖红的灯笼映红了他的脸。
                              他道"这是怕我瞎了看不清路不成。"
                              他提剑将灯笼尽数灭去,莲花坞陷入黑暗寂寥无声。
                              江宗主走到莲花湖中的小亭坐下,十二月的风吹脸上略微刺骨,远处人家的烟火五彩斑斓火树银花般十分漂亮,空中回荡着一声又一声的回响,亮光一下一下的印在江宗主脸上,他就这么怔怔的看着,连酒都忘了喝。
                              "江澄你的好看些,咱们换换!哎哎!六师弟你看这个是不是好看些!"
                              "真的!这个颜色好看!"
                              "魏无羡!阿姐你看他!什么都拿我的!连这烟火都不放过!"
                              "阿澄,谁放都一样啦,阿羡拿着放你也看得到啊。"
                              "罢了罢了!还省得我拿着累!"
                              "吃年夜饭了。"
                              "阿爹!""师父!""江叔叔!"
                              "你们还要闹多久!多大的人了还玩那些,还不赶紧进来吃饭!要来请你们不成!还有你!大弟子没个大弟子的样子!成天带着一群小的鬼混!"
                              "嘻嘻!夫人是他们自己想玩的,我拦不住。"
                              "还磨蹭什么!进来吃饭!"
                              远方的烟火燃尽,江宗主回了神。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道"这些人尽喜欢些无用玩意,倒不如做几只风筝好玩得多。"
                              不知喝了多少,他就这么抱着酒靠在湖边的亭子中睡了过去。
                              "好你个江澄!买了酒偷着喝,居然不叫我!真不够意思!"
                              江宗主闻声惊醒,抬头一看,是魏无羡。
                              他道"你老人家怎么舍得从乱葬岗下来了?"
                              魏无羡道"我想你了呗,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来,给我一壶我陪你喝。"
                              江澄递给他一壶哼道"你也有脸回莲花坞喝酒?"
                              魏无羡笑道"对啊,我不敢回来,所以我没有来。"说完如幻境一般消失不见。
                              江澄急了,连忙起身吼道"***不过开句玩笑!你至于吗!你还不知道我吗!我说着玩的!魏无羡!"
                              叫喊声在空荡的莲花坞湖阵阵回响,江澄一怒之下摔了酒壶握了握拳头冲去祠堂。
                              他怒气冲冲的拿出角落里那尊落了厚厚一层灰的牌位抬手欲摔,一只手高高举了半晌止不住的颤抖,最终,他放下手揪起衣袖细心擦拭上面的灰尘,乌黑的牌位上露出原本雕刻的名字。
                              良久,一声疲惫孤独的男子叹息声荡漾在漆黑的祠堂。
                              "莲花坞又没狗,为何不敢回来?师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02 22:06
                                忘羡吧的道友们大家好啊,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02 22:11
                                  写得很好,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02 22:22
                                    旧时。
                                    熙来攘往的彩衣镇,人喊马嘶,络绎不绝。镇上有一家百年酒酿,店外鲜红的酒巾带子上浓墨写着"天子笑"三字,店内宾客如云,热闹非凡。一男子走进店内,来人满身如霜的月光,身背一把古琴,束着一条云纹抹额,肤色白皙,如琢如磨,俊极雅极。眼睛的颜色非常浅淡,仿若琉璃,让他目光显得过于冷漠。神色依旧是一派漠然,无波无澜,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找不到一丝不妥贴的失仪之处。
                                    店小二一看便知是山上云深不知处的贵人,只是略微奇怪,谁不知云深不知处的人禁酒,但毕竟是客人怎好多问,小二招呼道"这位公子是喝酒吗?就在店喝还是带回家宴?"
                                    男子淡淡道"带走。"
                                    "请问公子带几壶?"
                                    "两壶。"
                                    "得勒,您坐着。"说着便往店内寻陶罐装酒。
                                    这人微微抬头打量这家店,似是寻着故人身影,店内装璜并不富丽堂皇倒像是寻常人家的普通客室,店左侧一墙挂满了一封封信倒有趣,看着也是一景,这人走进看,皆封好不能看到里面内容,只在信封外落着一个个名字,苏郎、婉清、子如…
                                    这人忽扫到最顶上一封孤零零挂着的一封信,信封上的几个字遒劲、如沙划痕、龙飞凤舞。
                                    "公子您的酒。"店小二过来看此人走神一般看着那面墙道"公子可也想写封信挂上去?"
                                    男子回头问道"为何?"
                                    店小二道"公子有所不知,这也是小店一点乐趣,天子笑名动天下常有外地人来喝酒,一些人常来打听故人,掌柜的便做了这面墙叫那些人把想说的话写上,再落上要找的人的名字,不少人还真找到了,就这样大家都来写了。"
                                    男子问道"为何最上面只有一封?"
                                    店小二道"也是奇怪,那信已经挂了七八年了,许是他找的人不喝酒不进这店吧。"
                                    男子道"是我的故人,可与我带走?"
                                    店小二道"那是自然。"说着便取下那封信拍拍灰尘双手递了过去。
                                    云深不知处静室内,月落参横,檀香缭绕。蓝忘机放下方才买的两壶酒,就着墙壁缓缓端坐在地,动作轻柔的展开那封上面落着"狼望鸡"三字的一封信,内容杂乱无章,格式一塌糊涂,显示出写信那人的洒脱不羁:

                                    蓝湛蓝湛!没想到吧,这么多年后你还是得给我欺负一番,哈哈哈哈!
                                    你可别以为我又是偷偷跑出来的,我这可是被送回云梦后实在想这天子笑特地过来的,看见这墙挺有意思我便也写了封,怎么样!惊不惊喜!
                                    对了对了,我现在在干嘛呢?是不是拿着随便在江湖上行侠仗义?说不定还娶了那家貌美的仙子,你的话?怕是还是小古板,哦不,大古板!哈哈哈哈!行了行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想来你也是看不到这信的,你怕是走过这家店都捂着鼻子吧!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读着信似乎看见,那人坐在缓缓行驶在莲花湖中的船头之上,特地来姑苏喝这天子笑的样子,眼神炯亮,神采奕奕,丰神俊朗。
                                    啪嗒。
                                    泛黄的信纸遇了水瞬间由外扩散一圈留下水痕。
                                    蓝忘机将信慢慢的轻轻的放在胸口,似用力信纸却不曾皱起半分。
                                    口里喃喃自语:魏婴…魏婴…如诉如泣,伤心欲绝。
                                    他将信放在一旁的书案上又拿起一壶酒仰头一口猛咳呛红了眼,咳完他又站起来向外走去,自言自语"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打开静室的瞬间晚风卷了进来将信纸吹落在地上。
                                    信纸最后一句写道"蓝湛,回云梦后我还挺想你的,有空你来玩玩呗,云梦可好玩了,你若是来了我带你去摘莲蓬打山鸡!"
                                    魏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1-02 23:11
                                      呜呜……作者大大你赔我眼泪!写的太虐了!文笔真好呜呜~(>_<)~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11-02 23:55
                                        楼主大半夜的骗我眼泪
                                        除了第一章之外的楼主不是发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02 23:55
                                          (托腮托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1-02 23:56
                                            楼楼,为什么你就那么喜欢虐文呢?半道修缘半道君也是,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1-02 23:5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03 00:04
                                                又是你,楼主,怎么又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1-03 00: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03 00: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1-03 01:46
                                                      想吃糖(对手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11-03 07: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03 08:02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1-03 08:2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11-03 0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