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628贴子:5,030,004
  • 9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五集 不亡的亡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9-21 13:20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9-21 13:21
      【苗疆•后花园】

      [恶氛弥漫,杀意腾窜,安倍博雅邪气汹汹,宛若殃神降世。]

      枭岳:这……这个感觉是……

      (安倍博雅不发一言,出手狠辣,鸩罂粟已失去意识,枭岳独自狼狈应对。)

      枭岳:可恶,荒神斧•定波澜。安仔,你是疯了,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啊!

      [防守者心存顾忌,进攻者毫不念情,枭岳命在生死边缘。此时,]


      回复
      5楼2018-09-21 13:28
        苍越孤鸣:皇室经天•虚空灭。<好刚猛的掌力。全身充斥真气,但出手毫无章法。>


        回复
        6楼2018-09-21 13:28
          苍越孤鸣:轮回劫•碎苍穹。<这样还拿不下他。>


          回复
          7楼2018-09-21 13:29
            [宝典武学招式精奇,安倍功力沛然无匹,战况一时僵持。]

            枭岳:金仙大罗掌。安仔,快清醒啊!

            苍越孤鸣:虚空灭•狼王印。

            [一刹分神,半隙破绽,无俦掌力贯通躯体,安倍博雅意识渐失。]

            枭岳:安仔……安仔……
            苍越孤鸣:不用着急,伤不在要害,小祭司怎会突然变成这样?
            枭岳:这……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苍越孤鸣:先将人送去医治,等他们醒过来再说吧。


            【夜•小路上】

            殷若微:<现在除了灵休,还借由清云与大祭司打好关系,我的筹码又更多了。鸩罂粟,就算你对我有成见,又能奈我何?哈哈哈……但绝命司那边也是麻烦,不管了,目前就先这样。>
            白比丘:施主就是殷若微?
            殷若微:(回神)啊!你是谁?吓死我了。
            白比丘:贫尼白比丘,抱歉,让姑娘心惊了。
            殷若微:哦,我听过这个名字,当初破解阎王鬼途计划的人,来找我做什么?
            白比丘:从方才的对话,贫尼大概可以了解,药神盛怒之因,你是阎王鬼途的人吧。
            殷若微:讲得一副是你猜出来的一样,我看是鸩罂粟宣传的吧。
            白比丘:他什么都没向贫尼透露,贫尼只想了解姑娘来到苗疆的用意。
            殷若微:不用你多管闲事。
            白比丘:此种态度,难怪药神先生如此忌惮。贫尼只想提醒姑娘,身为阎王鬼途一员,要取得众人信任,本非易事,何况苗疆是最大的受害者。若再有一次差错,难免怀疑到姑娘身上。
            殷若微:你是在恐吓我。
            白比丘:只是劝姑娘莫有异心,俏如来与苗疆军长甫被阎王鬼途重创,若真有万一,整个苗疆必会站在药神先生这一边,而贫尼自然会站在同一阵线。好自珍重,施主,请了。(离开)
            殷若微:被组织其他的人攻击也要算到我的头上,什么意思!哼!

            白比丘:<现在她该清楚自己的立场了,下一个难题……>嗯?小尉长。
            小七:是大师。
            白比丘:这不是俏如来与军长吗,他们受伤了?
            小七:是啦,他们两人潜入黑水城被阎王鬼途的人打伤,昏迷不醒,我们正要带他们去医治。
            白比丘:潜入黑水城?
            小七:详细情形,军师正向王上报告。

            【夜•苗疆•花园】

            苍越孤鸣:怎会这样,他们两人的情况如何?
            御兵韬:并无性命之忧,只是陷入昏迷,微臣已吩咐人带他们前去医治。
            苍越孤鸣:想不到不单小祭司发生异变,竟连军长跟俏如来也……
            御兵韬:异变,安倍博雅发生何事?
            苍越孤鸣:他突然之间狂性大发,宛若中邪一般,击伤了药神。孤王与枭岳费了一番力气才将之制伏,未免他再度伤人,现在暂时关入大牢,犹在昏迷之中。军师有何想法?
            御兵韬:俏如来昏迷未醒,但夺黑水城的计划不能中止,微臣必须代替他继续进行,这样一来,安倍博雅的异变又该由谁调查……
            白比丘:安倍博雅之事,便交由贫尼处理吧。王上,军师,抱歉,无意之间听到两位的对谈。
            苍越孤鸣:无妨,只是大师有办法处理此事?
            白比丘:略有眉目,愿尽力一试。
            苍越孤鸣:那此事便有劳大师了。军师……
            御兵韬:微臣便全力处理黑水城之事。

            (苗疆大牢中)

            (安倍博雅仍在昏迷,枭岳在旁担忧守护。)

            白比丘:枭岳。
            枭岳:是你。
            白比丘:安倍博雅的情形。
            枭岳:(拦住)他的情形怎样跟你有关系吗。
            白比丘:因何怒气冲冲,你是怎么了?
            枭岳:你还好意思问,可记得你用药针暗算安仔那次,讲了什么话?
            白比丘:暗算?当时贫尼曾说在他的身上发觉微弱妖气,所以施针为他导出。
            枭岳:若是这样,为什么这次安仔还会突然狂性大发?为什么他身上有胧三郎的妖气?
            白比丘:你发觉了。
            枭岳:你果然早就知道。
            白比丘:对他施针之时,贫尼便有所察觉,而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发作,早前我们在路上遭遇阎王鬼途突袭,他便已经变化过一次。
            枭岳:啊?那为什么你不讲?
            白比丘:选择沉默,是因为这股妖气潜藏在他身体深处,连本人也未曾发觉,在尚未找出适切应对之法之前,说了只是徒增恐慌。
            枭岳:没方法,可以找方法啊,一句避免恐慌,就是刻意隐瞒的理由吗?
            白比丘:即是这样,你为何不去告知其他的人,他身上有胧三郎的妖气。(枭岳不语)因为你也担心,万一真没方法拔除他身上妖气,只有牺牲他的性命方能杜绝可能的祸患。不用紧张,贫尼立场与你同样,不希望他受到伤害,我想查看他的情况。(枭岳再次拦住)你也是不会同意的吧。也罢,等他清醒之后,贫尼再来探视。他身上带有妖气的事情,贫尼会守口如瓶,请不用担心。(离开)
            枭岳:唉。

            【夜•苗疆•锋海】

            剑无极:跟你聊天也算很有意思,三个字三个字你也能讲这么多。
            丁凌霜:言若多,必有失,三个字,不算多,不算少。
            剑无极:言多必失,没错,我就是这种类型的。
            丁凌霜:但你有,真性情,少算计,多真心。
            剑无极:这……是在夸奖我吗?
            丁凌霜:只可惜,天将明,缘将尽。
            剑无极:是啊,天就要亮了。你说你过去因为外在举止被人歧视,但我看你现在很正常啊。
            丁凌霜:此奇症,无药医,遇高人,三字经。
            剑无极:所以你因为这样欠下阎王鬼途的人情。又不说话了,这一夜,你所有没回答的,我都当作是肯定的答案。我想你这个症状不是无解,像我认识两个很厉害的医生,不对,加上温皇是三个,他们绝对有办法解你的怪病。
            丁凌霜:还珠楼。
            剑无极:怎样,你去过吗?
            丁凌霜:丁凌霜,杀手途,由那起。
            剑无极:什么?难道你以前是还珠楼的杀手?
            丁凌霜:多年前,欲加入,被拒绝。
            剑无极:你这样的高手还珠楼还不收?温皇是眼睛脱窗喔。
            丁凌霜:酆都月。
            剑无极:哦,原来酆都月是那时的面试官。那……你与随风起是怎样的恩怨?好啦,不想说就不勉强。最后问你一句话,你愿意离开阎王鬼途吗?
            丁凌霜:恩必还,仇必偿。

            (天色已明,篝火也已熄灭。)

            锻神锋:丁凌霜,你的剑已经完成了。这口剑,名曰,天邪绝代。
            丁凌霜:天邪剑,是好剑。
            锻神锋:锋海主人所赐之剑,自然是当代绝世的逸品。
            丁凌霜:告辞了。

            (丁凌霜佩剑离开锋海,剑无极沉默跟在其后。)

            剑无极:有遗言交代吗?
            丁凌霜:我无言,换你说。
            剑无极: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丁凌霜:话若尽,剑相对。
            剑无极:那,来吧。

            [立场分明,双方不再言语,冰冷的眼神,凝结炙热的战意。就在风停叶落的霎那间,攻势激起,极速的逆刃刀,冷锐的天邪剑,各自演绎剑上境界。]

            剑无极:一剑•无声。
            丁凌霜:天邪决,瞬风斩。
            剑无极:飘渺•无声。

            [一剑失利瞬间反应,逆刃刀转,招起飘渺,无声之式更是不同以往。]

            丁凌霜:有意思。镜心残。
            剑无极:任飘渺,怎么可能!

            [天邪决罗织幻境,任飘渺突现眼前,剑无极心不乱,剑不乱,凝神抗敌。]

            剑无极:是幻觉。

            [战至酣畅,忽然,]

            剑无极:钓线。(立即斩断缠住手腕的钓线)

            [随即,一剑一掌,前后逼命。]

            丁凌霜:很扫兴。(推开剑无极,挡下尸叟一掌)
            尸叟:丁凌霜,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丁凌霜:剑无极,有干扰,战寄下,待来日,分胜负。(离开,尸叟随后)
            剑无极:不屑偷袭,丁凌霜是男子汉,但他的剑法又快又诡异,需要提醒其他的人小心。唉,为何要投靠阎王鬼途。

            (小路上)

            尸叟:脚步趋急,丁凌霜,你看起来很不悦。
            丁凌霜:吾与他,君子争,公平决。
            尸叟:尸叟知道你一向不喜偷袭暗算,但……身为阎途十部众的一份子,就该明白敌人就是敌人,绝对没有光明正大的空间。(拿出手帕递过,丁凌霜不接)你一直不愿喝亡命水,就不怕有一日任务出了差池?
            丁凌霜:不需要。
            尸叟:也罢,你办事一向稳当,不用他人担心,吾便不再多言。
            丁凌霜:急寻吾,为何事。
            尸叟:黑水城被俏如来、风逍遥潜入,意外发生爆炸,绝命司急召你回防。
            丁凌霜:明白了。

            【锋海】

            风间始:前辈,你的剑终于铸好了,真是太好了。
            锻神锋:死了这条心吧,除非看见绘影留声,否则不可能替你铸造双极封。
            风间始:晚辈想了一夜,也许我能提出更好的条件。
            锻神锋:什么条件?
            风间始:前辈先将东西完成,事后晚辈再奉上绘影留声。
            锻神锋:哈,这算什么更好的条件。
            风间始:同是铸师,双极封对前辈而言不难,但当今天下有几个铸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唯有前辈与师尊精擅天地洪炉,能可短期间内完成。
            锻神锋:但你们所欠缺的便是时间。
            风间始:师尊下落不明,黑水城又在阎王鬼途的手上,用找师尊的时间可能足够我打造另一对双极封了。那前辈可有想过,我能独立完成之事,为何军师会指点我前来求助。
            锻神锋:他欲借此两清欠吾的人情。
            风间始:是,若找到师尊的下落,何须前辈之助,绘影留声,晚辈便帮不上忙了。
            锻神锋:哼。
            风间始:若找不到师尊的下落,我又打造出另一对双极封,前辈不就两头空了。与其这样,前辈不如相信晚辈的人格,一来,让军师有机会偿还人情,二来,能拯救中苗人民,扬名天下,一举两得。
            锻神锋:这样就想说动锋海主人,未免天真。
            风间始:前辈说我是一名值得栽培的后辈,以铸造师的心情,我也很想向更强更好的技术学习。但可惜,我由中原至东瀛并未遇见能与师尊匹敌的铸师,唉。
            锻神锋:那是因为他们非是锋海主人。
            风间始:前辈是铸界公认的天才,晚辈努力一生也无法追上,只能四处学习。但……连师尊都无法超越前辈,这偌大铸界还有谁能肯望其项背呢?
            锻神锋:早知如此,你便该拜吾为师,可惜,你的天资有限,吾未必看得上眼。
            风间始:正是如此,同样的双极封,比起师尊,前辈一定能让我学得更多。
            锻神锋:当然。
            风间始:我求教很多名师,但他们都怕晚辈超越他们,不肯交流最好的铸术。
            锻神锋:庸俗之辈。
            风间始:若我看了前辈之作,真有所大进,不知师尊会作何感想。唉,不行,这样未免太伤他老人家的心了。
            锻神锋:汲取一点经验,便胜过跟在他身旁学习,吾可以想象,他充满懊恼又失败的表情。
            风间始:前辈的意思是?
            锻神锋:锻神锋非是不通情理之人,只要你事后依约奉上绘影留声,锋海主人百年赐予你学习的机会。
            风间始:风间始多谢前辈。
            锻神锋:我即刻处理此事。(锻神锋离开,剑无极返回)
            风间始:兄长,你打赢了?
            剑无极:有人插手,这边等一下再说,你那边呢?
            风间始:前辈已经答应先铸造双极封。
            剑无极:啊?这怎么可能?金锋仔这么难伺候。
            风间始:全靠军师传授的经验。正事要紧,其余我们路上再说吧。
            剑无极:好。


            回复
            8楼2018-09-21 13:30
              【银槐鬼市•无漓鬼河】

              [鬼河彼岸,天首之约,潇湘客对上夺命使者。无须试探,两人起手便是杀招。战局将入酣鏖时,突然,]

              九冥杀神:聪明,但慢了。
              慕容胜雪:<自伤真气引动剑气。>

              [再度交锋,竟觉对手变化更胜先前。九冥双刺右刚左柔,阴阳入万象。]

              慕容胜雪:<是阴阳交杀。>
              九冥杀神:勾魂摄魄。

              [剑离,命,]

              慕容胜雪:江雨山水照晴岚。

              [亦终。]

              三姑娘:通过。(九冥收招退下)
              慕容胜雪:这是考验我,还是在测试他呢。(三姑娘扔过一套队服)不回答,也不问我的底细来意。
              三姑娘:那对汝无意义,潇湘客。做汝最擅长的事。
              慕容胜雪:拭目以待吧。

              (船上)
              随风起:马上就要到了,师妹,你准备好了吗?
              忆无心:嗯。
              诸葛穷:其实你不用勉强跟我们来,我们可以帮你转达。
              忆无心:在道义上,我有必要亲自向她说。

              (众人上岸,三姑娘等在码头)

              随风起:老板亲自迎接,这什么情形?莫非是……
              诸葛穷:别找死。
              随风起:什么找死,这是合理的推断。
              三姑娘:随风起。
              随风起:是。
              三姑娘:委托的结果。
              忆无心:在此。事已了结,此外,还有一事必须向你说明,感谢你的照顾。但我终究不属于此地,我……
              三姑娘:那就离开吧。
              忆无心:且慢,这个刀币。
              三姑娘:不成鬼市人,可为夜冥客。(离开)
              随风起:就这样?这么干脆,怎么跟进来时不同?
              诸葛穷:小姑娘并未订立契约,更无债务,自然没有留人的必要。
              随风起:是这样吗?我总觉得是她对师妹特别好。
              诸葛穷:也许,她是在小姑娘的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
              随风起:你说她?这么呛的女人,真的吗?
              忆无心:但她现在……难道是她经历了什么事情吗?
              诸葛穷:都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反正她也同意了,你就别想这么多,回去时记得帮我向步先生报平安。
              忆无心:嗯,也劳你替我向任大哥说一声抱歉,虽然我想亲自向他说,但我想他应该不希望我再去打扰他吧。
              诸葛穷:哎哟,差点忘记他了,不知道他饿死了没。放心吧,我会帮你说。
              随风起:他是谁啊?
              诸葛穷:没你的事情,说到他,随风兄,你先送小姑娘,我随后就来。


              回复
              13楼2018-09-21 13:34
                【夜•小路上】

                忆无心:送到这就可以了。
                随风起:真是的,说马上就来,都已经走到这了还没见到人,阿穷真是……
                忆无心:随风师兄,你在哭。
                随风起:哪有,我怎么可能哭,又不是小孩子。
                忆无心:放心啦,有空我会再来找你们。
                随风起:哼,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去苗疆找你,别忘了,你每个月俸禄五成都是我的。
                诸葛穷:抱歉……我来迟了。
                随风起:大包小包,你该不会是也要逃了吧。
                诸葛穷:别误会,我是去买这个了。离别,怎能没有离别酒呢。
                随风起:看不出来你有此兴致,我先试试你的品位。(喝了一口,立刻又吐出)阿穷,你买这什么酒,怎会这么酸。
                诸葛穷:你也先听人讲完再喝,这叫做一叶秋末,初饮时虽只觉得口中万般酸味,但忍过一开始的酸楚,随之而来便是陈酿的甘甜滋味,如同秋时悲歌,却有其美,故名一叶秋末。这个,也是我们以前朋友之间最爱喝的。
                忆无心:朋友,一叶秋末,经过酸楚之后的甘甜。
                诸葛穷:你不觉得这是最适合情义的酒了吗。
                随风起:难得阿穷有心,为兄只有奉陪了。
                诸葛穷:那我们。
                随风起/诸葛穷/忆无心:来日再会。(干杯)


                回复
                16楼2018-09-21 13:36
                  【银槐鬼市•巧木宫】

                  老爷:如何?
                  逐尘客:如老爷所料,天首招募了慕容胜雪。
                  老爷:收留此子,往后有她好受的。
                  逐尘客:可是万一慕容胜雪真被她收服。
                  老爷:有家不归的游子,是不会甘于他人之下的。
                  逐尘客:还有一事,天首让忆无心离开了。
                  老爷:哦?
                  逐尘客:少了她,我们就少一个打击天首的方法。需要属下派人追回吗?
                  老爷:收起自圌杀的念头,要打击三姑娘,本总尚有很多方法。(放下手中的天魔真经,拿起烟斗抽烟)
                  逐尘客:老爷这几日反复钻研天魔真经,有收获吗?
                  老爷:不愧是前朝三大奇功之一,先人智慧奥妙,本总也只能窥探三分。
                  逐尘客:真有如此奇妙?
                  老爷:开篇数章还是寻常的养气练气之法,然而后面所写猝然一反正途,尽是以邪害生,毁气损元,走火入魔之法。练之不慎,轻则留下隐疾,重则反噬而亡。
                  逐尘客:莫非,天首拿假的秘笈骗我们?
                  老爷:在信誉方面,本总信得过她。
                  逐尘客:可否借属下一观。(老爷未应)老爷?
                  老爷:非是本总信不过你,而是翻阅此书,对你有害无益。此书内容虽是荒谬,却对练武之人有令人难以割舍的诱惑,如同金山银海放在眼前。本总担心你看了之后会把持不住。
                  逐尘客:原来如此。
                  老爷:对了,中苗的情势如何。(逐尘客递上情报)是时候着手那件事情了。
                  逐尘客:是。(退下)
                  老爷:扇惑人心的邪功,是你设下的圈套,还是血河老人祸延后世的执念呢?


                  回复
                  21楼2018-09-21 13:39
                    【某处树林】

                    御兵韬:应该是从此地开始。(拿出轨道图)<依照风逍遥脱出时造成的地震与浓烟,那阵爆炸的威力应该足以让黑水城受到某种程度的伤害。如果需要修补,大批的建材搬运必定会引起注意。黑水城的轨道历时千年而成,居民避世隐居,当中不曾惊动过其他势力,他们得到建造材料的方式必与地下轨道相关。这轨道图中所记载的路径,藏有矿脉者——>落陨之谷。

                    (御兵韬按照轨道图四处找寻)

                    御兵韬:<天擎峡东南方十五里。无极山南方二十五里。>黑水城最后落脚处是原址,自原址来到落陨之谷的轨道,(思考)必须选择更适合的地方,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路人甲:你怎么还没改一条路走?从上次大地震之后,那边就变得非常危险了。
                    路人乙:不是很久没出现地震了,虽然地面有感觉松动一点,也别这么紧张啦。
                    御兵韬:两位请留步。
                    路人甲:有什么事情?
                    御兵韬:你们所讲的地方在哪里?又是什么时候发生了地震?
                    路人甲:就上次魔军来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阵子常常地震。
                    御兵韬:<是六绝禁地被毁造成地脉变移。>抱歉,两位方才所讲的位置在何处?
                    路人甲:那边很危险喔。(讲述)

                    【苗疆•花园】

                    苍越孤鸣:军师的意思是想在此地设下双极封,禁锢黑水城。
                    御兵韬:黑水城的坚固程度,微臣明了在心,俏如来、风逍遥所造成的那阵破坏,应该足以构成让黑水城前往落陨之谷的理由。只要依循轨迹图,在这条必经之路设下双极封便可。
                    岳灵休:但黑水城是他们抢来的,他们会了解黑水城受损时要如何修补吗?
                    御兵韬:大匠师还在他们手上。
                    鸩罂粟:先前被他们控制围杀我的人?
                    御兵韬:黑水城受损,动能也会受到影响,他们必须谨慎选择后续移动方向,否则一旦失控,要找到他们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苍越孤鸣:军师先前吩咐众人,事先准备双极封的其他材料,现在就等剑无极、风间始回来了。
                    御兵韬:可惜俏如来与风逍遥还在昏迷当中,他们进入过黑水城,若能了解他们为何死战而出,便能更掌握内中状况。
                    剑无极:(归来)你说什么?俏如来跟老贼头昏迷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御兵韬:你们回来了。锻神锋愿意出手帮助吗?
                    风间始:是,而且我们还遇到阎王鬼途的人。
                    岳灵休:阎王鬼途也在?
                    剑无极:就是之前在尚同会动手那个剑客,但这不是重点,俏如来他们怎么了?
                    御兵韬:潜入黑水城盗图,被打成重伤。总之,我们的动作要快,尤其阎王鬼途出现在锋海,如果他们将所有事件串联,可能会破解我们的计划。
                    风间始:那你们讲到落陨之谷,是黑水城受创了吗?
                    御兵韬:是,我推测黑水城的建材是来自落陨之谷,对吗?
                    风间始:军师的推测没错,确实,黑水城的主要建材皆是来自落陨之谷。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双极封需要依靠内衣催动,黑水城是精钢建造,比只有隐含一点铁灰的魔之甲更容易受到吸引,但黑水城的规模也远非魔之甲可比。所以,最少需要四名高手来催动双极封,如果加上攻入的人选,我怕人手不足。
                    岳灵休:需要怎样的高手?
                    风间始:不管修炼怎样的武学,自然还是选择内力深厚的人为主。譬如,温皇前辈。
                    鸩罂粟:依照他慵懒的个性,我的建议是找别人比较快。
                    岳灵休:这个交给我吧。(离开)
                    鸩罂粟:关于军师的首波排布,我有一个人选。

                    【苗疆•祭司台】

                    (御兵韬与步天踪一番商讨之后离开。)
                    步清云:阿爹,你回来了,军师是又想请阿爹做什么事情?
                    步天踪:解决曾经威胁你娘亲的麻烦。
                    步清云:是阎王鬼途喔。
                    步天踪:先前阿爹出去也是去处理这件事情,只是想不到俏如来与军长重伤而回。这次爹亲必须亲自坐镇,确保万无一失。
                    步清云:所以阿爹很快又要出去了。
                    步天踪:军营的兵众正要出发,爹亲不能待太久,你要好好照顾……
                    殷若微:别担心,还有我呢。
                    步天踪:姑娘也在。
                    步清云:殷姑娘是来看阿娘病情的,还帮忙带来新的药。
                    殷若微:大祭司又要出门了,对付阎王鬼途吗?
                    步天踪:姑娘都听到了。
                    殷若微:不小心的,是说阎王鬼途神出鬼没,你们是要怎么对付他们啊?
                    步天踪:一切有劳军师布置,这次将使他们无所遁形。清云,爹亲先离开了。
                    步清云:好,阿爹小心。(步天踪离开)

                    (回忆:
                    白比丘:若真有万一,整个苗疆必会站在药神先生这一边,而贫尼自然会站在同一阵线。)

                    殷若微:<有鸩罂粟从中插手,我必须重新思考手边的筹码。>清云,我也有事要离开了,之后我会再来看你阿娘的状况。
                    步清云:多谢殷姑娘。

                    (殷若微偷偷跟踪步天踪与众苗兵。)
                    殷若微:<这么多人,是在弄什么玄虚?难道他们能找出黑水城?>(抓住队尾苗兵)
                    苗兵甲:你……你……
                    殷若微:别紧张嘛,(口吐迷烟)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跟我讲好吗?

                    【苗疆•大牢】

                    剑无极:什么,安倍昏倒!
                    枭岳:是……是啊。
                    剑无极:怎会出门一趟发生这么多事情,他在哪里,我去看他。
                    枭岳:(拦住)不用啦,他还没清醒,去了也没用,而且你不是还有任务在身吗,先处理那边的事情比较要紧。
                    剑无极:这……好吧,那等我事情处理完毕,回头再来探望他,安倍就先交给你照顾了。
                    枭岳:好,赶快去吧。(剑无极离开)唉,这是该怎么跟他讲啊。


                    【十殿阴曹】

                    尸叟:纠伦已经找回,正在待命。
                    覆秋霜:黑水城受损的情况。
                    尸叟:影响到动能推进。
                    覆秋霜:可有向鲁申问出修补之法。
                    尸叟:受到亡命水影响,只有吐露关键词,落陨之谷地层矿脉。
                    覆秋霜:落陨之谷。目前当务之急是修补黑水城,否则等到黑水城无法移动,不用说阎王鬼途最终目的,被外界找到踪迹是早晚之事。
                    尸叟:可要尝试移向落陨之谷?
                    殷若微:(进入)可能会很危险喔。
                    覆秋霜:太和,你回来了。
                    殷若微:哈……绝命司这种口气,好像以为我再也不想回来一样。
                    尸叟:方才你的话是何意思?
                    殷若微:黑水城不是才刚被人闯入吗。
                    覆秋霜:看来,人是被救回苗疆了。
                    殷若微:绝命司以为只有这样吗?

                    【夜•小树林】

                    覆秋霜:想不到俏如来跟御兵韬还有这一手。
                    尸叟:但主人会有应对之计。
                    覆秋霜:不难处理。(无患开膛回来)
                    尸叟:无患开膛,处理好普明了?
                    覆秋霜:普明之事,老夫深感遗憾。
                    无患开膛:她叫魈毒童子,在她死后,不代表组织,只代表她个人。
                    尸叟:纣绝,注意你的口气。
                    无患开膛:(跪下)所以我现在的行为也只代表我个人,纵使顶撞绝命司。
                    覆秋霜:你意欲如何。
                    无患开膛:请绝命司赐药,无论结果如何,无患开膛皆愿承担,只要让我亲手杀了他,杀了害死魈毒童子的凶手。
                    覆秋霜:你也看到他的成果了。(百雪踪现身)
                    无患开膛:还不够,那种程度杀不了他。
                    覆秋霜:你的痛觉已经**,再进一步,你可知会有什么后果。
                    无患开膛:无所谓。
                    覆秋霜:回应你的决心,肃英,此事交你负责。
                    尸叟:是。
                    无患开膛:多谢绝命司。

                    (无患开膛回到住所,看着魈毒童子的遗物与覆秋霜所给药水,思绪万千。)

                    (回忆:
                    覆秋霜:这是吾最近研发的药,能与药神那颗药丹相近,能段时间内提高功力至极限,但我可无法确定,有什么副作用。
                    无患开膛:只要能提高功力,只要能杀死风逍遥,任何药我都愿意试。
                    覆秋霜:你自己决定吧。哈哈哈……)

                    魈毒童子:虎大叔,很冷,这里很冷……你在哪里?

                    无患开膛:风逍遥,我绝对……要你赔命!(饮下药水)

                    〔药效发作,无患开膛忽感体内力量澎湃难休,割裂五脏六腑,原本不痛之身,竟发出无比的剧痛。〕

                    (想起从婴儿时期养大的魈毒童子,无患开膛心痛难挡)


                    【双极封建造基地】

                    步天踪:铁石的高度再削减两寸,表面的防护再补强,小心熔铸,这都是珍贵的铸材。后续的材料还没运到吗?
                    叉猡:大祭司,双极封的建造进度如何了?
                    步天踪:依照计划,一切顺利。叉猡将军那边的工作呢?
                    叉猡:方圆三十里要道、关口皆已布置重兵,无论从哪一个方位,敌人皆难越雷池。
                    步天踪:哼,御兵韬这个人虽然讨厌,但布兵列阵方面还是有他的一套。
                    叉猡:只不知一切是否能如军师所料。啊!(地震山摇)
                    苗兵乙:地震!大家注意啊!
                    众蒙面人:(冲出)杀啊杀啊!
                    叉猡:那是……
                    覆秋霜:残声凭烛捻韶光,半掩孤帷远朝堂。满树凋零无寄处,独吟萧索覆秋霜。
                    步天踪:阎王鬼途。
                    覆秋霜:布兵要道,自以为天衣无缝,可惜百密一疏,忽略了最危险的威胁总是来自注意不到的地方。(手中权杖敲击地面)欲以磁石牵制黑水城,老夫便来一个釜底抽薪,先行毁去磁石,要你们满盘皆输。(与步天踪交手,身后突袭而来一道剑气)你……
                    千雪孤鸣:你说的没错,最危险的威胁,总是来自注意不到的地方。(剑无极随后现身)
                    剑无极:不故意卖一个破绽给你们,怎能顺利请君入瓮,来一个瓮中捉鳖。
                    众苗兵:杀啦!
                    叉猡:动作加快,速速运送双极封离开。(带领苗兵护送双极封)
                    覆秋霜:原来另有布置,值得赞许。
                    千雪孤鸣:知道了,还不赶快束手就擒。
                    覆秋霜:你们当真以为,自己赢定了吗?

                    (突变再起,随着一声虎啸,无患开膛挟暴烈复仇之情现身)

                    剑无极:是你。
                    无患开膛:淬骨爪•裂风云。
                    剑无极:他的功力怎会!

                    (这边,叉猡护送双极封离开,却遇百雪踪拦阻。)

                    剑无极:众人小心,那个胡须鬼的功力高了很多。
                    覆秋霜:底牌尽现,胜负结果便看双方实力。

                    〔阎王鬼途强势来袭,面对神秘莫测的绝命司,功力暴增的无患开膛,剑无极与狼主等人是否能顺利守住战线?
                    半道遇袭的叉猡,又能否击退强敌,成功护送双极封,解救黑水城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六集——封城之战。〕


                    回复
                    22楼2018-09-21 13:4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