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01贴子:9,750

88 迷宫探索实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占着


回复
1楼2018-10-31 21:18
    感谢楼主
    抢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31 21:43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31 21:4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31 22:22
          樓上水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31 22:32
            瞧我看到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31 23:57
              坐等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1-01 00:12
                欧拉欧拉欧拉经验+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01 01:01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11-01 02:26
                    站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01 06:14
                      贡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01 07:1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11-01 10:07
                          13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11-01 13:14
                            水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01 13:18
                              结果傲娇少年似乎也来自什么名门贵族。**这张开头讲了一通废话描述他家。


                              ————————————————
                              说起拉迪斯王国的霍夫曼斯坦家,在拉迪斯王国中赫赫有名。

                              当年也是的魔王讨伐队的其中一人,现在则是拉迪斯王国的主要成员。
                              他们决定向贝利塔斯王国举起反旗的时候,贵族之中他们最先提供支援的就是当时贝利塔斯王国的霍夫曼斯坦家伯爵一家。

                              可以说之后的其他的贵族也接着提供了帮助,都是托了霍夫曼斯坦家的福。而且霍夫曼斯坦家的所起的作用还不仅限于此。
                              主要的成员中的大多数都在前线参战的同时,霍夫曼斯坦家的人们也在。
                              那个身姿对于国内外都留下了强烈的冲击,可以说正因为霍夫曼斯坦家存在,正是能够相对顺利地建国的原因之一。

                              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事实。
                              至少,与爵位相关的种种能够顺利地建立,是托了霍夫曼斯坦家的福。

                              话说,最终参加叛乱的贵族也有相当的数量,其中原来是公爵的只有的诺伊蒙特家人。
                              现在成为公爵等贵族的其他人,别说原公爵家,其中原来不是贵族的人也有不少。
                              这些都是以各自做出的贡献为基准判断得到的结果。

                              不过当然,当初从各方面都提出了抗议。
                              或者说主要是从一起协力参加反叛的贵族们那里提出的。
                              说起来参加反叛的贵族有一半以上都是因为在战况变得有优势以后才加入的,多是些想要获得更高的爵位,享用甜蜜的胜利的家伙。
                              不可能承认他们自己无法从中获得什么好处。


                              回复
                              15楼2018-11-01 21:07
                                不过霍夫曼斯坦家的当主只用了一句话就简单地瓦解了那种企图。
                                谁都知道当时贵族中功绩最大的是霍夫曼斯坦家,他当时却是这么说的。

                                我家的爵位维持原样就好。
                                不,降低也没有关系,甚至被剥夺爵位也没关系,说了这样的话。

                                当然不可能这么做,就算这是本人的期望。
                                也不可能实现……最终伯爵家就维持原样这样保留了下来。

                                正因为这样,其他的贵族们就无话可说了。
                                如果提出想要更高的爵位的话就会被各方面热烈的攻击,变成反而可能会失去原有的爵位这样子吧。

                                因为这之类的种种原因,霍夫曼斯坦家的名声就广为世人熟知了,也会受到一些评价……这样。
                                就是这样。

                                拉鲁夫知道。
                                那些只是单纯评价过高而已

                                全部的全部,理由都很单纯。
                                最初决定合作,只是因为觉得这样做就能一开始就加入战斗了。
                                加入叛乱的那一边只是因为想参加激烈的战斗。战斗在最前线也只是单纯的想要战斗。

                                爵位的事情也是一样。
                                要是自己的爵位变高的话,就不能像现在这样随意地参加战斗了。
                                说想要被剥夺爵位什么的,倒不如说的是真心话……也就是说,他们就只是一群战斗狂而已。

                                无法置信他们在街头巷尾传闻中居然被称为贵族中的贵族。领民们的生活变好了,是原来的日子太过残酷,以及拥有优秀的部下们在的缘故。


                                回复
                                16楼2018-11-01 21:07
                                  待续
                                  完全没有进入正文


                                  回复
                                  17楼2018-11-01 21:08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01 21:21
                                      还没入正题也要插插插


                                      回复
                                      19楼2018-11-01 22:41
                                        占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02 01:40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11-02 02: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1-02 10:46
                                              虽说如此,并不是说拉鲁夫讨厌他们。
                                              要说的话当然是尊敬着他们的,每当听到那时候的事情都会浮现出悔恨。
                                              单纯地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什么违和感。要说的话,拉鲁夫他也是个只知道战斗的笨蛋。

                                              进入王立学院,终究也是为了这个。
                                              为了变得更强,与更强的对手战斗。
                                              那就是全部。

                                              所以老实说,第一次上剑术科的那时候,见到那名讲师的身影的时候,拉鲁夫非常气馁。
                                              要问为何,就是因为那个人再怎么看都是跟我们差不多年龄的少女。
                                              不管是不是差不多年纪,强就是强,那名少女让人感觉到她很强。

                                              几乎每天都跟双亲练习的拉鲁夫,大致地都能感知到对手的强度。
                                              通过这种感觉,至少能够明白对方比起自己是强还是弱。

                                              然后,这种感觉告诉他。
                                              从那名少女那里,完全感觉不出来她的强弱。

                                              虽然知道个人的强弱和会不会教导别人没有太大关系,但是既然成为了王立学院的讲师,就说明起码有某种程度的实力。所以才无法隐藏自己的气馁。
                                              总之,想着要向讲师,也是向周围的人展示自己的强度——摆好架势的下一个瞬间,轻易地就那样倒下了。

                                              而且,其他人也都轻易地被打倒了……拉鲁夫这时候终于想起了。
                                              双亲说的话。
                                              真正的强者,我们是无法感知到其强大的。


                                              回复
                                              23楼2018-11-02 22:46
                                                但是,把这个忘记了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那样的人。
                                                不,或者说……即使遇见也不知道遇见了。

                                                想这这些的时候,同学们依次与那名少女对战然后倒下,终于到了最后的一个人……然后。
                                                拉鲁夫目睹了那个场景。

                                                “——切”

                                                不知为何回想起了差不多两个月以前的那件事,因此而咋舌的拉鲁夫回神看向眼前,就这样挥动右手。

                                                ——剑术中级·心眼(伪):横扫

                                                紧接着,手腕确实能感觉到……不过也因此再度咋舌,知道自己这一下砍得浅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不会是这样,是因为感到紧张了吗?
                                                根本谈不上有多少威力,在心中这样反省,接着——

                                                “——拉鲁夫!”
                                                “——啧!?”

                                                瞬间,飞快地退后。
                                                这时候,头旁边有什么擦着飞掠而过,让人冷汗直流。

                                                视线投向那东西撞上的地面,在那里的是有尖端箭矢。【渣翻:难道这东西不该直接插进地面的吗,为什么还能看到有尖端啊。还是地面太硬了?那岂不应该撞到地上再一弹一弹。】
                                                要是刚才就这么往前走的话,就中招了吧。

                                                但这个也是平常不会犯的错。
                                                确实周围看上去相当昏暗,但是还是能够看见。
                                                明明这样,却发生这种情况。

                                                无论视野多么狭窄,心情多么焦躁,这回再次踏出一步,手臂向上挥又向下击打。

                                                ——剑术中级·心眼(伪):一刀两段。【原文唐竹割り,是指像劈柴那种竖着向下劈成两半。】


                                                回复
                                                24楼2018-11-02 22:47
                                                  待续


                                                  回复
                                                  25楼2018-11-02 22:4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1-02 23:29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03 07:49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1-03 09:18
                                                          毫无疑问那个难看的脸和躯体已经被斩裂,因此大大地吐出一口气。
                                                          接着,虽然稍微有些犹豫,还是向后方说到。

                                                          “……切,谢了”
                                                          “不用在意。”

                                                          咬着嘴唇接受了这份回答。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是对方到底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也完全能够想象地出来。

                                                          一直都是那样,总是让人对比得出自己到底有多么不成熟。

                                                          “……kuso”

                                                          自己还不成熟,即使知道这一点。
                                                          但是,真的没想到,会差这么多。

                                                          剑术姑且已经很好了,接下来学习魔法?
                                                          想把之前还想怀有这种可笑的想法的自己揍一顿。

                                                          ……不,但是,正因为如此现在才能这么说。
                                                          要是当时乖乖地进入剑术科,就遇不到这个家伙了吧。
                                                          这么想的话,也许应该褒奖一下那个时候自己的判断才对——

                                                          “……切”

                                                          这么想着,再次咋舌了。
                                                          最近尽是想着这种事情,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即使这样,也不打算放弃。

                                                          “……っ”【哈?这东西怎么翻译,都没有发音的】

                                                          抿紧嘴,意识到后方的那个存在之后,目标锁定视线的前方再次拉开了弓的那个——哥布林射手,脚下发力。

                                                          那时候看到的,向往的东西,稍微一点也好,也想要触及。
                                                          就这样用尽全力蹬地。





                                                          看着眼前的出现的这番景象,克鲁特微微眯了眯眼。
                                                          之后单纯地处于惊讶,小声地自言自语了“吓”。

                                                          慎重起见,他左手准备好了的枪,现在只能闲来无事地摆弄两下,一边点头。
                                                          看来用不着他出场了。


                                                          回复
                                                          29楼2018-11-03 17:44

                                                            同时,也觉得他们做的很好。
                                                            两名少女站在两边防御,还有保持着比较自然的状态对周围留有警戒的少年。

                                                            刚才挥剑的动作自然也非常精彩,还有刚才出声提醒也是。
                                                            当然出声的时候算是有些迟了,但是太早的话也就不会造成那个场面。
                                                            很明显拉鲁夫没能注意到哥布林射手的攻击,就算早就注意到了,下手的时机不对造成多余的危险的可能性也很高。
                                                            出声提醒让他立刻飞速退后的那个时机抓的非常准确。

                                                            不仅仅是敌人的攻击,连有方的行动也考虑进去了。
                                                            非常出色的观察力。

                                                            而且这次提议四个人就进入迷宫的好像也是他……大概是推测四个人就够了才这么提议的吧。
                                                            据说四人队或者六人队就进入迷宫探险而言是最合适的……就他们几个的情况的话,四个人确实很合适。
                                                            反过来说,也可以说六个队不合适。

                                                            如果现在队伍的成员都是些习惯在迷宫活动,对彼此心中有数的人的话。
                                                            又或者,几人实力平平的话。
                                                            那样的场合的话,确实六人队很合适。

                                                            不过根据他之前听到的话,虽然他们几个是同学科的学生,但关系并不是很亲密。
                                                            然后还有已经进入过迷宫的那个少年——索玛在。

                                                            不熟悉迷宫,彼此的习惯也不是很清楚。
                                                            就算这样的六个人组队也不一定能够好好地发挥出各自的实力。
                                                            这样的话,只有一个人也比这样的六人队要更好些。

                                                            但是四个人的话,应该也有什么办法。
                                                            两名前卫两名后卫的平衡液很好,就这样互补打扰的话,应该也能够去迷宫了。
                                                            这次的这个四人确实很合适。


                                                            回复
                                                            30楼2018-11-03 1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