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58贴子:1,369,723

◆18. 10. 04◆【原创】 青衫泪落白衣染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简介:白衣染尘一共有三个版本。
这是第二个版本。
加上快要完结的白衣染尘。一共三个!
我又把辜负大家的白衣染尘捡回来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04 08:4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04 08:52
      “丙大人,其实是公羊丞相府上出现了刺客。本来应该是保护丞相的。可是丞相说什么士兵去追杀刺客。还说,不用赶尽杀绝。”
      焉逢听的云里雾外的,但还是不会再一个士兵面前慌乱。便一副我听懂了,你可以走了的架势看向士兵。那士兵也是会看脸色的,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便离开了。
      .
      焉逢并没有回屋,而是去了丞相府。
      公羊硕从焉逢进来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消愁的模样。
      “焉逢,想必你应该知道了刺客一事。”
      “是,只是焉逢不明白。既要追杀,又为何不用赶尽杀绝?”
      面对焉逢的疑惑,公羊硕只是浅笑了一下。
      “根本就没有什么刺客。只不过是和你们飞羽并肩的十杰之首在本相这里犯了错。为了不让十杰那帮家伙记恨上。所以,只能追杀。不能赶尽杀绝。”
      要说飞羽和十杰,公羊最看不起的就是十杰。对他来说,没有大志向的,不愿意为国家打仗的人,最没出息。但是,又因为十杰的每个人都有超强的天赋,他早就解散了十杰这没用的队伍。更让公羊硕气愤的是。那十杰之首既然公然向他叫板,丢尽了脸面。所以,他并没有说出原实,而是委婉的说着他和十杰之首的矛盾。
      焉逢也不奇怪,毕竟十杰之首一直和公羊硕不和,人人皆知。所以,外人只知道飞羽十杰只是一个组织,并不知道是两个队伍。解除了疑惑,焉逢也不好在公羊府上逗留,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要说这十杰,是没有什么好的待遇的。
      “大哥呢?”
      树林深处,一处大宅院中,一位身穿粉衣的女子四处的寻找着什么人。
      “你说幽啊!好像是去了军营。已经去了这么长时间,到现在还没回来。真让人担心啊!”一位青衣男子担忧的说着,神态却是放心的。“阿瑶,别担心。幽是我们队伍中公认的最厉害的人。就算出事了,也一定是其他人出事。”
      “箫,现在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大哥再不回来,房子会被炸掉的!”阿瑶终究没办法淡定,要说这炸房子的事,要被幽发现,他们可是会被禁足的。
      笛箫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非常担忧的问,“你也不能阻止一一这小子发明东西的欲望?”
      阿瑶非常肯定得点头,要知道这一一虽然看起来就是几岁的小孩子,但是,发明东西那是一点都不含糊!
      阿瑶胆战心惊的看着大院子最旁边的房子,催促着笛箫赶快找回幽。
      笛箫也点头会意,利索的跑了出去。
      阿瑶祈求的朝着天上做了个祈祷,道,“太阳啊太阳,你行行好,晚点出来。禁足真的很难受啊!”
      要知道,他们已经被禁足了三个多月了。好不容易可以出去闯一闯,在惹祸,那可真不好说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04 08:53
        幽不敢想象公羊硕竟是如此要面子之人。因为有人追杀,他现在不能回宅院。所以,便朝着骁月的方向跑去。
        如果说是普通士兵追杀,他还能杀死这些人,回到大宅院。可是,追杀他的,可不仅仅是公羊硕所说的士兵。还有保护皇上的暗卫。这暗卫,幽很清楚是皇上派遣给公羊硕的。
        运着轻功,幽源来到了一颗栖息的树旁。
        知道早已甩掉人,却为了不会有人趁机占便宜。便跑的更远一点。
        “何人?”
        一把剑以最快的速度驾到他的脖子上,不经让他感叹,竟有人可以和墨有着不相上下的实力。要说可以随时靠近自己的,不是人人都能架着剑靠近他还不被发现的。
        “很抱歉打扰道友,但是,小友只是半路遭遇追杀,来到此地躲一时而已。”
        幽很礼貌的叙述了自己的状况,和那人道歉着。剑的主人似乎没有迟疑的拿开了剑,当幽看到眼前的人时,心里不禁感叹,“竟有人年少就已白头。”
        而暮云见到幽的第一面,心里也感叹着,“这人竟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兰茵,是你觉得我太寂寞,派人关心我的嘛!”
        当然,暮云的想法,确实不错。
        暮云跟随自己的感觉,去相信这个人。见这人要离开,也有一种想跟着的感觉。当然,暮云一直都是一个跟随感觉走的人。
        .
        “相逢即便是有缘,看小友一人再此,难免有些孤单。不如和我一起去我那里,解解乏?”
        “好!”
        暮云想要跟着的心情,完全表现在了动作上,为了不让暮云觉得尴尬,便找了一个让暮云正当跟着的理由。
        幽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的坚决,让他觉得很熟悉。不过,他心里也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再不回去,一定会发生一件大事!
        果然,幽和暮云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大宅院。
        此时,太阳也快要出来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04 08:54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04 09:03
            “大哥,你回来了!”阿瑶不可思议的看着幽和暮云,心里难免有些欣慰。
            不过,也不忘殷勤的和暮云大哥招呼,“新朋友,你好!”
            暮云觉得这位姑娘挺亲切的,就微笑了一下表示礼貌。
            阿瑶也不花痴,郑重的再次和幽源说起话来。
            不过,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阿瑶的话还没说出,最旁边的房子就传来闷闷的爆炸声。
            “你想说的是这个?”(*^ω^*)
            点头!
            “不想被禁足?”(*^ω^*)
            点头
            “那还不赶快拿水!”-_-#
            “现在立刻马上!”阿瑶火急火燎跑到池边,抄起一个小桶拎着打好的水朝着那个房子泼去。
            幽也抄起一个大桶朝着那房子泼去,才阻止了火的蔓延!
            幽抱歉的和暮云说,“不好意思啊!你下次再来的时候,不会那么狼狈了!”
            阿瑶也抱歉的笑了笑,“下次,我们一定好好的招待你一番!”
            于是,两人就这么决定了暮云的下次做客。
            暮云则表示没关系。
            .
            而笛箫就有些倒霉。
            刚来到尧汉军营没一会儿,就被包围。不屑的说,“怎么?难不成我的实力,还不能打倒你们吗?”
            “哟!这不是十杰的弓箭手嘛!”带头的强悟很是不善的看着来人。
            .
            看着强悟的架势,笛萧就猜测幽已经离开了军营。便略施小计。
            调侃着“你不就是一个飞羽的弓箭手嘛!而且,只会放冷箭!”笛萧很不想和这个人说话,便用从阿瑶那获得的针引开了几人的视线,轻轻的一跃,就跑远了。
            强悟等人解决了飞过来的针后,在想追也追不上了。愤恨的摔了接到的针,才命令其他人接着巡夜。
            ――――――
            暮云在大宅院待到午时,便打算离开。
            却碰掉了刚回来的笛萧。
            而送暮云离开的阿瑶却调侃着,“箫,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过程不太幸运!”笛箫尴尬的说着。
            “这样啊!”阿瑶看着笛箫打量暮云的视线,便介绍着,“这是暮云!大哥回来的时候带的朋友。”
            笛箫很友好的和暮云打了个招呼,“你好!不过,你现在是要走了吗?我也送你吧!”
            阿瑶和笛箫一起送走了暮云,才回到宅院看幽教训熊孩子的不良行为。(非礼勿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04 09:32
              暮云回到幽山城后,便放空了自己的思绪。
              这一次,他真的觉得挺开心。
              能够这些小伙伴,他觉得,这是兰茵的功劳。
              不由得,竟又想起兰茵的死。想的多了,便也想起了今日是兰茵的忌日。原本平静的心,瞬间加剧。剑气的狂躁,更是肆无忌惮的猖狂着。暮云立刻打坐了起来,与之抗衡。
              这时,商睿走了进来。
              “唔!”暮云终究撑不住剑气的狂躁。
              “暮云,你的剑气又发作了!”商睿手搭在暮云的肩上,毫不在意的为暮云克制着剑气的发作。
              剑气没有纠缠过久,便平息了。
              暮云的气息也稳定了,整个人恢复了清明。
              “义兄,暮云是不是又差点伤着你了。”暮云明显是知道自己剑气发作的情况,很是担心的看着商睿。
              “没事暮云,只是你的剑气怎么忽然发作了?”
              听着商睿的疑问,暮云自然不会隐瞒,但他也不会说出今天发生的事,只是半真半假的说,“今天是兰茵的忌日。 义兄,兰茵真的可以复活吗?”暮云边问边想着兰茵为他带来的快乐。
              “为兄什么时候骗过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让兰茵,完好无损的回到你身边。”商睿并没有看出暮云的哪里不对,因为,暮云眼里的担忧和无错,并不是装出来的。
              暮云不在思考这些让人哀伤的话题,却忽然想起商睿来到自己这,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义兄,你突然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商睿也不含糊,很快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为兄知道你不喜欢世俗的斗争,所以向来不问骁月的事务。可是这次的情况有些危机。尧汉飞羽,已经出现在幽山。飞羽十杰,以古天干为序,每人都有其独特本领。暗中为尧汉执行秘密任务,逐渐名扬天下。其中带头的名叫焉逢,此人天资聪颖。被名将唐云龙看中,收为关门弟子。不仅在武艺上,尽的唐云龙真传。兵法造诣,更胜于蓝。有以一敌万之能。所以为兄不得不向你开这个口!”
              暮云没有过多的疑惑,坚决的回答着,“义兄,你放心。我即可前往流马渊,不为骁月,只为义兄。”
              商睿把手暮云的肩上,只听暮云说。
              “有我在,焉逢必败。”
              .
              流马渊
              毒蝴蝶来的很突然,焉逢非常庆幸自己提前发现了。飞羽其他人也纷纷注意了起来,一起齐心协力对付着外来的敌人。
              暮云看着这些飞羽成员,非常疑惑自己竟然想到了刚认识的幽。
              没有过多的疑惑,便化为剑气之龙朝着焉逢攻去。
              而焉逢则是防不胜防的接下来了剑气之龙的来袭,更是心叹,“哪里来的剑气之龙?”
              没有过多的惊讶,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
              与剑气搏斗一番后,剑气恍然间变成一位白衣少年。焉逢被打到一旁。
              “铜雀竟有此等白衣高手。”
              “好一个焉逢。”
              两人的内心都在肺腑。
              两人再次动身打了起来,直到多闻使出现。暮云也不再拖了,便震开焉逢的钳制,飞到多闻使旁边,击退士兵,将剑放在多闻使脖子上。 离多闻使远的士兵,纷纷举起箭,并不敢有风吹草动。
              焉逢见此,非常不善的警告着,“白衣,你若伤他,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暮云也不怎么放在眼里,“飞羽焉逢是吧?只要你斩断索道,我就放了他!”
              焉逢本想说什么,多闻使却插口了,“焉逢,不用管我。马上放箭。”
              暮云和焉逢都觉得双方难缠,本想智取。却被多闻使一句话打破,“放箭啊焉逢,执行命令!流马渊一旦失手,军粮尽失。幽山之战,必将失败。”
              暮云觉得这个人很烦,便将剑离多闻使更进一步。 多闻使瞬间安静了。
              焉逢一下心急了起来,不过商横的到来,让他心声一计。立刻决定放箭。与乘着五彩灵凤的横艾一起救下了多闻使。
              而暮云在放箭的同一时刻就将多闻使打下悬崖,自己则是跑到悬崖另一边跳了下去。就在那些士兵要确定暮云生死时,便幻化出剑气之龙,连同索道一同斩断。
              令飞羽等人着实吃惊。
              ――――
              流马渊失守,立过军令状的多闻使即将要被处斩。幽等人也收到了流马渊失守的消息,听到是白衣所干的,纷纷想到了暮云。更是赞叹着暮云的实力。
              多闻使催促着屠夫行刑,屠夫快刀斩乱麻,刀刚下去就被两股碰到一起的能量波动给弹开。
              横艾从灵凤身上下来,看着那看热闹的阿瑶,问,“你想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飞羽横艾,我看也只不过是会横吧!我就是要让屠夫斩了多闻使,难道不对嘛!多闻使看管粮食不力,流马渊失守。死罪一条。我阻止你犯下了罪,你应该感谢我才是!”阿瑶的一番话,让飞羽几人异常的愤怒。阿瑶无所事事的抓挠着自己的半黑半粉的发丝,看着旁边的笛箫,道,“我说的有错吗?”
              笛箫摇了摇头,看着阿瑶抓着自己半黑班金的发丝,苦笑道,“没有错!”
              阿瑶这才放过笛箫的发丝。
              两人的对话,横艾表示一点都不想听。“丞相有令,不可杀!”
              “哼!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笛箫,我们走。”
              “是,医神。”
              .
              阿瑶和笛箫两人并没有离开军营,而是去到了喝茶的地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0-04 09:33
                焉逢在公羊硕那领到去接送粮使的任务,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幽姗姗来迟得到了军营,已是夜晚。本以为可以顺利的找到笛箫两人就行了。但却被忽然闯过的横艾给阻挡了去路。
                “看来,这飞羽不景气了。连仙子都进来了。不过,这个仙子似乎已经爱上了飞羽之中的某个人吧!”思来想去,还是不忍好好的一个仙子在人间发生什么事情。在横艾愣神之际,走了上去,拿出自己无意间得到的内丹,扔给横艾,“仙子看上去不太好啊!此物是补充灵力的上好内丹。既然能在这里相遇,必然这内丹与我无缘。”幽说完话也不理会横艾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只留下难言的横艾。横艾看着自己因为内丹的到来才不消散的身体。心里充满了感激。
                .
                幽来到茶馆后,看着醉了的阿瑶,便开口问着笛箫,“喝了几碗茶?”
                笛箫愣是身处一只手,幽叹了口气。“这丫头喝茶相当于喝酒,喝酒相当于喝茶。怎么让她喝了那么多?”
                “我拦不住啊!而且,小命要紧!”笛箫无奈的回答着幽的问题,再次拿起面前的茶喝了起来。
                幽见笛箫喝完了茶,坏笑的说,“开始吧!抬人了!”
                笛箫一脸怨恨的看着羽幽,“有你这样命令二弟的吗?”
                “好,大哥用词不对!我的二弟呀!抬起我们的四妹,走吧!”
                两人各自将阿瑶的胳膊一左一右的搭在自己的脖子上,向着邽岭山道出发。
                .
                几人进入邽岭密林,找了几个可靠的树枝睡下了。
                没办法,谁让他们的宅院在邽岭正中间呢!
                ――
                幽朦朦胧胧间听到了送粮的老头的话。心想,“那老头子说是苍梧来的,那必定是公羊硕向苍梧求救。那这件事,聪明人都知道公羊硕有此举。月最近传来消息,骁月也盯上了送粮使。出任务的,是暮云。还有黄衣管轼!不行,他们要前往的是树妖所在之地。暮云身上的剑气本就不寻常,再加上剑本身也有一些不对。看来,我要暗中帮助一下。公羊硕,你以为,只有你会打算盘吗?”幽的腹诽,公羊硕毫不知情。
                幽攀爬在树枝上一直跟着暮云,暮云也没感觉到幽的气息。
                .
                暮云为了再次确认了一番粮食的存在,耶亚希依旧说着自己的话,
                “在这儿啊!你把我带回去就行了。”

                “此事可不容玩笑!”

                “我跟谁开玩笑,也不能跟你开玩笑吧!板着个脸,跟冰块儿一样。反正到了尧汉,我把粮食一交,你们就能交赈灾粮了,我也能去交差了。你呢,就知道我是不是开玩笑了。”
                .
                两人正争执不断,却听那互粮老头子忽然呼喊了起来,“救命啊!”
                藤蔓硬生生的拖走了老头子。
                不出意外的,暮云和耶亚希也遭到了藤蔓的攻击。
                ·
                “树妖,不得猖狂!”
                阿瑶也是刚醒没多久。就在刚刚清醒的时候,就看见藤蔓朝着暮云的方向袭去。二话不说的拿出自己身上的毒药撒去,边斥和一声。
                阿瑶的出现,让跟着的幽默默的扶了额,心叹,“死丫头,还想被禁足吗?这是我们的盟友!”
                “哇塞!仙女姐姐!”耶亚希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阿瑶,对她来说,阿瑶是她认知里最漂亮的女孩子了。
                听到耶亚希的话,阿瑶瞬间有些害羞。不过,现在的情况,还是需要她打破平静的。
                “我只是经过此地,看见树妖打算攻击你们,就顺道解决了你们被袭击的命运。以后注意点,下次,可没有那么幸运了。”阿瑶朝着暮云眨了一下眼,暮云知道阿瑶的意思是让他经常去看看他们,便点了点头。只是,树妖可不是阿瑶的毒药就可以解决的。况且,阿瑶用的毒药,只不过是常见的。
                .
                暮云立刻运起封泉明日剑对抗着。阿瑶见树妖的状况,也知道自己惹毛了盟友,看着不在关注自己的两人,立刻躲了起来安抚着盟友的心情。
                .
                远处传来马蹄声,焉逢奋力的向前赶着。
                耶亚希也因分神,而被藤蔓拖着。看着与藤蔓搏斗的暮云,喊着,“救命啊!焉逢。救我。”刚赶到的焉逢很巧的听到了耶亚希的呼唤,便飞快的抓住了耶亚希的手。但是,却不幸的一起掉进了树洞。
                .
                阿瑶看着掉下来的两人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说着,“你就放过我们的朋友吧!不然,我给你个机会,就是和我二哥的二人世界啊什么的!”
                看着那没有动作的藤蔓,阿瑶立刻表示自己说话的真诚度,“我一定说到做到!”
                看着快要清醒的那两个人,立刻放弃了停留的行为。再次表示自己是有信任度的,转身运起轻功就离开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04 09:34
                  就在阿瑶赶回军营时,幽也把暮云劝回去了。
                  此刻,正在扶着被搁着腰的笛箫走在阿瑶身后。
                  等三人汇合后,阿瑶便抓着笛箫不放,“二哥,有时间去密林找我们的盟友聊聊天蛤!”
                  笛箫很嫌弃的拍掉抓着自己的咸猪手,道,“死丫头,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阿瑶完全不停,再次确定笛箫会去密林和盟友过二人世界。
                  羽幽尴尬的笑着观察着四周。
                  这不看还好,一看,这表情就不好了。
                  士兵的吃食,幽那是头都要痛死了。
                  嘴上却叨叨着士兵吃的东西,“吃的真好!这是没有粮食?”
                  阿瑶闻声寻来,道,“大哥,你是说,他们吃树叶和树皮吗?”
                  笛箫也跟了过来,打趣着,“知在福中不知福啊!这可比死人好多了!”
                  幽和洛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小孩子接了去。
                  “公道已不再!”
                  小孩子不仅可怜的说着,还用他的小手抓着幽的裤腿。
                  幽弯身,一个手就把小孩和他的裤腿分开了。
                  拎着豆大的孩子,严肃的教训着,“炸房子你还有理了?”
                  小孩可怜兮兮的腾在空中,可怜的说,“其实都是太阳的错!”――边说还不忘看幽的脸色,委屈的对着手指,“要是太阳晚点出来,就不会炸了!一一也就收起来了嘛~”
                  幽那是又气又笑,感情都是他的错呀!
                  一旁看热闹的阿瑶有点心疼,抱过一直靠着幽的手支撑在空中的一一,宠溺的教训了一下,“我的一一啊!大哥没禁足才是最大的宽恕啊!要不然,你怎么能在这里待了一天多呢!好了,别在这磨叽了。找三哥去吧!”
                  一一边听着阿瑶的话,边看着幽的脸色,乖巧的点了点头,朝笛箫说,“二哥!一一走了!”
                  笛箫看着使劲卖萌不嫌事大的样子,默默的扶了额,“快走吧!记得赖死老三,要是被赶回来,又要禁你足了!”
                  一一这才大胆的跑没影。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04 16:48
                    正当三人也要动身时,焉逢带着耶亚希过来了。
                    阿瑶看着耶亚希慢慢心疼的眼神,悄悄的和笛箫咬起了耳朵,“听说,好像不愿意交粮啊!不过,这么充足的粮食,不交却是有些可惜呢!”
                    笛箫严肃的点了点头,劝告着,“既然她本人不愿交,我们也别管了!”
                    幽在两人身旁,听的很清楚,轻声的调侃着“真不是好人!”
                    这下,笛箫和阿瑶那是怨念十足,看着幽离开的背影,奚落着,“你比我们还坏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05 11:03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0-05 19:28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05 22:08
                          刺杀宇文仪的计划败露,强悟的手臂被废。无一不打击着焉逢。
                          暮云也因此事注意到了横艾的实力。
                          对于幽来说,飞羽不管如何内乱,都与他十杰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是,那飞羽强悟手废了,却要他们交出阿瑶。
                          “飞羽的人,就应该找你们飞羽徒维。而不是我们十杰阿瑶。”
                          笛箫的挑衅完全不夹杂任何情绪。调笑的声音在焉逢听来就是找事。
                          但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徒维……他……没办法!”
                          “那我们阿瑶就有办法吗?”
                          “飞羽和十杰,都是尧汉的人。为什么不可以救救强悟!”
                          焉逢急切的语气让刚回来的幽有些纳闷。
                          “十杰和飞羽,什么时候关系好到什么人都可以给了?焉逢,你可真会明面上说一套,背后又做一套!”
                          幽边说边走进笛箫旁边的座位说着。
                          一直坐在最中间的阿瑶终于不在安静了,打趣着说,“想让我救人?那你告诉我,你和飞羽成员,也就是吃瓜打架。笑笑呵呵的说说话,还有其他可以证明你们情谊重的吗?如果没有,不好意思,我阿瑶从来不帮助那些只做表面功夫的人。”
                          果然,焉逢一下被阿瑶给说懵了。
                          缓了一会儿,才愤怒的说了一句,“你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情义!”
                          说完就离开了,阿瑶和笛箫完全不在意。
                          见焉逢走了,才放肆的来到幽身边闻着什么。
                          “大哥!你又被什么妖给缠着了?”阿瑶
                          “大哥啊!又有什么妖向你示好了?”笛箫
                          幽淡定的闻了闻自己身上,疑惑的看着阿瑶和笛箫,道,“有味道吗?我没怎么和她多待啊!”
                          笛箫和阿瑶看着幽,非常明事理的笑了笑,“哦(´-ω-`)原来是这样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0-09 22:53
                            暮云紧跟着向商睿表示,会去刺杀粮使,已表示义弟的职责。
                            可是,飞羽和横艾的举动,却让他进入了炼妖壶。
                            不过,让他疑惑的是,幽也跟着进来了!
                            “我身上的味道那么重吗?”
                            暮云听着幽的话,疑惑的凑近幽,闻了闻,道,“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幽无力的叹了口气,催促着暮云看路往前走,也不愿意去纠结身上的那股怪味。
                            暮云纯露白齿的笑着,着实让幽觉得有些尴尬。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09 23:05
                              刚落地,就发现他来到了小时候所待的地方。
                              也忽然间被一个人给攻击了。
                              挡去攻击,在看眼前,便发现此人是自己。
                              “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眼前的自己,愤恨的看着他。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亲手杀死自己的亲人,很难过吧!那亲手被你害死的弟弟,很恨吧!今天,你就应该去赎罪!”
                              这些话,骤然让幽想起了那死在自己眼前的父母。还有那救下的弟弟,也是因为自己才会落水。
                              幽平淡的笑了笑,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心魔吧!是,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不过,现在想一想。死就是解脱,因为我没有资格,因为我要赎罪。所以,我就必须是活下来该受折磨的。”
                              虽然如此,面前的自己却不肯罢休,依然负气的说着,“看到了吗?这里就是当年父母生下我们的地方,也是那弟弟和我们一起生活过得地方。你凭什么以为落水就会死!”
                              一语惊醒梦中人,幽从来没想过,那捡来的弟弟还会活着。
                              果然,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是他略微熟悉的地方。
                              是少室山!
                              暮云倚靠在一个女孩子的腿上,笑,是那么的沉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0-09 23:57
                                暮云悄咪的眼睛微微打开,看到幽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幽快变透明的身躯再快消失的时候,说,“暮云,这是你的心魔,直面它,或许还有让你的爱人有获生的可能。”
                                暮云第一时间看向兰茵,只见,兰茵打着手势,“暮云,别离开我!”
                                炼妖壶外
                                阿瑶知道幽误打误撞进入炼妖壶后,第一时间找上了横艾。
                                担心焉逢的端蒙,更是端着架子教训着阿瑶,“自己大哥都看不好,反而来怪我们?现在炼妖壶里,可不止有你们大哥,焉逢也在里面。还有那个白衣。如果可以牺牲一个十杰换回焉逢,你们十杰还占了便宜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0-12 07:16
                                  阿瑶听了也不怎么生气,打趣着,“原来,我十杰的用处在这啊!早说嘛!刚好我找我的好姐妹,给你们下毒,我在救了你们。如何?”
                                  阿瑶的一段话,赤.裸.裸的勾起了端蒙的怒点,“你只是一个医者,我不跟你计较!而且,我只想焉逢出来!十杰之首,对尧汉来说也没什么用!”
                                  飞羽和十杰,只有徒维和阿瑶属于医者,并没有多少武功。与这两人计较,反而让自己变的无耻而已。
                                  阿瑶就是看准这点,才以此警告着端蒙,十杰可以随时暗地里翻了尧汉。
                                  剧阿瑶所知,十杰的上一批是先皇的禁卫军,也是先皇的亲信。先皇退位后,十杰也全部解散了。留下的,只是图有名字的十杰,他们的加入,只不过是有兴趣且有天赋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公羊硕不敢私自做主解决掉十杰的麻烦。
                                  他们这种人,很享受一步又一步的进步,与生俱来的天赋,让他们体验不一样的快感。
                                  没有过多的纠缠,平静的看着这些人一个又一个聚起来帮助焉逢出关,冷笑的嘲讽着,“真是蠢啊!没有实力不是错,错就错在,蠢了还要出来扰人!”
                                  这下,商横都看不下去了,“你能不能闭嘴啊!别以为你是女孩子我就不敢动手!”
                                  阿瑶一副‘你来啊’的架势看着商横,把商横气个半死。 ―― 法阵差点退掉。吓死个飞羽!
                                  阿瑶的嘴角微微翘起,外加眼神的暗光,显得她整个人及其的坏。
                                  徒维微微皱起眉头,可惜的说,“在我印象里,你不是这样的!为什么!”
                                  只可惜,阿瑶并不回答。
                                  下一秒,炼妖壶的开口处弥漫了一重又一重的黑雾。打的横艾措手不及。
                                  飞羽的人都吓到了,只有阿瑶欣喜着,“我大哥要出来了!就不陪你们首领了!”
                                  果然,话一落。
                                  黑雾慢慢的凝聚在一起形成了幽的身影。――外加暮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13 21:43
                                    幸好焉逢还在炼妖壶,不然,他们现在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他们交出暮云。
                                    幽衬飞羽的人都在担心焉逢,轻轻的示意阿瑶带着暮云离开。他自己来应付这些人。
                                    就在阿瑶刚带暮云出门,一直没动静的炼妖壶忽然升起一道光,在天空中形成一条龙的形状,让幽不禁的坏笑了一把,“呵!虫都开始飞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13 21:56
                                      刷一把存在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13 21:57
                                        横艾那是又惊又喜。
                                        看着横艾情绪波动如此明显的徒维,那是叫一个心塞。
                                        阿瑶根本就不在乎焉逢觉醒了啥玩意儿,根本不停步。麻利的把昏迷的暮云藏了起来。――某个被一一改装过的小屋。――隔绝一切的小屋――只有十杰才知道怎么弄!――也没有人看到阿瑶的一举一动。
                                        阿瑶轻松的拍了拍手,俏皮的说,“里面什么都有,你也出不来。要乖乖的哦(´-ω-`)”
                                        于是,悠闲的散起步。谁问她什么都只说一句话,“我不知道(ΘへΘ)”
                                        再说幽这里。
                                        焉逢一出来,几个人就聚了起来,就连强悟都跑了过来。
                                        焉逢和同伴们寒酸了几句,就来到了幽的面前,道,“说吧!炼妖壶里,你为什么帮白衣?难道,你要心向骁月嘛?”
                                        幽无辜的看着愤怒的焉逢,道,“我只是顺路捎个人,有必要嘛?”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13 22:20
                                          >:-<存在感刷刷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13 22:22
                                            沙发


                                            dd


                                            【暮云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山峰,加上一旁的湖水。迷茫的向前走着。
                                            没一会儿,前面忽然出现一个孩子。
                                            那孩子平静的拿出刀杀害了两个大人,嘴上说着,“既然你们说没办法陪我!那我只好杀死你们了!”孩子笑得很开心,“只要你们死了,不就留下来了吗?”
                                            一刹那,人物又变了。
                                            那孩子还在,另一个,却变成了小暮云。
                                            孩子恶作剧的推了一把小暮云,却不想却害小暮云掉进湖里。
                                            那孩子良久才反应过来,看着毫无反应的湖面,崩溃的颤抖着,“我……我又……”
                                            话还没说完,小男孩就变成了少年,“我是山崖边出生的幺儿。那我就给自己取名叫幽吧!”
                                            少年边说边看向暮云站的方向,平静的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看到我的过去,但是,我不介意你知道!若你碰到了以后的我,请远离我!对谁都好!”
                                            少年的笑容随着身影的消失渐渐远去,惹得暮云来不及说任何话。――他不会忘记,少年眼神中的落寞,是那么的寂寥!】
                                            慢慢的睁开疲累的眼,之间恢复的意识告诉他,这里很陌生。还有他躺的床,是再好的东西都换不来的。
                                            刚想撑起身体,却被忽然出现在眼前的女孩子给打昏了!!――没错,确定是女孩子。
                                            “完了完了!是不是过不久,我就要被抓回去禁足了!”
                                            看着被自己打昏的暮云,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再次昏迷的暮云,却听不到。
                                            ――
                                            幽的话,让焉逢直皱眉,怒道,“你知道白衣多我们来说是多好的筹码嘛?就算你们十杰再怎么不愿意上战场,也不要把你们的私念夹杂在北伐之上!”焉逢越说越气,食指指着幽的鼻子骂着,“十杰之首,原来只不过是一个不愿意负责任的懦夫!”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16 22:10
                                              加油(ง •̀_•́)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0-18 17:27
                                                幽的笑,非常的诡秘。
                                                深沉的声音阴森的说着,“懦夫?那唐唐飞羽之首焉逢大人,谁不是懦夫呢?”
                                                焉逢完全气的说不出话。
                                                而强悟则是站了出来,道,“怎么?十杰之首幽,难道不是懦夫吗?识相的话,就快点把白衣教出来!”
                                                幽完全不受影响,道,“交?怎么交?我可一直没离开过这里!”
                                                这时,阿瑶也回来了。
                                                端蒙愤恨的说,“你是没离开!但是她离开了!”
                                                阿瑶嗤笑一声,道,“什么情况啊!虽然我离开了你们的视线,但我今天从没出过军营啊!其实,我本来是想把铜雀白衣关起来的,但是,人家也是自己有腿脚的,人家想跑我也拦不住啊!再说,我只是个医者!不是武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0-18 19:39
                                                  前面有两章发错了。。请原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0-18 19:41
                                                    加油↖(^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10-19 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