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088贴子:2,978
  • 10回复贴,共1

第二章 55 陷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立個FLAG
今天翻完


回复
1楼2018-09-08 11:54
    好啊


    收起回复
    2楼2018-09-11 17:35
      先一半








      喀哒,伴隨著微弱的聲音,窗戶從外面被打開了。有人消去氣息潛入房間裡。我從小小的縫隙裡偷看,侵入者明顯不是房子裡的傭人,是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我看到他認真的警戒周圍。

      我靜靜地把手中水果的皮剝下。水果微微甘甜的香味瞬間溢出,在我的周圍擴散。




      ......我不得不在夏天裡躲進櫃子裡。好熱。全身都被汗浸濕。而且,感覺很悶。

      這不是在玩捉迷藏。




      櫃子門外的氣息,以及小心抑制的腳步聲,都離開了房間。父親遺傳給我的千里耳,讓我好好地聽見入侵者開關門的微弱聲音。

      我咬下已經撥皮的水果。於是,口中傳來了清脆的聲音以及甜蜜的味道。我把那塊水果吐到手上。空氣中頓時充斥的非常濃的甜甜的香味。




      然後,我終於從櫃子裡爬出來。

      宅邸的小接待室和我進去櫃子以前一樣,非常安靜。

      ......除了被打開的窗戶以外,家具的位置也沒有任何變化。




      我抬頭看著樓上。因為交給信賴的人負責,所以不需要擔心。在聽到騷動的時候再慢慢上去應該就可以了。

      我這樣想著,吃起手中的水果。和桃子相似口感的甘甜水果滋潤了我的喉嚨。










      ----乓噹喀沙,的一陣騷動過後,我聽到了悲鳴聲以及野獸叫聲。

      再確認那個聲音完全靜下來之後,我從沙發上站起來。




      終於阿。雖然我不知道那傢伙是誰,但是侵入這一定是一個慎重的人。在這個小小的房子哩,他花了四個半小時才移動到目標房間。

      水果都吃完了。沾到手上的湯汁也都擦掉了。




      我離開招待室的時候,屋子裡也回歸安靜了。原本傭人就很少,白天又會出門買東西或是待在廚房,在屋子裡走動的傭人就更少了的。特別是今天”我”又去了貴族院,傭人們會優先處理房子外面的事情。




      我走上樓梯到二樓。正好是位於接待室樓上的一間客房,那裏的門正敞開著。在這三天裡,芙雷雅都借住在這間房間。




      我走進房間。借給芙雷雅的杯子破了,碎片散落一地。

      然後,芙雷雅被嚇得在床頭瑟瑟發抖,而在床尾有個男人無言的被按在地上,那是一個入侵者。壓住那樣的入侵者的是兩個男人,還有一隻狼龍




      “......喂,杯子破了。我應該說過不要弄壞東西吧“

      “不是我們打破的。是這傢伙做的”




      這樣說著,露出嫌棄臉的君特,對腳下的男人採得更用力了。個倒在地上的男人好像很痛苦地動著嘴巴。不安定的聲音從他口中露出,嘴邊還可以看到口水流出。一眼就了解了他無法呼吸的事。

      這樣一來,他就無法咬舌自盡,而且行動來有思考都會被限制。無法呼吸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即使想死,身體的反射也會阻止。




      “再不至於窒息的情況下把他剝了,然後綁好。還有為了防止自殺,嘴巴也要。“

      “知道了。”


      回复
      3楼2018-09-13 11:59
        感谢翻译


        回复
        4楼2018-09-13 17:10
          之前對付盜賊團的時候也做過差不多的事情,於是熟練地開始拘束侵入者的的是壓制他的另一個人,提歐。

          最後,用那個巨大的身體壓扁侵入者的是拉斯沃庫,牠得意地看著我吠了一聲。牠的尾巴像在清掃地板一樣搖來搖去,牠不是狗,是狼龍,那個尾巴和蛇很像,所以不會揚起灰塵。

          男人入侵的時候牠好好的微到了水果的氣味,並傳達給君特。狼龍真的是很聰明的生物。

          剛來到這個房子的提歐和君特還不能辨別傭人的臉,有可能會認錯人。

          我發現這個問題之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利用水果的味道來通知拉斯沃庫。 拉斯沃庫在二樓聞到味道之後,就和兩人一起抓住入侵者。




          “我覺得接下來你會看到一些難看的畫面,芙雷雅小姐。把床廉放下來可以嗎?“




          我向臉色蒼白而且還在發抖的芙蕾雅搭話,她明顯嚇了一跳。因為她本人沒有被告知會被襲擊的可能性,所以嚇死了。向來和這種荒唐事無緣的她,臉色就和在被壓在地板上的男人一樣不好。

          接著,”呃,換個房間…….可以嗎”地她用細小的聲音詢問著。




          “待在我們旁邊比較好。在這種情況下,讓你自己一個人呆著也會感到不安吧。我拉上窗簾囉。接下來不是未婚女性應該看到的東西。“(譯:又是小孩能看的喔…….)




          我無視看起來還想說甚麼的芙雷雅,快速拉上床廉。與此同時,提歐斯開侵入者衣服的聲音在房間裡響起。

          床廉內側傳來一聲小小的悲鳴。嘛,一般的貴族千金不可能聽過這種聲音吧。




          被提歐毫不留情束縛的男人,看起來被拉斯沃庫的體重壓的喘不過氣。但是即使他的意識因為缺氧而顯得朦朧,那個雙眼還是充滿著驚愕與困惑並一直盯著我看。

          可能他是看到”我”和特雷西亞伯爵兩個人一起,帶著顯眼的的護衛騎士一起出發去貴族院了。

          黑髮紅眼的孩子。那個一定,和這個男人獲得的”我”的外貌完全一樣。




          .....嘛,那個小孩不用說一定是假的,真正的我並沒有出門。




          不管怎樣,作戰非常順利。房屋的主人、護衛、還有傭人都出去了,看起來是對芙雷雅出手的大好機會......真可惜。




          “小主,看。這個男人衣服上有家紋。“




          提歐把入侵者的衣服丟給我。確實,我確認了衣服上繡有奧格倫家的家紋後,向君特和提歐點頭。




          “確實。接著,把那個人綁好之後就放在冬支度的房間裡吧。這樣一來,那個弗雷奇的兒子就可以行動了吧。“




          “------交給那小子可以嗎?還是不要吧“




          “”愛麗澤”的話,他有自己的任務要去完成。”




          “終於和好了嗎?花了整整兩年,是非常久的吵架呢。“




          “啊啊。----我要好好的道歉時,他砰地來了一發就原諒我了。總之就是這樣“




          我讓他們看了我微微腫起來的左臉,然後,君特和提歐都笑噴了。 “再說,那個拉多卡只是想給你一巴掌!”這是,君特那時候說的話。(尚、あのクソガキがガキからビンタ喰らうようになるなんてな!とは、その際にギュンターが言い放った言葉である。)


          回复
          5楼2018-09-14 15:25
            fin
            最後一句看不懂....


            收起回复
            6楼2018-09-14 15:25
              感谢翻译


              回复
              7楼2018-09-15 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