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吧 关注:28,546贴子:286,947
  • 7回复贴,共1

【原创】无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注:现代paro 校医罗x学生路飞
配合音乐 :quiet room 饮用更加
前言: 不会写东西,第二次写东西,自行避雷。
名字是取两位朋友最喜欢的词语,一位是光线老师的“色情”另一个是田中老师的“没有”,然后拼成的词语,这两位老师对我的启发都很多,在此先谢过。
没有写作的天赋,写出来的东西真的是没眼看,第一次写罗路,对罗的性格和路飞的心理多多少少掌握的都不是很好,ooc的话也很抱歉,憋了三天才写到这里,因为过程实在是太难受了,就干脆放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更了[]看心情吧果然。
怎么说呢,希望大家最好是给个评价什么的?比较期待(不好意思)希望能看的开心吧,这里的罗对路飞的情感,是说不上来的复杂和单纯,像是猛的喝了口海水一样,呛到的还是自己。
也请,多多关照。


回复
1楼2018-10-13 23:57
    2.


    罗和那孩子的相遇不是巧合,但却不能算是好的时机。


    那时候罗刚拿着这所学校的就职通知书,整理好了就来上班报道,这封就职书过的很快,却不足以使罗开心,他依旧是冷着那张万年不变的脸,整理好了自己的行装就搬到离这所学校很近的学区楼上班,一个从医学院成功毕业,且所学的科目是[外科]而不是[校医]这门富有神圣色彩的毕业生会想什么呢?所以罗来到这里的那一刻,都预告着这里的一切都将步入不幸的阶段。


    只是阴差阳错的在这里上了班,很快就能调到医院里面去的。


    即便罗每一次都这么说,但看到原先是**库的脏兮兮的屋子,以及暗到几乎看不到东西的灯光的时候还是险些就砸了酒精烧了这里,这里的医用设施不全,只有一些学校进来的药和一个简陋的长桌子是用来办公的,以及两张破破烂烂的从旧宿舍抬过来充当病床的木板床,铺上褥子枕头以后勉强还能看得过去,药上也只有简单的救急用和平常用的药剂,比如感冒药和碘伏棉签之类的,除此之外校方还会闲的**进一批叫[维生素]的糖果,说是学生喜欢吃,可以高价卖,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比如退烧贴,蜂蜜这种价格昂贵却没有任何医用价值的东西。


    罗那时候就很鄙视的想,幸好自己不是牙医,要不然这里的学校还会搞出什么幺蛾子他还真的不知道,基础的药物有时候都供应不上去搞一些花里胡哨的,退烧药居然除了头孢以外就没得选择,罗简直要头疼死,要知道这种特效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用的,如果过敏或用了身体不适都是个大麻烦,于是他当机立断的减少了退烧贴的进货数量,改进布洛芬和尼美舒利胶囊。


    至于那些奇奇怪怪的糖,罗倒是没管,平时放在柜子的最上面,防止学生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偷拿。


    于是那孩子就是罗逮住的第一个偷糖贼。


    罗那时候出去进货,进货在每星期四的下午三点钟会来送一次货,罗在那个时候就会亲自下去取货并把货搬上来,只有那次罗在下去的时候忘带了外套,回来拿的时候就跟这个少年撞了个正着,罗到现在还记得他的反应,因为他头一次见到一个贼被抓了还能笑成那样。


    罗本来想着交给教导主任或者他的班主任处理,可那孩子一听“斯摩卡老师”的名字脸色都变了,说什么也不说出自己是哪个班的,也不肯和罗去教务处。


    “这样吧,我用财宝付吧”


    这是罗第一次听到那个傻话,还想着是恶作剧的玩笑,没想到那孩子的神色却变得格外的认真,让他产生了一瞬间的好奇。


    “什么财宝?”


    “现在还没有,但未来会有的财宝”


    果然好奇心害死猫。


    罗记得当时自己气的差点没用武力拖着他去校长办公室就已经很不错了了,不过事后还是解释了,本来路飞是身上受了伤才来医务室的,可那时候罗正好下楼不在,路飞闲的无聊就在屋子里乱溜达,看到放在放在最上面一层的糖罐子就想拿下来吃,结果这一幕就正好被罗抓了个正着。


    “我是蒙奇.D.路飞,请多指教!”


    在最后经过大量的协商和死皮赖脸的谈判后,罗还是让是采取了对方写欠条的合情合理的方式,他本来还想着能够清净一下,但这小子的出现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他皱着眉头跟这个罪魁祸首道别,之后就再也没能摆脱他。


    自那以后路飞来这里的频率越来越高,几乎可以说是每天都来这里,然而每一次,身上都带着不一样的伤,罗记得第一次给他巴扎的时候,他的小臂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雪白的肉都翻了出来,鲜血顺着胳膊一路向下流,染红了整整一个袖子,血腥味几乎要把这个屋子灌满,第二次伤在小腿上,磕破了皮,第三次是在脚上,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似乎没完了。


    “是这样吗?”


    路飞握住罗抚摸自己的手这样说着,他注视着罗,正像罗正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样,紧接着他没憋多久就笑脸,凑到罗的跟前,一手搂住罗的脖子。


    “特拉男还真是温柔呢。”


    路飞凑到耳边轻声道,又不小心笑出了声,炽热的鼻息打在罗的耳畔,罗愣了愣随着笑着搂住了对方的腰。


    “我只是个校医而已,你太抬举我了,草帽当家的”


    他听见自己轻声说着,风把桌上的简历吹的一团糟。


    回复
    3楼2018-10-14 00:04
      4.


      罗很少抽烟,不,应该说是来这儿之前根本就没有碰过。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很久,他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的天气也不适宜出门,他打开办公桌上最上面一层的抽屉,那里除了一些资料用的文件以外,还放着一盒已经打开了的烟盒,罗把烟盒拿出来抽了一根出来,又在自己身上翻了翻,他记得上次为了给酒精杯点火,他事先有准备好,果然他在自己的上衣兜里发现了一盒火柴,点燃了烟以后又随意的扔到桌子上。


      他站起身走到门窗前,打开了窗户,对面依旧是那个操场,罗突然想起这个点已经是放学了,学生们大多都散了,他平时注视的对面的那所吵闹的教学楼也开始变得空荡安静起来,黄昏的光照射在操场上,金灿灿的,发着光。


      他吸了一口烟,解了胸口的沉闷,他注意到操场上还有人,在最北边头的地方传来的声音,罗下意识的往那看去,那儿有一个沙坑,平时是供学生体育课上做跳远练习用的,现在那里却有一帮人,从罗的角度刚刚好能看见坑里面的情况,那帮人围成一个半圈,圈里面躺着一个人,不,或者是爬着更恰当一点。


      远远的看上去是一个黑头发的少年,身上穿着的是一样的校服,白的要刺痛罗的眼一样,他趴在地上,不断的想爬起来,然后被对面几个人重新狠狠的踩在脚下,如此,反复。


      他静静的又吸了一口烟,对这场过过家投来了一定的兴趣。


      他想起高中时期的一个死对头,有着一头不知道在哪家杀马特理发店染的红毛,涂着骚包的黑色指甲油和红嫩的大嘴唇,天天就知道叫嚣着要用摇滚毁灭世界,他总是想,如果真的想变成摇滚王的话还是先把脑子改成全金属的比较靠谱。


      那个染了一头红毛的家伙,罗表面称他的名字,背后叫他脑子里脑子里进花粉的爆炸郁金香。


      他透过这层窗户,看见那个孩子在地上打滚,被打的无力还手,试图起来还手也被狠狠的踹了下去,鲜血和泥土几乎是混在了一起,在这里看上去像是一滩令人作呕的红泥一样。


      于是这颗疯狂的郁金香就是个烟枪,直白化就是屁事都不懂的混混流氓,成天就知道学别人打架喝酒抽烟泡妞,活起来跟脚底下的细菌一样让人恨不得多踩两脚,然后罗真的这么做了,罗一上脚就踹翻了他们的摩托,发电机像是雷管一样炸的滋滋作响。


      之后两人就同流合污了,感情这种东西很难说,罗一直坚信,与其腻腻歪歪在一起日久生情,打一架或许能更好的促进感情,他们一起在学校里胡作非为,在酒吧里通宵畅饮,在街边的路摊骂脏话,熟练的像是电影里的影片过场一样。


      只是有一次他们在学校里聚着喝酒,路过的一个小矮个多看了他们一眼就要跑,那个爆炸的郁金香告诉他,这小子是他们班最让他反感的,大家都冲着他去,这家伙也不会还手。


      他记得他当时喝了酒,脑子像是被烧坏了神经一样的疼,牙齿里满是铁锈味,带着一股恶心的甜感,让罗觉得自己像是在吃医用葡萄糖一样,听这话的时候也像是朦朦胧胧的,突然就站起来去追那个小子打。


      听别人说,当时情况乱的不行,罗自己根本没有手下留情,那个小子打的嗷嗷直叫也没听,沾了满手的血还恶狠狠的盯着对方的脸打,疯狂的像一个疯子一样。


      他记得当时他还说了什么——


      罗依旧观看着这场出彩的演出,太阳渐渐的也就下了山,黄昏的光仿佛也渐渐黯淡下去,只留下一些影子还残留在表面上徘徊不定,那帮人似乎是打累了,气喘吁吁的说了些什么就气冲冲的走了,他看见刚刚那个被围起来在地上打滚的少年总算有机会露了个脸,他身上脏兮兮的不像个样子,就连鞋子貌似也被打掉了,头发乱糟糟的跟个鸟窝一样。


      他看见那个孩子狼狈的站起来,又一瘸一拐的去找自己的鞋套在脚上,他看见那个孩子貌似擦了擦脸,不知道是哭了还是在擦伤口,可能就在这个瞬间那个孩子突然抬起头发现了自己。


      然后,他看见那个孩子呆呆的看着自己,嘴角似乎咧开一个笑容。


      啊,被发现了呢。


      罗这么想着,对少年的示好没有反应,他只是简单的离开了那个位置,把烟头扔进医用垃圾桶里,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下行装,干脆利索的离开了医务室。


      在他从学校后门出去的那一刻,他突然对那时候有了些回忆,他确实是说了些什么,像是寻找了好多年的东西终于露了个口一样。


      “无头幼虫”


      他嘟囔着。


      记得当年刚说完这话,他就笑了。


      回复
      5楼2018-10-14 00:04
        5.


        有人说罗欺负弱小,他不可置否,但是对方如果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的话说什么都是徒劳,基德的团队在学校里的名声可以说是臭名远扬了,所以欺负弱小这种事他们没少干,罗也经常陪着他们干。


        他们看着一个瘦成猴一样的小子只是不愿意把钱交出来就被打的满地找牙,这种事根本不需要原因,只要是他们想了,下手轻重完全是看心情,他们毫不畏惧,他们这样的团体在老师那里是行不通的,老师不敢管也懒得管,反正他们迟早也要成为社会倾倒的垃圾,何不自己给自己找个痛快呢?告诉家人也没用,家长能做的最多是告诉学校或者警察,告诉警察干什么,他们又没证据是自己的团队打的,再说了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他们这样的根本不算是犯罪,顶多关几天就出来了,反而如果对方告诉了别人给自己惹了麻烦,下一次见面可就不好说了。


        至少跪着求情是不太管用的呢。


        罗见这种事情见多了也就麻木了,这种事情对于自己目前处于的小团队而言,几乎可是说是促进感情的一种方式了,他们打同一个人,把所有的脏水都往一个人的身上泼,会感到对方的想法跟自己在这方面也是一样的,让它们的团队更加坚固,毕竟一个人不敢干的事情,一群人干的话怎么说也是有勇气了。


        所以罗并不同情那些曾经被他踩在脚底下同情的人,他想,这种人恨也不应该是恨他们,而是恨自己才是。


        恨自己太过弱小而无法在这个社会上活的心安理得。


        “哈——”


        罗难得起了个大早,还是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他记得今天学校要开会,但说开会其实也就是瞎讲一些大道理,罗的职责就是当个旁听为他们伟大的校长鼓掌就可以了,一路上阴阴沉沉的走,天还没破晓,朦朦胧胧的都是一片。


        罗猜想今天一定依旧不走运,莫名其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等罗在楼梯口见到路飞的时候,他也算是有了心理准备了,那孩子就坐在医务室的门口,身后倚着门,两个腿曲起的坐在那里,罗走上前想叫醒他,但看到路飞身上的伤势的时候还是皱了一下眉头。


        路飞歪着头睡,脸上有一道道的血干涸的痕迹,,蜷缩的腿像是被固定了一样,梦中的他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一样,挣扎的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的转过头,看见罗以后才松口气,眯起眼笑了。


        “是特拉男啊”


        他拍拍路飞,随着让他跟进了医务室。


        6.


        有时候生活真像一场戏,安排好了开头,过场,结尾,却总是始料不及。


        罗哈了一口气,腹部下侧的一道划痕,伤口并不深但能看出来是钝器伤的,里面感染了还在化脓,于是罗费了点时间才用棉球给伤口消了毒,又用药布包好绑上绷带,算是包扎完毕,刚来的时候路飞的鼻子被打了,流着鼻血就一路到了医务室。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路飞,这时已经脱了上衣,包扎好了伤口,盯着柜子上的糖发呆。


        “为什么不还手?”


        罗皱着眉头问路飞,血腥味还在屋子徘徊着。


        “你的话,应该能把他们.........”


        “特拉男”


        路飞突然叫住罗的名字,罗看见他慢慢扭过头,脸上是暴行以后残留下的伤痕和鲜血干涸以后留下的血块,看上去很奇怪恨滑稽。


        “特拉男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他没办法回答他。


        “果然,特拉男的目标也不是这里不是吗。”


        他看见路飞呆呆的看着他,眼神里空荡荡的,像是,要溺死的鱼一样。


        “你们的游戏我无权干涉,但我只能告诉你,草帽当家的”

        他和路飞的距离很近,他伸手用食指点到了路飞的左胸膛上,也就是心脏的位置,说道。

        “再这样下去你会死掉的,草帽当家的”



        他说的很直白,但也很现实,没有谁会在和同班同学玩的时候,动刀子砍人的,这次只是划破了,下次,也许就不这么简单。

        “我只是个校医”

        罗很无奈,他没有时间陪路飞玩闹,也不会管为什么路飞会摊上这些事情,他只能告诉路飞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是不会帮路飞收拾残局的,如果必要的话,他会选择让他离开。



        “不,我不会”

        路飞像突然回过神了一样,肯定的说道,抬头正撞上罗的视线,然后他勾起了嘴角。


        “因为有特拉男在啊”


        路飞握住罗指向自己心脏的手,移到自己的嘴边,他闭上眼用唇轻轻的吻着罗手指上的纹路,下唇和上唇勾勒出亲吻的痕迹一路顺到手心,他握住罗抚摸的手腕,把耳朵贴到手腕的动脉上倾听着。


        “像这样跟特拉男呆在一起”


        “会有一种自己还活着的感觉呢”


        说完,他亲吻了那个地方。


        回复
        6楼2018-10-14 00:05
          “用财报换”,倒不如直接说是“用我对你的感情换”。每个人的感情都是闪闪发光的金子,如果将这些金子收集起来,融进体内,愈发堆积为世上最无价的宝库,因而感情是最不容易泄露给别人,那是组成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所以特别喜欢这篇里面的路飞,来来回回进到这个医务室,即使遍体鳞伤,即使身无分文,也要笑着对医生说“啊,被发现了”、“用财报来换”。两个人都想见到对方,都用不同的方式换来和对方的一丝丝相处。一个是抗拒、克制又隐秘的,无法摆脱想要接近的心情;另一个用最强烈、最直白又最真实的面目一次次冲击对方,“寂寞”、“我不想你一个人”,直球式表白会让人节节败退,最后得到的就是那串亲吻,太喜欢那里的描写了!!!要怎样喜欢一个人才会一遍遍亲吻骨节、由指尖亲吻手腕,最终才会虔诚地吻上知无不言的地方。
          我哭着再看一遍QAQQQ请奥奥多多产罗路呜呜呜 太有感觉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0-14 01:09
            呜哇啊啊,楼主还记得我吗,您的“来自长者的爱”还更新吗?呜呜呜,,不过这个也超好看,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25 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