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之御子吧 关注:2,772贴子:2,758
  • 36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六十一话 决战-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占坑,今天先不翻【我会说之前我都在搞这个艺术字吗】】


回复
1楼2018-10-17 22: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17 22:59
      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17 23:00
        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17 23:03
          优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18 00:1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0-18 00:28
              【1/7 先开个头,其实本来是想多翻一点的,但是荒野之息太好玩了
              决战1-战端

              感觉到人的气息,苍马醒来了。
              太阳已经从地平线升起,周围充满了人们活动的声音。
              突然,好像很好吃的香味涌入了鼻孔。顺着这味道,就在枕边找到了,用大叶子当做盘子,放着火烤的干肉和团子。
              大概是有谁带来了早餐,苍马起身揉着睡眼,慢慢地吃着。
              吃完了的苍马,独自双手合掌说“我吃饱了”。虽然是和往常一样的菜单,但至今为止一直都在一起的榭穆尔不在,总觉得早餐有些乏味。
              整理好睡觉的时候乱掉的衣服时,阵地中突然吵闹起来了。是怎么了,苍马急忙寻找着伽拉姆等人的身影。然后,看到伽拉姆与兹古、德维林、贾哈恩吉尔等主要的几人一起,在远远面对讨伐军的南侧栅栏上。
              “早上好。”
              伽拉姆瞥了一眼跑来打招呼的苍马。
              “终于起床了吗?”
              昨天晚上心情高涨,怎么也睡不着,那是算不上借口的。
              “这之后就要拼命战斗了,真是太大气了。”
              “嗯。作为大将的,就得这样啊。”
              兹古开玩笑地说着,贾哈恩吉尔抱着胳膊点头,嗯嗯地同意着。反而激发了苍马的羞耻心。
              “那么,讨伐军的状况如何?”
              也有把话岔开的意思,赶紧确认着现状。
              “稍早前有点像炊烟升起的烟现在也消失了,人类们在野营地前聚集着。”
              这样说的伽拉姆指示的前方,讨伐军大致分为了六个部队开始聚集着。
              首先,是作为中心的一个大部队,在那前后左右有一个部队,然后再离开一点的右手边,有另外一个部队。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位于中央的最大的部队。恐怕讨伐军的过半都聚集在那个部队里。
              “那里的人,都拿着长枪和大盾。这是马尔库洛尼斯那人所说的叫重装枪步兵的家伙。”
              正如伽拉姆所说的那样,那边应该会组成密集阵形。
              那样的话,在那个重装枪步兵部队的左右和后面的部队就是守着密集阵形的弱点,前面的部队是在密集阵形之前,先行打开战端的工作。
              “那个部队是什么?”
              德维林用手上的斧枪指示的,是位于其他地方远离这边的部队。
              “也许是准备着警戒我们的奇袭,或者和本队分别攻击的吧。”。
              虽然苍马是这样回答的,但首先是视为从西侧迂回来进攻的部队。
              作为奇袭的防备,部队的配置似乎太过偏向西侧了。也许是断定奇袭可能会从平原上来,但考虑到迄今为止敌方指挥官坚实的指挥方式,这是不可能的。
              比起那种可能,应该是在起伏和障碍物的岩石突出,重装枪步兵的密集阵形难以运动的西侧来进攻阵地,辅助从南方进攻的重装枪步兵部队的部队,这么认为比较妥当。
              这时候,伽拉姆轻轻咂舌,苍马注意到了。
              “怎么了?”
              没想到咂舌会被问道的伽拉姆,稍微有点窘迫的样子。
              “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只是有黑兽的旗帜……”
              兽人们所说的“黑兽”,苍马也听说了是达利乌斯将军高举的旗帜。
              仔细一看,在重装枪步兵部队后面配置的部队中有一个黑色的旗子翻飞着。这样的话,那里就是叫做达利乌斯的将军的本阵。
              “在那里,有着敌将……”
              苍马凝视着还没有见过的敌将的部队。

              ◆◇◇◇◇◆


              回复
              7楼2018-10-18 22: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19 06:33
                  感谢分享


                  回复
                  9楼2018-10-19 13:00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0-19 14:41
                      【1/2看苍南派笑到腰疼,果然网友的智慧是强大的
                      与此同时,达利乌斯也凝视着苍马所在的敌阵。
                      终于迎来了与反徒决战的讨伐军野营地前,各部队长们发出指示的声音和整队着的士兵们军靴的声音,使得喧嚣满溢。
                      但是,在这之中只有达利乌斯一人仿佛身处在另一个世界里,静静地思考着。
                      “……果然,很奇怪啊。”
                      在指挥官用战车的扶手上撑着脸颊的达利乌斯,独自思考着。
                      达利乌斯在意的,是敌人的数量。
                      昨夜,根据斥候的报告,敌阵有大约一千五百人的反徒。但是,那样的话按照达利乌斯掌握的,即使敌人有伏兵也只能分出一百人左右的兵力。这种程度,别说是重装枪步兵连队,连自己所在的本队也无法破坏。
                      “以老夫的首级为目标,奇袭——不,是打算舍身特攻吗……?”【雪拉审问官】
                      在平原上狩猎的兽人,擅长隐藏在草丛中这是知道的。毕竟数百万人聚集在一个地方的话也藏不住,但如果是极少数人的话,能够不被发现地逼近这个本队相当近的地方也说不定。而且,那些人们,为了瞄准自己首级而舍身特攻的可能性也值得考虑。
                      但是,那样的话别说是百里挑一,根本就是万中无一的胜机,进行这样的作战的话,就是说自己也高估了反徒的头目吗,达利乌斯浮现出自嘲的笑容。
                      “增加警惕周围的士兵。一只苍蝇也不要放过,彻底地解决掉。”
                      呼唤附近的传令兵,发出了这样的指示。
                      这边也采取了防备少数人特攻的对策。
                      明明知道了反徒们要采用的全部策略,也对此进行了对策,但不知为何达利乌斯的心情却依旧阴郁。
                      究竟,老夫在害怕什么呢?
                      达利乌斯询问着自己,但是那个答案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
                      “阁下!编组阵形结束了!之后就等阁下的号令了!”
                      驾马奔向战车的马里乌斯报告的声音,令达利乌斯陷入思考的意识转向外面。
                      于此,所有的部队已经整队完成了,现在正持续等待着达利乌斯的号令。
                      但是,达利乌斯的话语,与马里乌斯的期待不同。
                      “暂且,就这样待机”,然后,抬起头仰望天空。“再等一刻。”
                      “阁下。为什么,不马上进攻呢?”
                      据马里乌斯看来,士兵们的士气十分高涨。但是,等得太久的话,这份士气也会下落。当然,想要知道应该很熟悉这点的达利乌斯不马上进攻的理由。
                      “看那个。”
                      这样说着,达利乌斯指向了敌阵。
                      “敌人构筑了阵地,大地为友方,背靠着的北风为友方。那样的话……”
                      接下来把手指向了天空。
                      “即使老夫寻求友方也没有惩罚吧。”
                      听了这话,微微漏出惊讶声的马里乌斯仰望着天空。然后,在一刻之后的时候,太阳的位置就会来到进攻敌阵的自己正后方了。背对着太阳进攻的话,当然敌人就必须得在逆光中战斗。
                      “不愧是,阁下……”
                      万全之上期望着万全。
                      这正是被称为霍尔梅亚最高之将军的达利乌斯的战斗。

                      ◆◇◇◇◇◆

                      依旧,讨伐军没不动吗?
                      讨伐军组成阵形后,已经经过很久了。但是,一点也没有要进攻的迹象。与以往的奇袭不同,初次与以战意面对的敌人对峙时的紧张,使得苍马从刚才开始就不断地揉着脸颊和颈部,发出了叹息。
                      “率领战士的人,不可把恐怖和焦虑表现出来。稍微冷静一点。”
                      没注意到的伽拉姆忠告了,苍马吓了一跳。
                      将领不可表现出内心。要说为何,是因为士兵们时常会看着率领着自己的将领。将领动摇的话,士兵也会动摇,将其悠然自得的话,士兵也能安心的。
                      想起了在沉迷于三国志的时候,半是有趣地读着的兵法书中写着这样的事情。
                      根据这一点,苍马回顾了至今为止自己的言行,不由得冒出冷汗。莫非因为自己而动摇了大家吗?这样想着的苍马战战兢兢地环视了周围,幸好没有这样的迹象。不仅如此,还感觉到朝向自己的“没办法啊”这样的温暖的视线。
                      但是,这也是因为在苍马周围的伽拉姆、兹古、德维林、贾哈恩吉尔等人,一直在悠然地等待着的缘故。
                      那样的事直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察觉到了自身是这般没有余裕,不由得脸红了。苍马反省了这样是不行的,慢慢地深呼吸冷静下来,再次环视阵地。
                      这样以来,注意到了直到现在都没有见到的东西。
                      会有那种事吗,苍马“咦”地怀疑着自己的眼睛。
                      在兽人的战士列队的地方,发现了不可能在那里的身姿。
                      那是混迹在强壮的的兽人战士们中的一名女战士。是战斗的话,对于不分男女一起战斗的兽人来说,女战士并不稀奇,但那个明亮的栗色毛发的女战士还挺眼熟的。
                      还以为搞错人了凝视着观察。但是,怎么也不认为是看错了。
                      这时,那位女战士注意到了这边的视线。
                      虽然现在苍马还分辨不出兽人的脸,但是在几个月内共同寝食,还是可以从其他的兽人中分辨出来的。
                      苍马脚步声响,走向了女战士,不给予逃跑的时间问道。
                      “榭穆尔……为什么,在这里?”
                      越是接近那个女战士,就越是只能视作榭穆尔。
                      “搞错人乐。窝,布是御子!”
                      她用奇怪的声音回答着,苍马不由得烦恼起来要怎么往下说呢。
                      趁此间隙,那位女战士一转身,慌忙就从那里逃走了。苍马也慌忙追上迅捷离去的女战士。
                      “呐!是榭穆尔吧?就是榭穆尔吧?”
                      “搞错人乐。搞错人乐。”
                      像坏了的录音机一样,一边重复着同样的话一边逃跑的女战士面前,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挡在了前面。【一起来,人类的本质是】
                      是伽拉姆。
                      女战士慌慌张张地转身想要逃跑,但被伽拉姆伸出的铁臂揪住了胴铠的后颈。想要从那只手中逃跑,乱闹着的女战士被伽拉姆用一只手吊了起来。
                      “苍马。这种家伙,不可能是《高尚之牙》吧……呐?”
                      最后一句寻求同意的话语,是面向被吊起来的女战士的。这时伽拉姆浮现出的笑容,即便是不太明白兽人的表情的苍马,也能很好地明白是坏心眼的感觉。
                      “嗦,嗦德似捏……”
                      “那个骄傲孤高披着《高尚之牙》名号的那个家伙,不可能无视自己的‘脐下之君’的命令。又或者,偷偷摸摸从夜里返回被同胞们责备,就拼命拜托保持沉默,这种无耻的行径是绝对没有的吧。”
                      苍马,是一副说不出话的微妙表情。
                      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时举止可疑行动着的榭穆尔的样子。
                      “又或者,偷偷摸摸不被发现地把准备好的早餐放在枕边也是没有的事吧。”
                      然后,伽拉姆变成了一副疲惫不堪的脸,轻轻地叹气说。
                      “真是的,是哪儿的恋爱少女啊。看不下去。”
                      今天早上吃的早餐,苍马重新注意到了是榭穆尔准备的。
                      一直被吊着接受言辞责备,终于无法忍受的榭穆尔发出了悲鸣。
                      “拜托了。饶命啊。饶了我吧,《勇猛之牙》!”
                      对此伽拉姆,轻轻地哼了鼻子,把榭穆尔丢在地上。面对屁股摔在地上痛着的榭穆尔,苍马上去询问了。
                      “那个,……伏兵那边,怎么样了?”
                      “巴努卡说‘有我在的话就没问题了。放心吧。’我不在也没问题!”
                      不。那大概是,想要在榭穆尔面前表现自己,不是说把伏兵交给他的意思吧,苍马想。
                      在这时,像是模仿鬃毛,在胴甲的领口附近有着羽饰像是《鬃之氏族》的战士们,悄悄地按住了眼角,“没听说过啊,少主。”听得到在这样嘟囔着。
                      “那是昨天,苍马直到最后都没说要去伏兵。所以,没有命令要去当伏兵。”
                      完全是孩子的借口。而且,并不是没有说到最后,是你不准说的错吧,苍马惊呆了。
                      “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打算在一起……”
                      像那样苍马说着,伽拉姆夸张地叹气了。
                      “到现在才注意到吗?”
                      一边用拳头敲着坐在地上的榭穆尔的头,伽拉姆说着。
                      “听好了,苍马。这家伙,虽然被大家说得很高尚,但要我说的话,这家伙就只是个顽固任性的笨蛋而已。”
                      毕竟说到痛处了,伽拉姆一边这样说,还一边敲打着的榭穆尔,像是表示着被压入的愤怒一样,全身的毛发蓬地倒竖着。
                      “前代族长和太婆把这家伙的字定为《高尚之牙》的时候,真是怀疑两人的神智了。这样的笨蛋,把能‘脐下之君’暴露在危险中,只有自己去安全的地方吗?”
                      这么说来,感觉当时太听话了。想到平时的榭穆尔的话,闹腾的更厉害也不奇怪。
                      “所以说,你看起来很聪明其实是个笨蛋啊。”
                      是那个时候的伽拉姆的话吗?苍马终于注意到了那个的意思。这样的话,真希望能早点说出来啊。
                      “《勇猛之牙》!说苍马是笨蛋是什么,笨蛋是嘎啊!?”
                      “你的言行,会关系到‘脐下之君’的苍马的品位,有点自觉啊,笨蛋!”
                      毕竟苍马被愚弄,无法忍受的榭穆尔反驳了,但在伽拉姆的正论面前,毫无悬念地被击沉了。
                      就在这时兹古来了。
                      “喂,大族长大人。无谓的兄妹吵架之后再说。敌人开始行动了!
                      就像被那句话弹到一样,伽拉姆和苍马回到了栅栏旁边。
                      在途中,苍马感受到了身后的气息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是一脸无辜表情的榭穆尔像往常一样跟随着。
                      注意到苍马的视线,榭穆尔“有什么意见吗?”像这样轻轻哼着鼻子,做出一副干脆的表情。
                      对此苍马也叹气了。自己是想把平原的未来托付给榭穆尔的,这样的话都不知道是为何烦恼着去说服她的了。白费力气也感觉略微不快。因此,苍马的语气有些不同也是没办法的。
                      “为了万一之时,是想让榭穆尔在安全的地方呆着的……”
                      与此相对的榭穆尔的回答,相当简单。
                      “那么赢了就好了。赢了的话,万一什么的就没有了。”
                      对于毫无迷茫地说着的榭穆尔,苍马不禁哑然了。
                      能跟说的那样简单的话,苍马就不用烦恼了。
                      虽然苍马想抱怨个一两句,但到了喉头的那句话,突然消失了。
                      “苍马的话,一定会赢的!我是这么相信的!”
                      像往常一样榭穆尔在旁边,这样说着。
                      这样的话,总觉得就是那样了。
                      “……是啊。会赢的。”
                      “就是!这才是我的‘脐下之君’哒!”
                      两个人相视而笑着。

                      ◆◇◇◇◇◆


                      回复
                      11楼2018-10-20 01:16
                        咦,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20 13:32
                          可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20 13:52
                            【反正今天的肯定会被吞,我就先发再申诉】
                            【万一没被吞就只剩中间一段缺了,emmmmm……】

                            【一直怀疑百度后台是不是有个积分制度,吞一次贴积一分,超过一百分将你视为危险分子提高吞贴阈值。申诉一次清两分,全吧封禁清十分,冲会员积分永久为〇】


                            回复
                            14楼2018-10-20 23:58
                              【这是战局插图,好像隔壁也有类似的东西】


                              回复
                              16楼2018-10-20 23:59
                                建国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21 00:34
                                  11楼没了,是吞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10-21 01:37
                                    看着这个图,感觉对接下来的战局有点想法。但总感觉太过简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21 15:54
                                      【差点忘了,再补一版】
                                      決戰1-戰端

                                      感覺到人的氣息,蒼馬醒來了。
                                      太陽已經從地平線升起,周圍充滿了人們活動的聲音。
                                      突然,好像很好吃的香味湧入了鼻孔。順著這味道,就在枕邊找到了,用大葉子當做盤子,放著火烤的幹肉和團子。
                                      大概是有誰帶來了早餐,蒼馬起身揉著睡眼,慢慢地吃著。
                                      吃完了的蒼馬,獨自雙手合掌說“我吃飽了”。雖然是和往常一樣的功能表,但至今為止一直都在一起的榭莫爾不在,總覺得早餐有些乏味。
                                      整理好睡覺的時候亂掉的衣服時,陣地中突然吵鬧起來了。是怎麼了,蒼馬急忙尋找著伽拉姆等人的身影。然後,看到伽拉姆與茲古、德維林、賈哈恩吉爾等主要的幾人一起,在遠遠面對討伐軍的南側柵欄上。
                                      “早上好。”
                                      伽拉姆瞥了一眼跑來打招呼的蒼馬。
                                      “終於起床了嗎?”
                                      昨天晚上心情高漲,怎麼也睡不著,那是算不上藉口的。
                                      “這之後就要拼命戰鬥了,真是太大氣了。”
                                      “嗯。作為大將的,就得這樣啊。”
                                      茲古開玩笑地說著,賈哈恩吉爾抱著胳膊點頭,嗯嗯地同意著。反而激發了蒼馬的羞恥心。
                                      “那麼,討伐軍的狀況如何?”
                                      也有把話岔開的意思,趕緊確認著現狀。
                                      “稍早前有點像炊煙升起的煙現在也消失了,人類們在野營地前聚集著。”
                                      這樣說的伽拉姆指示的前方,討伐軍大致分為了六個部隊開始聚集著。
                                      首先,是作為中心的一個大部隊,在那前後左右有一個部隊,然後再離開一點的右手邊,有另外一個部隊。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位於中央的最大的部隊。恐怕討伐軍的過半都聚集在那個部隊裡。
                                      “那裡的人,都拿著長槍和大盾。這是瑪律庫洛尼斯那人所說的叫重裝槍步兵的傢伙。”
                                      正如伽拉姆所說的那樣,那邊應該會組成密集陣形。
                                      那樣的話,在那個重裝槍步兵部隊的左右和後面的部隊就是守著密集陣形的弱點,前面的部隊是在密集陣形之前,先行打開戰端的工作。
                                      “那個部隊是什麼?”
                                      德維林用手上的斧槍指示的,是位於其他地方遠離這邊的部隊。
                                      “也許是準備著警戒我們的奇襲,或者和本隊分別攻擊的吧。”。
                                      雖然蒼馬是這樣回答的,但首先是視為從西側迂回來進攻的部隊。
                                      作為奇襲的防備,部隊的配置似乎太過偏向西側了。也許是斷定奇襲可能會從平原上來,但考慮到迄今為止敵方指揮官堅實的指揮方式,這是不可能的。
                                      比起那種可能,應該是在起伏和障礙物的岩石突出,重裝槍步兵的密集陣形難以運動的西側來進攻陣地,輔助從南方進攻的重裝槍步兵部隊的部隊,這麼認為比較妥當。
                                      這時候,伽拉姆輕輕咂舌,蒼馬注意到了。
                                      “怎麼了?”
                                      沒想到咂舌會被問道的伽拉姆,稍微有點窘迫的樣子。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只是有黑獸的旗幟……”
                                      獸人們所說的“黑獸”,蒼馬也聽說了是達利烏斯將軍高舉的旗幟。
                                      仔細一看,在重裝槍步兵部隊後面配置的部隊中有一個黑色的旗子翻飛著。這樣的話,那裡就是叫做達利烏斯的將軍的本陣。
                                      “在那裡,有著敵將……”
                                      蒼馬凝視著還沒有見過的敵將的部隊。

                                      ◆◇◇◇◇◆

                                      與此同時,達利烏斯也凝視著蒼馬所在的敵陣。
                                      終於迎來了與反徒決戰的討伐軍野營地前,各部隊長們發出指示的聲音和整隊著的士兵們軍靴的聲音,使得喧囂滿溢。
                                      但是,在這之中只有達利烏斯一人仿佛身處在另一個世界裡,靜靜地思考著。
                                      “……果然,很奇怪啊。”
                                      在指揮官用戰車的扶手上撐著臉頰的達利烏斯,獨自思考著。
                                      達利烏斯在意的,是敵人的數量。
                                      昨夜,根據斥候的報告,敵陣有大約一千五百人的反徒。但是,那樣的話按照達利烏斯掌握的,即使敵人有伏兵也只能分出一百人左右的兵力。這種程度,別說是重裝槍步兵連隊,連自己所在的本隊也無法破壞。
                                      “以老夫的首級為目標,奇襲——不,是打算捨身特攻嗎……?”【雪拉審問官】
                                      在平原上狩獵的獸人,擅長隱藏在草叢中這是知道的。畢竟數百萬人聚集在一個地方的話也藏不住,但如果是極少數人的話,能夠不被發現地逼近這個本隊相當近的地方也說不定。而且,那些人們,為了瞄準自己首級而捨身特攻的可能性也值得考慮。
                                      但是,那樣的話別說是百裡挑一,根本就是萬中無一的勝機,進行這樣的作戰的話,就是說自己也高估了反徒的頭目嗎,達利烏斯浮現出自嘲的笑容。
                                      “增加警惕周圍的士兵。一隻蒼蠅也不要放過,徹底地解決掉。”
                                      呼喚附近的傳令兵,發出了這樣的指示。
                                      這邊也採取了防備少數人特攻的對策。
                                      明明知道了反徒們要採用的全部策略,也對此進行了對策,但不知為何達利烏斯的心情卻依舊陰鬱。
                                      究竟,老夫在害怕什麼呢?
                                      達利烏斯詢問著自己,但是那個答案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
                                      “閣下!編組陣形結束了!之後就等閣下的號令了!”
                                      駕馬奔向戰車的馬里烏斯報告的聲音,令達利烏斯陷入思考的意識轉向外面。
                                      於此,所有的部隊已經整隊完成了,現在正持續等待著達利烏斯的號令。
                                      但是,達利烏斯的話語,與馬里烏斯的期待不同。
                                      “暫且,就這樣待機”,然後,抬起頭仰望天空。“再等一刻。”
                                      “閣下。為什麼,不馬上進攻呢?”
                                      據馬里烏斯看來,士兵們的士氣十分高漲。但是,等得太久的話,這份士氣也會下落。當然,想要知道應該很熟悉這點的達利烏斯不馬上進攻的理由。
                                      “看那個。”
                                      這樣說著,達利烏斯指向了敵陣。
                                      “敵人構築了陣地,大地為友方,背靠著的北風為友方。那樣的話……”
                                      接下來把手指向了天空。
                                      “即使老夫尋求友方也沒有懲罰吧。”
                                      聽了這話,微微漏出驚訝聲的馬里烏斯仰望著天空。然後,在一刻之後的時候,太陽的位置就會來到進攻敵陣的自己正後方了。背對著太陽進攻的話,當然敵人就必須得在逆光中戰鬥。
                                      “不愧是,閣下……”
                                      萬全之上期望著萬全。
                                      這正是被稱為霍爾梅亞最高之將軍的達利烏斯的戰鬥。

                                      ◆◇◇◇◇◆


                                      收起回复
                                      20楼2018-10-22 00:04
                                        感謝翻譯君


                                        回复
                                        22楼2018-10-22 00:18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22 10:00
                                            瑟瑟发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22 15:13
                                              终于要有精灵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22 15:13
                                                別說那將軍了,連讀者的我都忘了有精靈女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23 00:17
                                                  最近人好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26 22:43
                                                    老大,要帮忙啊!那一堆
                                                    「う〇ちう〇ちう〇ちう〇ちーっ!」
                                                    「ちょっ、フィリアちゃん! 女の子がそんな下品な言葉を連呼してはいけません!」
                                                    「う〇ちだめー?」
                                                    「ダメです」
                                                    「う〇!」


                                                    什么来的?138话


                                                    回复(4)
                                                    28楼2018-11-03 20:15
                                                      感谢分享


                                                      回复
                                                      29楼2018-11-06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