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626贴子:5,029,887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四集 黑水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9-19 20:00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9-19 20:00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四集 黑水城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

      [为取地脉轨迹图,俏如来、风逍遥欲闯黑水城,熟料!]

      俏如来&风逍遥:黑水城!

      步天踪:幸好还没撤掉术法。(拿起法杖)老夫就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就看你们年轻人的造化。

      (小树林)
      风逍遥:此地是……
      俏如来:黑水城内部。
      风逍遥:但刚才不是……
      俏如来:看来是大祭司急施援手,幸好。
      风逍遥:有人来了。(两人藏起)
      俏如来:是黑水城的居民。
      风逍遥:他们在做什么?算了,先办正事要紧。
      (两人避开神志不清的众黑水城居民,寻找目的地。)
      俏如来:<黑水城移动的轨迹图只有历任大匠师传承,而为了避免意外,图本保存处离不灭火有一段距离。>
      风逍遥:<当初不灭火不是爆炸过,听说那个时候全城遭殃。>
      俏如来:<但当时人在生死一线的风间始全无受到外界干扰。>
      风逍遥:<你是说让他蜕变的那个练功场喔,好厉害的避难所。>
      俏如来:而此地的原理与生死一线接近。
      风逍遥:差别在于不用拼生死就对了。
      俏如来:但还是必须费心,似机关又似阵法,取自天然地形的布置。
      风逍遥:如果是狼主陪同,他的奇门遁甲应该帮得上忙。是说,为什么这次行动你不找他帮忙,而是我?
      俏如来:感情。狼主重情,黑水城有他的故人,如果只是查探轨道也还无妨,如果像现在这样意外发现了黑水城的行踪,我担忧他会冲动。
      风逍遥:别讲得自己很冷血一样。
      俏如来:锁孔。
      风逍遥:什么?
      俏如来:打开此道布置的孔隙,就是阵眼,但必须使用山洞岩壁相同材质的食材,其劲道又必须有内功推进。
      风逍遥:(捡起石头一用力)这么脆,一用力就碎成好几块了。
      俏如来:问题在于石质。
      风逍遥:只要接触到岩壁的那一点是山洞内的石头就行了吧。反正试差了也不会伤害到轨迹图,我也很久没动筋骨了。
      俏如来:有劳军长。(退至一旁)

      [风中刀,刀中石,石形收敛尽乘风。最终一刀,风逍遥凝劲刀尖,力贯一点。]

      俏如来:没动静。
      风逍遥:唉,漏气,看来只能再想办……(岩壁碎裂)什么情形?
      俏如来:看来是解开了。
      风逍遥:这不是解开,是崩落吧,而且这么大声,我怕等一下会引人过来。
      俏如来:(在碎石中翻找)果然是黑水城的轨道图,快离开吧。

      【苗疆•锋海】

      [锋海之内,剑无极、丁凌霜双目对视,冲突一触即发。]

      剑无极:阎王鬼途,来喔。
      锻神锋:没吾同意,谁敢妄自动武。
      剑无极:金锋仔,他是阎王鬼途的人,你还袒护他。
      锻神锋:不管他是哪里人,在锋海,吾的话便是规矩。
      风间始:兄长,我们需要……
      剑无极:我知道,意思是出了锋海,你就不管了。
      锻神锋:没错。
      剑无极:好,我就卖给你这个面子。(转身对丁凌霜)喂,等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在外面等你。
      锻神锋:丁凌霜,你来锋海何事。
      丁凌霜:天邪剑,被斩断。(递过)
      锻神锋:(查看)熟悉的刀痕。
      丁凌霜:刀诗赋,名小楼。
      锻神锋:遇上遥星公子,败得不冤也。
      丁凌霜:你认识,别小楼。
      锻神锋:他手上的那口刀,乃是锻家先人所赠。
      丁凌霜:吾与他,刀剑决,在未来,需利器。
      锻神锋:你与他的差距绝不只是兵器上的差距。
      丁凌霜:男子诺,言必践,一刀约,不能负。
      锻神锋:既然吾所铸的剑败给先人的作品,锻神锋便大方一回,再赠你一口剑。
      丁凌霜:多谢你。
      剑无极: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干脆,怎么这么好说话啊。金锋仔,你是转性还是吃错药啊?
      锻神锋:与你无关,还有,叫我锋海主人。
      剑无极:好好好,锋海主人。既然大家条件讲好,那接下来是我与他的事情
      丁凌霜:剑无极,欲如何。
      剑无极:你现在手中无剑,我不会趁人之危,不过为防你跑掉,你在锋海等剑多久,剑无极就等你多久。
      丁凌霜:丁凌霜,无惧你。
      剑无极:那你可以闪一边,这边有机密要讨论,不想让你知道。
      丁凌霜:允诺你。(离开)
      剑无极:(对风间始)换你了。
      风间始:锋海主人前辈,双极封之事,中苗真的需要请你的协助,拜托你。
      剑无极:始。(风间始低头摆手)
      锻神锋:你是废字流的传人,可知道向锻家低头所代表的意义?
      风间始:呃。<大局为重,相信师尊应该不会介意才是。>
      锻神锋:嗯?
      风间始:晚辈清楚。
      锻神锋:哈哈哈……废字流竟有你这种值得栽培的晚辈,抬起头来。
      风间始:那前辈答应了?多谢前……
      锻神锋:我尚未答应。
      剑无极:你是在装肖仔喔。
      锻神锋:要锋海主人伸出援手,就替我取回真正的绘影留声。
      风间始:现在师父行踪不明,我一时难以……
      锻神锋:这非是锻神锋该思量之事,条件已开,再来是你们的问题了。

      【银槐鬼市•巧木宫】

      (房内,烛光摇曳,老爷挑起一把烟叶,抽起烟来。)

      慕容胜雪:吕宋国的金丝熏,烟气温润,醉人生香,老爷品位果然不差。
      老爷:二流烟草,哪比得上赛龙涎百步传香,贵客才是识得享受。
      部下:(引慕容胜雪入内)老爷。
      慕容胜雪:(掏出小盒)既为同好,老爷若有兴趣,一盒赛龙涎聊为见面礼。
      老爷:如此盛意,却之不恭。(换上赛龙涎)
      慕容胜雪:此烟可还合味。
      老爷:烟气香烈,确实上品。看本总这老糊涂,顾抽烟,忘了待客之礼。(起身斟酒)未知公子此行,有何生意关照。
      慕容胜雪:(拿起酒杯)不是谈生意,是有事商议。
      老爷:商议?
      慕容胜雪:是,(饮酒)我想加入银槐鬼市。
      老爷:公子现在不就身在鬼市。
      慕容胜雪:我说的,不是以客人的身份,而是成为鬼市的一份子。(放下酒杯)结缘酒我已收下,老爷不喝这杯天明酒吗。
      老爷:何必着急呢,先谈谈你想加入鬼市的原因吧。
      慕容胜雪:老爷想听到的总不会是良禽折木而栖,这种无聊的答案吧。
      老爷:你若拿得出寻求庇护以外的回答,本总会很感觉意外。
      慕容胜雪:收到风声了。
      老爷:银槐鬼市是生意场,实无意愿卷入你与阎王鬼途的纷争。
      慕容胜雪:你就不曾想过,有我加入,能掌握阎王鬼途多少秘密,这难道算不上天大的利益?
      老爷:利益虽大,恐怕还盖不过你带来的麻烦,很遗憾,这杯天明酒本总怕是喝不了了。(倒扣酒杯)
      慕容胜雪:想不到偌大一个银槐鬼市竟也怕了阎王鬼途。
      老爷:不是怕,而是利小害大,小心为上生意才做得长久。这盒赛龙涎,公子带回吧。
      慕容胜雪:我送出手的东西,从不收回。(离开)
      老爷:无功不受禄,本总回赠一言,公子要求庇护,何必舍近求远,你出身天剑慕容府……
      慕容胜雪:(被触逆鳞)你的地盘,我留面子给你,尔后再说出那几个字,巧木宫夷为平地。
      老爷:本总从未怀疑公子能为,慢走不送。哈……

      探子:(发现慕容胜雪)回报天首。

      【苗疆•祭司台】

      步天踪:你是谁,为何在老夫居处?
      殷若微:你就是大祭司吧,小女子殷若微,有礼了。
      步天踪:你还未回答老夫的第二个问题。
      殷若微:是清云带我来的啊。(步天踪急忙进屋)
      步清云:阿爹回来了。
      步天踪:清云,门外……
      步清云:殷姑娘正在帮阿娘煎药,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慢。
      步天踪:为什么带陌生人回来。
      步清云:她不是陌生人,她是岳大侠跟药神先生的朋友。
      殷若微:(端药进来)哎呀,大祭司回来没多久,药就煎好了,都是托大祭司的福。
      步天踪:姑娘的话太莫名其妙了。
      步清云:殷姑娘,我来就好,多谢你。(接过药碗喂药)
      殷若微:总算能帮上一点忙。唉,很热。
      步天踪:如果没其他要事,请姑娘先离开吧。
      殷若微:哈哈……大祭司真严肃,好歹也让我喝一杯茶再走。
      步天踪:老夫是担心岳大侠与药神找不到姑娘。
      殷若微:灵休确实有可能担心,但小鸩……唉。
      玉彤:(摔碎药碗)我……我的心口……
      步清云:阿娘你怎么了?阿娘!
      步天踪:怎么一回事!
      殷若微:(诊脉)只是心火窜动,别紧张,交给我吧。
      殷若微:好了,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步清云:多谢殷姑娘,刚才阿娘喝完药没多久就这样,吓死我了。
      步天踪:先前和喝药都没事,为何这次……
      殷若微:为什么这样看我,大祭司?这可是你们口中那位药神先生亲手交给清云的药啊。清云我问你,先前小鸩开药方时,有做过什么调整吗?
      步清云:我不懂药理,而且先前都是依照爹亲吩咐去抓药,只有这次是药神先生亲手给我的。
      殷若微:唉,小鸩不出诊的坏习惯真是改不了。
      步天踪:什么意思。
      殷若微:小鸩都是隔空问诊,很少接触病患本人,但你的妻子已经服用很多次金银盏了,体质早就有改变,应该适时调整药方。
      步天踪:是老夫欠姑娘一份情。
      殷若微:我现在也算是苗疆的人,小鸩和他那个未出师的徒弟总有忙不过的时候,我既然懂一点药理,帮忙也是应该。
      步清云:是啦,阿爹,殷姑娘跟居民的关系也很好喔。
      步天踪:以后若有需要帮忙之处,步天踪会尽力协助。
      殷若微:之后就劳烦大祭司关照了,哈哈哈……我先离开,不打扰你们一家人了。
      步清云:殷姑娘慢走。

      (屋外,殷若微经过到药炉时微微的停顿。)

      殷若微:(想起煎药时多加的一味药)哈哈哈……


      回复
      3楼2018-09-19 20:01
        【苗疆•花园】

        枭岳:药神是用什么药这么臭,是打算做臭豆腐吗。
        安倍博雅:(泡药浴)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去问他喔。偷看人洗澡,好像变态一样。
        枭岳:哪有啊!我是光明正大的看,做朋友的关心一下不行吗。
        安倍博雅:有时间关心这个,不如关心自己的读心异能是怎么失去的。
        枭岳:异能啊,反正烦恼也没用,干脆省心等它自然恢复。而且岳仔说我过度依赖读心术,现在没了异能,正是锻炼的机会,也不算坏事啦。
        安倍博雅:那你就好好去锻炼,在这干嘛。药浴都泡到皮都皱了,也不知要泡到什么时候。
        枭岳:做药浴是为你好,你乖乖照办就好了,啰嗦什么。
        鸩罂粟:泡药浴也有办法吵成这样,真是了不起。
        安倍博雅:喂,你回来了,我已经泡到全身都皱巴巴了,到底是还有泡多久?
        鸩罂粟:泡这么久了吗,那你起来吧。
        安倍博雅:真的,那我……(起身时一阵风吹来)痛,痛痛痛……怎会这么痛?
        鸩罂粟:为了方便后续的诊视,你全身的毛孔被放大了十倍,触觉提高了三十倍,所以就连一阵风吹过也会觉得疼痛。嗯,叫声如此惨烈,看起来药效行得差不多了。
        安倍博雅:什么!你不早点讲,给我时间做心理准备啊。
        鸩罂粟:心理不用准备,身体准备好就可以了。
        枭岳:真的这么厉害吗?
        鸩罂粟:(拿出一罐药倒入药池)再泡三个时辰,疼痛会舒缓,届时再正式检查你的身体。
        安倍博雅:还要再泡三个时辰!
        鸩罂粟:你也可以别泡,现在开始检查啊。
        安倍博雅:我泡……我泡……
        鸩罂粟:这段期间,殷若微有来烦你们吗?
        安倍博雅:殷若微。
        枭岳:你说岳仔带回来的那个马子?听人说长得很美,还没机会遇到。
        鸩罂粟:那很好,如果遇上她,不管她说什么都别理她,当她空气就是了。有看到你师父吗?
        枭岳:岳仔喔,我们练功练到一半,他说自己要去走一走,看他的心情不太好,应该是在东边花园吧。
        鸩罂粟:明白了。药浴泡好泡满,我稍后再来。

        (东边花园,岳灵休对月独饮)

        千雪孤鸣:要一起喝吗?
        岳灵休:狼主。
        千雪孤鸣:很好,你知道我,那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好。
        岳灵休:我失踪已久的妻子确定死了,虽然早就猜到这个结果了。
        千雪孤鸣:被阎王鬼途所害?
        岳灵休:嗯。
        千雪孤鸣:杀他们老母,干啦!(豪饮)
        岳灵休:你的心情看来也没多好。
        千雪孤鸣:一个时辰之前,我才知道俏如来跟风逍遥去潜入黑水城偷东西。
        岳灵休:阎王鬼途现在的大本营。
        千雪孤鸣:你知道为什么不是我跟去吗。
        岳灵休:是因为这一阵子帮助好友医治苗民太过劳累吧。
        千雪孤鸣:别跟我提起鸩罂粟,那个硬要人做事情的臭毒鸟。

        (鸩罂粟携酒而来,见千、岳两人对饮,正欲离开,又停下脚步。)

        千雪孤鸣:回到正题 ,其实我也知道为什么,就是怕我感情用事。
        岳灵休:你有很重要的人在黑水城。杀他们祖宗十八代,干啦!
        千雪孤鸣:干啦!(两人对饮)你真是一个好酒伴,原本就想来找你喝酒交一个朋友,想不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喝起来真不爽快,唉。
        岳灵休:都是阎王鬼途的错,希望接下来顺利,这样也可以告慰幽冥君与欢慈在天之灵。
        千雪孤鸣:你的爱妻叫做欢慈喔,好听。
        岳灵休:多谢你的赞赏,其实这也要感谢小鸩。原本欢慈是他的患者,我也是因为小鸩的介绍才认识欢慈。
        千雪孤鸣:原来那个讨厌鬼是红娘啊,看起来不是臭毒鸟,是喜鹊。哈……
        岳灵休:你这么讨厌小鸩啊?
        千雪孤鸣:说说而已,怨恨了这么多年,误会了不少岁月,很难改口。其实我很感谢他,好歹我也向他学了不少用药技巧,虽然到最后我想医治的人没病……不是没病,是病在心里,很难医。
        岳灵休:很不稀罕的说法,小鸩也时常讲,每一个都有病,无论是这里(指头)还是……这里。(指心)
        千雪孤鸣:哈哈,敬,有病,干杯。
        岳灵休:敬,小鸩,干杯。

        鸩罂粟:两个粗人。


        回复
        6楼2018-09-19 20:06
          【黑水城】

          风逍遥:现在我们只要依照路线撤出。嗯?俏如来,那不是……

          (俏如来回头,看见红梅提着竹篮昏昏沉沉的路过)

          风逍遥:原来梅香坞的老板娘现在也住在黑水城啊。不跟去看看吗?虽然先前讲好没余力带走任何一个人,但一路过来看到的居民,连同老板娘都像是在搬运什么。
          俏如来:是有一点在意,但……
          风逍遥: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闯入黑水城的机会不是常有,说不定能查到重要的情报。
          俏如来:嗯。

          (风、俏两人尾随红梅一路走来,见她走进一间木屋。)

          风逍遥:为什么这一路走来都有一种奇怪的药味。
          俏如来:虽然不算太浓厚,但……(看见小玉和金池走出)是小玉。
          风逍遥:还有金池姑娘,咦?她的手……

          (两人悄声来到木屋旁,透过窗户往里看。)

          风逍遥:俏如来你看。
          俏如来:奇特的举动,而且此味与方才我们闻到的相同。
          风逍遥:那些烧出来的水是怎样?难怪我们走过来时地面有一点湿,难道也是这样来的?

          (两人探完情况离开,沿着地面水迹一路探查。)

          俏如来:并不是所有的地面都如此湿漉,似乎是新的伏流。
          风逍遥:有固定的路线,还有那个味道。(掩鼻)
          俏如来:这是一条炼毒管道,阎王鬼途竟将路线深埋地下。
          风逍遥:他们劫持黑水城,目的是要做一个移动的制毒堡垒。
          魈毒童子:哈哈哈……两位大哥哥,要陪我玩吗?(风逍遥循声,捕风出招即见血,)啊!大哥哥都欺负人。(现身)
          风逍遥:喂,俏如来,这应该不是黑水城的居民吧。
          俏如来:她手上的拨浪鼓。
          风逍遥:哦,我好像知道她是谁了。(魈毒童子脸上伤痕自愈)
          俏如来:亡命水。
          魈毒童子:大哥哥很厉害耶,但是这不是你们知道的那种亡命水喔。
          风逍遥:小心。
          俏如来:是被控制的居民。
          魈毒童子:哈哈哈……他们没有喝亡命水会死喔。
          风逍遥:那就擒贼先擒王。
          魈毒童子:对啊,陪我玩。(受伤)不会痛……不会痛……
          风逍遥:诡异的村民和女娃,我怎么一直都遇到这种事情。

          [捕风迅捷挥洒,小碎刀步凌厉,然而亡命水快速愈合之能,竟让战局一时僵持。]

          风逍遥:<这亡命水也太厉害,真的要逼我对小女孩下重手。>
          魈毒童子:(假哭)还是会痛啦……还是会痛啦……对了。(摇起拨浪鼓,被控村民返回守卫魈毒童子)
          风逍遥:你……
          魈毒童子:这样就不会痛了,哈哈哈……大哥哥,跟我走好吗?来嘛。不跟来,那……他们会受伤喔,就跟苗疆那群人一样。(拨浪鼓声响,被控村民纷纷自残)
          俏如来:请停手!
          风逍遥:唉,看来只能跟你走了,是要去见绝命司吗?
          魈毒童子:大哥哥真聪明,哈哈哈……

          (魈毒童子以鼓响为令,被控村民停止自残。风逍遥见机掷出捕风,正中拨浪鼓。拨浪鼓毁,被控村民四散逃去。)

          魈毒童子:走!(逃)
          风逍遥:别想通报。(追)
          魈毒童子:骗你的。(撒出毒雾)

          (风逍遥风也似的速度穿过毒雾,将魈毒童子捂嘴擒住,顺手抽回捕风,手起刀落。)

          魈毒童子:虎大叔……虎大叔……(被斩首)很痛……很痛……虎大叔,救我……救我……
          俏如来:军长……
          风逍遥:虽然做了很多恶事,但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一定要阻止阎王鬼途,不能再让亡命水肆虐。
          俏如来:军长。
          风逍遥:趁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破坏这条制毒管道,俏如来,有办法吗?
          俏如来:军长。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取得轨道图。
          风逍遥:如果不破坏这条管道,这段时间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害。他们建造这样的管道也需要时间,至少,我们可以拖延他们的脚步。(俏如来看着魈毒童子的尸体,颔首)你答应了。
          俏如来:风间始给我的地图中,有标明重要与危险的物品所在,当中有帮得上忙的物品。
          风逍遥:先将尸体藏好,再进行工作。

          (风、俏二人循着地图来到一间偏僻的小屋中。)

          风逍遥:就是这个了。
          俏如来:黑水城开发地脉轨迹时,所用到的炸药。
          风逍遥:看起来没有很多。
          俏如来:能在地层使用,威力应该不小。而且我们要针对的是伏流主道、小屋等炼毒源头,有金池姑娘等与其他居民,必须避免波及他们。
          风逍遥:准备埋炸药吧
          俏如来:嗯。


          回复
          7楼2018-09-19 20:07
            【夜•银槐鬼市】

            慕容胜雪:行走多时,为何不见任何人影?(几瓣血梅飘向远处)哦?有趣。<传闻,昔日魔祸横行中原,银槐欲避其锋,举市迁移。正当时,炽阎天座下大将炎混沌,派遣七百精锐魔军进犯,却在赋祈山遭一人歼灭,护鬼市安然迁移。传说那一夜,天上飘着血梅,点缀尸山血海,臻于化境,观者难以忘怀。>走到这可以了吧,天首。想不到你竟亲自找上吾。
            三姑娘:杀人……其一,累其身。其二,择地布之。其三,诱其眼,攻其不备。(九冥杀神现身)慕容胜雪,归汝了。九冥。
            慕容胜雪:正好,很久没有杀人的感觉了。

            【夜•苗疆•花园】

            鸩罂粟:所以,两度使用十二天决,两度复生,身体有感觉任何不适吗?
            安倍博雅:像是睡了很饱的一觉,非但没不适之处,术力反有增长。
            鸩罂粟:术力增长,此外还有什么异状吗?
            安倍博雅:异状……最近我发生过两次记忆中断的现象。
            鸩罂粟:记忆中断。
            安倍博雅:一次是在不久之前遭受阎王鬼途袭击之时,更早一次是被慕容胜雪擒捉,强逼我喝下亡命水之后。
            鸩罂粟:你喝过亡命水?
            安倍博雅:慕容胜雪是这样讲的,不过他也说我好像不受亡命水的影响。
            鸩罂粟:难道是亡命水的后遗症。
            安倍博雅:后遗症,那会留下病根吗?
            鸩罂粟:你在清醒的状况下检查不出异状,最好是设法让你再死一次。
            安倍博雅:等一下,我听到什么!
            鸩罂粟:(拿出药瓶)此药名唤命悬一线,饮下之后全身机能停止,陷入假死状态,观察你死亡之后的肉体变化,或者能有所收获。
            安倍博雅:听起来太危险了吧。
            鸩罂粟:死而复生,你不是很有经验吗。
            安倍博雅:那也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活过来啊。
            鸩罂粟:你喝过亡命水了。
            安倍博雅:那都多久以前喝的,药效早就过期。你要干嘛!等……等一下,你听我说,先别冲动……先别冲动……啊!

            (不远处,正在练功的枭岳都听到了安倍博雅的哀嚎声。)

            枭岳:这个安仔,检查身体也能惊天动地,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鸩罂粟:啊!(凌空飞来)
            枭岳:药神!(接住受伤的药神)你是怎么了?喂!
            鸩罂粟:安……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摇晃着走来,似乎神志不清。)

            枭岳:安仔。

            (枭岳的喊声反而刺激安倍,狂性大发直逼枭岳而来。)


            回复
            11楼2018-09-19 20:12
              【黑水城】

              纣绝:魈毒,魈毒。已经到吃药的时间,为何不见人影,跑去哪里了。没道理,魈毒身上的寒毒已经到了发作的时间,她不可能没来吃药,难道她出事了?蚀毒虫,替我感应魈毒身上的寒毒。(跟随蚀毒虫一路找寻)破窑,魈毒怎会来这?(发现魈毒尸体)魈毒……魈毒……你别死,别……你有亡命水,你不会死。绝命司,对了,还有绝命司能救你,等我,我会救你……我会救你……

              (黑夜降临,俏如来与风逍遥借夜色掩护,开始布置。)

              俏如来:军长,请在埋藏炸药时,连同我给你的东西一同埋下。
              风逍遥:这是什么?
              俏如来:海境用来施放信号的水火石引,利用水气的变化点燃火星。
              风逍遥:我知道了,利用炼毒伏流的水气点燃引信,自动引爆。
              俏如来:我们会合之后的一个时辰内,就必须离开,动作要快。

              (定下计划,两人分头行动。)
              俏如来:差不多了,现在就等风逍遥。

              覆秋霜:一路走至今日,目标近在咫尺,老夫甚感欣慰。

              俏如来:是覆秋霜的声音。(藏身)

              肃英:能参与到主人的人生阶段,是钓烟波的荣幸。
              覆秋霜:老尸啊,从刨肉听骨的仵作到现在,所有的同业都必须尊称你一声老尸,你也陪伴了不少岁月。
              肃英:比起主人的两千年时间洪流,钓烟波不过沧海一粟。(风逍遥悄声来到,与俏如来会合)
              覆秋霜:两千年吗?此时老夫是覆秋霜,还是绝命司。
              肃英:主人就是主人。
              覆秋霜:哈……你与玄冥同样忠心,甚至皆曾表明愿意成为我,可惜你们皆不适合。你们贡献自己成为数代亡命水的试验体,至今半人半尸,不能保证能否将我传承下去。至于玄冥,也是可惜。
              肃英:钓烟波远远不如玄冥能给主人的帮助,只可惜不能让太多主人并存,若否,何惧小小的苗疆。
              覆秋霜:太多个我,只会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互相吞噬,现在两个已经太多。

              俏如来:<两个。>

              肃英:总有一日,必须整合,等到那具肉体到手之后。
              覆秋霜:漫长的血脉试验,终于还是成功了,可惜圣上不在了。当初那群童男童女成就最终的礼物,若圣上知情,不知作何感想。
              肃英:但他不可能像主人这般长存。
              覆秋霜:这是当然,肉体易朽,若非将精神与记忆留存今日,又岂能……
              纣绝:绝命司。
              肃英:纣绝,嗯?普明!
              纣绝:请绝命司救她,救救魈毒。
              覆秋霜:她身首分离,就算亡命水也救不了她。看来,有宵小潜入黑水城了。

              (俏、风两人正欲偷偷离开,微小动静被肃英发觉,手中鱼线顺势甩出。)

              风逍遥:糟了。
              覆秋霜:原来是你啊,俏如来,以及,杀死普明的凶手,就是你吧。
              风逍遥:俏如来,我掩护你,快……

              (风逍遥话未说完,狂怒的纣绝已放下魈毒尸身强攻而来。)

              风逍遥:这力道。(受伤)
              覆秋霜:今日,你们谁也掩护不了谁。

              [俏如来与风逍遥身陷重围,两人将如何脱困?是否能顺利毁掉阎王鬼途所炼毒物?
              安倍博雅狂性大发,他身上究竟发生什么变异?遭受攻击的药神与枭岳会有性命危险吗?
              天首与九冥杀神来势汹汹,恶战在即,慕容胜雪能否绝处逢生?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五集——不亡的亡魂。]


              回复
              12楼2018-09-19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