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44贴子:4,622
  • 4回复贴,共1

6-18 【魔剑之尾】的羁绊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1。
年轻人真是不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02 19:42
    我变得破烂不堪到令人发笑的程度。
    不禁在昏暗的洞穴底部笑了起来。在洞窟区域已经持续好几天狩猎了。
    日期的感觉变得很不对劲。原本在地下迷宫内感觉很容易就会被扭曲,在没有日光照射的洞窟区域内更是如此。
    我为了将狩猎的效率提升到最大,所以是在潘多拉之蝎的巢穴里睡觉的。
    潘多拉之蝎会在栖息地里散布独特的费洛蒙。
    迷宫蠕虫自然不会特意接近天敌的栖息地,其他群落的潘多拉之蝎也不会袭击别的群落的栖息地。
    也就是说,只要把群落给破坏的话这种地方就是洞窟区域内最安全的位置了。
    然而,居住性也可谓是差上加差。
    这里面充满了潘多拉之蝎的恶劣臭味因而令人作呕。
    原本,就不会有在这种地方歇息的打算。
    因为洞窟里时常回荡着迷宫蠕虫与潘多拉之蝎蠢蠢欲动的声音。
    我从怀里取出时钟和笔记本。像这样在笔记本上记录了时针经过的圈数,以此让我不至于丢失对日期的感觉。
    「今天自开始潜入算起已经经过了五天了吗,差不多该回去了。」
    要是再不回去的话会很麻烦,而且我也受不了了。
    只要犯下一次失误就到此为止这种孤身旅行的重压,恶劣的环境,再加上进行的是舍命狩猎这些因素将我逼到了绝境。
    比起身体状况精神上还要更不妙一些。好想库娜与安奈。

    行李方面也很棘手。虽然背来了大号背包而且没有带帐篷以确保空间,可魔石还是把它塞了个满满当当。
    连日狩猎使得魔力被大量消耗,甚至连【净化】所需的魔力都没有剩下,所以才会变成没法使用收集到的魔石而把包塞满了的情况。
    食物也见底了。
    我把库娜制作的最后一块饼干塞进嘴里。
    甜味、坚果的营养以及猪油的卡路里沁人心脾。
    「谢谢你,库娜。」
    遗憾的是就算想要吃迷宫蠕虫和潘多拉之蝎的肉……可各种方面都太不对劲了。
    仅仅只把它们体液中的水分用魔术过滤出来后心怀感激的进行了使用。
    真想吃能滴血的肉啊。前往地面上时在中途狩猎一点好了。可以的话哺乳类的魔物最好。好想吃一点美味的食物啊。
    我站了起来。视野很模糊。脚步也很虚浮。
    我现在的脸色肯定很糟糕才对。
    那么,加把劲前往地面吧。我从洞穴里爬出来,开始往地面上前进。

     ◇

    在火山区域十四阶,即在火山区域内因为适合扎营而闻名的这个地方发生了一场意料之外的再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02 19:43
      「所以,为什么库娜和安奈你们会在这种地方啊。」
      「这是我该问的话才对!」
      「宗司你留了留言一个人走了之后,我们马上就进入了地下迷宫。然后把这里当成据点一直在寻找宗司。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没能进入洞窟区域内部就是了。」
      「那真是遗憾。毕竟我就一直待在洞窟区域里面。」
      在傍晚时分我抵达了地下十四阶,于是看到了熟悉的帐篷,而且库娜和安奈也在那里。
      之后无可争辩的被库娜抓着脖子带到了帐篷里。
      「怪不得找不到你。再怎么说,一个人进入洞窟区域什么的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明明有迷宫蠕虫在虎视眈眈,真亏你能活下来啊。」
      两个人都吃了一惊。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迷宫蠕虫就算合三人之力也很难对付。
      一只都还没打倒时反而会出现三只的迷宫蠕虫的这种威胁她们两个都知道得很清楚。
      「我没有和它们战斗。只是不停从迷宫蠕虫手里逃跑罢了。我所狩猎的是别的魔物。多亏如此,我才在五天之内获得了这种程度的成果。」

      我把背包打开,里面装满了快要溢出来的等级3的魔石。
      「这究竟是收获了多少啊!?」
      「看样子用的不是普通的办法呢。」
      「就是舍命。感觉就是命悬一线。」
      我没有开玩笑,有好几次我都做好了会死的觉悟。虽然我判断以我的技术的话能够办到,但这依旧改变不了这是一场只要犯一点失误就会丧命的狩猎的事实。
      就算是我也持续感受着恐怖、不安以及重压,已经到了发疯的边缘了。
      「请不要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我们明明是一支小队啊。」
      「我们似乎是没有得到信赖呐,真让人觉得悲伤。」
      「抱歉。只是我一个人舍命的话那没关系,但不能把你们两个卷进这种赌博一样的狩猎里。我也不是喜欢这样才这么做的……我不能告诉你们理由但我不得不在短时间之内变强。」
      以往的我是不会进行这种赌上性命的冒险的。
      「请务必把我们卷进来!就算是要豁出性命只要这是宗司君要办的事我们一定会跟上的。那之后我们很生气啊。因为你打破了【魔剑之尾】的誓言了。」
      「没错,明明有发过誓我们三个人永远都会一起挑战地下迷宫,然后一定会全员平安无事的返回的。」
      两个人看起来怨气满满。

      「确实是这样……可是,我觉得让你们在学园里缺课是很不合适的。我们原本出勤日数就很勉强了。这样下去要是被确定留级的话安奈想要重新成为贵族的的梦想就会无法实现,这可就鸡飞蛋打了。」
      把两人排除在外不仅仅是由于这会让她们置身险境。
      达到等级3的话毕业的时候会受封贵族这件事必须要做到能直升毕业才行。一旦留级就会失去资格。
      「啊,这个的话没问题。呼呼呼,请不要小瞧库娜宝宝我。」
      「我只有不好的预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02 19:43
        库娜摆出了一如既往的炫耀脸,咻的一下指向我。
        微妙的令人不爽。
        「我说服了斯格德教官。多亏了我华丽的交涉手段,才能捎上安奈一起以成为宗司君的助手的理由得以免除了课程!」
        「……基本上就是哭诉来着。库娜撒娇的本领真是异常。」
        感觉眼前已经浮现出了那时的光景。
        我也不曾拒绝过库娜的恳求。

        「因此,在宗司君出发的隔天我就和安奈两个人一起出发,来寻找宗司君了。我们这边也遇到了相应的麻烦了呐。」
        「嗯,比如筹措水与食物,和宗司不一样我们不清楚通往下一阶层的路线之类的事情,这令我充分明白了之前是有多么依赖宗司。只是到达这里我们就花了三天。有宗司在的话明明只需要一天的。」
        她们两个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啊。
        话虽如此她们能来找我还是令我心生欢喜。
        「那个,宗司君。刚刚就想告诉你一件事了。你好难闻。而且是超级难闻。」
        库娜捏着鼻子眼里含着泪。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五天别说洗澡了连擦擦身上这种事都没做成。而且我还涂满了潘多拉之蝎的体液。
        嘛,这个倒是有意为之。
        涂上潘多拉之蝎的体液的话迷宫蠕虫就会避开我,多少能安全一点。
        「……这都是不可抗力而已。不过,这样确实很不好。话又说回来库娜你们也不好闻啊。」
        「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吗!宗司君不在的话很难获得水,所以不能用水来擦身体。毕竟根本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宗司君呐。」
        「虽然我也有所自觉,可被宗司你这么一说还是让我心尖一疼……不好意思,能不能给我们制造一点水呢?」

        安奈很害羞的转过脸闻着自己的味道。
        魔力还有剩。不过也几乎见底了。
        「你们两个去狩猎一只合适的大型魔物回来吧。我会用【净化】来制造水。然后洗个澡吧。」
        两个人眼睛里闪烁起光辉。
        要是以往,每天两个人都能用一桶水来清洗身体与头发上的脏污的。经历这种普通的探索时会遇到的辛苦事还是第一次吧。
        「那我们走。马上秒杀一只大家伙带回来就洗澡!」
        「等一下,库娜。可不要伤到动脉啊。血会流干的。然后也不能用火,水分会蒸发的。」
        「安奈,你好计较!」
        「洗不成澡也没关系吗?」
        「我会努力的!」
        于是,两个人出发了。
        我躺了下来。这是我久违的帐篷。果然帐篷还是好。又有帐篷顶,地上也不冷。它让我的内心得到了久违的放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02 19:44
           ◇

          不多时库娜和安奈回来了。
          好像猎到了一只大型的牛魔物。不仅确保了水分,晚餐也有了着落。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今晚总算是能吃上肉了。
          「如何,宗司君!你看我这完美的手法。」
          牛型魔物脖子以上的部分都没有了。
          看起来应该是一瞬间把它的头给烧了个精光,并让伤口炭化阻止了血的流失。
          「这次确实是无所挑剔。那么,赶紧开始洗澡的准备吧。」
          我用魔术制作了一根土柱,把牛挂了上去,接着割开动脉做了一个出口,并使用电击让心脏强行搏动起来把血喷了个精光。之后让血流到提前预备好的坑里。使用了土魔术固化了表面因此能够滁留血液。
          使用【净化】,把水分以外的不纯物质通过魔术彻底去除。
          「哇啊,不管看过多少次宗司君的魔术都好厉害。」
          「这么多清澈的水。真令人感动。」
          两个人把带在身边的水筒灌满了水。
          肉也进行了解剖,在别的地方挖了个坑把不需要的部分埋了进去。
          那么总算是众望所归的洗澡了。
          「好,接下来做浴池。所幸,这附近没有魔物在潜伏,而且也没其他人在。库娜,就这样把水烧热。」
          「包在我身上!」

          库娜使用炎魔术让水升到了合适的温度。
          平常的话应该绝对不愿意在这种地方洗露天澡的,但现在太渴求洗澡,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性。
          「等一下,你们两个」
          安奈把帐篷拿了过来。她在组装的方式上想了点办法,从而让地面的部分保持折叠的状态,然后把它盖在了浴池上面。
          「要是万一有谁经过的话就不妙了。我不想让宗司以外的人看。」
          安奈用害羞的语气轻声道。
          「确实啊。那么,我们进去吧。」
          「久违的洗澡澡!」
          我们脱掉衣服,走进了浴池。
          毕竟是临时制作的东西,装下三个人就已经满满当当了。
          但是,确实也能好好清除掉脏污。一旦水里积蓄了一定程度的脏污了时我就会使用魔术净水,由于只是不纯物被去除了所以热水就像一开始那样清澈。
          库娜和安奈也很舒服的把热水浇在身上清洗污垢,并用毛巾擦拭身体。
          感觉活过来了。

          「宗司君,顶到我了。」
          「明明累成这样,那个东西却很精神呢。」
          「……毕竟一直都没有做来着。」
          变成这样能够安心的状况后身体好像记了起来憋了很久的某种东西。
          再怎么说我也没变态到能在全是虫臭味的洞穴里发泄。
          「宗司君,在这个阶层补充了食物后,明天开始是要进入洞窟区域吗。」
          「不了。这回收集到的魔石即使是到演讲会那天之前就算【净化】不完也不奇怪。」
          进行魔石【净化】的时候,所消耗的魔力取决于自己与魔石的等级差。我现在仅仅只是等级3下位,然后潘多拉之蝎是等级3中位,所以需要比较多的魔力。因此明天开始即使把全部魔力用来【净化】恐怕也只是勉强够。
          这也是我打算折返的原因之一。
          「太好了。不用胡来也可以了呗」
          「能做的事情已经全部做好了,我想是该回到地上的时候了。」
          舍命狩猎也告一段落。
          我把附近的安奈抱进怀里。现在正是沐浴期间理所当然相互都是肌肤相亲。
          接着,我的手指爬上了她的肌肤。脸也埋到了她的脖子上。

          「呀,宗司,别突然这样」
          「洗了澡变得很爽快,也变干净了,接下来也在那个方面变爽快吧。刚刚开始就和你们两个肌肤接触所以已经忍耐不了了。」
          「宗司君偶尔会讲出这种老气得不得了的话呢。不过……好吧。」
          「嗯,我也因为和宗司分开感觉很寂寞了呐。」
          我依次与库娜还有安奈接了吻。
          接下来,好好享受一下沐浴吧。要在双重意义上都变得舒服才行。
          果然,比起一个人乱搞还是三个人一起好上很多。
          虽说有点羞于启齿,但她们两个人来寻找我这件事使我欣喜得不能自已。
          这份感情,就用宠爱她们来表现吧。

           ◇

          「呜呜呜,总算是出来了。」
          「这次可累的够呛。要让我再来一次的话可敬谢不敏。」
          「没错,果然三个人在一起最好。夜晚还能享受一下。」
          「「宗司(君)你真的有在反省吗?」」
          次日,我们三个人一起回到了地面,但她们突然就生起了气。
          有夜晚的享受的话对保持精神的均衡是极为重要的。我明明就只是说了一件很正经的事才对。
          之后就全身心【净化】魔石并进行吸收吧。这样的话应该能到达等级3的上位。人事已尽。
          接下来就只有正式出场的准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02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