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流吧 关注:9,070贴子:677,692

【all流之原创】监狱世界 (三流) 沉贴续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all流之原创】监狱世界 (三流) 沉贴续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18 15: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18 15:47
      “我刚进来,你在禁闭,我躺在你枕头上时就感觉有东西。而且,即使那时没有发现,你半夜盯着照片盯的都出神了,连我起身上厕所都不知道。再说,你又没有防备我。”三井说到这里,低下头埋在流川的黑发中,眼神里流露出些许的挣扎和不安,然后接着问
      “sha死你哥父母的人就是南烈吧?”
      流川不说话。
      “要是你哥知道你要用美人计sha南烈会疯掉吧。”
      流川蹭的坐了起来:
      “我没有勾引他。”
      三井也坐了起来,歪着头,不说话的盯着流川,流川叹了口气,认输的说到
      “他变态,我利用他的变态,而已”
      “变态也是一种美。你确定你没有被他的变态吸引到?我看你提到他做宝石时出色的手艺时还是很欣赏的。”三井打趣的对流川点点头。
      流川有些生气,严肃的说到:
      “我不会对sha害仙道父母的人有任何怜悯。”
      三井愣了一下,然后再次握住流川的手,表情也严肃起来
      “我很担心,南烈喜欢一个人是真的喜欢,他喜欢的方式就是占有,彻底占有,终极占有,也就是让这个人si在他手里,他说这样就可以永远的握住这个人的灵魂。”
      流川皱皱眉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三井笑了笑,摇着头说
      “谁让我是无所不知的三哥啊~”
      见流川一脸的怀疑和不屑,三井继续说:
      “我觉得,你一心要帮你哥报仇,潜意识里,还是想他知道你爱他。”
      听三井这么说,流川陷入了沉思
      “他,就算知道,又能怎样。”
      “那就是他的事了。而且,你那么喜欢他,我都知道了,他怎么会不知道!”
      “那他为什么假装?”流川的眼里顿时又升起一团雾气。
      三井握着流川的手再次紧了紧
      “爱与不爱,都是老天注定。我们哪一个说了算啊。可是,小傻子,你喜欢他就告诉他啊!自己先爽了,干嘛憋在自己心里。而且,我也不明白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啊……”三井说着不由自主的抬头抚上流川的脸颊,失神的看着流川。两人这样对视着,流川忽然意识到什么,挪开眼睛,打开三井的手,起身站了起来:
      “我们今天身体接触太多了!”
      被甩在一旁的三井深吸一口气,失落的摇摇头,自言自语到
      “我才是个傻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18 15:52
        仙道才是个傻子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9-18 21:24
          喜欢这个三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18 21:42
            (⊙o⊙)哇,还以为你弃坑了,呜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19 04:42
              看到更新很高兴!表示三哥太给力了,举起三流大旗,楼主加油↖(^ω^)↗!仙道不值得小枫付出,赶紧让仙道一边去吧,看着这一男女好心塞!
              三哥才会是小枫最重要的人了,三哥真的很好呀!请楼主让小枫快点彻底的放下仙道!我觉得以小枫的性格是很果断的,放下了就不会再对仙道有什么了!期待三流之间爱的互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19 15:15
                路过顺便装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9-19 15:49
                  仙道不珍惜小枫就让三哥好好特爱小枫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9-19 15:50
                    二十一
                    流川很快接受了仙道有孩子的事实,他和三井说,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流川也不再和三井隐瞒,告诉他自己正想找机会杀了南烈。
                    “我也想杀了他!”三井目露杀气
                    “我杀他为了替我哥报仇,你又为了什么?”
                    三井愣了一下:
                    “为了帮你!”
                    “哼,说的好听。”
                    “为民除害!”
                    三井笑着说,流川斜了他一眼,不再追问。
                    于是三井将自己的计划告诉流川,说要利用大河田的势力
                    “我们两个人没有把握。”
                    “我自己就可以杀了他!”
                    “你不要轻易去冒险!“
                    三井焦急的说。
                    “想冒险也没有机会!”流川摇摇头。
                    “没有机会才好。他一定也在预谋着和你单独相处的机会。幸好,这座监狱管的很严。否则,你早就被吃掉了!”
                    “没想到你这么怕南烈!”
                    “嗯,他是魔鬼!我怕他,你也要怕他。不要被迷惑!”
                    流川觉得自己赶上了一个怂队友。

                    接下来的十几天,风平浪静。但是三井感觉到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心怀鬼胎的人只是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表面的平静,背地里却暗流涌动。

                    这天,阳光照耀着春天的干燥,院子里的犯人,懒散摇晃着身体下是掩饰不住的眼神交错,他们谋划着,等待着,准备随时将平静一把火燃烧殆尽。
                    三井站在流川身旁,嘴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今天的午餐,眼睛却一遍又一遍的扫视着院子里的每个人,捕捉他们之间无声的交流。流川侧头看着机警的三井,这个人今天很不对劲。
                    对面的南烈也觉察到气氛的不同,狐疑的看着在院子中央大声说笑的大河田。他低下头,在身边的壮汉耳边低语一阵后,两名大汉轻轻点头,若无其事的抬起头扭着咔咔作响的脖子,慢慢朝大河田逼近。
                    大河田朝南烈看去,一道寒光从还未收回笑容的眼角射出。院子里的气压都朝大河田集中过来。一时间,院子静了下来。楼上的藤真瞪圆了眼睛,握紧了手中的枪。忽然,寂静被人群边缘的两名犯人打破,这两个人是大河田的跟班。他们扭打着,叫骂着,撕扯着。逐渐靠近了大门边上的三井和流川。三井忽然钳住流川的手,小声但是坚定的看着流川:
                    “一会,你千万不要参与!答应我!”
                    见流川没有回答,三井握着流川的手加大的力量。
                    “答应我!听我的!”
                    流川不习惯被命令,但是还是在三井的焦急中点了点头。
                    紧接着,那两个人已经到了三井身后。三井见流川点了头,随即大力把流川远远推开。那两个犯人撞了过来,三井躲闪不及,被狠狠撞在墙上,
                    三井摊开双手,笑着说
                    “兄弟,我给你们腾地!”
                    两个人顿了一下,没有理会三井,继续你一拳我一脚的扭打,但是一直紧贴着三井。忽然,一个人被打倒在地,眼镜摔在地上。他拿起眼镜,猛地折断镜腿,锋利的金属尖刺露了出来。那人站起来朝另一个刺去,那人正站在三井身前,一个急闪,三井暴露在尖刺下。手握尖刺的人不仅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凶恶的朝三井脖子刺去。三井迅速反应,躲开了对方的攻击,心想
                    “做什么戏!就知道你们冲着我来的!”
                    那人反手又刺了过来,三井想往左躲,但听到右侧的流川叫着自己的名字冲了过来。三井砖头向流川看去,抬手挡了一下尖刺,尖刺没有刺到三井的喉咙,而是向上沿着下巴一直划到嘴唇下方,一道深深的伤口里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三井左手捂着伤口,右手钳住对方的握着尖刺的手,眼睛却紧紧盯着流川,示意他不要过来。流川停在原地,紧握拳头,极力控制着自己,心想这个hun dan到底在想什么。

                    三井见流川没有冲上来之后才发力将对方的手反转,大力将他按在墙上:
                    “别动!”
                    另一名犯人马上跟了上来,貌似上前阻止的握住三井的手,身体挡住所有人的视线,迅速的将一小包粉末塞到三井手心里,小声的嘟囔道:
                    “识相点!”
                    三井连忙将小包握紧,两人随即继续扭打远离了三井,几秒后,藤真射出的橡皮弹打中了三个人。三井趴在地上,一只手捂着呼呼冒血的伤口,另一只手不为人注意的将小包塞在裤腰的缝隙里。然后他朝大河田的方向看去,大河田正垂眼盯着他,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的对他点了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20 14:56
                      我大概是疯了,从头看到尾........ 三哥也很温柔哦~~ 小黑豹枫枫就拜托他了(仅限这篇哦! 我还是仙流死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9-21 02:44
                        怂队友加油啊!早日抱得枫枫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21 07:07
                          好好看呀,楼楼终于又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22 23:3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23 00:25
                              三井寿才不是小人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24 12:59
                                完了,又觉得南哥也不错南烈的妈妈是仙道的爸妈杀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26 09:23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9-26 19:33
                                    前几天才看了南流,南哥黑帮枫枫卧底,最后还be了。在这看着南流也是不错的。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8-09-26 23:13
                                      加油(ง •̀_•́)ง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27 06:25
                                        三哥,你还不来,你家小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9-27 22:43
                                          一度以为楼主坑了……很难得有三流的作品,希望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28 01:09
                                            二十四
                                            三井在警报声中躲过几名慌乱跑过的狱警,疾步穿过狱警休息区后,来到了监狱区,一道紧急关闭的防爆门挡住了他的去路。三井扫了一眼防爆锁的样子,皱了皱眉转身往监控室跑去。
                                            监控室外有两名狱警。三井刚在最进的拐角处停下,便听监控室外狱警的对讲机里传出:“在c2点!”,狱警马上端起枪瞄准了三井的藏身之处。三井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暴露在狱警们的眼皮底下,那么刚才既然没有被开枪打死,那就来试试吧,三井做好打算,空悬着枪举起手,从角落里慢慢探出身子。
                                            “放下枪!不许动”狱警身体下沉握紧枪,凶狠的喊着。
                                            三井点点头,盯着狱警,慢慢下蹲将手里的枪放在地上,然后踢给了狱警。狱警冲上来将三井按在墙上。
                                            狱警摸了腰间,发现没有带手铐,刚要朝监控室喊话,就听里面传来声音
                                            “南烈出现在A列了!”。
                                            三井和那名狱警互相看了一下
                                            “你别动!”
                                            “警官,我保证乖乖的!”
                                            狱警看了看三井那张咧开嘴笑着的脸,犹豫了一下,然后让三井举起手,用枪顶着三井的头,拽起他走进了监控室。
                                            狱警将三井的一只手拷在监控室的座椅上。三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右上角的屏幕吸引了过去。三井看到南烈拿着钥匙不紧不慢的踱步到11号门前,三井的呼吸紧张起来。看着他笑着打开牢门,三井的手心里沁出了汗水。看着他试图强吻流川时,三井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看到流川让南烈进了房间,合上了门,三井蹭的站起来,扶着椅子支撑起身体,飞起双脚卡住一名狱警的脖子,旋转着将他拉到在地,紧接着后踢腿踢在另一名狱警的后脑上,狱警晕倒在地。然后三井拽过墙上的灭火器,用力砸到固定在地上的凳腿上。监控里传来犯人们的歌唱声,三井看着屏幕里火光四起,一片混乱的犯人们,心中一阵焦急,三井使尽全力晃动着椅子,在那名狱警即将颤颤悠悠爬起来之前拽下了椅子砸在他的后背上,狱警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啊的一声再次倒地。三井拿起狱警的枪,在控制台上观察着,找到了通往A列的防爆门按钮按下后,便提着椅子匆匆跑了出去。
                                            三井边跑边骂:南烈!妈 的!你敢动流川我饶不了你!
                                            监狱那边的大火还在继续,犯人们还沉浸在癫狂的状态,可当三井拐到A列后一切瞬间安静下来,空中飞扬着星星点点的烟灰,地面铺满了烧了一半的床单布条,犯人们见三井提着椅子走过,都瞪着眼,咧着嘴,打着各种手势,但是没有人出声。三井看到对面的德男对他挥着手,示意他离开。这样的诡异的氛围让三井越发不安起来。都是安排好的,都是南烈的预谋。三井快步来到11号房间门前,停下里听到里面有南烈低声说话的声音,三井探头朝窗户里看去。
                                            看到流川趴在南烈身上,三井全身的血液瞬间冲到头上,握着枪的手上青筋暴起,他刚想举起藏在椅子靠背的枪冲进去,但理智闪过,这样太容易引起双方紧张对峙。三井把枪偷偷插在背后腰间,深深呼了气,换了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大喊着:“着火啦,着火啦!”拉开牢门。
                                            床上,流川瞬间回头,眼睛里一道寒光射来,刺的三井心间一阵疼痛。三井假装对眼前的情景毫不在乎,急急的说着:
                                            “南哥怎么也在这!着火了,我趁乱跑出来了,狱警说要上催泪弹,赶紧……”
                                            三井快步上前,一手端着椅子,另一只手使劲将流川从南烈身上拽了下来,然后一把将流川推到洗手池前,扔了块毛巾给流川后,紧紧看着他,流川没有抬头,轻轻说了句:
                                            “坏我好事!”
                                            南烈听到流川这么说,才从床上坐起来,身体还在回味刚才流川的热情:
                                            “三井寿!”
                                            “什么?”三井回头。
                                            南烈抬头看着端着椅子,一脸无辜的三井,又回头看向背对自己,从镜子里看向这边的流川。
                                            “你给我gun出去!”南烈站起身抬脚就向三井踢去,三井用椅子挡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手摸上了腰间的枪,这时嘶嘶声传来,一颗催泪弹滚进了狱间,白光闪耀,两秒钟后,三井觉得呼吸困难,咳嗽不已,三井弯腰伏在在椅子上,眼泪止不住的下落。可是三井依旧强忍痛苦,艰难的对流川说:
                                            “捂住脸。”
                                            这时,一块湿润的毛巾贴在了三井脸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29 10:25
                                              啊,更了,我亲爱的三哥你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29 22:34
                                                哇……要虐我三哥么……害pia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9-30 00:42
                                                  度娘有。。病,收藏了也不提示更新,差点错过三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9-30 07:19
                                                    怎么选择呢?左右为难呀,南哥和三哥都是真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30 23:16
                                                      二十五

                                                      “你折腾了半天,伤了我三个兄弟,最后南烈还好好的!那天我看你手脚麻利,还以为你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禁闭室里,藤真气愤的对坐在墙角的三井说着。
                                                      “一枪崩了!搭上自己,我可没那么傻!你该不会这么天真,想借我的手杀了他吧。那你还是去雇个杀手好了!”
                                                      “我……”
                                                      “你对他恨之入骨,不也不能潇洒的崩了他么。变态才拥有真正的自由,我们这些有挂碍的都甭想。”
                                                      见藤真沉默着不说话,三井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伤了你兄弟实在抱歉,我那天也确实鲁莽了。还有,谢谢你帮我压着,我也不想让你的上级知道这事。”
                                                      藤真投来焦虑的目光
                                                      “我倒是想压着,但是,我猜测,那个内鬼迟早会将消息透露出去。到时候咱俩都逃不了。”
                                                      “嗯,那个内鬼是谁,有头绪么?”
                                                      “我怀疑三个人,还在暗地里查。”
                                                      “嗯,再争取点时间。反正,我,豁出去了!”三井下决心般的说到,说完又用祈求的语气问藤真:
                                                      “可以少关几天么!10天呀,要死人的!”
                                                      “不行,伤狱警,非法持枪我都帮你压着,你跑出来满监狱的晃,所有犯人都看到了。”
                                                      “可是……”
                                                      藤真挥挥手,示意三井不要继续说了,然后转身离开前又说了句:
                                                      “他没事,南烈也关着呢。”

                                                      十天后,三井终于回到狱间,一见面,三井就急急的上前抓住流川的手臂:
                                                      “流川!”
                                                      十日中,面对眼前的这张万年不变表情的冰山脸,三井压抑着想去揉他脸的冲动:
                                                      “出来了!”
                                                      “那天,南烈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都是你,坏我好事!”
                                                      又是这句话,三井放开流川,摊开双手: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南烈很危险!他吃了你都不会吐骨头的……”
                                                      看着三井说的越来越大声,流川转身,趴在床上,从枕头下的床单里摸出了那把磨的锃亮的金属废片,放在手心。
                                                      三井顿时没有声音,瞪着眼睛看着:
                                                      “哪里来到?”
                                                      “车间里偷到的。”
                                                      “不是检查很严格么!”
                                                      “是人就有疏忽。”
                                                      “怎么不早告诉我!”
                                                      “告诉你有什么用!等你来用椅子杀他?”
                                                      流川将金属塞藏好:
                                                      “当时,南烈一点防备都没有,我的手已经在他脖子动脉那里……”
                                                      三井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他不一定没有防备,不要小看他。”
                                                      流川沉默了一会,然后又悠悠的说:
                                                      “不过,你来了也好,那么多人看着,如果我sha了他,他们肯定会指证我,要是被判了死刑,我可不想这样交代了自己。”
                                                      三井听流川这么说,赶忙伸手拉住流川的手:
                                                      “死刑?想什么呢!”
                                                      流川低头看着被三井抓着的手,抬头看向三井。两人对视着,流川的睫毛煽动着,让三井心里一阵荡漾。
                                                      “你不会死的,你不能死。”
                                                      不要再逃避,他念着流川,惦着流川,护着流川,但是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爱着流川。被关的这十天,三井认真想着自己因为流川而关心则乱的种种行为,知道自己已经彻底陷进去了:
                                                      “流川”
                                                      流川感觉三井的手心里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水,看到三井那样深深盯着自己,流川也跟着紧张起来:
                                                      “嗯?”
                                                      流川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
                                                      “你,有没有想过,出去以后过什么样的生活?”
                                                      流川的眼神动了动,从三井的凝视中拔了出来:
                                                      “想远离人群,自由自在的…”
                                                      “那你一个人的话会孤单吧…”
                                                      三井心中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告诉他,告诉他……”:
                                                      “我可以……”
                                                      “不会孤单,有我哥在。”
                                                      三井的身体微微一颤:
                                                      “你哥……?你不是已经想通了么?”
                                                      流川点点头
                                                      “我不再奢求爱情,但即使没有爱情,他依旧是我世上最亲的人!还有我姐,我们从小在一起。”
                                                      “和他们在一起,你不会难受么?……”三井忽然感觉胸口憋闷,说不出话来。
                                                      “不会,那天我想到死刑时,我忽然很怕,我不怕死,但我怕见不到我哥。那时我就想,爱不爱的,只要能再见到他就好。我不能离开他。”
                                                      “那你哥呢?他不一定也这么想啊?”三井仍然挣扎着想要继续自己苍白无力的劝说。
                                                      “他想!前两天他又冒险来看我了,说他已经准备洗手不干了,只是那个田冈看得太紧,进行的很谨慎。我要快点杀了南烈。然后就可以和我哥浪迹天涯。”
                                                      三井觉得自己身上没有力量再坐着,便轻轻在流川的床上躺下,听着流川继续说:
                                                      “我哥最喜欢钓鱼,我姐最喜欢写书,而我其实最喜欢,看着我哥微微摇晃的鱼线睡着。这样简单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
                                                      不知什么时候流川停下来,看着三井。看他两眼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好半天才缓缓的眨一下眼,流川意识到了什么,轻轻的从三井变得冰凉的手里抽出手,谁知三井反手又紧紧握住了流川:
                                                      “我帮你!南烈,我一定帮你杀了他!
                                                      我一定会帮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三井,你不用…”
                                                      “这一点,你就不要再拒绝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0-03 15:37
                                                        说出来呀小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0-03 19:09
                                                          说出来呀,三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0-03 19:53
                                                            三哥其实是看出来流川不让他表白了吧,他只是不想让他为难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0-03 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