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烬如霜吧 关注:47,199贴子:350,731

【香蜜同人】珠玉在前 (润觅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0-06 18:3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2楼2018-10-06 18:39
      流光花了几天时间,大概摸清了自己的现状。
      怎么穿回去是不知道了,但是她这几天周遭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也没有书穿文经常会出现的系统,自由度相当高了。
      照她的理解,只要主线剧情不崩,应该都是OK的。
      不过照着主线走下去,无非是润玉黑化,她捅死旭凤,然后旭凤又把她虐的死去活来,想想就脑壳疼。
      她看剧的时候对凤凰无感,却被润玉感动的一塌糊涂,现在自己穿成了锦觅,更想对润玉好好的,让他有个幸福的未来,若是结局不能改,也至少不要因了自己,再让他伤心难过。
      想想现在的自己,亲缘系统隐藏,好感系统没开,种花技能刚混了个初级,灵力等级估计连魇兽都干不过,哎,还是老老实实升级打怪走剧情吧。
      首要大事,便是提升灵力。
      一位道友羞涩地凑上前来:“仙子,是我啊,我啊……”
      流光:你谁啊?
      “我是火神殿下身边的了听,当初还给你送过饭,送过衣饰呢。”
      “哦哦,殿下找我有什么事啊?”
      “不不不,是我。”了听腼腆的低了低头,“锦觅半仙,能不能给我变一束香花呀?”
      他见流光迟疑,又赶紧献宝似的拿出两枚红蛋。
      流光恍然大悟:“恭喜了听仙侍喜得贵子。”
      了听:……
      他头愈发低了,脸颊微红:“了听仙龄尚小,尚未婚配。”
      流光:……
      道友你这个长相有点捉急啊
      “此乃火神殿下宫中灵鸟朱雀之卵,八百年才可生出一枚,食之一枚,便可涨百年灵力,两枚,便可涨三百年灵力。”
      道友挺上道啊,想啥来啥。
      “没问题没问题,多少花都可以!”
      她变好香花打发走了了听,便将那两颗朱雀蛋水煮了拆吃下腹,可没盼来她希冀的三百年灵力,胸口却骤然起了一团火,烧的她浑身难受。
      她支撑不住,整个人蜷在床上疼得直打滚,旭凤带着了听回来时便见她这半死不活的模样,眉头不由一蹙:“我一日不曾看着你,你便把能自己折腾成这样,真真是厉害了。”
      流光这厢疼的死去活来,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扭头瞪他一眼,看在旭凤眼里,倒像是告饶的样子了。
      于是他语气也软下来,“你吃了什么?”
      他边问边用灵力给她疏导,试图平复她的脉息。
      虽然疼痛有所减缓,但疼了这么半天流光也是有气无力,“我不过是…吃了两颗朱雀卵,没想到吃完以后又热又疼的,我怎么感觉……灵力少了好多?”
      “你这小妖,本身体质阴寒,只宜水养,竟不自量食了我灵鸟朱雀之卵。朱雀,性至火,要不是我赶来及时相救,怕是你早就化成一缕烟了!”
      呜呜呜,这绝壁是欺负她看剧少,她要知道有这么一出,打死她也不吃。
      她满面委屈,“我小半的灵力都没有了,我该怎么办啊?”
      旭凤给她一个自作自受的眼神,“你也真是,为了区区三百年灵力,差点把命搭上,愚蠢。”
      试问补刀何处强,仙童遥指栖梧宫。
      流光决定放弃和他对话。
      “安心养伤。”旭凤站起身,交待一旁的了听,“看好这小妖,别再让她乱吃东西了。”
      “是,殿下。”
      了听见旭凤离开,又凑近流光跟前,“锦觅半仙,为什么殿下总是小妖小妖的称呼你啊?”
      “你还说呢,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流光又是疲惫又是心疼,“我如今灵力大减,看样子要吃什么东西补一补了。”
      “那锦觅半仙,你是否需要什么药材呢?了听可以去找。”
      流光摆摆手,示意他近前。
      “我们做妖精的呢,最喜欢的,就是吃一些童男童女,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小仙童,是最好不过的啦。”
      了听吓得直往后退,流光忍不住笑出声,“逗你的啦,不过我如今损了这么多灵力,当然是能补充灵力的东西最好了。”
      了听想了想道,“过几日栖梧宫会发一些灵力粽子,若是运气好吃到大王棕,可足足涨五百年灵力,到时候我留下一些给锦觅半仙。”
      流光拍拍他肩膀,“孺子可教也。”


      回复
      4楼2018-10-06 18:40
        了听如约送来了灵力粽子,看着这些一年灵力的粽子,流光心情有点复杂。
        果然对了听不能抱太大期待。
        她硬是逼着自己吃下第五个粽子之后,终于艰难的选择了放弃。
        灵力固然重要,但她不想做这天上第一个撑死的仙家。
        这时过来一个仙侍传唤她,“锦觅半仙,殿下吩咐你去洗尘殿修幻形术,你赶紧去一趟吧。”
        她急急忙忙跑到洗尘殿,却见旭凤身前的矮桌上。端端正正地摆着一个大粽子。
        可不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大王棕?
        搞了半天,大王棕早就被特供给火神殿下了,真是妥妥的官僚主义。
        流光心里碎碎念,脸上一脸讨好地靠过去,“殿下,我给你磨墨吧?”
        “今日我只看书,无需用墨。”
        “也好,也好。”
        “不过这夜已深,肚子倒有些饿了。”旭凤看她一眼,“不如你现在用我教给你的咒术,把这粽子热一热,我权且垫入腹中。”
        流光皱眉:“这凡人的粽子啊,特别不好吃。它外面这个皮,是有一股味道的,这里面的米,也不是一般的大米,软软的,就算做颗米,也要有骨气的嘛,这么软软糯糯的,成何体统啊,而且这个粽子这么大,你晚上吃的话,肯定会噎食的。”
        “如此说来,我更想尝尝这粽子是什么味道了——”他伸手去取那粽子,流光眼疾手快,制住他手腕。
        旭凤:……
        “殿下,要不然,我给你做个鲜花饼吧,我的鲜花饼,比这粽子好吃一百倍。入口即化而且不噎食。”她边说边飞快把粽子抓在身后,假装神不知鬼不觉,“你觉得可好?”
        她这小动作悉数落入旭凤眼中,他并不戳破,只随意道,“好啊。”
        怕他反悔,她一边跑一边喊,“我马上把这个鲜花饼做好,等我哦!”
        待找了个无人之地把大王棕拆吃入腹,流光心满意足:灵力充沛的感觉真好。
        她运转了一下灵力,只觉通体舒畅,于是做鲜花饼的时候格外卖力,也算表达下自己的感激之情。
        可惜,火神殿下并不领情。
        而且,还是个相当难伺候的主。
        她前前后后做了十来个鲜花饼,不是被批太甜、太淡、就是太咸、太硬;直到她撑着眼皮强忍睡意给他送来第十五个鲜花饼,旭凤终于放过她,给了个差强人意的评价。
        她如获大赦,累得伏案便睡,他嘴角一勾,慢慢把剩下鲜花饼尽数吃完。
        “罢了,这幻形术明日再教。”
        当旭凤把一本类似《驾考宝典》那么厚的《梵天咒》丢给她并让她一天背完的时候,流光的内心是表示拒绝的。
        旭凤也不多说,指指桌案前厚三倍的《菩提心经》,“还是你想先背这一本?”
        流光:……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次日旭凤检查功课。
        旭凤脸上红润的好气色,在流光背完整篇《梵天咒》后,整个黑了一圈。
        “短短一篇《梵天咒》,竟叫你背得如此颠倒坎坷。一共四十九条,你只背对了五条。倒也是实属不易啊。”
        “我昨天背下来了,可是今天看到你一紧张,我又忘啦。”
        “说来还是本殿的错了?”
        流光点头,见旭凤脸色又黑一圈,赶忙低头。
        旭凤咬牙切齿,“拿回去,同梵天咒一起记好,明日卯时过来再背。”
        “还要背诵?”流光大惊,“我能不能不背啦?我可以学点别的呀,你可以教我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
        “不能。”旭凤斩钉截铁打断她,“我观你资质尚可,灵力不高,是因为基础没有打好,不讲章法,如今只能从这些理论开始。别老想着有那些诀窍,修行哪有那么多捷径。”
        我背了那么多年马列毛邓三,能算基础吗?
        流光一脸郁闷,抱起书走人。
        “干什么去啊?”
        “背书。”
        “你现在走了,我教谁幻形术啊?你还学不学了?”
        “学学学!”


        回复
        5楼2018-10-06 18:40
          旭凤先行示范了一遍,流光看的懵懵懂懂,正欲开口,却见了听进来对着旭凤耳语了几句,旭凤便离开了。
          离开前还不忘丢下一句好生练习,我回来检查。
          都没看懂怎么练习,能不能申请下视频回放?
          流光扶额看着桌上的《梵天咒》发呆:背诵《梵天咒》和练习幻形术哪个容易些?
          ……
          旭凤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流光趴在桌子上睡的香甜,流光听见响动睁眼看见是他,呆萌一笑又放心地睡了下去。
          旭凤想她背了一天《梵天咒》也着实不易,便任她睡一会吧,流光却忽然炸毛一样惊醒了。
          “殿殿殿……殿下。”
          旭凤睨她一眼,“我让你在这学幻形术,你非但迟到还打瞌睡,灵力不想要了?”
          “想要想要想要!”她赶忙摇头。
          “我让你变的桌子呢?”
          流光指指身前。
          “这是你变的?”
          流光一脸的不好意思:“我本来对着桌子念咒语了,可是没想到非但没变,还……瘸了一条腿。”
          旭凤气极反笑,“你可真是厉害啊。”
          “一般…一般…”
          旭凤目光向下,“这是什么?”
          “这个啊……”她从桌脚下抽出一本拿到旭凤面前,“当然是用来垫桌子的啊。”
          旭凤不淡定了:“你怎么能用这种书垫桌子呢?”
          “这种书怎么啦,虽然都是画册吧,但是也是书啊。”流光翻了翻,内容比起现在的网页广告cj多了,她总不能拿《梵天咒》垫桌子吧。
          “我不光有这一本书,我还有两本书呢,都是珍藏版!”她随手一抽,桌子却整个塌了下去,她一个踉跄跌在他身上。
          丹朱恰好路过,见他俩这个姿势,一脸欣喜。
          “不愧是我教出来的人,你们继续啊,继续……”他跳着跑开,流光内心尔康手:狐狸仙别走啊!
          旭凤整个脸都黑了:“你打算在我身上趴到何时?”
          “起来!”
          “你出去!”
          “?”
          “罚你今天晚上不许睡觉,好好练幻形术,明天早上我检查。”
          “……”流光心塞塞。


          回复
          6楼2018-10-06 18:41
            溯流而上,有一处天河悬渊,悬渊下天河蜿蜒,遍是流光溢彩。
            天光乍破,天河尽处升起一道瑰丽赤霞,映染了半个穹顶。
            旭日渐渐升起,红霞绽出炫目光辉,美好而明媚。
            “这里是我上次迷路时无意间发现的,就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从这里沿着河畔下去,然后就看到小鱼仙倌你了。”
            “那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一定要带你来这里看看,这里抬头是朔月流光,低头是星子沉塘,无论日出,星夜,天河都美不胜收。”
            这地方离他们初遇时的星河石桥并不算远,他未曾留意,如今同她一起在这悬渊之上,看着霞光暖浸光影交织,仿佛世间瑰丽都尽收眼底。
            “确实很美。”他出神地望着霞光,暖意从掌心漫至周身。
            她抬手指向远方:“小鱼仙倌,你看那片云,像不像我刚才变的桂花糕?”
            手被放开,润玉心头涌上一股失落,他掩了掩衣袖,试图压下那点失落。
            “嗯,很像。”
            “那你喜欢吃桂花糕吗?”
            “嗯,喜欢。”他并不挑食,也没有特别喜爱之物,看她似乎很喜欢桂花糕的样子,自己应该也会喜欢的吧。
            “凤凰就不喜欢,我做的鲜花饼明明那么好吃,他还挑剔的要命……”
            “小鱼仙倌,你以后还可以教我仙术吗?”
            “好。”
            “小鱼仙倌,我可以去璇玑宫找你玩吗?”
            “好。”
            “小鱼仙倌,你真好看……”
            他忽觉左肩一沉,她已偏头靠了过来。
            魇兽低低嘶鸣两声,似乎想唤醒她,润玉朝它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魇兽便听话地在一旁卧下了。
            一人一鹿睡的香甜,他迟疑半晌,终于伸出手与她掌心交握,然后任自己堕入无边睡意。
            阳光很暖,却不及她掌心温度。


            回复
            8楼2018-10-06 18:41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天香秘图坑她一晚上没睡觉,龙阳宝典直接坑她七天没人,哦不,仙权。
              旭凤冷笑着丢出一句“我觉得还是这种方式最适合你”,直接就把她变成了一双筷子,完全不给她抗辩的机会。
              筷子之后是白菜,白菜之后是凳子。
              做筷子只能看不能吃,
              做白菜差点被兔子吃,
              做凳子…只能看着别人吃……
              香菇,蓝受,宝宝心里苦!
              流光生无可恋地挣扎到第七日,她的猪队友——狐狸仙终于把她解救出来,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给她,就拽着她往大殿赶。
              一路上还神神秘秘:今天是征兵大典,可是难得一见的热闹事!
              征兵?
              很好。
              栖梧宫待遇这么差,她要跳槽!
              大殿中熙熙琅琅,人群很默契的集中在一边,对比鲜明。
              流光随意转了转,先跟自己认识的飞絮打招呼。
              “飞絮仙侍,我们一会儿有什么热闹看啊?”
              “一会儿是听力测试,殿下要与众兵家讨论兵法,从新进的地仙中选拔天将。这可是三十年才盼来一次,你的运道可真好。”
              “那为什么我们这边这么多人,那边一个人都没有啊?”
              “能有幸被咱们火神殿下选中,拜入五方天将麾下,那是何等威风!”
              “那拜入夜神麾下,有什么不好的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飞絮左右瞅瞅,小声道,“这夜神殿下虽为长子,却是庶出,且未立军功,所以这招兵啊,就是陪跑而已。但是咱们殿下,可就不一样了,咱们殿下可是天后嫡子,将来可是要承袭帝位,坐拥天界的。”
              流光向对面看了看,“那夜神殿下今天会来吗?”
              “夜神殿下超然物外,对这些繁琐的事情根本就不感兴趣,每次总是派一个人随便点个卯就完啦。”
              流光不再多问,直直就往对面奔。


              回复
              10楼2018-10-06 18:42
                “这位仙侍,我叫锦觅,我是来报名的!”
                负责登记的仙侍有些惊讶:“你?报名?”
                “对呀对呀!”赶紧的,被狐狸仙发现就不好了。
                仙侍打量她半晌,有些迟疑,“今天是招兵大典,你这身打扮,有些不妥吧?”
                不是说就点个卯吗,怎么这么墨迹!
                流光摆出十二分诚意看他,“我这出来的急没来得及换衣服,反正这也没别人,就算上我呗!”
                仙侍想想也是,正打算记上她名字,一声火神殿下到,惊的流光直接抖三抖。
                “凤…凤凰!”她一转身,就看见旭凤已经在她跟前。
                “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我要跳槽!”
                “什么?”
                流光心想她好好一人来你栖梧宫都快成结巴了,再待下去怕是要抑郁了。
                “你这栖梧宫待遇太差,姑奶奶不待了,我决定投奔璇玑宫了!”
                “荒谬!”旭凤面黑如碳,“这是招兵,岂容你儿戏。”
                “反正也没有其他人选,凭什么我不能去?”
                “谁说没有其他人选?”旭凤随手一指,“你过来。”
                那本是应征火神麾下的小兵,见旭凤召见,欣喜万分。
                “殿下。”来人带着军盔低着头,流光看不清对方长相,只觉大概是个身形瘦弱的小兵。
                “你今日便拜入这夜神麾下,听他调遣。”
                久久没有回应,于是旭凤又重复一遍,“可听明白?”
                “……是。”
                “好了,这回夜神殿也招到人了,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他拎着流光,回了对面火神阵营,流光不舍地回望,恰巧对上刚才那小兵也正望过来。
                四目交接,她猛然一颤。
                那小兵,不是旷露吗?
                为什么旷露会去火神阵营应召?因为她的胡搅蛮缠,旷露拜入了夜神麾下,这算是顺应剧情吗?还是她,篡改了剧情?
                她一直以来都按着剧情发展顺其自然,是因为不知道主线ooc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是现在的剧情,明显不对劲了啊……
                她沉浸在自己思绪里,完全没注意到那边旷露看她的眼神冰冷刺骨。
                璇玑宫。
                润玉看着桌上新晋人员名册上的旷露二字,陷入沉思。
                上报的仙官并未提及锦觅之事,只说旷露是火神殿下钦点,安排到璇玑宫的。
                他璇玑宫征兵一向只是走个过场,无仗可打也无战功可立,刚才见了这旷露,举止虽是恭敬,眼神却是有几分不甘的。
                况且……还是女身。
                思至此,他抚上腕间红线,想起那人明眸若灿,不由自嘲一笑。
                他谢绝叔父的红线,是因自己早有婚约在身;
                如今,留下她的红线,权当是留个念想罢。
                他复又叹息。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回复
                11楼2018-10-06 18:42
                  3、穷奇生变
                  跳槽无望,流光开始重新致力于她的事业——攒灵力。
                  卖点旭凤的私人小物件、小情报给穗禾迷妹,获得五百年灵力;
                  给各宫的仙子仙侍种花送草,获得一百年灵力;
                  找狐狸仙串门唠嗑,获得三百年灵力;
                  因为上次龙阳宝典的事,旭凤出于“歉疚”(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给了她八百年灵力;
                  找小鱼仙倌指教仙术,灵力up,仙术等级up。
                  她这厢忙得不亦乐乎,花界却在此时与鸟族剑拔弩张,几近开战。
                  据说鸟族掳走了花界一个精灵,花界下了落英令,若鸟族一日不交出花精,花界便一日不供给吃食。
                  天后荼姚因此大发雷霆,一边下旨开放天界八大粮仓,一边要穗禾留心查探花精下落。
                  一个花精能得花界如此重视,想必背后大有文章。
                  这日流光正与丹朱闲话家常,谈话间一道祥云飘来,然后就见祥云中化出一矮胖仙人扑至二人眼前。
                  “红红啊——”
                  “……老胡?”
                  这人流光有些印象,他在花界对锦觅颇为照拂,现在来到天界,莫非是花界出了什么事情?
                  老胡看见她,更是热泪盈眶,喜不自胜。
                  “小淘淘啊,我的小宝贝啊,我可算找到你了!”
                  流光抖一抖鸡皮疙瘩,“找我?”
                  “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呢?你可害苦我了啊,你害的我这身老萝卜皮,差点被众芳主给剐了去,她们还给我安了个看护不利的罪名,说我要是再找不到你,回去就把我扔到兔子窝里去了,你知道老胡我最怕的就是兔子了呀……”
                  “啊,这么严重,”流光大惊,“那长芳主岂不是很生气?”
                  “何止是生气啊,快快快,随我回去,我这条老命可算保住了!”
                  丹朱拦住他,“等等,要把我侄媳妇带到哪去啊?”
                  “侄媳妇?”
                  拜托,她现在,好歹还是男儿身好吗,狐狸仙你这样拉郎配真的没问题吗?
                  老胡看流光也是一脸懵蔽,“小淘淘啊,他可有两个侄儿呢,你看上的是哪一个啊?他这大侄子虽说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但毕竟是庶出,上面还有个天后压着,你嫁过去肯定是要受委屈的;至于这二侄子,满脸的桃花相,将来不是十房就是八房的妻妾,你难道跟他那个二侄子……你…你你你……”
                  流光扶额:重点不在这里好吗。
                  “总归你也该回去了,要不然这天下就乱了,不是他鸟族散,就是我花界亡。赶紧随我回去,向长芳主复命吧!”
                  “我……”
                  “老胡啊,我家凤凰正在练兵呢,不如等他回来再……”
                  “根本就来不及——”
                  不等流光反应,老胡直接拉起她一个神行,便到了南天门前。
                  丹朱紧随其后,拽住流光。
                  “再等等——”
                  “红红,等不及啦,再耽搁下去,那花界就要和鸟族打起来了!”
                  “慢慢慢……难道花界丢的那个花精,就是锦觅?”
                  “正是。”
                  “这锦觅到底有何不同啊,这长芳主竟如此宝贝?我可没听说长芳主有个一儿半女的啊,这长芳主是想留着锦觅,给哪家小子?”
                  流光呵呵,你俩的脑回路,倒是一致的清奇啊。
                  “红红,你休要胡言。这锦觅从小是长芳主看着长大的,能不上心?难道你家邻居的孩子丢了,你不会帮忙去找找?”
                  “我怎么都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他拉住流光不放,“所以啊,不准你就这么把锦觅带走——”
                  “我问你,如果我现在跟你回去,长芳主会不会关我禁闭啊?”
                  “何止禁闭,肯定要重重地责罚你——”
                  老胡你好,老胡再见。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在天界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呢,我先回去了。”
                  老胡眯眯眼,“小淘淘,你可想好了?”
                  “你是现在乖乖的跟我回去呢,还是等着长芳主生气之后,再过来找你呢?你可想好了。”
                  流光:……
                  “那我还是现在跟你走吧。”她转头交代丹朱,“狐狸仙,此事因我而起,所以我肯定要回去的。但是你放心吧,我认个错马上回来。”
                  “你毕竟是旭凤的书童啊,好歹…也要等到旭凤练兵归来,正正经经地跟他告个别吧?”
                  “真的等不及啦!”
                  老胡拉起流光就走,突然间狂风大作,一只巨大妖兽扑翅而来,横亘在三人面前。
                  “……穷奇?”
                  一开始就是地狱难度,让她这种战五渣怎么活!


                  回复
                  12楼2018-10-06 21:00
                    他交代完老胡,转身投入战局,此时旭凤正与穷奇僵持,他一剑破穿,逼得穷奇不得不分神抵御。
                    流光暗暗感慨:穷奇不愧是大boss,旭凤加润玉一起竟然都干不倒他!
                    有了前车之鉴,她不敢贸然行动,只好问老胡,“这穷奇可有什么弱点?”
                    老胡摸摸胡须,“穷奇是上古凶兽,灵力强大,常人不得近身。可若能近其身,其肋下三寸,便是穷奇命门。”
                    穷奇现在左右掣肘,动弹不得,倒是绝佳时机。
                    她驱使灵力化出霜刃,对准穷奇肋下三寸直刺过去。
                    穷奇吃痛,一声嘶吼,将三人都齐齐震开。
                    流光只觉浑身像散架一般疼的厉害,不过又有点庆幸:还好没有脸着地!
                    她鄙视地看向老胡:不是说好命门的嘛,为什么完全没!效!果!!
                    老胡表示很无辜,“我说的是旗鼓相当的情况下,你和穷奇,估计差得…有点多。”
                    穷奇不再管润玉和旭凤二人,依旧气势汹汹地朝她飞来。
                    流光边逃边泪目:明明出主意的是老胡,为什么穷奇揍的还是她…
                    润玉念动口诀,手中玄霜剑化成冰刃没入穷奇脚下,旭凤此时也化出法器,阻住他去路,成功将穷奇注意力引向自己。
                    “你先带锦觅走——”旭凤一个闪身,正巧被穷奇一掌拍在右肩,他踉跄两步,忍住疼痛招架穷奇。
                    润玉有些迟疑。
                    他与旭凤联手,也只堪堪与穷奇相抗,若留下旭凤一人,恐怕他处境危险;
                    他刚才已着叔父前去通知父帝,说不定救援就在途中;
                    可是锦觅……
                    他一分神,旭凤已与穷奇陷入缠斗,正难解难分之时,一道强劲气流穿过,将穷奇逼退数丈。
                    天帝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他凝神聚气,化出两道金光巨龙攻向穷奇,穷奇不敌,只好化作一团黑雾遁下界去。
                    “穷奇凶残,众卿莫追。”他看向旭凤和润玉,“你们二人怎么样?伤着没有?”
                    “儿臣失职,没有钳制住凶兽,让穷奇攻入南天门,请父帝降罪。”
                    “我儿言重了。”
                    “此乃上古凶兽,凶顽异常,岂是你一人之力可擒?你们随我回到九霄云殿,尽快商议出个对策,以免生灵涂炭。”
                    他急于商议捉拿穷奇之事,并未留意到流光老胡,老胡全程警惕地用手挡住锦觅容貌,直到看着他一干人等入了九霄云殿,才稍稍松懈下来。
                    九霄云殿之内,众仙聚集,商议捉拿穷奇之事。
                    火神旭凤主动请缨,“神魔大战以来,魔界虽与天界止戈,但始终贼心不死,蠢蠢欲动。焱城王虽已从忘川撤军,但偏偏撤而不裁,此次穷奇再现,儿臣以为,必定与魔界脱不了干系。儿臣请旨,赴魔界捉拿穷奇,并借此查探魔界虚实。”
                    润玉附议,“火神所言不虚。解铃还需系铃人,此祸源出魔界,还请父帝尽早裁夺。”
                    天帝面露赞许之色,“如今六界承平日久,守此治世不易,绝不可让魔界再生事端,倾覆太平。”
                    他望向旭凤,眉目祥和。
                    “火神旭凤接旨,赐尔赤霄宝剑,代天巡守,出使魔界,务必降妖除魔,收服穷奇,查明穷奇复出之真相。”
                    “谨遵法旨。”旭凤接下宝剑,剑身出鞘,映出满目荣光。
                    天帝亲授上可诛仙下可戮魔的赤霄宝剑,此中深意不言自明。
                    润玉淡然自若,面上无波无痕。
                    事毕散朝,天帝太微叫住他。
                    “你须记住,你乃旭凤兄长,适才南天门前你的表现,真叫父帝失望。”
                    润玉垂目,“是,孩儿知错。”
                    他双手紧握又放开,直到天帝走远,他才抬眸,眼中已是无悲无喜。
                    明明都习惯了,为什么听到、看到、想到的时候,心还是会觉得疼?
                    他渐渐学会去控制这种疼痛,从最初的痛彻心扉到现在只是一点点疼,可即使是这一点点疼,也比穷奇带给他的伤痛难受得多。
                    他抚上胸口,望着空荡荡的大殿,对自己说:
                    过一会…就会好了。
                    他会忘记,不记得了,自然,就不疼了。


                    回复
                    14楼2018-10-06 21:12
                      4、疗伤
                      润玉回到璇玑宫的时候,已是日暮时分。
                      远远地就看见魇兽跳着跑过来,张口扯他衣袖。
                      他有些意外,魇兽白天大抵不如夜晚活跃,如今看它一脸欢快的样子,似乎想拉着他去哪儿。
                      他顺从地跟着它,行至内院,魇兽放开他,朝着他低低鸣叫。
                      内院并不算大,他这个位置看院内也算是一览无遗,小桥,流水,垂柳,青阶,石台,还有…她。
                      她生性活泼,现在安静地趴在石桌上熟睡,想必是等了很久。
                      “只是她在这里,你便如此开心…”
                      他摸摸魇兽,“你果然是欢喜她的。”
                      魇兽回应似的拱拱他手心,又跳到流光跟前,只轻轻一触,便吐出一个梦来。
                      那是一个蓝色的梦境。
                      梦境中她依旧是仙童打扮,言笑晏晏。
                      她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一位仙侍聊天,这位仙侍恰巧他也认识,是栖梧宫的飞絮。
                      飞絮神采飞扬,她却有点心不在焉,四处张望。
                      大殿中人流熙攘,却泾渭分明,他看着她从人头攒动的一边跑到寥寥无几的另一边,找这边的仙侍说话,可不待听清她说了什么,便见旭凤走过去,点了一员小兵近前,与仙侍三言两语,又把她带回了飞絮身边。
                      他宫中新晋的小兵,火神钦点,原来…是这么回事。
                      梦境由蓝转黄,画面随之一转,转到了南天门前。
                      那时父帝未至,他也没有受伤,与旭凤配合默契,与穷奇之战渐渐占据上风。
                      穷奇气势大减,败退欲逃,脚下却忽然生出无数藤蔓将他缠绕,藤蔓以惊人的速度生长成一颗巨大奇花,花瓣一张一卷,竟直接将穷奇生吞下腹。
                      这梦境,倒是奇特。
                      她乐呵呵跑过来,拍拍旭凤肩膀,“本仙子的幻形术厉害吧!”
                      旭凤嘴角一抽,“这…又是何物?”
                      “你可以叫它,嗯,霸王花!”
                      旭凤完全不想去深究这光听名字就扑面而来的王霸之气的植物,只好换个话题,“你这幻形术,也算是…有所进步。”
                      “因为小鱼仙倌教的好呀!”
                      梦境中她揽住自己,眼神晶亮,他心中一动,情意再也无法平息。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据引山洪。
                      润玉挥散梦境,将流光轻轻抱起,安放在了璇玑宫偏殿的床榻之上。
                      魇兽看看流光,又看看润玉,摇摆不定。
                      润玉看它也很无奈:锦觅数面之缘便和自己同等地位了,看来这魇兽易主也是迟早的事了。
                      “今日夜值你不必陪着我,便在此守着她吧。”
                      魇兽于是安心地找了床角一隅趴下,它晃晃脑袋,又朝他嗷嗷叫唤,似乎在说早点回来。
                      润玉颔首。
                      他目中含笑,笑中又带了三分柔情,就连这一室清晖都似染了温度,化开地上霜,心上雪。


                      回复
                      15楼2018-10-06 21:16
                        明月当空,一人一鹿,正坐在殿门前发呆。
                        “现在该有戌时了吧,小鱼仙倌怎么还没回来啊?”
                        “这天帝也真是过分,小鱼仙倌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让他去夜值,还没有工资,啊,工资就是你们这里这个俸禄,这要是在我们那里就是虐待员工,是可以告他的,再不济也要给点加班工资什么的……”
                        魇兽也不知听懂几分,它学着她的样子用前蹄托住下巴,这动作对它来说有点费力,它撑了一会便支持不住,耳朵也耷拢下来。
                        流光哈哈大笑,“你跟小鱼仙倌夜值时也这样吗,快学个我瞧瞧。”
                        魇兽闻言站起身来,仰仰头抖抖毛,然后端正站定张着湿漉漉的眼睛看她。
                        “不对不对,小鱼仙倌应该是这个样子——”
                        她话音未落,一道温润男声插进来,“哦?那在锦觅仙子看来,润玉应该是什么样子?”
                        他眉目含情,笑意清浅,像融去霜雪的白梅,绽出春意。
                        “就是…”流光心脏砰砰直跳,“就是…怎么样都好看……”一眼便知是我心上人的样子。
                        她今日着了一身素色红衣女裳,外拢一层月白烟纱,乌发简单挽起饰了几朵小花,此刻月华清晖一洒,更衬得风姿窈窕,容色无双。
                        润玉心想,怎么样都好看,大概用来形容她更合适吧。
                        流光牵起裙摆,围着他转了两转,“怎么样,是不是都认不出来啦?”
                        润玉摇摇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认出来。”
                        魇兽凑过来嗷嗷叫唤,大概是表示它也能认得。
                        流光摸摸它,“这个时候你倒是学得快。”
                        她之前和魇兽唠了半天嗑,好不容易等到了正主,才想起她此次前来的目的。
                        “小鱼仙倌,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可还会痛?”
                        “润玉已无大碍,休养几日便可痊愈,锦觅仙子不必——”
                        挂心二字尚未出口,流光已伸手探上他前襟,“怎么可能好那么快,你肯定是在诓我,我还是看看比较放心。”
                        润玉大概从未见过如此豪放的女仙,一时间又羞又窘,若是常人他必定推拒开来,可眼前是他心仪的女子,他只好清咳两声,掩了三分羞意,颇为无奈地按住她,“锦觅仙子!”
                        他衣衫微乱,语中含羞,听上去倒像是恳求的意味了。
                        流光放开他,“好吧,那我不看便是。”
                        不看的意思是现在先算了,以后有了婚约的时候再慢慢看。
                        润玉松了一口气。
                        除了男女授受不亲,他更害怕被她看见那因经年拔鳞而结痂斑驳的丑陋之处。
                        那里,是比龙尾更令他嫌恶的存在。
                        流光见他面色苍白,赶紧拉了他进屋,还不忘用仙法生起一盆炭火。
                        “你伤势未好,可不能再着凉了。”
                        “在下——”
                        “听话!”
                        “……”
                        润玉自觉噤声。


                        回复
                        16楼2018-10-06 21:22
                          他倚在塌边,看她找了个离他不远的位置幻化出一个花盆,然后抱着花盆回到他跟前。
                          “小鱼仙倌,你可知道清霜灵芝长什么样子?”
                          “清霜灵芝乃花界少有的圣品,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润玉此伤尚轻,锦觅仙子不用为了在下叨扰长芳主。”
                          流光叹气道:“都说人在虚弱的时候脑子也会变得不灵光,大抵说的就是小鱼仙倌你这样的了。长芳主看到我训斥都来不及,怎么会给我清霜灵芝呢?”
                          润玉:……
                          “山人自有妙计,看在殿下舍身救我的份上,我便送一棵给你吧。”
                          “送?”润玉一脸茫然。
                          “对呀,你快告诉我它长什么模样,我自然能照葫芦画瓢种出一颗来。”
                          “我在《百草仙录》上看过清霜灵芝的描摹,其大小与一般灵芝无二,只是芝掌三瓣,肉质厚实,脉络呈现浅蓝色。”
                          流光满意地点点头,又像抚摸魇兽一样摸摸他额前,“你乖乖在这里休息,或者想想等我种出灵芝以后,你怎么谢我吧。”
                          润玉面红耳赤,好在始作俑者此时已跑去一旁专心种蘑菇,完全没察觉他的异样。
                          当多年后已经成为天帝的润玉每每与她谈及此事,流光总是大为惋惜:还是小鱼仙倌时候的润玉比较可爱啊,随便一逗就脸红害羞,哪像现在……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魇兽卧在一旁,时不时嗅嗅她种出来的各种菌菇。
                          流光将她知道的菌菇都种了一圈,依然种不出清霜灵芝,她心中焦急,再一施法,竟连白菜都种了出来。
                          魇兽体贴地把白菜叼走,留下流光一人盯着空荡荡的花盆发愣。
                          润玉走过来安慰她,“你若能种出清霜灵芝,我便答应你一件事情如何?”
                          他人如芝兰玉树,笑若朗月入怀,只是一语温言,便似清风流水,拂去她心头烦绪。
                          她闭目凝神,按照润玉先前的描述在心里又过了一遍清霜灵芝的模样,灵力顺着指尖倾泻,慢慢汇聚。
                          这次与之前明显不同,芝掌三瓣,肉质厚实,脉络散发出浅蓝色幽光,正是她要的清霜灵芝。
                          “我…我我种出来了,哇,真的是灵芝耶!”
                          她献宝似的递给润玉,“你看看对吗?”
                          润玉点点头,东西是清霜灵芝无疑,只是——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与已故的花神,又是什么关系?
                          清霜灵芝乃花界圣物,岂是一个普通花精说种就能种出来的,这种能力,旷古至今,也只有先花神一人能做到。
                          他目带探究,神色复杂,嘴唇动了几动,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流光不知他心中所想,只将灵芝又往他手心拢了拢,欢欣道,“你快将它服下,待伤愈后我们便可以启程去魔界啦!”
                          “魔界?我们?”
                          “你说若我能种出清霜灵芝,便答应我一件事情的,我,要,和,你,一同去魔界。”
                          “锦觅仙子如何得知在下要去魔界?”
                          “我听狐狸仙说凤凰已奉旨前往魔界捉拿穷奇,若不是我在这儿守着,恐怕此时也见不着你了……”
                          “魇兽刚才也听见了,你可不能反悔。”
                          润玉哭笑不得,“此去魔界凶险万分,非同儿戏。”
                          “我当然不是去玩的,”她自然知道此去凶险,才更加坚持要陪在他身边,“你看我能种出清霜灵芝,说不定能派上用场呢?”
                          “不行……”
                          “我是瞒着老胡偷偷跑出来的,若是你这次不带我去,他就要抓我回花界了。”她低下头去,语气忧愁,“可能以后我都不能来天界了,不能再像这样来找你了……”
                          “……”
                          流光见他神色松动,赶紧趁热打铁,“再说,若是有危险的话,还有小鱼仙倌你不是吗?”
                          “…好吧。”他对她的撒娇没辙,“不过你一定要跟紧我。”
                          “嗯嗯,就知道小鱼仙倌你最好了!”


                          回复
                          17楼2018-10-06 21:23
                            5、魔界
                            流光本以为神仙去哪应该都是用飞的或者瞬移,结果润玉却是带她到了一处渡口。
                            “这里便是忘川,这河水极冷,又因带了怨灵煞气,碰触不得。你且小心。”
                            润玉先行上了船,他一边叮嘱,一边伸手将她带了上来。
                            船只起摆溅起些许水花,流光一惊,下意识向润玉身边靠了靠。
                            “这一路难免颠簸,你若不适,可抓紧我些。”
                            流光心中一动,摆出一副头晕的样子挽住他,“嗯,我晕船。”
                            润玉:……
                            摆渡的船夫见他二人相貌不凡,举止亲昵,不由感慨,“这忘川惯见痴男怨女,像二位这般恩爱的仙侣倒是不多。”
                            润玉想要解释,流光捂住他口,抢先言道:“哎呀大叔你真是好眼力。”
                            他一时无语,不知是因了她的动作,大叔的称谓,还是这个默认一样的回答。
                            明明哪样都不对,怎么到了她这里,倒有种本来便如是的感觉了。
                            他尚未想好如何措辞,流光已煞有其事地继续道,“大叔你不知道,我家阿玉可招人喜欢了,前阵子还有仙娥女扮男装混入他宫里呢,这不因了这事,阿玉才肯带我去魔界游历一番……”
                            她说完撇撇嘴,想做出委屈的模样,可见润玉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自己又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润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胡闹。”
                            “现在不晕船了?”
                            “诶一点也不晕了,”她一脸惊奇,又揽紧他几分,“这一定是因为抓着你的缘故,阿玉你真厉害!”
                            润玉:……
                            船夫似乎也被他二人感染,打开了话匣子。
                            “老夫守这忘川河,十万来年这是第二次看见如此绝色的姑娘。”
                            “犹记万年前曾来过一位姑娘,问老夫讨一捧忘川水,那女子生的容颜倾国,行路间步步生花,相貌绝美,但是神情凄苦,不像姑娘这般明媚无邪。”
                            “那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岸上追来一位锦衣公子,急急将那女子手上的水打翻在地,两人一番争执之后,那女子纵身跃起,要跳入忘川,那公子也急了,发了疯似的将她拦了回来,之后两人便齐齐消失,不见了踪影。”
                            “只是一捧忘川水,便能把前程往事全都忘记了吗?”
                            “忘与不忘,皆在于心。”
                            流光似懂非懂,她看着船下河水,直觉这水压根下不去口啊。
                            润玉见她盯着忘川发怔,怕她被河水溅到,又将她往船身内侧揽了揽。
                            “若轻易能忘,又何来执念,至深至甚,不过大梦三生,太上忘情罢了。”
                            “公子这境界倒是高远。”
                            流光本在发呆,听到润玉这话心头猛然一跳,她抬头去看润玉,却见对方已经下船,正伸手准备接她下船。
                            “迷糊了吧?快下来,我们已经到了。”
                            她跟着下了船,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这话究竟在哪里听过,润玉已随手施了个术法,将二人变成了魔界装扮。
                            大概受电视剧影响太深,流光一直以为魔界就是各种黑黑黑,看着润玉变化的这一身浅蓝色装束,顿觉新奇又好看。
                            嗯,还是情侣装。
                            嗯,这个发型也比旭凤那个麻花辫好多了。
                            嗯,男神又帅出了新高度!
                            她满意地转了两圈,润玉拉住她,“这魔界夜市热闹,秩序却不比天界,你一定要跟紧我,知道吗?”
                            “嗯嗯,那我们牵手吧,有你牵着我肯定丢不了。”
                            润玉犹疑着递出半襟衣袖,“男女授受不亲,若是影响锦觅仙子的仙誉就不好了,刚才船上的玩笑话,锦觅仙子以后也不要再说。”
                            流光:……
                            这个意思是不能牵手只能抓袖子吗,万一人多拥挤,抓破了怎么办?
                            对比狐狸仙,你真的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白龙宝宝啊!


                            回复
                            18楼2018-10-06 21:33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06 22:46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0-06 23:18
                                  一定不要弃坑啊!要完结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0-07 00:29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07 00:38
                                      爱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07 12:47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07 12:4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07 17: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07 17:04
                                              谢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10-07 17:4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07 18:03
                                                  不错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09 20:52
                                                    楼楼我来了,打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0-09 21:09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0-09 21:09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0-09 21:09
                                                          什么时候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8-10-11 00:45
                                                            鼓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0-11 14:2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