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59贴子:1,369,723
  • 51回复贴,共1

◆18.09.23◆【原创】不死之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沉迷暮云大佬的美颜不可自拔,看了很多吧友大神们的美文,心里蠢蠢欲动,终于按不住爪子开坑了。
自觉文笔很一般(甚至渣),脑洞特大,请别喷(不喜请点x,接受建议或意见,不接受谩骂和故意找茬)。

暮云大佬美貌无双,愿度娘安顺太平(千万别吞)







审核通过截图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24 00:07
    加油~↖(^ω^)↗


    更的文章被吞了,心塞


    加油哦


    中秋节快乐


    前来围观(・o・)


    加油↖(^ω^)↗


    很好看(。・ω・。)ノ♡ 加油(ง •̀_•́)ง


    楔子


    长生不老,不死不灭。

    这是人永恒的欲望,也是罪恶的源泉。

    若有不死之身,能得到什么?

    金钱,随着时间的积累,拥有近乎无尽的财富;权利,随着时间的推移,坐上那象征最尊贵的王座;美人,在金钱和权力的诱惑下环绕在身,尽享温柔。

    然而日日夜夜地看着身边的亲人、朋友、甚至是爱人不断衰老,最终死去。不死之身,终究会成为最可怕的诅咒!

    可惜,人欲无穷,在贪婪的驱使下,他们看不见这不死不灭背后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

    “真是可悲的蝼蚁。”声音很轻,轻得只有她自己能够听清。

    鲜艳的蔻丹涂抹在尖利的指甲上,纤细的玉指动作轻柔地张开,如血般殷红的朱唇微微张启,无声息地勾起一抹讽刺的低笑。

    一枚淡白色的丹药落在地上,被粉尘沾染后有些黯淡地变作了黄白色。一缕缕浓郁的灵气从丹药中逸出,勾动了眼前三个衣衫破旧的壮年男人的贪婪欲望。

    “这长生的灵丹,是俺的啦!”一个长相粗野的壮年庄稼汉子提着耕耙用力一下打在身旁男人的颈边,铁质的农具一下沾上了飞溅的鲜血!

    只一下,这个和他同村劳作多年的邻居友人便在长生的诱惑下化作亡魂。

    庄稼汉子满心贪婪地弯下身子想要捡起丹药。脸上狂喜的表情却忽然僵住,剧烈的痛从后腰袭来,伸手一抹,一片赤红!

    是血!

    “李三堂,你高兴的太早啦!”

    一个满怀阴狠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的身体一抖,怨恨地低喊声音的主人,“胡老二……”

    李三堂的眼睛睁得很大,仿佛想要凭着双眼盯死那个背后的人。然而,最终只能无力地倒下,带着满腔不甘和怨愤,死亡……

    胡老二笑着,眼神阴鸷又贪婪地看着沾染了泥尘的丹丸。正要弯腰伸手去取,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半佝着身子地看着他的前方——那有一个女子,一个足以让世间男人疯狂的女子。

    女子青丝如瀑及膝,五官更是精致少有。眉如远山之黛,眸似夜空星辰,朱唇沁过唇纸,染上娇艳而惑人的殷红,妩媚得令人心甘情愿地沉醉。

    肌肤白皙无暇,身着着繁复却轻凉的精致暗红广袖衣袍,似是个柔弱而极美的闺中小姐。

    然而,她不仅仅是个绝世无双的美人,更是一种毒,让人心甘情愿服下的毒……

    天生给予的容貌是她最好的武器。只需一眼,那极美的殊色娇容会令你恨不得将她想要的一切都双手奉上。

    毫不夸张地说,她是世间男子的劫。

    胡老二看着她,眼中的贪婪越盛,其中甚至交杂着露骨的欲念。这样的美人,要是能与她欢好……

    “美人,你等着,等爷吃了丹药长生不老,爷就来疼你!”伸手拿起丹药,仿佛怕被别人抢走似的,胡老二不顾沾上的灰土,立刻将药丸吞下,露出得意的笑容。

    得意狂喜还没在脸上维持多久,胡老二忽然瞪大了眼眸。剧痛在体内爆发,狂猛的灵气冲击着身体,一条条筋脉从皮肤上凸起,让他那张本就不怎么秀气的脸更加狰狞丑恶。

    “啊!”胡老二的皮肤变得青紫交杂,灵气的持续冲撞让他那脆弱的身体无法吸取,带给他巨大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吼叫嘶喊。

    “过满,则亏。”

    柔美的嗓音带着独特难言的韵致。绝美而莫名带有诡异的女子轻轻抬步,做工精细的软底绣鞋在繁复的裙摆下若隐若现,姿仪雅致得教人难以移开目光。

    “你!…你到底是谁?……啊!”胡老二疯狂地用双手撕划自己的皮肤,狂暴的灵气让他此刻感受到几乎要被撕裂的疼痛。

    他死死地瞪着眼前的女子,目光怨毒而不甘。是这个女人,这个婊.子! 药是她的,一定是她故意害人!

    “呵,”女子抬袖掩唇低低娇笑,娇态惑人,惹人不觉地注视着她,舍不得放过一丝一毫的美景。但是,那双美目中没有半点笑意。

    “你要记得呢,让你见识过这长生丹的奴家名唤——楚惟,日后入了地狱,可别忘了啊~”

    贪婪的人类,终将付出代价。胡老二的身影终是受不住狂猛暴虐的灵气,带着怨毒和不甘缓缓消散化作尘埃。

    “真是,无趣的戏呢~”

    她终于看够了这场闲暇时用鲜血作代价形成的戏,转身离开。暗红的裙摆,在风中飘动。

    人间,可比地狱有趣多了。心肮脏而堕落的人类啊,能用鲜血谱写出怎样有趣的戏文呢?

    抬眸看向北面,唇角的讽刺微笑转变为饶有兴致的低笑。那边是人间的骁月国帝都洛城呢……靠近人间权利的中心之地,应该有很多美妙的戏文罢~



    .










    暖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01 06:11
      国庆节快乐


      第一章

      洛城,是中原强大的国家之一——骁月国的帝都。

      骁月先帝商昭素来甚有远见。他亲自挑选建造的洛城背靠巍峨高山,侧有茫茫野森,洛水横穿城池,极其难以攻打,且地势虽易守难攻却不易影响通行。只因建城时早已修好高台直道,勾连江洛,水陆两通。

      自古权力中心和通行城塞向来繁华,洛城更是两样全占,自建国以来独霸骁月国第一繁华城池多年。

      洛城名地素分六处: 皇城、紫鸣园、朱雀长街、诸平坊、南北二市、云舞阁。

      皇城即当今骁月圣上商玄所居之处,位于洛城之北;紫鸣园乃骁月帝之兄长亲王商睿的御苑,处在洛城之西;朱雀长街位于皇城之外,乃是诸多达官权贵的宅邸所在;诸平坊为洛城众坊的合称,大多居有百姓;南北二市为洛城市坊,多商贾店铺。

      而最后的一处名地:云舞阁,是一处极为特殊的禁地。在洛城这般集有众多达官显贵的地方,也没几人能进入这里。

      云舞阁,是骁月帝设立的特殊机构铜雀宫的所在之处。位于洛城至高处,由骁月亲王商睿即铜雀紫衣尊者掌控。

      铜雀有六尊,以平日衣着颜色作封号,每一位尊者皆是有所专长,实力非凡。其中最强者,莫过于铜雀白衣尊者徐暮云。

      徐暮云为骁月御史中丞徐直之子,商睿亲王之义弟。容貌俊美,常着白衣,性情冷傲,极其善剑术。年纪约莫是二十上下,这在诸多高手之中可谓是极其年轻。

      虽说年纪较轻,在实力上,徐暮云可是没半点受到年龄限制的。

      徐暮云年少时便寻得古剑[封日暝泉剑]并收复成为剑主,剑术精湛。身负轩辕剑气,凝气成剑,剑平万里!

      因白衣白发,实力高绝,被骁月帝亲封为白衣尊者。

      命运无常,即便年轻时就获得如此称得上骇人的高超成就的人,也并非没有烦恼忧心之事。

      此刻这位被公认作骁月第一高手的白衣尊者徐暮云,正蹙紧了剑眉,压下内心涌起的担忧,快步走向朱雀长街街尾的陶君药坊。

      ‘徐大人又发病咳血了。’这是今早朱雀长街徐府老管家派人前往云舞阁时带来的消息。

      徐暮云的父亲徐直的身体向来不大好。据御医所言乃是常年郁结于心的难医旧疾。虽一直有珍贵的药材调养身体,却始终没什么起色。

      徐暮云忧心父亲的身体,赶回徐府时正巧看见徐直扶着床沿呕血难止的一幕,顿时心中担忧难止。

      又听闻府中旧药已尽,立刻出门前往一直调养父亲身体的陶君药坊买药。

      白衣随男子的动作飘扬,俊美的面容一片冷漠,运气提身,不过几下起落便已至陶君药坊门前。

      陶君药坊乃是洛城名医司徒蔷的师长陶老先生所开,因药质优良、医术高明,在洛城也颇为知名。门前那块烫金匾额,正是痊愈的患者送上的敬礼。

      陶老先生为人平和温善,常赠医施药,陶君药房为了方便患者也常常深夜不闭门。

      但出乎徐暮云意料的是,平日里深夜也不曾闭门的陶君药坊今日竟是关起了那褐红色的木门。

      但现在徐直的情况不妙,忧心父亲的他也顾不得什么是否关门的问题。

      做出决定,抬步上前,修长的手指执了门环轻扣——喀吱,门开了。

      打开门的是一个身穿暗红广袖长袍的女子。她生的极美,美得饶是徐暮云这种向来不近女色定力非常的人也难以遏止心中出现的一霎惊艳。

      她有一双很美的眼眸。那双秋水剪瞳注视着人的时候,往往让人觉得,这个绝世美人的眼中只能看见自己,自己就是她的一切。

      而此刻,那美丽的双瞳正注视着徐暮云。

      “公子,来醉心坊可有何需要? ”婉转的嗓音带着独特而优雅的韵致传入白衣男子的耳中。

      “醉心坊? ”徐暮云蹙眉,俊美的容貌微冷,“这里是陶君药坊。”

      楚惟抬起玉手,广袖掩唇娇声低笑,如云中皎月,令人不舍移目。半侧转过身子,广袖于风中轻拂,回身浅笑,“公子不妨看看匾额,这里可是奴家的醉心坊。”

      徐暮云抬首,却见方才还是鎏金大字的‘陶君药坊’字样的匾额已变成了三个朱笔赤字,字痕比起先前说不出地阴森诡异许多,正是‘醉心坊’。

      她不是凡人!

      徐暮云眼神一厉,俊容已是立即染上冷厉。剑气在体内腾流,一股迫人的气势瞬间在身上显现。

      “你究竟是谁? 陶老先生在何处? ”

      “呵呵~”楚惟低笑连连,均匀涂抹上殷红唇脂令小巧檀口多了几分惑态,此等美景当得上美妙难言。

      “公子似乎身染死气呢~”她没有回答徐暮云的问题。“是身边人,即将魂归冥府了罢。”

      徐暮云瞳孔微缩,身上的气势更是强上了几分。

      “公子不必忧心,”楚惟轻笑,轻易地看出那容貌俊美的冷漠男子强大气势掩盖下担忧。“奴家可以为公子除忧。”

      纤细的柔腕从暗绣的广袖中伸出,一个半掌心大的丹盒被递出。葱白指尖掀开盒盖,一枚杏色丹药正在丹盒内,浓郁得即将化作碧绿灵息的生机之力在丹药边环绕。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01 11:05
        “这是续生丹,可与天争命三十年! ”

        柔声婉转深刻在徐暮云的心上,仿佛有一道惊雷击在心头!

        与天争命,续寿三十年!

        父亲的身体已经残败,这是徐暮云一直心知的事实。但这枚这般珍贵的续生丹,却给予了他一个希望,一个父亲可以多活三十年的奢侈希冀!

        他已经被诱惑了。

        “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徐暮云沉声问。

        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这是他心中一直知晓的道理。如此珍贵甚至可以引起世间强大高手争夺的续命丹药,更不可能毫无代价!

        “代价很简单。”那双秋水剪瞳直直地望着他,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对上,仿佛望进了他的心。

        “奴家初见公子,便已思慕公子风采。愿以此丹,换公子三年之期~”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01 11:07
          沙发(^_^)

          哈哈哈,一见面就打算表白开撩的楚小姐姐。





          ddd


          🎊


          楼楼跟文!!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10-04 15:39
            由于现实里比较忙,更文可能会比较慢,请大家见谅。

            新手写文,要是有什么意见或建议,欢迎留言,你的留言将会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谢谢大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0-09 23:29
              脑洞很不错哟!喜欢这种设定。
              期待后面的文。
              加油(ง •̀_•́)ง


              第二章


              挺拔如松的身影自醉心坊踏出,小巧的丹盒被修长的手握紧。

              朱雀长街上行人车骑往来不断,却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间突然改换匾额的药坊。仿佛此处自有一道与俗世隔绝的屏障,阻挡来自世间的一切凡俗。

              应下与那名唤楚惟的女子提出的交易,以三年为代价,换取可续命三十年的续生丹维持父亲的性命。虽然对方说出的交换理由徐暮云并不相信,但他认为这笔交易值得。

              “徐公子留步。”

              有些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徐暮云回身,只见醉心坊门前的美人已经不见,一个身穿简袍脸色灰白的老人立在门边。

              徐暮云眉心微蹙,立即判断出了老人的身份——他是经常来徐府为父亲诊治的陶老先生!

              “陶老先生。”徐暮云抬手作揖。对于这位医术优良,品行良尚的老医师,他向来是感激而尊敬的。

              “徐公子,续生丹需于夜间子时服用,效果最好。”陶老先生抚了抚花白的长须,语气平静而温和,灰败苍白的脸色却有些莫名阴森。

              徐暮云拱手谢礼,姿态不似平日冷傲,颇有谦恭感恩之色,“多谢陶老先生提点。”
              再抬首望去,却见醉心坊门前已经空无一人。

              回身踏出几步,一支长长的素白仪仗队伍从面前渐近而来,纯黑的良墨勾画出硕大的奠旗,陶氏族徽在旗上无比刺目。

              这是一支送葬队伍。

              徐暮云微微敛眸,心下已是了然,疑惑也更添几分。陶老先生已经逝世,那么接手药坊的楚惟,又究竟是何等人物?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自那日服用续生丹以后,徐直的身体已经康复,虽说比不得年轻人健壮,但也是比从前旧疾缠身的情况好了不知多少。

              对于这些,徐暮云都是看在眼中,内心欣悦。

              徐直虽然并非他的生父,但也是养育他多年。他向来面冷,平日孝顺有加,内心敬重。虽看似与徐直并不亲近,但对于徐直身体的康复,他是最为欣悦在意的。

              而既然徐直已经康复,徐暮云自然也履行诺言,派人前去醉心坊知会楚惟,三年之约立即实行。

              因而,当日午初,楚惟便居入了云舞阁,名曰: 近水楼台,方能得君之心。

              拢拢广袖,青丝披散不束,暗红的长袍映衬出肌肤的白皙无暇,姿态柔婉之中含了些许慵懒。

              “公子还未回来么?”声音低微婉转,颇显妙韵。

              “尊者还在外执行任务,预计今晚才会归来。”青衫侍者晴和低首恭敬地回答,俏脸上有些晕红。

              哎呀,尊者带回来的楚姑娘可真美,叫人同她说话都要看呆了呢!不成不成,可得赶紧低头回神啦,免得怠慢姑娘。

              “既然这般,奴家便先歇息一会儿罢。”伏手侧躺在软藤榻上,青丝顺落榻边,如墨乌睫敛落,合眸小睡。

              晴和知趣地伏腰静退,放下挂起的纱帘,守候在屋外,里室一瞬变得朦胧静谧。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0-18 23:49
                图图加油↖(^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0-18 23:59
                  惟妙惟肖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10-19 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