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者恋上我的妹妹吧 关注:690贴子:1,341
  • 17回复贴,共1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8(总25)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内田真礼镇楼。】


回复
1楼2018-11-02 17:13
    二楼。
    分两层(应该)。
    昨天才说11点后才发来着……


    回复(1)
    2楼2018-11-02 17:13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8(总25)

      “故事”往往是有一个主题的。
      如果将这个奇妙的人生比作故事的话,那这个故事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呢。而且,这个主题中到底包含了什么教训在内呢。

      “亚鲁,你知道这本书吗?”

      我从枕头下取出一本小说,亚鲁挑了挑眉,迷惑起来。
      不厚不薄的这本书要是呈现给贵族子女阅览,尚有美中不足之处。
      但这份易于浏览的观感,使得其在社交界,不分贵贱地博得人气。
      登场人物不多,所以人物关系并不复杂。
      单纯的是一个,邻国公主与骑士的恋爱故事。

      “当然,我知道这本书,但……”

      这又怎么了吗,亚鲁一本正经的脸上浮现疑问,他凝视起我拿着的书。
      这本书一段时间内便成为了贵族间的话题,所以下位贵族的他知道也不出奇。
      虽然我们间没谈论过这个话题,但至少对题目有所耳闻。
      “这本书怎么了吗?”
      亚鲁处在手快要够得着却又够不着的位置,他向前一步,看向我捧着的小说。
      他是在迷惑着该不该把书接过来吧。他的右手稍微向前了点,却又什么都没拿地回到原位。
      “亚鲁读过这本书吗?”
      听我问,他正如我料想般地摇头。
      我将概要简单告诉他,他似乎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点头到“原来是这样子的故事啊……”
      虽说是成为了社交界的话题,多有像玛丽安娜那样颇感兴趣的人在,但像亚鲁这种反应的人也不算少。

      “所以,这本书到底怎么了吗?”

      邻国公主和区区一介骑士,通常绝对无法结合的二位主人公,他们展开了盛大的故事,这样内容的故事其实是随处可见的恋爱故事。
      虽然二人推翻了过于残酷的命运,但在这个国'家中,绝大部分的贵族却无法与阶级不同的人结缘。
      将一个个不可能堆积成为一个极具戏剧性的故事。
      所以亚鲁才无法对小说的内容产生兴趣吧。
      倒不如说,他是对这本书到底和什么关联上了,这一点感到惊讶吧。
      他的蓝眼,急切地打量着书本的上上下下。
      和一般在书店购入的书籍没有什么两样,要是拜托熟悉的从业者,第二天就能入手到新一本。
      真要挑什么不对,就顶多说说,这本书的封面作为浪漫小说的封面,过于朴素了吧。

      “……这本书,是父亲大人的。”

      我努力不让声音颤抖。但是,没能顺畅地说出来。
      话语比预料地带有更多动摇,声音的余韵在寂静的室内消散。
      我明明打算装作平静,指尖却唐突地失去了力气。
      书本落到绒毯上发出“啪沙(basari)”响声,虽然没风但书页翻动开来了。亚鲁制止住不由想要起身的我,他以干练的动作捡起书本。
      他将手里的书放到床上,依旧盯着看。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将塞满茫然的内心的气息吐出。本应冷静下来的心脏微微击打。
      是要就这样将真相说出来吗,我突然间感到恐惧而闭紧嘴。

      “老爷给的?”

      亚鲁的声音中带有不信任感,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不可能会给我东西。
      在重复的人生中,那漫长得不像话的生涯内,父亲也少有东西给予我。
      想起来的话,能肯定地断言是父亲给予我的东西,就只有社交界出道那年,他送我的首饰了。其他的话——例如说,对淑女教育有必要的藏书,或者是被别人招待时所需的裙子还有饰品,那些都是母亲给予的,而且这些原本也不觉得和父亲有什么关系。
      母亲说着“这是老爷给你的”然后递给我,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吧。
      因为可怜什么都没得到的我,所以才这么说的。
      所以,这本恋爱小说,不可能是在母亲不知晓的情况下,父亲给予我的。
      亚鲁清楚这点。
      他作为护卫,有留意到,我和父亲那浅薄的关系。
      对皱眉的亚鲁,我悄声说“偷的”,他睁大眼,样子显得有些有趣。
      他的模样和平时的他差异太大了,我不由地,不文雅地从喉咙深处发出笑声。
      “……大小姐”
      看到我的样子,他以为自己是被戏弄了。声音中含有抗议的色彩,盯着我的脸庞。

      “——真的哦”

      真的是偷的,我说着,这次才好好地起身。
      我发觉,自己的倦怠感比起刚才消散了不少。
      这件事实已经不能笑笑打个马虎眼过去了,亚鲁屏息。
      不能偷窃父亲的东西,不管别家如何,我家是绝对不允许的。
      更不要说,犯'罪的不是茜尔维亚,而是我。
      要是被父亲知道了,就会被毫无余地地断罪吧。
      不,说是断罪有点过了。但是,肯定会用冷淡的言语痛骂,说:我不记得自己养过这样的女儿,然后将我软禁在自己房间吧。终究不会让外部知道地,给予惩罚。
      但是,如果是茜尔维亚干的,他肯定会笑着原谅,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劝她不要再做这些恶作剧了。
      仅仅是因为信赖那孩子到这种程度吗,还是说仅仅是因为,怀疑我是会给这个家族招来害处的存在呢。
      虽然仅仅想象,是什么都搞不清楚的。

      “大小姐……请问理由是?”

      亚鲁避开偷窃的事实询问,他望着书本。
      他是在迷惑着,这本书上有着什么机关吧。他认为,这里面肯定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这么古典的手法,很少有人会用。
      我又笑了,说“这本书可没有机关”,亚鲁用观察着什么的视线看向我。
      他是想得到自己提问的答案吧。

      “……理由,理由啊”

      但是,虽然被问了“为什么”,我却没有相应的答案。
      看到这本书,可以说仅仅是偶然,或许也可以说是被什么引导了。
      被强大的力量引导,感觉自然而然地,迫入“必须看见这本书”的状况。
      肯定谁也不清楚答案吧。
      知晓答案的,恐怕就只会是神明了。

      “抱歉,亚鲁。我说不出来。所以,希望你别问这个吧”

      我摇头,他眯起那宛如深海颜色的双眸。
      动作看上去,就像是要看清远处的事物般。

      “……不,在下才应对自己的僭越表示歉意”

      护卫低头,看起来有些失落。我苦笑。
      他是真得认为“自己做了僭越之事”吧。
      虽然亚鲁没有错,但现在在这里,我无法托盘而出。所以,我笑着糊弄“好啦,是我这边对不起啦”。
      亚鲁依旧用打算看穿一切的眼神,说“大小姐没有,道歉的必要”他也真够厌烦了的吧,每次我说出谢罪时,都要重复同一句话。
      他从以前起,就没变过。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都是我的护卫骑士了。


      回复
      3楼2018-11-02 17:14
        初次见到这本书,是在之前的人生中,真的是偶然而至。
        已经和索勒鲁结婚了的我,为了在领地经营方面得到父亲的建议,而造访娘家。
        但是,即便做了事前请示,父亲却不在。
        向管家打听,他说明道,为了让没什么异样的虚弱的茜尔维亚疗养,父母他们三人前往了郊外的别墅。
        我问,是不知道我要来吗。他露出困扰的神情笑道,应该是知道的。
        是太急了吧,他解释,低头。
        也就是说,他想辩解,父亲是连联络的空闲都没有吧。
        于是,我总之装作宽容大量地说“为了茜尔维亚的话,也是没办法的吧”
        说,自己也已经不是贵族的小女儿了。我告诉自己听,这和政'治是一样的,是工作的一环。
        如果这并非家族间的对话,就不会受伤。
        只要认为这是工作的约定被出尔反尔了,就可以了。
        所以,赔笑也不是什么难事。
        管家原以为我肯定会生气,他微笑着说“大小姐真是宽容大量啊”
        虽然我不清楚那是否他的真心话,还是说是个挖苦,但我颇有余裕地说道谢谢。
        我已经积累了众多经验。
        我已经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了。我清楚为了保护好自己该说什么。
        明明能够预测到父亲的行动的,我却倦于确认强行来了。

        管家离开后,只留我一个人在走廊上,我一边叹气一边思考。
        为什么,一直都会变成这样子呢。
        在没有窗户的走廊中,仅有挂在墙上的花瓶静静落影。
        我一直一直凝视着那片影子,自己的影子则感觉就像是抹灭了。
        我的人生,或许也若此物吧。抬头看向天花板。
        我期待着那里会不会有黑鸟在潜伏呢,视线又滑向等间隔排列的装饰华丽的照明。

        然后,无意识间,看向了父亲书斋的门把手。

        平时的自己连想都不会去想,但不知为何,感觉必须那么做。
        实际上,原本应该锁着的门扉,很容易就打开了内侧。
        至今都感觉很重的厚门扉,却仅有这个时候地,感觉就像是化作羽毛般轻。
        我知道,要是暴露了自己在未经父亲许可就进入了书斋,可就不仅仅是对不起就完事了。
        但是,足尖就像是萌生了自我意识般,擅自动起来。
        比起说是潜入,仅仅是感觉“进去里面了”,并没有什么罪恶感。
        那样做事不出纰漏的父亲,居然会偏偏忘了锁书斋的门。
        所以,从没有上锁这方面来看,这件事可是说彻头彻尾只是件偶然。
        我可能感觉,被责备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仆人。

        我,就是那个时候,拿到这本书的。

        比人高的书架上,最上面的右边。若非有意识地去拿出来,那本书可能连存在都会被忘记地放在那种地方。
        也就是说,那种位置,必须用脚凳才能看到。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看那种地方。
        但是,就像是感觉到那里用什么在般,我拉来放在角落的客用椅子,登上去。去了别庄的父亲没有突然间出现。已经连紧张感都没有了。

        ——为什么,父亲会有恋爱小说呢。

        这是我最初的想法。
        父亲对他人的恋爱话题并不感兴趣,更何况这是小说,他不会把这本书留下来的。
        父亲就是那样的人。
        我自己呢,以对抗自己那不幸的命运为最优先,虽然知道这部在社交界名震一时的小说,但也没想过去阅览。因为我听闻,这是部随处可见的身份差异的恋爱故事。
        所以,我对父亲书斋里放着这本小说感到违和,疑惑着随手翻页。
        甚至不知道,那里面,隐藏着重大的秘密。

        “亚鲁,你翻开这本书的最后面”

        我什么都没多说,突然讲到。亚鲁迷惑地用细长的手指翻开封底。
        微微歪着头,但,没有特别想要反抗的样子,顺从了。
        打开封底的动作花不了多少时间。然后,仅仅一瞬的沉默后,

        “——茜尔维亚,大人……?”挤出般说出我妹妹的名字。

        在父亲书斋发现这本书的我,随便确认了下内容,果然和自己知道的一样啊地,叹气。我不知道,这是安心下来了呢,还是灰心丧气了呢。
        总之,上面没有记载任何可以改变自己人生的事情,我双肩垂了下来。
        于是乎,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那个。

        “这是头像速写吗?不,是……肖像画吗?”

        我对亚鲁的提问轻轻点头。
        是的。在这本小说,最后的那页上,白纸的地方,画着。
        称得上是“涂鸦”般,线条杂乱的绘画。
        但是,哪里伴随着哀切的,虚幻淡然的绘画。
        我也和亚鲁感觉的那样,以为这是茜尔维亚的绘画,虽然有些羡慕父亲溺爱那孩子到这种地步,但也感觉有些恐怖地合上书。
        虽说和母亲不同,但我还有茜尔维亚终究对父亲而言只会是女儿。
        ……应该如此。明明如此,却在这种小地方看到了爱情的差距,我心如碾轮。
        抓着封底的手指微微颤抖,我对在最初的人生中被双亲抛弃了的自己,从心底里感到悲哀。
        深呼吸了好几次,恢复平静,打算将取出的书本放回原处,这时。
        突然降临的违和感是什么呢。
        虽然不知道缘由,但确实感觉到了“什么”。

        “那个呢,亚鲁。那不是茜尔维亚哦。”

        再次将书的封底翻开,从头到尾认真扫视一遍,自然而然地推导出答案。
        上面写着父亲的名字和年号,还有,日期。
        父亲的绘画全部都是附上署名和日期的,所以那应该是习惯性地写上去的,但那已经证明了全部。
        那里记载的日期,是茜尔维亚出生前,很久很久之前的日子。

        “不是茜尔维亚大人……吗?不,但是……样子……很像啊”

        宛如茜尔维亚般的模样,纸上画着一位女性。
        由于没有上色,所以无法证明这是别人。像茜尔维亚那样,持有纤细银发的人,在这个国'家极为罕见。
        如果,画中的女性是金发的话,一看就知道是其他人了。
        但是,用黑墨描绘的女性,仅仅是眺望着窗外,脸上有一抹爽朗的笑容。

        “那是,茜尔维亚的亲生……母亲。”

        茜尔维亚出生前的日期。和茜尔维亚十分相像的外貌。父亲所描绘的事实。
        从这些,可以很容易推导答案。

        “……茜尔维亚大人的,母亲?”

        有疑惑的是,为什么在“这本书”上描绘吧。
        发现这本书的过去的人生的“我”,将其带出父亲的书斋,带回和索勒鲁生活的屋内。然后,藏在自己房间的梳妆台那。
        为了解开心中涌起的疑问,我之后便开始了行动。

        必须见见作者,见到面,然后打听。

        明明没有被谁胁迫着,心情却像是被胁迫了般。
        已经是“次代侯爵家夫人”的我已经有了几位帮手,在这个国家找出在哪里待着的作者,这不是什么难事。于是,事情也都顺理成章。
        就像是,在阴霾密布的天空下,让几滴雨落到自己摊开的手掌上一样。
        等待着一如预料的结果。

        “她很漂亮对吧?和茜尔维亚完全一样呢……”
        “这位是……”

        亚鲁钦佩般地吐息,直直盯着肖像画中的女性。
        那双青瞳,显而易见地渗透着好奇心。但是,看不出这以上的感情。
        对此,我安心下来。
        如果索勒鲁看到了这幅画,他肯定,会在这墨画的女性中,寻找茜尔维亚的面孔吧。。
        然后,那薄冰般的双眼微微张开,指尖温柔地抚摸那墨水的线条。
        就像是触碰到茜尔维亚一样,轻轻地。
        能够理所当然地想象出那副场面,我这是为何呢。
        还是说,在失去的人生中,我曾哪里看过那样的场面呢。

        “相像到这种程度,真是不可思议啊”

        亚鲁将视线从茜尔维亚母亲那移开,看向我,苦笑。
        然后他歪头,

        “茜尔维亚大人的母亲是真实存在的啊……不,要说理所当然,那自是理所当然的呢”
        亚鲁并无他意地说道,感觉有些难以置信呢。他仅仅是在陈述事实。
        茜尔维亚不仅病弱,连其存在本身都虚无缥缈的样子。即便说她不是真实存在的,也会有人去相信。
        就算说她是从花的种子中生出来的,也不会让人惊讶。
        原来有位女性将这样的茜尔维亚生产出来,确实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最初直面这个事实的“过去的我”,也和亚鲁一样,有这种想法。
        所以,我尝试着不让任何人知道地,悄悄进行了想象。
        茜尔维亚母亲的那个人的发色。那双眼,那声音。
        是什么样子说话的呢,是怎么行为举止的呢,是用怎样的表情抱着茜尔维亚的呢。……茜尔维亚的病弱,是遗传自她吗。
        有很多很多事情,想要打听,想要知道。
        但是,我没能得到答案。
        因为我没见过茜尔维亚的母亲。

        另一方面,调查过后也明白了些事情。
        这本书是“父亲的书”,并不是为了展示所有者是谁。
        正如字面意思,正如语言所表意味。

        书中所描绘的,某位骑士。与邻国公主坠入恋河的中位贵族男性……
        她的护卫骑士。
        那就像是——,

        父亲。

        发觉这个事实的时候,我心中所想的不是冲击,更多的可能是,断念。
        啊啊,这样啊。就这么地,仅仅是接受了下来。
        就如世间所言,无法被接纳的,身份差异的恋情。但是,对本人来说,那是横跨世纪般伟大的恋爱。
        能够撰写成书的,戏剧性的故事。
        终究是作为“故事创作”而描绘的世界,所以登场人物并非完全都是虚构的。
        但是,我的母亲不是邻国的公主。
        作为她亲女儿的我很清楚这点。如此这般的话,这本书的主人公就不是母亲。

        但是,事实上,母亲也确实并非在本国出生。

        “……大小姐?”

        我陷入沉思,亚鲁略带踌躇地出声。
        我一边看着他的脸庞一边想。
        若将全部都说出来,就只有现在了。
        但是,要是说出口了,那接下来的道路很可能会大幅度偏离。

        “亚鲁弗雷德很可怜。因为侍奉您为主人,所以他才死’的。”(*四、第三次以及之后的人生。4(总12)骑士未婚妻对女主说的话)

        我想起了,在过去的人生中,听到的话。
        思索着该说些什么,缓缓开口,这时,

        ——咚,咚(kon、kon)

        有人敲响了房间门。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8(总25)·完】


        回复
        4楼2018-11-02 17:20
          妹妹的身世揭晓了……
          然后回头看之前的话数就会发现有些地方作者其实是暗藏隐笔的。
          例如说,五、今生的索勒鲁所见的梦是。3(总17),


          这个颜色在我'国是稀有的颜色,但在她的国'家并不罕见。
          但在她的国'家并不罕见。
          她的国'家。
          作者故意的吗?
          神了。


          回复(3)
          5楼2018-11-02 17:26
            翻译大佬注意养肝,感谢翻译。


            回复
            6楼2018-11-02 18:04
              難道只有女主不是親生???


              收起回复
              7楼2018-11-02 19:05
                呀呀呀,到这边了呢~


                回复
                8楼2018-11-02 23:0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11-02 23:12
                    :rop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02 23:43
                      女主其实就像个工具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03 01:48
                        難怪姐妹眼睛髮色差這麼多,但這父親實在是,都結婚了還和鄰國公主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03 01: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05 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