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717贴子:5,031,634
  • 3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一集 换命交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10-30 03:52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10-30 03:52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一集 换命交易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山洞】

      [风中捉刀孤身深入狭谷山洞,一对无患开膛。江湖情仇,不问缘由,欲清血债,唯有,]

      无患开膛:杀!
      风逍遥:掠步杀•疏狂。

      [心知对方今非昔比,小碎刀步尽杀不留,然而!]

      无患开膛:淬骨爪•裂风云。

      [捕风再快,竟也难敌不死虎爪,再加上地势狭隘,风之碎步难以完全施展。]

      无患开膛:<不能,还不能倒下。>淬骨爪•噬悲绝。偿命来!
      风逍遥:踏步杀•碎梦。
      (捕风命中,无患开膛耳边似有拨浪鼓声响起,勾起回忆)
      无患开膛:啊!淬骨爪•断心首。杀……杀……杀……
      (二人缠斗不休,各自负伤)

      [狂乱的心,恶毒的药,让无患开膛彻底化作复仇的猛兽。]

      (两人越战越激,转眼间已至一座木板铺就的吊桥上。)

      无患开膛:还没……
      风逍遥:想为那名孩子报仇,那就……
      无患开膛:还没杀了你啊!
      风逍遥:来吧。

      [醉生梦死,亡命之水,殊途同归,疯势乱心,激发最初的本能,最原始的杀意。最终!]

      (桥上木板节节崩落,风逍遥最终占了上风)
      无患开膛:魈毒……死吧,一起……死吧。(拖住风逍遥一同跌下悬崖)虎大叔,为你……报仇了,魈毒。

      【小树林】

      步清云:殷姑娘……你在哪里?你不是说你有办法救阿娘吗?殷姑娘。
      殷若微:小清云,发生何事了?
      步清云:阿娘,阿娘快死了,快,快想办法救她。
      殷若微:不用这么着急,(拿出丹药)只要服下这颗丹药,你母亲保证恢复正常。
      步清云:多谢你。(欲接过,殷若微却避开)
      殷若微:但我先讲清楚,这颗药丹必须持续服用才能保住你母亲的性命,药效一过,你的母亲同样要死。
      步清云:什么?你……你不是说能根治母亲的病症?
      殷若微:只要持续服药,不就是根治了。这颗药丹是回报你上回帮助我脱狱的恩情,但如果你要更多的药丹,就必须拿东西来换。
      步清云:什么东西?
      殷若微:药神的向天抢时。
      步清云:向天抢时,你要这种东西做什么?
      殷若微:哈哈哈……保命啊,现在苗疆众人视我如寇仇,时时刻刻追杀我,有了这颗药丸,危急时我就能保命了。
      步清云:你救了阿娘,我让爹亲替你求情。
      殷若微:清云啊,你还是这么天真。这颗药丸你拿去,最少能延迟你母亲几日的生命,下次,记得带来向天抢时。记住,如果有其他的人跟你来,我就不会再出现了。还有,提醒你,如果你想你阿母,千万别跟任何人讲起这桩事情,连你的父亲也不能,否则,你绝对拿不到向天抢时。再见了,清云。

      【苗疆•祭司台】

      步天踪:回来了,枭岳离开了?
      步清云:(端着药碗进来)嗯,他在外面没进来,阿娘吃药的时间到了。阿娘,吃药了。
      玉彤:我……我不吃。
      步清云:阿娘,不吃药,病怎会好呢。
      玉彤:到了这个地步,别再为我浪费钱了。
      步清云:阿娘!阿爹,你劝一下阿娘啊。(步天踪沉默)怎么连阿爹你也……最后一次,这次吃了若没效,以后就不勉强阿娘了。(强行喂药)
      玉彤:清云你……你弄痛我了,咳咳咳。
      步天踪:你做什么!
      玉彤:别放弃,拜托,阿娘,阿爹,你们别放弃,再吃一次,再吃一次就好。
      步天踪:唉,药都煮了,别浪费了云儿一片心意。
      玉彤:你这个笨孩子,唉。(吃药)
      步清云:现在,阿娘感觉怎样?
      玉彤:我感觉……好很多了。胸口……胸口不痛了。
      步天踪:你……
      步清云:对吧,金银盏是对症的药,一定能医好阿娘你,一定能!
      步天踪:你做什么,别起身。
      玉彤:我感觉好很多了,我想起床。
      步天踪:别闹,就算有感觉好一点,也要好好休养。
      玉彤:好啦。(躺下)
      步天踪:<难道是心衰症特有的回光返照现象?>云儿。
      步清云:爹……爹亲……
      步天踪:你怎么了?
      步清云:没事,我看到阿娘好转,我心情很激动。
      步天踪:修儒正在准备帮你阿娘动手术,你阿娘的病情需要告知他,你留下来好好陪你的母亲。
      步清云:不用,阿爹,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你陪阿娘,阿娘需要你的照顾。
      步天踪:嗯?
      步清云:我很快就回来了。(匆忙离开)

      【苗疆•小树林】

      枭岳:怎样?
      步清云:阿娘的病情好很多了。
      枭岳: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气,清云,你阿娘的病好了,你以后千万不可以跟那个殷若微接触了。她是阎王鬼途的人,不能信任。
      步清云:但是,她真的医好阿娘了。
      枭岳:江湖一点诀,说不定她对你阿娘的病有研究,但就算这样,你也不能相信她。现在你阿娘的病好了,就不用再担心了。
      步清云:嗯。
      枭岳:你是怎么了?
      步清云:没事。我要去见修儒,通知他阿娘的病情好转了,你若有事情,先去忙。
      枭岳:<我的事情就是你啊,俏如来叫我注意你。>
      步清云:嗯?
      枭岳:我没事情啦,我陪你去。
      步清云:不用啦。
      枭岳:别客气,我们一起走。

      【苗疆•药房】

      榕桂菲:这是磨神酒。
      修儒:榕姐姐,多谢你。
      榕桂菲:说什么谢,我也是医者,而且这本来就是我拜托你。
      修儒:为了药神前辈的伤势,你已经很久没好好休息了。
      榕桂菲:其实最早提起要为大祭司夫人手术的人,就是他。与其等待奇迹,不如赌这一点机会,我想,这是他要我做的。无论机率多低,与其等待,不如自己创造奇迹。
      修儒:创造奇迹,(看着手中织命针)我会尽力,我也相信药神前辈的伤势一定会好转。
      榕桂菲:希望如此。我看去看顾他,手术的事情劳烦你了。
      修儒:嗯。(榕桂菲离开)修儒啊,你到底能医治多少人?唉。

      枭岳:修儒。
      修儒:枭岳,清云,你们怎会在这?
      枭岳:我们是来报告大祭司夫人的病情,(看到磨神酒)这是什么?
      修儒:那个不能打开,那是磨神酒。
      枭岳:酒,不是要喝的?
      修儒:这是我为医治大祭司夫人准备的麻药,效果非常的强烈,吸入过多的气味就会昏睡,喝下一口,就会昏迷两个时辰。
      枭岳:这么厉害。讲到大祭司夫人的病情,清云,你来讲。
      步清云:啊?我……阿娘的病情好转了,暂时不需要手术。
      修儒:嗯?大祭司夫人的病情好转了?
      步清云:是,可能是药神前辈之前开的药方发挥了效果,阿娘的精神好转很多了。
      修儒:药神前辈有开药给大祭司夫人?
      步清云:是啊,我想向药神前辈说谢。听说他受伤昏迷不醒,我想前往探视。
      修儒:不用了,榕姐姐正在照顾他。大祭司夫人好转,这是好消息,你应该多陪大祭司夫人才是。
      步清云:呃,当然。对了,听说药神有一种药物非常厉害,叫做向天抢时,修儒,你有听过吗?
      修儒:向天抢时,当然有听过啊,若不是这颗药丹,药神前辈怎会变成这样,唉。
      步清云:你的意思是,药神重伤昏迷与向天抢时有关系?
      修儒:嗯,这颗药丸虽然能激发潜能,但对身体的伤害也是极为强大。
      步清云:既然如此,那你……何不研究这颗药丸,说不定能找到医治药神前辈的方法。
      修儒:有啦,我早就在研究了,但药物与创伤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已经很深,研究药方也是无用。
      步清云:啊?你的意思是……你身上有向天抢时的药丸?
      修儒:对啊,本来是在药神前辈身上,替他治疗时找到的,俏如来大哥托我保管,他说阎王鬼途非常想要这颗药丸,所以要我收藏好。
      步清云:是这样啊……(走向桌边)
      修儒:总之,大祭司夫人有好转就好,这样我更能专心照顾药神前辈的伤势。
      枭岳:他……还是没好转吗?
      修儒:唉,他的伤势,比大祭司夫人的病情更加棘手。
      枭岳:什么?(此时,步清云猛地打开磨神酒,泼向修儒与枭岳。)你……你做什么!(枭岳、修儒先后晕倒)
      步清云:(捂住鼻子)对不住……对不住……(在修儒身上搜索)

      【小树林】

      殷若微:这么快就回来了,真是让我意外。
      步清云:这就是你要的东西吗?
      殷若微:哈哈哈……

      【银槐鬼市•落花随缘庄】

      随风起:唉,真烦,说要仲裁,结果至今无消无息,到底是怎样。
      慕容胜雪:一开始就别莽撞行事,如今就不会坐立不安。
      随风起:你还好意思说,若非你插手,事情也不会演变到这种地步。
      慕容胜雪:我是阻止你耽误自己的前程。
      随风起:对一名看心情杀人的人,这种关心多余了。
      慕容胜雪:说的也是,确实有人,多余了。
      随风起:那就看谁,多余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正要动手)

      随风起:九冥。
      九冥杀神:此地,非是你们争斗的地方。
      慕容胜雪:九冥杀神,我听过你逼杀诸葛穷的事情,还以为你跟我同样,站在反对的立场。
      九冥杀神:我的立场,始终如一。
      六隐神镞:好了,真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菜鸟。有空在那边聊天,不如好好思考未来。
      慕容胜雪:未来,是啊,还以为天首是何等人物,结果仍是摆脱不了私欲的俗人。

      (九冥杀神闻此言,怒起动手,六隐神镞强势威压,击退九冥)

      六隐神镞:我的话没听到吗,菜鸟!此地名唤落花随缘庄,落花流水,去留随缘,你们这些菜鸟若是不爽想走,我们绝不勉强,而且,六叔还能帮你们引荐其他地方。
      随风起:<瞬间气场的变化,这只老鸟,不愧也是走遍刀山血海的人。>
      六隐神镞:(刀币凌空飞来)来了。酆平山,公开的地点啊,巧木老猴果然奸巧。
      天首:(来到)人生,总不尽人意。
      六隐神镞:不顺人意,那就换看……(将刀币交给天首)天意。
      随风起:你不跟去吗?
      六隐神镞:那种场面我看习惯了,给你们这些菜鸟去见识见识吧。(随风起与慕容胜雪先后离开)
      九冥杀神:六叔。
      六隐神镞:杀人偿命,一命偿一命,千古定律。在这,救一命,杀一人,救多少命,就杀多少命。


      回复
      3楼2018-10-30 03:53
        【酆平山】

        [酆平山,酆平山,鬼市权贵齐聚酆平山,一场影响势力消长的鬼市大会,即将展开。]

        鬼市众人甲:你认为这次天首跟老爷谁会赢?
        鬼市众人乙:废话,这次是天首有失在先,加上老爷最近生意这么旺,胜败分明了啦。
        鬼市众人甲:嘘,来了。
        慕容胜雪:看来有人做足了准备。
        随风起:<高手不少,但没什么大角色,嗯?>(有高手隐在暗处)原来如此,还是有真正的绝顶高手在关注嘛,鬼市大会确实非常。

        白丑生:人距丑弊千里远,吾道白璧无瑕俗无耐。世人皆求权富贵,却由青杉定鬼案。
        老爷:许久不见,白丑生的身姿依旧俊美。
        白丑生:老爷的嘴还是这么甜,但丑某身为鬼尊的代言者,还是得秉公处理,还请老爷不可见怪。
        老爷:那是当然。

        随风起:<阴阳怪气,一看就知道是小人,会公正才有鬼。>
        慕容胜雪:不用将质疑写在脸上了,鬼市之首鬼尊,会选他作为代言者,自然有他的道理。
        随风起:有人问你的意见吗。

        白丑生:地宿又缺席了。
        老爷:依照他的个性,断是又跑去哪里玩了。
        白丑生:居然连冷总管也没到场,这就奇了,看来地宿这趟跑很远喔。
        老爷:有此上司,难为冷总管了。
        白丑生:哈哈哈……你手下人才济济,却至今还没放下拉拢他的念头,未免太贪心了。
        老爷:面对宝物,人人都有贪念,更不用说冷总管乃人中龙凤。

        随风起:<听起来,此人屡次拒绝过老头了,能让老头给予这么高的评价,这位冷总管当真不是普通人。不过,可让他死心塌地跟随的地宿又是何等英豪。>

        白丑生:偃师一脉的代表,到了吗?(一人走出)
        随风起:<他就是巨头之一的偃师?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偃甲人:早,决议,别浪费,本师,时间。
        老爷:老朋友又胡闹了,依然只派偃甲人出席。
        偃甲人:我们,实验,很忙。
        白丑生:天地老师,四方到其三了,尊上。

        [一声尊上,忽然!天际风云变色,鬼市至高之尊,巍然降世。]

        白丑生:恭迎鬼尊。
        鬼市众人:恭迎鬼尊……
        随风起:<这……这是何种的气场,只有座椅,就让人难以喘息,以前只听过藏镜人的宝镜也有类似的情形。>
        白丑生:见椅如见尊,尊上已至,那么,本次仲裁正式开始。诚如各位所知,天首的手下诸葛穷私放老爷的货物,二百四十三名奴隶,罪证确凿。此举不单是妨害生意,损伤信誉,更严重的是这让鬼市损失了拓展道域的大好良机。虽然落花随缘庄的利润是鬼市重镇之一,但其罪之重,我们不得不慎思,落花随缘庄的存在与否,或者,是否换人接管。
        偃甲人:废话,少提,本师,支持,老爷。
        鬼市众人:对啊,罪证确凿,直接定案。

        慕容胜雪:<老爷不知用何种利益拉拢了偃师一脉,此刻地宿不在,虽不知他的立场,但天首已失票数优势,更遑论老爷明显收买了白丑生。天首,你要如何解开这场围局呢?>

        白丑生:天首,有话辩解吗?
        天首:敢问老爷这次行动,用意为何?
        老爷:生意。
        天首:为谁的生意?

        随风起:<这个问题漂亮,鬼市内部虽然各行其政,但总归来说还是一个共存的社会。>

        老爷:<想将话诱导至本总是想谋私,哼,太浅了。>自当是银槐鬼市的生意。
        天首:其所言,乃为拓展鬼市生意,吾这样解读,没错吧,白丑生?
        白丑生:确实无误,不过这可是更坐实了你们耽误鬼市的大好前程。
        天首:真是如此吗?(递上一封信)
        白丑生:这是……道域中人委托的暗杀,而且,日期比老爷早。
        天首:早在老爷之前,吾已帮鬼市生意拓展到道域了,至于信中内容的真实性,鬼尊自可定夺。
        白丑生:(接过,传信鬼尊)鬼尊已验证了,此信为真。

        慕容胜雪:<原来天首早就准备好反将对方一军。>

        天首:实事证明,吾非但没影响鬼市拓展,甚至还为鬼市开辟了另个一个市场。
        老爷:现在提出这封信,时机未免太过巧合。
        天首:道域路途遥远,吾的人也是在这几日才归来。现在,仲裁还有问题吗?
        白丑生:这……(看向老爷)
        老爷:好吧,此事便罢。但,诸葛穷妨害我的生意,又要如何了结。不可妨碍他人生意,这也是明确的规矩。
        白丑生:对,没错,妨碍他人生意可是恶性竞争。若没这条规矩,鬼市不就大乱了。
        老爷:不过我已经明白,此事最初与落花随缘庄无关,那是他个人的行为。
        白丑生:此话怎讲?
        老爷:此乃他本人亲口承认,当然罪只在他一人。
        白丑生:既然如此,天首,你们可以先离席了。
        老爷:三姑娘,抱歉了,这次误会,本总来日再登门赔罪。

        随风起:臭阿穷,又想一个人承担。

        老爷:说到私放奴隶,白丑生,按照先例,该当如何?
        白丑生:丑某记得,开膛破肚,风吹日曝而死。
        天首:汝损失多少,落花随缘庄全数赔偿。杀人偿命,救人伤命,一命抵一命,救多少人,就杀多少人。其放了汝二百四十三名奴隶,落花随缘庄免费帮汝接两百四十三件暗杀。
        老爷:哇,这样做,你亏损不少啊。
        天首:无戏言。
        老爷:哈哈哈……本总也并非不通情达理,不占你便宜,不用二百四十三名,只要杀两个人就可以。不久之前,本总接待了来自阎王鬼途的贵客,除了现付黄金万两,还有许多珍奇药物配方,以及一些有利鬼市的条件,(拿出一封信)相信内中条件,鬼尊一定会接受。(白丑生接过,传信鬼尊)
        天首:废话少说,杀何人。
        老爷:遥星公子别小楼,以及旻月才女李剑诗。
        随风起:遥星公子。
        老爷:请放心,对方跟本总都会提供人手配合,如何,这生意够便宜吧。当然,若太勉强,你也可以拒绝,三姑娘。
        天首:这桩生意,落花随缘庄。接了。

        【苗疆•军营】

        士兵甲:军师,混乱南渠的阎王鬼途杀手已经全部伏诛。
        御兵韬:这次有查到是谁下的手吗?
        士兵甲:跟之前一样,或者一刀毙命,或者尸体眉心有一点痕迹。
        御兵韬:吾明白了,下去吧。
        士兵甲:是。
        士兵乙:禀军师,有两名自称遥星旻月的人,前来求见。
        御兵韬:请他们进入。
        士兵乙:是。

        别小楼:遥星、旻月,叨扰军师了。
        御兵韬:凰后已经找上两位了吧。
        别小楼:哦?军师何以知晓?
        御兵韬:阎王鬼途分支散落各处,能这么快掌握他们每处据点者,唯有凰后苦心经营的墨家情报网。一刀一剑,一招毙命,这样的组合与能为,又针对阎王鬼途,目下所见,唯有两位。
        李剑诗:军师确实见微知著。
        御兵韬:御兵韬代苗疆多谢两位援手。两位前来苗疆是为何事?
        别小楼:听修儒说鸩罂粟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御兵韬:鸩罂粟的情况,确实不乐观,修儒与榕桂菲也已费了不少心神。
        李剑诗:不知军师可否引见我们夫妻进入苗王宫,探视鸩罂粟。
        御兵韬:四极封之战,两位帮助过苗疆,王宫之内又有修儒,你们见药神,并不困难。所以先拜访吾,不过考虑墨家与鬼谷一脉的立场,避免吾之疑心。两位礼数具备,御兵韬无拒绝之理,稍后,吾便带两位入宫。
        别小楼:多谢。

        【废弃小屋】

        (昏迷中的黑白郎君,被记忆中与徐福的一场败局所纠缠。

        徐福:一气化九百,确是旷世奇功,但武海浩瀚,总是有克制之法。
        黑白郎君:你……
        徐福:你,败了。)

        (黑白郎君从记忆中惊醒,环视四周,发现身处一处破败废弃小屋。起身出外,安倍博雅正在做着木工活)

        安倍博雅:在苗王宫做那堆木工,没想到真的有派上用场的时候。(一个轮椅已完工)轮子可以,稳定度可以,看起来我的技术还是不错嘛。
        黑白郎君:这台轮椅,是打算要给谁坐。
        安倍博雅:哇,跟鬼一样,是要吓死谁!你怎么爬起来了,伤势这么严重,怎么不好好休息。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没软弱到那种地步。这是何地,怎会有这间小屋。
        安倍博雅:看起来是樵民搭的小屋,我怕遇上阎王鬼途的人,就带你一直往偏僻的地方跑,无意间就找到这间了。
        黑白郎君:是你救我。
        安倍博雅:还有别人吗?
        黑白郎君:你不怕我唤醒你体内的酒吞童子吗?
        安倍博雅:怕是怕啦,但你也帮过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黑白郎君:武者之斗,生死无尤。
        安倍博雅:没油就去加油啦,有多少人想要活着,却不明不白就死了,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你还有命喘气,就该庆幸,应该念阿弥陀佛了。
        黑白郎君:每一个人本来就有保护自己的义务,他们死,是因为弱小,但黑白郎君不是,强者的世界……
        安倍博雅:好了……好了……了解,听很多了,别再讲了。
        黑白郎君:嗯?
        安倍博雅:(害怕)我是说,你是强者,你的世界不是我这种废材可以了解,再多说,我们也不会有共识,但是……为什么要救你,我也讲不清楚。反正,活着总是好事,什么原因就不是太重要了,对吧。我还有一些收尾的工作,你的伤很重,先去休息啦。诶,我的钉子呢,跑去哪里?
        黑白郎君:(递过钉子)你的药,很有效。(带着灵骨马车离开)
        安倍博雅:那……是我随便弄的。诶,不对,叫你要好好休息了,你要去哪里啊?喂!(推着轮椅追去)

        【十殿阴曹】

        徐福:与风逍遥同归于尽,哈,真是意外丰硕的战果。
        钓烟波:那个人实力不凡,但也不敌亡命水与纣绝报仇的决心。
        徐福:他所施展的刀法精妙绝伦,还能激发自身的潜力,昔日偷袭,对上苗王都能得手,使我们一大劲敌。纣绝,当真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钓烟波:虽然铲除了风逍遥,但我们的据点也被扫荡将尽。
        徐福:吾知道,短短数日便扫荡了我们十八处据点,遥星、旻月,这两人的难缠不在岳灵休之下,所以,我早就开始着手对付他们。(白比丘归来)如何?
        白比丘:交易完成。
        徐福:很好。(殷若微回来)太和,东西到手了?
        殷若微:不负所托。(拿出药丸)
        徐福:(抢过)向天抢时!看到了吗,经历千年,有了此物,我的计划即将成功,哈哈哈……

        【苗疆•药房】

        (枭岳与修儒仍昏迷在地,御兵韬与遥星、旻月一同进来。)

        御兵韬:修儒。什么味道?

        (御兵韬三人掩鼻,将枭岳修儒带出房间,随后为两人运功,将其唤醒。)

        御兵韬:发生何事了?
        修儒:是清云……
        御兵韬:清云?他不是在大牢之中?
        修儒:他被放出了,啊!糟了,我身上的向天抢时不见了!
        枭岳:你讲的是真的?清云,你……你怎么能这样做!
        御兵韬:来人。
        苗兵甲:参见军师。
        御兵韬:传令下去,即可搜索王宫方圆十里,派兵前往大祭司居所,遇到清云,不问原由,无论死活,擒回!
        苗兵甲:遵命!
        枭岳:无论死活,军师……
        御兵韬:你随我向王上禀告此事。修儒,劳烦你带两位宾客探视药神。两位,事忙之际,吾无暇待客,请两位恪遵王宫礼节,请。(离开)
        李剑诗:看来发生大事了。
        修儒:唉。师叔,我先带你们去见药神前辈。

        【苗疆•祭司台】

        步天踪:怎么才回来,你的母亲病成这样,你还四处跑。
        步清云:爹亲,这瓶药丸只要持续服用,阿娘就能痊愈。
        步天踪:这是什么药丸,你从哪里拿来的?
        步清云:爹亲,你拿着。
        步天踪:你……你……
        苗兵甲:步清云,奉军师之命……
        步清云:小声一点,我阿娘在睡,我跟你们回去。(离开)


        回复
        4楼2018-10-30 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