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82贴子:9,735
  • 22回复贴,共1

85原最强,在训练场见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章你会遇见,装 哔——,疑似新后宫?傲娇小朋友。


回复
1楼2018-10-22 20:54
    胸中深深地吸气,索玛行走在蓝天之下。

    吸气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呼吸困难,要是变得失去意识的话那就没法忍受了。
    这么想着,接着吐气,继续往前走。

    在迷宫中进行的测试,刚才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结果到达第十层所花的时间大约只有一个小时。
    姑且也没有能让索玛陷入苦战的魔物,就是这样了。
    到达所花的时间只有预判的一半……结果来说,测验当然是合格通过了。

    然后现在是在那个归途……的路上,进行散步。
    特地来训练场,走向其中的一个。

    明明至今为止放学后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这次突然就想去了……姑且,要说跟希尔德加尔德的之前说的话完全没关系,是假话。
    确实,听过她说话的时候是在思考着什么的。

    但是同时,说并不在意也是真心话。
    倒不如说,心中对她的感谢,压倒性地处于上方。

    在那个地方迎来自己的终结,对此索玛从来没有后悔过。
    然而却获得了转生这样的机会。
    用文字来描述的话,是该遭报应的。

    “……不,或许,已经遭报应了也说不定?”

    不论怎么说希尔德加尔德原本也是那个世界的神明中的一柱。
    那么对将神杀死的索玛降下惩罚,也许是理所当然的吧。
    报应的内容当然就是无法使用魔法——

    “嘛,这种话说出口会被骂的吧。”

    不可能有那种事情!会被这么说吧,当然这么想只是开玩笑的。
    而且这也是对希尔德加尔德的侮辱。

    玩笑话姑且不论……索玛是真的觉得现在这样这真是太好了。
    确实不用辛苦就能用魔法的话,那样也会感到高兴。


    收起回复
    2楼2018-10-22 20:55
      不是那样一定……同时,也或许会感觉到美中不足。
      正因为憧憬,所以即使辛苦也想要入手。
      他是这么想的。

      叹息、绝望、双膝跪下……即使如此,也要伸手够到的东西一定存在。
      不断地挣扎,最后终于满足地达成,就像前世一样。

      总之……索玛大概,就是这样的性格。

      “啊……好像到了。”

      考虑着这些的时候,似乎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了。

      虽说如此眼前的那个地方,没什么奇特的就是训练场。
      老实说和周围的其他的那些没什么不一样。

      所以不一样的,是在里面的那些人。
      训练场是按照适合的使用者来区分。

      这种事情稍微观察思考后就能明白了吧。
      魔导科的学生和剑术科的学生在同一个场所训练的话,会怎样呢。
      不论怎样武术系的学生们混在魔导科的训练里是很危险的。

      因此,魔导科的学生被隔离出来,使用一个训练场。就是这里了。

      “那么……”

      要进入训练场并不需要特别的许可。
      因此就这样直接进去了,马上眼前就出现了这幅景象。

      先是耳边传来了轰鸣的声音。
      大概是谁在练习用魔法攻击,视野的边缘那里看到了爆炸,不过是谁在那个地方没有注意。
      通常来说的话,继续对话,还会有谁来进行魔法练习的。

      几个人成群,各自做各自想做的事情……别的地方都体验不到这种景象。
      感觉非常怀念,在这个非常像放学后的氛围里眯起眼睛……那个声音就是这个时候传来的。

      “阿勒?索玛?真少见呢……话说,不会是第一次把?”

      转移视线,跟预想的一样在那里的人正是艾娜。
      似乎她本来就在入口附近。

      “姑且,稍微有些在意。不过并不说我这次来要打算要做什么……你的话是一直都在这里吗?”
      “是啊,研究和练习的话……我主要是进行练习。”


      回复
      3楼2018-10-22 20:56
        待续
        为什么发帖的时候突然就叫我认证了
        搞不懂


        回复
        4楼2018-10-22 20:56
          感謝大佬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22 22: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22 22:49
              我这样插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22 23:28
                那该怎么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10-23 09: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23 20:45
                    这么说着把视线转向后方,索玛也跟着看过去。
                    那里有一名少女。
                    勉强有印象的脸,大概是同学吧。

                    没什么自信,基本上记不得了。
                    不仅是那个少女,艾娜除外的其他同学全部都在那里。
                    例外的,大概是希尔维亚。
                    现在她正在为自己的事情拼尽全力,没有空在意周围的事情。

                    不过艾娜不是这样,至少从那个样子来看,那个少女大概是正在进行练习。
                    老实说稍微有点震惊。

                    “知道是在进行练习……一定是在只需要一个人就能做的练习吧,不是这样吗……”
                    “你到底是怎样看待我的啊……!?我姑且也是有朋友的。”

                    应该指出的是,相反除了那个少女,你都没有其他朋友,这点吧。
                    不,这样做了的话,那么你又怎样呢,应该会被这么说所以就保持沉默了。

                    这时候。

                    “啊……?为什么你这家伙会来这里……?”

                    瞬间将实现转向出声的地方,那里站着的是一名少年。

                    年纪大约和索玛他们差不多。
                    在那苍蓝色的眼中似乎寄宿着敌意,将那视线投向索玛。

                    不过索玛歪过头。
                    确实应该在某个时候某个地方见到过这张脸……

                    “……抱歉,你是谁?”
                    “你这家伙……想吵架吗?”
                    “姑且……现在明显态度不好的是你这边吧?”
                    “嗯……”

                    想这不是那样的吗,一边观察艾娜的样子,果然他也是同学中的一人。
                    不过老实说,完全没得到什么提示。
                    说起来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差不多是这种感觉。


                    回复
                    12楼2018-10-23 21:41
                      不,好像,真的没有一点点印象。

                      “kuso……是没把俺放在眼里……!?切,你看好了……!?”

                      只说了这个,少年离开了。
                      完全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过来,而且也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索玛再次歪着头。

                      “咳……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因为是你,所以这么说应该是真的不认识……确实有点同情他呢。”
                      “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第一次上剑术课的时候,为了确认实力,那时候单独和那个女孩对战了不是?”
                      “啊,是有这么回事……”

                      还没到一个月,微妙地感觉很怀念。
                      而且这种感觉一天比一天浓烈。

                      顺便一提,艾娜知道这件事是因为艾娜也选修了剑术科。

                      “那么,那就怎么了呢?”
                      “那个时候一开始就有人非常自信满满地去挑战不是?”
                      “唔……是有这么回事……又好像没有这么回事……?”
                      “这点事情起码你要好好的记住……有这么回事。他就是那个人。”
                      “那么为什么他会做出刚才的言行啊?”
                      “我也无意中听到一些事情,虽然不一定是真的。好像是他对于自身的剑技有着相当的自信。放出了即使对手是讲师也能赢的豪言。要是当时对战的是普通的讲师的话,或许有可能就是了。”
                      “唔”

                      虽说是王立学院的讲师,也并非都是些早已获得上级技能的人。
                      说起来技能等级高和教学水平高也不是一回事。
                      就此而言,单纯实力来说是学生这边比较强,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回复
                      13楼2018-10-23 21:42
                        待续


                        回复
                        14楼2018-10-23 21:4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23 22:25
                            感謝大佬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0-24 02:22
                              感謝辛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10-24 03:01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0-24 10:07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24 14:12
                                    “不过,从结果来说的话就是秒杀。虽说如此,大家如果都是一样,就这样结束倒也好……后来你赢过了那个女孩,你真的对此没有一点意识啊?”
                                    “我可没有对男的有喜欢或者感兴趣之类的意识的说……”
                                    “那个啊……"

                                    呆住一般地叹气,耸肩。
                                    虽然只是玩笑,真要有那种有意识的话会让人很困扰哦的,这点倒是真心话。

                                    还在前世的那时候姑且不论,现在的话仅仅对魔法有兴趣。
                                    姑且只是单方面的意识到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虽说,他终究是想在剑技方面争口气让我们看,没有必要特地来纠缠?要说实际见面什么的,这次是第一次吧?上剑术课的时候,他也不能突然冲过来。”
                                    “这么说的话……那么,看上去没有问题了。”
                                    “平时都不会过来的你今天却来了,所以他不由自主地就过来了,给人这样的感觉呢。他一直只都是一个人喊着啊啊地挥着剑,不说话的……只有他一个人做的事情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特别显眼。”
                                    “嗯……”

                                    说着将视线投向确实空出一段距离的那边,少年在那里一个人挥剑。
                                    要说自信的话确实应该有,那个挥剑的动作像模像样。

                                    还有一点有点在意,他不是魔导科吗?

                                    “不是磨练魔法而是磨练剑技,魔导科的学生这么做是想怎样?”
                                    “那就听凭学生的自主性了,不是挺好吗?也许以后会很后悔……明明对自己的剑技有自信,却没去剑术科而是来上魔导科,是想着剑术已经很好了,接下来是要锻炼魔法,也许是出于这样考虑。”
                                    “啊啊……意外地也有这种想法呢。”


                                    回复
                                    20楼2018-10-24 20:46
                                      特别是在有技能这种东西存在的这个世界,就越发如此了吧。
                                      熟练速度很快,而且很容易明白其界限在哪里。
                                      也会用其他手段来达成目标。

                                      更确切说即使被展示了极限,还是不肯屈服,嘴里碎碎念着nani、kuso,又重新振奋起来,或许就是那个少年的值得称赞的地方。

                                      “话说回来……要磨练剑技的话,不留在这里去别的训练场也行吧?那样的话,就不必一个人默默地联系了。不,就算要一个人默默地联系,考虑到在周围选取或许能成为范本的人物的可能性的话,没有不去别的训练场的理由吧。”
                                      “这点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呢……我觉得他也许有什么理由。”
                                      “啊……那个……”
                                      “嗯?”

                                      视线转向发出这纤细的声音的那个似乎是艾娜的朋友的少女。
                                      她想说什么事情?嘴一开一合的样子,但是没能说出话来。

                                      “海伦?怎么了?”
                                      “恩……那个……我觉得……他在这里的理由的话……大概是因为他也是魔导科的。”
                                      “他是魔导科的学生……?啊,莫非,只要是魔导科的学生,即使不是要用魔法也能够使用这个训练场吗?”
                                      “嗯……我觉得是这样的……”
                                      “这样的话,好像也只说了,是魔导科的学生所以能用这个训练场……意外地死板呢。”

                                      这么说的话就明白了。
                                      要是被说成格外不懂世故也无所谓,确实受教了。
                                      向名叫海伦的少女低下了头。

                                      “特地告诉我这些真是帮大忙了。”
                                      “嗯,不……没、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算如此,你确实告诉我了啊。”
                                      “是啊,帮大忙了,海伦。”
                                      “啊,啊……”


                                      回复
                                      21楼2018-10-24 20:46
                                        因为不习惯被道谢,脸色通红一副想退缩的姿态,非常符合她的年龄。
                                        本来周围尽是大人或者是一些早熟的家伙,这种反应稍微让人感觉新鲜。

                                        “话说回来,你真的是艾娜的朋友吗?”
                                        “欸……?嗯……可是,我真的是艾娜酱的朋友……”
                                        “没关系吗,不是被威胁的吧?真要是那样的话就跟我辈直说,我辈会帮忙的。”
                                        “等等……!?从谁那里听来的坏话?你到底以为我是怎么样的人啊……!?”
                                        “啊……嗯……没问题的。艾娜酱和我是好朋友,所以……”
                                        “哦哦,真是好孩子……开始担心起别的来了。真的没有什么困扰的么?因为艾娜有事会做一些超乎常识的事情,那时候也还好吗?”
                                        “超乎常识什么的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一边这么交谈着,一边眯起眼睛看向少女——海伦。
                                        倒不是觉得她有什么可疑的。
                                        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只是一名柔弱的少女,但感觉她应该不仅仅如此。

                                        刚才索玛只是开个玩笑,不过那也是真心话。
                                        曾经创造出追踪魔法,艾娜的才能肯定是真本事,而且很突出。
                                        一般的魔导士的话,肯定跟不上她的进度。

                                        这点艾娜也有自觉。
                                        因此,选择了她作为练习的对手这点,说明她也具有相应的才能。

                                        当然会对此感到羡慕。
                                        大致上,也不会变得怎样。
                                        能做到的事情,也就是将之作为自己的粮食,来尽可能的发挥那份才能。【精々がその才能によって発揮されることを、自分の糧とすることぐらいだろう。】

                                        跟这边相比较,对那个不知所措的身影露出苦笑,索玛是这么想的。


                                        回复
                                        22楼2018-10-24 20:47
                                          本章完


                                          回复
                                          23楼2018-10-24 20:4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