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者恋上我的妹妹吧 关注:699贴子:1,346
  • 5回复贴,共1

三、第二次的人生2(总第6)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诹访七香镇楼。】


回复
1楼2018-09-25 15:58
    【二楼齐藤朱夏。】
    度盘:1h7KWRaZNA3I_CbK_qXfC7Q 密码:yy2p


    收起回复
    2楼2018-09-25 16:00
      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26 02:46
        索勒鲁仅仅默认了这一切。
        他应该知道的,我在结婚前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仅仅嫉妒这么幼稚的理由。
        他毕竟也是贵族的一员。
        他明白只做漂亮的事情是无法支撑“家”的。

        因为他就是作为一种手段,选我为妻的。

        有人说:“你真是恐怖的女人。”
        苦笑着说不愿与我为敌,那双眼睛在哪里则否定着我这样的女人。

        但是,只有索勒鲁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说这样就行了。
        他说:自己不在的时候,也能安心地将家委任于我。

        ————他微笑着说:有伊莉雅这样的女性作为妻子,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告诉自己。
        这就行了。这没做错。这就是,正确的道路。

        我无数次告诉自己,沿着这条道路前行,只要继续下去,茜尔维亚就不会死。

        为了守护茜尔维亚,就为了这个,我这次才真正意义上地必须尽到最善。
        必须强起来。
        必须成为被任何人都畏惧的存在。
        就算,那多少不是自己真正期望着的姿态。
        就算,成为了和索勒鲁恋上的那孩子完全不同的存在也罢。

        然后,结婚后第三年的初夏。
        命运之日再度来临。

        在第二次的人生中,那天本应会袭’击茜尔维亚的强’盗团已经被抓起来了。
        干这事的就是我。
        我无法做到明知袭’击却无所作为,所以使上全部手段将组织摧毁。
        被'捕的他们,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惊慌失措的样子。看到他们的样子,我明白过来,那天袭'击茜尔维亚完全是他们临时起意。
        至少,到被’捕时,都没有计划袭’击伯爵家的马车。
        也就是说,那件事本身,只是偶然发生在那天,当然也并没有瞄准茜尔维亚。
        只不过,想要陷’害我的人们有效利用了那起事件。

        这么一想,只要逮’捕了强'盗团,那很可能就可以回避茜尔维亚的死。

        但是,我仍不能断言这就安全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会出现像那件凶'事一样的其他事。
        我仔细叮嘱茜尔维亚尽量减少外出,暗中为她配备护卫,为了保护那孩子用尽一切手段。

        必须改变掉那种状况。
        我只不过这么认为的而已。

        茜尔维亚被杀’害的未来。我作为罪’人被逮'捕的未来。索勒鲁将我弃之不顾的未来。
        必须改变掉,那种驶向终幕的状况。

        那天,我为了以防万一,让索勒鲁回一趟老家。虽然我也一起去就好了,但若是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什么都做不了的两个女人只会碍手碍脚。
        与茜尔维亚相关,值得信赖的人便无疑是索勒鲁了。
        我不想让他去,不想让茜尔维亚和索勒鲁相会。虽然这么想,但唯独那天,不能让其他人伤害到那孩子。
        我只要说,最近茜尔维亚身体不太好,希望有人代替自己去她身边。这样索勒鲁肯定毫不疑迟地答应。
        他的嘴角微微地勾起,我选择视而不见,低头拜托他照顾妹妹。
        低下的视线,发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颤抖。
        是因为紧张,还是说不安呢。
        总之,不能让索勒鲁发觉。我心想。
        要是他发现了该怎么办。我该说什么借口。
        一边想,我一边抬头。

        ————他并没有看我。

        明明他的双眼确确实实映照着我的身影,却又像在看着哪里遥远的地方。
        他是在想,之后就出发,去见茜尔维亚吧。

        但是,这就行了。
        因为我没有做错。没有做错。
        即便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即便索勒鲁没有发觉这点。

        那孩子不会死,就行了。
        今天。今天这种状况下。就只有今天。我必须宽容。

        然后,那天,作为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一天,安稳无事地度过了。
        茜尔维亚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她甚至没有出房间。
        我终于做到了。

        太好了,真得,太好了。我所做的没有白费力气。

        那天夜里,我一个人哭了。

        以一种——我终于从自己悲剧完结的命运中解放了——的心情。
        以一种——想要大喊所有都终于能无事而度过——的心情,无法抑制出呜咽,眼泪流了下来。

        我装作没有注意到,说过晚上会回来的索勒鲁,深夜也没回来的事实。

        ——然后,一周目人生失去的时间,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真心相信着,我成为了崭新的自己,从此开始真正的人生。
        我思索着,期待与希望将在接下来的人生给予我光辉。
        索勒鲁至今也傍在我身旁,饰演我的丈夫。
        我从今往后,将永傍索勒鲁身边。

        对了,说起来生个孩子也不错。
        我本来的任务就是生出后继者,并培育后继者的。
        索勒鲁肯定能成为好父亲,我也会成为好母亲。
        那样,就好了。
        组建家族。成为家族。

        这次才是,真正地,与索勒鲁结缘。

        我做着这种梦。
        幸福的梦。

        毫无可能的,梦。

        【三、第二次的人生2(总第6)·完】


        回复
        5楼2018-09-26 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