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国吧 关注:1,821贴子:9,233
  • 10回复贴,共1

并非名将的廉颇:不堪“细思”的历史错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是今天中学语文教科书里的经典篇章。这篇经久不衰的优秀范文对主人公廉颇的塑造刻画可谓精彩而微妙,给后人留下一个完美的“名将”形象:
廉颇曾统帅五国联军大破齐国;
廉颇不但有勇有谋,而且在和当时的相国蔺相如发生矛盾时能够“负荆请罪”,共同演绎了一段“将相和”的历史佳话;
廉颇在著名的长平之战前一阶段执行了正确的坚壁不战策略,最后赵国的大败是因为他被赵括所取代;他最后还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悲壮”故事给后人留下了千古赞叹。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已经被后世“固化”为战国“四大名将”的廉颇真是一个旷世英雄吗?
首先,让我们重温《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里有关廉颇作为“名将”的故事。
文章开头,司马迁开门见山地说道:
廉颇者,赵之良将也。赵惠文王十六年,廉颇为赵将伐齐,大破之,取阳晋,拜为上卿(最高军事指挥官),以勇气闻于诸侯。
这里,司马迁先入为主地把廉颇定位为“良将”,接着用他曾经“伐齐、大破之”的事例进一步论证,最后以“勇气闻于诸侯”对廉颇进行“定位”。
三个波次的“造势”一气呵成,达成了廉颇的华丽“出场”。


回复
1楼2018-10-28 13:13
    如果我们对照一下他对吴起的开场描述,就能够知道太史公对廉颇“偏爱”有加。
    但如果我们打开同一本史书里的《赵世家》,比照廉颇在赵惠王十六年前后的历史,就会发现,当年的“伐齐之战”是这样的:
    十五年,燕昭王来见。赵与韩、魏、秦共击齐,齐王败走,燕独深入,取临淄。
    十六年,秦复与赵数击齐,齐人患之,苏厉为齐遗赵王书曰……
    这里的苏厉是战国著名纵横家苏秦的弟弟,他给赵王讲了一大堆从战略上赵国不应该攻打齐国的道理,并说服了赵王不再和秦国一起攻打齐国:
    于是赵乃辍,谢秦不击齐。王与燕王遇。廉颇将,攻齐昔阳,取之。


    回复
    2楼2018-10-28 13:13
      十七年,乐毅将赵师攻魏伯阳。
      前引的“赵惠文王十五年”是指公元前284年。是年,战国中期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战争——济西大战爆发。燕国大将乐毅统帅燕国30万大军,并执赵国相印,指挥燕、赵、秦、韩、魏五国军队,从赵国东部攻齐。拉开了“五国伐齐”的序幕。此时的齐国刚刚吞并宋国,20万齐军正在宋国(今商丘附近)整休,距齐都临淄近千余里,还来不及回军施救;齐王遂从全国各地紧急抽调50万军队集结于临淄一带以迎敌。五国联军遂与齐军大战于济水以西,齐军惨败。
      此后,赵军一部配合燕军攻取齐国本土,一部则转而向北进攻,收复被齐国占领的昔阳、阳晋等城。乐毅则率燕军在半年内“下齐七十余城”,此战后的齐国从此一蹶不振,五年后才勉强复国。
      在这场由名将乐毅担任“总指挥”、改变战国历史进程的大战中,廉颇在其中确实担当了赵军主将的角色,但是我们要看到,在当时的形势下,齐国把几乎全国的军队都集结到了首都临淄,并在临淄被联军击溃,其远在齐赵边界的昔阳、阳晋等地基本上无兵可守,所以才被廉颇率领的赵军轻松“拿回”。但毕竟有在乐毅指挥下“大破齐军”的记录,廉颇最终因参与此战而被封为上卿。
      接着,有关廉颇的描述,就是“渑池之会”前,廉颇以大军为赵王“壮威”,但真正在前台冒着生命危险唱主角的,是蔺相如。后者也因此成为“位在廉颇之右”的上大夫。此后廉颇以“负荆请罪”的形象与蔺相如联合上演了“将相和”的故事,仅仅为廉颇的高大形象加分而已。


      回复
      3楼2018-10-28 13:13
        接着就是廉颇值得骄傲的“伐齐、伐魏”之战。《史记》如此记载:
        是岁,廉颇东攻齐,破其一军。居二年,廉颇复伐齐几,拔之。后三年,廉颇攻魏之防陵、安阳,拔之。
        时值赵惠文王二十年(前278年),廉颇再次率军攻打齐国。两年后再次伐齐,攻陷几(一说魏城几)。次年廉颇攻魏,陷防陵(今河南安阳附近),安阳城(今河南安阳县西南)。
        此时的齐国,虽经田单复国,但已元气大伤,无力再战。
        而当时的魏国呢?也因为地理上的关系,长期被强秦削弱和蚕食,已经极度虚弱。所以,廉颇无论是攻齐、击魏,都是以强击弱、乘虚而入,算不上“名将”。
        所以,无论是《廉颇蔺相如列传》,还是《赵世家》,都对廉颇的伐齐、攻魏之战,轻描淡写,一笔代过,可见这些战事影响之小。


        回复
        4楼2018-10-28 13:13
          秦赵后期倒是发生了一场值得大书特书的“瘀与之战”。司马迁如是详载:
          秦伐韩,军于阏与。王召廉颇而问曰:“可救不?”对曰:“道远险狭,难救。”又召乐乘而问焉,乐乘对如廉颇言。赵王又问赵奢,“奢对曰:‘其道远险狭,譬之犹两鼠斗于穴中,将勇者胜。’王乃令赵奢将,救之”。
          阏与虽属韩国,但却是一个对于赵国有着至关重要意义的战略要地。韩国如果失去了阏与,秦国军队就可长驱直入攻击赵国。所以,当韩国求救于赵国时,赵王显然想要派兵去帮助韩国。但是,当时的“名将”廉颇和乐乘都“胆怯”:他们的理由是“道路太远而且危险狭窄,难以救啊!”
          但这时期真正的名将赵奢出场了。他从大局出发,提出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著名说法,结果赵奢“大破秦军”。史记对此战有着大段描写。看来同样是“道远险狭”,在赵奢看来是胜利的条件,在廉颇看来却是不能出兵的理由。在强大的秦军面前,畏惧不前的廉颇与赵奢的对比是多么鲜明啊!


          回复
          5楼2018-10-28 13:14
            而后就是著名的长平之战了。
            在大家的印象里,长平之战,是因为赵王听信了奸臣郭开的离间,才以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取代了采取“固守”正确策略的的廉颇,所以造成了长平之战的最后失利并因而白起坑杀了四十余万赵军。
            事实上呢?据《史记·赵世家》记载:
            孝成王六年,四月,龁因攻赵。赵使廉颇将。
            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
            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
            赵王怒廉颇军多失亡,使赵括代之,秦破括军于长平,前后斩首四十五万,赵人大震。


            回复
            6楼2018-10-28 13:14
              这段记载记述了大家都很熟悉的长平之战的梗概,但情节却与《廉颇蔺相如列传》里的描写大相径庭:
              赵使廉颇将攻秦,秦数败赵军,赵军固壁不战。秦数挑战,廉颇不肯。赵王信秦之间。秦之间言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为将耳。”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
              前后两段加黑的描写体现出了反差:司马迁以“秦数败赵军”将廉颇在长平之战初期的屡屡失利“一笔代过”,只是强调了赵军在廉颇指挥下采取了“正确”的“固壁不战”策略。然而我们今天细思当年的战场,廉颇面对的是秦军相对较弱的将领王龁——廉颇还屡次被打败,导致战场上“多失亡”。而如果再从军事战略的角度看,廉颇的“固壁不战”,未必是一个值得赞赏的正确决策。
              长平之战,是秦赵双方的总决战。如果廉颇能够发挥赵军本土作战优势,或诱敌深入至附近平原开阔地带,充分发挥赵军擅长骑射的优势;或趁远道而来的秦军立足未稳之时主动出击,长平之战应该不会是这个结局。但是,由于廉颇对秦军的恐惧,在初战失利情况下,采取了消极防御战略,从而使得秦国统帅部从容进行了以下新的战略部署和安排:一是调白起担任主帅;二是秦王亲赴前线督战;三是“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秦国举倾国虎狼之师以制敌,赵国的败局已然铸就。
              作为赵国统帅部最高指挥赵孝成王,此时显然已经察觉战场形势对赵国的大不利,同时也看到廉颇的畏战及消极的作战指导,在这样的情况下,“赵王既怒廉颇军多失亡,军数败,又坚壁不敢战,而又闻秦反间之言”,所以才撤了廉颇的主帅职务。


              回复
              7楼2018-10-28 13:14
                我们知道,在战争胜利几乎无望的情况下,使用年轻而又出身将门的赵括,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取代保守消极的老将,靠年轻人的勇敢善战和大胆创新挽回败局,不失为赵王一个可选方案。另外,值得生疑的是,如果说真如《史记》所记载的那样,赵王的换将决心只是因为秦国使用了“反间计”,试问,二千年前通信交通极不发达的时代,军事上的“反间计”使用只有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而这样属于“国家机密”的史料也只能保留在秦国的宫廷档案里——我们知道,秦国的国家档案,早已在项羽的大火中化为灰烬,而太史公又是从哪里得到准确的信息呢?而后世众多新的史料和考古发现证明,《史记》里一些充满“戏剧”化的内容,多是采自民间传说和司马迁的“想象发挥”和“文学创造”,多有不可信之处。
                长平之战后,廉颇有一次大败燕军的记录。但要说明的是,此时的燕国,是被复国的田单多次打败,被魏、韩、赵等国轮番攻击削弱下的燕国。加上燕王喜昏庸无能、燕将栗腹基本不懂作战、燕国军队又属于趁火打劫的“不义之战”,在赵国人同仇敌忾的情形下,廉颇取得了对燕在鄗方面军的胜利,而燕国的另外一路大军同时败于乐乘在代方面的抵抗。但无论如何,这一战为廉颇的“名将”地位增色不少。


                回复
                8楼2018-10-28 13:14
                  然后,就是几次很不光彩的记载。
                  比如,长平战后,赵王曾再次起用廉颇,“以尉文封廉颇为信平君,为假相国”(《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显然比以前更重用了。但后来赵悼襄王立,因燕人乐乘伐燕有功,便“使乐乘代廉颇”——国家让有功的将领接替已经年老的主帅,本无可厚非,但是,骄傲的廉颇不干了:
                  “廉颇怒,攻乐乘,乐乘走。廉颇遂奔魏之大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仅仅因为别人比自己功高官大,廉颇就犯了老毛病,不但撵跑了乐乘,而且竟然弃强秦压城的国家于不顾,为泄个人怨愤而投奔敌国,无疑在人格上也留下了瑕疵。而魏国显然对廉颇并不信任和认可:
                  “廉颇居梁久之,魏不能信用”(《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后来他从魏国又跳槽到了楚国。在楚国,仍是“无功”;这时,他又给自己找了借口:
                  “我思用赵人”。
                  今天我们如果“细思”这句话的背后语境,就会发现,如果这不是他无能的借口,便是他做人有问题的证据。在这点上,他着实不如吴起:吴起无论在哪一个国家,都对所在国君忠心耿耿。“无功”而寻找这样一个站不住脚的惜口,更非一个真名将者所应为。


                  回复
                  9楼2018-10-28 13:14
                    你觉得你能反历史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08 21:31
                      真正见识了什么叫纸上谈兵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9-05-20 2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