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洵美吧 关注:54贴子:553
  • 5回复贴,共1

王科一与邵洵美之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本是个随处都被禁言的地方。我已经不止一贴莫名被迫中止了。但还是决定把百度百科王科一的资料贴来,你知道,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有些东西随时都可能被删去或改变。多一处储存以备万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9-06 13:09
    王科一(1925--1968),文学翻译家。安徽太平(今黄山)人。195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英国文学系。先后任上海文艺联合出版社、新文艺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分社编辑。中国民主同盟盟员。王科一先生生平资料极少。《十日谈》后记中稍有提及,《我的爸爸邵洵美》和方平先生的访谈中亦有片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9-06 13:09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安徽太平(今黄山)
      出生日期
      1925年
      逝世日期
      1968年
      职业
      文学翻译家
      毕业院校
      复旦大学英国文学系
      主要成就
      翻译雪莱的《伊斯兰的起义》
      翻译朗费罗的《海华沙之歌》
      翻译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
      翻译狄更斯的《远大前程》
      翻译薄伽丘的《十日谈》与方平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9-06 13:10
        1958年,方平和王科一合译薄伽丘的《十日谈》出版,影响深远。王科一才华横溢,英年早逝,据《我的爸爸邵洵美》记载:“此人中等身材,略胖,相貌一般,却大有不拘小节的魏晋名士风度。有一次我从学校回家撞见他,他正在和我爸爸谈得起劲,一只脚脱去了鞋袜,踏在凳边,一边在搔脚丫里的痒痒。爸爸十分赞赏他,说他是不可多得之才。”
        《十日谈》后记中,方平先生写道:王科一是一位勤勉奋发、热爱自己的专业、而且已经作出了成绩的外国文学工作者,不幸于十年浩劫中含冤去世,终年四十有四,是正当壮年有为之期。
        王先生与另一位文学大家邵洵美先生是忘年交,他的过早离世,令邵先生痛失知音,不久也过世了。另外一篇纪念邵先生的文章《邵洵美便是那最愁伤的河流》(张建安)有这样的叙述:
        (前略)回家后,邵洵美仍然无法摆脱病魔的纠缠,好不容易捱过了新年,又在病痛中苦度三个多月的光阴。最后,他决定自己主动求死,起因与王科一的死讯有关。
        王科一是一位优秀的年轻翻译家,他经常向邵洵美请教翻译的事,其才华品德均受到邵的称赞。二人成为忘年交,有着非常深厚的友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9-06 13:11
          邵洵美的老友秦鹤皋回忆当年的情形:
          史无前例的文化大浩劫发动了,王科一和我先后进了牛棚,一切行动都受监督。其后间接听到洵美曾两次病危住进了医院。大约是在1968年年初,洵美家人不知通过怎样的渠道传话告诉我和王科一,洵美渴望我和王去见他一面。王科一冒万难而去了,还带去饼干和水果各一包,我则始终未去,在雪中送炭的友谊方面,我不如王科一多矣。
          1968年3月,我社又掀起“清理阶级队伍”的大高潮,王科一无端被戴上五顶莫须有的大帽子;王于被批斗的当天深夜,在家中厨房里用煤气愤而自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9-06 13:11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邵洵美不知哪里弄来鸦片精,两天后就去世了。我想面对重重苦难和打击,邵洵美考虑死亡这件事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那样的处境下他才最后下定了决心。我想徐志摩是幸运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9-06 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