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603贴子:1,370,651
  • 32回复贴,共1

◆18. 09. 10◆【原创】杨柳依依,雨雪霏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简介:
大战结束,本该死去的暮云。元神被时间的冲击带回了过去,也忘记了发生的一切。
只是,这次他却邂逅了从现代穿越来的甜恬。
……
暮云“甜恬,你只能是我的!”
甜恬“你不喝药也得喝!”
……
暮云“你不爱我了!”
甜恬“现在是洗头时间!”
――――
ps:白衣染尘已经演变成陪伴的后续了,所以,又决定开了一个。一个完整的故事,已表示歉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10 17:07
    二楼附上审核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10 17:08
      甜恬是一位喜欢古装的女孩子,也喜欢唱歌和跳舞。这天,她穿着自己最喜欢的淡粉色古装,站在古装店里。
      只见她黑色的头发,隐约间呈现着淡粉色的发丝。微翘的发捎,勾勒出她的娃娃脸,显得很瘦。略显丰满的唇,也很迷人。
      甜恬的长相就像她的名字那般甜,引得大家都会看一看这好看的古装美女。
      “谢谢你的光顾!”
      甜恬拿着买下的古装,就离开了。
      ――
      月色之下,甜恬一如既往的走着平常熟悉的道路,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一把剑划过的痕迹在空气中形成了一闪而过的寒光,甜恬十分庆幸自己的躲开了。
      原本平淡无奇带着笑得甜美脸庞,瞬间演变成了冰冷而秀美。
      “修仙派很闲嘛!”清冷带些许俏皮,显得很动听。
      “这个世界,修仙派,修魔派从势不两立。姑娘刚刚躲去的攻击,可以证明你有资质!”
      甜恬看着那从某处走出来的糟老头子,就是一个白眼,“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就不奉陪了!”
      甜恬刚要走,就被身后忽然出现的黑洞吸进去了。不仅如此,还送了一句话,“不就是离家出走吗?至于嘛?”
      “这孩子,我甜笑就这么倒霉啊!这谁乱放空间技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10 17:08
        又开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10 18:36
          开新帖了,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10 18:43
            话刚落,一个身穿古装的男子就从天上掉了下来。本来拥有男神颜值的他,却带着委屈。违和感那是叫一个怪异。
            “爸,我错了!我只是想拦住老妹,但是,我没想到开通了空间!”
            老头子瞬间哭着拍着自己的大儿子,道,“我的儿啊!甜添呀!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你们俩个熊孩子!一个离家出走不理我,一个实力明明还可以看上眼,却不会用技能!唉呀……”
            甜添觉得快要崩溃了,谁来救救他呀!
            心哭,“老妹,哥哥错了!爸又撒泼!快来治治咱爸吧!”
            只可惜,他的老妹。甜恬,是回不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10 20:26
              甜恬一个机灵从地上站了起来,“那个放空间技能的,回去后别让我抓到!”
              甜恬捂着那摔得有些痛的大腿,无方向的往前走着,“我这是到了哪啊?”
              甜恬是一个非常有方向感的人,也是一个自身就有安全感的女生。
              只见她一会儿看着天空,一会看着地面。
              “啊~原来这里和我所待的地方差不多,只是这里灵气不是那么充足。刚刚用看穿前世的能力看了一下,这里似乎是古代!”
              “啊!不要啊!好不容易摆脱了稚嫩的小孩子模样,我又要经历一遍啦!”
              『让我们回顾一下刚刚
              甜恬边走边说着自己的猜测,直到她走到水边,才发现自己此时此刻的变成小孩子的模样。就连刚刚奇怪的感觉都是她变成小孩子稚嫩的声音。』
              孤零零的坐在水边,拿着不久前掰断的树枝,看着自己那大的要死的古装,心里那叫一个难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10 20:28
                不好意思,忙于学校的事情,很晚才上来。如果在开文等各方面有需要,我又恰巧不在线,可以艾特其他吧务,由其他吧务代为处理。(^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10 23:15
                  “死老哥,臭老哥!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天山童姥的能力!难怪一直辣么帅!”甜恬现在非常确定那个把她弄到这里的人是自己那修炼不刻苦的哥哥。
                  非常愤恨的咬着被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树枝。不过,看那都是齿痕的印记,很难判断是什么东西。
                  甜恬换上那被自己改小的古装,连连叹了口气,“减肥刚成功没多久,就又变成了圆润的小胖兔了!谁有我这么倒霉啊!唉~”
                  没有过多在这荒山野岭没呆多久,就又找着方向,来到了刚爆发的战场。
                  利索的找了个高高的石头挡着自己,庆幸自己变小了。不然,可就不会这么顺利的躲起来了。
                  眼前的一切都太突然,让她想到了修仙和修魔每年举办的竞赛。每当那一天,不论是谁胜利,世界就必须重新洗礼一遍。那些输的人,将会回归最底层,重新修炼。等着下一年竞赛胜出。于是,这也导致了修炼者少之又少的原因。
                  然而,那并不是强制性的。都是自愿参加的。
                  甜恬没想多久,就决定先闪微妙。
                  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那些杀敌的人,用自己娇小的身躯,加上本就学舞蹈的她,神出鬼没的离开了。完全没人发现有一个孩子在旁边。
                  ――
                  不知跑了多久,发现没人,才大口呼了口气。
                  “独自一人,不害怕吗?”
                  甜恬瞬间吓了一跳,僵硬的看向那身穿紫衣的男子,再加上这男子抱着的白发孩子,心里瞬间脑补了各种拐卖小孩的脑洞。
                  “不要害怕!”紫衣男子似乎发现了甜恬的心中所想,“他如今家破人亡,我收下了他!只是,他生病了!”
                  甜恬还是没有放下芥蒂,却故作镇静,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赶紧带他去看大夫啊!”
                  果然,那紫衣男子就走过了她身边,“我看你独自一个小女孩,应该也经历了家破人亡吧!不如,我也带着你走吧!忘了告诉你,我叫商睿。”
                  甜恬不由得思考了起来,“初来乍到,一个人行动还是太炸眼。就先跟着他,看他要玩什么花样!”
                  商睿完全没有怀疑甜恬有试探的意思,毕竟,甜恬的行为举止像足了无家可归的小孩。
                  甜恬完全不出乎意料的选择跟着商睿。
                  商睿也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他收留了暮云,就同样也想给暮云找个小伙伴。虽然这小伙伴是个女孩子,但觉得这也是不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13 14:37
                    暖贴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14 06:50
                      甜恬跟着商睿一起来到了亲王府。
                      等商睿把暮云放下后,就蹭了上去。
                      看着暮云,甜恬的心情那叫一个复杂。‘真好奇是什么东西在作祟!可是,又不能随便看人家的前世。真后悔没有好好修炼,老爸那可以看透别人祖宗的技能,真是想要啊!’
                      当然,这是甜家自己天生就有的技能,只要不用,那等成年后就完全荒废了。也幸好甜添和甜恬好奇,偶尔用。才不至于荒废。
                      边可惜的感叹着自己的不用功,边载房间里游荡。
                      直到暮云醒来后发出动静,才发现自己有点放荡。
                      暮云看着身边的环境,总觉得很熟悉。但又不知何时来过。没有多想,就看到了另一个人。
                      “你是谁?”
                      “我是人啊!”
                      两人见到的第一面,就这样一搭没一搭的过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14 07:28
                        自打暮云认了义父后,整个人更压抑了。
                        甜恬那是叫一个心疼。她知道,一个人变的压抑,那这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也一定脱离不了本身的性格。
                        就比如她那神经质的老哥,外表看上去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内心却有一个让人***的少(男)女心(划掉)

                        当然,甜恬现在一定不知道,她这老哥,也来到了这里。
                        “那帮老东西,我怎么可能知道湛卢的去向!”甜添维持着小孩子的状态拓步的往前走着,银色的古装布满了刺眼的红。嘴角泛着的血,显得他非常虚弱。涣散的双眼,看到的出他伤的不轻。
                        横艾,也就是仙子笙儿。
                        她刚好在附近带着那小焉逢,就是皇甫朝云。
                        本想找些食物,却发现了昏倒在地上的甜添。
                        “小朋友,醒醒!”笙儿晃了晃甜添的身体,想要叫醒他,但是,当她发现甜添胸口的伤时,就知道在不医治,这人就会死了。
                        没有任何犹豫,就把甜添带了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15 12:08
                          以下,是我们男二的简历。
                          甜添“人善被人欺,人恶被人歧。做人要适中啊!”
                          徒维“妖,亦是如此!”
                          ……
                          甜添“本少爷教你追女孩子的正确方法。绅士、强势要适中。呆萌可爱要迷人。”
                          徒维“所以,你要怎么做?”
                          ――
                          这是一个教人谈恋爱,把自己搭进去的男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15 16:32
                            ――成长的分割线――
                            “甜添,你破例入飞羽,该给自己取一个名字了!”焉逢正经的和甜添说着,甜添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焉逢说,“名字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但这是我的父母给我取得。所以,你就别在跟我说取名的事了!”甜添的语气很坚定,焉逢点头就离开了。
                            甜添再次低头看起记载轩辕夏禹剑的书籍,发誓道,“不管如何,名剑都不可以落入他们手中。就算会受伤,我也要保护好名剑。”
                            他眼前似乎又浮现起当时夺门而入的奇思,就是那一年竞赛胜出的奇思。
                            谁知,这人不仅好战好胜,还非常贪婪。不知他哪里听来的传闻,说是甜家是十大名剑湛卢制造者的传人后代。奇思就断定十大名剑之一的湛卢在他们这。
                            于是,被找上门后,他和自己的父亲都受了伤。只是不知道进入空间后,他父亲又去哪了。
                            暗自打着心里的算盘,边放下书籍出了门。
                            却看到独自看着横艾的徒维。
                            “徒维?怎么,看上了?追啊!”
                            “我不想让她困扰!我只想保护好她。”
                            甜添非常直接的翻了个白眼,嗤笑道,“都说圣母很伟大,没想到,还有人想当圣父!噗……”
                            徒维完全不知道甜添说的什么,不过,也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他就静静的盯着甜添。
                            甜添憋笑道,“不想,你让我笑会儿!”
                            话落,动作非常娴熟的蹲下,捂着嘴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徒维心情很不好的说着,“一点也不好笑!”
                            说完就是转身就走,而且,他本身也不太喜欢甜添这种跳脱的性格。
                            徒维走后,甜添就停下了刚刚笑疯了的行为,腿放松下来搭在阶梯上,身体靠在墙边,苦笑着,“我倒是很想当圣父啊!可是,她不给我机会啊!”
                            甜添是一个非常不喜欢压抑的生活的。
                            只是,他的心态,以及他身为男子的自尊告诉他,他不可以颓废。对他来说,颓废,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家里带来麻烦的负担。
                            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他喜欢的那个灵动的女孩子,花莲。不知道,没有缠着她的日子,她,习不习惯呢!
                            ……
                            “花莲,人甜添没来缠着你,有没有不习惯?”
                            “哥哥~人家哪有习不习惯的~人家现在开心还来不及呢~呵呵”
                            “真乖!”
                            ……
                            甜添摇了摇头,讽刺了自己的幻想。再次整理思绪,幽没皮没脸的笑了起来,“世上的花花草草这么多,何必贪恋这一朵花。而放弃整片草地呢?(世上的男男女女这么多,何必贪恋这一个女的。而放弃所以男子呢?)”/划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16 09:12
                              ――成长的分割线――
                              “甜添,你破例入飞羽,该给自己取一个名字了!”焉逢正经的和甜添说着,甜添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焉逢说,“名字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但这是我的父母给我取得。所以,你就别在跟我说取名的事了!”甜添的语气很坚定,焉逢点头就离开了。
                              甜添再次低头看起记载轩辕夏禹剑的书籍,发誓道,“不管如何,名剑都不可以落入他们手中。就算会受伤,我也要保护好名剑。”
                              他眼前似乎又浮现起当时夺门而入的奇思,就是那一年竞赛胜出的奇思。
                              谁知,这人不仅好战好胜,还非常贪婪。不知他哪里听来的传闻,说是甜家是十大名剑湛卢制造者的传人后代。奇思就断定十大名剑之一的湛卢在他们这。
                              于是,被找上门后,他和自己的父亲都受了伤。只是不知道进入空间后,他父亲又去哪了。
                              暗自打着心里的算盘,边放下书籍出了门。
                              却看到独自看着横艾的徒维。
                              “徒维?怎么,看上了?追啊!”
                              “我不想让她困扰!我只想保护好她。”
                              甜添非常直接的翻了个白眼,嗤笑道,“都说圣母很伟大,没想到,还有人想当圣父!噗……”
                              徒维完全不知道甜添说的什么,不过,也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他就静静的盯着甜添。
                              甜添憋笑道,“不行,你让我笑会儿!”
                              话落,动作非常娴熟的蹲下,捂着嘴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徒维心情很不好的说着,“一点也不好笑!”
                              说完就是转身就走,而且,他本身也不太喜欢甜添这种跳脱的性格。
                              徒维走后,甜添就停下了刚刚笑疯了的行为,腿放松下来搭在阶梯上,身体靠在墙边,苦笑着,“我倒是很想当圣父啊!可是,她不给我机会啊!”
                              甜添是一个非常不喜欢压抑的生活的。
                              只是,他的心态,以及他身为男子的自尊告诉他,他不可以颓废。对他来说,颓废,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家里带来麻烦的负担。
                              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他喜欢的那个灵动的女孩子,花莲。不知道,没有缠着她的日子,她,习不习惯呢!
                              ……
                              “花莲,人甜添没来缠着你,有没有不习惯?”
                              “哥哥~人家哪有习不习惯的~人家现在开心还来不及呢~呵呵”
                              “真乖!”
                              ……
                              甜添摇了摇头,讽刺了自己的幻想。再次整理思绪,又没皮没脸的笑了起来,“世上的花花草草这么多,何必贪恋这一朵花。而放弃整片草地呢?(世上的男男女女这么多,何必贪恋这一个女的。而放弃所以男子呢?)”/划掉
                              甜添又恢复了那jianjian的样子。
                              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朝着城门走去。
                              ――
                              青青草地,甜恬摆好吃食就招呼暮云可以开饭了。
                              暮云坐到甜恬身边道,“这是?”
                              “野外餐食,来,尝一尝我的手艺!”甜恬边说边拿起一个小饼干。
                              由于这里是古代,点心是在没有那么多种类。
                              暮云疑惑的看了看甜恬坚定的眼神,也没有接过,直接咬了上去嚼了起来。甜恬不以为意,只当习惯了。
                              “好吃吗?”
                              “嗯!”
                              太阳当空照,映衬着两人既平静又甜蜜的氛围。
                              暮云也拿起了一块小饼干给甜恬喂了过去,见甜恬吃下后,便道,“可以在教我唱那首歌吗?”
                              甜恬很受用,虽然疑惑,却还是唱了起来,“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身无双翼,却心有一点灵犀。愿世间春秋与天地,眼中唯有一个你,哭乐悲喜,得失中尽致淋漓。”
                              空灵的歌声,更是让现在的场景更加梦幻。
                              甜恬眼带笑意的看着暮云。暮云温柔的看着甜恬,道,“甜恬,我的眼中,也唯有一个你!”
                              “……”甜恬原先单纯的笑忽然嘴角有些抽搐,无语道,“谁教你的!”
                              暮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无师自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16 20:33
                                甜恬无奈的笑了笑,一脸痴迷的看着暮云,手搭在暮云的下巴,调戏着,“徐暮云,你为何这么吸引人呢?”
                                暮云抓住了甜恬作恶的手,放到胸前,祈求般的说,“别离开我!”
                                甜恬依旧点了点头,良久,才问,“暮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离开呢?”
                                暮云眼神渐渐的暗淡了下来,“脑海里,曾经有一个我很喜欢的人离开了我,在我面前,消失。我怕,你也会像这个人。”
                                甜恬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暮云,你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前世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17 09:14
                                  暮云点头表示可以,甜恬就看起了暮云的前世。
                                  可是,原本平静的她,瞬间挡住了暮云的眼睛,杀意横起的眼神冰冷至及。
                                  ‘飞羽,铜雀紫衣,赤衣,黄衣。我不会放过你们!’
                                  “暮云,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不离不弃。就算,你想起来那个人,我也要把你夺过来!”
                                  甜恬的霸气宣言,在暮云想来,就是一个保证。
                                  暮云拿下遮挡着自己视线的手,轻笑着抱过甜恬,让甜恬枕在自己肩膀上,道,“甜恬,每当叫你的名字的时候,我都会嘴角挂着笑。谢谢你!”
                                  甜恬也没在多想,抱紧暮云,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良久都没分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17 21:39
                                    “原衣尊者,你什么意思?”
                                    管轼看着甜恬挡去他的去路,就满心烦躁。
                                    甜恬不紧不慢的笑着,“还能什么意思,我只是来警告你,离我家暮云远点!”
                                    管轼丝毫不受影响,“铜雀不可以自相残杀,你能拿我如何?况且,你应该让暮云离君尊远点。”
                                    甜恬完全不在意,虚假的说着,“他们多么好的义兄义弟啊!你觉得,我有那个本事吗?”甜恬边说心里边翻了个白眼,“所以,我只有让你离我家暮云远点的本事啊!再说,又不是我要自相残杀,这个词,可是你先提出来的!”
                                    管轼彻底哑语,甜恬那叫一个大快人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9-17 21:53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19 10:57
                                        没过几天,暮云也加入了铜雀。
                                        甜恬的心情那是郁闷。
                                        “暮云,对付飞羽焉逢,就交给我吧!”
                                        暮云丝毫不退布,“交给我吧!不会有事的!”
                                        甜恬着实叹了口气,“我想和你并肩作战!”
                                        暮云紧握着甜恬的手,微笑道,“那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带我走好吗?”
                                        甜恬点了点头,暮云就化为剑气之龙去迎战焉逢。
                                        看着这一切,甜恬只希望暮云不要在走前世那些路了。可是,在她看向运粮那里的甜添时,瞬间震惊。
                                        “怎么回事啊!哥怎么会在!”
                                        不在废话,化为虚无飞到了甜添身边。
                                        甜添本来走神的状态,被甜恬吓了一跳。
                                        “哇!甜恬?吓死我了╯﹏╰”甜添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可是,想到他现在的任务,又看到那些突然出现的铜雀,智商瞬间回来了,“不是吧(`Δ´)!你是铜雀的?”
                                        甜恬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我的傻哥哥呀!你可终于聪明了一次啊!”
                                        甜恬边说边拍着甜添的肩膀,甜添那是一个丢人。黑着脸拉着甜恬走到没人的地方道,“怎么回事啊!几年没见,我们都成敌人了?不对,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从今天开始,你要注意一下打听名剑的人,不要让他们听到任何关于十大名剑的事。”
                                        甜恬本来想跟甜添说自己的事,但是,听到十大名剑四个字,就是到发生大事了。
                                        “有人觊觎十大名剑?不是,哥,我遇到一个人,他的情况,非常特殊!我们的祖先不是湛卢的制造者吗?我想问问你他是什么情况?”
                                        甜添皱了皱眉,道,“光跟我说没用啊!那要见到人才要下定论的!”
                                        甜恬刚想形容是什么情况,暮云就爆发了轩辕剑气,非常断定的说,“就是这个感觉!”
                                        “轩辕夏禹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19 16:20
                                          看过的大家请留下心里的yy
                                          楼楼很想知道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9-19 16:43
                                            甜恬完全没错过自家哥哥的话,瞬间震惊。
                                            只听甜添又说,“我必须把剑藏起来。这个人,太显眼!”
                                            话刚落,正准备大干一场就被甜恬给拦住,“这是你的妹夫,你要干嘛?”
                                            “⊙_⊙”甜添瞬间愣住,智商再次回来。他妹妹是铜雀的,有一个铜雀男票不奇怪。
                                            于是,放下那激动的心情,消化着这一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20 10:53
                                              本来想梗存稿,,但是觉得,似乎码的再多一些在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21 20:43
                                                甜添本想在说什么时,甜恬就跟着暮云飞走了。无奈的拍着头,呢喃着,“这都什么事啊!”
                                                只是,在他正要在说什么时,他的老妹就跑了。是的,跑了。
                                                “索道被毁,我作为最后一个看守索道的人,这要怪下来,那事情就要大条了!”
                                                甜添瞬间捂脸,叹了口气去集合。
                                                “甜添,你去哪了?”
                                                焉逢疑惑的问着,甜添心虚的撒着谎,道,“就又出现一位尊者啊!”
                                                焉逢盯着甜添看了好久,直到甜添冒虚汗才移开视线。
                                                而徒维则是觉得甜添越来越不着调。他可以确定甜添说的,有隐瞒。
                                                当甜添回到自己的房子刚洗刷刷完后,徒维就走了进来,揪着甜添的衣领道,“你有隐瞒对不对?我看见了,你拉着一个女子跑开的。你根本就不是被引开的。”
                                                甜添烦躁的皱了皱眉,震惊的表情瞬间凝重了,嘲笑的说着,“呵,我隐瞒?徒维,为什么连你都觉得我图谋不轨!尧汉对我有恩,我根本没必要做对尧汉不好的事。”似乎是觉得太过委屈,就算知道徒维说的是事实,但是徒维不知道根本情况,便觉得可以原谅。暗着的眼神里充满了他人看不出的情绪,道,“对不起啊!做了一个,让你以为我不好的事。也感谢你没有当中拆穿我!感谢,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徒维觉得甜添说的有理,但却又很生气。
                                                放下烦躁的心情,松开了甜添的衣领道,“好,既然如此。我下次一定会当中拆穿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别伤害横艾和焉逢。”
                                                甜添原本整理衣领的动作瞬间停止,沉重的拍了拍徒维的肩膀道,“兄弟,喜欢就要追。默默付出,只会伤害各自的内心。也会给对方,造成烦恼的。”
                                                甜添摇着头笑了笑,让徒维又恢复了原来对他的看法,不要脸皮。
                                                ――
                                                甜恬靠在暮云肩膀上,思考着轩辕夏禹剑的事。想着该如何能够把暮云藏起来,没有任何人觊觎。
                                                她记得,这轩辕夏禹剑制造出来后没多久就消失不见了。根据她老爹曾说过的情况,就是因为争夺,名剑才各自藏了起来。所以并没有人知道这些名剑长什么样。
                                                不过,值得庆幸的事,甜家因为看透他人祖宗的能力,成为了藏名剑的好手。
                                                想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却听到暮云停止了吹乐的动作。
                                                暮云揽过甜恬,细心的说着,“有心事?”
                                                甜恬也不在思考,点着头也问了暮云,“你也有心事吧!今天的曲调,有些苍茫啊!”
                                                暮云抿了抿嘴,道,“嗯!我想知道,我的前世,你看到了什么。今天发生的一切,我总觉得似曾相识!”
                                                甜恬抱上暮云脖子,凑近暮云的耳朵,道,“如果我告诉你了,你会不会,还会做傻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9-24 18:32
                                                  对于甜恬的问题,暮云表示不会。
                                                  而看过暮云过去记忆的甜恬,则是不太满意。
                                                  无奈的叹着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暮云很奇怪甜恬忽然的平静,借着甜恬抱着他的动作抱过甜恬,安慰说,“甜恬,我不会做伤自己的事。答应我好吗,如果我的剑气发作,别靠我太近!”
                                                  暮云总觉得,他身上的剑气,会让他失去很多。但是,他不想失去甜恬。
                                                  甜恬挣开暮云的怀抱,强硬的语气招示着自己不愉快的心情,“徐暮云,我甜恬是那种看着最爱的人痛苦而置之不理的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甜恬边说边站了起来,接着道,“而且,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剑气是什么了。所以,你也脱离不了我!”
                                                  暮云的唇角大幅度的上扬着,看着如此坚持的甜恬,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也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心的某一处不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9-28 10:34
                                                    最终,甜恬还是带着暮云来到了少室山,道,“这里,是你与前世爱人最喜欢待的地方。至于具体的,我不想你通过我而知道些什么,所以,你要自己想起来。”
                                                    兴许是感觉到甜恬的不安,暮云不断的安抚着甜恬,“那都是前世了,不管如何,这一世,我不会放开你!”
                                                    甜恬回应的笑了笑也不在说什么,轻轻的在暮云的脸颊亲了一下就跑了。
                                                    暮云宠溺的看着甜恬跑去的背影,在少室山站了一会儿,也跟了上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04 00:55
                                                      回到云舞阁,甜恬就被告知张晗找他。
                                                      甜恬跟暮云腻了会儿,就朝着岳城飞了去。
                                                      暮云则和其他尊者朝着幽山城敢去。
                                                      ……
                                                      岳城
                                                      “父亲,你的乖乖女儿回来了!”
                                                      大老远的,甜恬的声音就先到了。
                                                      张晗是被叫的张嘴就乐,“丫头,终于忍心回来了?和我乖乖徒儿混了那么久,终于想起我这个老头了!”
                                                      甜恬的嘴就像抹了蜜,道,“父亲老当益壮!还能杀敌,怎么回事老头?”
                                                      甜恬觉得,张晗这是被自己亲爹给附身了。
                                                      ……
                                                      铜雀地宫
                                                      商睿再一次表扬了暮云毁了强悟的手臂,让管轼那叫一个嫉妒。
                                                      商睿毫不遮掩的拆穿了管轼,“管轼,我信任你,不太表我就会放任你!”
                                                      管轼这下是明白了,商睿护短,就连磬儿都护短。
                                                      商睿没有嚷管轼多想,就吩咐了接下来的事,“好了,如果没有事干,就跟着将士一起攻打尧汉。”
                                                      管轼羞愧的退了下去。
                                                      暮云则是思念甜恬,去了后山放空自己。
                                                      只剩下商睿和磬儿。
                                                      商睿拉过磬儿的手,抚摸着磬儿胳膊上的堕纹,道,“本尊不是帮你去掉了吗?”
                                                      磬儿微笑的说,“这是磬儿仿照堕纹画出来的,像吗?”
                                                      商睿好笑的笑了笑,道,“吓死本尊了!”
                                                      磬儿调皮的笑了笑,“好了,磬儿也要去看看暮云去哪了,君尊好好休息!”
                                                      商睿默默的看着磬儿远离的身影,道,“原来,没有如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0-04 21:44
                                                        后山
                                                        暮云吹着甜恬唱的山有木兮的调调,想着当时自己剑气发作时,甜恬没有任何损伤。不仅如此,他也学会了一些使用剑气的新技巧。
                                                        心想,“甜恬,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看到你,我就觉得很心安!其实,我隐约能记得起来,我的心里住着一个名叫兰茵的人。但是,我现在一刻看不到你,就好想好想!”
                                                        岳城
                                                        甜恬趴在床上叹息,想着暮云。
                                                        心里想着,“暮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不得不说,这两人还真是默契。
                                                        ……
                                                        尧汉军营
                                                        甜添确定了横艾就是小时候照顾自己的姐姐,心里很是感激。也感谢老天可以让他在看到这个曾经他纳入的家人范围的横艾,还好好的活着。
                                                        不过,他却没有告诉焉逢。――原因是,根本就没办法开口说出来。毕竟,恩人不说,他也不能插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0-21 13:30
                                                          照常走在邢台附近,想着去做任务的飞羽,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没想多久,便被一个人影给吸引了。
                                                          只见那人手拿银剑,慢慢的向他走来。
                                                          “甜家人,交出湛卢!”
                                                          “怎么回事?你把这里的人怎么了!”
                                                          甜添这才明白怪的地方。
                                                          平时会巡逻的队伍,现在看不到一个人。
                                                          那人把玩着银剑,无所谓的说,“还能怎么样,就是停止这里所有人的行动啊!”
                                                          甜添好笑的看着眼前打扮鬼鬼祟祟的人,挺直了身板的说,“湛卢何其尊贵,就算是湛卢制作者的后人,也不一定会拥有。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话吗?”
                                                          那人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阴森的笑了笑,“好好好,既然湛卢没有,那我问你,轩辕夏禹剑在哪?只要你告诉我,我现在就收起我的能力。”
                                                          甜添没有任何犹豫,“做梦!”
                                                          话落,一个石子扔到地上,四周才慢慢得开始有了人。
                                                          那男子也消失不见了。
                                                          唯有甜添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捂着嘴开始闷咳。
                                                          如果没猜错,刚刚那个人的能力是时间定格。
                                                          然而,破除的办法除了本人收起,再者就是运起自身的力量附在某个物体上发出响声。
                                                          然而,第一者是没有任何副作用。而第二者,则会受到反噬。定格的范围越广,反噬的就越严重。
                                                          现在心口传来的剧痛,让甜添知道,这人是定格了整个军营。这让他心里有些不安。
                                                          轩辕夏禹剑本就不在掌握之内,若是妹妹的男友暴露了夏禹剑的踪迹,受伤的一定会是甜恬。
                                                          就在他沉思时,一位士兵走了过来。
                                                          看到甜添苍白的脸色,疑问的问道,“大人没事吧!”
                                                          甜添这才回神,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轻咳了一下恢复自己的健康的声音,“我没事!就是有些乏。你有事的话就先走吧!”
                                                          士兵还是不太放心,但是,想到自己还要巡逻,便告退了甜添。
                                                          甜添看着士兵离开自己的实现后,便快步离开了邢台附近。
                                                          细想着飞羽去往的归心谷,那里有一个山洞充满了灵气。想着不会和飞羽的人碰到。便二话不说的跑了出去。
                                                          归心谷高峰
                                                          “甜家的人只不过是懒散的家族,还不至于威胁到我们达成目标吧!”
                                                          “你懂什么!甜家从以前开始,会的就是空间技能。不管是修炼深处还是浅出,随时都有可能把我们送到其他的世界。就因为他们不厉害,但是送人的地方,也将会是最麻烦的地方。”
                                                          “是嘛!那还真不能小觑啊!当初甜添用空间技能救了自己,我们也看准时机跟了上来。可是变小了又是什么技能?”
                                                          “甜家速来有看穿祖辈的能力还有空间能力。这个变小,或许是父母辈的遗传。”
                                                          “管他呢!只要找到轩辕夏禹剑,一切都不是问题!”
                                                          ――
                                                          当然,两个人的话,并没有被人听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04 16:19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