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22贴子:4,614
  • 12回复贴,共1

6-15 真正的大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0-31 18:13
    2019-06-27 09:25 广告
    袭击库娜和安奈的集团被我击溃了。
    我保持着举着枪的姿势,呼了一口气。接着,又深吸一口气。
    不大妙。
    对手人数很多。不在第一击击溃他们的话就会陷入困境。
    所以,我不顾节奏分配,全力冲了进去。
    ……所幸,我正怒发冲冠。这个战斗方法对现在的我而言再合适不过了。
    总算调整好了呼吸。
    我盯向敌人的残部。
    袭击库娜与安奈的是一个约20人的集团。
    他们以等级3的两人作为核心,由于身为【白狼旅团】底牌的两个等级4并不在,一瞬间就收拾掉了他们。(译注:这里又再次提到白狼旅团的等级4是两个人,关于究竟是6-11有误还是6-14、15有误我打算暂且先搁置,等以后出现明确的相关剧情时再来订正。)
    即使没有等级4在,但要是以这个人数作为对手来正面决胜的话还是会很棘手。
    「带上重伤的家伙们滚吧。这次就放你们一马……但是,不会再有下次了。若是再犯定会要了你们的小命。转达给你们的老大吧。要是他还有意思的话绝不轻饶。」
    说实话,我确实是想杀了他们。
    但是,地下迷宫里姑且不论可要是在城镇里杀人那就得变成犯罪者了。
    所以我有努力使他们不至于致命。
    ……不过,要是有都到了这一步还敢找事的**或是以后来报仇的**的话就会杀了他们。
    真正的**不杀不行。
    轻伤者带着重伤者逃跑了。
    总之,这回好好给了袭击者一个下马威。
    应该没有再来面对我们的勇气了吧。

    我解除了【灵格化】与【纹章外装】。
    将疑似九尾火狐化与【纹章外装】组合在一起的真正王牌【苍银火狐】的战斗时间太短而且副作用太剧烈。
    考虑到得将两人送回宿舍所以不能使用。
    「宗司君。」
    库娜满眼含泪冲进我的怀里。
    我轻拍她的头。听到了库娜的呜咽声。看样子确实被吓得够呛。
    安奈则是呆呆站在一边一脸羡慕的看着我们。我朝她招了招手,于是安奈也跑了过来。
    安奈不像库娜那样直率。所以,要让她撒娇的话得推她一把。
    「你们两个都很努力了。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好可怕的。」
    「对不起。明明是能够赢过的对手却还是对他们束手无策。」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是以人类作为对手,而且还是男性。是让你们两个落单的我不好。我对前景太乐观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31 18:14
      使用这种直接的手段确实在我意料之外。
      地下迷宫姑且不论,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不管她们有穿着骑士学园的制服而且还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发动袭击。

      毕竟,【白狼旅团】作为中坚集团之一,成员们的面孔应该广为人知。
      他们应该不希望得到成员会袭击骑士学园的两位女性的评价才对。
      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依旧找了我们麻烦,除了面子问题以外应该还有别的意义在才是。
      ……把探查与下下周的演讲会的准备一起进行好了。
      只不过,浮现出了不好的预感。
      如果我是【白狼旅团】的话,对这种状况肯定会留一手。
      以防万一,先预先安排一下吧。

       ◇

      我把安奈与库娜送回宿舍,安慰了两人,接着叮嘱她们不要离开房间一步之后,开始去街上四处奔走。
      ……这是为了准备以防万一时的自卫手段。
      我向安奈还有库娜询问了她们逃跑的路线后,前往这条路线附近的商店亲自低头拜托。
      我弯下腰,同时辅以能引起同情的姿势与语气。
      现在正在寻找证人。
      【白狼旅团】的家伙们有可能会去仰仗司法。
      贼喊捉贼到自警团喊冤后,要求制裁我。

      所以正在寻找变成这样后能够为我证明这只不过是我为了救出被袭击的同伴而进行的正当防卫的人。
      我的预感猜中了。
      听他们的语气,似乎已经被斡旋要为【白狼旅团】的家伙们做出对他们有利的证言了吧,这样的人有好几个在。
      既然已经进行了这种斡旋的话,肯定是已经将司法作为对我的报复手段之一了才对。
      就算只是知道这件事也是很有意义的,接下来只要找到能够作证的人就行了。
      这样的话,即使敌人有所行动也能进行对抗。
      「真是烦人。」
      以组织为单位行动的家伙们不单是人数众多,也很擅长下黑手。
      所以,我才会一直避免与他们敌对。
      然而,一旦真的敌对了就绝不会再说丧气话。
      只要淡然对应并考虑好反击的手段就好了。
      要是实在太过缠人,也必须将暗中一个接一个的袭击他们成员,并把证据石沉大海的手段考虑在内才行。
      为了保护库娜和安奈的话就算做到这种地步也无所谓。
      「非常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31 18:15
        我向答应作证的蔬菜店的老人家道谢,并购买了高价的商品后便走出了店外。
        既然有人愿意协助的话就总会有办法的。
        ……果然来了。
        「你就是宗司吗。我等来自警备团。」
        「我们从【白狼旅团】那里收到了受害状。里面报告了由于被你偷袭而造成了多人重伤的事件。由于犯了伤害罪所以你被逮捕了」
        我不加抵抗就伸出了手。
        抵抗也是没用的。只要还是学园都市的学生的话,就无处可逃。
        封印都市埃林的冒险者很多,基本上是一个自行解决事件的城镇,但要是警备团收到了受害状的话他们也必须采取对应。
        而且,这次出警可有点快。
        说不定,这帮人也已经被疏通了。

         ◇

        被警备团抓捕后关进了简易监狱里。
        要是我想逃脱的话一分钟都花不了。
        过了一会儿就被带去了另一个房间。首先得接受审讯。

        于是,我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的恋人被很多男子追逐,差点受到暴行。
        即使喝止他们,也充耳不闻。由于他们准备暴力相向,不得已才进行了反击。
        但警备团的家伙们是一副已经听过说明的态度。
        他们听说的似乎是我在【白狼旅团】的这二十个人和和乐乐散步的时候向他们挑衅,然后把他们十四人打成重伤,六个人打成轻伤这样的说法。
        向比自己等级还高的二十人挑衅什么的是哪里来的疯子才会做这种事。
        会相信这种鬼话要么是真的无能,要么就是与【白狼旅团】有所勾结。
        恐怕应该是后者。
        似乎也有证实【白狼旅团】受害状的证人在。
        如果我只是一介学生的话肯定就到此为止了。会被判为罪人并从骑士学园退学吧。
        地下迷宫的探索许可证也会失效,并且不会再补发。
        然而,很遗憾我并非普通的学生。
        门打开了。
        警备团的负责人以及斯格德教官出现在门口。

        「我作为骑士学园的负责人,已经听说了宗司被拘束一事的来龙去脉了。而且也听说【白狼旅团】受害状的内容与宗司的发言有所出入的事。只看实际情况的话,【白狼旅团】受害状的内容实在是无法令人相信。再加上【白狼旅团】曾经向宗司及其小队发起过性质恶劣的找茬。这次应该也是其中的一环吧。请释放宗司。」
        斯格德教官以不容置否的语气断言道。
        一旁警备团的负责人不停擦着汗,开口道。
        「话虽如此,请容我们无法答应。事实上,【白狼旅团】那边是有证人的,就是这样。」
        警备团的负责人虽然很谦恭,但还是直白的说出了拒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31 18:15
          那么,用上保险吧。
          「我这边也有证人。库娜和安奈……有人目击到我的这两位同伴曾被【白狼旅团】的男子们追逐的一幕。他们答应为我作证。这是他们的名单。」
          我把这份在街上四处奔走收集来作为保险的东西交给了斯格德教官。
          他的话,一定能好好将其派上用场的。
          「嫌疑人本人的介绍实在是难以相信。」
          真是顽固。
          我一开始觉得他们应该是拿人手短,可说不定他们也还有把柄被捏着。
          斯格德教官抓住警备团那个男子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31 18:19
            「你这家伙是何居心。我不知道【白狼旅团】给了你多少好处,在大街上有少女被追赶到那种地步,你难道觉得光是矢口否认就能有用吗。在街上早就传开了。就算没有证人,受害状和宗司的说明究竟那边是正确的根本就一目了然。」
            「可是、可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31 18:21
              「期待你做出正确的判断……这里的这位宗司已经接受了陛下的敕命。要是继续把他拘留在这里的话这就等同于对陛下的叛意。更何况,还是因为冤罪被拘留,要是真变成这样,别以为摘了你的乌纱帽就能了事……要是你仍然执意强加冤罪的话军@12345方立刻就会为了查明真相介入并行动。也会委托我行动。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31 18:22
                斯格德教官所言是指由于军@12345部上层强行要求进行关于【净化】的演讲,陛下于是发出了敕命的这件事。
                要是被冤罪妨碍的话,就会变成逆反@12345国@12345家罪。
                我虽然一直觉得与【净化】有关的事情单纯只是累赘,这时却也变成了我的救命稻草。
                ……这个警备团的负责人也并不是真心相信【白狼旅团】的一面之词。
                而且,不管是再怎么乐观的人也不会觉得能把这么拙劣的冤罪的真相给隐藏下去。
                警备团的负责人只能举白旗认输。
                这个男子不清楚我的底细一事是他的误算。
                要是这个男子知道我接受了陛下的敕命的话,就不会帮忙做这种事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31 18:23
                  「立、立刻释放宗司,不,宗司先生。」
                  他慌慌张张大喊起来。
                  部下们虽然很迷惑,可还是开始准备起对应的手续来。
                  ……但是这可不行。
                  都给我添了这么大的麻烦了。
                  可不能只是释放我就算了。得顺便找找【白狼旅团】的麻烦才行。
                  那么,开始进逼吧。
                  我正这么想着时,斯格德教官把手放到了警备团上司的肩膀上。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是你觉得只是把宗司释放就能被原谅的话,我会把这件事报告给上面,建议给予你理所应得的惩罚。」
                  斯格德教官本来就是彪形大汉的可怕外表,拥有着威吓感以及骇人的魄力。
                  「这、这、请原谅我。我还有需要我照顾的妻子和孩子在。要是真的变成这样的话,我会很为难的。」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你既然强加冤罪让宗司落到这步田地的话,自己应该也早就做好相应的觉悟了对吧。」

                  真是不想与斯格德教官为敌。我再次确认了这个想法。
                  「但是,我也不是恶鬼。说到底,我也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增加我的工作。给你第二个选择吧。把这回的事件作为【白狼旅团】对本校的女学生暴行未遂处理,而且【白狼旅团】虽然有进行贿赂想要收买警备团,但是被你拒绝,并进一步判他们贿赂罪。就这么办……这样的话,你就没有强加冤罪,而只是拒绝了他们的建议而已。采取这样的形式来处理。哪边对你有益你应该很清楚吧?」
                  这番话和我所考虑的手段是一致的。
                  利用这次事件,反过来打击【白狼旅团】。
                  警备团的上司无力的点了点头,并办好了释放我所需要的手续。
                  对警备团收买未遂。【白狼旅团】因为这个罪名即使被解散也不为过。

                   ◇

                  与斯格德教官一起走在街上。
                  「真是帮了大忙,斯格德教官。」
                  「这次的事件我也有不妥当的地方。明明已经听说你们与【白狼旅团】的争执了,却没有采取有效手段,令必须保护好的学生陷入了险境。抱歉。」
                  ……这个人真是个好人。
                  不对,应该说是个成熟的大人。
                  「而且,这次的事情也是出于……不,没什么」
                  他错开了脸。
                  能猜出他的话的后续。
                  出于私心。

                  斯格德教官在学生时代曾钟情于身为前辈的安奈的母亲。怀抱着对她的思念直到现在都还保持着单身。
                  然后,他暗中也在保护着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般的安奈。
                  这次的事件,表面看起来很冷静其实他心里早就满腔怒火了。
                  「作为道谢请您喝一杯怎么样?我知道一家好店子。」
                  「……宗司,我不觉得这是学生该做的事情。要是让学生请客,身为教官的我就脸面尽失了。而且,我也不喜欢喝酒。你还没有吃饭吧。跟我来,我知道一家能做出很棒的面料理的摊子。我请客,别问我理由。」
                  我苦笑起来。
                  接着点了点头。
                  斯格德教官带我去的小摊端出了拉面一样的食物。
                  食材堆得满满的令饥饿的我很是感激。
                  一边吃着拉面,我一边想着下次把库娜和安奈带过来试试好了。
                  下了决定。
                  之后,还得去一下她们的房间。
                  关于这次事件还需要收一下尾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0-31 18:24
                    感謝辛勞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0-31 18:28
                      感謝翻譯


                      回复
                      16楼2018-10-31 23:18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31 23:3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8-10-31 2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