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用吧 关注:4,712贴子:261,092

【原创】月落乌啼霜满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
作为一个在用吧潜水了三年多的人,我一直默默地爱着军师,虽时光茬苒,我对他的喜爱却未曾消减。我是一个博爱党,所以我愿意,为很多角色,填补他们的故事……
我写过的文不多,文笔略渣,望诸位看官多多包涵

一直很喜欢文艺的吴用,就用这张图片镇楼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10-05 21:17
    欢迎归来!新人顶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05 21: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05 21:45
        第二章
        虽说我身份卑微,但毕竟是“皇家婚嫁”自然隆重些。我的眼前蒙着喜帕,头上的首饰沉甸甸的,轻轻一晃,清脆之声甚是令人紧张。
        古代的人力马车可不怎么安稳,花轿一直摇摇晃晃,我便又是个经不起颠簸的,便晕晕沉沉地睡去了。
        “走后门!”一声大吼把我从混沌中唤醒,我忙扶起掉在一旁的盖头,敛声,屏气。
        “懂规矩么?走后门!”咦,好生奇怪,难道这梁山上连婆子都没有,只得用男子来充了么?忽又转念一想,梁山毕竟多是落草英雄,不免对朝廷有偏见,看来这嫁过去的日子也不好过,我凄凉地想。
        拜过了天地高堂,喝过了酒,我便被人牵着到了新房。即使隔着喜帕我都能隐隐感受到这满屋的喜庆之气,可惜或许对我们当中的哪一个而言,都不是什么喜事。
        领我的婆子留下一句“姑娘好生候着军师吧”便走了,我又陷入了红色的无尽的等待。在古代没有钟表,我不知道如今是几点,只能一点点地熬着,顺带理了理自己的思绪……
        从小看水浒的我对吴用没什么兴趣,因而只大约记得他做过的事情——劫生辰纲、杀小衙内……看来定是个阴险狠辣之人。我捏紧了被子,心中害怕了起来,却隐约看见月亮透过窗洒在桌上,勾起了我对现代的怀念:若没有穿越,我一定还在赶着作业,读着我最爱的英语和古诗词,时不时幻想自己站在理想院校的门前,拿着双学位的毕业证书……但这突如其来的穿越,让我来不及实现我的梦想,更要做以前从未做过的角色……
        我心下悲戚起来,或是触景生情,竟轻轻地抽泣起来。泪顺着我的脸往下流,我只得揭开喜帕来抹泪。
        “谁让你揭开喜帕的?”我抽泣的声音如此大,竟没有注意到吴用已进了门,他淡漠地看着我僵住的表情,神色中流露出一丝不耐。
        “我……我想家了……”这也是实话。从历史课本上,我早已知道在北宋这个理学对人束缚愈增的年代,对纲常很是重视,纵然是现代人,我也不能不害怕;但这句话好像触动了我的泪腺,一提到家,我便能看见那些所珍爱的、所追求的东西灰飞烟灭了,眼泪更是忍不住扑簌扑簌往下掉。兴许哭了反而壮胆,我索性靠在了床梁上嚎啕大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10-05 22:1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0-05 22:40
            潜水ing~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0-06 07:16
              更一波~然后继续潜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10-06 23:16
                ddd新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07 10:56
                  顶顶更健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07 11:04
                    dd混个眼熟~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8-10-07 11:14
                      支持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07 22:12
                        我一觉醒来,已是清晨,惊恐地发现吴用已在穿衣。
                        这似乎是我应该干的活……
                        忙从睡榻上蹦下来,一晚上不舒适的睡姿让我浑身酸痛。
                        “这几日闲暇,我得以在营中自行照顾起居,以后更是辛苦,你这样的懒劲该如何是好?真是未见过如此贪睡的丫头。”他看着我有些僵硬的动作,半是嘲讽半是训斥,“真不知留你在身边是你服侍我还是累赘。”
                        “我不是丫鬟,我是你的侍妾,你不能使唤我。”或许是刚醒,我没了平日的清醒,下意识把侍妾等同于妻子,顺口答道。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在吴用看来是多么不妥,忙看他的脸色,他的神情清楚地告诉我这两者是没有什么分别的。
                        “我总算知道你总是挨打的原因了。”他微微笑着,我心下很容易不快——不同情我就算了,还要揭我的伤疤,“懒惰而自视甚高的丫头。”
                        我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对自己的缺点清楚得很,但被堂而皇之地说出来是第一次,我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被我说中了吗?”他微微侧脸,满意地看着我羞红的脸,“总算是有些自知之明,但这些缺点,不改可不行……”
                        我感觉吴用的教师瘾可能上来了……
                        果不其然——
                        “你既是进了我的帐子,就是我帐中的人,不能不识字。”
                        这吴用怎如此善变,昨日还是冷若冰霜,今日却是热情似火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出于他的美色,这样典型的霸道总裁台词在他说来少了不适之感,竟使我神使鬼差地感到有些开心。
                        “把这《三字经》拿去,然后,替我磨墨。”
                        “你要写字啊?”我很兴奋,终于能一睹吴军师的字迹了。
                        但等到墨条放在我手中之时,我傻眼了——我不会啊……
                        吴用见状,嗤笑了一声,轻轻拿起墨条,均匀地推磨着。
                        “原这磨墨需力道轻柔,故以闺中女子为妙,只是可惜交由你手上,便废了我这珍贵的墨。”他细心地墨着,好像那墨是他儿子似的。
                        从那清冽的墨香可看出这墨定是质量上乘,可是他那种骄傲的语气让我觉得自己就一大白丁。
                        ——好歹也是读过十年书的人,我决心要为自己挣回一些面子。
                        “军师磨了这许久,定是劳累了,一一来替军师吧。”我满脸堆笑,手里握着那一柄墨时,心中有些雀跃。
                        吴用蘸饱了墨汁,在宣纸上把《三字经》前十二个字抄了一遍,那字果真隽秀有力。
                        “我今日教你十二个字,今日不背会时便不准吃饭。”看来这吴用以前定是一个不讲情理的老师,竟用午饭来威胁我,我暗暗腹诽道。
                        突然想到了什么,“军师,”我停下了手,“为何教一一识字?”
                        “读书能知礼,吴用不想有个懒惰到要主人为她准备早饭的丫头,也不愿有一个心比天高的人在我跟前待着。”
                        什么嘛……今天而已……
                        虽然这理由并不让我满意,但看着他把挂在墙上的戒尺拿下来的恐惧掩盖了这种不满。
                        “一一年龄多少?”他看着我被吓得停下来的手,皱眉问道。
                        “一一年方二八。”我的眼睛仍没有离开他手上闪着寒光的戒尺。
                        “正是难管教的年纪。”吴用将戒尺放在桌上,“既如此,便休怪我无情。”说着朝桌上的笔墨努努嘴,“看着书写几个字我看看。”
                        我吃他一吓,忙抓起笔,照着书慢慢临下: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正当我心中默念《三字经》时,一只手猝不及防地抓住了我的右手,渐渐收紧,掐得我生疼。
                        我吃惊地转头,对上他深沉的眼眸……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10-07 23:03
                          第四章~更完就溜了……明天还有万恶的月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10-07 23:04
                            第五章
                            “你果真是朝廷派来的细作。”他狠狠地盯着我,好像要把我看穿。
                            “我不是!”我大声叫道,企图从他手中挣脱,可我愈是挣扎,他抓得愈紧,我甚至怀疑我的骨头都被掐断了。
                            “欲盖弥彰。”他冷哼一声,“姑娘不必白费力气,吴用有武功在身,你一弱女子怎能比过我。”
                            “你明知我是弱女子,你还……”我说不下去了,一阵委屈涌来,我咬着嘴唇哭了起来。原来你借这事端,只是为了证明我是细作,亏我还对你另眼相看……
                            吴用无动于衷,“你握笔的姿势无误,字虽难看却能看出抑扬顿挫,哪里是一个深宫的宫女。”
                            我流着泪,这都是我爸带我上的劳什子书法班,今日反而招了怀疑,苦也,苦也……
                            “吴大军师不该浪费时间审我一个细作,更无须说出教我写字的话来。”我红着眼,忍着哭腔道。“没有人愿意入宫去,若不是我当年家里贫穷,我岂愿伏身为婢。只许你们文人识字,却不许我们这些侍从们附庸风雅了?”我瞪着眼睛质问他。
                            他加在我手上的力道松懈下来,“吴用得罪姑娘了,吴用已知姑娘不是细作了,想来姑娘也是可怜人。”
                            我揉着手腕,被他这么一说,手上的疼痛加上不甘和羞辱,眼泪便忍不住往下掉。
                            一方帕子被递在我眼前,“擦擦,然后写字去。”
                            我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却仍有些抽泣,手总是一抖一抖。
                            “这字的横歪了,重新写过。”他只瞥了一眼,便不留情地给那张字判了死刑。
                            我写的字渐渐堆起了一角,字写得却越来越丑。
                            我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对于不感兴趣的东西从来不愿下功夫。
                            “不写了。”我索性将笔一扔,墨汁溅得满桌都是。
                            只见吴用阴沉了脸,“你那些毛病又犯了?”上扬的语气有些危险。
                            但此时我酸痛的手已不听使唤地停了下来,“练了那么久了,该歇歇了。”我理所当然地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突然右手被一股强力拉去,再回过神来时,手心已挨了清脆的一下。
                            “嘶”不禁呼痛出声,愤怒地看向手的主人,却看见他眼中促狭的笑意。
                            第二、第三下如期而至,第十下时,吴用停住了手,而我的手早已红肿不堪。
                            用手指抓挠着痛痒的手心,我正努力憋住眼中的泪水。
                            “继续写,用心地写。”他呷了一口茶。冷冷地道。
                            迫于他的气场,我只好走到桌前,忍着右手的痛楚继续往下写。
                            “果然打过便长记性了,可见宫中的嬷嬷不肯狠心教训你。”他看着我的字,满意地笑道,“写完这个字便去烧饭罢。”
                            我狠狠地瞪着他,无奈手中实在疼痛,便不得不依了。
                            从此定要谨慎行事,莫被他抓到把柄用那戒尺吓唬我,我暗下决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10-09 22:14
                              更了一波YY军师当教师的形象~会不会有点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10-09 22:16
                                dd楼主写滴灰常好嘛~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8-10-09 22:40
                                  他掀起了帐门,带进来一阵风,吹得我抖了抖,裹紧了薄薄的被子。
                                  感受到他的气息走近了我,我努力屏住了呼吸,可肚里一抽一抽的疼痛仍是我渗出了冷汗。
                                  幸好,他只是站了一会,便仁慈地放过了我,听着他翻书的声音,我心中的紧张渐渐消去了。
                                  时间兀自消磨着,我的肚子又空又疼,就快忍受不住了,那凉凉的痛意又让我久久不能入睡,我不禁咬紧了嘴唇。
                                  “一一,过来替我揉肩。”他一定又在看书了,或许是为了唤醒我,他的声音比寻常大上不少。
                                  这次我没有动,我实在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了。
                                  “一一——”他上扬的声调带了些威胁的意味,“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已容忍了许久,你怎还敢懒惰?”
                                  我最讨厌吴用用这种语气与我说话,好像我是他的什么人似的。
                                  看来不说话是不行了。
                                  “先生,一一……一一今日实在不适,望先生饶恕则个。”我强忍痛苦说道。
                                  身后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起身走到我身后,轻轻把我的身子翻转,我身子一阵悸动,我不大喜欢别人碰我,可也没有反抗。
                                  一双手搭在我的额头上,凉凉的,甚是舒服,“没发烧”面前的人喃喃自语道。我不太习惯这样近的接触,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怎的脸色如此苍白?”他细细地端详我的脸,问道。我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转开了头,不经意对上吴用有些青紫的眼窝,恻隐之心一动,他一定很累吧……便挣扎着起身:“一一这就替先生揉肩。”可能是我的脚步有些虚浮,吴用紧紧地扶住了我,一面探究地看着我。
                                  我把手搭在吴用肩上,一下没一下地捏着,下腹的疼痛总让我心烦意躁,眼珠总不经意地往被褥上瞟。
                                  “一一今日是没吃饭吗?”前面那人调笑道。
                                  “回先生的话,一一真个没吃晚饭……连午饭也没吃……”我轻轻地答道,那样子活像一个抱怨的小媳妇。
                                  “灶上或许还有些粥罢,你去热一碗吃去。”
                                  许是见我不语,他蓦然转过头来,“今日是怎么了?连热粥都不要了,往日不是最爱吃了么?”
                                  “我……我……”我心中害怕得紧,心一横,绕到他跟前,给他跪了下来:“先生,一一今日犯了大错。”
                                  吴用听罢,只是眉毛一挑:“何错?”
                                  “只求先生饶恕我,一一任先生打骂。”我嗫嚅着,偷偷看他的脸色,心中忐忑起来。
                                  “那便要看是何错了。”他抿了口茶,用审问敌人的眼神审视着我:“说罢。”
                                  我战战兢兢地揭开被血染红的被褥,血色莲花,在淡雅的主色上格格不入。
                                  他沉默了片刻,命令道:“站起来,背对我。”
                                  惶恐地照办,他仍是沉默了许久。与此同时,腿部的阵阵发软使我不得不用手捂住小腹。
                                  “你转回来罢。”他沉沉地说,我惊奇地发现他的脸色竟现出一点尴尬。
                                  “坐在那里等我。”他用羽扇指了指被血染红的被褥,我虽然惊讶,但还是听话地走了过去。
                                  听着他的脚步远去,我疼得挨在床梁上,急促地呼吸着。许是夜深了,加上今日劳累,我便逐渐睡去。
                                  睡梦中,我隐约感到有人轻柔地将我拍醒,温柔地替我喂下姜汤和红糖水。半梦半醒的我未把他认出,只觉有人将我放倒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还替我盖上了厚厚的棉被——这一定不是我的睡榻,这是我睡着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0-09 23:19
                                    月考后的更新~
                                    我们老师居然可以把文科的平均分出到比理科还低……真是没眼看了……
                                    如果真的有穿越一定要问问军师怎么学文言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10-09 23:22
                                      BTW:
                                      各位看官不要潜水啦~可否为本文提一些建议呐^_^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10-09 23:23
                                        dd唉……月考凉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8-10-10 22:41
                                          第七章
                                          我应该是睡了很久,等我醒来,已是次日正午了。
                                          一束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眯了眯眼,发现吴用正捧着兵书阅读。
                                          下一秒,我才反应过来我睡在吴用的大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帐中的火烧得正旺,噼啪声让人倍感温暖……
                                          再下一秒,我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裙换了一套——
                                          “啊!”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失声尖叫。
                                          吴用无奈地转过头看着我:“怎么了?”
                                          “你——你——”顾不得什么尊卑之别了,我指着他:“你替我换的衣裳?”
                                          他一愣,复而邪邪一笑:“你本就是我的侍妾,纵然我与你……也未尝不可。”
                                          我发誓要不是我的肚子还疼着,我一定要蹦下床揍他一顿。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盘踞在我心头,我变得口不择言:“没想到梁山军师也做起那占便宜的勾当,更不知是否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缘故?”我又羞又恼。本就在看《水浒》后对宋江招安颇有不满,此时更是一腔怒火撒在他身上。
                                          却没料到他变了脸色,快步走到我身边,一把扯住我的衣领,训斥道:“大胆侍女,竟敢对公明哥哥不敬。”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他,低下头咬着唇,被他吓得不敢说话,心中暗想:你便一往情深地爱着你的公明哥哥罢,到时梁山众人妻离子散,十损七八,看你怎样后悔。
                                          猛然又想起他最后的结局是自缢身亡,也是应了他对宋江的一片赤诚之心,心下不禁同情他起来。
                                          大概是看我不敢说话,又看我眼圈红了,他松开了我的衣领,“既然醒了就自己吃饭罢,我特意为你留了一碗粥。”
                                          我有些惊喜地看着他,心中一暖,可能是太久没有感受过人与人的嘘寒问暖,我的眼睛有些湿润,甚至暂时遗忘了他可能是个淫贼的猜测。
                                          抬起头,才发现他也正看着我,眼里噙着不止的笑意,“病了这一场,你的身子更加娇贵了,连带着心思也愈发敏感起来,这是要吴用替你拿粥吗?”
                                          “不用不用。”我忙揭开被子下床,我怎么敢使唤吴大军师呢。
                                          “坐回去罢,你身上还披着小生的衣裳,让人误会了怎么好。”他的声音染上了笑意。
                                          见状,我隐隐能确定吴用并没有替我更衣,心中隐隐松了口气。
                                          心中便突然冒出了逗逗这梁山军师的念头:“是军师方才先说了,我是军师的……就算是那啥也无妨,况且是你先帮我换的衣裳,我也算是吃了你的亏,我的名节何在?”
                                          大约是惊讶于我的开放与直白,吴用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以他拿着羽扇遮脸、落荒而逃结束。
                                          我的嘴角勾起胜利的笑容,正打算下床烧杯茶,不料吴用走到帐门边,突然停下了脚步,“你的衣裳确不是我换的,我唤了另一侍女替你梳洗,吴用不做那等下流龌龊之事。”说罢便扬长而去,只留一袭白袍翻滚。
                                          听了吴用的解释,我心中有块石头落下了。满意地卷了卷被子,一翻身便继续陷入睡眠状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10-13 23:26
                                            月考出成绩的第一次更文~
                                            多希望有军师教我语文……(捂脸逃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10-13 23:30
                                              dd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8-10-14 08:43
                                                果然一开学大家都忙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10-14 21:18
                                                  dd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8-10-14 22:21
                                                    dd


                                                    回复
                                                    32楼2018-10-15 18:11
                                                      先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0-15 19:00
                                                        第九章
                                                        第二天一大早,宋军便又启程了,吴用是一军之师,自当行在队伍前面,而我们这些打杂的,回头是大漠,前头是人海……
                                                        早已知道这场仗会赢,因此我毫不担心,看着周围的人凝重的神色,我实在算得上悠游自在。
                                                        吴用每日很晚才回帐中,想是战务繁
                                                        忙,一回来便摆着一张苦瓜脸,就连坐在床上也拿着兵书。
                                                        经过了不久前的那件事后,我心中对吴用存了几分感激之情;渐渐地,没有以前那么怕他了,但还是害怕他严肃的样子。
                                                        他有时诗性大发,会给我念几句诗,大概是因为他看着我撑着脑袋的样子,以为我大抵听不懂吧。
                                                        有时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听众,是最好的听众。
                                                        秋天悄悄行远,褪去了金黄的最后一丝暖意,迎来的是一片白雪皑皑。
                                                        “哇,下雪了!”
                                                        作为一个在南岭以南长大的人,第一次看见雪,我兴奋地像个小孩。
                                                        某天夜晚,吴用满脸疲倦地推开帐门,进而看到的便是以下场景——
                                                        裁了一半的毛衣停在书桌上,帐中的人不知所踪,忽而帐外一声大喊:“下雪了!”
                                                        我捧着雪球,抬脚进帐子就看见吴用写满问号的脸——
                                                        那种神情就跟看傻子似的。
                                                        我怯怯地放下了手,低眉顺眼道:“先生回来了。”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雪很好看?”他有些怀疑地追问了一句。
                                                        “好看。”我知道他素来喜静,便不敢再张扬,愈发小心了起来。
                                                        他盯着我,不语。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里还有个雪球——已经化了一半了……
                                                        真不像话。
                                                        我默默地走出帐门,把雪球扔掉,一点点地蹭了回来。
                                                        “先生是要看书,还是要写字?”我极力想打破僵局,率先问道。
                                                        他的脸一下子松弛下来,“看会书罢。”说着用手揉着太阳穴,坐到椅子上。
                                                        “先生今后还是少熬夜罢。”
                                                        虽然几个月的相处让我深知他不喜我多话,但看着他有些浮肿的脸——不得不说吴大军师您太像现代苦逼的学生党了,甚至连那颓废却不得不强打精神的神色都如出一辙。
                                                        “前线战事吃紧,我如何能松懈。”他叹息着翻过了一页书。
                                                        我不再言语,心下泛起对他的阵阵心疼。
                                                        想了想,拿过他面前冷掉的茶,倒掉,替他换上枸杞红枣——
                                                        你问这是哪来的?你以为吴用真的是一个穷书生吗?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缓缓喝了一口,拈着胡须继续看书。
                                                        虽然他极力隐藏,但我还是看见了他胡须下淡淡的微笑。
                                                        予人玫瑰,手有余香。这老祖宗的话果然不错。我心里暖暖的,勾了勾嘴角,愈发轻柔地为他捏着肩,仔细地欣赏起他的美色来。
                                                        没了醒脑的茶,他很快便打了几个哈欠,神色已有些迷糊了。
                                                        迷糊中唤我为他更了衣,他一翻身便沉沉睡去。
                                                        看着他睡着,我暗暗笑了笑,展开那张刚刚裁好的被子,盖在身上,暖暖地睡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8-10-19 21:39
                                                          有时候啊,爱情就是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中萌生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8-10-19 21:41
                                                            突然发现第六章更少了几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8-10-19 21:4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