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尼吧 关注:5,195贴子:195,453
  • 40回复贴,共1

【原创】能让我困扰痛苦的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20 05:42
    此为之前写过的【我只要你】的番外篇,讲述的是训练营之前的事,也是为弥补自己对笠尼的亏欠写下的补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20 05:44
      后面跟着的三笠只以为这是阿尼排斥的反应,心里因刚刚对望还残存着的满足感瞬间烟消云散,本来之前就在躲自己,现在自己又自作主张了,肯定会惹人厌吧……脑袋丧气地垂下,有些低落地继续赶路。
      到了旅店,艾伦笑着说『尤弥尔和赫里斯塔一间,三笠和阿尼一间,正好!』
      听到这个消息,三笠当即跟着尤弥尔附和,生怕阿尼跑了似的。
      之后众人又聚集在艾伦那边商量明天的战略,好不容易出了个还算看得过去的计划,艾伦当即宣读『明天傍晚六点的时候,我们要准时到达他们的老窝,分两队,一队去打boss,一队去消灭仓库里的同伙,我和阿尼拿着两个立体机动装置假装要低价卖给对方,两个人和我们一起在屋外埋伏,剩下的五个人去端了他们仓库巡逻的二十个人,我和阿尼已经确定了分工,你们呢?』
      『我不去仓库那边。』三笠立刻说,她无法改变诱饵的人选,只得去保护。
      『别啊,首席大人,你要是再过去了,那战斗力就不平衡了,仓库里的可是二十个彪形大汉啊,而且怕是个个都善用立体机动装置,您不能因为艾伦就扔下我们呀。』康尼痛心的说
      『我不是……』下半句还没说出来,三笠就被一记低沉的女音打断『确实,仓库那边需要三笠这样的战力。』
      三笠怔怔地看向阿尼,自己去保护她,这人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吗?!
      阿尼说完就别开头,心里暗骂自己卑鄙,可又根本无法忽视心里的那一大团不平衡感,总感觉是被顺带着庇护的,这比直接闹翻还要更不好受。
      『阿尼这个不爱说话的主都提出宝贵的建议了,我们就这么定了吧?』康尼趁机抢着提出自己的主意。
      众人也就都附和着,最终艾伦,阿尼,赫里斯塔和尤弥尔去老窝,其余人则去仓库。
      回到房间后,三笠和阿尼洗漱完毕,阿尼时不时地偷望对方一眼,坐在床上正低头擦拭立体机动装置时,一个人影站在她面前,即使不抬头去看,阿尼也能感觉到那人现在定是冷着张脸或者还裹挟着几分怒色。
      阿尼沉默着,心里各种情绪搅动着沸腾着,可面上却依旧如常。
      『阿尼。』那人冷冰冰的声音不带起伏地响起,阿尼强逼着自己抬头去看,入目的是那人泛着冷怒掺杂着不甘的脸。
      啊……看样子真生气了,要道歉吗?
      『怎么了?』
      『和我玩个游戏吧。』
      『什么?』阿尼一时间懵了,这难不成是新时代兴师问罪的新方式吗?
      『石头剪刀布,输了的人要回答赢了的人一个问题,要讲真话。』三笠弯下腰凑近那一脸茫然不明所以的人,一双黑眸凝视着身边的人,刚刚出浴,奶金色的头发还没干,披散于阿尼的肩头,在暖黄色台灯的映照下泛着漂亮的水光,身上的白色长袖睡衣在灯色的加持下看起来毛绒绒的,这一切导致平常都偏冷淡的阿尼全身上下都冒着温柔,非常……可口,三笠在心中评价道。
      好想抱抱她。
      『幼稚……』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放下立体机动装置抽出手跃跃欲试。
      『你过会儿出石头,知不知道?』
      『……?!』
      没登阿尼反应过来,三笠就已经急急喊道『三二一,开始!』
      ……
      总之……阿尼……鬼使神差很听话地出了石头 ……三笠也出了布 ,三笠胜!
      『我!?……』 输家此时瞪大了那水汪汪的蓝眼睛,之后还微不可察地撇撇嘴,这一切被赢家尽收眼底,而后非常受用地弯起嘴角,直起腰,以一种得胜者的姿态俯视着坐在床上的小不点儿。
      三笠得意了一小会儿,好不容易收敛心绪,脱口就问『我为什么会让你困扰?』
      阿尼愣了一会儿,抬起头与她对视,接着垂眸,半响回答说『因为你是三笠。』
      你会让我困扰,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因为你是三笠。
      这样,也不算说谎。
      『我做了什么让你困扰的事?』三笠听了答案立刻追问,黑眸里压着的尽是失落。
      『你之前说,只用回答一个问题就好了,这是第二个,所以我不回答。』阿尼转过头,不愿去看那个人。
      『因为艾伦吗?』三笠看着她逃避的反应不顾她的态度继续追问,没得到回应。
      房间里静了好一会儿,三笠带着恍然醒悟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你喜欢艾伦?!』
      是啊,训练时的悉心教导,现在又故意把自己这个她认为的情敌支开……
      『不喜欢!三笠!你够了!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把那个热血笨蛋当作心头宝!』像是被刺到弱点的猫当即炸毛,阿尼加大音量对三笠吼道。
      房间里又一次陷入静默……
      阿尼终是挨不住这一室的压抑,将早就在脑海中准备好的说辞机械化地一股脑倒出来『抱歉,即使我知道你没在那个笨蛋身边会很生气,但是这是任务,我们就该将现有的主力运用到合适的地方去,刚才那样冲你吼,也很抱歉,明天还有任务,早点睡吧。』
      没想到那人根本不买账,继续问『那你既然不喜欢艾伦,为什么我会让你困扰?为什么你还躲着我?』
      『……我……没有躲着你,你想多了。至于困扰,你现在,就很让我困扰,我想睡觉。』说完这句话,阿尼便快速地安置好立体机动装置,作势要钻进被子里。
      躺下的那一刻,她看见站在自己床边的那人脸上出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那是……委屈?!
      只见我们的首席大人垂着头,脸上堆满了不解和别扭,活像只耷拉着黑色兽耳的大狼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20 05:45
        『我是个……罪人』低哑得吓人的声音刺开三笠的耳膜,她怔了怔,随即不假思索地反驳『你不是!』
        清冷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把阿尼从木木的状态生生扯了出来。
        迟来的泪水霎时间像洪水般倾泻而出,但她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发出偶尔的换气声,那瘦小的肩膀正在不住的颤抖。
        脆弱无助却还在强撑的样子落入三笠眼中,身体里的某个部分好像被捏碎了一样疼。
        三笠慢慢靠近,而后毫不犹豫地抱紧了她,眼眶很热,终是溢出泪来,三笠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让阿尼这样的女孩哭成这样,她知道不能在阿尼现在这个状况下追问,但她直觉认为,阿尼不是因为这次绑架而情绪崩溃,可能只是在这途中触到了一个诱因,一个临界点,于是,情绪如火山一般,彻底爆发。
        到底是压了多少东西在你心里,阿尼?
        『我在,我在,哭出来吧,哭出来会舒服些』三笠用了平生能使用的最温柔的声音,边轻拍着怀里那人的背,边柔声安慰。
        在自己很想亲近的人的怀里,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多么奢侈的事?她只想攥紧这为数不多的温暖,在这关系临死前让那种说不出口的爱恋回光返照一次……就让她享受一下吧……
        不知过了多久,阿尼渐渐停止了无声地抽泣,刚好送餐的人也来了,三笠不放心地松开怀抱,快速迈步过去开门,阿尼默默拿了一大堆纸巾,在脸上一阵糊抹。
        三笠走近后就看到阿尼又戴上了卫衣兜帽,她蹲下身子凑近,现在这个样子的阿尼在她眼里显得特别的……惹人怜爱。
        『乖。』她终是控制不住满腔的喜爱,抬起手,隔着兜帽缓缓摸着阿尼的头。
        被摸的那位没反抗,三笠还没来得及开心的时候就迎来了一声突兀的冷笑……
        阿尼撤下撑着脸的手,掀开兜帽,蓝眸里不再是空洞失焦,转而换上了足以冰冻回春土地的极寒,三笠被这眼神看得心惊,不自觉地拿下了手。
        『刚刚那个是因为药效,被他们注射的,现在没事了,谢谢。』冷冰冰的声音,封住了所有语调,她站起身准备回到自己的空间,却被人拉住手腕,那人站起身,再一次把自己塞到了她的怀里。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房间里再次陷进沉默。
        阿尼闭了闭眼,妄图压下心里的五味杂陈,确实,三笠刚刚很温柔,是只对她的吗?不是。现有的愧疚能把自己逼到刚才那个地步吗?也许能,但还需要辅助,比如一记针剂。而能将自己的情绪瞬间瓦解直至崩溃的是什么?眼前这个正抱着自己的人就可以做到。那么这个正抱着自己的人会那样做吗?
        ……以后……会的。
        于是,阿尼用了最狠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抱着自己的三笠,即使,她是那样渴望她的怀抱。
        冷冷的,带着嫌恶『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三笠因为要稳住身形牵扯到后腰的伤口,被忽略好久的痛席卷而来,她支撑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捂着后腰坐在床上。
        湛蓝的眸子掠过一丝不忍,转瞬即逝,最后她抄起包里的伤药放在那人的身边,不再说话,拿了换洗衣服抬脚进了浴室。
        『我就……只是想抱抱你啊……』小得跟蚊子似的声音在房间里没了踪迹,浴室里的人更是无法察觉。
        阿尼出了浴室便看到了瘫软在床上的三笠,脱外套,内里的白衬衫染了血,褪在腰际,露出后腰那看起来狰狞极了的伤口……
        阿尼攥紧了掩在睡衣袖子里的手,冲冷水澡根本没办法让自己的感情平息下来,无法言说的情绪把她的整颗心撑得快要炸开,她一时间无法分辨,只得咬牙忍耐。
        看着眼前那人趴在床上的样子……
        心疼吗?好像还掺杂了些其他的什么,但确实心疼占多。
        『阿尼……麻烦你帮我上药』那声音,听起来极为虚软无力……刚刚是疯了吗?推那么重干嘛?阿尼在心中质问着自己。
        看着她纤细白皙的后腰,热辣的弧线……阿尼咬了咬下唇,举步过去,闷不做声地抬起手,动作极轻地用沾了消毒水的细棉
        帮她清理伤口,伤口很长,血也很多,但不至于要去缝针。
        接下来就是上药,整个过程中三笠没有吭声,但身体却时不时地发颤,阿尼能感觉到这人的整个身子都紧紧地绷着。
        鬼使神差地,阿尼俯下身,朝着那人的伤处缓缓地吹了一口气。
        『唔……』一声染了其他意味的短哼打破了一室寂静。
        阿尼只以为三笠吃痛,半晌憋出一句『疼就喊出来,不用……忍着。』
        而后动作更轻地在那段线条极为精致勾人的腰上缠上绷带,不可避免的,手会接触到如羊脂玉一样温润细滑的腰肢,上面甚至布了一层浅浅的薄汗……阿尼面上一红,只是加快速度地缠绕着绷带。
        正在动作的人微不可闻地吸了一口气,手僵在半空,总觉得接下来自己说出的词会很奇怪,但她还是支支吾吾地吐了出来『……抬腰。』
        三笠很听话地抬起腰,方便阿尼的动作,在阿尼眼里,那白皙细腻的腰肢以极度撩人的速率抬起,令人血脉喷张的弧度又一次呈现在阿尼眼中,她一时间愣了,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处性感的腰线,身体开始莫名其妙地发热……
        『阿尼?』
        等到三笠疑问的声音传来,阿尼忙不迭地慌乱动作。
        『阿尼,回答我一个问题吧,要讲真话。』三笠压下腰上传来的各种新奇的感觉和脑子里传来的尤弥尔“教授”过的种种……
        正在缠绷带的手顿了顿,恢复原有的速度后,手的主人回应道『你问吧,我尽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20 05:49
          『要真话。』
          『……好,真话。』
          又是静默了一下,三笠才开口问道『能让你痛苦成刚刚那样的会是什么?』
          阿尼立刻对答道『刚刚那是药效。』
          『……要说真话。』
          『我没说假话,确实是因为药效。』
          三笠被噎住了,锲而不舍地又问『那能让你痛苦成那样的还有什么?』
          房间里又静了一会儿,阿尼神色复杂地凝视着背对着自己的三笠,转移视线时看到了桌子上摆着的食物和酒。
          『饿了吗?吃东西吧。』
          『回答我。』
          『……吃了之后就说。』
          到了餐桌上,三笠啃着面包和肉类,不时地看向对面的阿尼,那人正用喝水的玻璃杯皱着眉大口地灌自己酒。
          三笠作势去拦『少喝点……』
          阿尼轻易地躲开三笠的手,依旧死命地灌酒,这样才能起到……麻醉的作用。
          等阿尼整整地干了一大瓶之后,脸上早已添了几抹醉人的红晕,手脚渐渐开始乏力,她感觉不怎么清醒了,这样才好……过会儿就不会太痛了。
          三笠见阿尼路都快走不稳了,忙站起身作势去扶,结果被那人一巴掌拍开手。
          『别碰我!』阿尼觉得自己现在得狠下心肠,让三笠讨厌自己了,她使用了自己最不友善的语气想要唬住对面的人,可这画面到了三笠眼里醉醺醺的样子配上这没什么气力的娇嗔……真真是,诱人……
          刚刚那股盘旋在腰部的热浪不知不觉再次卷土重来……
          『别碰我……』小猫咪捻着醉虚虚的猫步后退,样子有些滑稽但眼眶里却盈出了泪。
          三笠看着那人的样子只当是醉话,稳着面上的正经样子好整以暇地缓缓道『那你之前还让我抱你?』
          小小的一声,弱得与蚊吟无异『因为我喜欢你……』
          『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阿尼歇斯底里地咆哮着,对着最喜欢的人。
          那黑发女子似是被吼愣了,睁大了纯粹的黑眸,半天才缓过来,愣愣地在原地看着对面炸毛的心上人。
          『你刚才不是想知道能让我痛苦成那样的还有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阿尼将手里的酒瓶子狠狠地摔碎,背靠着墙壁继续说『你会觉得恶心的。』
          『阿尼……我……』
          平平淡淡的低沉女音带着萎靡绝望,陈述着已成的事实『我喜欢你,爱慕你,从一开始就是。一开始我也不相信,可事情就是这样…我没办法控制…看着你和艾伦在一起,我会嫉妒,甚至恨不得冲上去把那个**暴打一顿,你那么好,他为什么总能忽视你?为什么你为了他,迁就他剪掉了长发?』
          『为什么站在你身边的不是我?为什么我生来就要在你的……』对立面上?阿**死地咽下了剩余的句子。
          抹着满脸的泪水,她绝望地笑着『我爱你,最让我痛苦的就是这个……』
          看着对面那人错愕的样子,阿尼抬手揉揉眼睛……
          看错了,那个人怎么会为自己这点事儿落泪?肯定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象。
          她肯定已经恶心到想要立刻逃离房间了吧……毕竟,她心里只有艾伦……何况,又是自己的这种感情……
          她又眯着眼定睛瞧着对面的人,精致得挑不出任何错处的脸蛋,异于寻常人的纯黑色眼眸,往下,挺翘的鼻子,有些泛白的薄唇被咬出了几丝血珠……
          没资格再看了,阿尼垂下头,等待着她认为注定要到来的结果。
          不料,那人凑近,阿尼感觉下巴被轻轻抬起,睁开眼便看到了那张希冀了无数次的脸,接着,唇上多出了一抹温温软软的触感。
          阿尼愣在原地,瞪大了湛蓝色的眼睛,全身僵硬,好一会儿,她才被动地回应起来那条在自己嘴唇上作乱的湿软,她下意识地去稳住被带离墙面的身形,迷离间抓到了一方柔软,占上风的那位立马闷哼了一下,阿尼听了只觉得刚刚因酒而埋藏在身体里的火霎时间燎原,可她又没处扶,加上被抱得太紧手根本抽不出来,似是礼尚往来,三笠的手也不规矩地在阿尼身上摸索起来,糊里糊涂的,甚至是蹭开了那人的大部分睡衣扣……
          阿尼不愿放开那人,要知道她想了这个死木头多久?压抑了各种五味瓶一样的情绪又有多久?再加上那催人命的酒力和着身上人的手一起招呼……
          房间里不时响起的吸吮声和喘息声,三笠没想到会这样,只是想单纯亲亲她,可之前残留在腰上的酥麻又席卷而来,加着身下人嘴里的甜意和纵容催着她渴望更多,结果就演变到了床上的这副田地,两人皆是衣襟大敞,直到喘不过气来,互相才稍稍放开一下。
          『我也喜欢你,阿尼。』
          甜蜜的句子喂入喘着气的人嘴里,温柔得不像话。
          关了灯,隐不了一室的缠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20 05:50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20 08:3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9-20 17:40
                哇塞,太刺激了。半夜看文我晚上不用睡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9-21 23:13
                  为什么大早上要给我看这么刺激的东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23 11:33
                    不过说真的 笠尼甜起来真是要命啊 但是一想起原著就好揪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23 11:34
                      请问各位好心人,有木有笠尼的群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10-02 19:51
                        喜欢楼主的这个阿尼人设,感觉比较软萌。顺便同问有没有笠尼群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0-03 07:11
                          凉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23 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