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者恋上我的妹妹吧 关注:704贴子:1,347
  • 9回复贴,共1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4(总2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佐仓绫音。】


回复
1楼2018-10-25 21:54
    【分两层(不出意外的话)】
    【二楼推荐部生肉,没啥紧要内容】
    看这话的“大丈夫”的时候,我瞬间就想起了另外一个作者的短篇。
    也是悲恋题材的。叫≪ある恋の終わり≫(好像是)(某恋之终)
    我过去翻了一半来着,虽然是短篇但挺长的。等这个翻完我大概或许可能继续翻下去来着。
    那个女主虽然惨但好太多了啊。也是婚约者喜欢上了别人。
    作者的短篇都很通俗易懂,容易猜结局。不过,合我胃口。
    没了。


    回复
    2楼2018-10-25 22:01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4(总21)

      “我也,不喜欢您”

      出声,顺畅地说了出来。
      胸中抽搐般的疼痛,是无数次重复的人生中名为“记忆”的残骸所至。
      明明苦不堪言,但这具身体仿佛对这已深刻于体内的疼痛带有了耐性。
      所以,要是努力地不去留意的话,就似乎能若有所成。

      “我也,——”

      在寂静的图书馆内,反正也没人会听到,我再次轻声读出书上的内容。
      于是,发觉自己的嘴唇在颤抖。
      苦涩地,喘气般地,感觉自己的吐息将,不由用双手握紧自己的脖子。
      与此同时发出苦笑,因为意识到了自己现行的荒谬。
      想象着未有的事情,将自己勒’死。并非是连愚'蠢都意识不到地失去了自我。

      “……不,喜欢”

      零星话语,余韵再度散落于空气中。
      但是,没有说出口的语言,依旧缠绕着这具身体。
      过去,这是含有此等意味的语言。
      在至今的人生中,为了索勒鲁,为了妹妹,进而为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尝试去传达。
      我知道对自己说谎是最好的方法,心觉应该这么做。
      仅此一言,只要说出口,或许,我就能和索勒鲁结缔更为积极的关系。

      如果,互不喜欢。如果没有抱有感情。

      即便是被认为平淡的关系,也是可以的吧。
      最终,构建工作上的搭档的那种信赖关系,就行了。
      即便成为不了关系良好的夫妇,但也能成为名为家族的集合体,支配领地。
      明明如此,无论哪一次人生中,都说不出口。
      我无论哪次都喜欢索勒鲁,恋上索勒鲁,爱着索勒鲁。
      可以说,这件事支撑我至今。
      即便我的人生,可以说正是因为喜欢上了他,所以才会毫无回报,但是,也正是因为喜欢上了他,才赋予了我的活下去的意义。
      但是,

      “为什么,”

      我喜欢上了索勒鲁呢。
      在一次又一次重复的人生中,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询问。
      即便知道不会有回答,疑问绵绵无尽,无法抹灭。
      我回忆起了幼少期的,那天,那个瞬间,那时,到访的那个感觉。
      无数次的人生累积,即便时过境迁,感情也没有变弱。
      与其说是坠入恋河,不如说,有什么降临了下来。
      如果要为这件事赋予名字。
      如果这悲惨的命运是神明所给予的。

      这个便若是,“天启”吧。

      没有人会将爱上其他人的瞬间,称作“天启”。我很清楚这点。
      但是,我的人生,可以说,是从和索勒鲁相遇后,才开始的。
      我无法忘记,我在这不习惯的场面中难掩紧张,他对我说“没事的”“不用担心也没事的。”,细长的双瞳舒缓下来的脸庞,伸出小小的手。
      那声音至今也像是在耳畔回响。
      我的心脏,在那个瞬间,时间开始流动。
      我至今仍能清晰回忆起,那柔软的,却又强有力的手,紧握的触感。历历在目。
      弯曲手指,至今也仿佛感觉得到握住了那只手。
      他有着和薄冰般的眼睛十分相称的雪白肌肤,所以我想象着会是冷彻如冰的触感,但是,那只手理所当然地带有温度。
      我还记得,连双亲都很少握住的我的手,他用双手包裹起来。

      每回忆起为了让我安心下来而抚摸的我的手背的指尖,索勒鲁所说的“没事的”的话语,便增加了重量,变的愈发特别。
      我被赋予了侯爵家长子的婚约者这一沉重的重任,时而,会感觉如履薄冰,但是幼少期的他仅仅数言,中肯地帮助到我。

      “……没事的,”

      寂静的图书馆中,仅有数位学生。
      被书架包围着,能供数人共坐的大桌子有序地排列整齐,要是正午的话,无需和其他人共坐,独自占一张桌子也还有剩余。
      所以,即便是处于同一间房内,人们都离开了一段距离地坐下。
      是即便独自嘀咕了什么也可以的距离。
      就算听到了我小声的感慨,其他人也肯定什么都不会说。

      “没事的哦,”

      握紧颤抖的双手,我重复起过去索勒鲁所说的话。
      但是,感觉就像是背诵故事中的一小段般,毫无感情。
      明明幼时的我,确确实实地被这句话所拯救。
      明明那句话曾帮了我。
      现在却,那句话没有了任何意义。

      ——呐,拆散心心相印的二人,是什么感觉?

      突然想起了赛依欧说过的话。
      虽然只是仅仅数小时前的事,现在却觉得就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我一言不发地呆站着,要是问我之后干了什么。
      我摆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接受下午的课程,不进行否定地对索勒鲁和茜尔维亚的谣言,装出不知晓的样子。
      和知而不为一样,我不去留意婚约者的举动。
      学院的学生看着这样的我,轻视地嘲弄般地笑着,似乎在等待我上前去反驳般在旁观看。
      肯定,他们是在等待我的失态吧。
      因为,稍微之前点的我的话,肯定会顺着传闻行动吧。
      所以,我仅仅看着自己的前方。
      虽然没有低下头,但这也算是我的抵抗。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个了。
      并非订正了自己做出之前行为的品性。
      之前将所有靠近索勒鲁的女性牵制住的那个我,将自己逼入绝境。
      避免会显眼的行动,仅仅是一直沉默着。

      显眼的是那两个人。反正,他们在哪做了什么,也会有人来说给我听。
      但是,即便知道这些,当听说他们像是理所当然般地呆在一起时,我心情总会低落下来。

      几秒,几分钟,几小时。
      与时俱增的焦躁和忧愁,让人无法呼吸。
      好苦。苦味难堪。

      明明我在同一所学院上学,我却一直都没被婚约者邀请共进午餐。
      作为义务而来到对方的屋宇进食午餐,茜尔维亚却与义务无关地,理所当然般地进行享受。我不可能对此毫无感觉。
      受伤了,愤怒着,悲伤着。
      要是过去的我……在那个茶会之前的话,我肯定会对茜尔维亚破口大骂。
      即便该受责备的不是茜尔维亚。明知如此却将矛头直指妹妹。
      毕竟,女人就是这样的生物吧。
      但是,如今我很清楚那是愚’蠢至极的,自然不可能那么做。
      而且,我明白,要是我举起手来,索勒鲁肯定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抓住我的手。
      惊讶地,然后,失望顶透地,用混杂侮蔑的眼神,感慨“为什么,你这么不珍重妹妹呢”

      在过去的人生中,我被这么说过所以肯定没错。
      索勒鲁期待我,成为温柔的姐姐。

      “……没事的,没事的哦”

      不,这肯定是,骗人的啊。


      回复
      3楼2018-10-25 22:01
        “——伊莉雅大人……?”

        我紧握的双手中指甲深陷手背,这时,一个搭话声打断了我的思考。
        看到金发后,我甚至不用确认样子就知道,肯定是玛丽安娜。这世界上只有她拥有这么豪奢的颜色。

        “……您还没回去啊”

        似乎在低声读研,她突然看向我手边的物品。

        “伊莉雅大人也,会读这种书的啊”

        玛丽安娜那细长的双目柔和起来,似乎含着微笑,她拉开我对面的椅子。
        说“我在等他”,嘴唇露出甜美的笑容,看起来无比幸福。

        “……这很,意外吗”

        之前便读了一遍又一遍的这本书,并不是图书馆的,而是个人物品。
        仅仅写着标题和作者名毫无粉饰的书,却在发行时起成为了贵族子女的话题。热门到这种程度的作品,任谁都至少知道标题。

        “虽然我也只是知道下标题还有大纲……据说是邻国的公主和骑士的恋爱故事?”
        “是啊,没错”
        “作为恋爱故事来说是王道呢。但是,这么梦幻的故事……感觉没有现实的味道……”

        玛丽安娜说着,歪头笑了说“要是您喜欢的话很抱歉啊”
        虽然她是在否定这个故事,但我清楚她没有恶意,而且也习惯了她的这种说话方式,于是我摇头。
        她见此,又笑了起来。

        “伊莉雅大人,似乎是现实主义的人吗”
        “……现实主义?”

        “不会梦想着,天真的梦的人”

        窗外照进来的阳光下,她摇晃的头发有些耀眼。
        我这灰色的头发,怎么也不可能像那样子闪耀起来吧。

        “……我虽然不知道这部小说的结尾,但是,主人公肯定是获得了幸福吧”
        “是的,没错”

        我点头,玛丽安娜用细长的手指托住下颚,摆出困扰了的表情。

        “这怎么了吗?”
        “和邻国的骑士坠入恋河的公主大人,她获得了幸福,也就意味着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吧?
        但是……呢。公主大人和区区一个骑士结婚,这真的是一个幸福的结局吗……我是这么觉得的”

        比我更加现实主义,中位贵族的千金笑容中混杂着惊讶,叹气。
        要论位阶,她比我,出身于更加接近高位贵族的家庭。
        被家族束缚也好,结婚赋予了政’治意味也好,无法逃出去也好,她和我是一样的。
        但是,她和我决定性的不同,就在于,她被婚约者所爱着。
        对我来说,感觉那就像是梦幻的故事般。

        “公主大人也……不,搞不好……那位骑士也有自己的婚约者”

        玛丽安娜那漂亮的脸庞抹上忧郁,问我,这部小说中是否也出现那样的人物。
        故事的主轴是,母国出现内'乱,为此逃亡的公主和奉命保护她的骑士,二人恋爱了。虽然他们面临了各种各样的障碍,但是最终他们在平静的地方安居乐业下来,事情全都和平地解决了。
        绝不会出现不幸的人,连带这一种脅迫概念般的感觉,剧情展开吸引住了贵族子女。
        所以,理所当然地,在这个故事中,作为公主大人理应存在的婚约者并没有出现。
        赛依欧也说过。就算在平民中恋爱结婚是主流,但在贵族之间也绝非如此。
        更何况王族。
        要是与现实作对比,公主大人和骑士都没有各自的婚约者显得很不自然。
        不过,这说到底是部小说。

        “……啊啦,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啊。我也该走了。”

        玛丽安娜利索无声地站起身,我不由看向她那干练的动作。
        在一些人生中,她常常作为我的对手存在,如今的她成为了我的朋友。
        我观察起改变了的她,便明白自己是比她差了很多。
        她从头到脚就可以说是为贵族而生地美丽,我在她面前自称为对手,对此,我从心底里感到羞耻。

        “呐,伊莉雅大人”

        在经过身边的时候,玛丽安娜突然停住了。

        “别看我这样,我小时候可是个疯丫头哦”

        看她优雅地笑着,我实在想象不出她疯的样子。迷惑地抬头,

        “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便结缔了婚约,于是我发起脾气来。”她说着,凝视起我的脸。
        “我说,我不可能嫁给连样子都不知道的人。”

        即便和对方碰上面,我也不觉得自己喜欢上他了。她面露怪色地说。

        “对他也说了些很难听的话。因为他家比我家要下位,我借题发挥”

        她说了句“但是”,又停了,终于,她说出了让我难以置信的事情来。

        “我,从母亲那听说了您的事情。伊莉雅大人”
        “我吗……?”
        “没错。您可能不知道,但我母亲也参加过几次伊莉雅大人母亲所主办的茶会”
        “……茶会……”
        “是的。据说母亲她在那个时候看过几次伊莉雅大人。”

        她深深地点头,就像是在看着遥远的地方。
        “侯爵家长子的婚约者……真是很费劲呢……我也很清楚这点。毕竟我也是贵族嘛”
        说完,她弯身抓住我的手。
        轻轻地温柔地,包裹住般柔软。
        我的手似乎要拒绝般地惊颤,她却依旧握着。

        “母亲告诉我。既然有了婚约者可就不能盘坐了。为此,需要花费很多努力。”

        她说,因此我重新看向了我的婚约者。她用强烈的眼神直视着我。
        从此便对婚约者一心一意了,她笑着说。

        “……玛丽安娜大人”
        我不由呼唤她的名字,却没有了下句话。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有人,在看着我。对这个事实,我失去了言语。

        “……我其实也不清楚,您到底是努力到了哪一个地步。但是,要是没有您的存在,我就不可能演变成现在这种状况吧”

        她仅仅握住我的手,我看向她那白皙的手指,突然失去了力气。

        “……要是我有什么能到的话,您尽管开口”

        她用恳愿般的眼神看向我,一瞬间,我打算回握那双手。
        但是,我明白,即便回握了那双手,也不会掀起什么巨大的波澜。
        如果这是发生在第一周目的话。不,二周目,三周目的话。
        我肯定会拿起她的手,为了让索勒鲁的心来到我身边,做出最大限度的努力。
        要是实际行动起来,可能会为了疏远茜尔维亚而出谋划策。

        但是,我,在茜尔维亚决定进到这所学院时起,就预想到了现在的这般未来。
        我预想到了,索勒鲁会比起我更优先茜尔维亚,茜尔维亚会比以前更加健康。于是,二人相伴地度过学院生活。
        全部,都预想到了。
        借鉴至今的人生,预想到这些并不难。

        但是,那孩子进到学院后。
        即便万分之一地,我可能是在期待着,索勒鲁能以我为优秀。
        我毫无根据地期待着,索勒鲁会说,比起那孩子你更重要。
        我一边远离打算让茜尔维亚进到学院来的索勒鲁,一边却又在等待着他的手。
        真的是,愚’蠢。

        “……,不,玛丽安娜大人。我没事的。”

        没事的,没事的哦。
        年幼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告诉我。你必须继续相信下去,没事的。
        不这样的话,又会像过去的我一样,演变成要将自己的头套上绳子的事态。

        但是,我已经注意到了。我早就,无法逃离这里了。

        “没事的”重复的声音微颤,我知道,无论谁听来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但是,玛丽安娜仅仅微微摇头,什么都没说。
        她仅仅是,那双澄清的双眼微微湿润,说“伊莉雅大人,真得非常温柔啊”,这句话,就和茜尔维亚刚入学时说的一样。
        所以,我这次必须清晰地否定这句话。
        因为,即便搞错了,也不能把茜尔维亚当做恶者。

        茜尔维亚什么都没有做错。那孩子只是恋上了索勒鲁,她并没有打算将他从我这夺走。即便或有恶意但也绝不会憎恨我。
        她可能会嫉妒我,羡慕我,但,绝不会陷害我。

        那孩子是我的可爱的,妹妹。我说。

        但是,嘴唇颤抖仅仅露出吐息,没能说出口。
        心脏如千刀万剐。无法呼吸般,难耐。

        “伊莉雅大人,人是富有自制力的。
        但是,要是为了珍重人,人类到底会为此,忍耐到那种程度,忍耐到什么时候呢”

        现实随时随刻都在准备将我击溃。
        所以我,为了避开那种现实,屏住呼吸,紧紧闭上自己的眼睛。
        想着这次也要好好去干,时间随之度过。
        我已空无一物。

        ——您,是为了谁,做到了那种地步啊?

        玛丽安娜的声音逐渐消散。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4(总21)·完】


        回复
        4楼2018-10-25 22:02
          感谢翻译啊!


          回复
          5楼2018-10-25 22:4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0-25 23:33
              看的好心痛啊,默默看著妹妹和婚約者幸福伊莉雅卻只能催眠自己也不喜歡他
              期待看到短篇,樓主大大翻譯的很美很細膩,感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26 00:58
                感谢楼主的无私奉献,有熟肉真是太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0-26 18:30
                  心好痛...好痛喔


                  回复
                  11楼2018-10-30 0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