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吧 关注:50,785贴子:1,739,427

【温润如玉】【原创】让他降落(润玉×五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图源见水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24 01:58
    想了好久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超级喜欢润玉所以就给他写同人文了,女主角是一朵凤凰花苞,属性是每天一表白和腹黑,虽然腹黑但是相信我,女主角也是一个小天使, 文文偏向治愈系,治愈的人当然是天帝小可爱了,还有就是作者君有些玻璃心,可以提出建议,但不可以骂人哦!如果不喜欢可以点退出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24 01:58
      (1)上元仙子出嫁   
      天宫的素白,却是喜气的颜色,上元仙子今日出嫁,给清冷了几千年的天界带来一丝喜意,太巳仙人抹着一把老泪,将女儿送出天界。
        上元仙子的这场婚礼尤为隆重,不仅是因为她是上神太巳仙人之女,还是因为,她是天帝陛下最器重的女仙。
        上元仙子嫁的,是南海水君。
        两个月前,南海水君熬易来天界求婚时,好大的阵仗,学着凡人的采纳之礼,将各方宝物送到太巳仙人那处为聘礼,仙物的光晕可盖西天彩霞,闪的那守门的小将瞎了两天眼。
        那时爱热闹的月下仙人就跑到太巳仙人的府邸里凑热闹,入眼看不到尾的宝物还在叹息,就算熬易将南海搬空也别想娶到邝露,这六界谁不知道,上元仙子爱慕之人是天帝,那心可如磐石,任谁都不可转,而这太巳仙人最是疼闺女,他不可能违背邝露的心思。
        可谁知,正当太巳仙人苦恼如何拒绝之时,邝露来了,她说,她愿嫁。
        熬易笑的比满地的宝物还要绚烂,离去之时竟学女儿家一步三回头,而月下仙人看向邝露时,也未见她有任何不快的神色,这才知,他们竟然已经两情相悦。
        “我那侄儿知不知道?”月下仙人问道。
        “我正要去与他说明。”邝露道。
        看着邝露离去的背影,太巳仙人欣慰地偷偷用袖子擦泪,而月下仙人却是感慨,自己的大侄子,最终还是逃不过孤寂的命运。
        ——
        “你今日真美!”小仙娥五月对着一身嫁衣的邝露道。
        “多谢。”邝露的嘴角带着笑。
        “若是你的眼睛再多点笑,就更美了。”
        邝露垂下眼,不语,嘴角的笑也淡了许多。
        “你若是不愿意,可以与陛下说,他不会让你嫁给你不想嫁的人。”五月道。
        邝露想,她并非不愿意嫁,相反,她爱熬易,虽然不知道爱多少,但能肯定的是,她确实愿意嫁。
        她只是有些心疼,有些自责。她曾想过,要陪那人度过漫长无期的孤寂,然而,不过寥寥几千年,她便要食言了,从此,这天宫的彻骨之寒,便只能他一人承受。她曾爱过他,如此深刻地爱过,只是,当百年前熬易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她便开始学着不爱他,而如今,她学会了。
        那是一场永远都不会有回应的爱恋,她站在他身后几千年也从未在他心上占得一丝位置,除了最后,她感动了自己,她也只能感动自己了。
        百年前的一天,她在魇兽吐的梦里看到了那个被他放在心上几千年的女子,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了,数不清了。只是那一次,邝露突然觉得好累,那一瞬间,所有的爱而不得的苦在心头汇聚,她说不出来,更哭不出来,只是萌生了一种念头,一种……如果我不爱他的念头。
        熬易便在那时出现。她想她还是不够坚定,当有一个人在她身边出现,告诉她,他如她爱那人一般爱了她千年时,对待她小心翼翼如天下至宝时,当妖兽袭来时他毫不犹豫地挡在她身前差点送命时……她动摇了。
        爱他千年,动摇的念头只一瞬,然后,所有的感动土崩瓦解,她,放弃了那段卑微到了尘埃的爱情。
        邝露曾在两个月前与他道过歉,她说,抱歉,我不能够再陪在你的身边了。
        身居高位的天帝走下的他的座位,他笑地那么温柔,甚至,连眼睛都在笑。邝露有些恍惚,这样的笑容,她曾在身为夜神的他身上看过。
        他说:“邝露,你无需说抱歉,你没有做错任何事,还有,恭喜你。”
        “我曾说过要陪你的……”
        “邝露,你要知道,并非你不够坚定,只是我看那南海水君,他爱你炽热如火,对你珍重如命,所以,他值得。你只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已,不需要自责。”
        他的心情很好,邝露好久没有看到他如此高兴了,她知道,他是真的为她高兴。
        她突然有一丝了然。
        他对于男女之情向来如此,爱便付之柔情,不爱便敬而远之,见他如此,邝露好似又一次的明白,他对她,不爱便是真的不爱,再近不了一丝距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24 02:00
          恐怕,他真的要孤独一生了。邝露与他相处千年,更知孤寂之人最是向往热闹,她对他,即使少了男女情意,却依然是在乎,如对朋友,亲人的在乎。
          “陛下,若日后,有一人爱你比之她命,你亦别怪自己不坚定,别让她站在你的身后千年遥望……”
          “邝露,你我不同……”天帝陛下打断了她的话。
          有时候,爱久了,便分不清什么是执念,什么是爱情了。邝露知道自己劝不了他,离开时已是入夜,回头见璇玑宫灯火通明,恍如白昼,然而,她还是觉得,那里好冷,好冷……
          一座宫殿,一个男人,一只魇兽,从此,便再无他人。
          润玉批完奏章,见魇兽蔫蔫地趴在台阶下,走过去摸了摸它的头,道:“你舍不得邝露吗?”
          魇兽呜咽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润玉,似是责怪。
          “我知道你想要我留住她,可是魇兽,像我这样的人,已经……没有爱任何一个人的能力了,不爱,便不能耽误她,你能明白吗?”
          魇兽蹭蹭他的手掌,似是安慰。
          “你要跟着邝露吗?天宫清冷,你与她相处了几千年,若你要跟着她……”
          魇兽突然激烈地反抗了起来。
          “既然如此,你便就在天宫陪着我吧。”润玉安抚道。
          璇玑宫中,一神一兽,还有在夜色中泛着幽光的昙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24 02:01
          女主的真身是五仁月饼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9-24 03:13
            (2)天帝的救命恩人

            天帝寿辰,六界同贺,本来随着上元仙子的出嫁,陷入冷清的天界又热闹了起来。
              神仙寿数何其漫漫,即使是天帝,也并非年年都过生辰,然而,今年不同,今年的天帝陛下,满一万岁。
              身着华服的天帝高高居上,笑着向来自六界的贺寿者敬酒,然而,他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六界人人皆知,现今的天帝性格凛若冰霜,不苟言笑,让人近不了身,手段更是雷厉风行,威名赫赫让六界宵小之徒闻风丧胆。
              今日的寿宴,不仅是只为庆贺天帝生辰之喜,还为扬天界威名,震慑别有用心之族。
              只是,寿宴行至过半时,发生了一件事。
              上古凶兽吼,伪装成兔神袭击了天帝,当然,天帝并未受伤,被天帝身边的一小宫娥挡下了。
              寿宴终止,天帝勃然大怒,将吼关入天牢,听候发落。
              ——
              润玉想了很久,任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天界何时与吼结了仇,唯一的牵连,似乎是几千年前同为上古凶兽的穷奇。
              提审的天兵很快就来了,带来的却不是吼的口供,而是吼自天牢逃脱的消息。
              “**!”润玉气极。
              “陛下恕罪!”
              “陛下,那凶兽阴险狡诈,且来意不明,不得不防,臣愿自请,下界捉拿吼!”破军星君道。
              “你上哪儿捉拿!”
              “这……”破军星君无话。
              “昭告六界,即日起,在六界追捕凶兽吼,若有私藏,本座严惩不贷!”
              天帝的命令很快就传遍六界,一时间,凶兽吼成了六界第一通缉犯。
              ——
              “那小仙娥醒了吗?”润玉问道。
              “陛下,五月仙子已经醒了好一会儿了。”医仙回道。
              润玉走进医仙阁,扑鼻而来的是各种灵药的味道。绕过屏风,便见一红衣小仙女,抱膝而坐,半张脸埋在膝盖中,那双眼睛即便低垂,长睫如帘也盖不住她灵动的双眸。
              她便是今日为他挡了吼的一掌的小仙娥,虽然即便她不挡,以天帝的实力也不会出事,然而,她挡了,在六界眼中,她便是天帝陛下的救命恩人。
              那小仙娥听见有人来了,便抬起头,见到润玉的那一说瞬间笑的灿烂,下了床行了一礼,道:“陛下。”
              润玉自她抬起头便看清了她的容貌,顿时觉得恍惚,这小仙娥长相极美,肤白如雪,面若桃花,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 尤其是那一双眸,眨动间仿若流光溢转,只因身上有伤,朱唇不施色,身形窈窕,气韵动人。
              此种一袭红衣风华绝代,让他想到了一个人。所以,当他一愣神时,心下便有一丝痛。
              “你叫什么名字?”恍惚只是一瞬,润玉很快从不适中脱离,他声音显得严肃而威严。
              “小仙名唤五月。”
              “可是司月份的仙子?”
              “回陛下的话,小仙只是璇玑宫一仙侍,并非是司五月仙子。”
              “璇玑宫?”润玉不记得璇玑宫有这一号人。
              “小仙曾是上元仙子的仙侍,上元仙子出嫁前,将小仙调入璇玑宫,小仙在璇玑宫时日尚浅,所以陛下从未见过小仙。”五月说道。
              “今日在大殿上,你为本座挡下吼的一击,本座念你救驾有功,说罢,想要什么赏赐?”润玉问道。
              “小仙别无所求,只是来天界这些时日承蒙上元仙子照顾,上元仙子走前曾说她最放心不下的便是陛下您,所以,小仙斗胆,想在陛下身边伺候。”五月望着润玉,毫不掩饰地说出自己想要的。
              润玉皱起了眉头,打量着这个敢直视他的小仙子,她说的毫不拐弯抹角,可润玉并不觉得她想要的仅是在他身边伺候。
              “换一个吧,本座不习惯有人在身边伺候。”而且是与她如此像的人,总好像在提醒着他,他曾犯了错,他该孤独一生,他是如此卑微。
              “陛下,除此之外小仙别无所求!”五月突然跪地,向他恳求。
              天帝陛下能统领天界,且能将六界镇住,并非靠的只是满腔威严怒气,还有仁德慈爱,对于一个为他挡下一击的人,他总是不能太过分。
              “你非要如此?”
              “小仙一生所求如此。”她的表情如此坚定。
              “好个一生所求,好,待你伤好了以后,便来璇玑宫吧。”
              润玉想着,只是一个仙侍,他身为天帝,总有办法让她知难而退,只因有救命之恩在前,不能明目张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24 23:23
              入夜,医仙阁杳杳药香环绕,而一丝魔气,脱离炉火的青烟溜入内室。
                五月坐在床前,眼见着黑色的魔气幻化出一个头戴额带,手持玉笛的小少年,约摸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着白色锦衣,额带上嵌着的红色宝石让他多了一分活泼顽皮气。
                “姐姐!”少年叫道,坐到五月身旁,挽上她的手臂撒娇。
                “小吼,今日谢谢你!”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只是姐姐,今日我怕露馅,便出了两成的力,你可还好?伤的可重?”
                “我无碍,只是你最近要小心,陛下正在六界通缉你。”
                “放心,我回去就躲我的洞府里去,姐姐不做完事我便不出来,睡上个十年百年的根本不会有人察觉到我的气息。只是姐姐,你到底要做什么?”吼问道。
                “姐姐的事啊,小吼现在还小,不懂,待过些时日,小吼就知道了。”五月说道。
                “好吧,那祝姐姐马到功成,我这又是变兔子又是成为通缉犯的,姐姐可别让我的努力白费了。”
                “放心吧,对了小吼,回去若是遇上我父母或者是其他长辈,千万不要提起我已经出关这件事。”
                “姐姐请放心,我嘴最是牢靠了,姐姐万事小心,我先走了!”
                “嗯。”
                五月确定吼已经走了之后,便打开了窗,窗外星河璀璨,与魔界的极光不同,却也美得让人移不开眼。五月抚上心口的位置,那里正因为今日被吼打了一掌而隐隐作痛,五月突然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是与她一样在遥望星空,还是埋头在苦批奏章,听闻他以前便是司夜的天神,这万里星空都由他一人点缀,今日与他说话之时,他给她的感觉,就像这静夜,遥远又孤寂。
                ——
                而此刻的润玉,既不是在遥望星空,也不是在批阅奏章,而是在听着天兵述着今日探查到的事情。
                “你是说她来自花界?”润玉听了,反问道。
                “是,陛下。只是五月仙子离开花界已经有百年了。”
                “为何离开?”
                “花界芳主每五百年会指派一些花界精灵出来历练,五月仙子便是百年前被派出来历练的花界精灵,碰巧那时遇上元仙子被魔物追杀,随手一救,上元仙子发觉二人甚是投机,便带她来天界久居。”
                “邝露是这么说的?”
                “是。”
                润玉让人退了出去,陷入了沉思。
                邝露心思缜密,她带五月来天界之前定然会仔细查过她的身份,所以,五月没有问题。只是,他见五月,总有一种不安,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看不透她,看不透她身上的灵力,看不透她的目的,更看不透她的真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24 23:24
                (3)她的喜欢如矛如盾
                  五月仙子来到璇玑宫三日,天界便传遍了,人人皆知天帝陛下身边有一红衣仙侍,那风姿,比之千年前还在天界的水神,亦是不输分毫。
                  第四天的时候,宫娥给五月送了一套普通仙侍的服装,并告诉五月,要想要待在璇玑宫,就必须要与其他仙侍无二。
                  五月想了想,没说半句话,便换上了。
                  初晨时润玉便见身着白衣仙侍服的五月,端着刚泡好的茶在案几前等着他。
                  “你不用这般,日日清晨来奉茶。”润玉对于这些东西,其实并不热衷。
                  “这是小仙在天光乍破之时,从瑶晨宫采集的露水泡的茶,有明目养神之效,小仙见陛下日日为天界辛苦操劳,做些力所能及之事,是应该的。”五月将冒着热气的茶为润玉倒好,便开始自顾自地研磨。
                  “这茶……”润玉入口之时便觉得有些奇怪。
                  “茶中还加了小仙自酿的香蜜。”五月解释道。
                  香蜜……
                  润玉放下杯盏。
                  “你来自花界?”
                  “是,小仙曾是花界一修仙精灵,百年前被海棠芳主派到人界历练,不巧遇见了上元仙子。”五月说的,和昨日天兵向他禀告的如出一辙。
                  润玉凝视着她低头磨墨,她磨地很认真,且不会因为他的注视而乱一分一毫。
                  “本座以前……可曾见过你?”润玉突然觉得她有些熟悉。
                  “陛下觉得有吗?若陛下见过小仙,会记不住?”五月大大方方地问,不像是撒谎。
                  润玉觉得自己的想法确实不对,若是见过她,她身上的气质如此特殊,他怎么会不记得她。
                  “你的真身是什么?”
                  “陛下没看出来?”五月终于抬起头,似乎很惊讶他有这一问。
                  “本座应该看出来?”
                  “小仙是一朵凤凰花苞。”五月回道。
                  凤凰花……
                  栖梧宫曾有一棵火凤凰树,花开之时如火一般绚烂,那是在天界曾寸草不生的时候,她送旭凤的礼物,然而,自她去了魔界,这棵树便枯萎,天界已经几千年没有出现过凤凰花了。凤凰花像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他们的爱情,璀璨轰烈,就连他们的女儿,亦是一朵凤凰花。
                  “陛下不喜欢我穿红衣吗?”五月突然问道。
                  “璇玑宫自有统一的仙侍服。”润玉道。
                  “并非是我喜欢着红衣,只是我身为凤凰花苞,本色便是红色,修出人形时的衣服也是红色,因此也就习惯了穿红衣,小仙不是故意惹陛下不快的。”五月解释道。
                  “你并未惹我不快。”润玉也不多做解释,留下这句话后便开始处理事务。
                  五月安静地待在他的一旁,只要润玉不出声她便不会多说一句,只是在他想拿什么的时候,她能马上递过来。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25 22:47
                   今日五月去采花露时碰上了一个人,她好奇地打量着她,眼神毫不顾忌。
                    “缘机仙子。”五月唤道。
                    “你怎知我是缘机仙子?”
                    “仙子风姿出众,小仙初到仙界时曾远远地望过一眼。”
                    “有眼光!有眼光!”缘机仙子将五月拉到一旁坐下,像是有事商量。
                    “仙子有何事?若是五月能帮上忙的,定当尽力。”五月道。
                    “你可否让我为你算上一算?”
                    “为,为何?”五月不解。
                    “不瞒五月仙子你说,近年来天界的老臣已向我哀求多次,为咱们的天帝陛下算算天后何时出现,我见五月仙子就甚好,因此就想为你算算你与天帝陛下是否有缘。”缘机仙子说的直白,而五月自己亦是好奇,便真伸出手来让缘机仙子算机缘。
                    “好卦象好卦象!我瞧仙子你最近红鸾星动,有奇缘将近!”缘机仙子感慨道。
                    “你当年跟邝露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自缘机仙子身后走出一红衣仙人,似是少年年纪。
                    “你这红狐狸,怎么又拆我台?邝露与那南海水君,难道不是天作之合吗?”缘机仙子与那人争执了起来。
                    “那我那大侄子呢,你当年是怎么算的?”
                    “我……”
                    “月下仙人。”五月叫道。
                    “不愧是大龙身边的仙侍,这天界各路仙家,你都认得?”月下仙人问道。
                    “仙人,这是五月本分。”五月回答道。
                    “我昨日远远见了你一眼,见你着一袭红衣,怎的今日就换了衣裳了呢,不好看,不好看!”月下仙人摇头。
                    “哪有你这么说人家女孩子的,五月仙子长得好看,穿什么颜色都好看。”缘机仙子道。
                    “多谢仙子夸奖。”五月道谢。
                    “五月可是花界精灵?我见五月你的周身气韵,倒很像我的一位故人。”月下仙人说道。
                    “我是一朵凤凰花苞。”五月道。
                    “凤凰花啊……”月下仙人看她的眼神瞬间变得不一样了起来。“来,这条红线送你,我这红线,可比缘机算的有用多了,若五月有了喜欢的人,便可将它绑在那人的脚上,如此,他就是想逃亦逃不掉了!”
                    五月接过红线,端详了好一会,然后问道:“这红线,对陛下也有用吗?”
                    她问地极其认真。
                    “小五月,若这红狐狸说有用,你不会就真的要将它绑到天帝脚上去吧?”缘机仙子问道。
                    五月低笑不语。
                    “你当真喜欢我那大侄子?”月下仙人来了兴趣,问道。
                    五月没有丝毫含糊,大大方方地点头:“喜欢,很久以前,就喜欢。”
                    “那你来天界是为了他,入璇玑宫亦是为了他?”月下仙人看了眼五月身后,不怕事地问道。
                    “嗯。我那日求了邝露来天界是为他,没有随邝露去南海亦是为了他,我……很喜欢他。”五月眉眼含笑,当她说出“喜欢”二字时,缘机仙子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融化了,因为这句“喜欢”如此温柔,又如此甜蜜。
                    “大侄子你听见了吗?”月下仙人突然对着五月身后喊到。
                    五月起身,转头便见润玉在身后不远处,正看着他,眼神里带着的,不像听完他人表白后的情感,而是……审视。
                    “陛下。”五月向润玉行礼,她依然言笑晏晏,丝毫没有害羞或者尴尬的神色,就好似刚才他们在谈论的只是天气。
                    “大侄子,来让缘机也给你算算,你最近是否也红鸾星动啊!”月下仙人对于做媒这种事,很是热衷。
                    “叔父又在取笑润玉了,润玉路过此地,听到叔父与润玉宫人聊地正欢,便来看上一看,谁知又见叔父教人用红线乱绑他人,叔父,你宫中的红线是否太多了?”
                    “好说好说,天界众神人手两根没问题,润玉,你宫中这五月小宫娥可是个妙人儿,老夫活了这么多年,很少见有如此直白胆大的女仙,大侄儿,你可要好好珍惜!”月下仙人推了推五月。
                    “润玉宫中的人便不劳叔父费心了,五月,花露采集好了吗?”润玉问道。
                    “回陛下,今日份已完成。”五月道。
                    “那便回宫吧。叔父,润玉告辞。”
                    ——
                    “陛下,您什么时候来的?”回去的路上,五月问道。
                    “自叔父赠与你红线时。”
                    “哦。”五月应了一声,可也只是应了一声,她的声音平稳大方,看不出一起异样。
                    润玉突然停下,五月便猝不及防地撞到了他的背上,还挺疼!五月揉着额头想着。
                    润玉回过头,看向她,深邃的眸子像是一张网,将她密密罗罗地罩住,五月突然觉得,心跳更快了。
                    “你来璇玑宫,到底有何目的?”润玉的声音不似平时温和,他的审问像刀。
                    应龙之威压着她,她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陛下刚才不是听到了吗,小仙爱慕陛下。”她的回答像盾。
                    “爱慕?这就是你爱慕的反应?”没有被人撞见后的尴尬害羞,甚至看向他的眼神都没有丝毫躲闪,她的爱慕,太过大方,大方到不像爱慕。
                    “陛下想要什么反应,羞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我喜欢陛下,没有任何妄言,又有什么可羞耻的,即使陛下知道了又怎样,本来就想让您知道的,我的爱慕光明正大,而陛下亦是一个值得我爱的人,我为什么要尴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25 22:48
                    五月回答的理直气壮,看向润玉的眼睛清澈又坚定。
                      润玉突然觉得,红衣才是最适合她的,她不像她的外表,雅然如水,她是火凤凰树上的花。
                      她是火。
                      “回去吧。”润玉没有再看她,转身离去,路上他们没有再说一句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25 22:49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26 22:46
                          “这花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本座一个合理的解释。”润玉脸色不善,明显已经发怒。
                          “陛下不喜欢?”五月见润玉神色,便察觉到自己可能办了一件蠢事。
                          “本座是在问你,这花怎么回事?”润玉重复了一遍,
                          “小仙见陛下喜欢昙花,可这璇玑宫只有一盆,孤零零的,便想着种多些,好讨陛下开心。”
                          “你是璇玑宫的仙侍,只需尽好你的本分,勿需讨本座开心。”
                          “可是,可是陛下又不是不知,我喜欢陛下,我想讨陛下开心,想让陛下心里……亦有我!”五月顿时觉得有些不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润玉看着五月那张无辜的脸,便觉得头有些疼。
                          “你喜欢本座?喜欢本座什么?何时开始喜欢?为何喜欢?”
                          “我……”五月噎住。
                          “答不上来吗?要与本座说什么一眼万年不知所起吗?你觉得本座会信吗?你的这些妄言,只会显得你进璇玑宫别有用心。”
                          “我说过了,那不是妄言!”五月急了。
                          “把花撤出去。”润玉道,声音里有些不容置疑的坚定,五月知道,她不能再反驳了,她怎么能反驳呢?
                          因为往日里沉着冷静的陛下生气了,因为他的神色里正极力隐忍着一些东西,因为他……红了眼,虽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其他。
                          五月心里不舒服。
                          “那陛下案几上的呢?”
                          “除了这盆。”
                          “是。”
                          ——
                          五月端着最后一盆花出来的时候,魇兽正在门口好奇地张望。
                          “别看了,他不开心,不仅不开心,还很生气。”五月的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失落。
                          魇兽上前来蹭了蹭她的手,以作安慰。
                          五月将所有花都移到一边,累的坐到了台阶上。
                          “小魇兽,你说,他若只是生气便罢了,为什么我还感觉到了……他的悲伤?”
                          就在刚才,润玉曾看着昙花出神的样子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那时他看向昙花,似是留恋与怀念,还有说不出的温柔,这是平日里严肃的天帝陛下没有的神色,也是那时五月才觉得,他是喜欢昙花的。可今日,五月看到了他的怒气,似是在掩盖着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她不喜欢。
                          第一次见到润玉的时候,五月就觉得,这个人的眉宇间仿佛有万年不融的冰雪,孤寂又沧桑,五月知道他经历了很多很多,也知道身居那位置,总是孤独的,可是,润玉的孤独不似只因那个位置,那像是与生俱来的,永远摆脱不了的诅咒。
                          想要融化万年不化的冰雪,想要让他从寒冷的高处降落,想要给他毕生的温暖……五月一直有这样的念头,这种念头,在她不长的人生中占据了一大半的时光,只要她还活着,就会愈发强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26 22:47
                            “我想让他心里有我,可是,当我看到他的哀愁时,其实,我更想让他开心,无论这开心是否与我有关。”五月与魇兽说道,“然而,他的心上结了霜,我要如何才能让他开心?”
                            “小五可是在苦恼?”
                            身后传来温柔的声音,五月转过头,见一蓝衣女子笑靥盈盈,向她走来,五月立刻起身笑道:“望司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听说有人挨骂了,过来瞧瞧她有没有偷偷在哭鼻子。”此人正是摘星間主望司。
                            “你为何会知……”
                            “我来璇玑宫寻你,便听闻仙侍议论,说五月仙子好大的本事,来璇玑宫一月有余就能将从不生气的陛下惹怒。”
                            五月撇了撇嘴,“我并非故意的。”
                            “我知道,你那么喜欢陛下,自然不会惹他生气。”望司坐到五月身旁,摸摸她的脑袋,安慰着她。
                            “可是我还是惹他生气了,望司姐姐,你说,我要怎么才能让陛下开心?”
                            “想要让一个人开心,你得投其所好送他东西啊!”望司说道。
                            “小魇兽也教过我这种方法,……我曾以为陛下喜欢香蜜,于是我便酿了香蜜放入茶水中,陛下知道后却不再喝它半口,我曾以为陛下极喜昙花,便送他满大殿的昙花,可是陛下却生气了,我这才发现,我根本就不知道陛下所好到底是什么。”五月苦恼。
                            “五月,你不了解他?”
                            “我曾以为,我很了解他的……”
                            “如今,你知道陛下与你曾了解的不一样,你还是喜欢陛下吗?”望司问道。
                            “喜欢,还是……很喜欢。”五月说道,眼里染了无数的温柔与笑意。
                            “可你都不了解他,为什么喜欢他?”望司不解,百年前五月跟着邝露来到天界,望司第一次见五月时,便是在大宴上,她躲在撑天柱后,望着身居高位的天帝,那眼神中饱含的情意,隐忍却又深情,望司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望司姐姐,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了……”五月说着,眼神悠远,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爱上一个人,一眼就足够。
                            不爱一个人,一生都嫌长。
                            望司知道五月喜欢天帝,但这百年间因为邝露,她从没有去接近他,现如今,她终于得偿所愿来到他身边,可看她的样子,倒过得还不如月余前潇洒自在。
                            “姐姐找我有何事?”五月突然想起望司说来寻她。
                            “确实有事找你帮忙。”望司拿出一个红木盒子,“我过几日要去凡界一趟,此物先交于你保管可好?”
                            五月接过盒子,也不去看这是什么,“望司姐姐放心吧,在你回来之前,我定会将它好好存放。”
                            “不,你要贴身带着。”望司强调。
                            “这盒子里的东西对姐姐你很重要吗?”五月疑惑。
                            “很重要,所以五月,在我回来之前,你千万不可离身。”
                            望司说得如此慎重,五月能感觉到这东西对望司有多重要,便点头道:“放心吧姐姐。”
                            当月挂上中天时,夜神已经将星象布好,星河像层层细碎的流沙,幽幽光晕笼罩着富丽堂皇的宫殿,微风无声却传出绵绵心声,望司就在这时离去,不似平日里的优雅,五月感觉到了她明显的匆忙。
                            这盒子里,会时什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26 22:47
                            这篇文不会太长顶多就十五章左右(除非lz又控制不住自己),lz发现电视剧里面润玉生气的时候眼睛会红,觉得特别撩,所以文中保留了这种设定。
                            还有就是,如果有人看这篇文的话可不可以留个言或者点一下右上角的赞都行,因为码字不易真的需要动力,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26 22:57
                              更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27 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