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吧 关注:9,950贴子:524,316
  • 35回复贴,共1

【原创】念河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08 13:30
    题记
      揽目望,河山依旧,岁月静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08 13:31
      第一章 绝
        他们什么也没说,闭目沉思的沉思,缝衣的缝衣。但眼中无不漫着绝望与无奈和悲伤。
        用牙将线头咬断,将缝制好的衣服放入衣篮中,叹口气,“虹猫,怎么办?,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流雪他们快拦不住了。”兀自垂了垂眼眸,放下手中的茶盏。转身握住长虹,对着眼前心中满是担忧的女子缓缓说到:“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出去先应付一下。”
        闪身窜出门外,蓝衣女子咬了咬唇,手渐渐握拳,
        为什么?
        看到人群声一次漫过一次,暗自用含了内力的声音说到:“各位江湖侠士,各位掌门,虹某自知有罪,但各位在玉蟾宫前吵闹,恐怕不合礼制。”抱拳鞠躬缓缓言到。
        “长虹剑主,别在这里耍正义,你明知自己不能同玉蟾宫主相爱,却违背祖制同玉蟾宫主在一处,少侠难道不觉愧疚吗?”一华服男子轻蔑地对着眼前的白衣男子说到,看相貌肤色白皙,活脱脱一小白脸,明显是爱慕玉蟾宫主,渴望抱得美人归的登徒子。虽这男人长着一张俊脸,可比起那白衣少年却逊色了许多,武功也不及眼前人的半分。
        “哦?那阁下自认为比虹某更有资格来与玉蟾宫主在一处了?”潇洒的回击,不带一分拖沓。
        看着眼前那华服男子脸一阵青一阵白,却愣是憋不出半个字的模样。视线便从他身上离开,转身对着面前赶来的百姓,再次鞠躬,
        “不知各位百姓来这里有何贵干?”
        “我们来讨个说法!”“对,没错!”
        “虹猫!你不能和蓝兔宫主在一处!就是,一小白脸,有什么资格!!”
        脸暗暗阴沉,“不知我和玉蟾宫主在一处哪里影响到各位了?”
        “七剑生来就是为护天下百姓苍生而生,你们两个一阳一阴,生下的孩子无法传承长虹冰魄剑,何来护苍生。”那些人不顾面前男子阴沉的脸色,竟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话。
        “所以,之所以让我离开玉蟾宫就是因为我们在一处无法护你们的安全?!难道我们七剑就不是人么?!就不能自私一次?!”墨发飞在身旁,眼瞳渐渐充满血丝,周身渐渐溢出长虹真气漫在身边。
        那些人见长虹剑主动怒,也收了脸嘴,却还是顶着威压说到:“长虹剑主好自为之,我们先走了。”
        玉蟾宫前渐渐寂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08 13:32
        第二章 恋
          那一夜他喝的酩酊大醉,不停地往自己嘴里灌酒,身边的酒坛堆了一个又一个。墨发凌乱,脸颊发红。
          流雪看着白衣少年越喝越多,也不顾刚才白衣少年的嘱咐,瞒着他去禀报了蓝兔,蓝兔知道后,吓的脸色惨白,扔下手中的笔。提起内力,慌忙赶去。当看到他在荷花池边给自己灌酒时,心里一阵钝痛。
          轻轻走到他身边,扶住他准备再次拿酒的手,唤到:”虹?别喝了,你之前的伤还没好……”
          他抬抬哞,满哞的醉意,眼里却雾起了泪,突兀的保住她,却是止不住的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为自己活一次?”
          “为什么?你我要是长虹冰魄剑主?为什么就必须为天下苍生而活?”
           他一次次的问着,浑身颤抖。最后在昏过去前还在说:“为什么我没有资格爱你?我好累,蓝,怎么办?”她伸手揽住倒下的他,脸上也是泪痕点点。他问的那些话何尝不是她内心的话。
          他们七剑灭魔教时,那些所谓的江湖正道何时出过手,全靠他们七人护了天下,再说斩三郎,铸光明。那些人又躲哪里去了?天下之大,为何非要让我们七人来扛?抹抹脸上流下的泪,将他负在自己背上,轻声唤到:“流雪,去把五侠请来。”
          “是。”
          听到应声,转头便背着他走回房间,将他轻轻发在床上。吩咐宫女去煮醒酒汤,自己坐在床边,摸摸他的额头,滚烫得吓人。明知身体不好,还去喝那么多烈酒。撅了撅嘴,去打了一盆水。将湿毛巾敷在他的额上,自己就这么在床边看着。注视着他眉清目秀的脸好一会儿,才喃喃到:“你说是你太受欢迎还是我太受欢迎了?我们为他们做了那么多,他们居然不让我们在一起,呵…真是可悲啊…”渐渐地便苦笑起来,伏在床边,疲惫的闭上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08 13:33
          第三章 烂桃花
            那日清晨,蓝兔坐在床沿,弯弯嘴角看着还在沉睡的人,嘴角带笑,眼里却是蓄满了泪,这般笑容,甚是难看…
            直到流雪进来说门外有两位女子要见虹少侠,蓝兔才抹抹眼泪起来,告诫流雪让虹猫好好休息,自己去应付。流雪应声,蓝兔便转身出门…
            蓝兔将脸洗净,三千墨发盘在后面,用一只步摇簪住,将面见外人所穿的宫装换上,却是换了一个款式,冰蓝色的拖地长裙放在身后,再在绝世的脸上蒙一块蓝色丝巾,本就是武林第一美人的她简直如仙女下凡,美的无言。
            荷花池边的亭子里
            “哎,姐姐,你说虹少侠看的上我们吗?毕竟外面都在传长虹冰魄伉俪情深,生死相依呢!”
            那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女子看起来十分慌张,看面目还是可以说是清丽了。
            旁边的绿衣女子不屑的笑笑,”谁伉俪情深还不一定呢!”说完拿起手边的茶盏正要抿一口茶。
            “二位看起来十分生疏,却喝起我玉蟾宫的茶了,还真是随意啊。”踏着轻功翩然而下,蓝衣飘飘,竟让那两位女子愣了神,
            “你是何人,居然和本小姐作对,我告诉你我可是沁园林的二小姐,这位是我姐姐。我们应虹猫少侠的邀请来谈婚事的。”端起那副目中无人的嘴脸,对着蓝衣女子便是一句嘲讽。
            沁园林的二小姐安珉,和大小姐安莲?蓝衣女子笑笑不说话,略过她们身边,走到亭子里端起那盏刚刚绿衣女子拿过的茶盏,正要喝。到嘴边却是停住了。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放下杯子。
            “流雪,去换茶。这杯我不喝,脏了。”
            满意的看着这两位大小姐脸气的发紫,竟看到两人居然亮出剑来,握住便直直刺来。
            “今天就让你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我告诉你,我要嫁的可是虹猫少侠,你这婢女受死吧!”
            脸沉了沉,撇撇嘴,又是两朵烂桃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08 13:37
            第四章 吻
              指尖上溢起点点的蓝光,眼眸垂了垂,挑起一招便将眼前绿衣女子的剑招封住,然后运起一成都没有的内力,便将剑挑开。挑眉笑了笑,
              “沁园林大小姐,也不过如此。”
              蓝衣翩翩,淡蓝色的丝巾从袖中飞出。漾着蓝色的绸光将两人手中的剑包了个严实,荷花池上,就只见蓝光晃晃,蓝色衣袂翩然。风一荡,刮开了蓝色的丝绸,那张恍若天人的脸映衬着蓝衣、蓝绸、墨发。
              安珉和安莲还未有反应,一把气魄如寒的绝世宝剑便已指向两人,剑身泛着寒色的蓝光。脸上的笑容却如三月春花,
              “二位,还要继续?”
              沁园林二小姐安珉颤着手,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看样子就差没小便失禁了,抖着泛白的唇勉强地吐出几个字,
              “你…你…蓝兔…玉蟾宫主…”
              另一旁的安莲也是张大了嘴,看着眼前手握冰魄宝剑的女子发愣。厌恶的看着这两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女子,收起冰魄,薄唇缓缓开合
              “别脏了我的剑,滚。”语气淡然,却把趴在地上的两人吓得撒腿就跑。
              看着眼前远去的身影,才放下心来。紧接着肩膀上忽然被搭上一只手,吓得蓝兔差点拔剑就砍,但看到来人后,却舒了口气。面前的人白衣翩然,眼眸含笑的看着自己。
              “虹猫,你怎么来了?”
              眼前的人挑了挑眉,“听说你来帮我清理桃花,你说我该不该来看看?”
              “是是,你虹大公子的桃花可不一般,沁园林的大小姐和二小姐可都光临寒舍了,还来和我比剑。”
              “哦?比的哪个剑?剑还是贱?”
              摆手便是一拳,“你越来越放肆了啊,我叫流雪把你扔出去。”却见他笑的更欢了,拿着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有病?
              却见他蓦地就把自己拉入怀,脑子里还一片空白,嘴上的湿润就已经告诉她她在干什么,他、他居然在吻自己?而且自己居然没有一点想反抗的欲望?鼻翼前是他身上好闻的梅花香,眼前是他黑曜石般的眼眸,而唇上……咳咳
              待到唇上的湿润离去,她还依然害羞的闭着眼,俯身在她耳边
              “你去问问流雪,敢不敢把玉蟾宫的姑爷扔出去?”看到她耳朵像着了火般的红起来,笑意更浓。呼的一声,身边被没了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08 13:38
              第五章 做媒
                看着远处蓝衣女子落荒而逃的身影,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眼里更是笑意点点。紧接着转身就看见跳跳杵在那,脸上带着不羁一世的笑,打开手中的折扇。
                “哟,虹大少侠,今天很开心嘛?抱得美人归了?”
                “收起你那一脸诡异的笑吧,走了,蓝兔还在等我们呢!”转身便运起轻功来消失在青衣男子眼前,只留下一抹潇洒的白影和略带调侃的一句话,“流雪也在,来不来随你。”跳跳一惊,慌忙的朝白衣男子远去的地方赶去。啊啊啊,他家的流雪…
                推开大门,便看见除去跳跳和他,其他人也到齐了。看向脸上潮红刚刚褪去的蓝宫主,脸上居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白衣少年收起笑,坐下端起一盏茶轻抿。大奔扫视了四周,没发现跳跳的身影,就问到:“虹猫,跳跳哪儿去了?”虹猫没有放下手中的茶盏,闭着眼睛回应到:“诺,来了。”话音刚落,门就被“嘭”的一声撞开,青衣男子扶着门,大口的喘气。
                逗逗看到来人狼狈不堪的模样,顿时就捂着肚子大笑。
                “跳跳,你是不是又去作了,怎么这般模样?哎呀,笑死我了。”跳跳转头便翻给他一个白眼,连向来冷静的居士居然在笑。结果居士一笑,大奔莎莉居然也开始笑,整个房间里笑声不断。不是趴地上的,就是捂着肚子的。
                最后还是蓝兔控制了局面,“咳咳,说正事。”突然站起身,眼眸里满满的认真。薄唇轻启:“跳跳,你爱流雪否?”
                跳跳愣了神,却也答到:“爱。”接着递了一个奇怪的眼神给那个正在喝茶的白衣男子。他也只是笑笑,眼里波澜不惊。
                蓝衣女子接着说:“那,我把流雪许配给你,如何?”这下该跳跳傻了,呆呆的站着不知所措。白衣男子无奈的放下茶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不是平时挺机灵的吗?玉蟾宫主给你亲自做媒,你到好,傻了。”
                跳跳惊讶的望着蓝兔:“真的?”
                蓝兔顿时就憋不住了,“我堂堂玉蟾宫主还骗你?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坏?”
                跳跳也算机灵,眼眸扫过大奔逗逗他们几人,手指悄悄的指向虹蓝二人,然后挑了挑眉。几人顿时会意。
                “既然这样,跳跳可否斗胆向玉蟾宫主讨一个赏?”看着眼前的蓝衣女子朗声到。
                蓝兔笑笑,“当然。”
                跳跳心里一喜,声音更大了:“望宫主嫁给七剑之首长虹剑主。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满意地看见白衣男子身形一抖,差点没坐稳,蓝衣女子更是脸颊通红。但是下面那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人都慌了神,那个白衣少年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08 13:38
                第七章 真面
                  华服男子满脸不高兴的看着六侠,“别说这么难听,你们现在可是根本脱不了身,命还在我手里,而且看你们的反应似乎根本不知长虹剑主的真面孔嘛。”
                  “真面孔?”六侠都愣了,难道虹猫这几年都以假面示人吗?不对啊…
                  欧阳亦笑的更欢了,“原来真的不知道啊,瞒了那么多年都没让你们知道,真是可惜啊!来人!把长虹剑主带上来!”
                  “是!”那两个站在门边的侍从转身别走,再出现时手里便多了一根铁链,伸手一拉。一抹白色踉踉跄跄的被拽了出来。白色长衣,长裤,腰间的宝蓝色腰带更衬的腰纤若柳,一头墨发被白蓝色的发冠挽住。手上绑着铁链,而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被一块白色的丝绸遮住。
                  不看眼睛,身上出尘的气质和纤细消瘦的身材便将六侠的眼睛引了过去。心里同时出现一句话:这不是他。可当欧阳亦将白衣少年眼睛上的白绸拿下时,恍若天地失色。那双墨色的眸子更是清澈无比,瘦削的下巴,微泛淡红的薄唇,精致的五官再配上身上的衣,堪称绝世。
                  少年则是愣了神,半晌才开口:“蓝兔?”眼前的蓝衣女子愣了神,也是满含不可思议的开口:“虹?”见到他艰难的点点头。还未说什么,白衣少年就被华服男子拉入怀中。死死的摁住他挣扎的双手,满含痞气的开口:“既然给你见了他们,是不是要给我一点回报?比如,血…”
                  蓝衣女子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摇晃的铁链“叮当”响 。“欧阳亦!你敢碰他!我玉蟾宫定将落阳山庄夷为平地!”
                  漠然的看着蓝兔剧烈的挣扎,“呵,宫主还是先想办法脱身吧,至于他…”手将衣领缓缓拉下,露出白净的脖颈,一丝嗜血划过眼眶,突然张嘴便咬了下去。白衣少年浑身一颤,便开始挣扎,可被下了软骨散的身子没有半分力气,只能喘着粗气说到:“别碰我,滚!”
                  六侠看着这震撼的场景,心中的愤怒瞬间漫开:“欧阳亦,你滚开!别碰他!……”可欧阳亦并没有因此停下,一口一口的吞着鲜血,至阳至刚的鲜血,提升功力的宝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08 13:40
                  第八章 蛊
                    眼前越来越模糊,耳边划蓝兔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喊叫、呼唤……眼前一阵阵发黑,而颈部的痛却一次又一次让虹猫保持清醒。
                    欧阳亦看着自己揽住的白衣少年浑身颤抖,死死的咬着自己泛白的唇,愣是不愿发出一点声音。眼里闪过一丝玩味的笑,瞬间松开了嘴。满意的看见眼前的白色瞬间瘫软,而自己则是早已准备好一般将倒下的人拦腰抱起,指尖轻轻划过脖颈上的伤痕,瞬间伤口消失无影,只留白皙的皮肤。
                    转头对着身边的侍从说到:“把六侠的铁链松了,关到地牢里,每天按时送饭和水,迅速离开,不得逗留!” 说完转身便离去,蓝衣女子眼中的泪水瞬间决堤,
                    “你把他还给我!”
                    在绝望溢满脑海之前被莎莉点了睡穴背走。昏睡前耳边还回荡着欧阳亦略带挑笑的声音:“放心,蓝兔宫主,我会把他还给你的,哈哈哈哈……”
                    眯了眯眼瞳,待视野清明后才缓缓睁开眼,陡然坐起身,环顾四周终是将视线停在跳跳怀中的那抹白色上,慌忙起身踉踉跄跄的跑过去,逗逗一惊,轻声说到:“没有哪里不舒服吧?刚刚莎莉下手重了些,你竟睡了那么长时间…”摇摇头,看着还在跳跳怀中熟睡的白衣少年,呼吸温温凉凉,深浅不一,脸苍白的几近透明。
                    “逗逗,他怎么样了?怎么还没醒?”轻柔的将他从跳跳手中接入怀中。抚齐他凌乱的刘海,柔声问到。
                    逗逗摆摆手,“不过失血过多罢了,但是现在他这脉搏忽快忽慢,力度不一,还一直昏睡,怎么看都像中了蛊。可我们观察了很久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征兆,太奇怪了……”
                    听完逗逗话,赶忙将手指搭在寸关处,闭上眼静静地听着。果然啊,忽快忽慢,深深浅浅。送开手,揽住虹猫,用手试了试额头的温度,也并没有发热的迹象。
                    正想着,这到底是什么蛊毒?那么奇怪,心里的担忧慢慢的溢上喉头,就像一双手死死的扼住咽喉部,喘不过气来。
                    突然,怀中的人动了动,颤了颤那长长的羽睫。睁开了眼,逗逗他们看到后也是立马蓝兔看到后欣喜到:“虹,醒了?”扶着虹猫坐起,看到眼前的人满目的迷茫。不禁心里一颤,但好在眼前的人也是立马回应到:“蓝兔?”
                    但当虹猫看到跳跳他们时,眼中的敌意却是让蓝兔一愣
                    “蓝兔,他们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08 13:40
                    第九章 幻芜
                      满哞敌意的看着眼前因担忧他而围了一圈的几人,逗逗看着他,想要走上前去为他抚脉。却被他冷冷的避开,无奈的拔出雨花剑,对着他说:“我是七剑之一雨花剑主。”随后将雨花剑放在他面前。
                      虹猫愣了愣,伸手将剑拿到手中,纤细的手指一寸寸的抚着剑身。嘴里突然无意识的喃喃到:“雨花剑,逗逗?”逗逗眼中一亮,正待说什么。可眼前的少年忽然将剑扔到一边,脸色苍白,贝齿死死的咬住唇,痛苦地闭紧了眼,浑身颤抖。众人都慌了神,蓝兔更是慌的手足无措,逗逗立马冲上前去点住他的几大要穴,手指抚上寸关。
                      诊了许久,看着面前的少年气息稍稍平稳了些,也舒了口气,“这蛊毒叫至忆,只记得印象最深的人,只要他不去想我们,这蛊毒就不会发作,所以,保持常态就行了。”众人听了,也松了一口气。
                      “你们就没想过逃出去?”白衣少年苍白着一张脸,却仍是倔强着撑起身子。“我想过,既然我想你们会有这么大反应,说明你们对我也很重要。所以一起逃出去?”
                      刚说完,还没等逗逗他们说什么,一手运起长虹真气,拼尽全力对着身后的墙壁就是一击,这墙壁哪里经的起这种力度,瞬间四分五裂。白衣飒飒,红光荡荡,虹猫冲众人挥挥手,“走了。”
                      逗逗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虹猫,你什么时候解的穴?”笑容干净透明,眉眼弯弯,“刚才,快走吧!”看着大奔莎莉他们的脸色渐渐黑下来,也是无奈的转过头看着白衣少年远去的身影,却也是快速跟上。
                      转头摸摸身边的假山,脸色十分不好。走了许久,这身边的景物居然没有半分变化。转头对着正在气喘吁吁走着的蓝兔他们说:“别走了,这里是个阵,周围的景物都没个变化。”
                      蓝兔愣了神,转头变看见自己方才在假山用冰魄刻下的剑痕。还未说话,一身红衣的欧阳亦挥着折扇带着讥讽的笑从身后的假山里晃晃悠悠的走出来,满脸的不屑。
                      “阿虹,不错嘛!这么快就识破了?不愧是七剑之首啊!”
                      虹猫满脸的不满,不仅是对他刚才那过于亲呢的称呼还有他下的蛊毒。“滚,别这样叫我。”
                      欧阳亦才听完那个“滚”字,脸顿时阴沉下来,折扇“唰”的一合,将红色袖袍一挥,转身的瞬间身形便模糊了下来,“阿虹,你还是想想怎么破了这个阵吧!别光耍嘴皮子,我在阵口奉五万精兵相陪。”说完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虹猫,怎么办?”大奔很慌,阵都还没破,外面还有五万精兵等着,想想都害怕。
                      虹猫垂下哞,咬了咬唇,环顾了四周,心到:幻芜,哪能那么好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08 13:41
                      第十章 破阵
                      虹猫顿时脸就阴沉了许多,他当年本就对阵法这类不感兴趣。当时也是白猫大侠逼着他勉强学了一二,“幻芜”也只了解了基本概况,只有其中一句话尚有思路可寻,阵眼为阵,阵为阵眼。可现在连阵眼都找不着,何来破阵?
                        满脸阴郁的拿着长虹在青石板路上划着,迸出阵阵火花。幻芜、幻芜……抬眼望向眼前的草丛,眼睛忽然一亮,这草怎么长的不太一样?伸手上前摸了摸,一阵阴凉的触感,眯了眯眼。寒阴草,突兀的站起身,环顾四周。看了看自己所处的方位,东南?那么…
                        快速的踱步到南部,蹲下身来在草丛里翻找。果然在靠墙的地方寻到一株,猛的起身,是了,寒阴草。立即起身说到:“蓝兔你去北方看看有没有寒阴草,奔雷剑主去东北方,紫云剑主去西北方……”众人纷纷反应过来,快速的按照少年的指示去找寒阴草。果不其然找到了,只是……八个方位,我们只有七人。八株寒阴草,七个人……
                        大奔站起身来甩甩手:“虹猫,接下来怎么办?把这草拔了?”
                        还未等白衣少年说话,一直沉默的达达开了口:“虹猫,你觉得寒阴草是阵眼?”眼瞅着虹猫点了点头,沉下心来看向自己面前的寒阴草。看了半晌,站起身“这寒阴草质地阴凉,虽说寒阴草随地可见,但是这种触手生凉,内属纯阴的还是很罕见,也是高等药材。”
                        逗逗也是蹲下来看了许久,“是的,这种寒阴草调和阴寒内力十分有效,甚至利用至阴至寒的内力让它的寒到极致变为热,类似于冰极火转,但是至于疗效,医典上也没有记载。”
                        冰极火转,幻芜……阴阳相结,脉命相通,阵为阵眼,阵眼为阵……寒阴草,火…烧…对了!烧!
                        心中大喜,张口就来:“快!全部拔了,我知道怎么破阵了。”
                        待看到眼前堆积的寒阴草时,转头看向蓝兔,“看你的了。”
                        眼前的蓝衣女子恍然大悟,“虹,你是想…以至寒转热,用火烧?”
                        “没错,快点吧!时间不多了!”白衣少年俏皮的眨眨眼,笑容干净漂亮。寒蓝色的内功将至寒的寒阴草笼住,眼见蓝色的内力圈慢慢转变为红色。突然,这红色越来越诡异,泛着紫红色的光。虹猫大骇,“快撤退!蓝兔!把内力撤掉!快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08 13:41
                        第十一章 舍
                          蓝兔愣了愣,却也是十分听话的将内力缓缓撤去。在收内力的瞬间,自己就被虹猫揽着腰躲到了假山后面,他将自己护在自己的臂弯中。鼻前是他好闻的梅香,再说那内力圈,由红变紫,然后“嘭”的一声炸裂开来。
                          在爆炸的瞬间,身处的空间扭曲般的消失了,然后便是他们七人重重的摔在地上,身边扬起的灰尘入腑,不免要咳嗽两声。待脑中爆炸的余波消失,抬眼便看见欧阳亦摇着折扇看着眼前狼狈的七人,而身后就是浩浩荡荡等待已久的五万精兵。
                          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倒在地上的七人,俯下身,抬起了还有喘气的白衣少年的下巴,满脸的谄媚:“阿虹可真厉害,那么快就破阵了,可是还是大意了啊!”
                          撇过头,冷笑到:“呵,你倒是很卑鄙,在阵中下毒…”
                          将折扇合起,手指缓缓拉下白色的衣领,抚上白色的脖颈。眼里闪过一丝嗜血,刚想俯身咬下,就被虹猫一掌拍来:“疯子!别碰我!”欧阳亦灵活的跳来,眼里划过丝丝阴狠。白衣少年自身后拔出长虹,转头对着刚起身的蓝兔逗逗他们说到:“你们先解毒,我先拖住他。”
                          看着他们已经盘地坐下运功驱毒,转过身,看着眼前与七侠为敌的落阳山庄,咬了咬唇:“我不知道为什么,落阳山庄是百药世家,曾经救百姓与水火之中,为何今日要与七侠为敌?!”
                          欧阳亦看着虹猫,忽然像疯了般大笑起来:“为什么?!我要成为天下第一!我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去死!”虹猫眼里闪过一丝惊诧,太熟悉了…蓝兔看到欧阳亦这样,脑海里也同样浮现出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那个在凤凰武馆相遇的少年,与眼前的欧阳亦截然不同的是多了分善良和稚嫩…
                          就在这时,自庄内传来一阵闷沉得爆炸声,整个山体都在摇晃,欧阳亦大骇,还未言语,身后的小厮踉踉跄跄的跑来:“庄主!不好了!有内奸引爆了我们庄内几百吨的炸药!快跑吧!”
                          欧阳亦神情恍惚,“不…不!我的天下第一还没实现!我怎么能走!”
                          说完竟转身冲向庄内,红色的身影顿然消失。
                          虹猫转身看向逗逗他们:“怎么样?毒解了吗?”
                          逗逗惨白着一张脸,摇了摇头。当下心里一沉,看来今天不能全部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08 13:42
                          第十二章 念河山
                            站起身,“蓝兔,你将他们带走,我去控制一下爆炸…”还未说完,便被蓝衣少女打断,“不,我和你一起去。”
                            “蓝兔,你…”刚想说什么,却看到蓝衣女子拿起冰魄就抬上自己的脖颈旁,“你若阻止我,我自刎。”
                            叹下一口气,转头看向逗逗他们。“我送你们走。”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跳跳阴沉下脸来,手指抚上青光,“虹猫,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虹猫转过脸去立马反驳,“你们死了!山下的人们会因为这场爆炸而活埋!”
                            看到眼前的几人还要说什么,立马出声打断,“别说了,蓝兔,你把他们送走,待会儿回来一起下封印。”蓝衣女子应声应到,随后用至寒的功力做成一个球体,让待会儿爆炸的冲击波将几人带出去。
                            收回手中输出的内力,垂下眸子对昔日的剑友道了别,满目笑意,手中握住的冰魄从未如此轻过,恍惚的如没有分量,面对漫天火光与耳边愈演愈烈的爆炸声,心却无比平静,天下之大,总有我们容身的地方,不是繁华宫殿,而是这守护了几载春秋的山河,这便是,我们的家…
                            二人默契的下了封印,红蓝交汇,照亮的是整座山…
                            (以下跳跳为第一人称)
                            那一红一蓝的光芒愈发强烈,耳边的爆炸声也越来越近,整个山体也是在剧烈的摇晃。就在被冲击飞出去的那一刻,看到了那袭白衣和蓝衣破碎的身影,看到了他最后一句话,不是“替我守护好天下”,不是“好好活着”而是一句释然的“别了…”
                            别了……
                            那天我们醒来后,倒在山脚下。看向那座被爆炸侵蚀的山,眼眸瞬间大瞪,山没塌,甚至山体周围还漾着没散去的红光蓝光。山头塌了半边,另一半还倔强的撑着。达达看着这座山,淡淡开口,语气里是掩不住的悲伤,“给这座山定个名字吧…”
                            “念河山,叫念河山吧,他们曾经那么挂念这他们守护的河山,既然山已有,再添一河字,山河皆备,也算圆满……”莎莉是女子,心思缜密,拟的名字自然也好。
                            我抽出青光,锋利的剑尖飞快的刻下三个大字:念河山。转身的瞬间泪就涌出眼眶,浸入身下的泥土。
                            而那竖起的半边山岩,便为他们的碑吧…
                            没有人知道最后长虹冰魄剑主是否活着,也没人去找他们,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无影,淡出这个腥风血雨的江湖。
                            或许,有一天,你会在某个地方寻到那对侠侣,一人白衣如雪,一人蓝衣翩然……
                            ——已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08 13:48
                            后记
                              这篇文不算悲也不算喜,文中最后虹蓝消失就和现在在现实中的虹蓝一样。他们消失在我们眼前,消失在世人眼前。可他们也还在,还在我们心中,在我们的身边。
                              虹蓝消失在荧幕上是一场悲剧,留下一部未完的续集,三部曲的末尾。这是一种遗憾,可能是一辈子的遗憾,我们或许会期盼着他们重出江湖。但这仅仅只是一种期许,为什么会留着虹勇的上半部分?或许这是宏梦给我留下的最后一个礼物,让我们来编撰虹蓝的故事,让我们来编写他们的传奇。
                              或许,在很多年后,会有人依然记得那位竹林弹琴的居士,那位卧薪尝胆十年的少年,那位豪迈洒脱的大汉,那位胆小机灵的神医,那位侠肝义胆的客栈西施,那位冰清玉洁的玉蟾宫主,还有那位舍生忘死的白衣少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8 13: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08 13:53
                                宝贝,这个速度吓到我了,才看见,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08 15:02
                                  这是之前的大号的文是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08 15:07
                                    开心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08 15:18
                                      我记得你大号好像也发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9-08 16:19
                                        顶顶顶顶来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8 17:59
                                          嗳,这个不是发过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08 23:4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9-09 10:55
                                              抱紧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16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