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者恋上我的妹妹吧 关注:705贴子:1,347
  • 19回复贴,共1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3(总20)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佐仓绫音镇楼。】


回复
1楼2018-10-21 23:24
    【二楼东山奈央。】
    应该是要分两层的了。


    回复(1)
    2楼2018-10-21 23:26
      “毕竟索勒鲁大人很珍重我的妹妹呢。至于我,也不愿这么天真下去了”
      “……天真?”
      “我也有时候会想要一个人独处地生活。
      但是,妹妹这才刚入学。
      她会感到不安的,必须有谁陪在她身边。
      本来的话应该是我去照顾她的,但……那孩子将索勒鲁大人当做兄长一样仰慕,于是,我就拜托给了索勒鲁大人。”

      连思考都不用,语言自然而出。
      很多人都在推测索勒鲁和茜尔维亚的关系,然后偏偏地就找上婚约者的我进行试探。
      理由各种各样,有人单纯对索勒鲁的不忠感到愤怒而怀抱正义感,有人是打算嘲笑我,或者,有人想要让索勒鲁和茜尔维亚恋情美满而多管闲事。
      那时候,我就会说出适当的借口。
      于是,现在也,正是那个时候。
      完全习惯了的“工作”。

      “……是‘兄长’呢。这可真是,这可真是,”

      对我的发言屏息,他国的优美的高位贵族,露出既非苦笑也非沮丧的表情。
      我不清楚他在期待发生什么,但我的回答肯定不是他所期待的吧。
      但是,他沉默了会儿说出来的是,

      “不过,周围不是这么认为的吧?”

      正如所料的语言。

      “……撒,怎么呢。我不太清楚了。”

      我摆出十分不可思议的样子,他深叹一气。
      并不夸张的叹气,但以他的立场来看,足以达到让对方萎缩的效果吧。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瞄准了这点。

      “怎么,你……。和我想象的不同……”

      他十分困扰地抬头看我,那双眼是足以成为学院传闻地端正。
      贵族原本就常和容姿优秀的同伴结缔婚姻关系,所以多看上去美丽,而他在那之中也可谓显眼。
      可能正因为有这样的人在,所以我的容貌才会被看上去朴素。
      “因遭人厌恶而格外显眼”,说的就是我。

      “虽然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想象我的……话说谈完了吗?”

      要是没事我就立刻走了。我直接说出口。
      于是男人耸肩,说“我还没说够呢”,毫不胆怯地放言。
      我没心情再应付这没有意义的应酬了。

      “……到底,您有什么事?”

      为了赶紧让我走,我无何奈何地直入正题。

      “嘛,首先。请容我自我介绍。毕竟你似乎不知道我的事情。”

      他笑容加深,我意识到谈话朝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前进了。
      现在打断他的话会显得不合礼仪。但是,我想尽可能地在不知道他名字的情况下离开。
      要是知道了双方的名字,我们就会从这个瞬间开始,归类为了“认识的人”了。
      这样的话这之后,见到他时就不能装作自己不认识了。
      他很清楚这个吧。所以,才会露出那让人生厌的爽朗笑容。

      “重新来一遍,贵小姐。我的名字是,赛依欧·托普莱斯(saion=topia-syo)。挺近的国家过来学习的。”
      “挺近的,国家……?”

      不是正式地名,而且,明显说出了个略名。(*没说中间名/家名)
      如果这是舞会那种正式场所的话,省略自己的名字是禁止的。
      会被认为是侮辱对方。
      看那表情并非瞧不起我,但是不把正式名说出口,可能有什么意味在内。
      而且,连出身国都不说是为何呢。
      明明只要稍加调查就能简单搞明白,他是传闻的留学生。

      更重要的是,那个“赛依欧”的名字。
      没搞错的话,是前几天的午餐时,索勒鲁和茜尔维亚都很亲密地说出过那个名字。(*午餐。我上话似乎都打成“早餐”了…我的锅。真嗣爸.jpg)
      既然那样,他确实是二人的熟人。
      那个他,故意来和索勒鲁婚约者的我进行接触。
      即便考虑是偶然在这遇到,可能性也很低。
      在意索勒鲁而接近这里,这么想更自然。

      “啊啊,真棒。这幅表情。我就想看到这种表情。”

      我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吧。
      赛依欧愉快地把上半身靠上椅背,笑了。
      ……仅仅是用那个不可思议的名字,来挑’逗我吗。
      如今,连掩饰都不做了,就这个样子看着我,

      “在我’国,政’治婚姻正逐渐被认为是古时残留的恶习”

      突然,看向这边的双眸眯起来了。
      在旁人看来,会思考他这么突然到底想接着说什么出来吧。但再留意下我也在场的这个状况,就能很自然而然地料到他最终打算说的话。

      “当然,贵族社会并没跟着浪潮。
      有时候,即便被认为是政’治婚姻,但只要得益那边更大,作为贵族还是会选择承担起义务的。
      所以呢,那说到底只是一般民众的看法。”
      “……”
      “不过,我'国比起这个国'家而言,更能理解恋爱结婚呢。”

      与平淡的声音相反,赛依欧摆出认真的表情,突然起身,打听着什么般地盯着我。
      “我不明白您想说什么”,我说着,声音看不出动摇地苍白回响着。
      就像不是自己的声音一样,机械地,毫无感情。
      听闻我言的赛依欧,这时候开始,露出作为高阶贵族样子的嘲笑。
      哼鼻,同意我说“也是呢”。

      “要是明白我说的话,你就不可能这样子,一脸平静呢。”

      我确实感觉到,他的话语中混杂着些许侮蔑。
      既然,这个男人熟识索勒鲁和茜尔维亚。
      那么,他就看过,那两人像人偶般搭配的状态了。
      肯定是这么想的。

      他认为,“索勒鲁,比起和伊莉雅,更应和茜尔维亚结婚”。
      就像这个学院中的大半人一样,都这么认为。

      “你喜欢索勒鲁吗?”
      “……我觉得我没有回答这个的义务。”
      “嘛,虽然如此啦。但是,任谁都会怀疑的吧。因为,你从某个时期开始,对索勒鲁和周围的态度变了。”
      “……”

      某个时期开始,肯定是指那个茶会之后吧。
      到那个时候为止,虽然我不记得有过,自己在学院内和索勒鲁直接进行言语交谈,双方特别亲密的事情。但是我的双眼一直追随着他。
      牵制靠近他的所有女性,将我对索勒鲁的爱慕暴露无遗。
      但是,茶会结束后,茜尔维亚来学院上学,随着索勒鲁和茜尔维亚的距离在缩近,我,下意识地躲避二人。
      索勒鲁是我的婚约者,茜尔维亚是我的妹妹。
      所以,既然二人共进午餐,我也参加进去就行了。
      那没有什么不自然的,不如说为了茜尔维亚,我应该那么做。

      但是,我没那样。
      看着二人,会很辛苦。处于二人身边,会很痛苦。
      只要在一起,不愿回想起来的过去就会苏醒。
      所以,我拉开了距离。
      但是,我无法完全舍弃掉恋慕,害得我没能彻底离开。

      “呐,拆散心心相印的二人,是什么感觉啊?”

      从长椅上干脆地站起身,赛依欧站到我身边,像是说什么秘密般,囁言。
      那句话,沉沉地落入耳朵深处。
      看法会随立场而变。这是理所当然的。
      在我看来,是茜尔维亚拆散我和索勒鲁的关系。
      在茜尔维亚看来,是我拆散了茜尔维亚和索勒鲁的关系。
      周围人,会从自己的同伴那侧,看待出关系性。
      也就是说,赛依欧,不是我的同伴。

      “给我放手啊”

      “呐?”地,赛依欧若无其事地说道。他往回走。
      看着他从来的道路回去,我没有出声。
      我的存在相当碍眼吧。
      明明,想要被放手的,是我。
      我不知如何是好。

      在前一个人生中,索勒鲁和茜尔维亚能够结婚,是因为事情发展得让他们不得不那样。
      由于无法中断结婚典礼,我在典礼的前两天逃跑了。
      因为需要寻找代理,所以最终变成由茜尔维亚行使义务。
      要不是状况逼迫到那种程度,双亲是不会放任茜尔维亚离开的吧。
      也就是说,即便在这种状况下,我和索勒鲁的婚约解除了,茜尔维亚也不会被选为他的对象。
      而且,现在的茜尔维亚还没能装备上能成为下代侯爵家夫人的教养,无论索勒鲁多么渴求她,也不会得到侯爵家的认可。

      赛依欧不知道,这纷繁复杂之事。
      正因不知道,所以才追赶着理想和愿望,祈求希望。

      可以理解,他希望友人和其所爱之人能够在一起的未来。

      “……呐!你打算,一直在那地方么?”

      在离开了一些的距离上,赛依欧回头大声说道。
      或许是因为,他仅仅想让我知道午休结束了的事情,或许,他仅仅想知道我的现状。
      但是,真得呢,

      ——我是,一直,在这种地方呢。

      【六、如果这是,真正的最后。3(总20)·完】


      回复
      4楼2018-10-21 23:30
        哇,果然预想中的外力出现了,这算是友军还是敌方呢?根据后面的章回数,应该暂时算中立? 另外感谢翻译。


        回复(7)
        5楼2018-10-21 23:34
          賽伊歐應該也是盲目喜歡茜爾維,想要茜爾維和喜歡的索勒魯在一起,就出言恐嚇伊利雅


          收起回复
          6楼2018-10-22 06:4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0-23 01: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23 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