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中心吧 关注:147,112贴子:619,477
  • 2回复贴,共1

我不要沟通和理解,我要离开。 #公输久能活多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叮。小小的银匙子碰着乳白细腻骨瓷的杯子,发出悦耳的一声脆响。




碳烧咖啡的焦苦的香气,浓郁苦涩,随着袅袅的热气蒸腾上来。




程欢握着匙柄的手,跟杯子一样细腻的象牙白,指甲修剪得短短的,没搽过指甲油,可是有美丽的淡淡贝壳粉;尾指上戴着一枚小巧的白金线戒,斯文秀气。








「妳好,程欢。」程欢不卑不亢,走上去跟她握手。




「一来就上了27层,真是能干。」朱心怡扯起嘴角一笑,「在大信建设还没有这样的先例呢。」




「只要能做事,第1层和27层有什么关系。」程欢知道她看自己不顺眼,话里话外都带着点讽刺的味道。其实设计部和企宣部根本挨不着边,她升得快,关朱心怡什么事?又不见得来跟她抢这个企宣部经理的位子。




说真的,凭程欢的本事,这个什么企宣部,只怕还看不上眼。




「看起来程小姐还蛮有把握的。」朱心怡冷笑的意味更浓了,小妮子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以为有点才气就可以在大信耀武扬威,哼,还早呢。




才一点钟,叶敏已经忙忙碌碌地在会议室进进出出,开会的资料要复印,还要一份一份装订整齐分发到各人位子上,投影仪要安装调校妥当,连他们的咖啡茶水都要准备。




程欢刚上班,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不过是看看图纸,翻翻档案,到处认识一下环境。看叶敏这么忙,就自告奋勇来帮忙,「我来发数据好了。」




叶敏忙得有点出汗,「那好,我正怕时间赶不及呢。」








「这……」周锦唐和戚远对视了一眼,面有难色。




「我不觉得清泉别墅区比怡景花园更重要。」傅宪明开口了,「怡景虽然不是顶级住宅区,可是面对的业主也都是中资阶层,他们对环境的要求一向苛刻。当初怡景的卖点就是配套工程的尽善尽美,宣传都已经做得铺天盖地,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收手撤资吧。」




「你总不忘把资金两个字挂在嘴上,」乔瑄哼了一声,语气充满讥讽,「怎么,我们大信不是号称建筑界的神话,你傅宪明不是号称大信的财神爷吗?我在国外的时候,大信就财大气粗,这刚一回来,大信立刻就穷了?」




一听这话,周锦唐和赵旭、戚远都忍不住要反驳,傅宪明朝他们微微一摇头,会议桌上怎么能翻脸。「再大的公司,流动资金也有限度。」他的语气很平静,「大信也不是摇钱树,每一个项目都有风险,总要有目标,有轻重。」




「那你就是说,你的怡景花园才是目标,我看中的清泉别墅就不是目标了?」乔瑄语气里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我看你是把大信当成你自家的了。」




傅宪明抬眼看着他,「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过些时候,星河广场就要竞标,同时投资两个这么大的项目,压力太大,未必是好事。再说,只不过推迟一段日子,也不见得是要放弃清泉别墅。」




程欢心里一动,原来傅宪明真的对星河广场有兴趣。也难怪,那是块肥肉,大家都眼红。




「但现在裴桐也来搅局,你怎么收场?」乔瑄一拍桌子,「裴桐算什么东西,一个扛水泥的出身,凭他也配跟我们姓乔的争地皮!」




满桌人都没开口,气氛更僵了。周锦唐、赵旭他们都是在地产界打滚十几年的行家了,被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乔瑄指手画脚、口水四溅地教训了半天,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要不是碍着他老爸乔柏年的面子,早就甩手走人了。




程欢端着咖啡过来,心里暗暗好笑,乔瑄这么看不起裴桐的出身,又何必害怕跟人家竞争?也真亏傅宪明忍得住,被乔瑄这样讽刺质问,还面不改色。其实没有了傅宪明,大信不过是头拔了牙的老虎,能成什么气候?




如果乔老爷子在这里,一定丢脸到家,好歹也是当年地产界叱咤风云的人物,偏偏有个这么不争气的儿子。




一边想着,一边把咖啡放下,却不料旁边的朱心怡突然把椅子往后一退,程欢躲闪不及,手里的咖啡整杯飞了出去——「噗」的一声,不偏不倚,半点都没浪费,兜头盖脸泼了傅宪明一身!




天啊。




程欢一下子傻住,会议开得这么火爆,傅宪明正好压了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呢!更何况,他身上这件西装外套——她对衣服的牌子也略微知道一点,这应该是一件PRADA吧,很贵的。




「我……」她还没来得及道歉,已经听见朱心怡的尖叫:「程欢!妳怎么搞的,连杯咖啡都不会端吗?」




明明是她故意撞到了程欢,却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好像那杯咖啡是程欢存心倒在傅宪明身上似的。




程欢面红耳赤,顾不上分辩,恨不得长出八只手来收拾残局——要命了,又忘了带纸巾!杯子扣在傅宪明的文件上面,咖啡正在流得到处都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的老大傅宪明,正带着一身冒热气的咖啡,狼狈地从椅子上跳起来。




「我我我……」程欢已经不知道自己嘴里在说什么,一时找不到纸巾,情急之下拿自己的袖子帮他擦脸,「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叫叶敏来把桌子擦一擦。」傅宪明转开脸,再擦几下,她的衣服就得改成无袖小背心了,「我出去一下。」




他一边脱外套,一边往外走,程欢呆了呆,赶紧追出去,「你要去哪里?」




「洗手间。」傅宪明头也没回,一直走到外面走廊,现在这个样子,除了洗手间,他还能去哪里?




「衣服我帮你送去洗好了。」程欢追上去。




「不用了,我看很难洗干净了。」傅宪明站住脚,这件外套料子娇贵,沾上一滴咖啡都不好清洗,更何况是整杯,「你回去帮叶敏收拾一下会议室就好。」




「你是不是在生气?」程欢站在他对面,「刚才我只是不小心,而且,已经道歉了。」




「我知道妳不是有意的,是朱经理撞了你一下,是不是?」傅宪明忍住气,咬了咬牙。先被乔瑄无理取闹了大半天,又莫名其妙被泼了一身滚烫咖啡,他这种态度已经很冷静了。




「你也知道?」程欢有点委屈,「她看我不顺眼。」




傅宪明看了看自己的手,刚才本能地用手挡脸,手背上红了一大片,火辣辣地,弄不好是烫伤了。现在惟一应该做的事,就是去冲冲冷水、搽点药,可是为什么,他还站在这里跟她讲道理?




「朱经理针对妳,我看得出来。可是程小姐,妳是来工作,不是来寻仇,有很多事情比吵架更重要。」




「难道要像你一样,被乔瑄骑到头顶上耀武扬威,还要忍着不说话?」程欢脱口而出。




傅宪明沉默了一剎。算她有胆量,还从来没有人当面敢这么说。微微叹口气,他只是说:「我跟妳不一样,我是躲不开。」「我只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程欢看着他,「躲起来解决不了问题。」




「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种,吵架是最不明智的一种。」傅宪明苦笑一下,这个小丫头都自身难保了,还替他打抱不平?




「可是不较量一下,怎么知道输赢?」程欢不服气。




「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要赢。」傅宪明的语气温和下来,「有时候,妳赢了一样东西,就要输掉另外一样。」




程欢心里震了震,她不是不明白,有得必有失。可是做不到,她一向那么好胜。




原本还以为乔瑄可以对付傅宪明,想不到他这么沉得住气。如果傅宪明不是大信的人,该有多么好,她实在不愿意多一个像他这样的敌人。




「程欢程欢!」




又是叶敏,一迭连声大呼小叫地飞了进来。程欢从一角的文件柜旁边站起来,一大堆图纸快把她淹在里面,「在这里!」「哎呀,好好的躲这里干吗?快出来!」




「这么着急做什么?」




「整理图纸什么时候做都好,快点回去换件衣服。晚上有个酒会,总监说带妳去,要穿好一点啊,那种场合很隆重。」




程欢呆了一下,「什么酒会?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




「就是美罗百货新厦落成的庆祝酒会啊。」叶敏解释给她听,「美罗百货知道吗,大信控股百分之八十的那一间,改天有时间一起去逛一逛。」




美罗百货,程欢当然知道,是大信多元化经营的一个成功范例。他们准备建一座新厦,她早就听说过,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完工了。




「今天妳会认识很多行内的精英人物,到场的都是本地的政要和名流,还有一些,是大信业务往来的客户。」叶敏朝她眨眨眼,「妳要机灵点,说不定,还能认识一两个钻石王老五,家财万贯的那种,从此就可以洗手不干,当现成少奶奶,多好。」




「什么洗手不干,说得我好像独脚大盗似的。」程欢笑骂,「看妳一脸没出息的样子。」




「这年头,出息不能当饭吃。」叶敏理直气壮,「凭什么一样年纪,我们要在写字楼里早九晚五地埋头苦干,乔瑞那样的人就可以去日本看樱花去巴黎买衣服?」




「乔瑞?你扯上她干吗,人家是乔家大小姐,一生下来就有上亿的身价,怎么比?」




「今天晚上这个酒会,乔瑞也会去。」叶敏打包票,「我敢肯定。」




「你又怎么知道?」程欢有点好奇。




「因为她在追咱们老板……」叶敏的声音放低了,很八卦的样子,「我听老板的秘书安玲说的,每次有不知名的礼物送上来,就一定是乔大小姐又从国外回来了。」




「送礼物也不代表人家想发展那种关系吧,也许不过是朋友,又可能是钱太多没地方花了。」程欢不相信,「妳想太多了。」




「才不是!」叶敏急了,「这在大信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大家都知道啊。妳没见过乔瑞吧,她是那种连眼角也不会朝男人瞥一下的那种人,就只会跟着老板进进出出。」




「是——吗?」程欢有点半信半疑。




「我倒是希望他们是一对。」叶敏开始憧憬,「到时候老板就名正言顺是大信的驸马爷,咱们再也不用跟着受乔瑄的气。再说,乔瑞跟他也很配啊,一个是商业新贵,一个是名门闺秀。」




程欢没说话,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没错,乔瑞什么都有,身家背景一流,据说又是个美女,简直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换了她是傅宪明,也没理由不接受。




也许这件事,乔柏年也是知道的,不然怎会那么放心,把辛苦半生建立起来的大信建设交到一个外人的手里。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傅宪明早晚都是乔家的人?




程欢在心里对自己冷笑了一声,还傻兮兮鼓动傅宪明和乔瑄开战呢,怎么可能,他们都是自家人。难怪傅宪明一直退步,大家撕破脸,谁都没好处,当中还夹着一个乔瑞呢。




美罗百货是大信集团化扩张的一个分支,其中大信控股百分之八十。


酒会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整个宽敞的大厅里,处处是衣香鬓影。




程欢一个人站在侧门附近,那里有一个大型的花池隔开,比较安静。刚才跟周锦唐走了一圈,认识了十几个商业上的搭档,现在只想歇一歇,很少穿高跟鞋,站久了觉得不舒服。




有个侍应推着餐车过来,「需要什么吗?」




「一双拖鞋。」程欢跟他开玩笑。




「有点累了吧?」侍应笑了,好心地提议,「喝杯酒吧,也许好一点。」




「那是什么?」程欢指着一杯绿色的鸡尾酒,>以前没见过,绿色由浅入深,晶莹剔透,当中浮着一颗墨绿色车厘子。




「我们新出的调酒,尝尝看,很受欢迎的。」侍应拿了一杯给她。




程欢轻轻啜一口,有绵软的酒香,和清爽的果子香,淡淡一点甜,滋味真的很好。干脆拔掉吸管,一口喝下去,登时精神为之一振。




「妳平常都是这么喝酒的?」有人在她身后笑。




程欢一回头,是一张陌生的脸孔,好像刚从南太平洋群岛上晒足了太阳回来,麦棕色皮肤,浓眉毛,眼底有爽朗的笑意,这么隆重的场合,他却卷着衬衫的袖子。别人这么穿,只会觉得粗鲁,可是他身上,却有种懒洋洋和一点不羁的味道。




他是谁啊?政要?商人?都不像。




「我以为只有我这种人,才不耐烦用吸管。」他也拿了一杯酒,一口饮尽,「这种酒有个名字,叫『冲动』,一定要这么喝才够味道。」




「名字不好听,好像一喝就会醉似的。」程欢看看手上空了的酒杯,「其实味道只不过像是冰冻的苹果酒,小孩都能喝两杯的那种。」




「那妳就太小看它了。不一定所有的烈酒,入口的时候都那么浓烈霸道。」他笑着看她,「这里面有威士忌、朗姆酒还有白可可,很容易醉的——妳是大信的人吧,这么半天都没人过来招呼妳?」




「嗯。我是新来的,做助理。」程欢不太情愿地承认,坐冷板凳总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




「我叫裴桐。」他大言不惭地介绍自己,「你们老板傅宪明惟一的劲敌,就是我。」




「裴桐,登峰集团的裴桐?」程欢意外地瞪着他,登峰集团是这几年本地发展最快的地产界黑马,扩张版图的速度好像搭了云霄飞车,可是一直以来,登峰和大信都还没有正式交过手,傅宪明和裴桐彷佛都很有耐性地按兵不动。




最近清泉别墅的规划案,就是乔瑄和傅宪明差点在会议桌上闹僵的那一宗,就跟这个裴桐有关,怎么,他终于决定要跟大信争地盘了吗?




「我知道这两年登峰发展很快。可是要跟大信争天下,不是那么容易吧。」程欢含蓄地提醒他,「我们老板也不会坐在那里等着你来撬墙脚。」




「谁说要撬咱们的墙脚?」有人在他们身后插话,程欢抬头看,忍不住吓了一跳,是乔瑄。




乔瑄挽着穿银粉红色礼服长裙的女伴,他身边一向都不缺美女。「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裴总,什么风把你都给吹来了?」




「美罗百货新厦一落成,整个东岸商业圈都跟着沾光,我怎么能不来庆贺庆贺呢?」裴桐懒懒一笑,「再说,傅宪明送出来的帖子,没人敢不给面子吧。」




「傅宪明送了帖子给你?」乔瑄看起来是多喝了两杯酒,脸色红红的,身上有酒气,「他请了你,我怎么不知道?」




「我听说大信现在还是傅宪明当家,所以你不知道也是应该的。」裴桐淡淡收起笑容,他知道乔瑄不欢迎他,可是没想到这么不客气。




乔瑄脸色一变,谁都知道,他最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提起傅宪明。「我也听说,你在打清泉别墅地皮的主意。我劝你还是收手,因为这块地是我看中的。」




「你看中的就得给你?」裴桐斜睨他一眼,「真不愧是大信的少东家,一出口就这么大气派。」真不懂,乔老爷子怎么放心让这么一个儿子来跟傅宪明搅局。




「乔瑄,他是谁啊?」乔瑄身边的女伴看不出轻重,还在旁边好奇。




「这就是登峰的裴桐,妳没听说过?」乔瑄冷冷一笑,「本市最有名的hardhat。」




程欢忍不住一扬眉,他说裴桐是个建筑工人?太失礼了吧。




「什么,他……」那女伴看了裴桐一眼,「嗤」的一声笑出来,她用英语说,「你们还请了这样的客人啊?开玩笑?」标准的牛津腔英语,看来也是在国外念过书回来的。




「不要用英语跟裴总说话,他不习惯。」乔瑄的语气很讽刺,他知道裴桐是建筑工人出身,英语很不灵光。




大概是乔瑄说话的声音太大,周围已经有人看过来,程欢忍不住替裴桐尴尬。




「乔董,裴总是您的客人。」她含蓄地提醒乔瑄,何必闹得这么僵呢?




「哼。」乔瑄冷笑一声,「我看傅宪明是胡涂了,别人都踩上门了,还要毕恭毕敬招待他。」




「一块清泉别墅的地皮,就让乔家的少东家恼火成这个样子,啧,真是开了眼界。」裴桐摇摇头,「把我的老底都给翻了出来。不过无所谓,我扛过水泥也早就不算新闻了,老掉牙的事,难为你还记在心里。」




顿了一下,他半真半假地笑了笑,「乔大少,你要当心,我要是跟你扛上,大信的日子只怕就没那么好过了。」




「就凭你?」乔瑄拿过一杯酒,在手里把玩着,「十个八个我也能应付。」




「怪不得乔老爷子要把大信的控制权交给一个外人,乔瑄,你实在是不够看的。」裴桐不再跟他纠缠,淡然转身,「下次清泉地皮竞标的时候,咱们再见。」




「你站住!」乔瑄被他激怒了,原本喝了酒,脸色有点红,现在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你给我听清楚,大信早晚都是我的!他傅宪明也配跟我争?」




周围的人已经越聚越多,这种场合下有人吵架,实在是稀奇。更何况,乔瑄嚷得连大厅外头的人都能听得见。




裴桐厌恶地皱起眉,拉起身边的程欢,「我们走,不用陪着这种人出来现世。」




「怎么,怕了?刚才不是还说要跟我扛上吗?来啊!」乔瑄越发肆无忌惮,前仰后合地大笑起来,「我还当你有多大本事呢——」




「乔瑄!你也闹够了吧!」一声清冷的低斥,打断了乔瑄的笑声。




程欢一抬头,正和傅宪明打了个照面。刚才他一直在外面招呼客人,听见这边吵嚷的声音,才匆匆赶过来。刚才乔瑄说的那些话,刚巧被他一字不漏地听见,纵然再好的涵养,这会儿也忍不住心头恼火。




「对不住,他有点醉了。」傅宪明先跟裴桐赔不是,「裴总你别介意。」




「谁说我醉了?我看你才是胡涂了,对头都踩上门来了,怎么,还得侍奉大爷似的招呼他?」乔瑄不依不挠,「傅宪明,你怎么越活胆子越小,咱们才是地产圈子里的龙头老大,他算什么东西!」




「你——」傅宪明也动了气,「乔瑄,你不顾着你自己,也总得给大信留点面子。」




「连你也来教训我?别以为有我老爸给你撑腰,你就真的算个人物了!」周围的宾客们窃窃私语,乔瑄脸上挂不住,伸手抓起一杯酒,就往傅宪明身上泼过来,「我忍你很久了!」




「乔董!」程欢一惊,她站的位置,离乔瑄最近,本能地抢前一步想拦住他,可是没来得及,刚伸出手,那杯酒已经劈面泼了过来!




「啊?」程欢躲闪不及,满身都是酒水淋漓,呆在原地。




这才叫无妄之灾!她到底走了什么霉运,三天两头地出丑!从进了大信的那天起,只要碰见乔瑄和傅宪明在场,就一定上演火星撞地球的戏码,她从不例外地跟着遭殃。




旁边的周锦唐一看糟糕,气急败坏地挤过来,一把拉走乔瑄,「乔董,你这是干什么!」




傅宪明也想不到乔瑄居然会借酒装疯,更想不到程欢会突然冒出来。站在那里和她面面相觑,一时都有点不知所措。




「有没有纸巾?」半晌,程欢才迸出一句话,真要命,上次是咖啡,这次是鸡尾酒,进了大信,才发现纸巾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没有……我看,还是先送你回去吧。」傅宪明看了看程欢,她那件薄薄的丝质小背心被酒濡湿了一大片,刚好在胸前,几乎透明一样。




程欢伸手掩住酒渍,忙不迭点头,「好的好的。」巴不得离开这个是非地。




「我的衣服借你披一下。」傅宪明反手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程欢肩上,「妳住哪里?」




程欢呆了呆,「啊,住——住湛山路。」还是第一次披上一件男人的外套。他抽烟吗?怎么衣服上会有一点淡淡的烟草味道。




「等一等。」有人叫住他们,是个酥脆的女声,一把好嗓子,真令人心动。




程欢转过头,眼前一个高挑的美女,穿帅气的瑞士蓝长裤套装,头发剪得短短贴耳,蜜糖色滑腻的肌肤,两只手插在裤袋里,纤细手腕上带着一只男装的潜水表。




「宪明,我听见乔瑄在那边发脾气。」她回头指了指被拉到另一头的乔瑄,「又怎么了?」




「他喝醉了。」傅宪明看看旁边冷眼旁观的裴桐,「刚才在裴总眼前,有点失礼。」




「哦。」那女子微微一笑,「这就是登峰的裴总吗?出了名的不好欺负,乔瑄真是发酒疯。」她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看着程欢,连眼角也没往裴桐那边瞄一眼。「宪明,她是谁?」


回复
1楼2018-10-16 23:40

    2019游戏中心大全,就在搜狗游戏中心

    2019火爆的网页游戏大厅,就在搜狗游戏中心点击下载游戏中心,全新万人服_0延迟_无卡顿_领取豪华礼包

    2019-05-20 17:57 广告
    肯定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30 01:11
      点杀平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10-31 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