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27贴子:9,765
  • 14回复贴,共1

【渣翻/润色】074-幕间 伽藍之瞳与愚者的落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幕間 伽藍の瞳と愚者への幕引き历经五个月时穿越斯坦因之门的我终于回来了先润个色摸个鱼不介意吧,,,朱军。。。介意也不要紧,因为我已经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回复
1楼2018-10-15 21:07
    前排,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15 21:10
      3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15 21:12
        可惜没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16 09:57
          不是已经有人翻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16 10:00
            少女贴在窗边眺望着少年离去的身影。
            对于那逐渐变小远去的背影,如同伸出手般,一边用手指在窗户上划过,一边叹了口气。


            「这次也,没能和他说上话呢……不过,虽然确实有好几次机会,但没能把握住那些机会的也是我自己。因、因为,这不是没办法的事么……要说些什么好,完全不知道啊。……很烦呢,不是挺好的么,当个真真正正的小孩纸什么的」


            一边噘着嘴,少女一边就这样持续嘟哝辩解着……不久,少年的身影就完全地看不到了。
            少女确认那之后,再次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这次我又是为什么醒来的呢?这之前暂且不论,这次如果特别放着不管的话没发生什么其他事吧?……不,确实他放着不管的话会变得非常麻烦。果然那就不得不觉醒了呢?……不明白,那么我不是更不明白了么」


            这么说着的少女把脸鼓了起来,实际上,那个理由除了少女以外无人知晓。
            大概――


            「啊,好像有谁要来了呢。综上所述,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毕竟要应对两边实在是不行呢。那么应该优先应对哪边已经完全明白了……不,迫不得已,实在迫不得已呢ー」
            一边说着迫不得已,一边放缓了脸颊。


            但是确实,这番话是正确的。
            或者说如果她能完成本来的任务的话,也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但不知为何这次她会醒来的理由完全不明白。
            没有必要引起无谓的麻烦。


            然后。


            「啊咧?莉娜?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靠近过来的是,名为艾娜的少女。
            对还在望着窗外的她的样子,感到奇怪。


            然后对此,她是如此对应――


            「啊咧、艾娜桑的说吗?在这种地方做什么的说呢?」


            如此开口的少女,缠绕的氛围一下子改变了。


            漂亮的伪装,不得不说是一种完美的模仿。
            虽说是自己扮演自己,但还是能做到的。


            「先问的是我吧……嘛,算了。我稍微找到了些不足之处,正准备去问下有没有办法改进下」
            「欸……那没问题的说吗?哥哥大人早已走了的说哦?」
            「才不是没问题呢、快走,话说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呢……啊啊,是从这看到的呢」
            「就是这么回事的说」


            一边点头,一边很自然地转过身来,那身姿无论谁来看都是莉娜·诺伊蒙多的样子。
            真的很完美,除此以外,别无可说。


            「你看起来挺游刃有余啊……意思是那边已经处理好了?」
            「还没有,其实我刚察觉到缺少了什么,现在正是去询问那个的途中」
            「不是完全不行么……!」


            听起来仿佛就像临时编织的谎言,可却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真是的、不管啦……那么,快点走吧。索马既然离开了的话,我们现在也不是能优哉游哉的时候。」
            「是的说!」


            然后少女,已经完全地离开了窗边,走出来了,跟随在艾娜的后面、走出来了。


            不过只有一瞬间停住了,视线朝窗户的方向看去……恐怕,感到不安了吧。
            嘛、也不是不可能。
            不……理所当然的事。


            眼前的少女没有死去,这个国家也没有遭到蹂躏。
            这个世界,已经与正史的轨迹相差甚远。
            那么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为好……这么想着怀抱不安,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但是或许,这样也挺不错。
            这样的话……她本来的使命,说不定就能实现。
            倒不如说正因如此,她才会诞生于这个世界。


            这时,她的嘴角,微微动了。
            毫无声息……但是确实,说出了一句话。


            ――我明白的哦。
            (――分かっていますよ。译;其实这个【――我明白的哦】在37幕间就已提到过了,那时是以不耐烦的口吻说的【是是,我明白了。全部都是为了这个世界,对吧?为此,我才会诞生的。十分明白了啦。所以下次的话,会好好地完成任务的】)


            这样回答道的少女,在不让人察觉到的情况下,稍迟了下就跟着艾娜的后方追了上去,然后两人就这么朝走廊的方向走去了。
            (译;精分少女的日常,,,根据37和本篇幕间来看,觉醒状态下应该人格分裂并且这个世界的记忆共享才是,遇到【重大事件/分界点】时,才会醒来。)


            回复
            6楼2018-10-17 23:11
              猛烈且沉闷的声音,在这回响了。
              那是坐在王座上的男子,对着扶手的位置,挥拳所发出的声音。


              「你再说一遍……!」
              「噫……!所、所以……!因为这次的事件,我军的士气降到了最低点……!那、那个……我提议您与那个国家休战……!」
              「你……!是要让我和我的国家,对那样背叛者们的国家屈膝共处么……!?」
              「当、当然我们对此,也很愤怒……!但、但是除此之外的方法……!」
              「……っ!」


              男子咬紧牙关,再次响起猛烈且沉闷的声音。


              但是并没有更进一步反驳了,那是因为男子也理解到了这一点。
              男子果然,还是没有愚钝到连这也察觉不到。


              「…………我明白了。没办法了……就按你所说的进行吧……」
              「是……!我明白了……!」


              这么说后就退了下去,无视他的身姿,男子只是沉默地咬着牙,紧握着双拳。
              不久就听到关门的声音……第三次、挥拳而下。


              「可恶っ……!都是些没用的家伙……!」

              本来的话,现在应该沉醉于胜利的美酒才是。
              明明该如此……明明该如此、为什么会……!


              「比起这些最没用的是那些魔族了……!明明我好不容易从宝物库,向他们提供了最宝贵的资料……!」
              「――喂喂、我们有好好地完成所要做的事吧?不过失敗了也是事实呢,但确实引起了混乱才是吧。因此得意忘形却没攻打下来,反而怪罪于我们,这样我们可是会困扰的?」
              「――什っ!? 谁、是谁!?」


              对突然听到的声音,男子――贝利塔斯十三世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声音。


              但是这也是当然的吧。
              王座的房间,这个国家中最戒备森严的地方之一。
              在这里却突然出现声音――


              「欸,呀……是你啊……那个魔族啊……!?亏你还敢满不在乎的来呢……!?」
              「嗯?不、我和你还是第一次见面呢……靠声音就能分别吧,声音。哎呀,连这种事都不能分别,确实如听到的那样是个愚蠢的人呢。」
              「什……什么、你这家伙……!?你说谁愚蠢……不,说起来你、在哪里……!? 快出来……!」
              「才不要,太麻烦了。而且我,并不是特地跑来和你说话的」
              「那是来干嘛的……!不、不对、是吗……是来道歉的吧?哼,魔族之中不是还有值得称赞的家伙么……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呢」


              这么说的贝利塔斯十三世,再次恢复平静,在那里倨傲地挺起了胸膛。


              回复
              8楼2018-10-19 00:48
                不过对此对方所回应的,只是声呆呆的叹息。


                「所以说你认为那个是我们的错咯。真是的,所以才说愚蠢啊」
                「什、你这家伙,又说我蠢……!」
                「称**为愚蠢有什么错吗。嘛本来我会过来,也只是为了善后呢。本来的话应该是那家伙的任务……不过,没想到就那样死了呢。因为做不到了所以就只好我来了呢。」
                「善后……?你这家伙、到底想――」
                「――那还用问么。当然是把你杀了啊」
                「――你……!?」


                那一瞬间,贝利塔斯十三世所认识到的只有,胸口突然被手臂所贯穿了,这一事实。
                很快就注意到了这点,那个从后方,将王座与自身的胸口一同贯穿,但这时已经完全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半开半合的嘴里,只是一个劲地吐出赤黑色的液泡――


                「嘛,不要觉得是我不好哦……虽然我不打算说什么,但是明显是和魔族之类取得交易的你的自作自受。果然就算是我们,这次的事情暴露的话也会非常的不妙呢。证据从最根源切断,是基本吧?」
                「喀、喀唔喀……!」(译;吐血声)
                「完全不知道你要说些什么呢。话虽如此,但也并没有无谓的让你感到痛苦的趣味呢……这以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拜拜」
                「喀、喀唔っ……!?」


                贯穿胸口的手所相对的另一只手一闪,然后,佩戴着王冠的头,飞舞在空中。
                那个立即从这个地方退开了,是因为完全不想沐浴到所喷出的血沫。


                然后那个身姿显露出来……如果贝利塔斯十三世看到了的话,一定会感到很惊讶的吧。
                因为那个身姿,不管怎么看都是小孩子――除了少年看不出其他。


                「哇,流着的血和我们的是一样的颜色呢。这类,理所当然的事怎样都好……那么。现在的话这个城堡陷入了混乱,虽然最后走时能弄个半毁……但还是算了吧。从一开始这个国家,就没有破坏的价值呢」


                一边说着,一边像是想到些什么,等确认到血没有喷溅后,只看到少年踢飞了王座上那个国王的尸体、
                然后感到满足似的点头,耸肩。


                「总之这就算结束。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对灭了邪龙的家伙想想办法,又对我提了些无理的要求呢。话说那到底是谁呢。包含这在内也一起调查,无理也要有个度啊。而且邪龙会因自灭以外的手段死去,被杀什么的完全超出预料之外许多了哦?毫无准备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在那里仰望着天花板,接着,那么该怎么办呢,这么嘟哝着。
                虽然看着天花板还是什么也弄不懂,但那只是单纯的习惯。
                发牢骚既是也不是,只有这么零零碎碎嘟哝着。


                「真是的、魔王……不对,或是原勇者吗?他们以外的障碍想象不到呢,真的是预料之外的事呢。话说难道,杀了阿鲁贝鲁多的家伙也是他吗?即使恶劣但那家伙好歹也挤进了魔天将的四席,什么线索也没留就被杀了,仔细想想还真是件奇怪的事呢……」


                但是,考虑到这点后,将视线放下,摇了摇头。
                再怎么想也没用了吧,这么判断到。


                「嘛,总之那个能找到就好了。反正不久后就会登上历史的舞台吧。该怎么做,到时候再考虑得了。这边还有其他要做的事,首先是那边呢。……真是的,现在还要去学院什么的真麻烦呢,没办法了。那么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赶紧回去吧」


                然后做了想做的事,只留了这么一句话,像出现时的那样,突然地消失了身影。
                然后,只留下了国王的尸体。


                回复(2)
                9楼2018-10-20 22:13
                  等于说,学院有人潜入了,这时候看到这个翻译有点震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0-26 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