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蓉吧 关注:38,863贴子:1,137,192

【蓉言·文章】烟雨酒色(超级纯洁,你们要相信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好吧,写医毒那篇真的要累死了,心里超级郁闷,太干太正经了。所以准备写点文艺些的,洗洗心灵,温润干涸的灵魂。
22点准时更新,请大家二楼打卡上车,这里人少,我们偷偷品尝就好。
首先,大家要知道,这是聂蓉向的,其次不要太代入原角色,原角色一看就是无法开车的类型,感觉就算一起睡觉,也只是盖着被子聊天。
其次,请开空调。
其三,上车不买票就吃粮的,你的良心呢


回复
1楼2018-09-05 21:04
    排队这里


    收起回复
    2楼2018-09-05 21:05
      萌新过来瞅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05 21:37
        来侯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05 21:56
          18岁一下学生卡禁止上车


          收起回复
          5楼2018-09-05 22:00

            林林又别雨,山雨掩青灰,林中人倚门,门外蓑衣人。


            回复
            6楼2018-09-05 22:00
              一·雨露
                又是一年的雨季,淅淅沥沥,山路被泡得松软,难以出行。若是以往,端木蓉大可在檐廊之下,支起小桌,温一壶清酒,一边看书,一边小酌,待到酒劲上来,便虚虚妄妄地伸出手去接一掌雨季的湿凉,弹到脸颊上,享受不多得的悠闲。
                不用在意姿态,不用在意妄言,不用在意疯癫。
                这里时常都是她一个人,山林别苑藏在深山中,路难行,不比镜湖医庄大,顶多住个两三人,所以即便需要看诊,也是她自己出门去。
                但都说了,那是以往。
                现在端木蓉很是想出门去,想找些事情来做,不然心生意乱,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杂念。
                可是雨啊,总是不遂人愿。
                “端木姑娘这是要出门吗?”
                “嗯,山雨一新,就有特殊的药草出芽,今日雨小,便去采一些回来。”
                “路上小心。”
                “嗯。”
                盖聂是下雨的前一天来的,他的内息受了重创,一个人,走了很远的山路,才得以撑到别苑,既是旧识,也就自然住下,以便端木蓉每日为他看诊。
                后来,天就一直下雨。
                别苑时常的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孤男寡女,自然很是不自在。端木蓉和盖聂是旧识,但,却不是什么老朋友,两人平日相交的话不多,互相,也并不是那么了解。当初的两人,许是互有情愫,但是年隔许久,世事变迁,谁还清楚呢。
                毕竟那个时候都不清不楚,一直未剪断,现在就更是理还乱。
                也许,可以当作朋友的吧。
                端木蓉内心是这么想的,但是初见时心思的激动,根本骗不了自己,只是盖聂是受了伤来看诊的,谁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呢。
                可能就是想起医仙端木蓉住在这里,便就来了。
                每每想到此,端木蓉心里就酸涩得不得了,这下好了,对方住下来,每天地四目相对,自己接下来可要如何自处才好。
                喜欢,并不因时间而减淡,也不因分离而变少,每一次的相见都提醒着自己。
                你与他,是情爱。
                盖聂受了很重的伤,但内伤的调理,并不是看了某个很有名气的大夫便能好得更快,军中的大夫劝他静养,不宜走动。他呢,告假离去,不许人跟,跑了很远很远,翻山越岭。
                端木大夫给的疗养方法也是同样。
                他觉得有理,就住下。
                人与人就是这么的不同。
                他很喜欢端木蓉住的这个地方,安安静静,仿佛不掺杂世间的烟火,山很青林很密,雨水很润,山路蜿蜒有趣。就是破了一些,有点漏风漏雨的。
                他就是想起医仙端木蓉住在这里,便就来了。
                端木蓉还是端木蓉,什么都没变,清丽的身姿,冷漠的面容,清瘦小巧,却又让人不敢轻易冒犯。初见时,盖聂很高兴,自己沉积的内伤,一见到她,似乎就好了七七八八,只是这份高兴总是在心里,不动声色的日子过得太久,他忘记了表现在脸上。
                如此,再见的场面,便就变得很是平淡。
                “你受伤了?”
                “嗯,受了内伤。”
                “我看看……给你开一些药,好好调理吧。”
                “多谢。”
                连互相的称呼都没加上,真若一位常年复诊的病人,与自家专属的大夫一般。
                别过盖聂,端木蓉提着药篓,撑着伞出门了,虽然今日只是小雨,但几日的雨水,让路面泥泞不堪,林子里更是又湿又滑。她不着急,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并不急着采药,毕竟只是想要出来透气,不那么心烦。
                盖聂莫名其妙地住了下来,平日里稍稍交谈说起他的事情,端木蓉大致了解,他呀,终归只是过客的,不知何日会离去。只是,这心里了解并没有什么作用,心里了解便能不去想他吗?便能对他心如止水吗?
                不能。
                所以,端木蓉就更加心烦了。
                雨中的湿润笼罩在脸上,她赤着脚,裙摆挽起,脚掌踩过那些软软的泥,踢着草地上的积水,心中要舒服许多,泥土滑滑的,滑过脚掌心有些痒,也就让她面上的冷漠也就缓和了些,许久没在雨天出来了,这山林的乐趣倒是让人心怡。
                忽然有感,端木蓉一回头,便看到高大的蓑衣客卷着裤腿,赤着腿,向她走来。
                靠近。
                “端木姑娘,雨天湿滑,我与你一起吧。”
                别苑只有一把雨伞,盖聂穿着柴房放置许久的蓑衣,从她身后跟上来。
                “……嗯。”
                不用了。
                你回去。
                你身上有伤。
                我只是采药,很快回来。
                这些话端木蓉都没有说出口,她因为他已经很是心烦了,偏偏还跟了过来,这算是关心吗?算吧,是吗?盖聂总是这样,让她又是欢喜又是忧愁,既欢喜能与他再见,又忧愁他要离去,既欢喜他担心自己,又忧愁不知如何面对。
                情只一字,真真让人,爱恨不自处,忧喜难自如。


              回复
              7楼2018-09-05 22:01
                  三·下棋
                  午饭之后,下午的时光总是漫长闲散的,雨顺着茅草尖儿落成了线,别苑不大,但是有个很棒的书房,书房外面接着很大的屋廊,上置矮榻,若是晴天,阳光从这里便能进入书房内,若是雨天,闲坐于此,又能听雨休眠。
                  端木蓉在屋内看书,上午外面转悠了一圈,一身又湿又冷地回来,好在中午暖过身子后,好多了,下午再也不想做什么,胡思乱想就胡思乱想吧,不出去折腾。然而,捧着的书却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以前叫相思,现在是怯情,端木蓉啊端木蓉你坦坦荡荡一生,怎的也会这样姿态。
                  思思悠悠间,盖聂端了清茶进来书房,放到案桌上,也不去打扰端木蓉,就这么对坐在那儿,随手捡了一本端木蓉的病患病例来看。
                  到底谁能把书看进去呢?
                  端木蓉身上香香的,没有了上午的冰冷神色,现在看起来很暖,大概是因为中午的脸红,她的面上看起来有了红润。真的很香,盖聂总忍不住往她脸上瞧,想要靠近闻一闻,那种感觉,就像端木蓉刚从蒸锅里出来一般,十分可口。
                  盖聂赶紧按按太阳穴,免得自己往奇怪的地方想。
                  “头疼吗?”
                  端木蓉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盖聂在揉按。
                  “嗯?有一点。”
                  有一点头疼,信口胡诌,但是被人关心的感觉很好,世上还有谁会真正关心自己呢?也只有她了,盖聂自动忽略掉天明,如此想着。
                  “我帮你看看吧,上午害你陪我淋雨。”
                  可别因此生病呀,不然自己要相当自责难受了。闻言,盖聂低了低头,端木蓉伸手过去,贴了贴他额头,感觉没有异常,把脉,也还好。
                  “张嘴,我看看。”
                  盖聂很听话,这些流程他也很清楚,很是配合。
                  “应该没有大碍,只是头疼吗?”
                  “嗯,只有一点,不用太担心。”
                  “那我帮你按按头上的穴位。”
                  说完,端木蓉坐起身来,双手整理了下袖子,伸过去,放在盖聂两侧太阳穴上,力道不轻不重。盖聂不说话,看着她,力度刚好,距离刚好,姿势刚好,长发从肩膀上滑落垂下,衣襟稍稍散开了一些,透过里衣的遮掩,不该看的地方,此刻浑然不觉地出现在眼前。
                  这可如何是好,盖聂努力地把目光往上拉,不去看,但是往上,却又瞧见端木蓉白皙的脖颈,浅起的锁骨因为手上的用力在轻微动着……
                  喉间……
                  下巴……
                  软唇……
                  鼻梁……
                  一路看到那双认真的眉眼,盖聂直觉得自己的喉咙间干涸起来,身下不太舒服。
                  “好些了吗?”
                  恰巧,端木蓉低下头与他四目相接,盖聂不语,注视着她。一时间,端木蓉心砰砰地跳起来,羞红了脸,赶紧松开手去。
                  太近了!
                  她不经意间凑上去,双手捧着别人脑袋,就像……自己要亲上去了一般。
                  啊……矜持呢?姑娘家的矜持呢?你平日里帮人按太阳穴不都是绕到背后的吗?端木蓉啊端木蓉,活该羞死自己。
                  端木蓉心里一时羞怯不已,一只手无措得挠了挠耳廓,一只手掩面作势绾发,察觉到脸上滚烫,直想捂脸找个地缝钻下去。
                  两人尴尬了一会儿,各自伸出一只手,拿了茶杯,赶紧喝一口,平复心跳降降温。
                  “你……你自己按吧,很简单。”
                  “嗯,好……已经不疼了。”
                  语毕,各自又喝了一杯茶。
                  屋子外的雨下得大了起来,打在不远处小竹林上,哗啦哗啦很是欢快,雨水飘到屋檐下的木板上,积起明晃晃的水,映照一双羞于表达的璧人。
                  好不容易按捺下内心的悸动,端木蓉一笔一笔在竹简上写起病理杂论,终于是慢慢投入,盖聂坐开了去,不再打扰,偶尔出去添个茶,回来后便坐在一侧,帮端木蓉磨墨。但是啊,下午好长,直到端木蓉写完一长卷,天色也依旧,也不知天空是不是把雨扔下就忘记收回,也不知今日是不是天色忘记了拉下夜幕,真的太长了。
                  “无聊吗?”
                  端木蓉收起书卷,让盖聂这么伺候她写书,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还好,除此也没有其他事可做。”
                  “嗯……书房有棋,你要是有意,可以拿出来。你帮我磨了这么许久的墨,作为报答,一会儿,等我写完,陪你对弈可好?”
                  “好。”
                  盖聂起身去取了棋盘,搬到屋廊下,正好接了雨水洗棋。
                  屋内一人,屋外一人,安静祥和。端木蓉再提笔,写到一半,视线忍不住飘到屋外,看盖聂端坐在矮桌前,取了清澈的雨水在棋钵里,一颗一颗挑起棋子洗净,擦干,放于棋盘上,仔细认真,光影的明暗在他的脸上细细勾勒出她倾心的样子。
                  盖聂在男子里早已不算俊秀,但是轮廓分明,眉眼狭长,一身健硕都裹在浴袍之下,一副沉稳的男子样,平日里,神色间总是不怒自威,尽是端木蓉中意的款。尽管他收放自如,但是她能很清晰地感觉到剑客的杀气,只有他很是放松的时候,那些杀气才会散开去,因为喜怒不形于色,倒是不太能从表情看出剑圣盖聂的心情。
                  今日他很是放松。
                  他不防备的时候,即便神色无太大变化,但亲切许多,是吸引人靠近的那种亲切。这也只有端木蓉才会这么觉得,事实上盖聂没太大变化,不管他身上是不是杀气缭绕,都吸引她。
                  天生一物降一物而已。
                  看看看,看到端木蓉再也写不下去,便只好作罢,随了心往屋廊去,坐到盖聂对面,落下第一子。
                  盖聂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武夫,纵横捭阖,在鬼谷学的可不止是剑术。
                  不到三刻钟,端木蓉输了,端木蓉输了……端木蓉又输了,连败五盘。
                  她很少下棋,第一次和盖聂对弈,可以说……体验极差。
                  实力差距太大,根本……就没得下。
                  端木蓉神色凝重,举着棋在指尖摩挲,有些郁闷,自尊心严重受挫,自己为什么要和他下棋呢,早就知道他们鬼谷杂学甚多,为何还来自取其辱。
                  “盖聂,你棋下的很好呢。”
                  “谬赞了。”
                  盖聂抬起头,端木蓉的神色,从愉快到不愉快,随着时间推移,一点一点变化,他都看在眼里,自然明白这句话是有多酸,只是他没想到端木蓉会下棋,真的只是会下而已。再这样下去,恐怕她以后再也不会和自己下棋了。
                  “这样对你不太公平,我比你年长,下棋的时间也多许多。这样好了,”盖聂把自己的棋钵推到端木蓉那边,“你来决定我要让子多少,我们再下。”
                  “嗯。”
                  端木蓉点点头,从里面抓起了五粒黑棋,递给盖聂。
                  “这样就够了吗?”
                  盖聂很是意外,五粒可不够她扭转战局。然而,端木蓉递给他之后,拿走了棋钵。
                  “差不多吧。”
                  端木蓉神色泰然,一点不觉亏心。盖聂捏着五粒棋子,不知如何下手,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单凭五粒就能赢。
                  好吧,谁叫你刚才欺负她那么狠来着,风水轮流转。
                  毫无疑问,端木蓉赢了。姑娘脸上飘起浅浅的笑,倒不是因为赢了盖聂的棋,只是觉得出了口气。胜利者要有胜利者的大度姿态,她才不像盖聂那么过分呢。
                  “好像有点不公平,这样吧,你每输一局,我便允你从棋钵里取回一粒棋子。”
                  “那,还多谢了。”
                  规则看起来公平了许多,也不知自己是要输给她多少,才能拿回足够取胜的棋子数。盖聂心中嘀咕了下,面上却不觉笑起来,越发觉得有趣,端木蓉平日里总是清清冷冷,不苟言笑,性格倔倔的,不轻易示弱,原来有时也会调皮一下。
                  气氛轻松许多,端木蓉也不必下个棋下得苦大仇深的样子,她开心了,盖聂当然乐意,能博佳人一笑,输这几局棋那是相当值得了。
                  天色渐渐要暗下,盖聂取回的棋子并不多,反正是够输给端木蓉的。
                  “盖先生,棋不能白下。最后一局,我们谁输了,谁就要满足对方一个要求,如何?”
                  “甚好。你觉得我还会输?”
                  “谁知道呢。”
                  嗯,满足对方一个要求,这是一个很诱人的条件。盖聂看着端木蓉那可人儿的脸蛋,想起午后她脸红慌慌忙忙撤回手的样子,这一局,纵然棋子不多,但势在必得。
                  端木蓉只是一时兴起,觉得盖聂是不大可能赢的,毕竟棋子悬殊很大,她没有想过要盖聂做什么,只是想要他欠她,盖聂是个重承诺的人,欠着,他就不会忘记自己。
                  这一局很是精彩,盖聂那一手棋着实下的好,布局完成,每一次出手,白子便开始被他一粒一粒提出来,攻势十分猛,到最后,端木蓉只觉得落在哪儿,都是盖聂给挖的陷阱。
                  “……你还真赢了。”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这下输了就输了,端木蓉倒是很坦荡,反正欺负了别人一下午,赠一个承诺,也并无不可。
                  “承让。”
                  “你想要我做什么?”
                  “嗯……什么都可以吗?”
                  “只要不算太过分,在我能力范围内。”
                  端木蓉低头捡着棋子,很自然地允诺着,眉目倩兮。
                  “那,亲我一下。”
                  “啊?”
                  盖聂端坐着,尽管嘴角勾起,有些笑意,但却正正经经地说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惊得端木蓉抬起头一愣,看着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确认过眼神,盖聂温柔地看回来。
                  这一下,端木蓉满脸飘红,一股热气升腾到头顶,不知所措。
                  “盖聂!你说什么胡话呢!”
                  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盖聂会提出这种要求,说完便慌忙从桌子前起身,不再理会盖聂,径直回房,一路上,带翻了案桌上的书卷,赶紧又捡回去。盖聂看她落荒而逃,觉得有趣,嘴角偷偷坏笑着,笑着笑着,突然发觉不太对。
                  糟糕……
                  似乎……
                  生气了……
                  他们之间……
                  好像并没有好到可以说这种话……
                  盖聂回过神来,心下默默叹气,盖聂啊盖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分寸了。


                收起回复
                9楼2018-09-05 22:03
                    四·小酌
                    夜里静静的,雨声隔开了这里与外界,没有了嘈杂,人,就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但,若是思考就能解决男女之间的情爱纠缠,也就不会有人相思成疾了。
                    端木蓉扑在被窝里,抱着被子,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稀里糊涂许给别人一个承诺,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为什么?为什么要自己亲他,这种事不应该是他主动些吗?她……她怎么好意思去……那样做。不,不对,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当然……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就……就…这么亲密。
                    他……他到底什么意思啊?
                    越想越乱,端木蓉捂着通红的脸,反反复复想着,慢慢回忆着这几天的相处,两人互相总是客客气气的,好像再追溯从前,也是一直如此,根本……没有进展的趋势,盖聂又总是不表现出来有多在意她的样子,每天都一个样,可若说他不在意,又总是会表达一下关心,但,她实在分不出来,这份关心到底是属于哪一种。
                    朋友?恩人?爱人?
                    思虑间,又想起,他不过是来别苑养伤,无奈下雨,多住几天而已,终归要离开的……想到此处,一颗激动的心慢慢落下去。
                    别人大概只是开了个玩笑。
                    端木蓉抚了抚慢慢冷却下来的脸蛋,抱着被子,不再多想,有些伤心地睡过去。
                    夜里,盖聂在端木蓉的房门外徘徊许久。
                    “端木姑娘,出来吃晚饭了。”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那你开门好吗?我给你送进来。”
                    “不好。”
                    他很后悔,说了轻薄的话语,现在端木蓉防备他得很,面不都不愿见,本来是气氛很好的一天,却在日暮之时,乱了一整日的美好。他想要解释,自己没有奇怪的意思,但是好像又解释不清楚,而且说回来,他……就是有奇怪的意思。
                    头疼啊,白日是假头疼,现在成真了。
                    罢了,夜已深,继续打扰也不太合适,待到明日,再行设法赔罪吧。
                    林间的风带起小雨丝,卷到盖聂的脸上,夜里,有些凉。
                    第二日,雨水依旧不断,青灰的天淅淅沥沥,端木蓉起得很晚,看起来昨夜睡得不太好,脸色有些苍白。一上午,两人都置身在怪异的气氛里,本来就话不多,现在更是沉默,一个屋檐下,又难免会碰面。盖聂自知有错,见端木蓉左右有些躲闪着他,便自动离她远些,以免再惹不快。
                    一直捱到傍晚时分,端木蓉都独自坐在书房内,研墨写字。盖聂在旁边屋子待了一天,此时歩上屋廊,将笼灯铺开,摆好小炉,温了酒,端上简单做的几个下酒的小菜,也不进入房内,在外面的门框上敲了敲。
                    “端木姑娘,昨日……在下失言,唐突了姑娘,引得姑娘不快,心中愧意。今日略备薄酒赔罪,还望姑娘莫再生气,气坏了身子。”
                    端木蓉停下笔,抬头看着他,许久。
                    这又是何意啊?
                    不太清楚,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起身过去。
                    昨日之事,她其实并不是很生气,自己许诺在前,盖聂的要求过分也不过分,毕竟,她对他钟情这件事,拜当年盗跖所赐,早就不算什么秘密。只是啊,她脸皮太薄,一时间又脑中思绪万千,手足无措,没能想好应对便只好逃跑。
                    “……原谅我了?”
                    “嗯”
                    盖聂试探地询问,端木蓉正坐点点头,一扫阴霾。
                    有些意外,他其实都做好给她出气的准备,没想到情况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糟糕,大概,是自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你想先试试哪种口味?我为你煮上。桃子要新鲜一些,梅干口味较好,槐花香浓一点。”
                    “梅干。”
                    “好。你先试试下酒菜,稍等片刻。”
                    盖聂拿起梅干,用细针挑开,穿刺了些小孔,一颗颗放入酒中温煮。端木蓉低头尝了尝小菜,拿了一块桃子吃。桃子很新鲜,但是别苑近来也没储桃子,难不成……
                    “你什么时候去摘的桃子?”
                    “早上去的,好吃吗?”
                    “好吃。你早上又去淋雨了?”
                    “伤体已恢复得差不多,不碍事。”
                    “你昨天还头疼呢。”
                    “这,不打紧……多谢挂怀。”
                    “谁对你挂怀了,淋生病了麻烦的是我。”
                    釜中酒有些小翻滚,飘着酒香,盖聂看着端木蓉不知说什么是好,自己住在这里,确实给她添了不少麻烦吧。
                    虽然嘴上已经把话说开,但是心里的芥蒂还有那么一些,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只是端木蓉心里堵着一些小脾气,不免嘴上有些不饶人。直到一壶喝完,再饮一壶,均有些许酒意上脸,两人才慢慢和解。
                    “盖聂,把花萼摘干净些,免得酒煮苦了。”
                    “好。这三种你喜欢哪一种味道些?”
                    “等槐花酒喝了再告诉你。”
                    “哈,好吧。”
                    到这第三壶,两人已经一起愉快地摘着槐花的萼瓣,往酒中添入。盖聂摘下一粒花芯,递到端木蓉嘴边给她尝,端木蓉楞了下,但还是张口抿下。
                    “好甜。”
                    “端木姑娘,你把萼瓣放进去了。”
                    “额?快捞起来。”
                    酒意上头,端木蓉要比平日活泼一些,说话声音都细小许多,笑意明朗,有些迷迷糊糊,像个小孩子,不过酒品却是很好的,静静地喝,有点撑不住的时候,就倒在一侧,蜷缩起来,一会儿再起身品一口。盖聂怕她倒下磕到头,便过去与她坐在一侧,让她能够枕在腿上。
                    恐怕也只有酒醉的时候,才有这般荣幸。
                    端木蓉双手捧着温好的酒,闭着眼,细细闻着酒香,小口小口地抿起,槐花佐酒入味很是香甜,但是她已饮很多,脑子有些昏沉沉,只好又躺下,蹭到盖聂腿上去,听他在一旁说着话。
                    “这场雨,下了好多天了。”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
                    “等雨停了,我就不继续打扰你了。”
                    “嗯?”
                    闻言,端木蓉坐起身来。
                    “你要走吗?”
                    “嗯,有一些事情还要处理,总不能一直赖在你这儿。”
                    “哦……”
                    怎么突然就说要离开了,端木蓉感觉心里好像被挖走了一块,喝到嘴里的酒变得好苦涩,什么话语都说不出来。
                    小火炉熄灭,釜中见底的部分,浸泡在酒中的槐花蔫下去不再散发香味,只有酒气还存在空气中,这酒今日好醉人。


                  回复
                  10楼2018-09-05 22:06
                      五·情动
                      酒已饮尽,端木蓉看着盖聂看了许久,她想借着酒劲胡闹的,但酒流遍全身,抽走了她所有气力,明明才几日而已,却已经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了。
                      怎么办啊?
                      她呆坐着,握着已空的酒杯,兀自走神。
                      她那么悲伤,盖聂怎么会察觉不到呢?
                      “我……”
                      “我……”
                      两人突然都想说些什么,盖聂顿下来,让端木蓉先说。
                      “我…我……”端木蓉好想对他说留下的话语,可是借着酒劲,给自己鼓足了气,也说不出来,话在嘴边打转,就是不出去。“我制了一些外伤药,你走的时候,拿上一些吧。”最后,那些话还是憋了回去。
                      怎么留他啊,别人有事要处理,自己凭什么留下他。
                      “嗯,好,多谢。”
                      “不必客气。”
                      端木蓉轻轻叹了一下,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两只手放在身前,指尖相互摩挲,罢了罢了,大概就是一辈子有缘无分吧。
                      盖聂突然伸手过去,握住了她的手,端木蓉不明所以,看着他,有些恍惚,心忽的狂跳起来。他们相处许久,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来拉她的手。
                      “你的手好凉,到屋内坐吧。”
                      只一句话,彻底浇灭了端木蓉的希望。她抽回自己的手,侧过身,想痛骂盖聂一顿,然后与他决裂,以后再不相见。可是雨还没有停,他还会住几日,何必呢,既是最后的时光了,还是让彼此好过一点,至少在心底留下美好的印象吧。
                      苦闷地想着,酒醉的感觉慢慢涌上。
                      连伤都不愿他受,又怎么舍得与他吵架。
                      “盖聂,不许你以后再靠近我。”
                      说完,她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回书房,灯火摇映,无所倚靠。酒过穿肠,乱人五感,脚下踩到哪儿都变得软绵绵的,撑不起自己,一个不小心,便不自主地往地板上倒。
                      盖聂怎会那么听话,看她伤心失落并不是他本意,刚刚只是甫碰到端木蓉的手,心疼她,想说的话被关心的话语抢了先,没想到,端木蓉已经这么排斥与他接触。
                      “小心!”
                      盖聂反应是极快的,瞬身到屋内,稳稳扶住了端木蓉,然而地板有些滑,便同她一起滚到了地板上。两人挣扎了一下,坐起身,她看着他,有些痴傻的模样。
                      “不是不许你靠近我吗?”
                      “这……我以后会记住的。你喝醉了,屋子里灯光暗,慢点儿。”
                      今日便就如此吧,盖聂看着一脸醉态的端木蓉,姑且答应着,今日便都当做酒醉的胡话,明日再与她把话说清楚一些,不然下次再来,估计她又要在门口挂上三不救了。两人又是这般在地板上坐了许久,端木蓉那一双柔情似水的眼,就这么一直把盖聂看着,盖聂一头雾水,但好像又有点明白过来。
                      她心里,许是不愿自己走的吧。
                      “盖聂,”
                      端木蓉终于又开口了,双手拉住盖聂的衣襟,撑起身来,有点没抓住差点又摔了,便只好勾到他的肩上,很努力地抓稳,凑近到盖聂面前,突如其来地点到唇瓣。
                      一点清凉,全身燥热。
                      “这是昨日许给你的诺,天南地北,你以后,不可记我无信小心眼。答应给你的,我都做到了。”
                      这本是端木蓉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才与他说出的话别语言,但,轻轻绵绵的话语传到盖聂的耳朵里,尽是缠绵不舍,那一下虽只是蜻蜓点水,却勾得他天灵俱损,无法自控,双手揽了她的腰,拉近,不再松手。等到端木蓉说完,想要离去,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搂入怀中。
                      醉了,这么多酒可并不是只被端木蓉喝去的,大家都醉了。
                      盖聂喉间来回滚动,只觉得比昨日还要干涸十倍,长长地呼吸一口气,双眼迷蒙,抵上端木蓉的额头,还有最后一点点理智。
                      “盖聂?”
                      突如其来的亲密,端木蓉不明所以,但那两片薄唇说出的的每一个字,都一点一点击溃盖聂的残留的理智,他想起来,想起来昨日那若隐若现的柔美,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喉间,下巴,软唇……
                      现在再一次近在咫尺……


                    回复
                    11楼2018-09-05 22:08
                      刹车一下,等等还没有上车的吧


                      收起回复
                      12楼2018-09-05 22:11
                          “盖聂……你为何来了,为何又要走……盖聂……为何要走……盖聂……我在你心里…当真有重要吗……为何……为何总是不回应……为何…为何要走……”
                          端木蓉那双迷蒙的双眼,微微睁开了些,早已不知身在何意在何,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喃喃,倾述自己的伤感,望着盖聂,手拂过早已印刻心底的面庞,兀自神伤,是梦是幻,她已全然迷失,泪水涌出眼眶,慢慢连眼前人也看不清。
                          盖聂瞧着她的脸,瞧着她的眼,终于稍稍按捺住一些心头的冲动,握着她的手放在心口,一只手拂过她柔软的发丝,心中百感交集,抵上她的额头,轻轻落下雨点般的吻,绕到她的耳侧,低语。
                          “我心中一直有你,也只有你。我离开,过两天就回来,回来便再也不走了,好吗?”
                          许是听到了,又或者没能听清楚,还是醉酒的状态下根本没有听进去,端木蓉搂着盖聂脖子的手稍稍动了动,侧过脸也贴到他耳侧,似娇似诉。
                          “不好,不要,不要离开我。”
                          盖聂心中叹了一下,都醉成这样,已经不便沟通,只是端木蓉这边已经小小闹起来,拧着他衣襟不撒手,眼眶的泪打着转,一点点往耳后滑下。
                          “好,不离开。若要离开,我便带上你一起。”
                          听得盖聂喉间低哑的承诺,像是得到了安抚的蜜糖,端木蓉的情绪止住了一些,点点灯火照到眼中,笼罩许久的失落的神色终于消散,手从他的脸上抚下,按到胸膛。
                          “为何你在梦中,便这么好。”
                          盖聂哑然一笑,再俯身下去,啄到她的鼻梁上。
                          “不在梦里的时候,我不好吗?”
                          “不好,你欺负我,调戏我,不与我说真心话。”
                          “那现在为什么好?”
                          “因为……你与我说心里话,嗯……啊…”
                          说话间,盖聂的手一遍遍游走,拂过刚才唇爱的痕迹,掌心摩挲着端木蓉柔软之上的小颗粒,诱得端木蓉言语失序,不能继续说下去,又低头啃上她的肩头,把她的身子搂起来,再一次爱抚到失控。
                          “你醉了,我送你回房。”
                          昨日言语轻薄惹了她不高兴,今日又借赔罪之名,趁她酒醉,行了欺负之事。明日若是清醒过来,自己的品格怕是会在她心底降到最低吧。盖聂轻声叹息,情爱之事还是先努力按下吧。
                          书房颇为通风清凉,他脱下外衫,帮她拢了拢衣襟,盖上,从地上抱起,往卧房而去。
                          端木蓉乖乖躺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一番忘情交融,此刻早已身燥体热,又酒催人迷,只当是在梦里,一路上,便贴着盖聂的脖颈,轻轻吻上。
                          “咝~~”
                          盖聂抱着她走在廊上,感受喉间那青涩的亲吻,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加快脚步往屋里走,只是这只捣乱的小猫并不休息,不停在他脖颈间敏感的地方擦蹭,不远不近,刚好肌肤相错。惹得他也差点如她方才一般,失声忘情。
                          好不容易走到屋内,把她放到床上,端木蓉却不撒手,低声嘤咛着,从脖颈间,吻到了盖聂的锁骨。
                          “啊~”
                          一声男子的低沉从喉咙传出,这一下比内伤还厉害,他着实没想到被端木蓉亲到那儿,会这么兴奋,两人一同滚到床铺上,察觉到今夜可能会无法控制,盖聂尽力拉开一些两人的距离,端木蓉没什么力气,盖聂起身去,她也抓不住,闭着眼,只能拉住他的衣物,而盖聂此时那儿还有衣物,方才是为了给她盖上不着凉也是为了给自己散散热,早脱光了。这一拉,直接扯掉了他的裤腰带。
                          “蓉儿,不要闹。”
                          “嗯?”
                          “我会忍不住的。”
                          “嗯。”
                          “明天你会后悔的。”
                          “嗯。”
                          嗯,只有嗯。盖聂说什么,端木蓉都点头答应着,但就是不让他离开,盖聂伸手去整理裤子,她就靠过去,拥住他,整个人贴到他的后背上,手揽着他的腰腹,先前被盖聂扯开的衣襟半挂在身上,露出大半的肌肤,腿从裙摆间露出,无比香艳。
                          那柔软中带着细微的坚实,贴上后背,当真是无比受用,盖聂抓着端木蓉抚上他腹肌的手,仰天呼出一口浊气,一颗心要跳出身体,身下已胀到快要爆,能忍下吗?
                          刚才或许还能,现在,不能。


                        回复
                        13楼2018-09-05 22:17
                            “明日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怨我也好,今日,我要将你吃干抹净。”
                            “嗯?”
                            端木蓉听得盖聂说话,依旧是低低地呢喃回应,不明所以。盖聂转过身来,拉开她的手,把她按倒在床上,大手挥过,扯去所有衣物,疯狂的吻如同窗外慢慢下大的雨,遍布了端木蓉的肌肤。惊得端木蓉呼吸急促起来,涔涔汗水透出,不自觉地挺着胸,将自己的一切都袒露给深爱之人。
                            明日归明日,今日自当纵情云雨,情爱之事,本就两情相悦便行之,干柴既已焚起烈火,自当到燃尽为止。
                            盖聂的手贴着着端木蓉纤细的腰,上下游走,一只覆盖住一侧绵绵轻柔握在手心,一只顺着臀侧滑下,将她的腿提起来,是抚是揉,一路到最柔嫩的大腿根部,偷偷拨弄。端木蓉感受到那份异于方才的触感,唇齿间情不自禁地发出一连串呻吟,挺起了腰身,却不小心把另一只香软送到盖聂口中。
                            “啊…嗯~嗯啊…啊!~”
                            闻得悦耳的情唤,一口一口品着美味,盖聂身下更是兴奋,跃跃欲试,终于,他与自己的欲望妥协,欺上她的身子,另一只手从瑰丽之巅滑下,探过腰腹,拂过臀瓣,双手一齐,揽起端木蓉纤长的腿,捣向云巫隐秘处。
                            那里湿滑,那里灼热,那里如同神秘的沼泽,一点一点吞噬着外来者的一切。
                            “蓉儿,张开些。”
                            前行并不顺利,盖聂俯身低语,如夜魔的呢喃,传入端木蓉的耳朵,她的那里羞涩紧张,排挤一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忽觉一只手抚过股沟,异常舒服,一股热流从温热的沼泽浸出,润滑了通道,盖聂猛地提身用力,第一次的深入,终于冲破了障碍,到达云巅。
                            “啊!~”
                            “唔!~”
                            端木蓉初尝爱欲,神色迷乱,疼得有些受不住,双手抱紧盖聂,在他背上抓出一道道痕迹,好在手指并没有留指甲的习惯,不然那一道道,就该变成血痕了。
                            “疼吗?”
                            “嗯!”
                            知晓她疼痛,盖聂努力克制,慢慢地深入浅出,注意着力道,只是即便这样,端木蓉也受不住,身子被带起神志已经不知道飞到那儿去,手上连抓盖聂的力气也没有了,滑到铺上,只能曲曲手指,抓抓床单。
                            “慢……慢些……啊……”
                            应她的要求,盖聂控制着节奏,九浅一深地试探着,屋内很暗,滴答滴答有雨水漏下打在瓦罐上的声音,却不影响他欣赏她随之起舞的身躯,直到她适应放松些了,他终是再也忍不住,抱起她的一身透软,任由爱欲充斥,不再停歇,不再迟疑,两人紧紧相拥,一次又一次,同入仙境。
                            一时间,屋内男女此起彼伏的愉悦之音充斥,雨声掩盖下他们的秘密,山林静好,明日大概依旧是雨,又或者,每一日,都将有云雨。


                          回复
                          14楼2018-09-05 22:18
                            哇还没有被屏蔽文字,好开心


                            回复
                            15楼2018-09-05 22:18
                                六·清晨
                                一夜欢愉,饮酒纵情,身心俱疲,相拥在爱侣的怀里,恋人们这一夜睡得相当满足。雨还是没有停下,在屋外稀稀拉拉地下着,昨夜屋廊上的笼灯已经熄灭,书房里静静放着被情乱之人打翻的书简。
                                天色微微启明,但还尚早。
                                盖聂侧着身,双手搂在昨夜便揽上的腰上,端木蓉背对着他,还未醒来。
                                也不知道她一会儿醒来,会是什么表情,冲动一切都是冲动,不应该给她说要走,不应该惹她心碎,也便就不会在醉酒的情况下发生这种事情。回想昨夜种种,却又是那么地销魂,端木蓉缠他不让他走,他是一点都受不住,顷刻便投降,谁叫他早已将心存到她那儿。别的女人怎样他都可以无视无睹,唯独端木蓉不行,这是实践过后,盖聂充分明了的事实。
                                想到此处,盖聂笑了一下,一只手伸出被窝,抚摸着端木蓉的发丝,抱得更近了。
                                昨夜是不是太累了,她怎的还未醒来?
                                端木蓉其实已经醒了,头又疼又昏,本想起身,却发觉腰上抱着两只手,一时间不敢动弹,昨夜发生了什么?这还用说吗,自己一丝不挂,身下微微有点疼,身后一个裸露的胸膛贴着……
                                怎么会这样?盖聂不是答应不靠近她的吗?后来……后来是自己亲上去的……
                                端木蓉皱眉闭眼,头轻轻埋到被子里,真的是……无地自容。可是,可是后来她记得盖聂好像说送她回房,这……这也不是自己房间呀……
                                盖聂这个大骗子,前日调戏自己,昨日又摆了酒说是赔罪,居然……居然趁她酒醉……怎么……怎么可以这样……总是欺负她……
                                端木蓉又羞又愤,一切都发生得稀里糊涂的,这算什么呀,她与他突然……突然就……发生了,她还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虽然她期待着有一天他们能相识相知亲密无间,可……也不是先这样的亲密法呀……
                                怎么办?端木蓉触到腰间的手,不知所措,思来想去,想起昨日他还说,雨停了,便要走。
                                他要走……
                                千头万绪,一想起他要走,心里突然苦闷起来,什么都不想。
                                算了,他都要走了,还能怎么办呀,一夜风流就一夜风流了,这里就他们两人,就当是一场梦吧。
                                “盖聂……”
                                “你醒了?”
                                “嗯?”
                                端木蓉低低得呢喃了一句,没想到身后便传来盖聂的声音,她这才察觉到盖聂已经松开一只手,在顺她的头发。
                                都醒着呢。
                                “怎么了?”
                                盖聂靠得更近,贴到她耳后来,温柔的话语,低沉的声音。
                                “没……没什么……昨……昨夜,我们……”
                                “昨夜……我们已行夫妻之实。怎么办呢?”
                                端木蓉吞吞吐吐地说,背对着他,不转过去,盖聂慢慢地清清楚楚地叙述着现况,他想起来,怀里这个人儿,脸皮很薄,她除却生气,此刻定然还很是害羞。
                                “我……我不知道。”
                                端木蓉摇摇头,抓着被子,往床边缩,慢慢要离开盖聂的怀抱。盖聂双手撑过她,跳出被窝,翻身便到她的眼前,与她调换位置。
                                “你不转过来,说话我听不清楚,只好我到你面前来了。”
                                “你!……你光着身子…会……会着凉的。”
                                盖聂翻到她身那一侧,自然把被子翻开了,光着身落到端木蓉面前,端木蓉惊诧地别过眼睛,不敢去看,盖聂笑了笑,掀开她身前的被子,又溜进被窝,抱住她。
                                “啊!”
                                “这样就不会了。”
                                还未起床,端木蓉又被弄得面红耳赤起来,一颗心开始砰砰跳,双手捂住脸,不敢动。
                                “还躲?”
                                盖聂作势又要凑近,端木蓉这次却一点不手软,一个巴掌甩上去。
                                “盖……盖聂!”
                                啪,这一声,打得清脆,却也打得盖聂轻松了一点,端木蓉本来,就不是温顺的小家猫,昨夜欺负了她,给她消消气,也好。
                                “你……你都要走了!就不要再来戏弄我了!”
                                端木蓉眼眶红起来,冲着盖聂吼起。她心中对他牵挂钟情于他,可以一夕迷乱失身给他,但是不能再任由他欺负自己。
                                盖聂有点懵,这不就又回到了昨夜的问题上?难不成昨夜约定已经忘记了?她心里就这么在意他要走吗?
                                “昨夜,你不是不让我走的吗?”
                                “啊?”
                                “你忘记了?”
                                端木蓉也懵了,昨夜说什么吗?她哪儿还记得,那些嗯嗯啊啊的事情,她都只回想得个大概,说话这些细节记得更少,就记得盖聂说要走,后来发生了些亲密的接触,说要送她回房,然后就……。
                                唔……
                                盖聂大骗子,说送她回房的……
                                “嗯,不记得了。”
                                盖聂又笑起来,与端木蓉在一起的开心愉悦,当真是前所未有的。
                                “你说,今日便要嫁我,不许我走。”
                                端木蓉刚刚因为生气褪下的脸红,此刻又飘上来。
                                “你……你胡说,我没说过。就算有说什么!也……也一定不是这么说的!”
                                这种话自己怎么说得出口,就算喝醉也不会的。
                                “呵……看来你不是一点不记得。”
                                “我……我知道自己大概会说些什么,你不许诓我。”
                                盖聂紧了紧搂住的手,稍稍靠近一些,慢慢说起。
                                “昨夜,你问我为什么要走,问我心中有没有你。”
                                “然后呢?”
                                “我说,我心中只有你,我是会离开几日,但还要回来的。你还是不要我离开,我便说,就算要离开,也带你一起。”
                                “真的吗?”
                                “真的,等雨停了,我们一起出去,处理完事情,游山玩水几日再回来,好吗?”
                                “嗯。”
                                说话间,盖聂慢慢把端木蓉拉到怀里来,不过端木蓉防备他,手抵在胸前,不让他再近。
                                “那我脸上的巴掌,是不是白挨了?”
                                “也不是啊,昨夜你说要送我回房,结果把我抱到你房里……”
                                “这……这也不能全怪我的,要不是你在我身上又亲又蹭,我也不会把持不住,外面雨大,走廊挺滑的,我怕失手摔着你,我房间近一些,便……便把你抱进来了。”
                                “啊?我……我对你……又亲又蹭?”
                                “何止啊。”
                                “还有?”
                                “还扯了我的裤腰带呢。”
                                “啊?”
                                “昨晚,好主动的。”
                                “怎……怎会!”
                                端木蓉的脸嗡的一下,熟透了,这下好了,失了身,还是自己先勾引的,还做那么些羞于启齿的事,想想都觉得丢脸。
                                盖聂看着端木蓉脸红红的样子,很是喜爱,虽然昨晚他千忍万忍,不想在酒醉时趁她之危,但好像,发展还不错,若不是他的人儿主动献上一吻,恐怕这层关系要挑明还需要些时间。
                                “蓉儿……”
                                “嗯?”
                                “咳,它也醒了。”
                                “它?”
                                盖聂趁着情动,揽紧端木蓉的腰肢,下身往前,在她腿间蹭了蹭。
                                “啊?不……不行。”
                                “蓉儿,难受。”
                                “不……我……我还疼呢,不行。”
                                “那,这样吧。”
                                盖聂凑到她耳边,轻轻耳语了几句,端木蓉偏过头,脸红蔓延到胸前,勉强点了点头。他便拉了她的手往下……
                                清晨的雨,下得有些欢快,或许再一日,便会天晴了吧,谁知道呢。


                              回复
                              16楼2018-09-05 22:19
                                咳咳,我是很直接的,说开荤就开荤,要是被天将正义了,就呜呼哀哉吧
                                还开不开第二轮,就看各位了


                                回复
                                17楼2018-09-05 22:21
                                  PS。被删我不负责补上,且看且珍惜


                                  回复
                                  18楼2018-09-05 22:23
                                    我先截个屏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05 22:40
                                      伐开心,楼主都没给我安排个特等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9-05 22:40


                                        忘记狼图了


                                        收起回复
                                        21楼2018-09-05 22:41
                                          滴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05 23: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9-05 23:11
                                              看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06 00:25
                                                还没看,先打个老年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06 06:44
                                                  这个图怎么样,很应景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06 07:48
                                                    刺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9-06 09:18
                                                      看了三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9-06 09:35
                                                        我要收藏起来,多看几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06 09:44
                                                          上车上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06 09:56
                                                            滴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9-06 10:09