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热书推荐吧 关注:31贴子:262
  • 2回复贴,共1

《我当卧底那些年》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件枪案,一名卧底横死街头。一位办案人,曾在庄严的国徽下宣誓。命运的路口,一位孪生兄弟粉墨登场,引出一段孤独且热血的故事…… 梦回1998!兄弟还在,青春还在,我们从这里再次扬帆起航,铸就下一个辉煌!


回复
1楼2018-10-01 22:1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2楼2018-10-01 22:12
      98年的东北,虽然已经逐渐在大规模下岗潮的阵痛中慢慢恢复了一些,但还是留下了大批提早辍学,原本准备进入各工厂上班的无业青年男女。他们往往岁数都不大,文化水平偏低,虽有一些技术,但却已经无用武之地了。
      H省,宾县县政府的大楼门前,"热烈庆祝香港回归"的大牌子虽然已经被雨水冲刷的有些掉色,但在这寒冬腊月的时节,皑皑白雪覆盖在红绸子上,也别有一番美感。
      "咚咚!"
      马达声音响起,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呼啸着停在路边,座子上的青年冻的耳朵通红,急匆匆拔掉钥匙,扭头就向四周观望了起来。
      "小泽,这儿呢!"县政府对面的朝鲜饭馆门口,有人摆手喊了一声。
      "来了!"小泽笑着点头,下车踢开摩托车的车蹬子,迈步就跑了过去。
      ……
      朝鲜饭馆内。
      小泽摘下皮手套,一边打着裤子上的雪霜,一边调侃道:"就这个天儿,要一分钟不说话,都能给嘴冻上……太冷了。"
      "你怎么这么慢啊?"贴近门口的桌子旁,有一穿着红色毛衣的青年笑着搭话。他叫沈烬南,是小泽的同族堂哥。
      "……电瓶冻没电了,我现接的。"小泽清理完身上的雪霜,迈步就走了过去。
      "来,过来坐。"沈烬南招呼了一声后,就一边给小泽倒开水,一边冲着桌上的其他几人介绍道:"这是我老弟,沈天泽,我三大爷家的孩子。"
      "哎,小泽。"
      "呵呵,小伙长的挺精神啊,来坐。"
      "……精神吗?我觉得我长的挺一般啊!"小泽呲牙回了一句,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沈烬南的旁边。
      "你跟你哥一样不要脸!"
      "哈哈!"
      众人闻声一笑。
      沈天泽今年二十二岁,人长的浓眉大眼,五官端正,而且还极爱干净。他身上的这件棕色皮夹克,已经穿了三年,但依旧皮面光滑且泛着油亮;下身呢绒裤裤线笔直,连一个灰点都没有,小伙瞧着干净利索,很讨人喜欢。
      "哎,你不是不愿意跟我去砸杠吗,今儿怎么还主动要跟着呢?"沈烬南扭头冲着小泽问了一句。
      "刷!"(零小说,书号85)
      小泽闻声就将腰间的摩托罗拉汉显传呼递了过去,而沈烬南接过来扫了一眼后,就张嘴问道:"你哥今儿要回来啊?"
      "啊,他昨晚给我打的传呼。"沈天泽有点不好意思的挠头一笑,趴在沈烬南的耳边回应道:"我前两天认识一小姑娘……整的身体空了,兜里也空了。呵呵,我大哥回来,我想给他买个梦特娇小衫,顺便安排安排他。"
      "你这是人到棺材里了,才想起来存折还没带走呢,是不?"沈烬南无语的骂道:"跟我干一天,最多也就二三百块钱,他今晚就到家……你拿啥安排啊?"
      "我跟你干这一天,主要是让你先看看我的诚意。然后你要觉得行,就先给我透支半个月的人头钱呗。"沈天泽龇牙说道。
      "*,我觉得不行!"沈烬南翻了翻白眼骂道:"***都不知道这活儿还能不能干上半个月呢!我给你透支,谁给我透支啊?"
      "咱是不是哥们?是不是一个姓的?怎么求你点事儿,这么磨叽呢?就这点钱,你还怕我跑了啊?"
      "恩,我怕!"
      "别,你够意思,南哥!南哥,我爱你……南哥,我以后晚上跟姑娘睡觉,都让她喊你名儿,行不行?"沈天泽厚着脸皮商量道。
      "滚一边去!这都是你大哥,你怎么就对他这么好呢?我怎么就没见过你借钱安排我呢?"沈烬南有点吃醋。
      "咱俩不是大宝天天见吗,他不是人在外地吗?"
      "……我就给你一千五昂!"沈烬南只能无奈的回应道:"我兜里也没多少了,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妥,实在不行,我给摩托卖了。"沈天泽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啥时候去啊?"
      "吃完饭就走。"
      "行。"沈天泽闻声拿起筷子,低头就吃起了烤肉。
      ……
      砸杠!
      03年之前,东北某些无业青年的专业术语。它的意思很简单,主要是指一些没有合法性的人群,去某条特定道路上收取非正规养路费,而且主要集中在农村周边的土路,一般也是有当地村民的默许。
      在这个年代,国家道路建设还不完善,很多?ね镜拇蟪滴?硕惚苁辗颜竞统?胤??一般都会选择在周边的农村土路行驶一段,然后过了收费站和交警岗再回到国道上。所以很多临近收费站的村子,都成了长途车的大马路。
      如果只有一辆两辆行驶,那村民也不会说什么,可没日没夜的有车经过,一是会破坏了村里的行进路,大车跑几次,路上就压的全是车辙印儿和大坑;二是晚上也影响休息,所以很多村民都会找人在车辆经过的路段,支两张大桌子,强行收取过


      回复
      3楼2018-10-01 2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