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吧 关注:316,674贴子:88,072,530

【演绎】异能:轮回【古现结合/BL/ABO】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是第22个轮回者,小先生
你相信“轮回”么?如果突然有人告诉你你是那些帝王将相的,甚至大洪荒时代神抵的转世,你会作何感想?
现在,转世者,曾经的一切我还给你们,这是阴曹地府的决定。在前世的恩仇,今世的爱恨之下,你们能擦出什么火花呢?拭目以待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8-10-01 07:12
    茶水楼~
    ——转世者,喝点孟婆汤么?不甜不要钱
    ——...您还是给我来一杯白兰地吧


    收起回复
    2楼2018-10-01 07:13
      艾特楼~
      ——冥河的水非常冰冷,你害怕么...?
      ——喂串戏了!!!


      回复
      3楼2018-10-01 07:14
        登记楼~
        ——生死簿上没有你的名字~
        ——玩够了么?生死簿还我
        格式:姓名 性别 今生身份 前生身份 表格楼


        回复(3)
        4楼2018-10-01 07:14
          贴规离家出走刚刚回来~~
          1.娘白苏左转或者右转我不管,打戏两个人决定或者判定,概率性异能等开群后掷骰决定
          2.禁撕禁贴里黄,戏内事戏内解决我不管
          4.对异能更改不满可提
          5.有意见茶水楼提出
          5.手机过刘电脑过四,我是电脑我就按四行来算
          6.NPC可勾i,现已知有【阎王】【孟婆】【黑白无常】【水火判官】,后续随剧情解锁更多NPC
          7.未请假过三天不演绎除名【无对戏可与NPC尬聊】
          8.本帖最终解释权在我这里~~
          阅读完请回复【段七最攻】,不回复表格不过


          回复
          5楼2018-10-01 07:15
            前世身份楼:
            山海经妖兽*5【已有】
            神君*1
            仙君*1【已有】
            妖王*1【已有】
            魔帝*1【已有】
            神兽*2【已有】
            器灵【如剑灵】*2
            神抵*5【如女娲,神农】【已有4】
            其余*n
            今生身份楼
            LPL:
            首领*1【异能*3】【已有】
            副统领*1【异能*2】【已有】
            【武器部,医药部,格斗部,信息部,经济部】管理各*1
            CKL方卧底*2
            CKL:
            首领*1【异能*3】【已有】
            副统领*1【异能*2】【已有】
            侦查者*3
            格斗者【格斗极好,枪法差】*1
            狙击手【其余枪法也极好,限定格斗差】*1【已有】
            雇佣兵团:
            首领*1【异能*3】【已有】
            副统领*1【异能*2】【已有】
            其余职位自拟*5【已有2】
            中立无势力*3【异能3.2.2】【已满】
            【中立无势力在剧情开始时有“旁观者”特性,获得更多信息,但信息不可透露】
            注:三位首领年龄≥27,其余位需成年


            回复
            6楼2018-10-01 07:22
              请假楼
              ID+表格楼层+请假时长


              回复
              7楼2018-10-01 07:22
                CP楼
                ——黑白无常成亲了...
                ——啥??????
                ——人间也好多成婚的
                ——...人间不直的
                攻方姓名+受方姓名


                回复
                8楼2018-10-01 07:23
                  备用楼
                  ——我忘了什么...
                  ——孟婆汤洗一世过往,你想不起来的。安心转世去吧·


                  回复
                  9楼2018-10-01 07:23
                    防尘楼~
                    WOC!怎么这么脏啊啊啊!


                    回复
                    10楼2018-10-01 07:24



                      世界观:
                      所谓CKL,在LPL的人的眼中看来是反叛军。
                      还在很早以前,少说也有百年了,并没有如此统一的政府,当时也是国家划分,相互之间有关系友好的和战争频发的。而CKL的成员全部来自战争频发的时候因战乱而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他们深感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痛苦。所以在战争开始时,他们频繁袭击两方国家。正是这样的举措感染了很多人,CKL日渐壮大,也引起了各国政府的注意。没多久各国政府觉得如此下去必定CKL会发展成一个定时炸弹。于是在一次秘密会议下,LPL所支持的斯坦克联邦成立,至此战争彻底分为两个势力,而CKL与LPL的战争火线也就此点燃


                      回复
                      11楼2018-10-01 07:24
                        前世关系
                        妖王【敌对】仙君
                        神君【朋友】仙君
                        神兽【不和】妖兽
                        妖王【挚友】魔帝
                        神君【驯养/下属】神兽
                        妖王【同族】妖兽
                        神君【下属】神抵
                        器灵【辅佐】人族
                        阎王【挚友】女娲


                        回复
                        13楼2018-10-01 07:25
                          NPC介绍楼


                          收起回复
                          14楼2018-10-01 07:26
                            END
                            演绎格式:姓名 性别 前世身份 今生身份 地点


                            回复
                            15楼2018-10-01 07:26
                              剧情一——Can you guess what it is?
                              来自孟婆的书信~~~:
                              小先生们过得还好么?要不要来点热身运动?比如说一场杀戮——?妾身自然是开玩笑的。现在打开你们的书信,里面有各位相对应的小字。去抢夺别人的小字吧,最后获得最多的人将是winner。
                              不要头破血流哦,冥府会非常苦恼的
                              ps中立者私信我要情报
                              任务奖励:第一名可消除一项弱点或者增加优点


                              回复
                              17楼2018-10-01 11:35
                                方初旭 男 羲和 大二天文系学生 学校
                                     传话的人找到自己的时候正在厕所里,对着镜子比划眼角下方那道血痕,一时半会儿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之前挑事估错了对方本事,没留神被误伤了。还破相了,烦躁地啧了声,沾了些水抹掉还在往外渗的血丝,狭长凤眼眯起滴水不漏藏好算计的暗流。细碎散发落于额前,添上一笔浪气。听见小弟的传话也只是不紧不慢地一点头,赶紧打发人走。独自一人绕回教室取出包里的金边眼镜戴上,又徐徐逛进厕所照着镜子调整镜框的位置,确保它能够遮挡那条细长的伤口。
                                     做完这一切才朝着教职工办公室走去,把黑曜石手链向上推了点,让凸出的半截腕骨架着。抬手屈指敲了两下门做个样子,也不等答复,随即拧开门把手自顾自地进去了。清甜的桂花香扑面,未语先扬三分笑意。背着手把门关上,顺着花香走到那个人跟前。“苏老师,找我?”

                                @风流别是一家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10-01 13:00
                                  苏载 男 常羲 任教天文教授 学校
                                    
                                    正是闲暇同几个新进的大一学生讲着自个儿那老糊涂父亲,却是电脑来封主任邮件,言说方初旭又打架,让自己教导他一下。看罢轻笑出声,让那些个学生去寻着方初旭,令他来办公室一趟,故事下次再讲。
                                    学生离去不算太久,却也低头颇觉好笑的瞧着那封邮件里对方初旭的描述。半晌,闻见门开声,抬头便对上那双凤眼狭促笑意,且有无边锐意、流光,仿佛含世间百态,忆起曾第一次见方初旭,倒也是被这双眼眸吸引——令他感觉惊为天人时又无端的熟悉感。故而无论被爹骂了几次还是继续当这问题分子的老师。
                                    听闻此人明知故问的话语,觉得好笑,起身扬眉道:“对,找你。”
                                    言罢靠近几步,瞧那副金边眼镜,只觉折损了这人不少形象分,颇为有力的握住方初旭的肩膀,垂首,唇落在其唇上,并未深入,而是又张口咬下其所戴的金边眼镜,这才看着这人眼边一道深红细痕,心里思量还未结痂,想是方才弄得。一时戏弄心情也没了,这大少爷只有自己才打的骂的,也不知哪个不长眼的。
                                    “都让你打人掂量着人打,这下碰板了吧。”说着还眨眨满是笑意的柳叶眼,又道:“不过倒是更有男人味了,哪个王.八.羔.子打得?哪日我用块黑布蒙个脸,给你打回来。”
                                    
                                  @佛不渡我善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01 13:46
                                    方初旭 男 羲和 大二天文系学生 学校
                                         不满蜻蜓点水的接触,于是扬起头去追着他的唇,伸出舌尖在他嘴角勾过,又很快地缩了回来,如同偷腥成功的猫在窝里窃笑,一点点咖啡香晕来,消散了苦意。“不知道的还以为苏老师叫我来是为了训我,我估摸着,那群王.八.犊.子还在外头等着看我笑话。结果谁知道,苏老师心里的天秤没摆正呢。”
                                         “我哪知道还有人打架放暗器的,都8012年了。反正最后那家伙的下场也没好到哪里去,快被我晒成人干了,希望他以后见到太阳不会有心理阴影。”伸手拉过一个闲置的转椅坐上去,动作一气呵成,甚至还很闲适地翘起二郎腿。因为坐姿只好仰头才能跟上他的视线,语气过分亲昵,因此让人尝出几分恃宠而骄的味道。
                                          “想不当苏老师看着正人君子,原来也会干这种事,听语气还很熟练?”

                                    @风流别是一家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0-01 15:39
                                      常祁 男 凤凰凤铭 零学院院长&常家家主 零学院院长室
                                      放下手中的笔,随手取了张纸当做书签,合上手中的硬皮书,这才抬眼看向进门之人:“何事?不是说没事别找我么?”
                                      “家主,今天有你的课。”助理恭敬道。
                                      “哦,对。”揉了揉太阳穴,“我都快忘了……啧,有点不想上啊……那群小崽子也是皮痒了,竟然还想让我给他们上课。”
                                      起身披上外套:“走吧。”挨个揍一顿然后就让他们自己对练好了。
                                      “最近学院有什么状况吗?”
                                      “没有……最近学院里的学员还是很‘活跃’。”
                                      p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玩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01 15:44
                                        狄殷歌 男Alpha 五爪金龙 LPL统领

                                        灵魂若有轮回,记忆若可存留,那么生命的意义何在?生命之所以珍贵,不过是因为只有那一次活过的机会,可如果这条规则被打破了呢?
                                        狄殷歌放下手中的钢笔,抬头看向窗外。他的脑海当中交错着两段截然不同的记忆,洪荒时代的山川海树,与现世架构的钢筋水泥,仿佛一阵海龙咆哮而骤起的狂风,吹入灰暗的钢铁城堡后消弭。他不知道自己是对如今这个发展迅速的世界更加留恋还是对过去的那段万物辉煌的时代更加不舍。他只知道无论在哪,世间的矛盾都从未止息——曾经的神魔,如今的他们与叛军。
                                        只有智慧与力量,是亘古不变的生存利器。
                                        “石松,进来。”
                                        狄殷歌将办公桌上刚刚签署的文件合上,一个电话将秘书叫了进来。
                                        “少爷。”
                                        办公室外很快响起了敲门声,在得到应允后,一个看起来年过五旬的男人推门而入。韩石松是狄家的老管家,是狄殷歌与其父二人唯一可称得上心腹的人,也是狄殷歌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为数不多保留着一份尊敬的人。
                                        ……虽说纠正了无数次,在办公时要称呼敬称,这人却从来没听过这点挺令人着恼的就是了。
                                        他将文件递给韩石松,道:“燕飞的想法不错,你把这个给他。如果能够研究出相应的抵抗疫苗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我不想让自己人被误伤。”
                                        燕飞是LPL中排的上号的化 武专家,近期的一项研究中他提出了一种消除异能的药剂。如果这项研究能够成功实现并且运用于战场的话,那么对于CKL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试想惯于以异能对敌的异能者们一朝失去能力,那会是怎样的惊惶?
                                        “啊,对了,顺便帮我把尧陨叫过来。”
                                        韩石松应下后离开了办公室。

                                        @小白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01 15:50
                                          沐钟毓 男 昆仑 lpl信息部管理 零学院
                                          稀疏的薄云随参杂着寒意的风拂过转眼间便消逝而散。云雾缭绕。桃花枝桠沾了水露。莹莹通透。潺潺流水。流过那假山上巧夺天工般曲折蜿蜒的山路。一弘泠泉横在庭院之中。一抹低调的绿衬着灼灼的桃色,传来一缕温柔的香。风的余温褪尽。慕色渐落,日出而庭霏开,云归而岩穴暝,周而复往,缓缓便又是一个来回
                                          他微阖双眼,倚在那学院的大歪脖树旁,薄厚适中的唇张张合合,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子里一团乱麻,
                                          ——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这样一直难受这也是不好办的,眉向上挑了挑便选择先将这事搁置在一旁,缓缓起身脸上挂着那极为标志的浅笑,打理了下衣物便向前走去
                                          想想似乎现在需要去上课便停了脚步转了个身又向教学楼走去
                                          听说这节课是校长亲自来…那的确让人期待至极
                                          想着是校长的课那还必须留下好印象,靠近那教室时还特意擦了擦自己因哈欠有些润湿的眼角,收敛自己那有些漫不经心的表情走了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01 17:07
                                            尧陨/男/仙君/lpl副统领/lpl总部。

                                            皱起眉头来不明白为什么近日起床之后居然浑身酸痛,是不是最近睡的时间太短了加上没能去好好健身导致的?

                                            起床之后简简单单的把这个不算大的房间整理了一下,这个房间在办公旁边确实是不算大,一张床一个小沙发一间卫生间,怎么看都没有之前待的宅邸好可至少能让自己舒服就好。

                                            起床之后顺便洗了一个澡,雾气腾腾跟被干净之后的舒适感是自己很喜欢的如果可以宁愿天天蹲着在宅邸的浴缸里不出来,无可救药的想法被突然响起来的手机提示音打断。

                                            今天?今天是尧永回来的日子啊…那小子前几天说什么要去体验生活之后一溜烟就跑了,但是回想一下,尧永从当初刚刚遇到自己的时候小小的一个瘦瘦的孩子,就知道抱着自己的腿不放手,而这一晃眼已经变成了一个快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

                                            自然,除了这些记忆以外自己还有一段特殊的记忆,记忆里的自己,身穿一袭白色,懵懂的长大然后开始了战争无休止的战争好像都是为了一句话……

                                            「身份越高,能力越大。」

                                            正低着头发呆,很荣幸的被敲门声拉了回来,猛的抬头说到。

                                            「进来。」

                                            一看进来的是韩石松一愣,韩石松…殷歌的得力助手,他的到来自己并不是特别的诧异,反而到是踏实下来的感觉,点头应下韩石松后,拿上外套走向了写有“统领”的房间,敲了敲门然后探出头来。

                                            「殷歌你找我?」

                                            @溯漠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01 17:21
                                              常祁 男 凤凰 零学院院长&常家家主 零学院
                                              走进教室,意外地发现教室里人数不少。
                                              “哟,人还不少。”摸了摸下巴,笑得意味深长。
                                              丝毫不担心给学员们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说话间的懒散完全不加掩饰。
                                              “我是零学院的院长——相信你们很多人都没见过我。”毕竟他很少弄什么院长讲话。
                                              “啊……我看看,上次来上过课的人还不少,该是知道我上节课怎么上的吧——催我上课,还真是皮痒了。”
                                              嗯,新来的也不少,长得不错的倒是少,不过也有。嗤笑一声,微眯的眸子里满是笑意,“上次讲的冷兵器,那这次不如讲格斗吧?”
                                              “走,去格斗室。”
                                              “嗯,说话的可以,大声喧哗的待会单独加练。”
                                              @殇琴无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01 17:23
                                                沐钟毓 男 昆仑 lpl信息部管理 零学院
                                                来的路上就思考过了许多种上课的可能性,还特意去问过邻座那位上次来上过课的小哥,饶是计算出的数据中格斗占大数自己却还是下意识不想考虑…不过现在看来…格斗是免不掉的了
                                                他自幼最差的那门成绩便一直是实战格斗,教授也曾劝过要多加练习…
                                                可是学习什么…都需要先天条件是吧
                                                脸上的笑有一瞬间差点绷不住,食指无意识的快速敲击着为了**自己刻意带来的笔记本,生平第一次产生了“要不逃课吧”这种想法
                                                却还是被马上抛离
                                                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规规矩矩的跟着院长向前走
                                                日光上浮。蓦然一-抹嫣然之色已惝然漫上耳朵。他微不可查的蜷曲了纤细的手指,按按的平稳好自己的心,叫自己别再为这事纠结,唇角露出淡宜弧度。低了低头。清风掠过,窗外枝叶浮动。他星眸一眨,脑中有些急切的演算起一招一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01 18:00
                                                  范无救&谢必安 男 地府
                                                  -
                                                  “啧..那小阎王又和孟婆到人间去了。说是视察,就让我们留在这地府干差事儿。”
                                                  颇为不满地盘起腿,抬手把碍事的长辫甩到身后,双臂环于胸前。满脸尽写着不耐烦。
                                                  “无救,此乃职责。不可抱怨。”
                                                  将手里批阅好的文件纸张在桌上叠放整齐,本意是想要指责他工作态度不端正,转头看向发牢骚的人儿却无奈地笑了笑。
                                                  忽然凑上前去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七爷双眸,看着他瞬间表现出的惊慌失态满意地扬起嘴角,稍许弯下腰去把头埋在他颈窝处。
                                                  “白,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再和你一起回人间看看,看看这千百年来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没想到他会突然凑过来,随着人动作脸色逐渐有些不自然,身体僵硬不知应该作何反应,最后垂下了手搭在人背上接受了这个拥抱。
                                                  “自然可以。吾亦正有此欲。”
                                                  登上人界,幻化成普通人类的模样,扯过身上有些怪异的衣裳布料皱了皱眉,似乎是在疑惑现代人类的审美是越来越奇怪了。忽而闻见空气中似曾相识的味道——那是一种不属于人类的气味,抬眼看向其来源处,竟恰巧碰上往日互看不顺眼的家伙。孟婆。
                                                  “怎么出来透透气也能碰上你..”
                                                  刻意维持的微笑略显僵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0-01 18:35
                                                    孟珀 男Omega 人间
                                                    抱着长长袖子倚在树下,精心涂抹的脸庞只露出一抹笑意就连笑容都刻意修饰过,相对怪异的服饰引得不少瞩目。本不喜爱人间衣裳,被注视惯了也就不在意了
                                                    偶有凑上来的几个人东问西问都巧妙应对却又不透露一点关于身份的消息
                                                    “恩?”
                                                    回头看过去虽然不知道有多熟悉这人但还是下意识回头去看,挑了挑眉坐过去确认四下无人对着范无咎轻蔑一笑
                                                    “怎么不好好待在冥府看家?反而那么闲跑出来”
                                                    遂完全换了一副表情提起裙角行礼看向谢必安
                                                    “日安,先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0-01 18:47
                                                      鬼玉 男Omega 人间
                                                      得知许多转世者恢复前世记忆起初有些许担心,不知道他们能否承受突如其来的身份转变,但不久后也释然了
                                                      这属于他们。
                                                      甩手划咒由阴暗冥府进入人间,翻看生死簿找到自己熟悉的名字,手指轻点找到其位置
                                                      “启明……抱歉。”
                                                      对于自己的过失始终是一份心结,他本该继续做他的威风魔帝却因自己的任性之举间接使他转世已然很难受。
                                                      循着生死簿上的位置一路找过去却只敢远远观望不敢凑过去攀谈,看向他的身影只是抿唇强行露出一个笑容,夜里风极凉掠过裸露在空气中的腰部只觉得冰凉,站在建筑物后面,建筑物有效的挡住了一些风倒是好多了一些,而自己又远远看着也算是顺利
                                                      一切安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0-01 18:57
                                                        江晓 男 魔帝 中立者无业游民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屋顶

                                                        微凉指腹轻轻划过身边天台的边缘,入手一片粗糙质感,瓷砖几乎也掉光了.不过,快要拆迁的房屋本该如此.
                                                        右手抬起,将烟身放入口中深吸一口,烟雾灌入鼻喉最后被自己呼出.
                                                        眼眸波澜不惊地直视远方的苍穹,却是在透过它看着别的什么东西.
                                                        不想自己前世竟是因醉酒迷路坠入河中而淹死的,真是可笑.
                                                        也罢,虽然死法荒诞,不过留下的异能倒是有几分用处.若是遇到所谓的阎王,便帮着那位魔帝讨个说法好了.
                                                        那么,先来试试他的异能好不好用.
                                                        指尖在自己坐着的天台上轻点,一阵涟漪便从看似坚硬的水泥中荡开.形成绝对领域的初级阶段,却始终没有继续下去.
                                                        在领域中感受到了其他人的存在,左手握住身旁一块石头用力向后抛去.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0-01 19:51
                                                          鬼玉 男Omega 人间
                                                          “……”站在原地吹着晚风看着他,自然是小孩子一般的心智作祟不敢前去道歉,也只敢远远看着守护他
                                                          不过显然很荒谬。
                                                          啊啊啊好纠结明知应该去道歉但硬是不敢贸然前去只怕他暴起生气,现在他那副人类的身体恐怕无法乱闹。
                                                          “唔?”知道他开启能力也不躲直到风被利器划开下意识侧头躲过去,石头划过耳边愣了一下
                                                          “启……明?”
                                                          与他本也就没相隔太远,几步跑过去略抬头看着他并非恢复自己的真身而是以少年身躯看着他不过倒也没什么区别
                                                          “对不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0-01 20:05
                                                            常祁 男 凤凰 零学院院长&常家家主 零学院
                                                            “名字不错,”看见昆仑紧张兮兮的样子莫名有点好笑,嘴角微勾,“别这么紧张。”往椅子上一靠,姿态慵懒。
                                                            “你不会格斗——或者说,你的身体素质不允许你做这种活动。”
                                                            “看见后面的书了吗?”左手拇指指指身后。
                                                            这校长办公室被他重改了一遍,大半暗室都拆了机关改成书架摆在明面上,只留了几个小暗室放些特别的书。倒是像极了学校的藏书馆。
                                                            “从这边数第三个书架,左数第二列、第三个格子,左数第七本书。第三列第一个格子,右数第三本书。第五列第二个格子,左数第一本书。拿回去好好练。”
                                                            以柔克刚,借力打力,寻找招式破绽。
                                                            “格斗练不好,近身也不能只会挨打吧。”
                                                            “好好保存,借你的,可得还我——学院藏书馆没有,可别给那些熊孩子哦。”语气略略上扬,带了几分笑意。
                                                            至于誊抄什么的,他会当作忘记这码事的。
                                                            “不懂的来问我。以后如果去上格斗可以去找罗桥——不懂的问他也成。”
                                                            虽说学校的课都是学生自己选的……
                                                            “下次上课——啊,具体时间再说吧——我讲以柔克刚和借力打力,可别让我失望。”
                                                            “需要我现在演示一遍吗?”
                                                            前世没能好好把小昆仑的近身战斗抓起来,这次可不能耽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10-01 2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