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零吧 关注:2,877贴子:37,411
  • 30回复贴,共1

『70-HMILY』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主银麒/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0-30 21:05
    嗯,首先跟看文的大家说一下楼楼的感受。 楼主是今年七月份才看了爵迹电影的,本来只是好奇看看再加上是二凡主演的,一开始就被电影里银尘和麒零的浓浓的cp情吸引了,刷了无数遍电影。 后来又为了这对去看了小说,银尘麒零的cp文我也看了很多,都写的非常棒,奈何数量有限,楼楼又特别特别想给这对一个美好圆满的结局,所以自发产了这篇文。 这篇文楼楼构思了大半,还是很看重这篇文的,也许楼楼的文笔拙劣,不能给大家带来比较好的观看体验,但楼楼会积极听取大家的建议,而且楼楼是绝对绝对不会弃坑这篇文的,这篇算是楼楼的处女作。 最后,谨以此文,献给各位看官和我爱的银麒。


    回复
    2楼2018-10-30 21:06
      另外,这篇文楼楼在银麒吧也有发表,两吧同步连载,谢谢大家的观看。


      回复
      3楼2018-10-30 21:06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4楼2018-10-30 21:06
          顶一个,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30 23:43
            加油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0-31 00:04
              加油,收藏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0-31 02:22
                [西之亚斯蓝帝国·帝都格兰尔特·雷恩]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慢慢渗进了这座古老的海城,唤醒了沉睡中的人们,为新的一天起了个头。天气已经开始转凉,快要到冬季了。街上的百姓们已经开始忙碌,偶尔路过的马车滚轮声与小贩的叫卖声融合在一起。为这座城市添了不少生气。

                “明天就是越城节了呀。“幽花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人们已经开始在为这一年一度的海神节做准备。说着她将早餐放在桌面上,轻轻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看向坐在桌对面的麒零:”麒零,你要不要明天晚上出去逛逛?“

                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事情。包括六度使徒和七度使徒。三年,让这位曾经娇蛮无理的小郡主蜕变成了开始成熟并懂得负起自己责任的六度使徒及雷恩郡主;让曾经的七度使徒变成了七度王爵,这位新的七度王爵已经从一个少年变为一个男人,他开始懂得人情世故,开始学会成长。据说,雷恩郡主和现任七度王爵都很年轻,提及这两位,人们也总会笑着说:“郡主和七度王爵啊,那可是我们雷恩最受欢迎的人哦。”

                没有人知道,这三年麒零是怎么度过的,失去了银尘的他,也许早就坚持不下去了。他也还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一心想陪在自己王爵身边的使徒,却不得不卷入这些残忍的战争。如若不是幽花三年来一直陪伴着他,不停地给他“也许银尘还活着”的希望,也许麒零早就崩溃了。三年的相互扶持,让两人已经成为了密友。

                “嗯?”麒零嚼着嘴里的食物,大脑飞速旋转,末了,吞咽下最后一口,带着点歉意的口吻开了口:“幽花···我每年越城节都会去驿站等银尘回来的。今年我还是想回驿站等他······”麒零看了看明显有些失落的幽花,一股愧疚感渐渐升上心头,他快速补充了一句:“幽花,我们明天晚上去大街上逛逛吧,不过···我们早点回来可以吗?“他想在结束后回驿站等银尘。
                麒零说完后有些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着幽花。麒零再傻,也该知道幽花对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思,可是他目前只想找到银尘,他也没有要成家的打算。幽花那么好,跟自己在一起她会受累的,她本该就是雷恩郡主,应该找一个对她好又身份尊贵的人成亲,她本该就是应该被人尊敬、被人捧着爱着的。而不是,认识自己,放弃安稳奢华的郡主生活,和自己一起被逼成长,学会承担一切,在这个没有人可以依靠的乱世卷入纷争。他对幽花,是有感激和愧疚的。

                “好啊!难得你小子肯出来逛逛,本郡主当然奉陪啦!要知道,寻常百姓见本郡主一眼都难,明晚上,你就等着接受众人的目光洗礼吧!”幽花明显的开心了起来,虽然她努力作出一副娇蛮的样子,但脸颊上的红晕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你要是敢放本郡主鸽子,就让你尝尝本郡主的厉害,一百个你的头都不够本郡主砍的!”

                “放心放心,尊贵的幽花小郡主,我以苍雪之牙的脚掌肉垫子发誓,”说着麒零真伸出三根手指,做出了发誓的动作:“就算给我一百个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放幽花郡主您的鸽子啊,要知道,您可是雷恩城最受欢迎的一号人物,我要是敢放您鸽子,全雷恩的百姓都得追杀我了!”说着用手在脖子处一抹,然后伸出舌头,翻起白眼,做了个被杀的表情。
                “噗。”幽花明显是被逗笑了,一抹浅浅的粉映在娇嫩的脸颊上,温暖的笑容衬出了少女别样的美好。麒零看着被逗笑的幽花,松了口气,不免也露出了微笑。这样就好,她开心就好,如果没办法给她承诺,那就这样陪着她,直到她找到可以托付一生的人,这样就好。


                回复
                8楼2018-10-31 05:49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31 22:46
                    [西之亚斯蓝帝国·帝都格兰尔特·雷恩]
                    夜幕降临,为一年一度的越城节拉开了帷幕。缤纷的灯笼被光滑的绸缎编接在一起高高挂在夜空中,与在上空不停绽放的璀璨烟火相织交映,照亮了城中心的白银祭司雕像,也照亮了这座海城,为夜晚添了不少人情味。

                    街上热闹的不像话,各处小摊的叫卖声,在向人们推荐着各种各样新奇的小玩意儿。小孩子站在摊位前不愿离去,旁边是妇女的催促声;年轻美貌的歌女稍稍打扮,穿着艳丽,站在驿站门前用手帕掩唇轻笑,明亮的眼中波光流转,看着来往的年轻男子,也有热情大胆的在招呼过往路人;高大的马车路过,马车上会点魂术的马戏团团员在表演喷火,旁边围着一圈人在拍手叫好;各种各样的魂术师毫不避讳的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各式各样的魂兽,张扬地跟在魂术师身后。街上的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是百姓们最隆重也是最受欢迎的节日。

                    麒零和天束幽花穿着普通的服饰,走在大街上,许是被周围热闹的气氛所感染,两人也微微放松了心情,面色温和的走在人群中,感受着由这座海城带来的为数不多的快乐。
                    “麒零,要不要听我讲个故事?”幽花走着走着,突然转过头对着旁边的麒零说道:“是关于越城节的来历喔,一个很美的故事,想不想听?”说完后对着麒零笑了笑。
                    “好啊,我还从来没有了解过越城节呢,只知道人们会在这一天供奉祭祀海神,所以又叫海神节,以祈求来年顺顺利利,收获满满。”说完后略带期待的看向幽花:“幽花你快说吧,我就喜欢听故事。”麒零微微催促着幽花,想快些知道幽花所讲的美好的故事。

                    “咳咳,那你可听好了啊,本郡主可不讲第二遍。”说完幽花假装正经的清了清嗓子,随后缓缓开口,讲述起了那个古老的故事:“传说在很久以前,久到那时候雷恩还只是一个没有多少百姓的小城市,那时候这里还不叫雷恩。直到有一天,这里来了两个魂术师。其实说是魂术师,不如说是最早的一代王爵使徒。那个时候白银祭司也还没有被世人所知晓,所以那时候的那对爵徒倒也还算自在,不必担心过多的意外发生。那对爵徒就暂时安居在了这里,这里的人们都很友好,那对爵徒也就经常会教给这里的百姓们些简单的魂术知识和技巧,渐渐的,这里的魂术师就越来越多,也有些慕名而来的人。那对爵徒也因此在人群中有了很大的威望,然后人们听从他们的意见和他们一起逐渐把这座小城一点点发展大。每年都会聚集大量的魂术师,然后逐渐开拓着这座城。那对爵徒后来也就随遇而安,定居在了这里,所幸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的王爵使徒,也没有战争,好好的生活一辈子倒也不是件难事。

                    人们也都渐渐懂得了王爵使徒这种体系,包括什么灵犀、相同的灵魂回路和爵印还有爵徒之间至死不渝的忠贞的感情什么的。百姓们都流传说那对爵徒其实是一对恋人,他们的关系很好。”说到此处,幽花微微笑了笑,复又开口:“其实王爵使徒是可以在一起的,据说是雷恩的百姓见证的这对爵徒的爱情的。是那个使徒追求的王爵哦,所以后来人们就把他们在一起的那天作为纪念日,称之为“越城节”——那个使徒跨越了一切、跨过了心中的那座城,勇敢的向城另一边的王爵表达了自己的心意。那对爵徒跨过了人们认知里王爵使徒之间的那道鸿沟,他们成为了亚斯蓝历史上第一对是恋人关系的爵徒。因此,“越城节”其实也可以当作是恋人间互诉感情和表白的日子。就这样很美好的过了很久很久,久到那对爵徒的死亡。



                    人们将那对爵徒安葬在了一处清净的土地,据说那个王爵临死前将所有魂力注入了这里的海水,让海水包围了整座城,与城相交,接连在一起。这样就像是一直在守护着这座海城,不光是守护着雷恩的百姓,也是在守护着与他共同葬在一处的爱人。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对爵徒,取了两人名字中的各一个字,为“雷恩”,这就是雷恩的由来。人们相信即使他们已经逝去,他们的魂灵也依旧守护着这座城市,于是每年越城节人们都会举办隆重的盛典,纪念这对爵徒,也是在祈求这对爵徒的魂灵能让百姓们来年顺顺利利,收获满满。这一天的表白率会大大增高喔!于是这对爵徒的故事就这样流传了下来,雷恩也越来越繁华热闹。”幽花说完后轻轻喘了口气,然后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转头看向身边的麒零:“我的故事讲完咯!怎么样,这个故事很美吧?”

                    “哇!真的吗!原来这座城市还有个这么美好的传说啊!我真的从没听到过呢!”麒零听完,有些激动的说:“原来王爵和使徒真的可以在一起啊!诶,不对啊,幽花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故事的?还知道的这么清楚?”麒零像是想到什么,挠了挠头,停下来看着身旁的幽花。

                    幽花小幅度的翻了个白眼:“笨,我当然是听家里的仆人说的啦!这里的哪个百姓不知道这段故事?只是他们没有我知道的多。”说到这幽花颇有些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假装摆出了一副高贵的姿态:“我可是这里的郡主,这里的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哼,更何况,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可是我们家族的人。”说完拍了拍胸脯,带着点少女的得意的看向麒零,等着麒零的询问。

                    “你们家族的人?幽花,难道那对爵徒是你的父亲和母亲吗?哎呀不对,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要真是你的父亲和母亲的话,你现在都得好几百岁了,应该是个小老太婆了。可你看起来这么小,完全不像是几百岁的人嘛!可我只听过你说你母亲和你父亲的故事啊,难道你们家族还有其他的王爵和使徒,而且和你父亲母亲一样是恋人关系?那到底是谁啊,幽花你快······”麒零还在喋喋不休地自我幻想中,此时一旁的幽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成功把麒零变成一座冰雕,或者现在干脆掐死他也行······幽花突然有点同情银尘,收了麒零作使徒,那是一件多么艰难而又伟大的任务啊,银尘那么高冷的人,是怎么忍受麒零的?幽花默默在心里给银尘比了个大拇指。

                    幽花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行按压下想要用冰弓一箭射死麒零的冲动,心里又不禁对银尘多了几分敬佩。“麒零,你听我说······”幽花一个字一个字的缓缓开了口:“第一,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家族的人,但不是我的父亲母亲。第二,我才十六岁···十六岁!虽然我们家族是有永生的灵魂回路,可我看起来也不像是几百岁的大龄妇女吧!故事的主人公是我们家族的创始人,是皇室血脉的第一代,那对王爵使徒相当于是我的曾曾曾曾····曾祖父!由他们创造了天束家族,并且延续了皇室血脉,而永生的灵魂回路是在我父亲那一代才开始创造出来的。”幽花没好气的说完后狠狠翻了个白眼。

                    麒零听得似懂非懂:“哦,这样啊。诶,那幽花,你父亲和你母亲是怎样认识的啊?”
                    “这个嘛,有机会我再讲给你听吧。”幽花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对着麒零说道:“所以说,听完故事了,现在该回驿站去等你的王爵了,时间不早了。”


                    回复
                    10楼2018-11-01 20:35
                      要写到银尘麒零重逢可能还得几章,不过快了,下一章楼楼打算让幽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使徒,大家要不要猜猜看谁会成为幽花的王爵(◕ω<)☆?(虽然楼楼觉得很容易就被猜出来······)


                      回复
                      11楼2018-11-01 20:40
                        捉虫哟,幽花初识麒麟16岁,几年过去了不止16啦,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11-03 22:56
                          “时间差不多了,你去吧,麒零。”幽花抬头看向身旁的麒零,微微笑了笑:“不要担心我,你快去驿站吧。”
                          “幽花······我···”麒零嘴张着半天不知该说些什么,最终只能略带歉疚地吐出几个字:“对不起啊···幽花。”
                          “麒零,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幽花有些平静地开了口:“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给你讲那个故事吗?”幽花停下来,看着麒零。
                          看到麒零有些迷惑却又有些明白的眼神,幽花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麒零,跟我来。”说着便径自往前走,同时示意身后的麒零跟上来。
                          走了约莫十几分钟,幽花带着麒零来到了距离驿站不远的空地处。“就这儿吧,清净。”幽花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向身后跟来的麒零。然后带着些释然的语气开了口:“麒零啊,我有些话想告诉你。话一说完你就可以直接去驿站,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说完也不顾及什么,便就地坐了下来。麒零看到幽花这样,一向天真阳光的面容也添上了几分认真:“好,幽花你说吧。”随后像幽花一样,坐在了幽花的旁边。

                          “麒零,其实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我和你一样,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我的父亲也是宁愿选择一个陌生人也没有选择我,所以我不得不自己学会保护自己,虽然我努力装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其实,我也很渴望···能有个人给我疼爱。”说到此,幽花微微的低下了头,继续用带着些颤抖的声音说道:“麒零,其实我很羡慕你。你有你的王爵,你有银尘。我知道对于你来说,银尘就是你的家人,就是你的全部。你曾经说羡慕我,是因为我懂很多知识,如果你也能懂说不定就可以帮助到银尘。麒零,或许你自己也没发现,不论是曾经还是银尘不在的这几年,你在我面前提到银尘的次数,你回忆起银尘时的脸上藏不住的欣喜和满足,还有···你因为银尘而流下的眼泪。我虽然不是个正式的使徒,我也没有王爵,不能体会那种人们常说王爵与使徒之间的感情,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你和当年的母亲很像。当年父···西流尔王爵在我母亲怀有身孕的时候抛下了我母亲,然后再也没回来过。我出生后常听家里的人们说母亲也是经常提起父亲就止不住的流泪,甚至无数个日日夜夜母亲都在遭受思念的折磨···”幽花说到此处,略微抬起手臂挡住了眼睛,轻轻擦了擦。

                          一旁的麒零心有不忍,听到此处也是有些难过,于是轻轻把手搭在了幽花的肩上,安慰似的拍了拍。“没事。”幽花抬起头略带苦涩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的母亲也是我父亲的使徒,我的祖辈也是爵徒。所以麒零,我想告诉你的是,王爵和使徒之间是存在可能的。王爵生来孤独,使徒其实就像是白银祭司送给王爵的礼物。”幽花脸上带了点美好的神色:“你看,虽然每个王爵看起来都冷冰冰的,那么遥不可及,但其实,真正能接近王爵的,也就只有王爵自己的使徒啊。每个王爵都对自己的使徒疼爱有加,即使是银尘那么冷冰冰的人,我看到他对你笑的次数可是超过了他平时笑的次数喔。”

                          幽花抬头微微瞟了一眼身旁的麒零,果不其然地看到麒零耳根子有着一丝可疑的红。于是幽花趁热打铁,继续说道:“而每个使徒呢,对于自己的王爵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依赖感和信任。王爵就像是使徒的长辈,家人,一直一直陪在使徒身边,看着使徒成长。使徒呢,会一直忠诚于自己的王爵,就好像,只要永远跟在自己王爵的身边,就什么都不怕。因为他们知道,王爵一定会保护自己。只要跟着王爵,不管去哪儿,做什么,使徒都不在乎,跟着王爵就好了,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就那么一辈子跟着自己王爵身后,做个小跟班也不错。虽然很残酷的是,使徒都是王爵的继承人,但是,每个使徒都不想做王爵,每个使徒最想做的,就是能陪着王爵身边,和王爵一起并肩作战。非要打个比方的话,使徒就是一株小小的向日葵,而王爵,就是那一抹独一无二的温暖的阳光,葵,逐阳而生。”幽花用有些期待而美好的神色柔柔的说道。

                          “麒零,银尘于你而言,肯定不止是家人、王爵那么简单,我希望我今天讲的这些话你能好好想想,银尘对你而言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别急着回答我,想清楚。”幽花温柔的笑看着麒零。
                          “好啦,快去吧快去吧,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幽花站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尘土,顺势拉起了麒零,冲着麒零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记住,使徒和王爵之间是存在可能的。”然后突的被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麒零?”幽花愣了愣。
                          “谢谢你,幽花。”麒零紧紧地抱住了幽花,然后一贯的少年独特的阳光笑容出现在了麒零的脸上,少年明亮的眸子里带着些坚定:“幽花,我想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幽花抬起手摸了摸麒零的脑袋,带着些期盼的神色:“快去吧。”然后轻轻推开了麒零。
                          “嗯!谢谢你,幽花!”麒零随即转身飞快地奔向驿站门口。
                          幽花看着麒零一阵风似的跑远的背影,忍不住喊道:“麒零你慢点跑,别摔了!”然后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麒零,如果你真的等到了你的王爵,请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啊。”
                          幽花的脸上带着无限温柔与美好,只是眼眶微微泛了红。


                          回复
                          13楼2018-11-04 20:41
                            要跟看文的大家说声抱歉了,因为楼楼下下周就要期中考了,所以可能下一周的文可能会很少甚至没有,但是等期中考完了,我一定会补回来的。真的真的很感谢看文的大家,本来这文是我脑子一热就发出来了,但是有人愿意看我就会一直写下去,到完结的时候。虽然楼楼文笔是挺渣的哈,但还是,想私心给爵迹里所有的人一个圆满美好的结局,最后,谢谢大家!!(鞠躬)


                            收起回复
                            14楼2018-11-04 20:50
                              楼楼,还在吗?快更文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08 08:43
                                有人吗?
                                楼楼更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30 01:49


                                  回复
                                  17楼2019-04-02 20:40
                                    求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06 00:25
                                      求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08 22: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1 13:07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4 20: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5 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