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吧 关注:2,249,680贴子:31,589,329
  • 11回复贴,共1

扒一扒黄河捞尸人那些事,胆小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爷爷说我是被一口棺材从黄河上游带下来的,爷爷说,黄河80里水域,有上万具死尸,但从来没有人活下来过。
  
  每当我爷爷这样说的时候,我就会说他扯谎骗我,毕竟谁会把自己的孩子放进棺材里,而且为什么别人都死了,我却活了下来。
  
  每次我质疑他的时候,他总是摸着自己发白的胡须,笑着说这是秘密。
  
  我跟着爷爷从小在黄河边长大,关于黄河的秘密传说也听了不少,而我居住的村子,大都是以捞尸为生,爷爷年纪大,资历老,成了捞尸队的主力,我年纪稍大了,和爷爷说过,让我也跟着他去捞尸。
  
  可是每次爷爷都义正言辞的拒绝我,不许我去。
  
  但村里其余同龄的孩子跟着去,他什么都不会说。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晚上,那日我端着碗坐在门口吃饭,爷爷去走亲戚吃酒没在家,大约晚上十点,有人披着蓑衣匆匆的跑了进来,面带急色,开口就问:“小伙子,张师傅在吗?”
  
  张师傅就是我爷爷,我说不在,他急着问我说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一时半会回不来,我见他急的不成样子,就问他出什么事了?其实我大概也猜的八九不离十,来找爷爷肯定是为了捞尸。
  
  他拍着自己的大腿说,那可怎么办?他在院子里转来转去。
  
  我让他别急,我爷爷不在,但捞尸队里有人,我这就去帮他找人。我匆匆跑到隔壁,把八哥找了过来。
  
  可苦主说只认我爷爷,八哥跟着我爷爷差不多十年,什么样的尸体都见过,拍着胸脯说,他去就没问题。苦主见我爷爷不在家,但又急的不行。就应承了下来,谈好价钱就准备出发。
  
  我拉住八哥让他带我一块去。
  
  八哥叼着一根烟,说,不许我去,回头老爷爷子怪罪下来,找他麻烦怎么办?
  
  我在黄河边住这么久,捞尸体事情听多了,但没怎么亲眼见过,这次好不容易爷爷不在家,我有机会,当然不愿意错过。我对八哥说,回头你就说是我自己跑过去的。而且这笔生意,我只叫他,没叫别人,回头分钱也少几个人分。
  
  八哥听我这么说,就说,等老爷爷子怪罪下来,你就说自己跑过去的。
  
  我见八哥答应,急忙的说好。
  
  我们一行六个人匆匆的赶到了黄河边,我心里有些期待和紧张,等到了黄河边,黄河的咆哮声传来,雨大太大了,造成河水湍急,而且下游回曲处更是深不可测。
  
  八哥面露难色对苦主说:“水这么湍急,而且又是大晚上,尸体很难捞啊!得加价钱。”
  
  苦主想了想,咬牙就答应了下来,那晚黑漆漆的,八哥让我在河边等着,他们几个坐上船就往河中去了,我站在岸边远远的就看见一盏灯在河里飘来飘去。
  
  这一飘就是3,4个时辰,等他们靠岸的时候,我听见苦主的哭的很伤心。
  
  尸体被抬下来后,八哥还在嘟囔着说,这具尸体太奇怪了。
  
  我凑上前去,问八哥怎么奇怪?
  
  八哥让我自己去看,不过待会看了别尿裤子,我嗤笑一声,走了过去,可等看到尸体,我忍不住怔住了几秒,因为这具尸体有些不对,太干净了…要知道黄河水之所以发黄,是因为水夹杂着大量的沙子。
  
  一般的尸体在水里泡几天不仅尸体会腐烂,七窍里都会进入大量的沙子。
  
  而眼前这具女尸,不仅口鼻没有看到沙子,而且面容白净,栩栩如生的像是活人。我问八哥说这是怎么回事?
  
  八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可能是刚死不久吧。
  
  八哥也是头一回见这样的情况,但是尸体打捞上来,后面就不管我们的事情了,我们拿了报酬就走了,回家的路上,八哥还给了我几张红票子,就说,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让我别告诉爷爷,不然回头我们俩都得吃苦头。
  
  我觉得八哥说的没错,这事不能说,我爷爷是忌讳我去黄河边看捞尸的,我答应着八哥。
  
  我小心翼翼的回到家,怕爷爷已经回来,可到家的时候,发现屋里没人,我不禁松口气,洗了个热水澡后,就躺在床上睡觉。
  
  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起来,感觉脑袋有些疼,摸了额头,像是发低烧。
  
  我叫了声爷爷,可没人回应,难道爷爷还没回来。
  
  我在院子里洗漱,门却很快被砰的声砸开,一个中年人匆匆的跑了进来,他我也认识,是捞尸队的一员,二虎。我刚准备问二虎说什么事情吗?
  
  他开口就吼叫着喊老爷子,我说我爷爷还没回来。他叹口气,说,你赶紧去把他找回来,出大事了,死人了。
  
  我脑袋蒙住了几秒,说谁死了?
  
  他跺了跺脚,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八哥他们死了,你别废话,赶紧找老爷爷子回来主持大局。”
  
  轰的一声,我脑子就炸开了,顿时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八哥死了?怎么可能,昨晚我们还在一起。二虎没等我说话,就跑了出去。
  
  我急忙的跟了出去,等到了八哥家里,就看见他吊死在大门口的横梁上,而且不止一个,还有昨晚一块去的两个人,三具尸体,直直的挂在门口,村里很多人都在围观,八嫂正在嚎啕大哭,叫嚷着让人把尸体放下来,可是没人敢动手。
  
  我控不住的心跳加速,脑子里嗡嗡的作响,头皮发麻,浑身上下拔凉拔凉的。
  
  我没敢靠近,回神后,急忙的跑去亲戚家找爷爷。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诡异了,我心里害怕的要死,等我跑到亲戚家找到爷爷,爷爷问我说出了什么事情,我简单把事情说了,我怕爷爷骂我,责备我,就没说昨晚我们去捞尸的事情。
  
  只说死了三个人。
  
  爷爷一听,陡然色变,急忙的往村里赶过去。
  
  我爷爷在捞尸队是主力,所以在村里也是有说话的分量,说的不夸张,爷爷见过的死人可能比活人还要多。
  
  爷爷进了八哥的院子,让众人让开,我也跟着靠近了一些,等靠近后,才看清楚三具尸体的死状,死状实在有些奇特,面部发白,舌头往外吐,眼珠子往外凸出。
  
  但唯独嘴唇是红色的,像是染了大姨妈的红色。
  
  我正看得出神,爷爷忽然捂住的我眼睛,朝着我吼说:“看什么,赶紧***回去。”
  
  爷爷吼的我不敢出声,我一路失神回到家,心里憋着一口气。坐立不安,来回的走着。
  
  没多久,二虎跑到我家,让我把爷爷的钩尸体的钩子拿给他。我跑到屋里拿出钩子来,这钩子少说也钩过上千具尸体。
  
  我把钩子递过去,问二虎说:“二虎哥,八哥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二虎面色也不好看,说,这回事情邪门了,老爷子也不太敢动尸体,说是要去请做法的先生过来。我问他,爷爷还说了什么吗?
  
  二虎说爷爷面色难看的狠,不停的撸袖子,抽烟。看来这次的事情不简单。
  
  二虎说完这句话就说不和我闲扯,就跑了。
  
  我觉得这件事情我还是要和爷爷坦白,可这会脑袋却昏昏沉沉的,发烧像是更严重了,关键是天又下雨了,不管了,这事情必须得告诉爷爷,回头出了更大的事情,后悔都不来及。
  
  我往外跑着,跑了一程,忽然感觉脑袋一重,越发昏厥,我站住了几秒,忽然眼前一黑,我就昏死了过去。
  
  只是昏死的时候,模糊中像是看一张脸。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额头上敷着热毛巾,爷爷坐在我床边……面色阴沉的厉害……


回复
1楼2018-09-11 17:22
    我身体还有些虚弱,爷爷压着声音问我说,感觉怎么样了?
    我对爷爷说没事。
    爷爷却忽然拿出镜子让我照,等看到镜子里自己,我呼吸一窒,一口气像是喘不上来,只见镜子里的自己,面色发白,嘴唇发红,和刚才那三具尸体没什么两样。
    屋里暗黄的灯光摇晃着,气息有些沉重。
    我心里害怕,捏着镜子的手心都出了冷汗,我问爷爷说:“爷爷,这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也要死了?”
    爷爷扭头看了我眼,冷哼声,爷爷说的话,你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现在出事,怕了吧?
    我六神无主,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色黑乎乎的。
    我心揪成了一团,我问爷爷说:“我是不是没救了?”
    爷爷叹口气,说,没救也得救。他撸起袖子,开始抽烟。
    我不敢出声,怕惹怒爷爷。
    顿了会,爷爷说:“你把昨晚的事情说下吧。”
    我看了爷爷一眼,不敢惹他生气,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爷爷听完,抬手就拿着烟斗敲了下我的脑袋,说,混账玩意,让你听老子的话你不听。
    我都要被他骂哭了,倒不是我怂,是因为真的怕死,毕竟八哥的三具尸体还在横梁上挂着呢。
    爷爷说等吧,等端公来了,我们就去八哥家。
    大概过了一个钟头,二虎就跑了过来,说端公来了,爷爷叫上我就出了门,八哥家里点着火把,很是亮堂。但是来的人却不多,估计都被爷爷给劝回了家。
    进去后,看见一个上了年岁的大爷爷,爷爷三步并两步过去,叫了声黄端公。
    我抬头看着房梁上的尸体,这会已经有淡淡的臭味传来。黄端公和爷爷说了几句,扭头朝着我看了眼,随后径直的朝我走了过来,到近前,朝着我摸来。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我爷爷赶紧让我不要乱动。
    我只好站着,被先生一直摸着,一分多钟后,黄端公沙哑着嗓子说:“就他吧。”
    院内已经开始烧纸钱,房梁旁边的木柱上已经架好楼梯,下面铺着黑色的布块。爷爷对我说:“生子,你去把人给放下来。”
    八嫂跪在大门正中央烧纸,等**近,她指着我,声音阴沉的说:“为什么,你没事,他们都死了。”
    一旁的人赶紧劝住了八嫂。
    我心里打鼓,但这件事情的确和我有关,我知道自己不能退却。我爬上楼梯,手都在颤抖着,我先把八哥解下来,接着又把另外两个人给解了下来,整个过程,都差点吐了好几次。
    尸体被弄下来后,二虎推了个板车进来,三具尸体被我拉着放到了板车上。
    黄端公拿着一个香炉,燃了三炷香,让我跪在板车前面叩头。
    完事后,当天晚上,我们拉着板车到了黄河边,爷爷对我说:“生子,你背过身去。”
    我听着爷爷的话,背身过去。
    没多久,我就听见黄端公口里念念有词的说:“阴是阴,阳是阳,亡魂,亡魂,落归处。”
    风声越来越大,黄河的水流似乎也变的越发湍急,耳边响着咆哮声。爷爷突然对我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别转身。
    我嗯了声,耳边呼啸的寒风,吹的我身体直发抖。
    随着时间分秒的过着,纸钱漫天飞舞,我忽然感觉有人掰着我的肩膀,我差点就要回头看去,但想着爷爷的话,我就忍了,耳边不时的响起哭声,像是女人的哭声……我感觉头皮发麻,一直从头皮麻到脚趾尖。
    突然,我听到身后一声炸响,下意识的就扭头看了眼,只见一张脸贴近我的脸不到一厘米,可能是靠的太近,我看不清出整张脸,只看见她脸四周是毛茸茸的一团,像是野兽,我怔住了几秒,她突然伸手朝我抓来,我心头一窒。也就是这时候一只手毫无预兆的顶在我的腰间,沙哑的声音传来,闭眼,捂住耳朵,千万不要回头。
    我赶紧照做,一刻钟后。
    爷爷走到我面前,说,可以睁眼了,我出了一身的冷汗,面色有些苍白,身前除了爷爷什么都没有,可是现在我满脑子还是那张诡异的脸。
    爷爷面色严肃,可能见我面色不好,问我怎么了?我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告诉他我没事,没敢和他说怕他骂我。这会黄河滩就我和爷爷两人,我问他们人呢,爷爷说都回去了,我问爷爷八哥他们的尸体是不是都推到了河里?
    爷爷没否认,说了句:靠这河吃饭,现在要把命还给这河,也算是两不相欠。爷爷说着话,端着一碗浑浊的水给我,说喝了就当这事过去。
    我接过水,水有臭味,而且不干净,我是捏着鼻子喝完的。
    爷爷见我喝完,拿过碗就摔在了地上,拉着我的手,就说,跟爷爷回家。
    处理这件事情,爷爷自始至终也没问苦主和河边女尸的事情。这会,已经是深夜,爷爷让我洗个澡早点休息,洗澡的时候,我照镜子,发现脸色已经差不多恢复正常。
    看来自己应该没事了,对于违背爷爷嘱咐回头的事情也放松了警惕。可是八哥他们的死,像是卡在我喉咙的刺,他们怎么会死?那晚的苦主和女尸肯定有问题。
    爷爷不主动提,我就去问,可是刚开口,爷爷就让我闭嘴。说以后不要在提这事。
    爷爷发火,我也不敢说啥,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硬是睡不着,脑子里总若有若无的浮上那张诡异的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我问了声说是谁?
    “是我,你爷爷,赶紧开门。爷爷有事和你说。”
    我听见是爷爷的声音,就从床上折腾起来,爷爷对我说,生子,你不是想知道河边的女尸是怎么回事吗?
    我嗯了声。说是。
    “爷爷现在就带你去看看。”爷爷的神情有些奇怪。但我也没多想,心里本身就发痒,对女尸和苦主的事情,念念不忘,也许真相就埋在这里面。
    我跟着爷爷往外走,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二点。
    外面黑漆漆的一片,爷爷提着灯笼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夜色静的出去,就连风似乎都停止了。
    我忍不住问了句爷爷说:“爷爷,咱们这是去哪?”
    爷爷没说话,继续往前走,我只好追了上去,但看方向是黄河边,果然,没多久就听见了水声。到了河边,我看到竹筏,爷爷推着竹筏下了水,接着拉着我的手,一起到了河面。
    水流有些急,爷爷好像有些控制不住竹筏。
    我对爷爷说,我来吧。爷爷沉着声音说好,就把竹竿给了我,我刚把竹竿插入水,可是就在下一秒,耳边传来一声阴冷的笑声,我感觉浑身发毛,突然,身后受力,猛地有人推了我一把。
    我没站稳,就朝着黄河里落去。
    黄河水很快就朝着我涌来,口鼻呛水,我想游上去,但刚冒出水面,又被竹竿戳了下去。
    连续呛了数下,终于我没力气挣扎,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猛地又被什么撞了一下,接着我就晕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感觉耳边有人在叫自己,我睁开眼睛,太阳照了下来,可当我往左右看的时候,差点就被吓尿了,只见我此时躺在竹筏上,飘在黄河的水面,而更加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身边躺着三具尸体,这三具尸体正是八哥他们
    我头皮一阵发麻,后脊梁骨冒出一阵一阵的寒意,只感觉毛骨悚然。
    昨晚……
    我脑子嗡嗡的响着,一艘船正在朝着我行驶过来,我看见船上站着二虎和爷爷,靠近后,二虎让我别傻愣着了,赶紧过来。
    我叫了声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过来!”爷爷也催我。
    要不是现在青天白日,我真的不敢过去,我摸了摸自己甚至掐了一把自己,才确认自己没死。
    我上了爷爷的船,爷爷突然伸手拍了下我的后背,我胃里翻涌,吐出了一只小王八。
    我愣神看着爷爷,爷爷的烟斗却不自控的掉在了船板上,我还在不停的呛着,二虎还说,这王八是怎么吃进去的?
    爷爷嘴里嘀咕着,要大难临头了……
    由于篇幅有限,大家微信搜索网文推书人,关注回复黄河诡事,就可以直接看了


    回复
    2楼2018-09-11 17:31
      什么小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13 04:12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19 22:39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21 22:51
            免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9-22 10:45
              推荐小说就直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22 11: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25 21: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16 20:15
                    你爷爷说****月经月出来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9-23 08:26
                      厉害了


                      回复
                      11楼2019-09-24 2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