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0,657贴子:9,293,182

【竹蜻蜓文学社】诉衷情(雄静,中篇,已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作为竹蜻蜓文学社社员的作品发表,为我一人完成。
文章为私设,按照自己所设定的未来前进,与原作剧情大有不同。
因此人物性格也大有不同。
CP--------雄静
OOC------有
私设-------有


回复
1楼2018-10-19 22:53
    顺带一提,本文中很多东西,我虽然查资料过了,但是并没有深究,如果出现什么关于制度的问题,大家都糊弄一下吧- -


    收起回复
    2楼2018-10-19 22:56

      我很久没见到他了,在参加工作以后。

      一切好像是偏离了原本的轨迹,他成为了一名警察,而我,成为了一名医生。

      我回到了练马区的医院工作,这座城市是我成长的地方,一切都如同少年时那样熟悉,可是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大学的时候,与出木杉考到了同一所大学。他依旧很照顾我,万年单身的他,终于在大学中邂逅了属于他的爱情——在同专业中认识了同样热爱科研的伊莎贝拉。两人共通在大学期间有了不少优秀的研究,如今双双进入了研究所,加入了火星科研的计划中。

      在这期间,我和出木杉保持着好友的关系,他是我很好的学习伙伴,即便专业不同,他也帮助了我很多,人生中有他这样的朋友,是我的幸运。在后来,成为研究生以后,我和出木杉的联系渐渐少了,我们都很忙,不仅是和他,我和过去的朋友,也少了联系。

      我在大学中朋友很多,但是交心的很少。或许是人心复杂了,或许是现在不似过去那么简单,或许真的是太忙了,又或许,是没人能顶替他们的位置。总之,如今和我走一块的朋友并不多。

      回家工作以后,我试着和好几个童年的伙伴联系。见面以后讨论的话题从过去的哪个娃娃可爱,哪件小裙子好看,变成了如今的介绍自己的工作、男友、化妆品之类的话题。实际上这个转变我并不觉得意外,这是成长必经的。可当话题到了某个点的时候,大家总会戛然而止,再也不会迈过那一步了。

      每个人都把自己包裹地密不透风,不再随意地袒露心声。

      “工作换了地方,如今还是不习惯吗?”电话那头,是出木杉让人舒心的声音,换了工作地点后,我考虑了很久,终于还是打电话给他了,总觉得憋得慌,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吐露心声。

      “是啊……可能真的离开太久了。总觉得好多地方都不适应……啊,英才君记得空地吧?就是我们以前一起玩的那个地方,现在已经改建了。”我其实不知道说什么,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在胡言乱语。

      似乎听到了出木杉在电话那头发出了笑声。

      “你笑什么!”我想他大概猜到了我想说什么。

      “后天……我会回去,我前两天和大雄聊过,他说我回来了,肯定要一起吃饭的,我说叫上大家吧。武也有问你要不要一起去。本来我觉得要等他们来邀请你比较合适,既然你都想问,我就先跟你说了吧。”

      当出木杉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快了一拍。但我也没有快速回应什么,只是轻声应答了。

      再然后,我也不记得自己和出木杉说了什么,在知晓了时间地点以后,匆匆挂了电话。我拿着手机躺在床上顶着天花板,一时间不知应如何是好。

      已经不是十八岁的年纪了,却依然如何那时的悸动。

      我……想见他。

      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被我扔在一旁的手机上跳动着我不认识的号码。

      “你好,我是源静香。”我调整好情绪开口。

      “晚上好,我是野比大雄。”然后刚调整好的情绪就给崩了。

      我赶紧坐好,让自己的气息显得平稳一点,害怕对面会听出自己声音中的各种情绪。

      “大……大雄?真的是大雄吗?”我其实已经认同了是他,我怎么会认不出他的声音呢。

      电话那头的他,似乎也有点不安,他的声音其实和少年时有点却别,但是总的来说变化不大。应该说,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稳重了吧,从我上了大学了以后,我就很少和大雄交流了,一来是学业繁重,二来则是不知应如何是好。这几年保持着生日送礼物,逢年过节道贺的习惯,但是电话还是很少,他很刻板,每年都会送上贺年卡,礼物也是直接送到了我家中。

      我很少和他通电话。但是他的手机号我一直记在心里,方才那个号码,并不是之前那个。

      “嗯……是我。那个……就是,最近出木杉回来,然后我们想着要和朋友们聚一聚,静香你后天晚上有空吗?”大雄的声音似乎有点底气不足,看来出木杉还没和他说我要去的事。

      我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才慢慢回答:“应该是有空的,不过白天还要上班。”

      “那,你下班以后我去接你?”

      “好。”

      电话两头是许久的沉默,我好多话想说,好多问题想问,话到了嘴边,却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可是我舍不得挂电话,那边的他……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过了一会,大雄那边似乎有什么动静。

      “静香,我这边有人打电话过来,应该是工作的事情,我电话先挂了,后天见。”大雄没有立刻挂电话,他等到了我回应以后,才将电话挂上。

      看来,他是真的很忙。

      后天……他说来接我。

      诶?他怎么会知道我什么时候下班?而且……聚会就在后天,我是不是该去买件新的衣服什么的?还有化妆品……今天睡前贴个面膜吧……还有还有……

      我匆忙地在衣柜里翻腾着,想将前些日子买的衣服都拿出来看一看,手机传来了短信的声音。

      往常其实我没有立刻看短信的习惯,此时心里却总在想会不会是大雄发来的。我小跑到桌前,拿起手机一看,是方才大雄的号码发来的。

      “原本的号码因为工作原因没办法继续使用了,特意换了一个私人号码,今天刚办好的,来不及和你说,以后什么时候打这个电话都能通。”

      我可以想象出自己现在笑得有多开心。


      刚挂了和静香的电话,我就接起了工作的电话,一边咿咿呀呀地回答着今天案件的细节,一边在另一把手机上输入内容。

      我的通讯录里,只有静香一个人的名字。我反复地输入又删除,终于在挂了电话以后,将短信发了出去。

      一心二用还是好难啊……我一边苦笑着,一边随手拿起旁边点心盘中的铜锣烧。

      “大雄你又偷吃我的铜锣烧!”

      铜锣烧跟召唤品一样,只要上铜锣烧,哆啦A梦就会迅速跳出来。

      大雄初中毕业时,哆啦A梦本来觉得我已经长大了,他是不是应该回去了,这个时候,世修居然主动开口,让哆啦A梦陪我到老,至于后面的事,由他决定如何,因此,哆啦A梦跟着我在21世纪过日子。

      在几年之前,我从警校毕业,加入了练马区的警局以后,为了生活更方便点,我们来搬了出来,在警局附近租了房子住。

      一开始生活的是不怎么习惯,房间内脏兮兮,生活也有点困难,我时常想要放弃。

      可是每当想起她想成为医生,如今仍在努力的时候,我就只能再继续往前走。

      热腾腾的饭菜打乱了我的思绪,为了后天的聚会,我只好努力将手头的工作都处理掉,虽然如此也没办法保证后天不会被什么突发情况打扰,但也只能这样了。因此,今天在加班后才回到家中,我是没有吃饭的。

      好在,哆啦A梦还在我身边。

      “静香有答应要出来吗?”哆啦A梦将铜锣烧送入口中,眼中是掩不住的关切。他这几年也很操心静香与我的事,甚至许多关于静香的事情都是他告诉我的。

      全世界仿佛只有我和静香没有联系。胖虎和小夫,也时常在邮件中提到静香的消息,他们几个,生怕我不知道静香的事情,像是为了安慰我一样,不停地打听着这样那样的事。甚至有些时候,小夫居然和我说,他发现有一个渣男在追静香,不过没关系,他已经让出木杉去处理了。

      听到他们所说的事后,我不由得苦笑起来。其实静香的许多事情我都知道。在静香离开小镇的这些年,出木杉与我的联系就开始变多了,而且是出木杉主动的。

      他始终坚持着说,对于静香而言,我是最适合的人。他也看得出静香对我有意,至少当时是这样,他就觉得应该撮合我们。他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告诉我一些静香的事情,喜忧参半,看起来也并未隐瞒什么,不过很多细节他也不清楚,毕竟越来越忙了。

      再后来,出木杉彻底边忙了,他依旧帮我留意静香的事,据说到还导致了他女朋友吃醋,逼着我开了个视频通讯解释这些事。

      连这回的聚会,也是出木杉瞅着静香回来那么久了,我却毫无动静。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定助攻一波。

      “嗯。她答应了,我答应去接她,明天得把车洗一下。”我头一次庆幸前两年买了车,不然现在就得去租车了……

      哆啦A梦没有再多问什么,这十多年的默契让他在一瞬间就能明白我的想法。其实大家也明白,感情这种东西,是没办法强求的。

      我过去总是在想,如果变得更有担当一点,变得更强一点,变得更勇敢一点,更早一点说明心意,开口去挽留她,她是不是就不会离开这里了?

      离开了练马区的她……还会回来吗?

      我无数次幻想过她回来的场景,想着我们再次见面的样子,她会说什么?我会说什么?所幸这几年,出木杉那边陆陆续续有她的消息传来。

      出木杉曾问过我,为什么不自己去问呢?静香的身边有很多优秀的人,若是不早点出手,怕不是被别人抢走了。我也笑着回他,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强大,还不够资格与她比肩。

      静香值得更广阔的天地,我不愿她被囿于狭隘的地方,我希望她可以成为自己最想做的人。几年前的她曾问我,她应该如何是好。

      我说,你是自由的。

      那时,我不敢看她的表情,只是匆匆挂了电话,紧接着我便在被窝中哭了许久。我没有办法让自己自私地求她留下来。我开口了,她或许真的会,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再然后,她如我所想地选择了医科,离开了这里,向着更闪亮的未来前进。

      如今我已经是警部补了,她也回来了。我甚至偷偷地订做了一对戒指,想着哪天可以去表白。

      可我又发现,开口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无数次熟练地按出她的号码,却迟迟按不下拨号键。

      我终究,是没有勇气呀。

      最后还是得靠着出木杉给我安排了这一次见面,今晚踟躇了好久,终于是打通了电话。

      “嗯……明天下班我们陪妈妈去逛街吧,让妈妈帮你选一件好看的衣服。白天我帮你把车洗了,你加油处理好工作!”哆啦A梦为明天做打算,他站在电话旁等着我回应。

      我点了点头,他就飞快地给妈妈打了电话。

      大家都操碎了心呀……

      稍微……有点期待后天了。


      回复(4)
      3楼2018-10-19 22:56

        忙完了一天。

        但是下班对我来说,才是刚开始。

        “诶,源小姐今天穿的很好看呢,是要约会吗?”身旁的小护士看着我刚换好的衣服,好奇地问道。

        看来我今天真的表现得很明显啊。

        “不是呢,是和老朋友见面。”

        我回答完小护士,便从手提包中翻出手机,想试着联系大雄。

        拨号的声音响过,那头却迟迟没有接听,一直到进入留言信箱,他都没有接电话。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我一边看手机,一边朝着医院门口走去,短短的路程,我感觉走了很久,依旧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稍微……有点失望。

        我又站了一会,终于有一辆车停在了我身边。在车窗落下来以后,我见到的是出木杉的脸庞,他的笑容中带着点不好意思,示意我坐在副驾驶。仔细一看,胖虎和小夫正坐在后坐。

        “附近发生了一个案子,大雄被临时叫过去了。他让我们先去聚餐的地方……不过,大概是赶不上了。”出木杉一边开着车一边解释。

        “嗯……”我的性质已经没了一半。

        “好久不见,静香。”小夫先开口了。

        小夫在早年违抗了家里的意思,私自去了法国学习服装设计。一开始他家里是断绝了他的任何供给,结果他愣是扛了下来,独自在法国生活,那时候大家少不了帮助他,后来他家里实在拗不过他,与他达成协议,小夫可以继续学习服装设计,但是同时需要慢慢继承家业,如今虽然他已经回国继承了家业,但是在时尚圈已是小有名气。他经常给我看他的设计图,不少衣服他制作出来后都送给了我,甚至他还给我们都设计了符合我们的服装。

        只是没有机会一起穿出来。

        “是呢。”我回过头对他笑了笑,我也不知道现在的表情是怎样的,或许是很糟糕的一个笑容吧……

        “小武也很久不见了。”

        我看了一眼胖虎,褪去了少年时的肥胖和臃肿,如今的他可以说是壮硕的一个人了。身上的肌肉都恰到好处,眼中是比过去更沉稳的光。

        胖虎选择了继承家里的杂货店,并向着百货公司发展。他在努力地将妹妹实现梦想的道路铺平,而他也做到了。技子在他的守护下,作为新人漫画家成功出道,如今已经是赫赫有名的漫画家,她的少女漫画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在医院查房的时候偶尔会听到有人在讨论相关情节。

        大家都在努力改变自己的未来。

        至于姻缘方面,小夫和一名在法国认识的女性结婚了,我们在小夫的婚礼上见过一面。我时常想小夫给我制作那么多衣服,他妻子会不会生气。

        胖虎和女朋友也快修成正果。他的女朋友是在一次买东西的过程中认识了去客串收银员的胖虎,一来二去的,胖虎和她坠入爱河。听说不久以后就要结婚了。

        打完招呼后,我继续盯着手机发呆,也没提起什么话题。

        约莫过了五分钟,随着手机的震动,大雄的短信发了过来。

        “对不起,临时有案件,还在处理,是赶不上了,哆啦A梦已经在聚餐地点等你们了。”

        我尽量用平淡的声音将大雄的话转达给大家,哆啦A梦会来,这对我来说是很高兴的事,可是一想到见不到大雄,我就……觉得像失去了什么一样。


        真的是不想要什么就会来什么。

        手机发完短信后,我迅速收回口袋里,虽然现在不是我值班的时间,但是还是被叫了过来,因为这个案件是由我来跟进的。

        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案,这个案件本是由另一位警部补跟进。但是他在昨天受伤了,如今在家里休息,这个案件就被转到了我的手上了。实话说,我基本没处理过这样的案件,我也不懂为什么会让我来。

        在检查完现场后,存在许多和之前案件的相同点。

        “那么……尸体是运去UDI检验吗?”我看着同僚将血迹斑斑的尸体装入裹尸袋,不由得为受害者感觉到遗憾,这名受害者的遗物中表明了他的身份,是以为就读于东大的学生,前途明亮,或许是暑期回家探亲,竟然碰上了这样的事情,亡命于此。

        “是啊,野比君,和UDI的接洽也要交给你了。”沢田警部拍了拍我的肩膀,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不就是要我跟着车去UDI的研究所吗!

        我看了一眼自己干净的外衫,有点想让哆啦A梦拿出替身人偶来……但是……我又怎么可能真的为了见静香一面而抛下工作不管呢。

        带着这样的念头,我乘坐上了去UDI的车。


        这顿饭索然无味。

        和哆啦A梦的交谈中,我们知道了大雄如今的情况,他成为了警部补,是警部的得力助手,参与过很多大小案件,不再如过去那样胆小了。

        酒过三巡,胖虎问了哆啦A梦一个问题,大雄办案有用过道具吗。哆啦A梦摇头,他说,大雄一直靠着自己的力量去努力,他知道自己不能倚仗道具一辈子。除了给了他一个竹蜻蜓,就没有其他道具了。所以,这些年一直都是大雄的实力,虽然探案方面脑子依旧没那么灵光,但是射击能力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少帮助的。

        或许是因为喝了点酒,大家开始畅所欲言。

        “静香,你为什么不接受大雄啊?”小夫开口了。

        “……接受,我要怎么接受呢,他什么都没说……我,不是没想过。”

        我不是没想过,自己开口。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有如千斤重。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和我在一起。他默默地奋斗着,我生怕自己的出现会打乱他的节奏。

        “其实吧,大雄只是希望给静香更好的生活,他不愿意让静香跟着他过之前那样的苦生活。”出木杉拿着酒杯说道。

        我知道,我通通都知道的。

        “我以前常说,未来是多变的。如今的未来就是我所不知道的一个未来。原本世界线的大雄会是一个环保局的职员。如今,我也不知道他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哆啦A梦拿着肉串往嘴里送。

        那……大雄的这个未来,会有我吗?

        “静香,我们知道你现在很迷茫,但是你要相信大雄,本大爷打包票,他爱你胜过爱他自己。”胖虎豪迈地将酒送入了口中。

        那么久都等下来了,多等一会又怎样呢。


        回复
        4楼2018-10-19 22:56

          躺在病床上,我不敢看静香红着的眼睛。

          我昏迷了三天,这是我醒来以后从哆啦A梦口中得知的,静香看到我醒来以后,便坐在看护椅上睡着了。哆啦A梦还告诉我,静香这三天几乎没离开过我身边。

          当时在前往UDI的车上,我突然发现了现场的某个疑点,随后在和同事交流了以后达成了共识。

          我们怀疑前一位办理这个案件的人是有问题。我们将疑点上报了以后,便假借探望去找那一位警部补,看看能不能打探点什么,这一去不要紧,直接给我们看到了作案工具。试探不成,反差点送人头。

          好在之前有点准备,于是在警部带人冲进他家的时候,我和同僚正浴血奋战。

          所幸,我还活着。

          只是现在,我不知该如何和她解释。


          就在聚会结束的第三天,吃午饭的时候,我听说急救室送来两个警察,我随口问了下名字便吓坏了。

          我扔下午饭直接冲了出去来到了ICU。

          哆啦A梦和他的妈妈坐在门外,忧心的神情望着里面的大雄。我询问了情况后才得知,他在抓捕行动中受了伤,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看着他们憔悴的样子,我本着私心请求大雄妈妈让我照顾大雄,终于在三天以后,他醒了。

          还好他醒了。

          绷着的一根筋终于稍微松开,身子终于感觉到了疲惫,睡意猛然间袭来……


          她睡得很沉。

          我不想叫醒她,但是来为我检查的医生还是把她吵醒了。在我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病房,或许是回家去了吧。

          在告知了胖虎等人我苏醒的消息后,胖虎、小夫、出木杉三人在下午一起来看我。别看胖虎现在一个大老爷们,他一边说着各种我醒不过来的万一,竟觉得他似乎要哭了。不由得让我想到我们在狗王国的时候,他只身一人去帮低头,我们几人赶到后他感动的样子。

          “我这不是醒了吗。”我装作没事的样子拍了拍胖虎的肩膀,其实每动一下都感觉全身都在疼。约莫是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猜到了我的伤势,小夫迅速制止了我的动作。

          “你这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一点,你知不知道这两天静香都快疯了!”出木杉站在床尾将他们带来的苹果削皮。其他几人似乎是想让出木杉继续说下去,便都安静了下来,看这样子,出木杉顺势接着说:“那天静香通知我们你出事了,我们赶来后看到静香,她整个人都崩溃了,不断地后悔着一些事情。她就那样蹲坐在你的病房前,再后来,索性不说话了,直到可以进入你的病房,她才稍稍有点精神。”

          出木杉切好苹果后,给我递过来,我拿着牙签取了一块送入口中。

          甜味在口中散开,心中却莫名的涩。

          我又开始怀疑自己过去的决定了。

          “……你们啊,明明都很喜欢对方,为什么总是要错过?嘴上总说着‘为了对方’,可是这样下去,你们错过了对方多少次?”

          终究是有人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我无数次质疑过,我的想法到底是不是对的呢?口口声声的为她好,一手将她推出去,从不问问,她到底愿不愿意和这样的我在一起?

          “我……一直都在做着固执的事情。”我呆愣地望着牙签,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积压了许久的感情,似乎在这场危机后,爆发了。

          “早点说吧。趁着静香还能等待。”小夫看着我窘迫的样子,把我牙签拿了过去,戳进另一块苹果上,再小心地递给我。

          接下来的闲聊并没有多久,他们便被护士赶走了。

          该说了吗?

          该说了吧。


          经过几周的休息,大雄的身体状况总算好了许多。

          静香坐在大雄的病床边,仔细地看着大雄的报告,确认了他无误后,才同意了他出院的事。

          “对了……这两天,还不用急着回去复职,明天陪我去走走,好吗?”大雄试探地询问,他打听过,明天是静香的假期。

          低头看报告的静香在听到这句话后,缓缓抬起头,猛然间,她才意识到,原来大雄早已不是少年模样。

          “嗯,可以啊。”静香可以料想到他想说什么,实际上这样的邀约在任何一人的眼中看来,斗殴显得如此暧昧。

          无非是好消息,或者是坏消息。

          但是十几年了,也应该有一个答案了。

          这天,大雄和哆啦A梦回到了久违的家里。

          “还是家里舒服啊……”大雄躺在铺着床铺的榻榻米上,放松的心情,让他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还是无理取闹、任性的大雄。

          “明天打算去哪呢?”哆啦A梦翻着大雄的衣柜,正准备帮他找一套适合约会的衣服。

          “不用那么紧张的啦……我想了挺多地方的,后山,学校什么的……但是总觉得不合适。”大雄看着哆啦A梦忙碌的样子,本想阻止他,转念一想,又决定随他去吧。毕竟哆啦A梦也为了他的事操碎了心。

          适合的地方吗?

          哆啦A梦终于翻出一件深灰色的衬衣和配套的裤子。

          “……或许,你可以去镜面世界?”

          当镜面世界这个熟悉的词语一提出来,大雄便立即回想到了铁人兵团入侵时的事情,那时候,他们四个人瞒着静香,扛下了拯救世界的责任。为了她的安全,将她留在了原本的世界,可她误入镜面世界后遇到了危险,还好自己及时赶到,才救下了她。

          还好赶上了。

          这是大雄那时候最大的想法,抱着她的手不住地颤抖。可又是因为静香的到来,才真正扭转了这场战斗。

          还好他赶上了,幸亏她来了。

          大雄对铁人兵团事件最后的总结,剩下这句话。

          “哆啦A梦,真的太感谢你了!”大雄一下子蹦跶起来,一把抱住哆啦A梦,不论是什么时候的哆啦A梦,都可以给他带来帮助!

          次日,大雄并没有马上带静香去镜面世界,他先是和静香到处闲逛。在吃完晚饭后,大雄才和静香进入了镜面世界。

          看着颠倒的一切,静香没忍住,开始碎碎念关于莉露露的事。

          这几年,成为天使的莉露露曾经来过地球,尽管她已经不认识自己了,但是仍旧成为了朋友。在讲述了关于铁人兵团的事情后,莉露露十分惊讶,并且感谢静香让自己拥有一颗关爱他人的心。

          “如今不知道美卡托比亚是什么样子呢……”静香看着无人的街道感慨道。

          看着她的浅笑,大雄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或许,是很美好的地方吧。”

          大雄和静香走了许久,来到了当年圣诞武士游泳的湖边。重置了铁人兵团之后,这里又恢复了战斗前的样子。十几年过去了,仍旧是那副样子。

          静香心中有点激动,她知道,答案或许,就是她想要的那个。

          “boom——!”

          璀璨的烟火从镜湖的四周冲上天空,在空中轰然炸开。

          很美。

          静香有些许呆愣。

          “静香,我……对不起。”

          “这些年,我一直自以为是,以为我想的,就是你需要的。总是用自己的想法去代入你,试图用为以为的来填充我对你的了解。”

          “可是我错了。你一直都是自由的,你的未来不应该是由我所认为的来安排。与其一次次把你推开,我更应该表达清楚我自己的想法,更应该问问你想要做什么。”

          “我……很喜欢你。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这一眼,就是一辈子。”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以至于我们现在分开了那么久。”

          “可是这次,我不想再错过了。”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大雄认真的双眼看着静香,心跳也开始加速。

          “我们……”

          “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静香看着这样的大雄,突然有点想笑。她脑子中闪过的,是十几年前那个拥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冲进来的大雄,是她的英雄。

          她笑意盈盈,突然向前走了一把,顺势牵起了大雄的手。

          “野比先生。”静香顿了顿,做了一个深呼吸,将问题抛出。

          “你愿意娶我吗?”

          这回,轮到大雄愣住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静香不知何时,已经摸出了一枚戒指,她温柔地放在大雄的掌中,眼中似有万千柔情,却又藏着些许狡黠。

          “……这,结婚难道不是要先交往吗?”虽然很想一口答应,但是被求婚是什么情况,大雄可不想这事变成以后静香调笑他的回忆。

          “我们已经交往了呀~就算过去的十几年你不算数,从三十秒之前你说出那句话,我就默认我们已经在交往了。那么从交往到结婚的过程并没有任何问题呢~”静香灵动的样子与少年时竟是那般相似。

          大雄无奈地拿着戒指,细看,这居然是自己之前就准备好的那一枚!也就是说,自己口袋里的盒子居然是空的吗!

          “哆啦A梦给我的。他说,怕某个胆小鬼又不敢说话了,于是,就拜托我先开口了。”静香牵着我的手,不再说话。大雄知道,她在等他的答复。

          “好。我愿意娶你。早在很多年前,我就想娶你了。”

          这一次牵手,便再也不会放开了。




          ————————————————END——————————————————————


          回复
          5楼2018-10-19 22:59
            前排滋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19 23:02
              啊……顺带一提,因为文章的本体是几个月前写的,然后结局是我今天补的……所以其实挺仓促的……


              收起回复
              7楼2018-10-19 23:03
                辛苦了!能为大家带来这样的好作品,真的是感谢,会认真读完的
                希望这篇文章可以改变一些吧友对雄静的看法,不再仅仅浮于表面,要“充分挖掘原作的价值”
                我记得《伪装者》的片尾曲就叫诉衷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19 23:04
                  @暗影雪狼Husky @邻家的王子 @千玄绿豆糕 这个可以考虑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19 23:17
                    这篇文章可以的。作为从前经常码字的人,可以看出楼主在此文上是用心了的。
                    其实本人最近也在写,而且题材竟然与楼主相似。大纲已经列好了,也写好了几段。我对日本并不熟悉,以前看过的欧美文学作品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看完的日本作品也仅限于东野圭吾、松本清张等的推理小说,再加上忙于各种事物,一本《菊与刀》到现在还没看完。
                    偏题了,文章容易写,但坚持写完很难,更别说到逻辑自洽,文字通顺,楼主这篇是在猫吧近期看过最好之一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10-19 23:19
                      私たちは、未来を信じて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10-19 23:19
                        先顶顶~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10-20 00:13
                          写的太好了。真是完美的结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10-20 00:50
                            文字很有感染力,收束剧情也做的很好,佳作佳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10-20 01:00
                              还OK还OK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10-20 01:14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10-20 09: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20 09:35
                                    八分甜 两分是现实忧愁 若是用“太真实了吧”则是最庸俗而笼统的概括。但在美丽烟火下总会有忧郁生活的缩影:君在望远处时的背影是如此寂寞呀,所以在每份爱下不可避免的胡思乱想中一定要牢牢抓住己心己愿。
                                    故事委婉悠然,而最后的回忆与绽放烟花下的执守约定感动心怀(真的太棒惹(
                                    个人觉得这是个当代浪漫主义的作品,二人,或者大家都迷茫但坚决的过着生活,相信着“等到那时候就…”这样努力着;而等待与机遇的矛盾有时会十分模糊,置身其中而云雾缭绕(而好在方向坚定)。总之在这个主题下本文选词和描写恰到好处,赞_(:з」∠)_
                                    那么问题来了,哆啦的道具文中出现了哪几个呢(丢个问题就跑路真赤鸡




                                    另…… 久别了 老友


                                    收起回复
                                    18楼2018-10-20 10:23
                                      短篇小说


                                      回复
                                      19楼2018-10-20 10:32
                                        大雄当上了警察,貌似是警部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0-20 11:19
                                          好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10-20 11:20


                                            回复
                                            22楼2018-10-20 12:28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10-20 15:03
                                                自己顶一下~~~


                                                回复
                                                24楼2018-10-20 16: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20 16:26
                                                    顶顶夏姬の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10-20 20:58
                                                      很特别的一篇文,大雄成了警察,然后哆啦A梦也没有离开,他和静香之间真的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
                                                      他们的朋友们都为了这别扭的小两口操碎了心啊…… = =


                                                      收起回复
                                                      27楼2018-10-21 00:1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10-21 00:18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10-21 09:19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10-21 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