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8,284贴子:1,389,022

【纵剑行侠·文】故人久未见(盖聂×少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次少主大叔联谊活动时在微博写的文,转发一下(´▽`ʃ♡ƪ)
穿越邪教cp,文章还是很正的,不喜勿喷(っ╹◡╹)ノ❀
我的微博ID:汐汐君颜ฅ՞•ﻌ•՞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0-12 22:0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12 22:07
      汐汐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10-12 22:08
        我是亓小豆子你知道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10-12 22:09
            【三】
            这样安静过了一月左右,盖聂没有限制少羽的行动。少羽到处转悠,研究如何回去,却一无所获。
            这日,少羽将面前的木桩劈成两瓣、四瓣、八瓣……劈到无法再劈,少羽正想去拿把菜刀继续,抬头却看见一人站在门口。
            黑色粗衣,和盖聂一样的款式,却显出不一样的气质。褐发中掺着白发,一条红布缠着头,双眼狠厉。
            “卫庄?”少羽低声说了一句,却被那人听见了。
            卫庄不屑地看着他,道:“我说师哥这些日子老往外跑,原来收了个奴仆。”
            少羽握紧手中的斧子,瞪着他道:“你再说一遍。”
            卫庄轻轻笑了笑,“师哥既然告诉你我的名字,难道没告诉你我是谁吗?”
            少羽正想把斧子给他扔过去,盖聂却出现在两人中间,对他道:“少羽,你回屋。”这还是盖聂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少羽把斧子扔地上,瞪着卫庄哼了一声,回去了。
            也不知外面两人说了什么,反正没过一会儿卫庄便走了。
            盖聂进屋对着少羽,开门见山:“你到底什么人?”
            少羽知道他在问自己为什么会知道他和卫庄的名字,最后只能再次重复那句和他说过很多次的话:“反正我知道,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不管怎样我不会和你作对,你想让我走我就走,要我留我就留。”
            盖聂淡淡地看着他,把轻轻剑放到桌上,道:“吃饭吧。”
            【四】
            少羽记得,来到这里前,他是受伤落了水,便向盖聂打听了附近的湖泊,准备去调查一番。
            今日盖聂迟迟没有送晚饭,少羽心里有些埋怨,看着月亮高高悬在夜幕,估计他是不会来了。
            再等一炷香,少羽暗自对自己说。
            一炷香过后,小屋依然沉寂。月色朦胧如水,竹影萧萧。
            独自出行,迎着夜空下清冷的风,倒不觉得什么,毕竟是流浪多年的人了。
            到了盖聂说的那湖边,却发现早已有人在那。
            那人坐在湖边,白衣已然湿透,泛着泠泠月光。风带着凉意徐徐吹过,给世界渲上分冷清。
            “盖聂。”少羽走过去,问道:“你在这儿做什么?”
            盖聂看了他一眼,未答。
            少羽在他旁边坐下,湖面水波粼粼,月影明亮动人,唯一的不足,就是这秋风萧瑟。
            “你不冷吗?”少羽看着他湿透的白衣,不禁发问。
            盖聂看着水中月,眼中捉摸不透。
            “问你个问题。”
            “嗯?”少羽歪头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如果有两个人身处危险,你的能力只能救一个,怎么办?”
            少羽认真想了想,问道:“两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陌生人。”
            少羽瞪大眼睛:“你就在纠结这个?”
            盖聂看着他,重复道:“你怎么办?”
            “既然是陌生人,和你没有关系,你就没有救他们的义务。能救是最好,救不了也用不着自责,根据现有的情况判断不就行了。”
            少羽又低声自语道:“若是在乎的人,才要拼尽一切的去保护,不管面对什么……”
            盖聂沉默着,月光下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
            不知过了不久,少羽觉得夜下风中,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尴尬冷寂,又瞧了眼盖聂,忽地跃入水中,扬手把水往盖聂脸上泼。
            盖聂一惊,运气打散水波,问道:“干什么!”
            少羽笑了笑,继续泼。盖聂避了几次,最终反守为攻,跃入湖中,“对打”起来。
            两人打得越发没有章法,什么战术招式全抛之脑后。最后少羽一手拽住盖聂,一把将他拉入水中,盖聂也是没想到他有这般力气,全然没有防备。
            待两人浮出水面,少羽只是大笑,笑得放肆。盖聂也不知他到底在高兴什么,只看着他,嘴角却不自觉地向上微微勾了勾。
            少羽笑够了,问道:“心情好了?”
            盖聂转身上岸,“回去吧。”
            “我饿了。”
            “想吃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12 22:09
            汐汐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12 22:09
              顶个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0-12 22:13
                  【五】
                  初阳透过密林落在小道上,伴着嗒嗒马蹄声,很是轻快。
                  少羽驾着车,看着前方,脸色有些沉重,阳光映着,却有几分少年人的俊朗。盖聂坐在后面,闭目养神,明明五官秀丽,却自有一番沉稳。
                  本该是盖聂驾马,但少羽耐不住寂寞,担上了此事。
                  他们此行是去咸阳。少羽不知心里是何滋味,又打了什么主意,反正缠着盖聂带他去了。
                  “再翻过两座山就要到了。”盖聂开口道。
                  “哦。”少羽抬头看了看天空,这时太阳已经偏西,阳光很是柔和,云层染上大片大片的殷红。
                  “今晚在林子里休息吗?”若是赶夜路,明早应是能到咸阳,但这一路两人不紧不慢,少羽不认为盖聂会着急这点时间。
                  “天黑了就休息。”盖聂淡淡道。
                  继续走了一阵,在最后的夕阳下看到了屋檐篱墙,像是一个小村落。
                  “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下了。”少羽笑道,手中马鞭一挥,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但迎接他们的,是一片死寂。
                  尸体横卧街头,鲜血沁染了土地,空气里尽是可怕的血腥味。
                  其中壮年人偏多,却也不乏妇女儿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黑衣人的尸体。
                  “何方盗贼竟如此歹毒?”两人小心巡视一圈,却没发现一个幸存者。
                  “来此的不是盗贼,住这儿的也不是农夫。”盖聂用剑把一个壮年男子翻了个身,道:“你仔细看。”
                  少羽细细打量,恍然大悟:“这些都是用剑好手。”
                  “进屋看看。”
                  村里的屋子大都简陋,却十分干净。若有一个贤惠的女主人,想要如此并不难,可家家户户都是这般,就显得有古怪。
                  盖聂用剑敲了敲地板,走在前面的少羽回头看他:“有暗道?”
                  “嗯。”盖聂点点头,“找找吧。”
                  经过盖聂同意,少羽翻箱倒柜,可算是找到了一串奇怪的符号。
                  “盖聂,这里似乎是秦国的文字……”
                  盖聂靠过来,仔细看了看,回答:“并不全是。”
                  天色已昏暗,少羽点了蜡烛过来,盖聂还盯着那些文字,嘴唇微抿,表情严肃。少羽便不打扰他,在他身边放下一根蜡烛照亮他面前的事物,自己到其他地方寻找线索。
                  当盖聂刚想出些眉目要将少羽叫来,回头却见少羽已经用暴力掀开了地板。
                  “走吧。”少羽冲盖聂笑笑。
                  盖聂面色沉了下来,道:“你可知这样有多危险?”
                  “机关术我还是知道一点的,我又不傻。”少羽耸耸肩,去拿了烛火,道:“快走啦,去看看!”
                  盖聂无奈地看着他,跟上前去。
                  【七】
                  暗道很长,也不知通往哪里,远处上一片漆黑,看不到尽头。黑暗中只有两个人的脚步,以及深深浅浅的呼吸。
                  “盖聂,我们似乎在走上坡路。”
                  “是的。”
                  也不知这么走了多久,反正早已离开村子,估计距离,应该到了村庄附近的那座山上。
                  看到远处的模糊的洞口轮廓,少羽道:“到出口了!”
                  盖聂忽地抓住少羽的手腕,只听“嘭”的一声,洞口炸裂,石块飞溅,爆炸声接二连三地传来。
                  “走!”
                  两人迅速退到安全区域,但整个地面都在晃动,头顶的坚石似乎随时会塌下。
                  “盖聂!我们……”少羽话未说完,却见盖聂突然冲了出去,少羽也不多想,启步追去。
                  长剑出鞘,寒光一闪,巨石化作碎石。盖聂扑向一个角落,用身体护住身下的东西。少羽双手撑起块巨石扔去,卡在盖聂上方,自己托住另一端,挡下了所有的碎石。
                  盖聂迅速起身,抱起一团白色的东西。少羽动作也不慢,放手退开,巨石一下砸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两人往后跑去,直到声音渐渐消失,地面停止了震动,两人才停下来缓口气。
                  “盖聂,你抱的什么?”少羽终于找到机会问这个问题。
                  盖聂掀开自己的披风,一个白色的小家伙探出头来,毛毛的,软软的,像一团柔软的白雪。
                  少羽愣住,抬头看了看盖聂,缓缓道:“……盖聂,你饿了吗?”
                  怀中的小白兔耳朵竖起来,粉红的小鼻子一动一动的,望着少羽伸直了脑袋。
                  少羽把它从盖聂怀中抱了出来,举得老高,装作认真道:“现在是要烤来吃吗?”
                  兔子动了动大腿,似乎听懂了少羽的话,立马挣扎起来,有力的腿用力蹬着少羽的手。
                  盖聂从少羽手中把兔子抱回来,窝进自己怀里,顺了顺它的毛。兔子也乖乖安静下来。
                  “你为什么救它?”少羽头一次对盖聂有了几分指责的意味。
                  盖聂没回话,看了看怀中的小家伙,又仰起头看了看上方,道:“今日月圆。”
                  少羽一怔,抬头看去,原来此处有条裂缝,不知是原来就有,还是刚才形成的。凹凸不平的石缝,直达高处,皎洁的月色如水般倾泻。
                  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月圆。
                  “找到出路再说,你打算一直带着这个小东西?”少羽抱着手臂看着他。
                  盖聂蹲下身将小家伙放下,小白兔便迅速跑开了去。
                  “挺可爱的小家伙。”少羽终是笑了笑,道:“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12 22:14
                    【八】
                    两人想原路返回,但发现那条路已被封死。不过由于之前的爆炸,意外地发现了其他暗道。除此之外,是数不尽的火药。
                    盖聂道:“看来此处是个火药的藏匿地点,只是不知是秦国的,还是叛逆份子的。”
                    少羽哼了声,道:“这里错综复杂,还是小心自己吧”
                    一路行着,也不知谁触碰了机关,一个木桩飞来,两人向两边躲开,又有两张大网扑下。
                    长剑过处,皆变碎尘。
                    盖聂看向少羽那边,原来他的剑法也不是那么差。他知晓他更喜欢用长枪,但鬼谷学的是剑法,名剑不少,却极少有其他武器。遂走时挑了把剑给他,少羽也欣然接受。
                    “前面是出口,冲出去!”少羽高声道。
                    两人一路劈石斩箭,势不可挡。快接近洞口时,少羽忽地一个侧身向后翻去,扑到地上滚了两圈,一箭刺穿小腿。
                    盖聂大惊,但也反应迅速,飞身到他面前,长剑挥动,斩下一片利箭,然后转身提起少羽衣领,将他扔到安全区域,自己随后跟去。
                    功亏一篑。
                    “你……”盖聂看着白色的小家伙从少羽怀里钻出来,愣了愣,道:“……这次你饿了?”
                    少羽笑了笑,揉着怀里软软的家伙,道:“我喜欢,不行吗?”
                    盖聂沉默着,蹲下折断他腿是的箭羽,一把抽出。少羽倒吸一口冷气,骂道:“你不会先说一声!”
                    盖聂拿出随身的膏药,削下一块披风,一边给他包扎伤口,一边道:“再这样莽撞就真没命了。”
                    少羽撇撇嘴:“彼此彼此。”
                    止了血,盖聂抬头问道:“你想把它带出去?”
                    “不然呢?你忍心留它在这儿?”少羽抱起兔子凑到盖聂面前。
                    盖聂往后躲了躲,扭过头没说话。少羽笑着把兔子放到自己怀里。兔子四处看了看,爬到少羽肩上,轻轻嗅着他耳边的鬓发。
                    “调皮的家伙。”
                    盖聂转过身背对少羽,道:“我背你出去。”
                    “你能行吗?”
                    “没什么不行。”
                    少羽想来也是,剑圣可不能小瞧了。
                    于是盖聂背起少羽,少羽护着兔子,再次闯入机关区。
                    【九】
                    月光明明,林中景色静谧动人。微风过处,如沐清水般凉爽。
                    几个黑衣人聚集此处,一人问道:“准备好了吗?”
                    “一切准备就绪。”
                    那人做了一个手势,另一人便点燃一支箭,拉开了弓。若是点燃了山脚的火药,便可炸掉整座高山。
                    箭羽一发,一粒石子击来,将箭折断。
                    黑衣人一惊,接拔出剑来,喝道:“谁!”
                    少羽低声道:“喂,盖聂,放我下来。”
                    盖聂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动。
                    “难道你想让他们炸了这里?”
                    盖聂遂把少羽放下,低声道:“你自己小心。”
                    少羽笑了笑,“放心去把他们解决了!”
                    盖聂当即提剑冲出,快如疾风,黑色披风鼓起,更衬白衣似雪,长剑闪过,血色落下。
                    黑衣人情急之下,点燃了身边的火药包扔去。
                    “盖聂!”
                    盖聂踢开火药包,砸在树上爆炸开来。几人齐齐扑倒在地,得以幸免。
                    黑衣人似乎豁了出去,将身旁的火药尽数点燃扔出。盖聂迅速退开,仍能感觉到热气铺面。
                    烈焰升腾,火光冲天,也不知是谁投出一块燃烧的木桩,直冲山脚。
                    盖聂回身追去,看着一个紫色身影扑上前,将木桩撞到另一个角落,接着便是一阵又一阵的爆炸。
                    所幸爆炸很快停止,没有太大的塌陷。
                    摔倒在崖边的少羽坐起身冲盖聂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
                    盖聂刚松一口气,脸色骤变,提步冲去,大声喊道:“躲开!”
                    崖边岩石破碎断裂,少羽的裤脚早已鲜血淋漓难以移动,失重感袭来,耳边是那人急呼的一声“少羽——”,映入眼眸的一轮温柔明亮的圆月。
                    疾风呼啸,直到河水将一切淹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0-12 22:18
                    哇 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12 22:21
                        【十】
                        “少羽。”
                        痛……
                        眼前白衣黑发依旧,少羽心中石头落地,攥了攥他的的衣袖,放心睡了过去。身边有凉风吹过,但在跳动的火焰旁并不觉得冷,很温暖。
                        那人僵了僵,望着睡去的少年,最后无奈地摇摇头。
                        等少羽彻底清醒时,面对眼前人,他完全愣住:“盖,盖聂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坐在他身边的,已不是那个稚嫩的少年,而是真正的剑圣。初阳从云头探出,温柔舒适,他眉目棱角分明,历经磨砺,更加坚毅。
                        盖聂看了他一眼,道:“你独自引开秦兵,受伤落水,忘了吗?”
                        引开秦兵,受伤落水……是的,他记得。
                        “但是盖聂……”少羽对上面前人淡然深邃的眸子,忽地不知该说什么。
                        那么盖聂……那只是一场梦么?
                        少羽揉揉额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耳边却听见盖聂问道:“你只有这一处箭伤吗?”
                        少羽一怔,向自己的右腿看去,那里被涂上草药,已用白色衣角包好。
                        少羽震惊地看向盖聂:“这伤口!”
                        盖聂拿出条黑色绸带,问道:“之前有谁为你处理过吗?”
                        少羽忙将绸带接过,震惊之余嘴角含笑:那不是梦!
                        盖聂将少羽的神情尽收眼底,靠近他转过身将他背起,道:“回去吧。”
                        “盖聂先生……”少羽想了想,终是没多说什么,毕竟谁信呢?
                        又一次趴在他背上,不过一夜而已,他却明显地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成长变化。
                        如梦一般。
                        与他道别时,少羽大喊了声“盖聂!”,他没有回头,自己却吃了范增一颗爆栗:“怎如此没大没小!以前的东西都白学了?”
                        两人都有自己的路,以致许多年都没有交集。
                        但,多年后好歹是又见了一面。
                        【十一】
                        利箭呼啸而出,却被一剑斩断,白色身影略过,已救下差点为人桌上餐的兔子。
                        少羽放下弓,翻身下马,动作行云流水,煞是好看。紫衫猎猎,褐发飘扬,不再像过去般稚嫩,而有着一种无可言说的气质。
                        少羽笑了笑,作揖道:“盖聂先生。”
                        这些年,盖聂变化不大,只是发间多了些许银丝。他抱着白兔,与他的白衣融为一体。
                        “项将军箭法不错。”
                        少羽笑了笑,道:“能得到盖聂先生称赞,看来是真的不错了。”
                        风过萧萧,寂静夜空,明月如玉。
                        少羽走近,将兔子从盖聂怀中拎出来,举到自己面前仔细看着,嘴角勾起,摸了摸它柔顺的毛。
                        “要吃了它吗?”盖聂开口道。
                        “不吃了。”少羽把兔子搂进怀里,“明早走的时候再将它放了,怕它落了别人口。”
                        “既然喜欢,刚才为何放箭。”
                        “刚才它只是食物,现在不是了。”少羽挠挠它的下巴,道:“是吧?”
                        盖聂抬头看了看月色,问道:“你守护一个东西的标准是什么?”
                        少羽想了想,道:“喜欢就是喜欢,守护就是守护,我只按心里的想法,哪儿有什么标准。”
                        “……你没变。”
                        少羽疑惑地抬头,“什么?”
                        “没什么,告辞。”盖聂拱了拱手,就要离开。少羽立即将他叫住:“盖聂!那个,不去我那儿坐坐?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喝次酒。”
                        “不必了。”
                        【十二】
                        盖聂迎着月色回去,林中寂静,天色澄澈。
                        那晚也是这般的月夜。
                        他沿着河流寻了五日,却没有那个少年的消息。
                        他来到咸阳得到嬴政赏识,又私下打听,但都一无所获。
                        他以为那个少年已经死了。
                        他为荆轲的承诺抛弃一切,逃亡在外,他一点不在乎。因为他的朋友真的太少太少。
                        直到那日林中醒来,再看到那个少年的惊喜,想也没想,一剑杀死了无双。只是未等他去确认,意识就再次消散。
                        再醒来时,少年一口一个“盖聂先生”,不失礼貌,但实在生疏。
                        本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毕竟自己都成了大叔,那个少年也该长大了。
                        但他们一样臂力惊人,一样爱使枪,有时很认真,有时很调皮。只是对他依然生疏,带着些对长辈的敬畏,总之不会和以前一样。
                        自己向来朋友很少,也早该习惯。
                        直到那晚把他从水中救起,他惊喜又犹豫地直呼自己的名字,自己也记得他腿上的那个箭伤,一样的位置,一样的深度,为了一只兔子留下的。
                        但自己什么都没道破,两个人的路,终究不同的。
                        【十三】
                        但盖聂没想到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他曾破釜沉舟,闻名于世,最后却四面楚歌,自刎乌江。
                        但那个少年始终没变,在乎的,他会拼尽一切去珍重,不在乎的,他也不会放心上。
                        仿佛一切是命中注定,世事变迁,生死无常。
                        自己终要守着自己的信仰去坚持,不管前路如何。
                        只可惜当初没有和他说一句:
                        “好久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12 22:22
                        最后一章果然又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12 22:23
                          另外提一句,比起微博我要加一段青羽×奶聂的番外
                          我有空就写,主要现在学校事情有点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0-12 22:2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12 23:48
                              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0-13 07:56
                                给你顶帖,欢迎来贴吧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13 11:44
                                  写的好棒!似水流年,一梦终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0-13 13:36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13 13:5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0-13 22:31
                                        好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0-13 23:11
                                          哇的一声哭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14 13:22
                                            写的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14 18:08
                                              一步,
                                              一路,
                                              一天下。
                                              一剑,
                                              一指,
                                              一江湖。
                                              一言,
                                              一信,
                                              一承诺。
                                              一人,
                                              一心,
                                              一回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16 11:24
                                                厉害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16 11:57
                                                  好感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21 18:25
                                                      【十四】
                                                      历史,有时候就是那么相似。
                                                      双目相对,这边是惊讶,那边是更是惊讶。
                                                      少羽不该出现在这儿,他记得,他该是死了,在乌江河畔。那凌冽的风,那刺鼻的血腥味,那永远好不了的伤。但他现在没有痛觉,只觉得疲惫,带着从心底升起的无力感。
                                                      微微抬了抬手臂,如当初那般冲那少年挥了挥手,便一头栽下,失去了所有意识。
                                                      【十五】
                                                      再次醒来时,青帐交织,流苏垂落,没有过多的花纹,却是绝对不便宜的布料。
                                                      “醒了?”
                                                      记忆中的声音响起,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少羽侧头,看着那人,那人也盯着他。看着看着,少羽不禁笑出声。
                                                      那人也不恼,肃然问道:“你是谁?”
                                                      “没想到还能见到你。”嘴角微勾,眼睛半眯,这般神色配着这般容颜,令人心下漏了一拍,接着他又豪气地笑道:“你救我回来时不是猜到了吗?嗯?盖聂。”
                                                      此时面前这个白衣少年不可置信地皱了皱眉,没有回话。
                                                      “你还是这样没意思。”少羽躺回去,看着头顶的绸幔。
                                                      “我没有救你。”盖聂淡淡地开口,眸中流出一种奇怪的神色,“你这身体……早已没有生气。”
                                                      少羽愣了愣,但也没有太多惊讶。他本来就是死了的。
                                                      活着,也没意思,因为他们都走了,天意如此……
                                                      只是他不知道上天此举又是做什么,逗他玩吗?
                                                      “少羽……”盖聂终于叫出这个名字,虽然他依然是难以置信的,但他向来不外露感情,别人也看不出他心底的想法。
                                                      见到这个人的那一刻,他想起那个失踪两年的少年,眉目间有着相同的影子,但很多地方却是不一样的。
                                                      那人眼中的光,熄灭了。
                                                      【十六】
                                                      少羽身体完全不行,一天十二时辰都躺床上。盖聂问他要不要出去走走,曾经一刻也闲不住的人只答“走不动。”
                                                      盖聂也不多说什么。
                                                      这样安安静静过了几日,盖聂出趟远门,少羽才想起此时盖聂在嬴政手下做事。
                                                      少羽也曾幻想其他可能,但他不觉得自己换做那时会做别的决定,他的人生,不需要去追悔,就算失去一切,那也是命中注定。
                                                      脑中闪过许多东西,少羽揉揉太阳穴,刻意压下所有的悲凉。
                                                      【十七】
                                                      盖聂回来时,第一时间去看少羽。还好,他还躺在那儿。
                                                      “喂,盖聂。”少羽笑了笑,陪我喝酒。
                                                      盖聂看着他,淡淡道:“好。”
                                                      两人就着几盏灯火,四周桃树环绕,幽香袭来,和着酒香,让人有了几分醉意。
                                                      两人喝着闷酒,竟是一句不谈。
                                                      忽地起了风,沙沙声中,桃花纷飞起舞,扰乱了发丝。乌云吹散,明亮月光倾泻而下。
                                                      少羽忽地抬头,风停,起舞的褐色长发轻轻落下,勾勒着他惊为天人的轮廓。
                                                      嘴角勾了勾,少羽道:“盖聂,记得那只兔子吗?”
                                                      盖聂轻轻放下酒杯,“记得。”
                                                      “别忘了。”
                                                      盖聂疑惑地看着他,眼前一黑,再次能看见时,眼前已没了其他人的影子。
                                                      盖聂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轮明月,月光澄澈如水,就像第一次遇见他的那个晚上,他们救那只兔子的那天晚上,他消失的那天晚上……
                                                      不会忘记的,他自己的初心,自己选择的路,都不会忘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20 20:48
                                                      话说我本来想写青羽怎么调戏奶盖,怎么豆比,怎么霸道,怎么嗨皮 。转念想到项羽死了之后跟奶盖这样玩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然后就又走到了莫名其妙的思路 要不要重来一章和正文无关的纯发糖的番外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1-20 20:4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20 20:54
                                                          好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20 23:1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20 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