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58贴子:1,369,714
删帖重发




之前那个帖子有些地方链接不好,所以我删了重发,这是我修改过的,内容都一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08 17:22
    希望能有人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08 17:22
      前言
      我徐暮云一生不过只是一个玩偶,不值得别 人去爱.
      我白真一世英明,却栽在了一个“情”字 呵 真是好笑.
      由爱而恨,呵,这老天,可真会戏弄人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08 17:23
        开篇——死亡
        “焉逢,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值得去信任吗!”
        “你杀我兄弟,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种冷酷无情的怪物!”
        “冷酷无情?怪物?呵,焉逢,我原来在你心里是这种人!”
        他笑了,笑得多么刺眼,他的笑里带着一丝讽刺,一丝绝望.
        “少废话,你杀我兄弟,我要为他们报仇!”
        语毕,焉逢手持方天画戟,向暮云刺去,暮云迅速转身,提起剑,向焉逢刺去,就在剑要刺入胸口时,暮云把剑收回,攻击焉逢的,只是剑柄,可是方天画戟却直直地插入了暮云的胸口 .
        “冰块!”
        耶亚希跑来,见暮云单膝跪地,捂着胸口,心口的血 染红了他白洁的衣服 .见状她赶忙扶住暮云
        “冰块你怎麽样”
        耶亚希红着眼看向焉逢“焉逢,他是你弟弟,你可以打他,可以骂他,但你不能杀他!”
        焉逢被刚才的一幕吓到了,他以为他会躲开的,他以为他不会这么轻易被自己所伤,但终究是他以为,他就那么站在那里,脸上,还保留着刚才的那一丝惊讶,.直至被一个声音唤回了神.
        “焉逢!”
        他回过头,一脸惊讶地望着声音的来源,没错,那声音的涞源正是焉逢所说的 他死去的战友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你们不是死了吗!”
        焉逢看着他们,他现在,该说是高兴呢,还是后悔?
        “我们没有死,当时暮云为了骗过紫衣只是用剑气封住了我们的心脉,让我们处于假死状态,我们也是”
        “冰块!你怎么了!冰块!”
        刚刚才醒来还没说出口,昭阳就被耶亚希的话打断,.
        他们齐刷刷的望向被忽视的暮云,发现他的身体在慢慢消失.
        “暮云!”
        焉逢反应过来,向暮云跑去,可,终究是晚了,暮云的身体在离焉逢一米的地方就消失殆尽了.“不!不要!不要离开我!是我错了!哥哥错了!你回来啊!不要”
        焉逢无助的跪在地上,眼神空洞的望着暮云消失的地方,而最后那声不要,声音也小到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08 17:23
          一_回归
          天族十里桃林:
          桃花夭夭,片片桃瓣随着微风,飘向一处,慢慢的,化成了人形.
          远处正闲的发慌的千诺看到此景高兴的向他跑来,千诺手一挥,向那人注入一丝灵力,那丝灵力,不断的在那人身上旋转,慢慢的,那人睁开眼睛,坐起身.
          “白真哥哥!”
          说着,千诺一下熊抱住白真“千诺,你怎么在这?”
          白真满脸无奈的推开千诺.
          “我听说你历劫要回来了,我就想来看看你”
          千诺被白真这么一推,不乐意了.
          “白真哥哥,你历劫好不容易回来了,你陪我去梦玲玩吧”
          白真脑袋一阵刺痛,突然想起了什么,推开赖在身上的千诺.
          “千诺,我还有事要办,下次再带你去玩”
          千诺脸上的期待,瞬间变成了失望.
          “好吧,那白哥哥你要去哪?”
          “应龙族”
          二_再遇
          应龙族结界口:
          千岳见到远处走来的白真,脸上充满怒气.
          “徐暮云,你还有脸来,我们小姐都被你害成什么样了!你还敢来!”
          千岳想起在凡间,要不是徐暮云,他家小姐也不会变成这样,要不是他,他家小姐怎会错过醒来的机会!
          一旁的千诺看着满脸怒气的千岳,气道
          (不要问我千诺为什么会来,你们想想,以千诺那一不带她去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能不带她来吗)
          “你们应龙族就是这么招待尊神的吗?这可是四海八荒唯一一位尊神 ,是你能惹得起的吗!”
          “尊神,是千岳冒昧了,还请尊神不要怪罪”
          千岳听到神尊二字,赶忙向白真行礼道歉.
          “无事,本尊想见一下你家小姐”
          “好的,这边请”千岳恭恭敬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是分界线———————

          大殿中心,放着一个水晶棺,棺里,躺着一位女子,女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但她的神态就像睡着一般.
          “神尊,这边请”
          千岳带着白真他们来到大殿,旁边正在给兰茵输送灵力,保住肉身的应龙,看到白真,满脸的惊讶——一个凡人,是怎么到天族来的.
          “徐暮云?”
          应龙说的非常小声,但还是被白真听见到.白真不语,直接走到了兰茵身旁,向兰茵输入一点神力,而被无视的应龙以为他要伤害兰茵,直接用灵力攻向白真
          “小心!”
          千诺先反应过来,替白真挡下了这一击,白真反应过来时,灵力已经击中千诺的胸口,他眼疾手快的接住正要倒下的千诺,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好你个应龙,本尊好心救兰茵,可你还不知好歹伤了本尊的朋友,好,很好,那就别怪本”
          “白真哥哥,我好疼”
          尊无情还没出口,就硬生生被千诺的话憋回去了.
          “没事,我带你回去疗伤,会好的”
          白真脸上的愤怒瞬间变成温柔.他不顾一切地将千诺抱回十里桃林疗伤.
          走前留下一句——你们好自为之
          此时的应龙完全是懵#的,本尊?他到底是何人?
          此时千岳走上前,脸上充满了担忧.
          “族长,您这次惹错人了,他可是四海八荒唯一一位神尊——白真,你这次伤了他朋友,咱们这下可有大麻烦了”
          “神尊!这怎么可能,四海八荒至今无一人能历得了这尊神之劫,他是怎么做到的!”
          应龙听到尊神二字同样大惊失色.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08 17:24
            三_宴会
            十里桃林: 白真抱着千诺飞速向木屋跑去.
            “千诺,挺住,别睡,马上到了,挺住”
            “没有,我没睡”
            千诺此时觉得眼睛很沉,意识也慢慢变模糊,但她那点微弱的意识告诉自己,不能睡.
            白真看着千诺将要合上的眼皮,心里不由得一紧,脚步也加快了.
            进了木屋,白真把千诺放到榻上,双腿盘坐,向千诺输送神力,保住心脉,再输送灵力为她疗伤.
            大概过了三个时辰,千诺才悠悠转醒,白真看到,停止了输送,赶忙起身扶住千诺,让她靠在床上.
            “白真哥哥,我这是睡了多久?”
            “没有多久,你先靠一会,我给你倒点水”
            “嗯”
            白真满脸宠溺地把千诺安置好后,强挺着身子向外走去,刚出门口,一大口鲜血从白真嘴里涌出.
            “白真哥哥!”
            此景正好被不听白真话的千诺看到,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白真哥哥,你怎么样,你别吓我”
            “无事,就是一次消耗这么多神力有点不适应罢了”
            说着,直起身子,用手擦去嘴角残留的血.
            “那就好,白真哥哥,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会”
            千诺口上这么说,但她心里知道,她的白真哥哥是为了就她才这样的,他不说,是为了不让她自责罢了.
            千诺就这么看着白真,屋里一片宁静,但这片宁静终究维持不了多久.
            当 当 当
            刺耳的敲门声响起.
            “小仙参见神尊” “何事?”
            白真没有任何动作,依旧在那打坐.
            “今日是天君寿宴,天君特情神尊前去赴宴”
            “此次前去的还有何人”
            白真依旧没有动.
            “此次去的有轩辕府的轩辕神将焉逢.应龙族公主兰茵.火凤族族长火忌和火凤族王子火炎等”
            白真慢慢睁开眼睛
            “焉逢?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小仙告退”
            白真起身,穿上鞋,整理好衣服,向门外走去,而这一系列动作,正好惊醒了一旁说要看白真打坐,自己却睡着了连进来一个小仙都不知道的千诺.
            “白真哥哥,你要去哪”
            千诺揉揉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你就别跟着了”
            “可是”
            千诺还没说完,就被白真一个法术又睡着了.
            四_赴宴
            天宫: 此时天宫特别吵,所有人都在议论那位四海八荒唯一一位神尊是谁,此中也包括焉逢和耶亚希
            “唉,焉逢,你听说了吗,今天那位四海八荒唯一一位神尊也会来,你说他会不会很厉害”
            “既然是四海八荒唯一一位,那应该会很厉害”焉逢笑着对耶亚希道.
            (什么叫应该!白哥本来就很厉害好吗!)
            “青丘白真神尊到~”
            “白真?”
            “白真?”
            “白真?………”
            众神仙听到白真神尊时,有些不可思议.
            上仙A
            “四海八荒唯一一位竟然是白真,他不是两万年前历上神的情劫时太过伤心,一直在桃林修炼吗,什么时候历的神尊劫的?”
            上仙B
            “人心善变,我们神仙也一样,肯定是想通了,然后去历的呗”
            上仙A
            “说的也对”
            白真刚踏进宫门口,就被坐在前席的耶亚希看见,连忙拍了拍坐在一旁的焉逢.
            “唉,焉逢,你看,那个人是不是冰块”
            “暮云?”
            焉逢惊讶的转过头,按理来说他此时的心情应该是惊喜,但脸上的惊讶和不知所措终盖过了心里的惊喜.
            因为,他害怕,害怕暮云再见到他,不会认他,害怕暮云见到他会满脸的怨恨,害怕那个经常对他笑的暮云又变回了满脸冷漠.
            耶亚希发现了焉逢脸上表情的变化.
            “没事的,我陪你过去看看他,就算他不认你,不还有我圆场吗”
            此时白真正在找着兰茵,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一丝神力应该在一炷香之前就帮兰茵疗好伤并回归他的体内,但是到了现在那一丝神力也没回归,甚至白真连感应都感应不到了.
            白真现在特别担心,他担心兰茵的伤不是他想的那样简单,天宫大殿的人很多,至少也有200多位神仙,虽然用神力找到兰茵并不难,但因为之前白真为千诺疗伤,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现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神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焉逢正跟着耶亚希寻找暮云.
            “不对呀,刚刚冰块是在这的呀?怎么不在了呢?”
            (人家真哥正在找老婆呢,还能站在这等你!)
            “你确定看到的是暮云吗”
            “我确定以及肯定是冰块”
            耶亚希四处打量着,眼神停留在不远处的那一缕青色上.
            “找到了!你看,冰块不在那么”
            “暮云!”
            焉逢脸上充满了惊喜,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担心什么的,全都忘在脑后.
            “暮云,哥哥终于找到你了”
            “谁是你弟弟,我又不认识你”
            白真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兰茵,他不想与焉逢相认,不是因为他怪焉逢,而是因为太麻烦,但焉逢不是这么想,焉逢以为暮云还在怪,怪他没能保护他.
            “暮云,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但你不能不认我,你能不能给我一次当一个好哥哥的机会!”
            “你真的很烦!”
            白真刚刚好像看到兰茵的影子,但是!因为他那个‘好’哥哥一下打断,又找不到兰茵了.
            白真气急败坏的用神力攻击焉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08 17:26
              接上
              让焉逢离他远点,可焉逢像傻子一样,以为暮云体内的剑气还没清干净,剑气又爆发了.(解释一下,白哥因为历神尊劫的时候受轩辕剑邪恶剑气影响,导致神力在白哥愤怒时会变成黑色)
              焉逢想用剑气把暮云困住,一掌击向暮云,可焉逢没想到白真突然转身,你一掌生生击向暮云后背.
              白真因为突然的一击,加上之前为千诺疗伤消耗太多神力,吐了一大口血.
              白真现在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刚才那一击击碎了一样,身体向后一倾,焉逢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暮云.
              “暮云!”
              “冰块!”
              注意,那声暮云不是焉逢叫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08 17:29
                发文贴请按照本吧正确发帖格式走呦


                五_兰茵
                焉逢正欲抱着晕倒的暮云回去疗伤,就被一股强大的灵力击中胸口,力量之大,生生吐了一口血跪倒在地.
                “暮云,你怎么样!”
                远处跑来一粉衣女子,到暮云身边,直接把暮云从焉逢怀里抢过来.
                “暮云,你怎么了,你醒醒!”
                ‘答~’
                一滴眼泪落在暮云脸上.
                女子红着眼,抬起头.
                “你对暮云做了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
                眼看焉逢唤出武器,远处的耶亚希看情势不妙,连大喊.
                “焉逢,快住手!”
                焉逢像没有听到一样,举起画戟,向粉衣女子袭去,耶亚希迅速挡在粉衣女子面前.
                “焉逢,你不能伤她!”
                焉逢看耶亚希挡在刚刚伤他的人面前,直接怒了
                “为什么不能伤她,她刚才可差点杀了我!”
                (不就是打你一下吗,用得着这么矫情么)
                “因为她是暮云的爱人兰茵”
                焉逢听到兰茵这个名字直接惊住了,连忙道歉.
                “是在下冒昧了,还请公主赎罪”
                (你是不是傻,你们之前不是见过吗,兰茵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发型你就不认识了?)
                “既然你知道错了,那我就不怪你了”
                说完,扶起暮云向后宫门走去.
                “等等,我是暮云的哥哥,还请公主把暮云交还给我”
                兰茵听到这话,本来没怎么大怒,听焉逢道歉也消了不少,可听到我是他哥哥直接怒了
                “呵,哥哥,你不配做暮云哥哥”
                焉逢听到这话,也跟着怒了
                “你再说一遍!你知道什么,我这是为他好!”
                “我说你不配!你这叫为他好,暮云之前消耗了大量神力,本就体力虚弱,你还将他打晕,你这叫为他好?在人间历劫时,暮云被你的兄弟打伤了,你什么时候为他说过话,帮他疗过伤,暮云为了你在乎的那些兄弟,暮云差点耗光剑气晕倒,而你在干什么,哦,对了,你只是在旁边一味地指责,这就是你说的为他好?我可真为暮云感到惋惜,有你这么一个‘好’哥哥!”
                说完,带着暮云走了,只剩下已经惊掉的焉逢和耶亚希.
                应龙界: 兰茵抱着白真向大殿跑去,白真感觉好像在被人移动,慢慢睁开眼睛.
                “兰茵?”
                “暮云,你醒了,太好了!”
                白真扶着兰茵站起身
                “我没事,就是灵力消耗的太多了.”
                “你没事就好,刚才可吓死我了!”
                白真看着兰茵刚刚着急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兰茵的头,非常宠若的笑着
                “放心,我现在可是神尊,不会有事的.”
                兰茵放下心,跟暮云相视而笑.
                而这一幕,正好被过来找兰茵的火凤族王子火炎看到,火炎脸上本来满是笑容,但看到这一幕,瞬间变成愤怒,手里要送给兰茵的礼物——幻彩瓶,也被瞬间捏碎
                “为什么!为什么我追求了你几万年,你都没有怎么在意我,而他!区区一个凡人,只跟你相处几十年,你却这么在意他,为什么!为什么!”
                六_火炎
                兰茵转身,发现远处的火炎
                “火炎,你怎么在这?”
                火炎看着慢慢走来的兰茵,迅速收回了脸上的愤怒
                “我是来找你的,我在宴会上没看到你,问看门的宫女,她们说你提前走了,我担心你,就想来这找找你,看你在不在.”
                “哦,我没事,是暮云,他之前救我受伤了,在宴会上被不是人的东西打伤,我扶他过来疗伤”
                说完,示意白真过来,火炎越听越气.
                凭什么他跟你短短几十年你就这么在意他,我跟你几万年,却永远得不到你的关注,凭什么!
                此时火炎心里的气愤已经达到了上线,索性就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白真身上.
                火炎调整语气,上前对走过来的白真说道
                “这天宫的规矩也是越来越没人管了,区区一个凡人,就能到天上来,可真是好笑,我好像记得,凡人没有经过天尊的准许,私自到天上来,可是会被判永世沦为**道,或者永世不得超生,你一个凡人,可担当不起,别以后牵连上了兰茵,到时候可没人救你!”
                兰茵发现白真表情不对,想要上前制止,却被他拦住了
                “你说的没错,凡人私自上天,会被判刑,但,我还记得一条天规,贸然顶撞上神可是会被判跳诛仙台的,更何况你顶撞的是神尊”
                “哼,神尊,我看你是傻子吧,哈哈哈”
                白真不语,兰茵看情事不对,连忙上前制止
                “火炎,你快别说了,他真的是神尊.”
                “什么!”
                火炎脸上的笑容僵住,瞬间变成了惊讶
                “他是青丘白真神尊,北荒的帝君”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08 17:32
                  七_加怨
                  火炎看情事不妙,立刻变得恭恭敬敬
                  “是小仙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上神赎罪”
                  白真手腕一转,黑色的雾气在手掌中旋转,逐渐成型.
                  “既然你这么重视天族的规矩,那我就成全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若有小仙公然冒犯上神,那么那位被冒犯的上神可以自由处置小仙,正好,我这里有一瓶蚀骨散,如果你给我跪地行礼我就放过你,是百日之内受尽蚀骨之痛,还是跪地行礼,你自己选.”
                  白真将药举到火炎面前,火炎握紧拳头,扑通一声跪在地下.
                  周围路过的仙女都分分围观.
                  小仙A
                  “唉,那不是火凤族王子火炎吗.”
                  小仙B
                  “好像是啊,但他为什么要跪在那里?”
                  小仙A
                  “不知道.”
                  小仙C
                  “我想他应该是招惹了什么人吧,你没看他前面还站着一个人吗”
                  小仙D
                  “说的也对,就他平时那德行,不招惹什么人才怪呢,话说,他前面那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小仙C
                  “他好像是青丘北荒帝君白真.”
                  小仙B
                  “对!就是他,唉,你听说了吗,他前天刚刚飞升神尊.”
                  小仙A
                  “神尊,这么厉害,我看火炎今天是完了”
                  火炎双手扶地,向白真磕了一个响头
                  “是小仙今天冒犯了,还请上神赎罪”
                  白真冷笑一声,收回蚀骨散
                  “今日的事我暂且原谅你,你就在这跪一个时辰”
                  语毕,白真不管兰茵的劝阻,直接拉着她走了.
                  小仙A
                  “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正好今天让他受点教训.”
                  小仙B
                  “对,你看他现在那样,哈哈.”
                  火炎握拳握的更紧了,手背上爆出了青筋
                  “你们都滚,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
                  群仙
                  “走走走,快走快走”
                  火炎看着白真离去的地方
                  “白真,今天我在这受到的屈辱,日后,我要让你加倍奉还!” 镜湖边 白真单手搂着兰茵
                  “暮云,你这么侮辱火炎,他要是日后找你可怎么办,他这个人可不好缠”
                  白真对兰茵微微一笑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白真看兰茵还是很担心的样子,又补了一句
                  “你就放心吧,我现在可是神尊,有谁能伤害的了我?”
                  兰茵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
                  “也对”
                  白真一手搂着兰茵,另一手抚摸着(怎么感觉怪怪的🤔)兰茵的头.
                  此时火炎,正在炼妖塔内
                  “我愿以血为祭,以魂为敬,愿远古妖神借我妖神之力.”
                  说完,向炼妖塔中心注入灵力.
                  慢慢的,周围的妖气全想他涌来
                  “白真,我看你怎么逃,就算你是父神,今天,也难逃一死!”
                  黑红色的妖气将火炎完全包裹,炼妖塔内,一片压抑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08 17:33
                    九_魔神
                    翅膀带着白真向上飞去,兰茵见到上来的暮云.
                    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
                    白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随后,用手推开兰茵.
                    兰茵被白真这么无情的推开蒙了,而旁边的火炎看到白真将兰茵推开,瞬间扶住兰茵
                    “白真你干什么!没想到你竟然能上来,好,是我低估你了,今天,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哈哈哈.”
                    只见一丝丝妖气缠绕着火炎,将他慢慢吞噬,再散去.
                    而吸收过妖气的火炎,身上白色带血的衣服变成黑色,那双(不怎麽样)邪魅的眼睛渐渐染成红色 ,他将妖气聚于掌间,瞬间
                    妖气化成一把剑,火炎举剑,向白真刺去
                    “白真,我要杀了你!”
                    白真冷笑一声,向正要刺向他的鬼神剑打入一股神力,鬼神剑从火炎手中飞出,不停的在空中打转,它产生的强大气流,瞬间将火炎击出十米,大概过了5秒,鬼神剑停止转动,掉头,向火炎刺去.
                    白真慢慢向前走,拔出火炎左胸口的剑
                    “哼,鬼神剑不能遇到神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你都不知道,还敢用,死了真是便宜你了!”
                    此时看到这一切的兰茵
                    “暮云,你没事吧?”
                    兰茵不敢直接靠近暮云,因为他看到 ,刚刚白真那副样子,眼神里没有一丝感情,只有,冷漠和杀意.白真转头,对着兰茵
                    “我叫鬼羽凌,白真已经死了,从今以后,我会替白真活着,或者说,我就是,白 真.”
                    但兰茵此时不相信他是白真,她眼前的这个人,没有白真的那种亲和,相反,她眼前的这个人 ,倒像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血液,没有心跳的鬼,鬼羽凌毫不在意兰茵的举动,伸手将兰茵抓住
                    “你要干什么!” “你也到该苏醒的时候了.”
                    兰茵明显被鬼羽凌刚刚的话给整蒙了,只见一丝丝带着魔气的神力进入兰茵体内,兰茵感觉自己的脑袋特别疼.
                    在脑袋里,闪现着无数熟悉而又陌生的片段:
                    “你好,我叫鬼羽凌,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吧!”
                    “若,大战之后我们就成亲吧.”
                    “若,死在你手里,此生,我也无憾了”
                    “我今就要让你以前欠我的,通通!还!回!来!”
                    若羽眼里带着憎恨
                    “五百万年前的事,到现在,咱们也该清算清算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08 17:42
                      十_前尘
                      “ 鬼羽凌,五百万年前的事,是时候该清算清算了”
                      语毕,若羽手腕一转,唤出她的佩剑 —— 坠魂剑,向鬼羽凌刺去.
                      鬼羽凌迅速转身,唤出魂羽剑,称若羽因惯性没及时收住身体时,用魂羽剑将若羽的坠魂剑打落
                      正当若羽想要收回剑,再次攻击鬼羽凌时,鬼羽凌率先将剑收回
                      “五百万年前的事根本不是我做的!我那天只是刚好去藏书阁找书,我连她的影都没看见,更别说是杀了她!”
                      鬼羽凌几乎喊了出来.
                      “没有看见她!?那为什么那天书架上的痕迹是你的神力造成的!别告诉我那是巧合,就算是巧合,那为什么那天你不把解药给我!非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呵,原来这么多年你一直认为是我不给你解药.”
                      “你别解释!我也不想听,你也大可不必装出这幅模样,今天的事先就这样,日后,我定会加倍奉还!”
                      说完,若羽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鬼羽凌并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凝望着若羽消失的地方.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这样,那要从600万年前说起:
                      600年前,世界还是一片混沌,混沌之中除了两股魔力之外,没有任何生物.
                      2000年之后,那两股灵力慢慢化作人形,他们用魔力创造了大地.
                      又过了100年,女娲造人,人间大乱.
                      鬼羽凌为了平复战乱.
                      创造了神仙,并把四海八荒给予居住.
                      但因此鬼羽凌每日大多数时间都在平复各族之间的 纷争极少陪 鬼羽若,鬼羽若每日都无聊的要死,直到遇到她——冥翼.
                      鬼羽若第一次她时,是在 清若湖,那日她们同时来到清若湖,也同时在那里发呆,更同时的在想一个人.
                      慢慢的,鬼羽若发现她每日午时,都会来到清若湖,有次,鬼羽若问她为什么总是来这里,她说
                      “我在想一个人,一个我永远再也见不到的人”
                      那日,她们聊的很欢,鬼羽若突然觉得,她像另一个自己,就这样,她们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可是好景不长,冥翼吴闯了藏书阁,被机关所伤,中了剧毒,她用了所有方法,可终究是无济于事,她无奈之下只好向鬼羽凌求救,可听到的只是一句
                      “那是她自作自受”
                      鬼羽若不甘心,在鬼羽凌门前跪了一天一夜,但她没有等到鬼羽凌的解药,等到的只是冥翼的死讯.
                      鬼羽若跌跌撞撞的来到藏书阁,拿出冥翼中毒之前手里拿着的书,她发现冥翼拿出的书还有第二本,她转身在书架上寻找着,突然,她发现旁边一摞书后有打斗过的痕迹,他仔细一看,她笑了,冥翼根本就不是被机关所伤,也根本不是中的机关上的毒,那痕迹,正是鬼羽凌神力造成的.
                      那毒,也正是鬼羽凌新研制的毒.
                      她大怒,想去鬼羽凌那去讨一个说法,但听到的依旧是
                      “那是她自作自受”
                      鬼羽若冷笑,她现在终于知道了,在鬼羽凌心中,她根本一分不值.
                      后来,鬼羽若离开了鬼界,创造了魔族,改名为若羽.
                      100年后,魔族渐渐强大,向鬼族发起战争,应战时,鬼羽凌认出了若羽,亲手毁了事先布下的血阵,可因为血阵的力量太大,那场大战几乎无一生还,鬼羽凌和若羽也被破历三世轮回.
                      鬼羽凌视角: 那日,肆灵(鬼羽凌下属)告诉我,若跟冥族冥翼交了朋友,我看她暂时不会对若有危险,也就没阻止,虽然知道日后会对我不利. 那日,我发现藏书阁的机关被人触发,我知道,她已经等不及,开始行动了.
                      我向藏书阁奔去,发现她正在找命运宝典二册,手里已经拿到了一册.
                      我上前阻止,却发现她的能力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知道,如果今天让她跑了,日后再想抢回来,定比登天还难.
                      我用了100年的修为才勉强将她打伤,抢回宝典.
                      还是那日,她用若的生命威胁我,让我放了她,她对我说,她早在若的食物里放了毒,若我不放了她,她就毁了解药.
                      呵,我笑了,笑我竟然这么轻敌,笑我天真的以为她只是为了宝典才接近若,不会伤害若的,但,终究是我错了.
                      我将她放了,我怕若知道是冥翼背叛了她,会伤心,所以,我用法术将书架划出一道裂痕,故意用书挡住,再用我新研制的毒涂抹在被冥翼打落的剑上,并造了一个假的冥翼.
                      依旧是那日,若向我来要解药,但我怎么给她?
                      我将她关在门外.
                      我用神力将解药化成灵力,输入一块玉里,假借是冥翼送给她的礼物,让香儿(若羽最信任的下属)拿给若. 就是那日,我去看看若,却发现若已经走了,但我没想到,她一走,就是100年. 那日,我在开启血阵的时候认出了若,亲手毁了血阵,但血阵的力量太过强大,我和若被迫下凡历三世情劫.
                      鬼羽凌站了很久,突然,他觉得身体里隐隐约约有一股力量涌进心脏,使他十分难 受,
                      ‘噗’
                      一股鲜血喷出.鬼羽凌用手擦去嘴上残留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0-08 17:44
                        鬼羽凌用手擦去嘴上残留的血迹,他凝聚体内魔力,发现,这股力量正是当初他下凡历三世情劫时,体内未除的轩辕剑气.
                        正当鬼羽凌想先回鬼界时,他手臂上出现了剑文
                        “肆灵,不好!”
                        鬼羽凌一转身,消失了.
                        十一_飞羽
                        人间: 鬼羽凌在人间不能使用太多魔力,所以只能用走的,
                        (鬼羽凌:什么叫不能使用魔力,我是在凡间不易使用魔力!)
                        鬼羽凌走到一家客栈,打算休息一会“
                        小二,来壶茶”
                        “好咧”
                        鬼羽凌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手腕一转,手里多出了半块相生灵玉
                        “你,真的那么恨我么”
                        鬼羽凌盯着那块玉很久,直到被一个声音打断,
                        “小二,来两壶茶”
                        “好嘞,先生,您还要什么”
                        “不用”
                        鬼羽凌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那声音,正是当初杀他的飞羽.
                        “哼,有意思”
                        鬼羽凌转过头,继续喝茶.
                        一旁无聊的耶亚希正背对着焉逢晃着小腿,无聊的四处张望.
                        突然,她冷不丁的瞟了一眼旁边
                        “焉逢,焉逢,哎焉逢,哎呀!你别品了!你看那边,是不是冰块!”
                        耶亚希拼命地摇着焉逢.
                        “暮云!哪呢!”
                        焉逢一听到暮云激(两)动(眼)不(放)已(光),
                        “那”
                        焉逢看到暮云一脸不可相信,他的弟弟,竟然还活着.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跑(扑)到鬼羽凌身旁,抓住鬼羽凌的手臂
                        “暮云!太好了,你没死,你原谅哥哥好不好,哥哥知道错了”
                        鬼羽凌一脸嫌弃的推开焉逢
                        “你有病吧!把我害死了一次,还想害死我第二次!”
                        鬼羽凌直接承认了他是暮云
                        “暮云,哥哥不是那个意思”
                        鬼羽凌直接没给他好脸色,因为,他不是那个为了这么一个**哥哥而牺牲自己暮云
                        “不是那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是你想联合飞羽来再杀我一次,还是为了你所谓的天下苍生来牺牲你亲弟弟!”
                        鬼羽凌故意加重
                        了亲弟弟这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08 17:46
                          十二_解释
                          接上
                          一旁的耶亚希实在看不下去现在的场面
                          “冰块!你别说了,当初焉逢也不是有意的,他,他当时只是被酋魔骗了!”
                          耶亚希越说越急
                          但鬼羽凌根本不在乎,他活了几百万年了,用不着为这些小事来计较,但,伤害过他的人,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那他为什么不救我,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被剑气所伤的人,可以用剑气来治疗,这一点,焉逢他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
                          耶亚希不敢相信鬼羽凌说的这些
                          “怎么,不相信?你不相信你可以问问他,问他是不是不想让这个弟弟活下去!”
                          耶亚希看鬼羽凌真的生气了,赶忙上前安抚,却被他推开了.
                          耶亚希扶住旁边的桌子站稳,刚抬头,就感觉到了她从来没感受过的气氛,那种气氛,死寂,压抑,甚至让人喘不上气,耶亚希感觉有那么一秒窒息,耶亚希缓过神,转头问焉逢
                          “焉逢,冰块说的是不是真的”
                          焉逢不语.
                          他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
                          “你说啊!说啊!”
                          耶亚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拼命地摇焉逢
                          “别摇了,在摇他也不会说的,我来替你说说”
                          鬼羽凌走到焉逢旁边,正对着焉逢
                          “我想,你应该是想说,你当初知道这个方法,可是太危险了,是不是?!”
                          鬼羽凌看着焉逢眼里的惊讶,笑到
                          “看来我猜对了,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不是!你当初根本不是因为太危险,而是因为这需要大量剑气,而这些剑气输出去,就回不来了,你就是怕我恢复剑气后,会 ,杀,了,你”
                          鬼羽凌一字一顿的把焉逢那些自认为良好的所作所为全说了出来.
                          后面的飞羽突然发现焉逢不见了
                          (反应也够‘灵敏’的了)
                          四处张望,最后在离他们最最远的那桌,发现了坐着愣神的焉逢,和耶亚希.
                          他们走过去,横艾发现焉逢脸色不对,急忙询问
                          “焉逢,你,怎么了”
                          横艾总感觉有一些不好的是要发生,焉逢只是看了一眼横艾,便又低下头
                          “耶亚希,焉逢这是怎么了?”
                          耶亚希双手紧握
                          “我们,刚刚,看到冰块了”
                          耶亚希并没有告诉焉逢没救鬼羽凌的事.
                          “什么!白衣那个HD竟然还没死!”
                          强梧听见鬼羽凌还活着,立时作死的开骂
                          “白衣那个hundan,杀死我们那么多同伴,就算昭阳他们没死,但那些死去的战友,就这么算了吗!既然他还有脸出现,我就让他血债血偿!”
                          飞羽其他人也没有反对强梧说的,毕竟强梧说的没错,白衣杀死他们那么多同伴,也不是救了他们就能抹消的.
                          ‘彭’
                          耶亚希单手紧握,狠狠的敲了一下桌子
                          “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冰块,两国交战,哪有不死人的!再说了,冰块那时只是被酋魔蒙骗了,他已经改邪归正了!甚至还舍身救了你们,你们为什么还要杀他!”
                          耶亚希越听越生气,冰块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他们还是要杀他!为什么!谁能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就因为他罪恶多端,杀人无数,滥杀无辜!难道他就救了昭阳他们我们就要对他感激不尽?!不!可!能!”
                          “你!”
                          耶亚希简直对强梧无语.
                          “够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0-08 17:47
                            十三_九界幻阵
                            一旁的横艾看焉逢脸色越来越不好,赶忙制止了他们.
                            “现在重要的是找到鬼神剑,帮助丞相北伐成功”
                            是的,他们这次来,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鬼神剑而来.
                            鬼神剑,上古魔神之剑,拥有着最强的战魂.
                            同时也是设置大阵最好的阵眼.
                            “你们现在这样只会耽误大事,你们要吵回去吵.我们这边休息完了,赶紧赶路吧”
                            什么耽误大事,什么北伐,这只是横艾想让焉逢回回心而已,就算这只是暂时的.
                            ----------------我是分界线-----------
                            “横艾,我们到了吗,我要累死了”
                            尚章因体力不行,直接坐到了地上,毕竟他擅长的是布阵,体力什么的根本跟不上他们.
                            “前面再走一段就到了,大家先在这休息一下,我顺便说一下一会儿大家要注意的.”
                            横艾唤出炼妖壶,把多朋叫了出来
                            “叫本大爷出来什么事,本大爷现在可是很忙的,有事快说.”
                            横艾并没有在意多朋说的很忙的用意
                            “多朋,你跟他们说一下九界洞”
                            多朋掐着腰,绕到众人面前,手里唤出一根羽毛
                            “九界洞,九界洞是一个上古魔神的战场,又称“九界炼狱”里面封印着许多战神的魂魄,九界洞里面的九界是指炼狱里面的九个阵眼,其中每个阵眼里都是一个新的世界,而每个世界里都有一个新的规则,其中鬼神剑就是第八个阵眼——坠 的阵心”
                            多朋拿着羽毛,靠在树上摆弄
                            “啊,这么厉害,那我们要怎么找到第八个阵眼啊,别告诉我要一个一个试”
                            尚章听到有九个阵眼直接崩溃.
                            “傻子才一个一个试呢!本大爷有这个”
                            多朋拿出他一直摆弄的羽毛.
                            “这不就是你的一根破毛吗,有什么稀奇的.”
                            尚章看着眼前这位一脸臭鲜胚的多朋,要不是过阵需要他,恨不得一拳头打过去.
                            “什么叫破毛!这可是我尾巴上的翼毛,你知道拔一个有多疼吗!”
                            “你”
                            “够了!多朋你快说这有什么用”
                            尚章刚想顶回去,无奈被端蒙叫住了,
                            “这用处可大了去了,你们带着这根毛,往里面注入一点灵力就行了,他会带着你们找到坠的”
                            横艾接过羽毛
                            “事不宜迟,大家赶紧接着赶路吧”
                            众人
                            “嗯”
                            ----------我是分界线,又见面了-------
                            “前面就是了,你们跟着羽毛走就可以了,本大爷先回去了,这几天可累死我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多朋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家走吧,小心点”
                            “嗯”
                            众人确保自身灵力完好之后便进洞了,并没有感觉到身后的黑影
                            “呵,好戏,要开始了,哈哈哈”
                            转瞬之间,黑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我今天戏份很多--------
                            “大家注意,一会我要开启阵眼,小心一点”
                            横艾伸出手,手腕一转,唤出炼妖壶,逼出炼妖壶里面的妖气,一秒,两秒,三秒,洞里开始晃动,阵眼在一层一层叠加,形成了一个小型黑洞.
                            “大家跟着我走,不要走散了”
                            漆黑,冰冷,无声,无息,走在黑洞里,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让他们提高了警惕.
                            “大家,还…在吗?”
                            强梧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我们还在,这里是黑洞,没有光,你们释放灵力,感受对方”
                            他们走了好久,终于看到了一抹阳光.
                            “终于出来了”
                            耶亚希看着与外面完全两样的世界,不禁惊讶.
                            “这里好美啊!完全就是世外桃源呀!”
                            耶亚希看着身边的一草一木,完全不像多朋说的那么危险.
                            “耶亚希,你小心一点,既然多朋说这里是现战场,就一定不简单”
                            焉逢抓住正要过去玩耍的耶亚希.
                            “哈哈哈哈哈,欢迎来到这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08 17:47
                              十四_游戏
                              “哈哈哈哈哈,欢迎来到这里”
                              邪魅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谁!你有本事出来!别躲躲藏藏的!”
                              强梧听到这种声音,浑身难受,有一种想把那人拽过来打一顿的冲动
                              .(你有那个本事吗,还拽过来打一顿,打你还行)
                              “哈哈哈,放心,我会让你们知道我是谁的,但在这之前,你们得需要陪我玩一场游戏,只要你们赢了,我就会给你们想要的东西,怎么样,很划算吧.”
                              邪魅的笑声开始使他们感觉到了压抑.
                              他们现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压抑感或者是恐慌.
                              但他们并不能表现出来,他们每个人都很清楚,一个战士,不能在敌人面前让脸上有任何表情,否则就会被抓住致命的把柄.
                              这是他们需要记住的.
                              “那要是我们输了呢!”横艾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前面这个人肯定不简单,不能轻敌.
                              “问的好!如果你们输了,你们就要永远留在这里陪我.哈哈哈哈哈”
                              邪魅的声音逐渐变小,最后消失在空中.
                              “什么嘛!他这是什么意思,说走就走,也不露个面.”
                              耶亚希没有训练过武功,根本感受不到前面那人话里的压抑和震撼.
                              “不管他是谁,大家都要小心,我感觉这个人不简单.”
                              横艾觉得刚才那种声音有一种熟悉感,但又记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嗯.”
                              ‘刷~’一到红色的线将他们圈起来,渐渐变成结界.
                              “这是什么东西!”
                              尚章虽然精通结界,但这种强大的结界他却从来没见过.
                              但说是结界,倒不如说它是一种上古阵法阵.
                              “大家小心!”
                              这个结界不同,正常的结界是用来困住或保护人用的.
                              而这个结界,整个形状成正方体,每个壁都会时不时出现两条线向你移来,你碰到线,整个 结 界 就会缩小一圈.
                              “这到底是和什么东西!我们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飞羽十人和耶亚希因红线不停地移来而不断跳跃,但耶亚希和尚章因体力不行,没过多久就坚持不住了,连连碰线.
                              “耶亚希,尚章你们还好吗!”
                              焉逢看耶亚希和尚章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想上前帮助,可无奈红线越来越多而不得不不停跳动,根本进不了身.
                              -----------大家还记得我吗------------
                              洞口外,一到黑影从天空飞来.
                              “这么久了,还是你了解我.”几轮下来,他们早已体力不支而倒地
                              “哎呀,这么久了,还是你最了解我,但是这也太无聊了吧”
                              声音的来源,正是鬼羽凌.
                              “白衣!你个 咳hun dan!竟然还没死”
                              飞羽的人很震惊,这白衣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怎么,很震惊吧,我可是没这么容易死的”
                              这话里,有着一丝不明的鬼魅,戏谑.
                              说着,鬼羽凌手腕转动,黑色的灵力不断流出,结界似乎是受到了灵力的刺激,不断的缩小.
                              “你,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别在这磨磨蹭蹭的!”
                              强梧(别问我为什么又是强梧,整个飞羽就他一个作死作到升天的)半跪起身,双手握着弓.
                              “哼,想死?没这么容易”鬼羽凌正欲出手,却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让他永远忘不了的声音.
                              “看来,我闭关这几日,你玩的挺开心的.”
                              十五_知而不言
                              随着邪魅的声音响起,一位黑衣女子出现在鬼羽凌视野中.
                              “若”
                              鬼羽凌握紧双手,他这声若,叫的很小,却足够让她听到.
                              “鬼羽凌,你可知,这是何物?”
                              若羽伸出手,乳白色的玉佩逐渐出现.
                              玉佩因在暗处,微微散发出柔弱的光,但,在鬼羽凌眼里,却是那么的,刺眼.
                              这块玉,见证了他们无穷的爱,同时,也见证了他们噩梦的开始.
                              “不知”
                              呵,他怎能不知,这块玉,他想了多久,盼了多久,恨了多久,他怎么能不知.
                              “呵,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表面上虽没有变化,但,眼里尽是失落——终究,你还是忘了.
                              十六_决战
                              大结局
                              若羽唤出白玉笛,笛声起,万物毁,
                              一声声紧促的笛声,覆盖了整个幻境.
                              鬼羽凌看着正在崩塌的幻境,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滋味.
                              鬼羽凌抽出佩剑,鬼剑出,红光起,
                              一阵阵低鸣声传出,压住了笛声.
                              “若,到现在你还是不信我吗!”
                              鬼羽凌深邃的黑瞳逐渐变得血红,
                              “相信你,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鬼羽凌不语.
                              “我以前多么信你,敬重你,爱你,可换来的呢?却是一幕幕刻骨铭心的绝望!”
                              “可事情并非你想得那样!”
                              一向沉稳的鬼羽凌失控了,他的心,仿佛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那是哪样!你说啊!说啊!”
                              “我…”
                              “呵,不用说了,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我们就做个了结!”
                              语毕,一阵阵笛声传来,虽无实体,但却是最好的利器.
                              火光一瞬,血红的剑气插曲心脏,悠扬的笛声将五脏六腑绞得粉碎.
                              若,此生,我爱你不悔,下一世,希望你永远不要遇见我,跟一个值得你爱的人好好过一辈子,不要像现在这样,爱而转恨.
                              一滴泪从鬼羽凌脸庞滑落.
                              凌,我爱你,但你做的这些事我不得不信,你可知我听到她死了的消息我有多难过,希望下一世,我不会遇见你.
                              同样一滴眼泪从若羽脸庞滑落,两滴眼泪融在一起,多么刺眼.
                              一天之内,四海八荒,无一人不知,魔神陨落.
                              ——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0-08 17:4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08 17:4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0-08 17:4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0-08 17:4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08 17:4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08 17:4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08 17:50
                                            来了


                                            @凡心属亦 @风星妍 @沈巍💕朱一龙 @兔果果喜欢吃糖 @蓝精灵lovecy @dy364567585 @畅然莫伊雪 @茫柒公子💦 @惡魔薩達♀ @牧羊子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08 17:5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08 17:5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08 17:51
                                                  来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08 17:55


                                                    诶,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