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历史吧 关注:525贴子:12,697

【翻译】外传11《鸦羽的拷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挖个坑先


回复
1楼2018-10-23 12:46
    书名的Trial是针对鸦羽的心路历程,所以试炼和审判都有点对不上号
    想了想选了拷问这个词


    大概又名风族漂白剂吧


    回复
    2楼2018-10-23 12:47
      猫物表就一个族群一个族群的放吧
      CT发生在BS之前,所以猫物表其实没有什么大差异。


      -------------------------------------------------------------------------------------


      风族
      族长:
      一星ONESTAR——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兔泉HARESPRING——棕白相间的公猫
      兔泉的学徒是轻爪SLIGHTPAW(黑色公猫,胸口有一抹白毛)

      巫医:
      隼飞KESTRELFLIGHT——斑驳的灰色公猫

      武士:
      鸦羽CROWFEATHER——深灰色公猫
      鸦羽的学徒是羽爪FEATHERTAIL(灰色虎斑母猫)
      夜云NIGHTCLOUD——黑色母猫
      夜云的学徒是鸣爪HOOTPAW(深灰色公猫)
      金雀花尾GORSETAIL——极浅灰色与白色相间的蓝眼母猫
      鼬毛WEASELFUR——姜黄色公猫,爪子是白色的
      叶尾LEAFTAIL——深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叶尾的学徒是燕麦爪(淡棕色虎斑公猫)
      烬足EMBERFOOT——灰色公猫,两只脚掌颜色较深
      石楠尾HEATHERTAIL——亮棕色虎斑蓝眼母猫
      风皮BREEZEPELT——黑毛琥珀眼公猫
      荆豆皮FURZEPELT——灰白相间的母猫
      蹲足CROUCHFOOT——姜黄色公猫
      云雀翅LARKWING——淡棕色虎斑母猫
      莎草须SEDGEWHISKER——浅棕色虎斑母猫

      长老:
      须鼻WHISKERNOSE——淡棕色公猫
      白尾WHITETAIL——小个头的白色母猫


      ----------------------------------------------------------------------------
      轻爪就是简中《黑莓星》里的细爪,六部曲的轻足。
      我觉得轻足比较好听所以他的学徒名就不要乱变了吧


      回复(5)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18-10-23 12:50
        雷族

        族长:
        黑莓星BRAMBLESTAR——深棕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副族长:
        松鼠飞SQUIRRELFLIGHT——暗姜色绿眼母猫

        巫医:
        松鸦羽JAYFEATHER——灰色虎斑蓝眼公猫,双目失明
        叶池LEAFPOOL——浅棕色虎斑琥珀眼母猫

        武士:
        灰条GRAYSTRIPE——灰色长毛公猫
        尘毛DUSTPELT——深棕色虎斑公猫
        沙风SANDSTORM——淡姜色绿眼母猫
        蕨毛BRACKENFUR——金棕色虎斑公猫
        云尾CLOUDTAIL——白色长毛蓝眼公猫
        米莉MILLIE——灰色虎斑条纹蓝眼母猫
        刺掌THORNCLAW——金棕色虎斑公猫
        蛛足SPIDERLEG——四肢修长的黑毛琥珀眼公猫,腹部为棕色
        桦落BIRCHFALL——淡棕色虎斑公猫
        白翅WHITEWING——白毛绿眼母猫
        白翅的学徒是樱桃爪CHERRYPAW(姜黄色母猫)
        莓鼻BERRYNOSE——奶油色公猫
        鼠须MOUSEWHISKER——灰白相间的公猫
        炭心CINDERHEART——灰色虎斑母猫
        藤池IVYPOOL——银白相间的虎斑母猫,眼睛为深蓝色
        狮焰LIONBLAZE——金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鸽翅DOVEWING——淡灰色绿眼母猫
        玫瑰尾ROSEPETAIL——深奶油色母猫
        玫瑰尾的学徒是鼹鼠爪MOLEPAW(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公猫)
        罂粟霜POPPYFROST——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罂粟霜的学徒是百合爪LILYPAW(有白斑的虎斑母猫)
        荆棘光BRIARLIGHT——深棕色母猫,后半身瘫痪
        梅花落BLOSSOMFALL——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黄蜂条BUMBLESTRIPE——极浅灰色公猫,长着黑色的条纹
        黄蜂条的学徒是种爪SEEDPAW(金棕色母猫)


        猫后:
        亮心BRIGHTHEART——白色带姜黄色斑块的母猫(毛发蓬松的白毛公猫小雪Snowkit、淡姜色母猫小琥珀Amberkit、灰白相间的公猫小露珠Dewkit的母亲)
        黛西DAISY——奶油色长毛母猫,来自马场

        长老
        波弟PURDY——微胖的虎斑公猫,口鼻灰白,过去曾是独行猫
        ------------------------------------------------------------------------
        虽然种子爪技术上来说也没什么不对,但明明两个字可以解决的为什么要啰嗦三个字
        为什么会有人觉得狮子爪、石头爪比狮爪、石爪更像名字呢?
        whatever


        回复(4)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楼2018-10-23 12:52
          影族

          族长:
          黑星BLACKSTAR——高大的白色公猫,前爪乌黑

          副族长:
          花楸星ROWANCLAW——姜黄色公猫

          巫医:
          小云LITTLECLOUD——个头很小的棕色虎斑公猫

          武士:
          乌霜CROWFROST——黑白相间的公猫
          褐皮TAWNYPELT——玳瑁色绿眼母猫
          褐皮的学徒是草爪GRASSPAW(淡棕色虎斑母猫)
          枭掌OWLCLAW——浅棕色虎斑公猫
          焦毛SCORCHFUR——深灰色公猫
          虎心TIGERHEART——深棕色虎斑公猫
          雪貂掌FERRETCLAW——奶油色与灰色相间的公猫
          雪貂掌的学徒是尖爪SPIKEPAW(深棕色公猫)
          松树鼻PINENOSE——黑色母猫
          白鼬毛STOATFUR——瘦削的姜黄色公猫
          扑尾POUNCETAIL——棕色虎斑公猫

          猫后:
          雪鸟SNOWBIRD——纯白色母猫
          曙皮DAWNPELT——奶油色母猫

          长老:
          蛇尾SNAKETAIL——深棕色公猫,尾巴上有虎斑条纹
          白水WHITEWATER——白色长毛母猫,一只眼睛失明
          鼠痕RATSCAR——棕色公猫,背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
          橡毛OAKFUR——小个头棕色公猫
          烟足SMOKEFOOT——黑色公猫
          杂毛KINKFUR——深灰色长毛虎斑母猫,毛发四下支棱着
          常春藤尾IVYTAIL——黑色、白色、玳瑁色相间的母猫
          ---------------------------------------------------------------------------
          不知道你们发现简中《黑莓星》猫物表里的利爪尾了没有
          天知道pounce是怎么和利爪扯上关系的
          雪貂掌的学徒是六部曲里的尖毛,所以我拒绝叫他穗爪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5楼2018-10-23 12:57
            河族

            族长:
            雾星MISTYSTAR——灰毛蓝眼母猫

            副族长:
            芦苇须REEDWHISKER——黑色公猫
            芦苇须的学徒是蜥爪LIZARDPAW(浅棕色公猫)

            巫医:
            蛾翅MOTHWING——金色花斑母猫
            柳光WILLOWSHINE——灰色虎斑母猫

            武士:
            薄荷毛MINTFUR——浅灰色虎斑公猫
            鱼尾MINNOWTAIL——深灰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锦葵鼻MALLOWNOSE——浅棕色虎斑公猫
            锦葵鼻的学徒是湾爪HAVENPAW(黑白相间的母猫)
            草皮GRASSPELT——浅棕色公猫
            暮毛DUSKFUR——棕色虎斑母猫
            藓毛MOSSPELT——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蓝眼母猫
            藓毛的学徒是鲈爪PERCHPAW(灰白相间的母猫)
            微光皮SHIMMERPELT——银色母猫
            湖心LAKEHEART——灰色虎斑母猫
            鹭翅HERONWING——深灰色与黑色相间的公猫
            冰翅ICEWING——白毛蓝眼母猫

            猫后:
            花瓣毛PETALFUR——灰白相间的母猫

            长老:
            扑尾POUNCETAIL——姜黄色与白色相间的虎斑公猫
            卵石足PEBBLEFOOT——斑驳的灰色公猫
            冲尾RUSHTAIL——浅棕色虎斑母猫
            ---------------------------------------------------------------------
            芦苇须的学徒是蜥尾,藓毛的学徒是鲈翅,我拒绝无意义的三字学徒名,理由同上
            至于简中的 神 他 妈 天堂爪我只能说译者应该出来挨打
            Heaven 是天堂,haven是港湾,锦葵鼻的学徒是六部曲的湾皮
            内心十万匹***呼啸而过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6楼2018-10-23 13:00


              来自列表的概括(。


              收起回复
              7楼2018-10-23 18:14
                前排顶顶大佬真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0-24 08:10
                  dd,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24 18:1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0-24 20:30
                      猫物表

                      风族
                      族长:
                      一星ONESTAR——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兔泉HARESPRING——棕白相间的公猫
                      兔泉的学徒是轻爪SLIGHTPAW(黑色公猫,胸口有一抹白毛)

                      巫医:
                      隼飞KESTRELFLIGHT——斑驳的灰色公猫

                      武士:
                      鸦羽CROWFEATHER——深灰色公猫
                      鸦羽的学徒是羽爪FEATHERPAW(灰色虎斑母猫)
                      夜云NIGHTCLOUD——黑色母猫
                      夜云的学徒是鸣爪HOOTPAW(深灰色公猫)
                      金雀花尾GORSETAIL——极浅灰色与白色相间的蓝眼母猫
                      鼬毛WEASELFUR——姜黄色公猫,爪子是白色的
                      叶尾LEAFTAIL——深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叶尾的学徒是燕麦爪OATPAW(淡棕色虎斑公猫)
                      烬足EMBERFOOT——灰色公猫,两只脚掌颜色较深
                      石楠尾HEATHERTAIL——亮棕色虎斑蓝眼母猫
                      风皮BREEZEPELT——黑毛琥珀眼公猫
                      荆豆皮FURZEPELT——灰白相间的母猫
                      蹲足CROUCHFOOT——姜黄色公猫
                      云雀翅LARKWING——淡棕色虎斑母猫
                      莎草须SEDGEWHISKER——浅棕色虎斑母猫

                      长老:
                      须鼻WHISKERNOSE——淡棕色公猫
                      白尾WHITETAIL——小个头的白色母猫

                      雷族

                      族长:
                      黑莓星BRAMBLESTAR——深棕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副族长:
                      松鼠飞SQUIRRELFLIGHT——暗姜色绿眼母猫

                      巫医:
                      松鸦羽JAYFEATHER——灰色虎斑蓝眼公猫,双目失明
                      叶池LEAFPOOL——浅棕色虎斑琥珀眼母猫

                      武士:
                      灰条GRAYSTRIPE——灰色长毛公猫
                      尘毛DUSTPELT——深棕色虎斑公猫
                      沙风SANDSTORM——淡姜色绿眼母猫
                      蕨毛BRACKENFUR——金棕色虎斑公猫
                      云尾CLOUDTAIL——白色长毛蓝眼公猫
                      米莉MILLIE——灰色虎斑条纹蓝眼母猫
                      刺掌THORNCLAW——金棕色虎斑公猫
                      蛛足SPIDERLEG——四肢修长的黑毛琥珀眼公猫,腹部为棕色
                      桦落BIRCHFALL——淡棕色虎斑公猫
                      白翅WHITEWING——白毛绿眼母猫
                      白翅的学徒是樱桃爪CHERRYPAW(姜黄色母猫)
                      莓鼻BERRYNOSE——奶油色公猫
                      鼠须MOUSEWHISKER——灰白相间的公猫
                      炭心CINDERHEART——灰色虎斑母猫
                      藤池IVYPOOL——银白相间的虎斑母猫,眼睛为深蓝色
                      狮焰LIONBLAZE——金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鸽翅DOVEWING——淡灰色绿眼母猫
                      玫瑰瓣ROSEPETAL——深奶油色母猫
                      玫瑰瓣的学徒是鼹鼠爪MOLEPAW(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公猫)
                      罂粟霜POPPYFROST——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罂粟霜的学徒是百合爪LILYPAW(有白斑的虎斑母猫)
                      荆棘光BRIARLIGHT——深棕色母猫,后半身瘫痪
                      梅花落BLOSSOMFALL——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黄蜂条BUMBLESTRIPE——极浅灰色公猫,长着黑色的条纹
                      黄蜂条的学徒是种爪SEEDPAW(金棕色母猫)

                      猫后:
                      亮心BRIGHTHEART——白色带姜黄色斑块的母猫(毛发蓬松的白毛公猫小雪Snowkit、淡姜色母猫小琥珀Amberkit、灰白相间的公猫小露珠Dewkit的母亲)
                      黛西DAISY——奶油色长毛母猫,来自马场

                      长老:
                      波弟PURDY——微胖的虎斑公猫,口鼻灰白,过去曾是独行猫

                      影族

                      族长:
                      黑星BLACKSTAR——高大的白色公猫,前爪乌黑

                      副族长:
                      花楸星ROWANCLAW——姜黄色公猫

                      巫医:
                      小云LITTLECLOUD——个头很小的棕色虎斑公猫

                      武士:
                      乌霜CROWFROST——黑白相间的公猫
                      褐皮TAWNYPELT——玳瑁色绿眼母猫
                      褐皮的学徒是草爪GRASSPAW(淡棕色虎斑母猫)
                      枭掌OWLCLAW——浅棕色虎斑公猫
                      焦毛SCORCHFUR——深灰色公猫
                      虎心TIGERHEART——深棕色虎斑公猫
                      雪貂掌FERRETCLAW——奶油色与灰色相间的公猫
                      雪貂掌的学徒是尖爪SPIKEPAW(深棕色公猫)
                      松树鼻PINENOSE——黑色母猫
                      白鼬毛STOATFUR——瘦削的姜黄色公猫
                      扑尾POUNCETAIL——棕色虎斑公猫

                      猫后:
                      雪鸟SNOWBIRD——纯白色母猫
                      曙皮DAWNPELT——奶油色母猫

                      长老:
                      蛇尾SNAKETAIL——深棕色公猫,尾巴上有虎斑条纹
                      白水WHITEWATER——白色长毛母猫,一只眼睛失明
                      鼠痕RATSCAR——棕色公猫,背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
                      橡毛OAKFUR——小个头棕色公猫
                      烟足SMOKEFOOT——黑色公猫
                      杂毛KINKFUR——深灰色长毛虎斑母猫,毛发四下支棱着
                      常春藤尾IVYTAIL——黑色、白色、玳瑁色相间的母猫

                      河族

                      族长:
                      雾星MISTYSTAR——灰毛蓝眼母猫

                      副族长:
                      芦苇须REEDWHISKER——黑色公猫
                      芦苇须的学徒是蜥爪LIZARDPAW(浅棕色公猫)

                      巫医:
                      蛾翅MOTHWING——金色花斑母猫
                      柳光WILLOWSHINE——灰色虎斑母猫

                      武士:
                      薄荷毛MINTFUR——浅灰色虎斑公猫
                      鱼尾MINNOWTAIL——深灰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锦葵鼻MALLOWNOSE——浅棕色虎斑公猫
                      锦葵鼻的学徒是湾爪HAVENPAW(黑白相间的母猫)
                      草皮GRASSPELT——浅棕色公猫
                      暮毛DUSKFUR——棕色虎斑母猫
                      藓毛MOSSPELT——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蓝眼母猫
                      藓毛的学徒是鲈爪PERCHPAW(灰白相间的母猫)
                      微光皮SHIMMERPELT——银色母猫
                      湖心LAKEHEART——灰色虎斑母猫
                      鹭翅HERONWING——深灰色与黑色相间的公猫
                      冰翅ICEWING——白毛蓝眼母猫

                      猫后:
                      花瓣毛PETALFUR——灰白相间的母猫

                      长老:
                      扑尾POUNCETAIL——姜黄色与白色相间的虎斑公猫
                      卵石足PEBBLEFOOT——斑驳的灰色公猫
                      冲尾RUSHTAIL——浅棕色虎斑母猫




                      -------------------------------------------------------------------------
                      前面手癌太多了,干脆重发一遍
                      下周一开始翻译,等更新引子估计要下下周末了……


                      回复(3)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1楼2018-10-25 16:34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10-26 15:18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0-27 16:33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28 18:29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04 11:25
                                引子




                                鸦爪缩回了岩隙中,尖锐的石锥扎进他的皮毛,令他颤抖起来。这意味着这道缝隙太浅了,浅得不足以为他提供可靠的庇护。他抬起眼帘,正看见名为“尖牙”的巨型猫狮的头颈与肩膀向他压迫过来,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尖叫。尖牙俯视着他,同时用一根巨大尖利的趾甲刮擦岩石。月光透过瀑布的水帘投射而来,照亮了他的脸庞,鸦爪清清楚楚地看见他已卷起嘴唇作势咆哮,也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弯曲的长牙、他滴着唾液的血盆大口。尖牙恶臭的鼻息席卷了鸦爪,他的眼神紧盯着猎物,饥饿且凶残。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就要这么死了!鸦爪绝望地心想。我怎么能在挺过了那么多危机之后死在这里!我们背井离乡跋涉了这么远的距离,面对了那么多的艰难险阻;我们找到了老獾午夜,还为族群找到了新的命运所在。我还想……我还想继续谱写我们的未来!但现在这一切却要结束了……


                                鸦爪听见了部落猫们的惊呼,他看到他们瘦削的身影从高高的岩架上探出,有灰色的,也有棕色的。他慌乱地捕捉到了羽尾的身影,她的灰色皮毛令他的心感到了一丝温暖。她和她的哥哥暴毛并排躲在洞顶下方的一道岩架上。


                                她太美了,我还不想死,在我还没来得及……


                                接下来,不知为何,透过众猫们慌张的尖叫和尖牙的怒吼,鸦爪听见了羽尾的声音。


                                “现在我能清晰地听见那些声音了,”她喵道,“这就是我的使命。”


                                一时间,鸦爪的困惑盖过了他的恐惧。什么声音?


                                羽尾从她的岩架上跃起,化为月下的一束银光,飞扑向了洞顶垂下的一根尖石。她在那里悬挂了几个心跳,爪子深深地插进了石缝。


                                鸦爪听到了暴毛的呼吼:“不!”


                                他惊恐万分地看着尖石在令猫腿软的爆裂声中摇摇欲坠,甚至忘记了他自己还身处危险之中。那块石头承受不住羽尾的体重,它就要掉下来了。“羽尾!”他大声哭喊,“别!快下来!”


                                但羽尾已经没有机会逃脱了。伴随着沉闷的摩擦声,尖石从洞顶脱落而下,带着还挂在上面的羽尾直插向尖牙。鸦爪几乎鼓不起勇气去看即将发生的一切,但他更没有能力移开他的目光。


                                猫狮抬起了头。尖石插进他的脖颈,将他的怒吼转化成了痛苦的嘶号。尖牙跌倒在地,痛苦地扭动着,羽尾也跌跌撞撞地松开石锥,摔落在尖牙身旁的地面上。鸦爪看着这只温柔的母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她的眼睛紧紧地闭着。鸦爪看不出她究竟还有没有呼吸。她还活着吗?


                                暴毛从岩架上冲下,跑向了他的妹妹。他们身旁的猫狮又挣扎了几个心跳,接着在一阵猛烈的抽搐过后僵硬下来。


                                尖牙被杀死了。


                                “羽尾?”暴毛柔声喵道。


                                鸦爪挤出他藏身的岩缝,他的身体还没有停止颤抖。他在两只河族猫身旁趴了下来。“羽尾?”他的声音极其刺耳,他已无力维持语调的平稳,“羽尾,你还好吗?”


                                虽然羽尾没有回答,但鸦爪现在能够看清她胸腔微弱的起伏了。“她还活着!”他喵道,希望的火花刺痛了他的掌心。


                                “她不会有事的。”暴毛的喵声哽住了,仿佛他对自己要说的话也不甚坚信,“她一定不会的。她……还有一个预言在等着她去实现。”


                                但可怕的恐惧已经在鸦爪体内滋长起来。万一羽尾刚巧实现了她的预言呢?将有一只银毛猫出现,拯救部落逃离可怖猫狮带来的苦海。鸦爪从没设想过那个预言会有可能成真——更没想过那只银毛猫会是羽尾。但那会意味着她的旅途就将止步于此吗?


                                如果她再也不能回到家乡,带领她的族群走向新的领地呢?


                                他匍匐着向前挪去,直到他的鼻子触碰到了羽尾的肩膀。他深吸了几口气,任由自己被她甜美的气味淹没,然后开始为她温柔地梳理缠乱的皮毛。他想起了他梦想中的未来,在梦中,哪怕分属不同的族群,他们终究能找到办法在一起。“羽尾,醒一醒。”他喵道,“醒一醒,求你了。”


                                羽尾的眼皮颤了颤,她睁开双眼,令鸦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她温柔地注视着鸦爪,然后轻轻偏了偏头,看向暴毛。


                                “哥哥,这下你必须离开我独自回家了。”她轻声说道,“你要拯救河族!”


                                “羽尾!”他的嗓音沙哑,仿佛喉咙里突然长出了剧痛的肿块。羽尾再次扭过了头,重新将目光聚焦在了鸦爪的身上。她蓝眼中炽烈的爱意令他颤抖起来。是我配不上她,他对自己说。我永远也配不上她。


                                “你以为你有九条命吗,嗯?”羽尾低声喵道,“这次我救了你……别让我再救你第二次。”


                                “羽尾……羽尾!别走!”眼看着她的生命在他面前流失,鸦爪感到胸口如遭重击,他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不要离开我!”


                                “我不会的。”她吐息般的低语微弱得几乎令鸦爪无法分辨,“我永远都在你身边。我保证。”


                                她闭上了双眼,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鸦爪扭过头,看着尖牙的尸体——鲜血淋漓、渐渐冷却的尸体。羽尾杀死了猫狮,实现了部落的预言,但这一切全都错了。如果拯救鸦爪和部落猫的代价是羽尾必须献出生命,那这样的拯救怎么可能是正确的?他仰起头,以无言的哀嚎发泄心中的爱与痛苦。他的悲哭在洞穴四壁间久久回响。他在羽尾身边紧紧地蜷成一团,痛苦与黑暗在他周围聚成漩涡。他的世界的光明已经熄灭,在失去她之后,他要如何才能活下去?


                                黑暗中有话语声飘过——他听到暴毛在后悔将羽尾带回部落。他扭过头,仰视着那只河族猫:“这都是我的错。”鸦爪哑着嗓子低语道,“要是我当初能拒绝返回洞穴,那她就会和我在一起。”


                                “不是的……”暴毛轻声回答,他拍了拍鸦爪。鸦爪唯一能做出的回应就是深深地埋下头。


                                他听到溪儿和尖石巫师在试图安慰暴毛,但现在什么也安慰不了鸦爪——也许永远也不会有猫来安慰他。


                                “杀无尽部落的预言是真的。”尖石巫师喵道,“一只银毛猫拯救了整个部落。”


                                是啊,鸦爪暗想。但却没有猫去拯救她。从现在起,族群再也不是以前的族群了。再也不是了。这几个字一遍又一遍地在鸦爪周身盘旋,直到他的心都痛得几近碎裂。我们再也不会成为伴侣,再也不可能养育幼崽了。我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再也不会……




                                【未完


                                回复
                                17楼2018-11-05 00:31
                                  从学徒时期就有当大猪蹄子的潜质,以及学徒时期心理戏看起来就不少了2333莫名好奇正传里他登场时脑子里都在想什么2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05 07:33
                                    【接上文




                                    鸦爪清醒过来,忍不住开始颤抖。朝露打湿了他的皮毛,但那并不是他体内盘踞的寒气的来源。羽尾为杀死尖牙而献身已经是无数个月之前的往事了,但刚才的梦仍然真实得宛如昨日重现。失去羽尾的痛苦尖锐得像是新割开的伤疤。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对任何猫动心了,他心想。可是……


                                    他低下头,看向身旁蜷缩着的娇小的虎斑与白相间的母猫。她和他一同挤在一株多刺的灌木下。他曾被失去羽尾的痛苦击溃过一次,那时,他花了许多许多个月才找寻到一条能够领他走出黑暗的道路。他也不知道现在叶池是如何挤入他的心田的,但她让他重新感受到了充盈的快乐,比他曾期许过的还要多得多。


                                    和羽尾一样,叶池也来自于另一个族群。但叶池不是羽尾,她是一名巫医,她早已发誓此生不会成为任何一只猫的伴侣。这令他们的相爱比他经历的第一段恋情更为荒诞。我真是太擅长把问题复杂化了,鸦羽苦涩地抽了抽胡须并心想。如果他和叶池想要结合,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付出巨大的代价——离开族群,离开他们曾熟知的一切。


                                    但他们已经决心承担一切风险。这简直不可思议,鸦羽边想边注视着叶池一起一伏的胸膛,我们竟然真的有机会迈向共同的未来。


                                    叶池是自愿追随他踏入未知领地的。然而,就在一夜之前,他们与那头智慧的母獾午夜相遇了,她带来了残忍的獾群即将进攻族群的消息。这场战争必然是凶险血腥的。也许会有猫在战斗中丧命。虽然叶池和他都对回家刻意回避、只字未提,但当他这样注视她熟睡的模样时,鸦羽已经清楚地知道等她睁开眼她会说出什么。她的奉献精神和她对雷族的耿耿忠心都是他爱上她的理由之一。


                                    即使那意味着他们永远生活在一起的美梦马上就要破灭。


                                    “唉,叶池。”他叹息出声,“如果有机会,我真的愿意照顾你一辈子。直到最后一息。”


                                    仿佛被他的话语声所惊动,叶池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站起身,眼神慌乱,心急如焚。“鸦羽!”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不能留在这里!我们必须回去。”她注视着他,大眼睛里溢满伤悲。


                                    鸦羽扬起了头。“我理解。”他喵道。痛苦从他的心底涌起,肆虐如泛滥的溪流。“我与你感同身受。我们必须回去帮助我们的族群。”


                                    当叶池与他互蹭口鼻时,他在她的眼里读出了如释重负。他希望这一刻能够凝成永恒,但她飞快地咕噜了一声,旋即开口喵道:“那我们走吧。”


                                    在他们穿过荒原踏上归途时,即使两只猫都没有开口,鸦羽也已经意识到他又一次失去了他的伴侣——这一次的分别不像他当初失去羽尾时那么惨痛,但这同样是永别。叶池选择了她的族群,因为她的族群需要她去当他们的巫医。这意味着留给鸦羽的唯一选项只剩返回风族。他试图想象自己该怎么踏进那座他本以为将再也不见的营地。映入眼帘的一切都将不复从前。他将成为一名外来者。


                                    前提是我的族猫还愿意接纳我,他苦涩地心想。他们全都知道我去了什么地方,也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选择离开。他们必将责难我的背弃。他们必将质疑我的忠诚,毫无疑问。


                                    “我永远不会忘记与你共度的时光。”当他们走近通往雷族领地的踏脚石时,叶池喃喃地喵道。她的表情不无痛苦,但比痛苦更加强烈的是她坚定的决心。


                                    “我也不会。”鸦羽回答。他在溪边停下脚步,将头埋到叶池身侧,最后一次张开嘴深吸她的气息。我会终日思念她的,他暗想。我会怀念她的柔情、她的力量,还有她的勇敢。还有这段我们像没长大的幼崽一样恣意玩闹的时光……


                                    叶池将鼻尖埋进了他肩头的毛发中。她的琥珀色眼瞳中爱意涌动。


                                    但这不够。她没有那么爱我,她的心还留在原地,在她的族群里。她对他们太忠诚了……要是她能对我也这样忠诚该多好。


                                    “再见,鸦羽。”叶池轻声耳语,“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再去与你见面。”


                                    “‘再见’?你在想什么?”鸦羽故意用刻薄的语气回答了她,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他一定会像走丢的幼崽一样哭嚎,“我不会在附近可能有凶恶的獾群出没时从你身边离开。”


                                    “但你必须去警告风族!”叶池抗议道。


                                    “我知道,到时候我会去的。但我首先要亲眼目送你回到你自己的营地才行。陪你走一趟用不了太久。”


                                    叶池没有与他继续争吵,但在他跟着她沿踏脚石走入森林时,鸦羽意识到此举不过是在延长他们的痛苦而已。


                                    那就这样吧,他边跑边想。在叶池的身形隐入浓密的灌木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他再也不可能与她同走这一程了。也许他们的前路还会在森林大会等族群间的事务上交叉,但那时他们将不得不保持距离,就好像从未爱过彼此一样。他不敢想象那会有多痛苦。他不知道这世上还能有什么比那更可怕。如果足够幸运,也许他今天能够遇到一头将他撕成两半的獾。


                                    即使我在战斗中侥幸活了下来,他暗想,我的感情生涯也永远结束了。一想到他的每一段感情都会以痛苦和永别告终,鸦羽就感觉肚腹剧痛,仿佛刚刚吞下了参差锋锐的岩石。从现在起,我仅允许自己为我的族群忧愁。我再也不会爱了——永远也不。




                                    【引子,完


                                    回复
                                    19楼2018-11-07 03:15
                                      妈耶刻薄的语气,这个时候鸦羽就已经是大猪蹄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07 20:50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1-08 18:43
                                          鸦羽的内心戏……满屏弹幕的既视感ot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09 17:42
                                            第一章




                                            吹过荒野的风拨乱了鸦羽的灰黑色皮毛。他和他的族猫一起站在丘陵的最高处,以一星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参差不齐的圆圈。一小堆石块立在一星身旁。鸦羽不由得回想起了找到足够数量的光滑圆石、并将它们推上斜坡安放在选定的地点是个多么艰巨的任务。之前的劳动令他的脚爪依旧疼痛,他抬起前掌,舔了舔爪垫上的擦伤。


                                            但受点小伤也是值得的,为了这一切。


                                            “我们要向在群星之战中付出生命的族猫致敬。”一星喵道,“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代表一名殒落的武士,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牺牲。从现在起,每天我们都要派一队武士到这里来念诵死者的名号,并对他们表示感恩。”


                                            没错,鸦羽心想。这样,我们就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的勇气。是他们拯救我们免遭黑森林的屠戮。


                                            族长沉默了几个心跳,随后对身旁的棕白色公猫点了点头。“兔泉,现在你是我们的副族长,”他继续说道,“就由你来安放最后一块石头吧。”


                                            鸦羽绷紧了肌肉,竭力不让肩头的毛发奓起。他盯着兔泉将最后一块石头推过富有弹性的荒原草甸,轻轻滑入准备好的凹坑中。


                                            “这块石头代表灰脚,”兔泉庄重地喵道,“她为族群鞠躬尽瘁。”


                                            想到母亲的死,鸦羽感到一阵猛烈的痛苦,就好像它从未被时间冲淡。她的喉咙被一名黑森林武士用爪子生生扯断了。但他意识到他的痛苦里还夹杂了没能成为族群的下一任副族长的失落。他能感觉到部分族猫在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瞟他,就好像他们也觉得他应该当选一样。毕竟,他是一名资深武士,而且还是被选召前往太阳沉没之地寻找午夜的猫之一。我的双亲都是副族长,他暗想,而且我为了族群做出的牺牲比任何猫都要多……但我想我怕是永远也当不上副族长了。好吧,一星想要通过任命一名黑森林成员来传达他的态度——无论这个态度有多鼠脑子——他都算是传达成功了。


                                            他叹了口气,告诉自己现在族群处于非常时期,因为在大约一个月前的群星之战结束后,他们还在努力找回之前的凝聚力。这感觉就像隼飞想要治疗一道伤口,却只知道往上面糊蜘蛛网,既没有清创,也忘记了使用药草。


                                            鸦羽眯着眼睛看向他的族长。一星看上去很放松,似乎对现状相当满意。他的琥珀色眼睛神采飞扬——就好像他真的打心底里相信风族已经重新团结起来了一样。但鸦羽很清楚,真相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也许这也是他会落选的原因之一——他永远不会假装相信生活真能有那么简单。


                                            在最后一块石头归位之后,风族巫医隼飞走到了石堆旁。他远眺向地平线,虽然大风吹乱了他斑驳的灰毛,但他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响在旷野上空:“每一名族猫的逝去都让我们哀伤,但我们也知道,星族会对他们的加入表示欢迎。愿他们在星族自由捕猎、脚步轻捷,每夜皆能安然入睡。”


                                            他低下头,向牺牲者们表以最诚挚的敬意,然后退回了族猫之间。赞同的低语如涟漪般传遍了风族,庄严的气氛使每一只猫都压低了嗓门。


                                            一星再次开口,但鸦羽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因为他注意到了他的儿子风皮一直游离在猫群之外,他的表情显露出愤怒与不安。他总是这副德行,鸦羽苦涩地心想。他不可抑制地回忆起了群星之战时的往事,尤其是他不得不将爪子插进风皮的肩膀,阻止他杀死他的半血兄弟狮焰的那一刻。


                                            他知道,一星已经原谅了包括风皮在内的所有曾进入黑森林受训的猫。他们已经重新起誓,会向风族保持忠诚。但鸦羽也知道,族内的其他猫并不像他们的族长那样迫切地愿意原谅那些失足者,尤其是风皮。即使是现在,他也能看出有几道怀疑的目光锁定在他的儿子身上。一旦他们解散返回营地,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听见他们的窃窃私语。


                                            所有进过黑森林的武士都在关键时刻改邪归正,为族群而战了——但风皮除外。他的的确确是与黑森林并肩行动的。他曾与黑森林同仇敌忾。


                                            想让所有猫忘记这些,还要等上许多许多个月才行。


                                            正当鸦羽凝视他的儿子时,风皮也恰好转过了头。他们的目光互相锁定了一个心跳。接着,风皮那愤怒而空洞的眼神阴沉了下去。鸦羽也转开了头,他不想让风皮看见他的眼里表露出的后悔和嫌恶。


                                            我怎么就成了如此失败的一个父亲?我到底是怎么养出这么一只背叛风族的跳蚤脑子的?连死狐狸都比他更有用。


                                            一星的演讲结束了。随着仪式的完成,风族猫们分散成了几个小团体,开始返回山坡下的营地。鸦羽注意到其余的黑森林训练猫——兔泉、云雀翅、荆豆皮和须鼻——是一起走下山的,就好像他们依然自认不配加入剩下的族猫一样。


                                            我也在担心这个,鸦羽心想。一星以表彰云雀翅在群星之战中英勇作战为理由让她当上了武士,又让在战斗中身负重伤的须鼻光荣退休住进了长老巢穴,还把兔泉任命为了新一任的副族长。但若是其余的族猫无法重新接纳他们,那他的这一切举措就都毫无意义。为什么一星他就看不到这一点呢?他脑子里难道进了蜜蜂吗?


                                            鸦羽跟在一小撮族猫背后,孤零零地走向了营地。


                                            “我简直不敢相信!”金雀花尾大声感叹,“一星竟会一边让我们铭记所有牺牲的武士,一边欣然同意杀害他们的猫继续留在风族中。”


                                            “嘿,这么说就有点过了。”蹲足反驳道,这名新晋武士转向他之前的导师,姜黄色的皮毛开始竖立,“没有哪只风族猫杀害同族武士。绝大多数黑森林训练猫在认清形势之后都转头加入抗击黑森林的队伍了。”


                                            “那是绝大多数,”叶尾狠狠一甩他的虎斑纹路的尾巴,重复了一遍蹲足的话,“而不是所有。”


                                            他们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了和石楠尾一起从他们身旁走过的风皮。


                                            “我知道你指的是谁。”金雀花尾低声嘟囔道,“风皮还能赖在这里的确挺不对劲。我知道一星不把他视作叛徒的理由是他没有试图杀害过任何一只风族猫,但为黑森林而战有比谋杀风族猫好到哪去吗?这让我们怎么去信任他?”


                                            “我永远也不会相信他。”叶尾笃定地喵道。


                                            “要是风皮真遇到了点什么意外,恐怕对于风族而言还是件好事呢。”金雀花尾喵道,“比如来一头獾把他收拾收拾之类的。”


                                            鸦羽被吓得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星族在上,他们都是羽毛脑子吗!虽然他也说不准自己到底信不信任风皮,但他更无法相信自己竟会听到一只猫诅咒他的同族伙伴去死。


                                            那四只嚼舌头的猫停下了脚步,慌张地看着他。显然,他们根本没想到鸦羽能够听清他们嘀咕的内容。


                                            “呃……鸦羽……”金雀花尾试图解释。


                                            但鸦羽直接无视了她,他知道这几只猫已经准备好了面对他的斥骂,但他现在根本懒得骂他们。我才不会照着这群跳蚤脑子想的去做呢……他们根本不值得我费这个劲。他大踏步地昂首挺胸从他们身旁走过,径直返回了营地。他感觉到族猫的目光像黄蜂的螫针一样扎在他的背上,这令他不自在得皮毛发烫。


                                            听他们那样议论他的儿子已经够糟的了,而比那更糟的是……他无法反驳他们的话。




                                            【未完


                                            回复
                                            23楼2018-11-10 04:36
                                              本次更新中鸦羽喜提:
                                              鼠脑子mouse-brained*1
                                              跳蚤脑子flea-brain*2
                                              简直有用得能和死狐狸媲美as much use as a dead fox*1
                                              脑子里进蜜蜂have bees in brain*1
                                              羽毛脑子featherbrained*1


                                              让我们对风族battle王的火力拭目以待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4楼2018-11-10 04:42
                                                准备掏小本子计数的时候发现玄柳已经数好了 拭目以待拭目以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10 07:21
                                                  哈哈哈哈哈哈风族battle王xswl,但是通常他都只是在脑子里开战的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1-10 12: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11 12:09
                                                      鸦羽...内心戏很足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1-11 18:15
                                                        【接上文




                                                        回到营地后,鸦羽开始寻找他的学徒羽爪,并发现她正在猎物堆旁和轻爪还有鸣爪一起分享田鼠。他注意到羽爪把她的灰色虎斑皮毛梳理得很干净,而且很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到来,心中不由得涌起了几分赞许。他偏了偏头,召来了他的学徒。


                                                        “走吧,我们去捕猎。”


                                                        羽爪飞快地吞下了最后一口猎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然后站起了身:“太好了!鸣爪和轻爪正好也要出营地去,我们可以一起捕猎吗?”


                                                        鸦羽刚想开口拒绝,兔泉——他是轻爪的导师——就走到了他们身旁。鸣爪的导师夜云也跟在他身后不远。


                                                        “这主意不错。”兔泉温和地喵道,“学徒们见识到的捕猎技巧总是越多越好。”


                                                        鸦羽的内心呻吟起来。他现在最不想共处的两只猫就是新任副族长和夜云——他的前任伴侣、他在风族的那个儿子的妈。我当初就不该与她结合,他心想。假装在族内建立家庭根本就是鼠胆怂包才会去做的事。在失去叶池之后,他一直沉浸在悲痛与愤怒中。他从未爱过夜云,因此,夜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


                                                        夜云看起来也对这个主意不怎么热情,但三名学徒已经开始为接下来的集体训练课激动不已了。鸦羽知道他已经没可选的了,更何况,他并不想让羽爪失望。


                                                        “好吧。”他嘟囔着回答。


                                                        “一星希望我们去靠近雷族边界的地方捕猎,”兔泉一甩尾巴召集起他们这一小群猫并宣布道,“根据之前的汇报,那里出现了一些诡异的气味,而且因为某些原因,那附近的猎物也变得稀少了。”


                                                        鸦羽点了点头:“这很对。我前几天去那边捕猎时什么也没有抓到。”


                                                        兔泉带领队伍离开营地,走向山下的雷族边界。学徒们连蹦带跳地一边互相推搡,一边吹嘘他们会抓回多少猎物。


                                                        寒风减弱了不少,现在他们只感觉到微风拂面。大块的淡蓝色天空从云隙间透出。鸦羽嗅了嗅空气,捕捉到了一丝兔子的气味。


                                                        “我预感到今天会是个丰收的日子,”兔泉说道,“猎物们应该都在四处奔跑。”他听起来非常乐观,但鸦羽猜测他已经察觉到了他和夜云之间的紧张气氛。夜云正昂首阔步地与鸣爪同行,仿佛在假装鸦羽根本不存在。


                                                        她又在闹什么毛病?哼,我才不会去特意乞求她的注目呢,如果那就是她的目的的话。


                                                        副族长话音未落,一只兔子就突然从一丛高草中窜出,逃向了高沼地。夜云冲了出去,鸦羽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地想要赞赏她矫健的身姿和黑毛下起伏的肌肉轮廓。


                                                        但她已经不是我的伴侣了。那又关我什么事呢?现在我的生活比之前轻松多了。


                                                        他恼火地哼了一声,转过头指导羽爪:“好好看看夜云,”他告诉她,“看到她的反应有多迅速了吗?当兔子突然变向时,她一点儿也没有被它落下。这是为什么?”


                                                        羽爪歪着头想了又想,过了一会儿,她瞪着她那困惑的大眼睛回答:“我不知道诶……”


                                                        “因为优秀的猎手从不停止思考,”鸦羽告诉她,“他们一直在敏锐地观察猎物会选择的最佳逃跑路线。你不能光知道追着它跑,你必须得想清楚它可能会往哪跑才行。那就是夜云正在做的事情。”


                                                        羽爪点点头,望向黑毛母猫的背影:“她好厉害啊!”


                                                        在她开口的同时,兔子消失在了一堆石块背后,夜云紧跟着扑了上去。猎物恐惧的尖叫戛然而止,片刻之后,夜云从石堆间现身,嘴里叼着兔子一动不动的尸体。


                                                        “她抓到它了!”鸣爪欢呼雀跃。


                                                        “非常不错!”在夜云归队时,兔泉发自内心地称赞道。


                                                        “嗯,很棒。”当与夜云短暂地目光相接时,鸦羽也附和了一句。


                                                        夜云立刻将眼神转开了。“谢谢,兔泉。”她喵道。


                                                        鸦羽强咽下了恼怒的低吼,他不想在学徒们面前失态。呵,小肚鸡肠的母猫!她甚至不肯接受我的表扬了!


                                                        夜云在兔子上盖了几把土,他们会稍后再取走它。队伍继续向山坡下走去。鸦羽是第一个注意到那只野兔竖起的黑耳尖的猫。它正趴在地面上的一个浅坑里。


                                                        “谁能给我分析一下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兔泉压低嗓音向学徒们问道。


                                                        羽爪的尾巴兴奋得甩个不停,但她还没傻到忘记小声回答:“现在的风向会把我们的气味吹到野兔那里。”


                                                        “很好,”兔泉喵道,鸦羽也为他的学徒最先抢答而感到骄傲,“也就是说,不等我们潜伏到近得可以发起攻击的范围内,它就会闻到我们的气味。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这次回答问题的是鸣爪:“绕到对我们更有利的方位去?”


                                                        “没错。”兔泉表扬了他,“在这种情况下,团队协作的成功率会比单独行动更高。鸦羽,现在我会绕到野兔的对面去。等我发出信号的时候,你就去把它往我的方向赶。”


                                                        鸦羽点了点头,但如果带队的猫是他,他一定会把这次任务安排给某个学徒。哈,我肯定又开始犯鼠脑子了。兔泉才是副族长,我算个什么玩意儿呢?“行。”


                                                        兔泉在第一时间出发了,他在爬行的过程中一直保持腹毛紧贴地面,并妥善利用了一路上每一处能挡住他的身影的地形。鸦羽几乎无法从细瘦的高草丛间分辨出他棕白相间皮毛。学徒们一边看一边期待地伸缩着爪子。


                                                        然而,在兔泉抵达合适的埋伏位置前,一阵大风卷地而过。野兔立即从凹坑里抬起了头,它的鼻尖颤动起来。


                                                        然后,野兔一跃而起,开始向山坡上逃去。它那有力的后腿每蹬踏一次地面,都能令它向前飞跃一大段距离。兔泉直起身子,狂怒地甩着尾巴。“狐狸屎!”他咒骂起来。


                                                        鸦羽纵身追向野兔,并注意到一个黑色的猫影也在和他齐头并进。夜云。


                                                        “我去绕到它前面,”她边喘气边说,“然后把它赶回你那儿。”


                                                        她猛然提速,闪电般超过了野兔,然后掉头亮出了她的尖牙利爪。野兔急忙转向,差点被自己的脚绊了个跟头。它连滚带滑地向山坡下摔去,鸦羽后腿一蹬,正好跳到野兔的身上,顺势将牙齿插进了它的喉咙。


                                                        杀死猎物后,鸦羽喘着粗气转过身,等待夜云返回他身边。他想要像与正常的族猫合作一样和夜云分享捕猎成功的快乐,但夜云径直越过他走向了其他族猫,仿佛在她眼里他压根不存在。有谁在她的新鲜猎物里拉屎了吗!鸦羽耸了耸肩,捡起兔子跟上了她。倘若她真想把这段关系闹得这么僵,那他才不会让她看笑话的企图得逞。他才不会在乎她的反应呢。




                                                        【未完


                                                        回复
                                                        29楼2018-11-16 01:49
                                                          艾琳又开始大头虾了……
                                                          第一章长得像个魔鬼


                                                          回复
                                                          31楼2018-11-16 02:12
                                                            好像被吞了一段……明天截屏再发一次看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8-11-16 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